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陰謀之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只要聽過這首哀愁的歌曲,就會流露出那種攝人心魂的绝望情绪。

充滿著憂傷的內心便會泛起自殺的念頭。

到底是冤魂作祟?還是在曲中埋藏了甚麼可怕的詛咒?

當踏進意念空間堳K能逐漸掀起神秘的面紗。

 

中午的陽光特別猛烈,那熱度曬在皮膚上感到微微的灼熱。

高漩獨自依靠著海旁的鋼鐵欄杆,靜靜地看著維多利亞海港對面像積木一般色彩鮮明卻是四四方方的,圓柱體形的高樓大廈。

在中學畢業前的她的確希望將來在中環的其中一間大型公司堨景u。

然而,在這三天的求職生涯堸的x對眼前的一切感到絕望。

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背包媗T起手提電話悅耳的鈴聲。

大概是求職公司的來電吧?

高漩狼狽地掏出手提電話,按下通話鍵。

「漩漩!」電話那端傳來一把含著笑意的女聲。

「怎麼了甜兒?」

「妳猜我找到甚麼工作?」

「妳不是說甚麼也不幹好好地享受這個暑假的嗎?」

「唔・・・・・・我現在計劃有變啦!」甜兒慢慢地說。

她忽然愉悅地笑起來。

「呃,妳是有些事的吧?」高漩微微蹙著眉。

「剛才我走在街上的時候有一個帥透的外國男人問我有沒有興趣當模特兒。」甜兒頓了一頓。「他約我明天見面啦!」

高漩懷疑。「宋甜兒,妳是否給那個男人騙了?外國的怎會發掘亞洲的女孩當模特兒?當心被賣去外國做苦工啊!」

「他是香港籍的呀!是一間模特兒公司的經理,別那麼多心好了!」甜兒解釋。

「妳的運氣好得令我也不能相信呢!」高漩帶著一點羨慕的口吻。

「妳現在的情況怎樣?」甜兒帶點安慰的語氣問。

高漩再嘆了一口氣,有點難為情地說:「回家等電話。」

電話那邊的甜兒沉默了一會,「不要氣餒啊!大不了妳和我一起進軍模特兒界吧?」

「那我便是模特兒界堶掖怌t勁的模特兒了!」高漩傻笑著。

 

天空混著一片無雲的藍,每個角落都被一股熱氣籠罩著。

高漩漫無目的地在人群中漫步而行。

人多如o般的街道上空飄散著嘈吵的人聲。

已經中學畢業三個星期了,高漩在這些日子媮`是無無聊聊地渡過。

真是討厭透頂啊!

她噘噘嘴。

一個穿著粉藍色背心,牛仔布迷你裙的女孩正朝著高漩急速地走過來。

精緻的五官加上一頭烏黑的曲髮使她又愛又恨。

女孩不經意地擦撞了高漩的肩膊一下。

瞬間,高漩的腦海堨艅韐斢{出不可思議的黑白片段。

漆黑的環境中漸漸地呈現出一道暗淡的光線,光線的最盡頭浮現出一個模糊的身影。

接著一件閃著銀光的尖銳物體霍然地刺向那身影。

鮮紅的血點佈滿整個鏡頭。

「不要!」高漩忽然大叫起來。

她的驚呼聲吸引了不少途人的目光。

「妳沒有事吧?」女孩輕輕地拍了拍高漩的肩膊露出疑惑的神色。

高漩猛力地眨動著眼睛。

漸漸地回過神來。

「妳沒事吧?」女孩瞇起眼睛再次問到。

「沒有,我沒有事。」高漩急喘著氣。

高漩驀然地望進女孩清晰的眼眸去。

在眼眸的最深處藏著一股憂怨的神色。

高漩異常地感受到。

「對不起,我要趕著回家呢!」女孩不好意思地搔著頭。

「嗯。」高漩神不首捨的回應了。

她向高漩微微一笑,然後頭也不回地向前邁著大步。

嬌小的身影逐漸地消失在高漩眼堛漱H群中。

高漩感到身體微微發抖。

她反射性地摸摸牛仔褲袋堛漱漺ㄨq話。

啊,是手提電話在震動呢!

