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蓮花山弟子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道光元年九月的一天,宜城縣新任知縣胡光祿走馬上任,中午時分,一行人馬從城外悠悠走來,前面有人鳴鑼開道,兩騎馬弁之後是一頂四乘大轎,後面還有一輛馬車,也有幾分威風。進得城來,老百姓皆沿街看新鮮,倒也有不少人,轎到衙門口時,胡光祿突然想看看熱鬧,便把頭從轎側的窗口伸出來,看到兩邊擠滿了人,倒也十分在意,不想頭往縮時,沒注意那頂戴大帽撞在窗沿上,地一聲掉到了地上,一下子引得兩邊的人哈哈大笑起來,胡光祿頓時面紅耳赤,十分尷尬,大喊停轎”“停轎。忽然從人群中飛步走出一個小男孩來,約摸八九歲,一身衣服不成樣子,滿臉灰垢,一看便知是一個小叫花子。小叫花子撿起帽子,追上幾步,遞給了胡光祿,胡光祿當時還摸出一塊光洋,賞給了這個小叫花子。此事許久被宜城人傳爲話柄。

這一切,被一位擠在人群中的和尚看在眼堙A記在心堙C

當晚,在叫花子落腳的城皇廟堙A來了一位和尚,這和尚雙手合一,自稱:貧僧乃江西蓮花山蓮花寺住持,法號空了和尚,今晚特來會會中午那位撿帽子的施主,不知在否?阿彌佗佛!十來個叫花子蜷縮在一堆稻草上,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叫花子指著那邊上的一個小男孩:就是他。空了和尚走過去,蹲下仔仔細細地把小叫花子看了個遍,這時老叫花子說話了:子叫曾澤山,是離城不遠的曾家垸人,年僅九歲,父母都于去年遭不測,一個剛出生兩個月的妹妹生死未卜,說來也夠可憐的。叫曾澤山的小男孩只是眼睜睜地看著空了和尚,似懂非懂地點頭而已。老叫花子乾咳一聲,於是侃侃談起小澤山的家世身世。

小澤山的父親是個木匠,做得一手好手藝,十年前娶妻陳氏,是個遠近聞名的漂亮女子,第二年就生了澤山。前年時候,城堶J家大興土木建造祠堂,他便離家到了城堸竣熁嚏C時隔不久,陳氏又懷身孕,相隔七年陳氏再懷曾家第二胎,夫妻倆當然高興異常。後來由於工期緊,曾 木匠住在工地,不能時常回家。這胡家的族長叫胡光壽,就是知縣胡光祿的堂兄,是本城最大的惡霸,整天東遊西蕩,瞄訪女人,又借開茶館販賣鴉片。有一次,曾木匠說沒精神,他就在土煙絲中和入鴉片,曾木匠吸了之後感到與以往不同,他就這樣引誘曾木匠吸鴉片。這玩藝兒一吸就上癮,花費巨大,不得了的。曾木匠就這樣,沒錢就用工錢抵,後來就欠,反正工錢鴉片都是胡光壽的。只一年多時間,曾木匠不僅沒有工錢,反到欠了胡光壽十幾兩銀子,這都是寫了欠條的。胡光壽本是好色之徒,早就聽說曾木匠的老婆美麗如仙,就打起了住意。這天,胡光壽拿著欠條假腥腥找到曾木匠,曾木匠一見欠條就有氣無力,忍著煙癮,懇求胡光壽再寬限幾天。胡光壽甩下一句話:沒錢就用老婆抵。說完就帶著一名心腹家人故意上曾家討債。陳氏當時年僅二十八歲,兩個月前剛生了個女兒,坐月子期間養得白嫩紅潤,少婦特有的成熟美確實迷人。胡光壽進屋時,陳氏剛好敞開衣懷喂孩子,二隻碩大白鮮的奶子暴 露無遺,一下子就把胡光壽看顛倒了。胡光壽展開曾木匠寫的欠條,眼睛卻不離陳氏的胸脯,慢條斯理地說:曾木匠欠了我十五兩銀子,他說沒錢還,願意把老婆抵押,將來還清錢時贖回。陳氏半信半疑,罵了丈夫之後就向胡光壽求情,胡光壽這時哪里還忍得住,湊上去就摸陳氏的臉。陳氏死死抱著女兒,破口大薄A又大喊救命。曾家就只有一戶鄰居朱大娘 ,兩口子都不在家,胡光壽命家人抱走孩子,丟在搖籃堙A他抱住陳氏就扯褲子。當時澤山也在場,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只是用兩隻小拳頭打胡光壽的屁 股,等於撓癢一般。胡光壽又叫家人把澤山綁在門口的樹上,動彈不得。陳氏異常剛烈,誓死不從。胡光壽一不做,二不休,和家人一起把陳氏的嘴巴塞上,又把手腳捆在床上成大字行,扒光了衣服,胡光壽看到陳氏因掙扎而流淌的奶汁,竟狠狠地吸了起來,大人吸奶,幾口就吸幹了,到後來出血時才放手。胡光壽含上春藥,施展床上功夫,任意擺佈陳氏,留下一攤汙[,直到精疲力竭才罷休,陳氏當即昏迷過去。胡光壽發泄得到滿足,還狠狠地在陳氏身上摸了幾把,厚顔無恥地說:不錯,不錯,過幾天再來。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當鄰居朱大娘帶著澤山進來時,眼前這幅慘景確實令人不忍心看。當天晚上,陳氏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受不了這個侮辱,就把女兒託付給鄰居朱大娘,叮囑小澤山要給娘報仇,就上吊了。當朱大娘帶著澤山兄妹來告訴曾木匠時,曾木匠一聽就氣昏了,醒來後抓起斧頭就去找胡光壽拼命。曾木匠原本堂堂男子漢,氣力過人,可惜現在只剩下一副骨架。大凡吸鴉片的人,一旦沒有鴉片,就如同重病病人一般,曾木匠恰好幾天沒有吸鴉片了,正發癮,只是被這天大的事刺激了一下,才振作了一點精神。當曾木匠走到胡家大門口時,胡光壽正和幾個家人往外走,曾木匠迎面沖上去照著胡光壽就是一斧,只是他已是有氣無力,非但沒砍著胡光壽,還險些自己跌倒。胡光壽明白曾木匠的來意,隨便躲過斧頭,反過來和幾個家人一陣拳腳,打得曾木匠在地上死去活來,尤其是胡光壽對著曾木匠胸膛上狠命的一腳,曾木匠頓時口吐鮮血,動彈不得,被人縝^去後,也只是瞪了幾眼,一隻手指了指,地一口鮮血吐出,就咽了氣,但眼睛卻是鼓起的,始終沒有合上。曾家家族告到衙門,衙門判了個埋葬死者,接濟活者了事。

