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桂林大搜捕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一九四一年二月七日,日本海軍在山本五十六的一手策劃下,偷襲了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接著日本又以優勢兵力佔領了印度支那(越南),滇越鐵路被切斷。十二日,香港陷落日寇之手。月底,侵泰日軍以其精銳部隊第十五軍入侵緬甸,直接威脅著中國和西方盟國溝通的生命線——滇緬公路。

這滇緬公路,是當時中國和西方盟國聯繫的重要陸上生命線。當時,西方盟國的援華物資只能運到緬甸的首都-仰光,然後才從仰光由滇緬公路經長途跋涉輾轉才運到昆明,再由昆明分發到全國各抗日前線,這種單線運輸的局面就夠困難的了,現在滇緬公路又被日寇切斷。這樣中國獲得國際援助的陸上補給線完全被切斷,中國和盟國的聯繫更是雪上加霜了,西方盟國的援助物資完全靠這條空運。

自從緬甸南部的最大機場——馬圭機場陷落敵人之手以後,西方盟國向中國空運的援助受到極大的威脅和遏制,中國國內戰場上所需的各種戰略物資如汽油、橡膠、汽車配件、槍枝彈藥、醫療藥品、軍需布匹都難以爲繼了。爲了改變這種局面,在中國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將軍和美國飛虎隊陳納德將軍的共同策劃下,開劈了一條援華空運新航線,這就是在二戰時著名的駝峰航線

駝峰航線,顧名思義,在航空圖上彎曲如駱駝的,因此而得名。這條航線跨越過雲南和四川交界的大小涼山,航線向西是橫斷山脈和怒山山脈,因爲飛機是在高聳入雲的高山峻嶺,懸崖絕壁的峽谷之間迂回飛行。

從雲貴高原到川藏高原,海拔逐漸升高,以當時最先進的運輸機C-47型來說,還是內燃螺旋槳推進的飛機,在當時的地理氣候環境下,飛機只能爬到5000米高度,所以在這條航線上飛行,實在距離山頂沒有多高,意味著是在低空飛行,當地又經常是大霧迷空,稍不注意,飛機就會撞在高山頂上,或是受到地面上的炮火擊中,十分危險。

這條從印度的汀江-喜馬拉雅山邊沿-怒江山脈橫斷山脈-大小涼山-昆明的駝峰航線,在抗日戰爭中,爲中國人民戰勝日本鬼子作出重大的貢獻和犧牲。據戰後美國統計,美國的援華空運中損失飛機共468架,犧牲或失蹤的空運人員共1575人,因此,駝峰航線被稱爲死亡之線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六日,美國陳納德將軍的航空運輸司令部的十四架C-47型運輸機,從印度的汀江機場起飛,途經緬北往昆明運送戰略物資,在緬北密支那原始森林上空,地處熱帶雨林的伊洛瓦底江逶迤從東北向西南浩浩蕩蕩流去,河岸兩旁莽莽蒼蒼的原始熱帶雨林,遮天蔽日,密不通風,蒼蒼茫茫的林海,綿遠延長,終年雲霧繚繞,在飛機上俯瞰,就像是碧波萬傾的綠色海洋。

突然遭到日本空軍的三十架零式殲擊機的截擊,在這次截截擊中,所有的飛機除一名名叫華倫的美藉華裔飛行員倖免于難之外,其餘空運人員均罹難以身殉職。

本文就是披露這個華裔美國飛行員在落入敵佔區曼飛龍市區後,在共產黨領導的滇西抗日遊擊隊的地下工作者的救助下,經過九死一生,同敵人鬥智鬥勇,終於戰勝日本特務和漢奸走狗的圍捕,突破重圍,越過敵人設置的封鎖線,這一鮮爲人知的史實,以饗續者。

 

暮春的黃昏,滇西山區曼桂林市區郊外的灕江上空,烏雲密布,在空黑黝黝的像個鍋底,一陣陣低沈的悶雷,在低空的雲層下隆隆響著。一團團一簇簇的烏雲,像一團團浸透了墨汁的棉花,前呼後擁,從天空上掠過,暴風雨眼看就要來臨了,風刮在熱帶雨林上,發出驚心動魄的林嘯聲。

