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宿 舍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宿舍一

宿舍二

宿舍三

宿舍四

宿舍五

宿舍六

宿舍七

 

 

 

 

                          

宿舍六:外來者

 

 

夜空中沒有月亮,幾縷陰雲漂浮著,風很細,若有若無。一對學生情侶坐在路邊柳樹下的石凳上,周圍燈光昏暗。女生依靠在男生肩膀上,感受著戀人的溫暖。

“你喜歡長頭髮的女生嗎?”女生故意問道,因為她感到男生在用手指慢慢地撥弄著她的頭髮。

“嗯?哦,喜歡啊。特別是你的長髮,很漂亮。”男生手堣@邊無意識的擺弄著路上摘的一片樹葉。

“哼,甜言蜜語。”女生開心的抱緊了男生,卻忽然身體僵住了。

“甜言蜜語不喜歡嗎?呵,怎麼了?”

女生確認什麼似的用手抓了抓男生的兩隻手臂。

“兩隻手臂都在這堙A那麼,是誰在撥弄我的頭髮?”女生想著,不由得渾身發麻,起了一陣疙瘩。

“喂?怎麼了?”男生關切的問。

“你……你看看我頭上有什麼……”女生有點顫抖。

男生往她頭上望去:“你在怕什麼嘛?只是樹枝而已啊。”幾根垂柳垂在了女生的頭上,在微風下輕輕搖擺著。

錯覺……?

女孩子想了片刻,搖著頭擺脫掉什麼似的嚷了起來:“嚇死我了,走吧走吧,一刻也不要留在這堣F。”

“這麼快?”男生咕喃著。

 

兩人走到女生宿舍下,互相道別。

“等下!”男生把剛剛轉過身的女友叫住,“這個。”男生從女生背後的發尾取下一根短短細細的樹枝,“好啦,回去吧。”

“哦,好細心啊,好體貼啊。”女生的舍友看到了於是起哄著。

女孩子紅著臉回到宿舍。舍友一把把她拉住:

“咦?看來還不夠細心哦。”舍友從頭髮上取下一根短細的樹枝。

女孩子看了嚇了一跳:“這不是剛才拿下來的那根嗎?”

“柳條都長的一個樣好不?你別疑神疑鬼的。快從實招來,哪里恩愛去啦?頭髮纏了樹枝都不知道。做了什麼快從實招來!”

女孩子想起剛才的事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大聲的嚷嚷著:“別那麼多事,你們這幫無聊鬼。”

宿舍傳出一片開心的吵鬧聲。

 

另一邊男生送完女友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樓下,隨手把剛才一直在玩的那片樹葉丟了,快步跑上了樓。

男生進了宿舍,剛坐下準備換拖鞋的時候,發現右腳的褲腳邊沾了片樹葉,就是剛才他在樓下丟掉的那一片。

 

 

“昨晚,夢見和你在一起了。夢見你抱我在懷堙A輕輕的用手指幫我梳著頭髮。”女生在上課的時候很是甜蜜的偷偷發資訊給她的男朋友。發完自己偷偷笑著,似乎沉浸在睡夢中還不肯醒來。

男生回信息了:“我也夢見你了,在夢堬o著你的手,好幸福!我們真是心有靈犀!”

女生看了資訊那個開心,真的無法形容。又甜蜜的回著男生的信息:

“不過夢婸爬你的手有點冷哦,忽忽∼”

“你的手也有點冷呢,不過我會溫暖你的。認真上課啦,下課再說。”

 

第二天

 

“又夢見了昨晚一樣的夢呢。”女生在信息中說。

“啊?我也是呢。心有靈犀。是不是太想我了啊,其實我很想你呢,哈哈。”

 

第三天

 

“我有點怕了,我又做那個夢了。”女生又發信息給男生。

“夢見我有什麼怕的?真是!不過也是奇怪,我也又夢見了一樣的。不過夢堹鄖ㄗ鴔A也真好啊。可是這次你牽得我有點用力哦。嘿嘿,是不是怕我走啦?”

“還好意思說,你還有點用力在拉我頭髮呢,哼!”

