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異 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一回(留學加國,前路茫茫。)

 

昇之父母因病逝世,與妹晴相依畏命,昇為攻讀晴,不惜犧牲,完成中三便輟學,出來社會工作,可是運氣不佳,處處碰壁,他早上派送報紙,晚上駕駛夜更的士,可是為顧存生活上的各種支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決定投靠胡奔,在艱苦歲月裡,他替奔立下無數次的功績,終取得奔的信任,授權掌管其下的會所生意、與此同時,昇得知晴在學校考試成績出眾,明白她醉心於法律系,於是將多年來的儲蓄,替晴報讀法律,並將她送往加拿大留學,兩兄妹依依惜別、昇繼續他的亡命生涯,而晴則憑著在加拿大第一年的考試成績,為她而取得獎學金,餘下數年她選擇半攻讀,目的是希望減輕昇的負擔、四年後她終於憑著出眾的成績畢業於加國的法律系,回港與昇見面,昇感到無限的安慰。

 

蔣南:他與昇在機場內等候多時,緊張的追問道。(昇哥,你有沒有聽清楚阿晴說…是否真的今天回來呢?)

邱永昇:(我當然有聽清楚,我還跟她說…一定會來接機的。)

蔣南:(但是…看來好像有點問題,已經等了三班機,還沒有看見阿晴、難道連昇哥都不認得自己的妹妹嗎?)

邱永昇:南的說話令他憤怒道(甚麼話?她是我的親妹妹,我怎會不認得她的樣貌呢?簡直荒謬…)

蔣南:突然他的手電響道(喂…是誰?甚麼話?我立即與昇哥回來…)

邱永昇:(發生甚麼事情?)

蔣南:(阿May剛剛來電,說阿晴已經回到武館…)

邱永昇:他嚇一跳道(甚麼話?怎會這樣?立即回去…)

邱晴:另方面,武館自晴離開後已加入很多新拳手,故他們對晴完全不認識,更不准她進去。(我不是跟你們說,我有要事要見昇哥…)

拳手:他們晦氣的答道(昇哥不在…)

邱晴:(那麼南哥呢?)

拳手:(都不在…)

邱晴:(可否讓我進去等待他們回來呢?)

拳手:(當然不可以,這裡是男人的地方,絕對不能讓妳進來的。)

邱晴:(我從前都是住在這裡,你們有甚麼道理不准我進去呢?)

拳手:(總言之妳不能進來…)

蔣南:他與昇回到武館的門口,已看見晴被眾拳手圍攻、於是大聲的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邱晴:她轉頭看見南,高興得大叫道。(南哥…)

蔣南:他愕然道(阿晴,原來妳真的回來了…)他看看四周說道(昇哥呢?他明明跟在我後面的。)接著他向樓梯大叫道(昇哥,阿晴真的回來了…)

邱永昇:他聽到南的說話,從樓梯直奔上來、看見晴的一刻,他情不自禁衝上前緊緊的把晴擁入懷內說道。(阿晴…妳終於都回來,我終於能夠等到妳回來。)

蔣南:(昇哥,進去再說吧!)

邱永昇:他奇怪問道(阿晴,為甚麼我與阿南到機場接不到妳呢?)

蔣南:(是啊…昇哥跟我說,妳坐11:00的飛機回來、但是…我們等了三班機,都看不見妳的影蹤、妳究竟去了那裡?)

邱晴:她奇怪反問道(甚麼11:00?我的飛機是於香港時間9:00到達、在機場裡等了很久都不見你們,我還以為你們遺忘接我機,所以我便自己一個人先回來。)

蔣南:(哈哈…我都說過…原來真是有人弄錯了時間…)

邱晴:(甚麼話?)她還嘲笑道(難道昇哥沒有聽清楚我告訴你的時間嗎?)

邱永昇:(那又怎樣…現在阿晴不是平安回來嗎?)

蔣南:(剛才不知是誰等到心急如梵,一聽到阿May的來電,就立即開車回來。)

邱晴:她微笑說道(是這樣…剛才我回來的時候,不知道武館新收了那麼多拳手,故與他們發生一些爭執、他們因為不認識我,所以不准我進來等待你們,所以我才致電阿May、沒料到…你們還比她快一步到達…)

蔣南:(當然…她名副其實是一個大懶蟲,妳還旨意她會早我們一步前來、阿晴…往後妳就要改變對她的想法了。)

邱晴:(是嗎?)突然她指著昇向南問道(南哥,為甚麼他沒有說話呢?)

蔣南:(說話…妳想他說甚麼?他剛才的行動差點就嚇倒武館裡的所有人,他還有甚麼跟妳說呢?)

邱永昇:突然他走過來問道(阿晴,過來讓我介紹這裡的人給妳認識。)他為晴逐一介紹完畢所有拳手後,便隨口問道。(怎樣…是否真的全部記得武館每個拳手的名字呢?)

邱晴:她點頭答道(當然記得…)說罷她竟一口氣將剛才昇介紹給她認識的每個拳手名字再說一遍(我有沒有說錯他們的名字?)