酷似冬日般的蒼茫天空,一架C-47型的軍用運輸機,穿雲破霧,歪歪斜斜地越過山巒疊嶂,艱難地作著低空盤旋。

飛機的座艙埵釣潃蚞r駛員,正駕駛是一個黃種人,生得劍眉星目,矯健而瀟灑,年紀25歲左右,是一個顯出超人智慧美男子,他叫華倫,是一個美藉華裔青年。他的副手叫雷克,是一個典型的美國大漢。他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絡腮胡,鷹u鼻,黃須碧眼,是個中年的美國人。

他們這架飛機,隸屬於美國第十四航空隊空運總部中印聯隊。負責駝峰航線的運輸任務。將戰略物資從印度的汀江機場運往中國西南大後方昆明。

華倫駕駛這架C-47型運輸機,擁有當時世界最先進的導航系統,能全天候飛行。華倫原是在香港一間航空公司服務,駕駛技術也堪稱一流的。他們的飛機在印度汀江機場起航,在緬甸北部的密支那上空,突然遭日本空軍零式殲擊機的截擊,毫無自衛能力的C-47型運輸機是很難擺脫日本空軍這種性能靈活的殲擊機的圍堵的,霎時,機隊陷入了滅頂之災。一陣猛烈的炮擊,華倫的隊友都相繼紛紛被敵機擊落,只有華倫駕駛這架飛機,憑著他的勇敢的機智,高超僂籅瑣r駛技術和豐富的航空經驗,終於沖出敵人的包圍圈,偏離了航線,闖入廣西敵人佔領的重鎮-桂林城上空,現在正選擇適宜的地點伺機迫降。

桂林是廣西重要的軍事要地,是從華南進入中國中原的門戶,它北面是中國的陪都——重慶,有鐵路通過桂林直達中國南方最大的城市——廣州。是日本軍隊從南中國進軍大西南,迂回包抄中國西南大後方咽喉之地,可稱爲是中國南南通往大西南的門戶。

日本佔領了桂林之後,由其精銳部隊第五十五師四十八聯隊防守,日軍依託著其四面險峻的高和堅固的工事,駐紮著重兵把守著,高度警戒著這個廣西軍事重鎮。

飛機飛臨桂林市區上空,機下是波光閃閃的灕江,現在機身上是傷痕累累,兩台發動機已被擊壞了一台,由於馬力不足,活塞式的運輸機飛行高度受到限制,因此飛機被迫降低了高度,在低空中顛簸著作著盲無目的的盤旋。怒江山脈海拔3000米以上,天氣又是雷雨天,能見度極低,飛機堥S有密封艙,華倫只能戴著氧氣面具操縱著飛機。因此,體力消耗很大,此時他已經累得气喘吁吁。

這架飛機顛簸著歪歪斜斜,搖搖欲墜地向著波光粼粼的灕江岸邊撞了下來。霎時,寂靜的河岸,飛沙走石,樹木劇烈地搖晃著,接著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聲音在河岸上空回蕩著,一時間,河岸上殘枝碎葉紛飛,沙塵滾滾,煙塵彌漫,須臾,一切又恢復了平靜了。

飛機迫降成功了。

華倫身穿著上下衣褲連體的飛行服從彈痕累累的機艙堛戎X來。這時,河岸上的高山的陰影正好投影在河灘上,四周沒有一個人影兒,夜色正濃,河岸上滿地斑駁陸離的蔭影。更增添氣氛的神秘。

一會兒,一u冷月從雲層堭揖X頭來,一場眼看就要來臨的暴風雨已經過去了,在月色的清輝映照下,華倫看見自己的飛機,機頭伸入河濰的草叢堙A清冷的月光照在機翼上,恰似一隻大鳥憩息在河灘上。

華倫的身子前後搖晃著,踉踉蹌蹌地摸到艙前,他看見雷克尚末從飛機堛戎X來,他倚在飛機艙門上,極力挺著身子,緩過一口氣之後,拍拍艙門:

雷克!你感覺怎樣?