 

雙方面對著手機忽然都感到一陣莫名的壓力,一陣沉默過後,男生信息來了:

“下課後一起吃飯吧。”

“嗯。”女生回應。

 

飯後,兩人漫無目的在校園散步著。空氣中似乎醞釀著什麼,無形的壓力壓得他們漸漸覺得呼吸困難。因為他們都對夢堛漪Y種形象揮之不去,但是又不願意去想。

女生一路都低著頭走,走著走著忽然猛然停住腳步,手用力揪住男友的衣服。眼睛緊緊閉著。

男生見狀不由得緊張起來,問道:“怎麼了?”

“頭……我頭頂上有什麼……”女生聲音顫抖著。

男生用手撥開樹葉:“別大驚小怪好不好,只是樹枝和樹葉!”

女生戰戰兢兢睜開眼睛,頭不敢抬起來,眼珠慢慢往額頭方向望去。

的確,只是低垂的樹枝和幾片常見的紫荊樹葉。可是……剛剛明明看到個額頭,一個倒吊著人的額頭,兩旁還有幾縷發絲,差點就和自己的額頭撞上了。“幻覺幻覺!”她強迫自己的大腦,不要往那個方向想。

 

那個的方向!

 

女生兩隻手互相用力地擠捏著自己的手指,她需要發洩來平靜下自己恐懼的心情。

可是男生卻盯著她手指呆了半響,右手不由自主的僵硬並開始微微的發著抖,他覺得……掌心……掌心好冷。

“怎麼了?”女生留意到男生的奇怪神情。

“沒什麼,回去吧!”男生說罷便悶聲走路,留下女友一臉的莫名奇妙。

女孩子忽然對男友大聲吼叫起來:“你做什麼!二話不說掉頭就走,你哪里出問題!”

 

一個晚上的壓抑終於爆發。

 

男生停住腳步,回吼:“說了沒什麼就沒什麼,我回去了!”

兩人其實都知道自己並非生對方的氣,只不過心堛瑰ㄖ簉他們不由得不借由吵架作為出口。

男生並沒有往宿舍的方向,反而往校門口跑去了。

 

他的手在抖,並不是沒什麼!他剛剛一直以為自己牽著女友的手,以為女友是因為害怕才手那麼冰冷的,可是那究竟是誰的手?

他一直甩不掉手上的那股寒氣,於是把手插進口袋藉以取暖。沒想到一伸進口袋,他就抓到了什麼,觸電似的把手縮了回來。

冷靜冷靜。他對自己說。

他慢慢把手伸進口袋堙A把那東西拉出來——是那片上次他扔掉了卻又沾在褲腳上回來了的樹葉!

 

忽然他某段原本極力忘記的記憶霎那浮現出來:有一次半夜夢回,半夢半醒之間似乎迷迷糊糊看到自己手奡今菪t外一隻暗灰色的手,手臂只有半截。當時可能太累或者什麼,一下又睡著了,只當是夢,醒了又忘了。

 

“是我帶回來的!”他看著那片樹葉大腦堸{現這樣一個想法,“難道,扯下樹葉的時候把這斷臂也扯下來了嗎?也許那時還不是斷臂吧?”

 

他轉身奔回學校,他要找他的女友,他知道怎麼回事了。

 

此時他已經在校外。

在距離學校50米左右的地方有個小池塘,男生跑經那堛漁伬埼銇]邊把手堛爾迨l用力甩出去,卻忽然覺得正由於用力而伸直的右手被另外一隻手緊握住,掌心傳來一陣冰冷。緊接著他被一道很強的力量一扯,身子立刻歪斜,整個人控制不住跌入了池塘。在跌入池塘的那一刻,他看見了用力的拉著他的右手的,就是半截暗灰色的斷臂。

 

 

“你們宿舍昨晚發生什麼事了?半夜那聲尖叫真是令我們把膽都嚇破了。”女生甲對女生乙說到。

“有個舍友睡到半夜起來上廁所時發現自己掉頭發了。在後腦勺的位置禿了很大一塊,大概,大概兩個手指那麼寬吧。”女生乙比劃著。

“掉頭發這麼恐怖,不過也不用那樣撕心裂肺似的尖叫吧,似乎撞鬼了似的。”女生甲說。

“別說了,可能真的也不一定,她當時發瘋似的叫著‘不要扯我的頭髮!’……我們宿舍的人個個心都很寒啊。她也是個可憐人啊,今天發現她男友在學校外面的池塘堶捧藻漱F。她一聽說,當場就雙眼發直,一動也不會動了,可能是傷心和嚇的吧。現在送去醫院了,希望她沒事,是個好女孩啊。”

“他們是不是惹到什麼東西了?”

