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遠 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經過5小時的長途汽車,白赤終於抵達了離他目的地玉錦村最近的一個小鎮。他邊走邊問,用了兩個小時才來到一條小河邊,“對岸就是玉錦村了!”熱心的鄰村村民指著河那邊說。

在這條大約10米寬的河上,由兩岸各四根柱子和四條麻繩,中間幾十塊木板橫鋪出了一座橋。

真謝謝你了!”白赤說著便踏上了木板。

這天是114號,下午五點左右,天開始下雨了。

快速走過木橋後,白赤拿出雨傘,走了幾分鐘後終於看到了些房屋和人。村民們都戴著斗笠匆忙回家。

對不起,我想請問一下,”白赤攔住經過的一個中年男人,“左岩宗家怎洧哄H”

啊,又是外面的人,”男人膩_頭看著白赤,雨水從斗笠滑落到他的臉上,“他家的事還不夠多嗎?現在又來了這泵h外地人。”

白赤笑了笑說:“我是受他家之托來辦事的,你能告訴我他家怎洧奎隉H”

男人搖搖頭:“唉,今天早上就來了幾個外面的人了,以前啊,人都是因爲那件事死的死,失蹤的失蹤,他家還嫌不夠嗎?左岩宗剛死他女兒就要做些驚天動地的事。我勸你早走吧,不是好事啊。七藏的亡靈是不會姑息的……”

七藏?我……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什活A去他家很危險嗎?死和失蹤?……對了,亡靈?七藏已經不在了嗎?他和左家有什珍鰜Y呢?”白赤連珠炮似的發出了幾個問題。

男人奇怪的望了一眼白赤:“七藏就是左家祖先在幾百年前害死的一個和尚,古時候的和尚都有法力你應該知道吧,當時死的時候就下了詛咒給左家,還說了‘尋寶之人,必死無疑’,你們大概就是來尋寶的吧。”

白赤若有所思的說:“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來做什洩滿A但我是因爲他家有一些古代文稿被一位叫左萌的人請來研究的。他告訴我來到村子奡N說找左岩宗家,人人都知道這個人住在哪里。”

是啊,他家是幾百年來村堻抴I有的。”男人悻悻的說

既然一直是最富有的,你爲什牴﹞C藏下了詛咒給他們家呢?”

反正總有一天會降臨在他們身上的。雖然他們一家過得這泵n。……你看,前面那所大房子就是左家了,別以爲就這洶j,堶掄椏`著呢!門口是管家武尚衛,他在那堹葭蛪F什活K…我把你帶到了,自己保重。”男人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向白赤道別,說著就離開了。

白赤走到門口對管家說:“你好,我是左萌請來的……”

就差你一個了,進來吧。”武兵衛打開門。他大概六十多歲,頭髮和鬍子都花白了,臉上線條僵硬,給人感覺非常冷漠,兩隻眼睛雖然有些渾濁但隨時透露著警惕,武尚衛身材魁梧高大,有著平常老年人沒有的精力。

進門走不了多久就是一個很大的堂屋,有一堆人坐在雕花椅子上,他們是外地人,對白赤的進來完全沒有反應。旁邊還有個穿軍服的,多半是退伍回鄉後的村民,這個人20多歲,長相還算清秀,身材比較瘦弱,他那身軍服對他的身體來說算是很短,袖子和褲腳都不能遮完那些部件,腳上的一雙軍用膠鞋已經磨損得很厲害了,是個窮酸的年輕人。

白赤找了個小板凳坐了下來,整個氣氛很沈悶,他像是對空氣又像是對全部人開口說道:“我來的時候有個村民提到了什活奶C藏’……”

武尚衛眼睛突然閃了道光,嘴微微張開後又迅速閉成一條線。

其他人終於有點反應了,膩_頭看著白赤。

說說七藏的事吧,我也好象有所耳聞。”一個頭髮長長的瘦削男子提議。

以免你們胡思亂想,”武尚衛冷笑了一下,“我就把這個荒謬的傳說講給你們聽,信不信由你們,不過你們是些崇尚科學的人,心埵蛣M有把秤。”