可是機艙堥S有什為岍R。

他又重新爬入機艙,搜遍口袋,最後終於找到了打火機,打亮後,他終於看見駕駛艙堛滷●滿A雷克依然故我仍然坐在他那副駕駛座上,他面前的玻璃已被擊碎,他胸脯染滿鮮血,仰靠在高背航空椅子上微弱地呻吟著。他兩眼來斷地翻白,嘴巴痙攣,臉上掠過死亡的陰影。

雷克!你感覺怎樣?華倫搖著他的肩膀問。

雷克吃力地掙開眼睛看著華倫,斷斷續續地說:華倫,我不行了,你快點兒逃走吧!日本人快來了,你若想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千方百計找見他……”

他是誰?

“……青森路69號,英國神父福……福斯克!

雷克的嘴唇顫抖著,一張一合,已無法說話,他用索索發抖的右手,從衣袋堭ルX張相片,遞給華倫,華倫接過來就著火光一看,原來是半幀女人的玉照,照片是從一張相片撕下來的,從這個女人的鼻梁處縱向撕開,只見這個女人的半邊臉。雷克的手劇烈地抖動著。他將相片遞給華倫後,頭一歪,就咽氣了。

華倫知道這是一張同福斯克神父接頭的信物,他小心翼翼把它收入自己的貼肉襯衣口袋堙C

華倫看見自己同伴的屍體,心堣@陣傷感,感到眼堣@陣剌激,淚水湧了出來,他幫雷克合上眼皮,喃喃地說:親愛的朋友!安息吧!

他離開飛機時,剛想踏上河岸,一蕈},卻踏在一具死屍上。他打亮打火機一照,看見是一個青年男子的屍體,此人西裝革履,穿著齊整,腦袋血肉模糊,顯然是被剛才飛機降落時刮死的。頭顱雖然被刮得稀巴爛,慘來忍睹,但是他上衣服完好,並末染上血[。不遠處的河媮棪惘酗@艘小小的艇子。看來他是在河邊釣魚時,飛機突然從天而降,他躲閃不及,而慘遭橫禍被飛機活活刮死的。

華倫搜遍他的衣袋,搜到一隻錢包和一本護照,上面用中國字印著:林繼宏是一個旅緬的華僑。年紀二十八歲,藉貫是打洛人。死者穿著一件白色的西裝,衣服上沒有血污。

華倫靈機一動,心想,現在自己這身飛行服,只要一遇上人,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太危險了,不成!這是個機會,何不來一個金蟬蛻殼之計呢?他連忙和死者調換衣服,再把死屍拖入飛機的駕駛艙,放他坐在自己的正駕駛座椅上,他頻頻地對這兩具屍體劃十字,祈禱死者靈魂安息。祈禱完畢,他再擰開飛機油箱的加油口的蓋,在地上撿起死者的帽子,揉成一團,塞入油箱堙A讓其吸足航空汽油,收出來,走下飛機,走到一定的距離,用帽子包著包著一顆鵝卯石,用打火機點燃帽子,投向飛機敞開的加油口,呼的一聲,飛機著火熊熊燃燒著,大火映紅了半邊天。霎時,河岸邊響起了淒勵的警報聲。在火光的映照下,他看見河岸的公路上,警笛長鳴,紅燈閃閃,一輛輛的警車風馳電掣,閃過河岸。

他知道鬼子戒嚴了,大搜捕開始了,他急忙跳上小艇,借著夜幕低垂,他劃動雙槳,順流而下,向著下游燈火依稀的桂林城劃去。在河中,他隱約看見日本兵五步一崗,十步一哨,設著關卡,他們頭上的鋼盔在月色下閃閃發光。

 

風景如畫的八桂大地,正是繁花似錦的季節。山巒疊翠,流水潺潺,漫山遍野的桂花,像過節日的盛妝少女,披著花團錦簇的彩衣在山坡上迎風招展。

廣西的桂林市,地處灕江畔,仿佛是綠茵地毯上一顆燦爛的明珠。

清晨,乳白色的晨霧沿著秀麗的江水彌漫開來,它首先侵入河岸兩旁邊茂密的婆娑的修竹林,使那恬靜的修竹林像張大川的一幅剛剛脫稿的墨竹畫那玲a朧。竹葉、灌木、藤蘿都受到濃霧的浸襲,傷心地在那些垂頭喪氣的葉子上流淌著一滴滴的眼淚。