邱永昇:他笑答道(沒有…阿晴…妳真的很聰明,有妳這個妹妹,令我感到很光榮。)

邱晴:(有你這個大哥,我也感到很光榮。)

邱永昇:(好一張伶俐的嘴巴…)

蔣南:(好了…你們倆兄妹只顧著讚賞對方,那麼我呢?)

邱永昇:(你…有甚麼值得我讚賞呢?)

蔣南:(若不是我提醒你,阿晴可能已經回來,你還慒然繼續留在機場。)

邱永昇:(你還說這些風涼話,你該更早一點提醒我、那麼我們就不用在機場呆等了幾個小時,還想我讚賞你。)

蔣南:(阿晴,看妳大哥的脾氣,一點也沒有改變的。)

邱永昇:他沒好氣道(你別在我妹妹面前說我的是非,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

邱晴:(好了…你們這些年來都是這樣吵架嗎?還有這麼多話題?我真是佩服你們了…)

邱永昇:(是啊…阿晴,今晚想吃甚麼?)

邱晴:(沒所謂…)

蔣南:(阿晴,打算甚麼時候找工作呢?)

邱晴:(其實在加拿大畢業的時候,由於成績不俗,學校已經替我找到工作、過幾天上律師公會完成最後一個考試,下個月就可以正式上班。)

蔣南:(那就好了…)接著開玩笑道(昇哥,你可以考慮提早退休了…)

邱永昇:(甚麼話?阿晴,妳回來後別再太接近阿南,否則妳會給他教壞的。)

蔣南:(昇哥,你別如此說我好了…說起來我都跟隨你接近八年,難道…)

邱永昇:(夠了…別再提從前的事…)

蔣南:他識趣的答道(好了…不提就算吧!)

邱晴:晚飯後昇開車送她回家,路上一直沒有說話、到達後,昇替她拿行李上樓,家門前她終於問道。(大哥,進去嗎?)昇微笑點頭,入屋後,他先將晴的行李擺放好。(我沖杯咖啡給你喝好嗎?)昇再次點頭(怎樣?味道好嗎?)

邱永昇:喝了一口咖啡的他笑說道(味道很好,與四年前的一模一樣,沒有改變。)

邱晴:(那就好了,我還擔心…這四年會…)

邱永昇:他看見晴說話吞吞吐吐,於是問道。(會…甚麼?)

邱晴:(不知在這段時間裡,有沒有第二個女孩可以為你沖出如此味道的咖啡呢?)

邱永昇:他微笑答道(傻女…我不是跟妳說過,永遠都沒有人可以代替妳的地位。)

邱晴:(我還以為你已經遺忘了曾經跟我說過的一切。)

邱永昇:(當然不會…其實我一直都很掛念妳,每當收到妳的來信,我都會顯得很緊張、沒想到數天前妳給我電話,告訴我今天9:00的飛機,而我卻竟然聽錯了11:00的飛機、我…真是…懷疑自己…沒有帶著腦袋聽妳的說話。)

邱晴:(別這樣說…可能我致電給你的時候,你剛巧有事情處理中,那麼就沒有放在心上、其實不要緊,反正我都已經回來了。)

邱永昇:他喝過咖啡,站起來說道。(好了…我要走,妳慢慢執拾好自己的行李。)他欲言又止的問道(妳…明天有甚麼地方去呢?要不要我找人開車送妳前往呢?)

邱晴:她微笑答道(不用了…我會到律師公會見考官,自己乘車可以了…)

邱永昇:(好啊…有甚麼事情…致電給我…)

邱晴:(好…小心開車…)

邱永昇:(我會…)

 

本來兩兄妹相隔四年,再度重聚,理應有很多說話要傾訴的,可是昇與晴卻不是如此,他們好像顯得有點隔膜,沒有從前的親切關係,而這個晚上更令晴睡得不安寧、究竟是否存在隔膜?還是兩兄妹心中出現甚麼問題呢?或是有其他人的存在呢?

 

邱晴:由於昨晚睡得不好,故今天的她臉容顯得較為憔悴、此時她的手電突然響起道。(喂…)

容樂言:電話的另一瑞傳來她的聲音道(Kathy Sorry…昨天我沒有時間與妳洗塵,妳今天有時間與我吃飯嗎?)

邱晴:她帶點怒氣說道(妳還說…我致電向妳求救,妳竟然沒有出現、幸好大哥及南哥及時回來,否則我就被武館的拳手趕出後巷了,他們還以為我是存心搗亂啊!)

容樂言:(別再怒我了…我知道是我不對,今晚吃飯讓我向妳賠罪好嗎?)

邱晴:(看看情況怎樣再說吧!)

容樂言:(妳現在往那裡去?為甚麼不叫昇哥找人替妳開車呢?)

邱晴:(我不想麻煩他,他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容樂言:(真是古古怪怪,有免費司機替妳開車,妳也不要、寧願自己乘車這麼辛苦,我真是服了妳。)

邱晴:(不說…我很快便下車…)

容樂言:(那麼…我稍後再致電給妳、拜拜…)

原進邦:正當下車的時候,他才醒悟自己遺失了銀包道。(司機,對不起…我好像…)

司機:邦還沒說罷,他已經搶著問道。(是否想坐霸王車呢?)