七藏是南宋的一個和尚,他遊歷到我們村時已經70多歲了,他帶領村民修建村堸艉@的一座寺廟:長澤寺。修完時他覺得自己已經活不了多久了,便把隨身帶的一尊當年皇帝禦賜的金佛秘密藏在村堛漪Y個地方,並畫了張圖叫一個他很信任的人在他死後轉交給已經通知前來的弟子,七藏對那個人說如果他私藏了地圖的話,會讓他的子孫都受到詛咒,代代不得安寧。他以爲這番話會讓這個人老實把地圖交給他的弟子,沒想到這個人鬼迷了心竅,想自己佔有金佛,後來他的企圖被七藏看穿了,七藏要求把地圖還給他,他不答應,兩人在掙扎間七藏被這個人殺死了,還把七藏帶的一些貴重財物搶走。七藏的弟子來之後,那個人謊稱七藏已經下葬了,不便動土,然後交了幾本佛經就把七藏的弟子打發走了。這個人靠搶來的財物發了財,成爲了村堻怞鹵的人,他就是左家的祖先,但他始終沒有找到寶藏,這張地圖就成了傳家寶一代一代的傳了下去,其間有些人試過找寶藏但都沒有結果還以很慘的下場收場,大家就覺得是七藏的亡靈作祟,所以一直左家的人都不敢動那份地圖。還有些村民也試過偷地圖,但你們認爲他們能得逞嗎?古時候雖然也不可以用私刑,但山高皇帝遠的這婼硅瑄o了呢?偷地圖的人全都被左家處死了。所以大家更視這份地圖爲不祥之物……”武尚衛說到這堸惜F下來,眼睛往門外斜了斜,嘴角帶點怪笑說“不過,也有些膽大的人什炯ㄓㄘ呢!古時候的事我不清楚,我就知道這泵h了。”

會不會我們就是被請來破譯這張地圖的?”一個年輕女孩說道。

這我也不清楚,不過小姐她真的把地圖的盒子打開了,她沒看出什泵W堂來。”武尚衛一副游離狀。

那她出事了沒有?”一個中年男子問。

她倒沒出什洧ヾC”

嘿嘿,這就怪了,不是你剛才才說想找寶藏的人都要慘死嗎?按理說她就應該受害了才對。”說話的是一個20多歲長相英俊,眼神銳利的男子。

反正她沒看出端倪就四方找人來破譯,找了大概1個月才把你們找來。”

相信各位都是考古界的人材吧?”一個帶眼鏡的男子說道,“我叫朱異,是B大學考古系二年級的研究生,雖然我現在不算什活A以後可不一定哦。”他衣著樸素,鞋底快磨平了,像是長期在外行走,爬山涉水。

我叫樸蔻,是H大學考古系三年級的研究生。”這媕Y唯一的女孩笑著說,她長的很普通,就像古墓堳鶗X來的石像,尊尊樣貌都差不多,她也是那種隨處可見的女孩。

我叫杜延,K大學歷史系本科畢業,現在沒有工作,平時喜歡買些古董在家堿膍s研究,這也算是考古吧?”那個英俊的男人懶洋洋的說道。他翹著二郎腿一晃一晃的,非常散漫,他一身行頭都是名牌,應該是個富家子弟。

我叫範泊,是D大學考古系的教授。我是你們堶掖怞悛滿C”范泊滿臉鬚根,外表粗獷,聲音沙啞,手上有很多傷疤和繭,看來常常外出考古。

哦,我經常看見您的論文在雜誌上發表,沒想到竟然可以認識您……范老師,我叫白赤,是C大學歷史系的研究生二年級學生,以後我有什為暋D可以向您請教嗎?”白赤有點激動的說。

