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同桌的你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安然轉眼間小學畢業了。按理說,她應該到松陽中學讀書。可聽前代師姐們說,松陽中學教學質量一點兒也不高。他們抓得最緊,可考得最差的也是他們,還不如到藍卡薇中學去呢!於是,松陽中學在安然眼堣@下子名聲大跌,成了全天下最糟糕的學校。其實,松陽中學也並非像安然想象中的那麽差,只是因爲那堮t生多,自然考出來成績的平均分也低了。可是安然哪管這些啊?她只知道藍卡薇中學是重點,比松陽中學好一千倍,一萬倍!她決定,自己一定要到藍卡薇中學讀書!

哪知道,安然這想法卻遭到了她奶奶的極力反對。

“不行!你到藍卡薇中學去讀書,我就得給你交大量的學費,可你在松陽中學卻可以免費讀書,幹嗎不享用這個免費資源無緣無故去浪費金錢啊?你要知道,奶奶沒那麽多錢供你去那媗狙恁I”安然的奶奶又開始翻出陳年舊賬,“安然,你爸媽死得早,奶奶給你又當爹又當娘的,好不容易才把你拉扯大。你知道嗎?你七歲那年,半夜你發了燒,奶奶就背著你走了一千里路去鎮上醫院。還有你九歲那年……”

“我知道!那年我摔斷了腿,您借了一大筆錢給我治療,到現在都還沒把錢還清是不是?“安然顯得有些不耐煩了。因爲安然奶奶把這些陳年爛芝麻的事講了n+1遍了,安然的耳朵早就聽得生繭了。安然雖然知道奶奶這麽多年來飽受的艱辛,可這根本不能成爲阻止她去藍卡薇中學上學的理由,也根本動搖不了她的意志。她決定,要以自己的成績來進入這所藍卡薇中學!

 

幾天後,安然瞞著奶奶到藍卡薇中學參加入學考試。

試卷發下來了,看著一道道數學奧數題,語文課外題,安然懵了。她的腦海一片空白,她這才意識到原來藍卡薇中學並不是那麽容易進的。她無力地拿起筆來,瘋狂地環顧四周,發現周圍的同學都已經在“刷刷”地奮筆疾書了,看上去似乎一個個都胸有成竹似的。“唉——藍卡薇不愧是重點中學,來參加入學考試的學生一個個都是那麽出類拔萃,這些題目那麽難,可是他們竟然……算了,不想了,盡自己最大努力吧!若真沒考進,那也只能怪自己倒楣了……”安然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將注意力集中到試卷上……

很快鈴聲響了,安然猛然擡起頭,一個個同學都已經站起來將試卷上交給老師。安然望望自己的答卷,還有好幾道題做不出來。“算了,交上吧!大不了去松陽中學,反正不會成爲無業遊民!”安然在心媟奶O安慰自己,也站起身來去交試卷。

走出考場,所有在外等候的家長都跑過來迎接自己的孩子詢問情況,而每個孩子也都是興高采烈地訴說著自己考試情況,似乎他們注定可以成爲藍卡薇中學的學生了似的。唯獨安然,沒有人迎接,沒有人問候,孤獨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注視著前方,目光茫然,腦海中一片空白,麻木了,對於藍卡薇中學她不抱任何希望,也並沒有感到失望,只是這樣慢慢地,孤獨地走在茫茫人海中……

好在老天爺還是挺眷顧安然的,或許是被她想上藍卡薇中學的熱情給深深打動了吧,安然竟然奇迹般地被藍卡薇中學錄取了。儘管自己是錄取學生堛熙怮嶀@名,但終歸是被錄取了,安然心媮椄O挺高興的。

安然高興地一路狂奔,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到了家。一到家門口,她就一腳踹開虛掩著的門,以閃電般的速度沖進屋堙C

“哎呦,安然,你在幹嗎啊?怎麽又踹門啊?一個女孩子怎麽那麽野蠻啊?要有點淑女風範,萬一門被踹壞了就又得花錢去修了……”奶奶心疼著說。

奶奶的嘮叨讓安然很反感,“不就是害怕花錢嗎?用得著這樣嗎?”安然嘟囔著說。

“安然,你知不知道奶奶賺錢把你拉扯大有多辛苦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您不容易啦!”安然打斷了奶奶的嘮叨,她可不想再聽奶奶把那些陳年舊賬又被翻出來,“奶奶——我考進藍卡薇中學啦!後天我就可以去報到了!你知道嗎?這是我自己考進去的,所以不用交學費哦!”