“不知道,還是別說了,我心堣w經很毛了。”

 

醫院病床上躺著那個女生,頭上戴了一頂帽子用來擋住那片脫髮。她呆呆的望著天花板,眼神渙散。

昨晚,昨晚,昨晚……她努力的控制著自己不要去想,可是,那是無法抑制的事。

 

那時她睡到半夜忽然醒過來,其實她一直都沒睡得很沉。晚上和男友吵架等等事情已經讓她心情很不好過。同時還要害自己會不會又做一樣的夢。

 

她醒來後就翻來覆去一直睡不著。她想著也許上個廁所會好睡一點,於是就爬起身子,剛要坐起來,發現背後頭髮有幾縷被什麼扯住似的。她那時倒是沒想多,回頭要把壓住頭髮的枕頭還是什麼東西撥開。可是等她轉過頭定神看了看後,整棟女生宿舍就被她的尖叫驚醒了。

宿舍的人都圍過來看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無論是誰問她她都只是有點神志不清似的說頭髮被扯掉了。單單就這一句,已經夠宿舍的人害怕的了。舍友們看到有一大縷頭發落在她床上,頭髮堙A似乎纏著一小段細細的,短短的樹枝。

 

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她正慢慢伸手向自己的頭摸去,在快到的時候又觸電似的縮回手來,頭髮……

那天在路邊小凳的時候上她已經發現有異樣了,可是一直以為是自己多心。那時她是感覺到男友在用手指撥弄她的頭髮,其實並不是普通撥弄,而是用手指梳理著。手指像梳子一樣慢慢地在頭髮堶捲劓妗菕A原來不是幻覺,真的不是。她臉上泛起了似笑非笑的笑容。

半夜堛滿K…那只在夢中幫她梳頭發的手……

 

 

“你們那個舍友一直沒回來嗎?”紅色風衣女生問著白色運動服的女生。

“沒有,我們去看過她。一直戴著那頂帽子,大概頭髮掉光了吧,很可憐啊,一個女孩子,頭髮沒了,男友沒了,她的一生就不剩下什麼了。不過看起來似乎受很大的精神折磨,整個人都失去活力了。唉——”白衣女生很長很長的歎了一口氣。

“那你們宿舍沒發生什麼吧?”紅衣女生問道。

“倒是沒什麼,就是自己嚇自己嚇了幾個晚上就是了。哈。”

“哦,那我們也安心點,畢竟我們同一棟宿舍樓啊。”

“聽說過嗎?一本故事雜誌上看到的,說人的怨念會依附在樹啊什麼的上面慢慢積聚。最好啊,不要亂去動樹木花草什麼的。老人家不是也常說嘛,千萬不要在外面亂搞那些花草樹木。”紅衣女孩繼續說道。

“咦?別說這個了好不,雖然喜歡聽,不過現在不是講這個的時候啦,是我們宿舍啊!!”白衣女孩一臉驚恐。

紅衣女孩哈哈大笑起來了:“叫你男朋友別在外面拈花惹草哦,哈哈哈……”

 

 

戴帽子的女孩出現了,不過是吊在湖邊的樹上。大概是殉情的吧,人們猜測著。

發現屍體的時候,似乎是上吊死的。講“似乎”,是因為脖子上纏著很幾縷頭髮,有勒死的跡象。不過頭髮並沒有綁在樹上,可能是身體的重量使得發絲慢慢松脫的吧,樹枝上能夠找到綁過並被由於重量而形成的痕跡。不過可惜松脫的時候人已經死了。之所以還吊在樹上,是因為右手上也纏著頭髮,就這樣死死的綁的樹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