當然可以啦!對於好學的學生,我可是從不吝嗇教導的……不過,其實你們年輕人有很多地方都超過我這類老人啦,可能經常我都要向你請教呢!”範泊笑著說。

老師,你真的太謙虛了,再說,你才42歲嘛……哦,大家好,我叫宣候,是范老師帶的研究生,本科時我學歷史,現在讀考古。”頭髮長長的瘦削男子說道。他不是一般的瘦,簡直像千年古墓堨X土的乾屍。他的聲音很又尖又小,給人的感覺很怪異。

原來這小小的房間媮棯藝s臥虎,聚集了這泵h精英。”樸蔻笑道。

你家主人呢?!”杜延很不耐煩地對武尚衛說,“就是你說的小姐吧?她究竟在幹什活I不管長什狩豸l也要出來見人吧!”

可能還有些事沒做完吧。”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年輕人說道。

我們等了將近4個小時了!她是不是以爲自己是大明星啊?我認識的大明星不少,有這位小姐架子大的倒是很少。快把她叫出來!”

人家不出來總有原因吧!等一下人有什珍鰜Y!”那位年輕人有些急躁的說。

杜延斜著眼看了一下這個寒酸的人,掏出一支煙,慢吞吞的點燃,用夾著煙的兩根手指指著對方,他吐了口煙霧,仰著頭很輕蔑地說:“請介紹一下你是什洩F西。你和這家的小姐有什洧p情讓你容不下別人說她半句不好?”

那個年輕人臉漲得通紅,正要發作時,武尚衛乾咳了幾聲暗示他冷靜下來。

他叫陳良,是我們村堸艉@的保衛,當過兵回來的,一般有什炫阞妊ㄔ悒L來解決。”

杜延沒說話,房間堿藒M很安靜。

我也覺得她該出來了。”朱異說道。

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門開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飄進來。

這就是讓所有人等了很久的左萌。她的美貌使在場的都驚訝了,她渾身散發著一種出塵脫俗的感覺,她的眼神似乎有種穿透力,臉上帶著微微笑意,手堭殿菑@個大鐵盒。出人意料的是,左萌穿著很時尚,根本就不像是村堛漱H。

可能只有杜延才見慣不驚,他見過的美女實在太多了。長相英俊家底殷實的他周圍自然有不少嬌豔的女人,不過,他心堣]承認左萌確實很漂亮。他把目光轉向陳良,只見陳良的臉全紅了,埋著頭卻又不住的偷看左萌,他褲腳和鞋子上都有很多泥,可能是經常到處走動。看著陳良羞澀的表情,杜延暗自笑他表現得太明顯,又對他抱有一份同情。

要我們研究什洸O?”宣候面帶笑容問道。

剛才武伯好象已經給你們講過了吧,他猜得不錯,我就是要你們來幫我看看那份藏寶圖的。”左萌笑著說。

既然剛才這位老伯說話的時候你已經在外面了,怎洶ㄥi來呢?”樸蔻問

我就是想聽聽你們在說什為琚C”左萌依然帶著剛進來時的笑容說道。

疑心很重呀,小姑娘。你就不怕我們自己把地圖破譯出來拿著寶藏跑了嗎?”範泊問。

各位都是我經過很多次篩選出來的考古界的精英,我相信你們的人品。”

首先聲明,我就不是人品好的人,左小姐。那炮Q重的東西你也不可能單靠‘相信’兩個字就放手讓我們去做,對吧?”

朱異說。

這些就留待以後再說吧。”左萌回答。

左小姐,爲什炤Q要尋寶呢?聽說你們家世代尋寶都沒有結果反而還有很多不好的事發生……”白赤還沒講完左萌便說:

我還以爲你們都相信科學,沒想到你們也信報應之類的東西,真是不可思議。”

你不是也相信寶藏這個傳說嗎?有誰看到過寶藏呢?”杜延冷笑道。

我很好奇究竟有沒有寶藏,”左萌說,“那些流傳下來關於寶藏的傳說都是先人們很慘痛的經歷。但我不相信有詛咒或鬼神這回事,現在科學這炸o達,我想弄個明白,這份地圖是不是真的那洶ㄡ說C還是它其中隱藏了什炫絞K。”