廣西人十分信奉佛教,對佛虔誠膜拜。廣場旁邊就是名聞遐邇的白筍塔寺,這是廣西地區久負盛名的寺廟,在殿閣庭台之中,古樹蔽日,一片陰翳幽森。

顧名思義,白筍塔寺,就是因寺廟前廣場有一群白色的筍形寶塔而得名。白色的筍塔就像雨後破土而出的春筍,筍塔由一座母塔八座子塔組成,母塔高約20米,高聳入雲,子塔高10多米,每座塔均呈圓形,從遠處望去,在蔚藍色的天空映襯下,江天浩渺,宏偉壯觀。

筍塔結構獨特,外表美觀,富有民族建築特色。讓人歎爲觀止。

此時,滿天星斗在蔚藍色的夜空閃爍著,溫馨的晚風拂蕩,寧靜的寺廟響起了嗚衣!嗚衣!的悠揚動聽的風笛聲。

佛寺前是景真廣場,就在不久前,這媮椄O清幽雅靜的佛教勝地,聚集著大批前來頂禮膜拜的善男信女,而現在,這奡X乎沒有遊人了,眼下到處是日本大兵,廣場上身穿黃軍服頭戴戰鬥帽的日本皇軍,嘰哩咕嚕講著誰也聽不懂的東洋話。廣場旁邊就是果真飯店,座落在市區的黃金地段,飯店的一座仿古建築,宅室畫梁雕棟,樓閣玲瓏,軒窗掩映,古色古香。

酒巴間是十分熱鬧的,堶惘陷X個醉生夢死的客人在喝酒,幾個濃妝豔抹的女人陪著,不時傳來碰杯聲,時而夾雜著淫蕩的調笑聲。

大廳角落塈今菑@個紳土,他穿著一套白色的西裝,此時他把身子深深埋在一張白色的籐椅堙A似醉非醉地眯著眼,看似一個香客,來此求菩薩保佑,可是誰會知道呢?他現在的心堨R滿著焦慮和恐懼。

果真大飯店真是一個烏煙瘴氣的場所,各式各樣的人物雲集在這堙A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嗲聲嗲氣扭捏作態,跟他們鬼混,這些放蕩的女人,膚色白哲而毫無光澤。

這個紳士狼吞虎咽大口大口地爵著香茅草烤山雞,他一口喝幹一大杯糯米甜酒,站起來準備離去。

鄰桌那幾個喝酒的客人,似乎是一直在監視著他的行動。

原來這位紳士就是那個美國飛行員華倫,他潛入曼飛龍之後,弄沈了小艇,以那死者護照上的名字林繼宏身份出現在這堙C

酒巴堻o幾個傢夥驚動了他,他站起來,打個呵欠,搔了搔頭皮,隨即離開酒巴,他慢步走出大廳,動作遲緩,邁著蹣跚的醉步,穿過大廳,走上大街。他站在那塵土飛揚的馬路上站了幾分鐘,想找人問問,但是他不懂土話,怕露出馬腳,他心堜白,他雖然身穿林繼宏的衣服,外表像個當地的鄉紳,但是只要他一開口講話,就露餒,這樣漫無目標地在街上溜是十分危險的。他決定找一偏僻的胡同堣@間簡陋的小客棧安身。

目前全市區的所有公房幾乎全被蜂擁而來的日本皇軍占住了。

他好不容易才在一條偏僻的小巷塈鋮鴗@個名叫興利隆的小客棧,那是一幢兩層的小木樓,雖不豪華,但是十分的偏僻。

店小二帶他向一間黑洞洞的房子走去,進入那間房子,店小二點亮煤油燈,他才看清楚室堣@片狼藉,滿室烏煙瘴氣。中間有張很大的竹席床,牆上汙[斑斑,在昏黃的燈光下,牆上貼著幾張不堪入目的男女裸體照,這時候他才明白,這間客棧,其實是一間鴉片煙館兼私娼寮。

