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曼志偉看看手上的腕表,此刻是零晨三刻間,那漆黑的天際只剩下點點星光與他相伴;在這個夜深人靜、大多數人正沉睡於夢鄉的時候,他仍然不能分出晝夜。

那是因為他的職業……

志偉,導演說要埋位了,請先到化妝間作一些補妝吧!」一名青年向他揮手說話。

「知道了!」他兩眼疲憊的回應著。

成為藝人已超過五年的他,對演戲和人生也有點兒盲目了!

因為,這個職業每每使他不能睡得安穩,排戲演出前也有不同的準備工夫,不斷補妝抹妝使他的皮膚已變得枯乾,當有他戲份的劇集播影後,他也得要接受從四面八方接踵而來的壓力,所以說,有名氣的藝人實在不是易當的。

「這場戲,你要從樹上躍下,然後抱著 「雪」,請放心,我們已加強安全!」導演小心奕奕的在講解。

曼志偉卻把視線向另一方向望去。

因為他正想尋找那位能當上女主角【阿雪】的女演員的影子。

導演見他無心聽說,只好順著氣氛淡淡地和應著,然後向一穿著古裝服飾的女孩子揮手,示意她向這邊走來。

「向你介紹吧!她就是公司最新的力捧演員……何婉兒!你這位當師兄的,也要教一教她吧!」導演熟練的向著曼志偉介紹新人。

本以為何婉兒會恭敬的回禮,料不到她卻來一個嚇人的開場白。

曼志偉. 想不到你才出道五年多,便能當上電視台的首席小生,我這個師妹當然要向你請教了!」

這話一出,曼志偉不懂得如何馬上回應!

初看著何婉兒時,他原本也很欣賞她是有氣質之人,身材與線條也是極之優美,對於未來當紅成為一姐是不太難的。可惜,她卻像是是面皮厚厚,過度自信口出狂言,絲毫沒有把曼志偉放在眼裡,這使曼志偉的心裡感到好不舒服。

僵住了的空氣,唯有由導演打圓完場。

「好了!時間不早,不談也吧……入戲要緊些,要不然大家也不能收工了!」

導演用著內疚的眼神向志偉眼眶掃去,似在勸他不要怪那個無知的小師妹。本來還是一肚火氣的曼志偉,但見著導演的無奈神情,也只好微微的笑了!

而且,動氣只會拖曳大家的收工時間。

他便淡然地往化妝間方向走。

準備工夫繼續進行,工作人員不斷查核樹上綁著的安全繩,而其他人也不斷的在現場範圍發放著人造雪。在這寒冷的零晨,那氣溫會急劇地下降,對於拍攝有雪景氣象的工作是很有所幫助的。

何婉兒隨手接住片片飄揚的雪花,沉醉地把亮晶晶的眼眸蓋上。

大哥,請你醒來啊!不要……不要只留下我哦!你……」輕柔的淚水與雪花互相融化,臉上只留下她已固乾的淚痕。

「已經準備好了!」曼志偉揮手示意,何婉兒馬上站起來,走到導演身邊。

「對不起!導演,我有點不舒服,這場戲我決定不演了!」何婉兒淚水依舊沒停。

她那淚水汪汪的樣子就像一個失去呵護的小女娃。

「妳不是說笑吧!對於一個沒名的新人來說,與當紅的小生合演,簡直是一個黃金機會,而且……」當導演的,當然想極力挽留。

周圍的工作人員已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但冷冷的空氣,襯著沉靜的氣氛,使何婉兒更加堅定地說她想要說的話,她竟然用手指指向曼志偉的頭顱。

「就是因為他,我討厭他,無法與他合作!」

何婉兒歇斯底里地高呼著哭著,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片場,也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

這一瞬間,曼志偉不由得目瞪口呆。

那些趕來探班的記者群拼命地擠上前來,紛紛擠擁著要佔住最好的位置把照相機的鏡頭對著曼志偉,高聲地你一言我一語的發問著他不懂回答的問題。這樣子,片場突然變得十分熱鬧,記者們不停的閃動著映象機,機械式地問著問題。

曼志偉心也亂了!

心也煩了!

「可否跟我們說一下呢……為甚麼小姐會這麼恨你?你們很早就認識嗎?為甚麼……

這一刻對於志偉來說簡直也是摸不著頭腦。

他這是第一次與何婉兒見面,他們又怎會老早認識呢?