聽到這最後兩個字,所有人像突然被電觸了一下,精神上都爲之一振。

雖然家父臨死前囑咐我千萬不要打開盒子,他一生都非常謹慎,把祖先的教誨時時銘記在心,我卻違背了他的意願。我讀完大學就回到了村堙A因爲爸爸希望我能回來繼承家產,守住我們左家在村堛漲a位。但其實我覺得在現代社會媮晹陶o洮坅堛滌答k很荒唐,我在外面讀了那泵h年書,回到了村堥漕ЦЛL的知識就全部用不上了。剛開始時我不答應,要我一輩子都守在村堙A我當然不願意。但看到爸爸哀求的眼神,做女兒的怎炤|狠下心來不答應呢?所以我決定按爸爸說的做。不過,村堛漸肮*u的太無味了,我想找些事情來調適一下。希望在我當家的時候,能把那個未解之謎解開。”左萌說完後深深的喘了一口氣。

白赤點點頭:“給我們看看吧。”

左萌拿出一把泛銅綠的鑰匙,打開了手邊的鐵盒。

啊?”大家都有些驚訝。

所謂的藏寶圖至少有兩百頁,張張都是泛黃破損寫滿字的粗紙,字[很小,而且難以辨認。

我真的以爲是張地圖。”樸蔻說。

看來工作量還不小,……確實有幾種文字摻差著,可能就是爲了防範別人讀懂……”範泊帶上眼睛仔細觀察著。

這些紙都被蟲蛀過,以前應該是用木盒裝的。”宣候說。

而且這個鐵盒比我的年紀還小呢!左小姐。”範泊用那種想要一眼把人看穿的眼神盯著左萌說。

這……”左萌像下了很大的決心,“其實這也不是什炫絞K。我媽媽打開過盒子,她是個不喜歡傳統的人,對什洧う奕ㄔR滿了興趣。她是陽安村的,但她在17歲時去了一趟外面的大城市,過了三年她回到自己村堙A陽安離我們玉錦村不遠,沒多久她經她們村堣H介紹就嫁給了我爸爸。當我不到一歲的時候,……這是我聽來的,我媽背著我爸打開了盒子。其中不知道發生了什洧ヾA過了大概十多天吧,我媽媽就失蹤了。然後我爸一直未娶,和我相依爲命,這就是我知道的情況。我從來沒見過我媽媽……”

事情好象真有那洶@點懸,如果是真的話,我們豈不是在玩命嗎?……呵呵,不過我有興趣。”朱異笑說。

我媽媽很漂亮,她嫁給爸爸的時候才20歲,但爸爸那時已經50歲了。”

這牴”荂A你爸爸不是第一次結婚咯?”杜延慢吞吞的說。

是的,我爸爸的第一個妻子因爲難産死了,孩子雖然活了下來,但爸爸卻認爲那孩子是引起阿秀,也就是他第一個妻子死去的原因,於是他把孩子抱養給了阿秀的親戚。後來爸爸後悔了,想去把孩子接回來,但那時阿秀的親戚一家已經搬走了,孩子也沒了影蹤,找了很久也沒找到……”

不過你媽那時候嫁給你爸也有點吃虧,是吧?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和一個半老的男人一起生活,一個思想先進一個守舊,難免不産生分歧,他們婚後的生活和諧嗎?”宣候問。

我不覺得這和你們來的目的有什珍鶬p。再說我也不清楚。”

瞭解一下你媽在什洶葴A下打開的盒子也不足爲奇啊……”樸蔻說。

相信各位也很累了。”左萌站起來,“大家吃了晚飯就各自回房間休息吧!”說完她便收拾好藏寶圖轉身離去。

看她的反應就知道她爸媽不和諧了。”樸蔻嘟著嘴說。

我才剛戴上手套,連碰都沒碰過藏寶圖呢!”朱異無可奈何的說。

那我走了,武伯。”陳良對武尚衛說,大家才反應過來還有他的存在。

吃了飯再走吧。”武尚衛面無表情的說。

不用了……”

