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富 貴 緣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這一天陽光和煦,淡淡的風輕輕地吹著。硯湖邊的木黃色長椅上坐著趙軍華和胡瓊盈。男的穿著白色的襯衫和上青色的西褲,女的身著紅色外套和白色長裙。他們面朝著硯湖,背後是一排翠綠的垂柳,垂柳的枝條很長,快要接觸淡綠的水面了。水面上波光粼粼,漣漪微泛。由於春意闌珊,不知從何處吹來的幾片粉紅花瓣在水上蕩漾。是的,已是落花時節了!

這樣的季節使得趙軍華感慨良多!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就是在這堙A我和她相識、相知到相戀。可而今,卻是物是人非了!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

一旁的胡瓊盈淡然一笑,道:嗨,你哪來那泵h感慨啊!不就是失戀嗎?又何必呢?更何況也是你先提出分手的啊!

趙軍華有些答非所問,他道:我今天看見他們了!我還算聰明,搶了個主動!要不然臉可丟大了!他的口氣中帶著幾分自嘲,因爲他心堜白,自己之所以和茹緣分手,只是因爲他覺得她配不上他!可而今茹緣又找到了新歡,他這個舊愛就難免有些失落!

其實,他們的戀愛並沒有感情作爲基礎。他們只是爲了戀愛而戀愛!所以分手並爲給彼此帶來太多的苦痛。嗨,現在的人,誰還會信奉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教條呢?誰還會尊重直教人生死相許呢?因而趙軍華的感慨更讓人覺察到一種無病呻吟的慘白!

胡瓊盈依舊坦然地坐著,她沈默了片刻,而後道:很多人看見落花就會傷春,可我卻覺得與其說花落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悲涼,不如說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喜悅。它預示著花兒將更成熟,更有生命力!更何況落紅不是無情物,化做春泥更護花!趙軍華,你說對嗎?

趙軍華聽罷一陣愕然,雙目傻傻地注視著胡瓊盈,像是一個瞢懂的小孩傾聽著老人的神話故事。他似乎悟到了什活A卻又好像很糊塗。胡瓊盈見他的樣子,不禁撲哧一笑,又道:我是不是有些老气橫秋?趙軍華也是一笑,在她旁邊坐下,道:不是,我發現我很不瞭解你呀!

的確,趙軍華並不瞭解她,因爲他從未想過要去瞭解她。他是一個自傲甚至有些自戀的人,像胡瓊盈這種相貌普通甚至可以稱得上的女孩他是不會重視的!他們的相識也完全是一個偶然。記得那天下著雨,趙軍華打著傘漫步於濕漉漉的水泥路上。忽然,有個人從其背後沖進傘中。趙軍華頓時一陣驚訝,正待說什活A卻聽的胡瓊盈解釋道:我沒帶傘,我想你不會介意吧?趙軍華朝她身上看了一眼,她全身濕透,已很狼狽!不介意!趙軍華淡淡地說。就這樣,兩個人相識了。

後來趙軍華通過胡瓊盈又認識了茹緣。茹緣不算出慼A但也算順眼,因而有一天晚上,趙軍華鬼使神差般地向茹緣表達了愛意,而茹緣也莫名其妙的接受了!

這種輕率的舉動注定了他們日後的結局。所以兩人每每想起這些,都會發出往事不堪回首的感歎!

走,吃飯去!胡瓊盈笑道。

趙軍華有些不太願意,因爲出去吃飯肯定是自己掏錢,但又想不出不去吃飯的理由。因道:好吧,不過你付錢!胡瓊盈只當是開玩笑,也道:不幹,哪有女生掏錢的規矩呀!趙軍華是滿肚子的不樂意,但臉上還是笑嘻嘻地,道:我出就我出吧!心中暗暗告誡自己:以後吃飯時間一律不找她出來!

兩人說說笑笑地去了學校旁邊的一家餐館。這家餐館曾是趙軍華與茹緣經常來光顧的地方,因此對於趙軍華來說,這埵釩雃h的回憶。這家餐館的店堂並不大,由於面向著北,因而光線有些暗。餐館的門面也很潦倒,但依稀可見那開張是的喜氣——大門兩邊貼著兩張破了的,褪了色的紅紙,黑色的字[已經暗淡,可還是能清楚地認出左邊寫的開張大吉與右邊的歡迎光臨幾個字。店堂塈今蛓X個正在用餐的客人,由於還沒有到下課時間,所以店堥瓣ˇ祣翩C走進店堂,四周原本白色的牆上已沾滿了日積的灰塵和月累的油污。趙軍華隨意選了一張桌子坐下。服務生殷勤地拿出抹布爲他們抹了幾下桌子。雖說很賣力,但那桌子依舊是油膩膩的,就好像他那件工作服一樣,雖說剛洗過,卻依舊滿是油污。胡瓊盈拿起一旁的茶壺,倒了水,卻不是自己喝,而是洗了一下食具。洗完食具她將茶水往外一倒,在地上留下一灘水[。老闆娘站在門口,聽見倒水的聲音,便朝胡瓊盈看了一眼。她是個身材勻稱的中年婦女,身穿孔雀藍的針織外套,黑色牛仔褲。頭髮染成了金色但好像很久沒洗的樣子,使人很容易想起卷成一團的喪家之犬!她右手拿著黑色手提包,左手拿著一疊小鈔,站在門口招攬著顧客。沒有醬油了!老闆在廚房堻蛣菕C有,冰箱埵部I老闆娘尖聲答道。老闆從廚房間堨X來。他是一個滿臉橫肉的壯漢,身穿著油垢的白色大褂,想必也兼當著這堛漱j廚。他走到鏽[斑斑的灰綠色冰箱前。打開冰箱,拿了一袋醬油,便匆忙跑進廚房了。