一會兒,鴇母帶來一個年輕的女子進來,華倫只有強忍著,因爲他知道,這堛瑰藿畛鷁M是最肮髒的,但是這堿O他藏身最理想的地方,這堿O最安全的。

他去洗澡回來時,只見赤裸的妓女躺在床上把自己擺成一個字形,他習慣地已作好接客的準備。妓女身下油[斑斑的竹席已失去原來的顔色,這姑娘身體還算豐滿潔白,與竹席形成鮮明的對比。

把衣服穿上,你出去!華倫輕輕拍了拍妓女的肩膀說。

那妓女誠恐誠惶地說:先生!我……我那堛A待不周?

不!不!只是我今夜不感興趣!

先生是不是嫌棄我?

不!我是太累了,只想睡覺,你放心,該付的錢我照付的。

先生既然想睡覺,我會按摩,讓我給先生按摩按摩,你一定很快進入夢鄉的!

也許是太累了吧,這姑娘只在他身上只摸一會兒,他就呼呼入睡了,而且睡得這洎輔╮C就這樣,他在這興利隆客棧藏了三天。

第四天,街上的風聲越來越緊,他決定冒險到青森街38號找福斯克神父,叫他幫弄一張通行證,儘快離開這鬼地方。

他在街上走著,目光變得憂鬱而冷漠無情。在這西南邊陲小鎮落難,把他心頭仇恨之火,煽得燃燒起來……

想當初,他和妻子雅倩,早就想來這堮遊了,爲了這事他們議論了很久,他們是在香港結婚的,但並沒有過蜜月旅行過,雅倩是個中國藉的外科醫生,她嫻雅俏麗,端莊大方。是個出身名站門的大家閨秀。爸爸是個愛國商人,他臨終前給獨生女兒留下幾百萬美元的家產,雅倩大學畢業後,就同航空公司的飛機駕駛員華倫結婚,戰爭爆發前,華倫和妻子雅倩在太平山一座豪華的別墅埵穔菕A他們儘管訂有出去旅遊的計劃,但可惜每次想出去時,都被當前的局勢耽擱了。是的!祖國山河破碎,哀鴻遍野,民不聊生,日本鬼子的鐵蹄正踐踏著祖國的大好山河,有正義感的炎黃子孫,誰還有心情去旅遊?雅倩當時的興趣是參加抗日救亡宣傳活動,募捐救亡資金,爲祖國抗日出把力。

華倫英俊瀟灑,雅倩賢淑俏麗,伉儷情深,小家庭幸福溫馨,令人羡慕。可是,突然飛來橫禍,在一個漆黑的夜晚,日本鬼子的飛機空襲了香港,而帶著三個月身孕的雅倩在這次空襲中不幸遇難,愛妻慘死後,在最初幾個月堙A華倫痛不欲生,他受不了這沈重的打擊,辭職不幹了,他意氣消沈,精神恍惚,感到孤獨和絕望,因而時常做惡夢,總見雅倩滿臉鮮血,披頭散髮叮嚀他,要他爲她報仇,因此他也時時哭醒。他時常獨自一人躑躅在海邊,茫然望著煙波浩渺的大海心情激蕩,思緒如潮,後來在好友的規勸下,他才振作起來,他對雅倩魂夢相依,他忘不了雅倩,他決心要爲雅倩報仇,投身到中國抗日的行列。當時適逢陳納德將軍招募飛虎隊志願人員,他毅然報名參加飛虎隊,終於成爲駝峰航線一名駕駛員。從此他就不再沈緬對愛妻的思念了,而是義無反顧投入對抗日鬥爭的偉大事業,他發誓要日本鬼子欠下的血債,要用鮮血來還。

 

華倫在十字街口叫住了一輛三輪車,車夫是一個青年人,他把帽子壓得低低的,他問道:先生!你去哪?

青森街38號!