那把門帶好。”

好的。”

你們坐一下,我叫人把飯菜端來。”說著管家便離開了。

我總覺得事情有點怪。”宣候說。

是吧……可是我感覺左萌有點面熟,不知道在哪里看見過她。”白赤若有所思地說。

恩?不會吧,不過也有可能,她以前也沒在這村堙A是不?也許你和她前世有緣,呵呵。”宣候笑道。

大家快來吃吧!”一個笑容滿面的女人端菜進了廳堂。這個女人四十多歲,很樸實,她兩手不斷的搓著圍裙,像是一個很勤快的人。

武尚衛也進了廳堂。女人放下菜又轉身回去端其他菜了。

她叫阿葵,你們有什牴搨n就找她,她是家堛漱k傭。”

只有一個女傭嗎?”杜延問。

是的,平時只需要伺候小姐一個人,我和阿葵就夠了。”

那洶j的房子就一個人打掃恐怕也吃不消吧。”

沒有,只打掃我們常用的幾個房間就是了,其他房間基本上沒有打掃。比如等會我要帶你們去的客房,可能有幾年都沒打掃過了。哈哈。”一直表情嚴肅的武尚衛終於展露了他的笑容。但是這種笑容並不是友善的。

正當大家都對武尚衛很反感的時候,阿葵又端著菜進來了。

你們放心,我今天早上就打掃過了。”阿葵笑著把菜放在桌上。

武尚衛埋怨的看了阿葵一眼,沒說話。

哦,大爺,東西已經送過去了,桂宗本來想今天來看看,但雨太大了,他說明天來走一趟。”

知道了。……吃完就帶他們去客房。我回房間了。”武尚衛剛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對了,請你們不要在這大宅子堥麭B亂走,迷路了就不好了,這房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說完,他嘴角又流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但很快就消失了。

幾個人因爲武尚衛的態度弄得很不爽,本來想發表一想看法,又礙于阿葵在場不太方便,於是大家都各懷心事沈默的吃飯。

飯後阿葵領著一行人去他們各自的房間。這些房間比較集中,是客房,每間都打掃得很乾淨,收拾得也很整齊。只是因爲長期沒有人居住,有一股黴味,很潮濕。還好他們多數人都不在乎,考古的人還常常鑽進墓穴呢!

白赤把行李放在地上,打開窗戶,一陣冷風吹了進來,讓房堛漯躓藅M新了不少。他倒下床,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有點像夢境。外面的雨稀媦M啦的,他心堿藒M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窗外漆黑一片,只有雨聲,房間堥漕レ~代久遠的家具讓他覺得被一種恐怖圍困了。他連忙起身關上窗,閉著眼睛強迫自己不去亂想。

這個家埵乎隱藏了許多秘密。

在這一行六個人之中有一個是絕頂聰明的,他的眼睛相當具有洞察力,幾百年來左家打開過藏寶圖的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今天他第一眼看到那一疊寫著晦澀難懂的文字的“藏寶圖”時,就看到了其中巨大的玄機。儘管他連碰都沒碰到那些紙張。

這個人就是朱異。他大眼鏡後面的眼睛閃閃發亮,渾身激動的顫抖。剛才在慾H面前盡力掩飾自己的興奮,不動聲色的低頭吃飯,現在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一定是的,一定與它有關!但怎洹銎O!……千萬不能讓他們發現了,一定要快!”

他眼睛轉了轉,揚起一抹笑容。

阿葵姐!”他打開門喊道。

來了,”阿葵快步跑來,“有什洹h咐嗎?哎喲,我都一把年紀了,還叫什活巧j’呀!”

麻煩你幫我拿點熱水來,謝謝。”朱異禮貌的說。

好的,馬上就來。”

過了一會,阿葵端水來了。

真的太麻煩你了,我想燙一下腳,今天走了太多路……可以請你幫我把箱子堛漯F西拿出來一一放在桌上嗎?”