哪知,安然的奶奶卻板著一副老臉,接著就下起了傾盆大雨:“安然——你到松陽中學去讀書,一定會受到老師的栽培,可你到藍卡薇中學去,你將會成爲班堛漁t生!誰還把你當塊寶啊?你這個笨蛋!”

“奶奶——你怎麽這樣就否決了你的孫女啊?好歹,我也是靠自己的本事進入藍卡薇中學的呀!”安然拉著奶奶的衣角開始撒嬌來,“再說了,人只有在競爭中不斷進步啊!”

“你呀——”奶奶給安然一個爆栗,“我從小看你長大,你的能力有多少我太清楚了!安然,你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既然你決心去藍卡薇中學讀書,那奶奶也就只能尊重你的意願。不過——奶奶醜話說在前頭,你如果到藍卡薇中學去,你的成績一定會一落千丈的!”

“奶奶——謝謝你啦!”安然雖然對於奶奶潑的“冷水”感到有些失落,但是奶奶最終同意自己到藍卡薇中學去讀書,安然仍然感到很高興!畢竟,自己的命運可沒像前代師兄師姐們的命運那樣悲慘。相比之下,自己當然是幸運多了。

 

兩天後,安然準時到藍卡薇中學報到。

藍卡薇中學是省重點,受到不少芊芊學子的青眯,自然而然,那堣]就高手如林了。可這點,安然卻從然沒放在心上,也從來沒意識到這一點。她只知道,藍卡薇中學是省重點,自己一定要去那兒接受高質量的教育,幻想著自己的成績一定能出類拔萃,像小學一樣受到老師的器重,同學們羡慕的眼神。可是這次,安然卻想錯了。

一路上,安然不斷幻想著自己進入藍卡薇中學後,每次單元測驗自己總能拿高分,同學們向自己投來敬佩的眼光,一下子成了校園名人。每當自己走在校園內,總能聽到背後有同學指著自己竊竊私語:“你們看,她叫安然,是初一(六)班的學生耶!聽說,她成績可好了,寫的議論文都可以和大學教授相提並論了!”“哇——她好厲害啊!她是我的偶像啊!我要是有她一半聰明就好了……”“就你?我看你連她的一百分之一都沒有,就別妄想有她一半的智商了……”“……”

“讓一讓!讓一讓!”正當安然陷入無限的遐想中,一個帥氣十足的男生騎著一輛單車向安然背後駛來。

“哎呀——”安然被撞到了,“我的課本——誰呀?騎車也不長眼睛?”安然著急地整理撒落了一地的課本材料,嘴媢旰豯菕C

“對不起!對不起!同學,我不是故意的!你還好嗎?沒受傷吧?”是他,剛才騎單車的男生。只見他立刻下車,幫忙撿課本材料,抱歉地說。

“哎——你這人怎麽騎車的啊?真是幫倒忙!”安然憤怒地擡起頭來。面對她的是那個男生抱歉的微笑:“實在對不起啊,同學!我不是故意的!”

男生的臉很白淨,在陽光的襯托下顯得十分帥氣。安然呆望著這張臉,但是很快,她又回到了現實當中,又責備起來:“這位同學,你別以爲自己長得帥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我告訴你,你別以爲說聲對不起就可以沒事了!我安然可不是那麽好欺負的!撞了人家,還在這堸眼i惺地賠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是——可我剛才不是在後面說‘讓一讓‘了嗎?你沒聽到啊?你這人可真不講理,自己在路中央大搖大擺地行走,我已經跟你說對不起了,你還要怎樣啊?再說了,長得帥又不是我的錯!”男生開玩笑地說。

“哎……你……”安然被問住了。因爲她剛才邊走邊幻想著自己成爲藍卡薇中學的名人。說句公道話,好像還真是自己的錯。可是再怎麽樣,總得給自己掙回點面子吧?要是讓他知道剛才自己在想什麽,那還不被他笑話啊?

這時候,他已經把整理好的課本遞到了安然面前:“同學,給你!我先走了,再見!”

“你真是‘掃把星‘!碰到你我就倒楣!還說什麽再見啊,不見啦!”安然一把從他手中奪過課本,沒好氣地說。男生笑了笑。他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可真是有趣!