「喂!」

「漩漩,妳在那塈r?」甜兒總是嚷著愉悅的聲音。

高漩狼狽地找尋著路牌。

軒尼詩道

「我在銅鑼灣啦!」

車聲和人聲在鬧市媗T個不停。

「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妳。」

「嗄,我聽不清楚呀!」高漩把臉皺成一團。

「我替妳找到工作了,妳盡快趕來吧?」甜兒提高聲線在電話那端嚷著。

「是嗎?」高漩驚喜地眨著眼睛。「妳不是要去面試的嗎?」

「我暫時要賣個關子,我們正在富盛商業大廈堛Cozy cafm等著妳哦!」甜兒笑了一笑。

「二十分鐘內趕到,要等著我不要跑到別處去。」

 

隨著電動樓梯到達大廈的二樓,第一眼便看到了泥紅磚塊砌成牆壁的咖啡店。

高漩抬頭看著頭頂的木製長方形招牌。

Cozy cafm,是這一間了。」她喃喃地說。

她抓抓頭上蓬鬆的短髮。

推開馬賽克特色的玻璃木門,像一腳踏進了一個和平,恬靜的世界。

整間咖啡店都以白色為主,吊鍾花形的玻璃吊燈散發著柔和的自然光線。

平滑的牆身上有秩序地裝嵌著一個個精緻的木製裝飾架,上面擺放著彩色繽紛,不同形狀的玻璃瓶。

除了可愛的玻璃瓶外,到處插滿鮮豔奪目的花朵百合、薰衣草、向日葵等,可是看上去一點也不感到脫俗,相反地使人感到一陣的舒暢。

咖啡店內只有一組純白色的沙發組合,上面整齊地排列著相同顏色的正方形坐墊,五組款式相同的木製檯椅放置在咖啡室的周圍,每張木檯上都鋪著潔白無瑕的白色檯布,桌子的正中還放置了插著一枝薰衣草的圓柱體形的玻璃花瓶。

站在吧台後的中年女人,正悠閒地煮著咖啡。

咖啡的濃郁香氣洋溢著整個空間。

甜兒和一個金色頭髮的外國男人在靠牆的位置坐下。

高漩跟那個中年女人來個微笑。

「漩漩!」甜兒笑著向她揚揚手。

男人抬起臉向著甜兒招手的方向望去。

他看來只有二十三,四歲,而且長得眉清目秀。

一雙迷人的藍色眼睛,眼眸的深處透著灑脫不坁滲咻漶C

左邊耳朵戴著一隻黑色的玻璃耳環,顯現得更加帥氣。

充滿魅力的感覺不禁令人產生好感。

高漩凝視著他一步一步地走到桌子前。

男人立刻露出親切的笑容站起來。「妳是高漩吧?我和甜兒正說著妳的事啦!」

「喔,是嗎?」

「我叫范茵使,人人都叫我茵使的。」茵使操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伸出手與高漩相握。

然而,當高漩握著茵使的手時,思緒變得混亂不堪。

一股忽冷忽熱的強烈感覺從茵使的手心傳至高漩體內的每一根神經。

高漩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震顫著,接著雙腳漸漸發軟。

發生了甚麼事?

她迷惘地看著茵使過分俊俏的臉容。

腦海堥陶t地流動著零碎的片段。

烏黑的曲髮女孩,憂怨的神色,尖銳的閃亮物體,鮮血。

是剛才在街上碰到的那個女孩。

她會自殺。

為甚麼我會感受到的?

一定會發生甚麼的,她在向我求救。

高漩的嘴巴微微張開,臉色變得蒼白。

「喂,妳沒有事吧?」一把男聲在高漩的腦海中響盪著。

不要,不要啊!