好的,你儘管吩咐就是了。”阿葵馬上收拾起來。

對了,阿葵姐,”朱異仿佛漫不經心的問,“村埵酗泵a方可以遊玩嗎?我是想來一趟也應該到處參觀一下。”

哦,沒什泵a方好去,只有一個寺廟,不過已經廢棄了。”

是嗎?這廟叫什泵W字?是北藏修的嗎?”

可能是吧,叫‘長澤寺’”

哦?”朱異眉宇間露出一抹焦慮的神色,“那廟埵釣S有什炤竣為顗滿H”

殿?堂?沒有,只有一個廟而已,聽說當時北藏沒修多久,想必也不會修很大,反正現在就只有一個破廟而已。”阿葵停了一下,用餘光看了一眼朱異,又開口道,“堶惜洎錢的都沒有,那個廟已經被人翻了幾百年了,大家都以爲北藏會把寶物藏在廟堙A那廟啊,連地都被人翻了幾十遍,就算有什洶]都早被人拿走了。現在也只剩下一個空殼而已。如果我是北藏,我才不會把寶物藏在大家都猜得到的地方。”

恩,我想也是。對了,你們那座橋叫什泵W字呢?”

枝旦橋。”

枝旦,好奇怪的名字,哈哈。”朱異察覺到阿葵對他問的目的有所瞭解,於是說,“好了,不用收拾了,我已經洗完了,剩下的我自己來。謝謝。”

那我把水端出去了,還有什洧ぉn吩咐嗎?”

沒有了,你去做你的事吧。”朱異有點失望的說。

武尚衛在房間堜漟蛪洁C

我回來了。”阿葵關上門。

剛才那小子有沒有問你什活H”

阿葵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武尚衛冷笑著說:“那些笨蛋都以爲寺廟媟|有寶……不過這次來的幾個可不能小看,好象是專門研究這方面的人。……小姐竟然把傳家寶隨便拿給那些人看,真不知道她想幹什活I…”他猛然吸了一口煙,接著說,“總之寶藏是絕對不能落在外人手中的,……也不能落在左萌那個女人手中。老爺真是不智,輕易把家交給一個女人,而且,左萌,我不相信她是左家的血脈,你看她的樣子,比她母親還妖嬈,試問老爺怎洛i能生得出這牯}亮的女兒,我並沒有侮辱老爺的意思,但阿葵你也知道老爺長什狩豸l。”武尚衛激動地說。

是啊,是啊。”阿葵討好般的附和著武尚衛這番說了無數次的話。

村堣@直有傳言左萌並非左岩宗的親生女,因爲左萌的母親在外飄蕩了三年後回來立即與年紀比自己大30歲的左岩宗結婚,並很快有了孩子,這也讓人不得不懷疑。但左岩宗並不因爲謠言而討厭左萌,相反在還對她寵愛有加,這讓在左家當了幾十年管家的武尚衛非常懊惱。武尚衛相當討厭左萌的母親,他覺得她不是什泵n人,根本不配進入左家。

武尚衛皺著眉頭,突然像想起什洧ヾA連忙問阿葵:“那個人這幾天怎狩芊H”

他還好。我每天都準時爲他送飯去。”

恩。明天你告訴他不要急,我會爲他處理好一切的,這只是個時間問題。我可能這幾天會去看他一次,但得要我有空。那女人叫了這泵h人來,我不盯緊些不行,真可惡!你也得幫我看住他們。”管家使勁的把煙滅掉。

是的,大爺。今天他對我說他可能最近兩天也要再來。他說所有東西都準備齊了。”

真的嗎?”武尚衛露出一絲喜悅,然後抿著嘴不再說話,進入了思索之中。

宣侯在他的導師范泊的房間堙C

老師,這奡N只有你最有可能譯出那些古文了。你真行,當時學了那泵h古文字,現在全派上用場了。”

考古本來就需要學很多古老的語言,印度傳來的佛教對我國很多朝代的影響都很大,出土的文物很多都有印度文嘛。不過,你可不要小看其他幾個人啊,還沒摸清他們的底細呢。”范泊點起一支香煙說道。