他站起身來走到單車旁,騎了上去,沖安然微笑:“同學——雖然你說不見,但是我還是要和你說一聲‘再見’!呵呵!”便又向前駛去……

“不見才好呢!”安然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媢罹B著。

周圍的女生走過,不約而同地望了安然一眼。這是一種異樣的目光,看得安然渾身不自在。

她站起身來,拍了拍裙擺上的塵土,紅著臉繼續向前走……安然不知道,大家爲什麽要用異樣的目光來對待自己,難道只是因爲她剛才被那個“掃把星”撞倒了嗎?如果是,也不需要如此大驚小怪吧?無語,沒人告訴安然這些謎底,只有她們自己心堻戽M楚了……

“算了,不想了!我還是努力向自己目標前進吧!”恩——今天天氣可真好啊!不知道誰是我的新同桌耶?好期待啊!……“安然對未來的中學生活充滿了無限美好的想望,她就是這樣,整天嘻嘻哈哈的,對任何事總是笑顔以對,好像世界的一切煩惱都和她沾不上邊似的……

可事實真的像安然想象中的那樣簡單嗎?她真的可以開開心心地在藍卡薇中學度過每一天嗎?不知道。這是個未解之謎,等待著安然在往後的日子堣@件一件地去揭曉……

 

有句古話說得好,不是冤家不聚頭!咱們的安然大小姐今天總算是應了這句話。

藍卡薇中學說小也不小,說大也不大。爲什麽這樣說呢?保密!

安然滿懷希望地來到教室,只見一群女生正圍在一起像看什麽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似的議論紛紛。

“哇——好帥哦——”

“你從哪個學校來的啊?”

“你叫什麽名字啊?”

“……  ……”

“大家好,我叫安然!以後我將是初一(六)班的一員,今後請大家多多指教!“安然微笑著向大家深深鞠躬。

“…… ……“

可是沒有人搭理安然,他們依舊圍在一起說笑。安然頓時像一隻泄了氣的皮球,被人冷落在繁華都市中的某個角落。“哎——你們也不用這樣吧?好歹,也和我問個好啊!”

這時,從不遠處的座位上走來一位文靜的女生。她衣服穿得很樸素,一套校服裙,在披落的發梢上只紮了一直深藍色的蝴蝶結,卻顯得是那樣的美麗,安然的眼睛都看直了。她微笑著,徑直向安然走來,停下了腳步。

“你好,你也是這個班的新同學吧?我叫王靜!嗯——你是安然吧?今後多多指教啊!”王靜友好地向安然伸出她那只白皙的手,與安然握手。

安然有點不好意思了:“哦,你好!可是——你……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的啊?”

“呵呵,你剛才不是作了自我介紹了啊!”王靜笑了笑。她覺得站在眼前的這位清純少女實在太可愛了,可愛中又帶了點傻氣。

“她們在幹什麽啊?”安然這才反應過來,指著不遠處的那群女生問王靜。

王靜無所謂地瞟了她們一眼,笑著說:“還不是咱們班來了以爲帥哥唄!聽說,他的成績頂呱呱呢!這群女生又在崇拜偶像了唄!”

“是嗎?哪位帥哥如此有福氣啊?偶也去看看!”安然的心堨R滿了好奇,拉著王靜的手撥開了人群。只見一位身穿校服的男生正坐在座位上專心致志地看著書,毫不理會圍在自己周圍的女生。

“喲,還挺神氣的啊!”安然瞥了一眼高傲的男生,諷刺道。

男生擡起頭來,向安然微微一笑,說:“你就是那位蠻不講理的同學吧?”

“哎,你……”安然定睛一看,這不是剛才撞倒自己的那個男生嗎?

“倒楣!怎麽又碰到你這個掃把星了啊?”安然小聲嘀咕著。當然,這一切只有安然自己可以聽到。

“怎麽,安然,你們認識?”王靜看著安然奇怪地問。

“你叫安然呀!挺好聽的!我叫淩楓!”淩楓說著把手伸向了安然,可換來的卻是安然的猛打。淩楓尷尬地把手伸了回來,笑著說:“安然,你知道嗎?我們兩個是同桌.

“什麽?同桌?“安然急得大叫。

“是呀!”淩楓笑著回答。

“哇—— cool!從人群中又傳來一陣羡慕聲。

“好什麽呀?這個人,又高傲又沒禮貌,憑著自己帥氣就目中無人……從頭到腳,我怎麽看怎麽不順眼!“安然指著淩楓罵罵咧咧的。

淩楓認真地傾聽著,笑著望著眼前這個大大咧咧的女孩,說:“安然同學,你向來都是這麽不友好的嗎?好歹,我們才剛認識呀!你用不著如此對待你的新同學吧?呵呵……”

“你……”

“安然,你還當不當我是好朋友啊?你怎麽可以把我這個好朋友晾在一邊只顧自己和別人吵嘴呢?你好歹也給我介紹一下吧!“王靜看不下去了,她最討厭好朋友把自己晾在一邊了。

安然這才發現站在一旁的王靜已經氣得臉都通紅了。她連忙向王靜賠笑道:“呵呵,對不起啦!這個掃把星叫淩楓。當然,你可以叫他零分!名字那麽怪,我看他的成績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啦!他是個自私自利,愛耍酷的人……”

“喂喂喂,安然同學,沒你說得呢麽壞吧?”淩楓打斷了安然的話,他可不想讓自己美好的名聲就這樣毀在安然的手上。他把臉轉向王靜,向王靜握了握手,“你好,我叫淩楓。你……”

“我叫王靜!”