曼志偉心底,他也很想知道何婉兒恨他的原因!

現在卻遺留下使人厭煩的記者群。

「好了!不要再問啦!請你們不要亂寫,這只是我們電視台有心的宣傳,不作些新聞,你們今晚可沒辦法交差吧!哈哈!」

這自欺欺人的對白,只是導演想挽回曼志偉的一點點聲譽,消消現場記者們要起的疑心。當然明天的報紙新聞,他已心裡有數了!

現在,只好極力去掩飾推託吧了!

導演再加兩三句後,記者群已經被平服,斷斷續續地離開片場。

「想不到她是這麼頑劣的……放心吧,志偉,我一定會向公司反映把何婉兒封殺,她不會再在演藝界立足的!」導演待所有記者離開後,便輕拍著曼志偉的肩膀,然後好言安慰。

可惜,他不能奏效地使曼志偉安穩內心。

曼志偉依舊一語不發,似是沉醉在他的思潮中。

那遠遠的往事,似是已經在這刻擺佔著他的心深處,他的心已被捆在已續漸被遺忘的片段中。

在導演也離去後,曼志偉獨自一人噬著悶酒,他瘋狂的把半枝拔蘭地傾倒在他那已極為疲憊的身體內,頓時,他每寸肌膚也被酒精所佔領;就連他的內心,也是無法得到一刻間的平靜。

酒精使他沉醉在回憶,而只有回憶他才會找到心中的她。

每一次失意、落寞、開心、快樂,他也會刻意的拿著白蘭地,他以為這樣做,會挽回已逝去的片段,挽回還未當紅時的快樂片段。自從他有些名氣後,他便習慣與酒杯作友,去逃離現實;而現實的他是每天也虛偽,裝著不是自己的靈魂。

但有一樣東西,在他的內心卻是六年裡從沒有變過的。

那,就是他永遠也愛著、但已無法再相會的她……

是的,「雪」這名字,是他唯一最疼愛的女主角。

不知從何時開始,曼志偉只會用「雪」這名字作為他新片的女主角名字;無人能知道在他心砍處的秘密,沒人能解釋,記者們有時也會因這「奏巧」而弄些失真的新聞,如說曼志偉只會對「雪」名稱的女性有興趣,有些更傳他是一個同性戀者,因他高俏俊秀,可是他總是孤影隻單,實在使人懷疑。

但是,自己對的忠誠,仍然不能減輕他的內疚感。

坐在鏡前的曼志偉,眼淚正等待與酒精相交時,門輕輕的開了!

「你這個殺人犯,竟然能無憂地享樂,世上可有此道理?」原來那正是剛才一頭也不回的何婉兒

曼志偉把頭轉到她的方向,沒神地望向她,也沒有作任何聲響,似是在等待接下來的責罵。

「看你現在的模樣,髮絲亂舞,眼神不一,你配當一個花旦小生嗎?讓我替你回答吧,你不配……不配,就連最愛的人,你也不能好好保護,你以為你還有用嗎?常常用阿當女主角的名字,這樣做就以為可以減輕自疚,你錯了!你錯了……你真的錯了,她不會原諒你的,一定不會!」

說著,馬上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原來何婉兒一心折返化妝間,所說的並不是道歉,而是片片有力、使人震撼的咒罵語;她不同於其他人對曼志偉崇拜、欣賞,而是憎恨、是咀咒!

她是有何目的?

曼志偉摸不清,所以他跟著何婉兒走出化妝間,拉扯著她的手不放。從何婉兒臉上的痛苦表情,很明顯她給曼志偉弄痛了手。

「好了,何婉兒請不要再胡鬧了,否則我不會對妳客氣的!妳是誰?為何要口出狂言?」

其實曼志偉內心是戰戰兢兢的,眼前的何婉兒似是對他過往的秘密了解深切。雖然何婉兒聽這說話後,依舊綻放出憎恨的怒目,但曼志偉仍不敢放開雙手。

他要她說出真相。

婉兒冷笑一聲,低頭望著還未融化的雪。

「好一句口出狂言,你應該明白我想要說甚麼,不明白的話,只怕你已被享樂、聲譽蒙蔽了你的心吧!」婉兒甩開已被彊住而粗壯的大手,輕易的逃開了他的視線。

他沉默地不再說出一聲。

晚星消失了……

晨光影射著孤獨呆站著不知多久的曼志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