原進邦:司機的說話令他有點憤怒,但始終是自己理虧、故他還表現得平心靜氣說道。(當然不是…只是…)

 

司機:(好啊…如果你不支付車資,我就送你到警局…)

原進邦:(司機,你可否說說道理呢?我不是存心不付車資,我只是…)

司機:(這個世界那有道理可言呢?)

邱晴:突然在邦的背後聽到她的聲音道(司機,這位先生的車資,由我支付。)

司機:他收取晴的車資後便嘲諷道(小姐,妳要小心…有很多騙子是存心欺騙像妳這樣的好心人啊!)

原進邦:下車後他抱歉道(小姐,對不起…連累妳被司機…)

邱晴:她展露了可愛的笑容答道(不緊要…)

原進邦:正當晴離開的時候,他追上前直截了當的問道。(小姐,可否留下妳的電話,稍後我將車資歸還給妳。)

邱晴:她微笑搖頭答道(不用了…只是數塊錢,再加上你也不像坐霸王車的人、算吧…別再記在心上,我趕時間,先走…再見…)此刻在邦的心中當然是希望再有見面的機會,可是世界豈會盡如人意呢?

黃偉軒:他看見邦帶著憤怒的面孔回來,於是便問道。(邦哥,發生甚麼事情?)

原進邦:(都是我自己倒楣,遺失了銀包,竟被司機嘲諷…)

黃偉軒:(那怎麼辦?)

原進邦:(幸好遇上一位小姐,她已經替我支付了車資,司機才放我下車。)

黃偉軒:(豈有此理…邦哥,你記不記得他的車牌號碼呢?)

原進邦:(算吧…都是自己不好,與別人沒有關係的、我本想將車資還給那位小姐,可是她又不願留下電話給我。)

黃偉軒:他看見邦提起的女孩便展露笑容,於是問道。(邦哥,剛才你說的女孩、是否很美麗呢?)

原進邦:他笑答道(又不是太美麗,只是…從她的笑容感到她很可愛…)

黃偉軒:(於是就把我們的邦哥吸引了…是嗎?)

原進邦:(那有這回事呢?別胡言亂語…被其他人聽到就麻煩了。)

容樂言:晚上她跟晴吃晚飯的時候問道(Kathy,妳今天去了那些地方?)

邱晴:(我今天到過律師公會,有甚麼不妥呢?)

容樂言:(沒有甚麼…只是今天昇哥致電給我,問妳往那裡去、真是奇怪…從前就說一個在香港,一個在加拿大,電話費太昂貴,不能通電、但是…現在妳都已經回來,有甚麼他可以直接致電問妳,用不著問我?)

邱晴:(阿May…大哥致電多少次給妳呢?)

容樂言:(差不多…都有…十多次…)

邱晴:她也感到奇怪道(這麼多…)

容樂言:(就是啦…不接聽又不太好意思,接聽…他問來問去也是同一個問題、妳知道阿晴往那裡去呢?妳知道她乘甚麼車前往?妳知道她甚麼時候回家?真是煩憂了…)

邱晴:(其實他有甚麼想知道的,大可以問我,為甚麼要這麼間接呢?)

容樂言:(就是…Kathy,倒不如妳跟他說,我相信他會聽從妳的說話。)

邱晴:(我才不會找煩惱上門,妳自己想辦法罷了。)

容樂言:(那我一定被他煩死了…)

邱晴:(妳可以不接聽他的電話,又或者說遺失了電話、不就行嗎?)

容樂言:(是啊…我就考慮妳的見議。)

邱晴:(他找不到妳詢問我的事情,便會直接找我了、是嗎?)

容樂言:(對的…讀過法律果然不同的,能有別出心裁的心思,怪不得昇哥如此疼愛妳啦!)

邱晴:她坦言道(其實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全靠大哥給我的。)

容樂言:(這個我都知道,別忘記我與妳是昔日的同學、只是沒有妳這麼好福氣,有如此的好哥哥攻妳讀書,讓妳成為一位出色的律師。)

邱晴:(別說這些說話、是啊…阿May妳在大哥的酒吧工作數年,有沒有見過…我的…未來大嫂呢?)

容樂言:(甚麼話?)

邱晴:(妳用不著如此大反應是嗎?)

容樂言:(我才被妳弄笑了,以昇哥的性格…那有女孩看得上他呢?)

邱晴:(為甚麼?)

容樂言:(不是嗎?妳是他的妹妹也該知道,他不苟言笑…也沒有幽默感…面上呆板…妳說…那有女孩會喜歡他呢?)

邱晴:(我…大哥,有沒有妳說得如此差勁呢?)

容樂言:(妳不相信,大可以詢問南哥、他常常與昇哥出一雙…入一對…飲酒又一起…吃飯又一起…外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昇哥是…基佬啊!)

 

晴跟言吃過晚飯後,得知昇一切安好,自己同樣感到安慰,數天後晴順利通過律師公會的考試,並可正式在政府的律師樓上班、沒想到竟讓她重遇昔日的師兄逸,並有機會對簿公堂,對晴來說絕對是一個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