喂,老師,那你究竟有沒有看出什洛機?你剛才也翻了一下那玩意兒,肯定也看到點什洶F吧。說來聽聽,一兩句也行,你可不要想獨吞了寶物啊!”宣侯很隨意的把手搭在範泊的肩上。

範泊眯著眼睛笑了一聲:“那都是些沒用的文字,經文。不過文字中間有沒有暗示就不知道了,那得仔細看。比如有些暗示是斜著的一排,或相隔一定的數目的字連成一句話,等等。如果寶藏的地點是夾在文字中的話,難度就大了。那泵h頁,誰知道他寫在哪里。不過,我懷疑……”

範泊沒說完就停了下來,宣侯急忙問:“懷疑什活H”

我懷疑那些內容只是干擾。”

哦,我明白了……但老師如果看出來什洩爾雂@定要告訴我哦,雖然每個人都有私心,可還是讓我沾點光吧!”

私心?哈哈,如果我有私心當時就不會答應帶你來了。不過,年輕人,‘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還是不要太看重錢財。你再想想,天下有那泵n的事嗎?左萌真的這洶戙u找一大幫外人來幫她尋寶?是人都會擔心寶物會被別人挖走……事情複雜著呢!”

挖走?老師,寶藏可不一定都埋在地下哦,你怎玻棓O留著普通人的常規思維呢!”

說得對……不過我本來就是個普通人啊。哈哈。”範泊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起來。面對宣侯這個他最得意的門生,他經常都有點自歎不如。

宣侯的眼睛轉了幾轉:“反正我們要搶在那幾個人前頭把藏寶圖破譯出來……話說回來,左萌可真是一個少有的美人啊,呆在這個小山村堣茤e屈她了。”

難道你想把她接出去不成?你還很好色嘛!”

師生兩人哈哈大笑了一陣。然後沈默下來。

你真的相信有寶藏?”範泊若有所思的問。

宣侯有點遲疑的回答:“不知道,……老師,你呢?”

我相信。”

就在宣侯離開範泊的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堛漁伬唌A杜延從他的房間堥咫F出來。

他憋得心慌,想出去走走。現在叫他睡覺實在太早了,狹窄的房間就想牢房一樣困住他。他往走廊盡頭那端走去。一路上非常黑,只有經過廳堂和花園時有點微弱的光線,廳堂的窗是開著的,吹進幾絲涼風。花園正對著廳堂,雨稀媦M啦地亂下著。

下雨倒是不錯,雨聲可以蓋住杜延的腳步聲。他用最輕的步伐前進,儘管很黑,他也不打算用打火機照明,如果被武尚衛撞見一定不會給他好臉色看,而且還有可能是懷疑他有不良企圖。

他坐到廳堂最角落的椅子上,本來他想去花園的,但雨太大了。廳堂剛好是主房與客房的分界,透著花園射進來的微弱光線可以隱約看見花園與走廊的動靜。風吹走了從房間堭a出來的腐朽氣息。

杜延閉著眼睛仰面躺在椅子上,回想今天的事,正當放鬆全身的時候,突然傳來細小的開關門的聲音,他立即睜開眼,看著他只能看到的走廊。

一直都沒有人出現,但有向這邊靠近的腳步聲。那人走得很慢很輕,杜延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幸好他坐的地方是黑暗的角落,來人如果不進廳堂是發現不了他的。

最終那個人還是進入了杜延的視線。

白赤?他這為陌弧F什活H”杜延心想。

只見白赤向主房那邊走去。那堨u有左萌住而已。

杜延一動不動,白赤好象根本沒有發現到他,走進了主房那邊的走廊。不一會兒傳來了輕微的敲門聲,然後開門,一道光射出來,然後關門。

整個屋子又回復到一片漆黑中。杜延笑了笑,沒想到自己出來這趟還有意外的收穫。不過如果左萌和白赤的關係非同一般,那在藏寶圖的事上白赤肯定會得到很多額外的關照,想到這塈讞竣ㄧT有點生氣。他站起來,走回了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