高漩使勁地摔開茵使的手。

影像隨即消失。

她抱著胳膊茫然地後退幾步。

「妳哪堣ㄤ峈A嗎?」甜兒霍然地站起來扶著高漩。

高漩猛力地甩頭。

甜兒和茵使互相對望了一眼。

「坐下來,喝下這杯水!」茵使把桌子上的清水遞給高漩。

高漩迷茫地接過玻璃杯,一口氣地喝下清水。

茵使褲袋堛漱漺ㄨq話突然響起。

悅耳的鈴聲使驚惶失措的高漩慢慢安靜下來。

「抱歉!」茵使露出一面尷尬的表情接聽著電話。

半晌,他稍為露出一絲憂慮的神色。「好的,我盡快回來就是了。」

他關上手提電話,看著兩個女孩攤攤手。

「要走?」甜兒眨眨眼睛。

「嗯,真是抱歉呢!」茵使搔著頭,擠出一個笑容。

「不打緊,電話聯絡吧?」

茵使輕輕點頭,然後從褲袋堭ルX一張粉藍色的長方形卡片遞給高漩。

「高漩,很高興能夠認識妳呢!」他頓了一頓。「這張是我的卡片,我很希望妳能加入這公司,歡迎妳隨時來找我!」說完茵使向她們揮揮手,之後便瀟灑地步行出咖啡店。

高漩出神地凝望著手上的卡片回想著不可思議的畫面。

究竟是什麼回事?

高漩不解地努力沉思著。

 

兩天後,高漩在一幢只有五層高外表為長方柱體的大廈外徘徊著。

「我才不會去啦!那個叫范茵使的人怪怪的,說不定那間也是詐騙公司。」高漩理直氣壯地說。

「高漩,我與妳談了十五分鐘的電話啦!從頭到尾只對人家有貶沒有褒的。」甜兒頓了一頓。「別要小人之心當君子之腹嘛!」電話那端的甜兒有點看不過眼。

「總之明天我死也不去!」

高漩想著昨晚與甜兒的對話。

要不是高漩找不到工作,真是死也不會到這媕頃x。

對著那個范茵使總是有著不安的感覺。

高漩無聊地踏開腳旁的小石塊。

「請問。妳是高小姐嗎?」一把清脆的聲音從大廈內傳出來。

高漩反射性地轉過身來。

腦袋後束著一把長長馬尾辮子,穿著一件白色恤衫和一條灰色半截裙的女孩笑臉迎人地跑過來。

「范先生正在等著妳呢!」她打量著高漩,漸漸地臉上掛著奇怪的神色。

「嗄?」

女孩指著大廈的五樓。「范先生在辦公室堿搧菮p已經有十分鐘了!」

高漩隨著女孩指示的方向抬頭看去,只見茵使站在窗口處向著她得意地揮手。

真是笨透了!

竟然給他監視了十分鐘卻慒然不知

剛才的舉動給他全部看光吧?

高漩低下頭擦了擦發紅的臉蛋。

「好了,我帶妳進去吧?」女孩拍拍手露出甜美的笑容。

「那有勞妳了。」高漩輕輕點頭。

高漩和女孩一同踏入昇降機堙C

昇降機向下沉了一下。

高漩反射性地捉住昇降機的扶手,拍了胸口一下。

「這種情況慢慢便習慣的了!」女孩笑了一笑,按下五樓的按鍵。

昇降機門緩緩關上,之後發出古舊的運行聲。

是甚麼鬼地方,不會死在這塈a?

高漩動也不動的,微微發抖的雙手拼命地抓著昇降機扶手。

半晌,昇降機突然又沉了一下地停下來

高漩的心臟也跟著猛然地跳動了一下。

昇降機門又再緩緩張開。

茵使背靠著牆壁抱著胳臂站在昇降機門前。

他一看見高漩便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高漩大步地跨出昇降機。

「很高興妳能加入本公司。」茵使笑盈盈地伸出右手。

高漩看著他那隻闊大的手。

不禁想起那天咖啡店的事,直到現在高漩仍然歷歷在目。

「嗯,你好。」她猛力地吞嚥了一下雙手生硬地抓著牛仔褲。

茵使聳聳肩把手插回褲袋堙C

「范先生,真想不到你的助手這麼年輕呢!」女孩瞄一瞄高漩。「看來這種力量愈來愈年輕化了。」

力量,甚麼力量?

高漩歪著腦袋看著茵使英俊的側面。

茵使又再露出親切的笑容望著她。

高漩立刻移開視線,擦擦發紅的臉蛋。

討厭,為甚麼總是這樣望著人家?

「嘉藍,妳可以功成身退了!」

叫嘉藍的女孩向茵使點點頭然後跑回昇降機堙C

「高漩,妳跟我來吧?」茵使拍拍手。

「嗯!」高漩像小孩子般跟著茵使的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