“你一定是個文靜的女孩吧?王靜,這個名字真好!一定不會像安然那樣粗魯不堪吧?”淩楓眉宇間透出一股陰氣。

“你……你別太過分了!!!”安然氣得臉色鐵青。

淩楓只是笑了笑。

“呵呵,你們可真是對歡喜冤家啊!不過,不打不相識嘛!”王靜打趣地說。

“切——”安然瞪著淩楓。而淩楓卻只是笑了笑。

就這樣,活潑的安然一到藍卡薇中學就認識了淩楓以及“死黨”——王靜。說句實話,她還是挺幸運的呀!至少,不會感到寂寞嘛!

  

這一節是體育課。老師讓全班同學在足球場上打羽毛球。

“王靜,我們倆來打羽毛球吧!”安然拉著王靜的手,把她拉到了足球場上。

“好啊!”王靜也不推辭。

羽毛球被打上天空了,像長了對翅膀似的在王靜與安然之間飛來飛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小靜,不會介意我這樣叫你吧?”

“不會,小然!”王靜笑著說。

“看來你挺會學的嘛!”安然奸笑道,“看來,我們大羽毛球的技術都不菜啊!”

王靜停了下來,沖安然笑了笑。

“哇——好酷哦!”從遠處傳來來了陣陣女生歡呼聲。安然和王靜收起羽毛球拍,循聲望去。

遠處,淩楓在人群中和一位女生在打羽毛球。只見他輕鬆自如地打羽毛球,時而高,時而低,女生們向他投去敬佩的目光,男生們則向他投去嫉妒的目光。不知怎麽地,安然一看到淩楓那耍酷樣兒,她心奡N一肚子火,一股莫名的怒火湧上心頭。

“切——又在耍酷!”安然不屑地站在人群中,瞪著淩楓。

“小然,你怎麽就愛和淩楓過不去呢?”王靜打趣地說。

“哼!我就看不慣他那樣兒!不就會打羽毛球嘛,有什麽了不起的啊?我也會啊!”安然雖然說得很小聲,但還是被耳尖的淩楓聽到了。淩楓停了下來,笑了笑。

“安然同學,既然你不服氣,那我們就來打一場,怎麽樣啊?”淩楓向安然下了“戰書”。

“打就打!”安然接過羽毛球拍就開始和淩楓打了起來。

羽毛球又開始在空中飛來飛去。雖然球打得還順利,但安然的手心堳o直發虛汗。她深深地感受到,淩楓的羽毛球打得是那樣棒。但是安然不願意在他面前承認,因爲她討厭看到他的囂張樣兒。這種感覺從安然被淩楓撞倒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安然費力地接著淩楓打過來的一個個猛球。突然,淩楓一個猛球重重地向安然的臉上打來,安然拿著球拍本能地去接球,結果球非但沒接到,反而不小心用羽毛球拍往自己臉上打了上去。

“哎呀——”安然用手捂住疼痛的臉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因爲剛才自己往臉上打得太用力,安然的臉成了一張網,一條條紅線交織在一起。

“嗚嗚嗚……我的臉……”安然大聲哭著,卻仍然不忘罵淩楓,“臭淩楓,都怪你……”

王靜急忙趕到安然身邊,用手撥開安然的手,心疼地說:“小然,你的臉……還疼嗎?要不,我帶你去醫務室……”

安然使勁地搖了搖頭。

淩楓也聞聲趕來,看著安然紅腫的臉,滿懷歉意:“安然,對不起……都怪我不好,我……早知道你球技那麽爛,我就不和你打了。我帶你去醫務室吧……”

“你……你這是道歉嗎?一點誠意都沒有!不用你可憐我!我安然怎麽就這麽倒楣啊,竟然會遇到你這個掃把星,還是我同桌……淩楓,我不需要你來施捨我……嗚嗚嗚……”安然哭著喊。

“安然,我……對不起……”淩楓皺緊了眉頭,他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而且還是因爲自己的失誤我所造成的。看著安然難過的樣子,淩楓心堨i真不是滋味兒,他還是第一次感到心媄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