老叫花子的一番話,聽得空了和尚和其他叫花子都欷噓不已,到是曾澤山沒什洶狨部C老叫花子替曾澤山求情:大師把他帶走吧,不然,在這堣ㄛO餓死,就是打死。空了和尚沈思良久,才拉起澤山的手:跟我走吧。轉身與叫花子們告別。

 

卻說蓮花山蓮花寺,在武功山中腹,雖不及五嶽有名,卻也是一座千年古刹,是唐朝代宗皇帝大歷年間禦賜寺名,並派少林高僧任住持,故寺規武術源流皆嫡傳少林。現任住持正是空了大師----蓮花寺第二十一任住持,因此蓮花寺聞名湘贛閩粵,有小少林之稱。

澤山上山以後,有飯吃,有衣穿,有覺睡,只幾個月時間就變了個模樣——到也長得整整齊齊,人又聰明膽大,空了大師非常喜歡。兩年以後,空了大師才正式剃度澤山,賜法號行峰,是當時蓮花寺的第二十九個和尚。爲何上山二年後才剃度澤山呢?這其中有一回事令空了大師又驚又氣:原來澤山上山的第二年,空了大師有意剃度澤山時,那日從贛州來了二位香客進香,把二匹馬下了鞍韉,拴在山下讓澤山看好。不想澤山頑性未泯,輕輕地溜到吃草的馬前,扯把草引那棗紅馬吃,順手牽住溼楚A一手抓住馬鬃,就著地勢滾身上了馬,任那馬飛馳而去,只把幾個師兄急得不知所措。約有個把時辰,那馬才沿路回來,馬渾身濕淋淋的,澤山伏在馬背上,雙手緊樓著馬脖子,頭埋在馬鬃堙A臉色鐵青,不知動彈,害得香客等得煩躁,氣得空了大師鬍子都翹了起來。空了大師當場就要逐趕澤山,好在香客替他求情,說是如此小孩,竟有這等膽量,可欽可佩,加上師兄們承擔責任,空了大師才免逐,罰他面壁一天,不得吃喝,不想澤山端坐如鍾,令大家又驚又喜。一年以後,空了大師才正式剃度澤山,從此正式習武坐禪。

蓮花寺習武除拳腳功夫、十八般兵器以外,還有二項內傳功夫。一是點播功。因蓮花寺地處高山,,除祭租以外,還有許多祭土都種玉米。在第五任住持時,他受少林飛刀功夫的ㄤo,把玉米的點播結合進去,創立了這一功夫。蓮花寺和尚種玉米,挖好土以後,不用走動,把玉米種子一粒一粒的象甩飛鏢一樣,不但均勻,種子能深入土中四五寸。他們後來觸類旁通,豆子、米粒都能點播,以至連點,功夫好的,十丈以內,百發百中,可以傷人。二爲粘劍功,此功是雙方對劍時,自己功夫不如對方或對方要傷及自己性命時,運動內氣通過自己的劍到達對方的劍,自己的劍便會粘住對方的劍以至繞住對方的劍,幾下旋饒,使對方的劍脫手,異常厲害。

行峰悟性頗高,凡功夫動作經傳禪語,都是師傅一點即通,因此深得空了大師的寵愛。空了大師也有意把行峰作爲自己的衣缽傳人培養,悉心指教。行峰在經文武藝、立身處世各方面都長進極快,日漸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