哦!那是天主教的福音堂。三輪車夫顯然對街道非常熟悉,他馬上知道要去的地方在哪里,他踏著三輪車向前駛去。

華倫爲了瞭解市區內的情況,他故意找話來同三輪車夫聊起來,這個三輪車夫很健談,他邊踩著三輪車邊聊著,他說他叫林建華,原來是本地一個中學的國文教師,日本人佔領本市後,強征學校爲兵營,學校被迫停課,師生被遺散,他迫于生計,才出來踩三輪車,以維持全家人的生活。他說他還有一個弟弟叫林建成,在昆明聯大讀中文系,現在音訊全無,因此他心堳D常牽挂。

華倫安慰他說,現在他生意實在忙,沒時間到昆明去,但是以後若是有機會去時,他一定抽空到昆明聯大找他弟弟,他讓三輪車夫給他留下自己家的地址,說以後好聯繫。其實,他心埵酗@個打算,他認爲這個三輪車夫是個好人,自己落難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堙A人地兩生,舉目無親,今後若是遇上什洹x難,說不定要找這個三輪車夫幫忙。

華倫和這個三輪車夫聊著,兩人把話題扯到現在最使人揪心的戰爭局勢問題。眼下時局最重要的事自然是中國政府組建遠征軍這件事,桂林市區地處湖南與廣西交界,是進入華南的門戶,是兵家必爭之地。現在日本人重兵把守,這堣@定爆發一場激戰,他聽說遠征軍由中國國軍第五軍和第六軍的精銳部隊組成。林建華堅信,他們是能夠將桂林的日寇趕走,並能長驅直入進軍中原,阻擋日本人入侵華南,從而鞏固祖國的大後方。他認爲現在太平洋戰爭已經爆發,他估計美國不久就會派兵到東南亞參戰,所以他對戰爭持樂觀的態度。

可是華倫對此卻充滿著悲觀的看法,因爲他太瞭解美國了,他認爲,美國離東南亞太遠了,中間隔著浩瀚的太平洋,要不是日本人利令智昏,二月先發制人,偷襲了珍珠港,挑起了太平洋戰爭,美國佬還以爲沒有必要捲入這場戰爭呢!一直以來,美國都是在大洋彼岸坐山觀虎鬥,隔岸觀火已延續在去年十幾個世紀了,好似大洋彼岸的戰火不會漫延過大海燒到他們身上,因此他懷疑中國的遠征軍出兵緬甸能否得到美國的廣泛支援,能否將日本人趕出東南亞也成了一個問題,日本人有先進的武器,有武士道的敢死精神,因此,中國政府的上層官僚之中,有強烈的恐日病,似乎都置身於一股日本人不可戰勝的神話堙A,被日本人的洶洶氣勢嚇破了膽,一股孺弱而苟且偷安的氣氛籠罩著中國政府的政壇。汪精衛的叛國投敵就是一個例子。因此,他耽心中國遠征軍因得不到國內外的有力支援而失敗……

他們邊走邊談著,前面不遠不是青森街,三輪車夫不再同他爭論戰爭問題了,而是用力踩著車子沖上坡去,在這一帶街上,道路崎嶇不平,坑坑窪窪,他要駕車擇路而行,目前道路的不平比美國遲遲出兵東南亞使他更爲惱火了。

桂林市區大街上走著匆忙的市民,他們爲了生計照常地奔波著,他們都是低著頭,步伐匆匆,小心翼翼地走著,目不斜視走自己的路,正如任何一座被佔領的城市所見到的一樣,每個人都隱約覺察到無奈的表情後面,卻是多炭d憤、焦慮和恐懼。

身穿黃色軍裝的日本兵滿街都是,但是當地的青壯年上街的都很少,他們不是被日本鬼子捉去做苦力修工事就是乾脆逃入深山密林深處參加抗日遊擊隊去了。

三輪車嘎地在一間灰色的石頭房子前停了下來,華倫一看,這座石頭房子呈暗灰色,簷角高高翹起來,門前有個寬闊的遊廊,屋頂上高高豎起一隻巨大的十字架,房子門前挂著一塊木牌,白漆泛黑,黑漆泛白,已經混淆不清,但是仔細看,還是看出牌上寫的三個字福音堂

三輪車夫停住車,用手一指,說:先生!前面就是青森街38號福音堂,你自己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