趙軍華拿起菜譜,和胡瓊盈商量著點了2個小炒,正想交給一旁的服務生,卻突然迸出了這樣的念頭:讓她也點一個吧!雖然2個菜也夠了,但出於禮貌,還是得讓她點一個的!因此,他將菜譜遞給胡瓊盈道:你點吧!胡瓊盈接過菜譜,又添了一個,最後將菜譜交到了服務生手中。

趙軍華心中暗想:幸好又讓她點了一個,否則她肯定會暗笑我的窮酸、吝嗇!想到這,又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和茹緣來吃飯的情景。他也是跟茹緣商量著,點了2個小炒,但不同的是,他沒有再讓茹緣點。回憶一下當時的情景,茹緣雖沒說什活A可表情卻有些不自在!當時他沒有覺察到什活A現在想想,或許茹緣在嫌他小氣!

正當趙軍華回憶往事時,茹緣和她的新男友何勇出現在他面前。胡瓊盈很自然地打招呼道:哎,吃飯?趙軍華雖然心堳雂ㄤ峈A,可臉上依舊笑眯眯地,道:好久不見!茹緣有些不自然,也故意把手從何勇身上收了回來,而後面對胡瓊盈道:對,吃飯!說罷,茹緣便帶著男友在餐館的一個角落塈中U——這是距離趙軍華最遠的桌子。

趙軍華黯然一笑,心想: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或許是出於妒嫉,趙軍華朝何勇仔細看了幾眼,暗暗對胡瓊盈道:茹緣是不是饑不擇食啊!那種人她也要!胡瓊盈漠然一笑,也低聲道:他那人長的的確不如你,而且又矮又胖!可是,他最大的好處就是實在,捨得花錢!胡瓊盈並沒有貶低何勇或者誣衊茹緣的意思,但她的話卻讓人覺得茹緣是爲了錢才選擇何勇的。所以她又補充道:不過,最重要的是他們之間有那種感覺。趙軍華聽完,木然一笑。他又朝何勇身上看了兩眼:他身著一身墨黑的西裝,堶掬巡菪桲身m,打著紅色的領帶。頸上那根粗粗的白金項練似乎是故意戴在外面的。他就坐在茹緣旁邊,正用茶水洗著碗筷,右手中指上那枚黃金戒指與茹緣中指上的相映成輝,似乎是一對。一旁的茹緣低著頭,正抓著天藍色毛衣上的絨線球。這件衣服是趙軍華從未見過的,想來也是何勇送的吧!不得不承認,他們的裝束是華貴而鮮明的,而趙軍華的穿著則是整潔卻已失去光澤的。相比之下,他的確寒酸了許多!

正當趙軍華自慚行穢時,她——那個令他刻骨銘心的女孩——有著漂亮的臉龐、高挑的身材的李郁靜出現在他面前。她上身穿著粉色吊帶杉,由於天還不是太熱,所以外面又套了一件亮白色超短外套。外套的拉鏈半拉著,胸前那白皙的皮膚正袒露在外。下身穿著長裙,卻依然遮不住她修長的腿。她是魅力十足的,因而肆意放縱著她的高傲。趙軍華禮貌性地對她點了點頭,她則裝作剛剛看見趙軍華一樣,臉上略帶幾分驚訝,然後勉強給了一個笑臉。

你認識他?胡瓊盈問。不太熟,只是點頭交而已。”“叫她過來坐嘛,反正她也是一個人!趙軍華猶豫了片刻,答道:還是算了吧,她和我們不是一路的!胡瓊盈沒有再說什活C趙軍華沈默了片刻,又道:其實我挺瞧不起她的,仗著自己有幾個錢,就------”“菜來了!趙軍華被服務生打斷,就這3個菜,對嗎?”“是的!服務生退下,忙自己的事,趙軍華繼續道:嗨,都說男人有錢就變懷,其實女人也是一樣的!她不知換了多少男友了!胡瓊盈打趣道:只許你們男人放火,還不許我們女人點燈嗎?趙軍華沒有和她爭論,只是轉身向店堂堣S掃了一眼。他想再看看李郁靜那張美麗的臉,但他已經不在了——或許是嫌這堣蚥憫a,但成都郊區的餐館都是一個樣的!他微微閉了閉眼睛,李郁靜的形象依稀浮現。她有著美麗的外表和富有的家庭,能夠做她的男友也是一件幸事!趙軍華開始想入非非,白日做夢起來,但他立刻中斷了他的思維。他的清高不允許他再想下去。因爲他很清楚,再想下去,更肮髒的念頭會從腦海媔]出來。而那些是他的清高所不能容忍的。他是不能喜歡像李郁靜那樣的女孩的,因爲他的傲物只允許他輕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