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小提琴家的故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JoanWilson是一對非常恩愛的情侶。Wilson告訴Joan他要到英國留學,並承諾將來會與她結婚。Joan十分難過,並在想解決辦法,她想起自己一直都有學小提琴,就決定給而家更努力地練習,將來就可入讀皇家音樂學院。那時她與Wilson都會在英國,就無須再受相思知府了。

Wilson離開香港的這一天,Wilson進入禁區前不停地四處張望,她在找什麼呢?原來她正在找JoanJoan由於不希望常到與Wilson分別時的痛苦,所以那天就沒有到機場去送機。但她也寫了一封情書給Wilson,然後請別人轉遞,信的內容如下:


Wilson:
相信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已經在飛機上或以到達英國了。我本想來到機場送你的,但我不希望有分別時痛苦的感覺所以就寫了那封道別信給你。我還想告訴你,我已經想得很清楚我會很努力地學小提琴,然後就到皇家音樂學院[就讀,此時我們就可以經常見面你一定要等我呀!但你放長假的時候也要回來找我。Iwillstillloveyou!!!
祝:一路順風、學業進步
love,Joan

Joan
心中想對Wilson說的話,怎會只得上述那封信的內容那麼小,在她心裡還有千言萬語想向Wilson傾訴,但那些話怎能用三言兩語就說完,而且她當時太傷心了所以她寫的信件也非常簡短。

Wilson
已經走了幾個星期了,他走了那麼久;Joan就傷心了那麼久,其實她知道Wilson可能在英國已經有了另一個女朋友,但她也依然安慰自己:「Wilson又怎會有了另一個女朋友呢?他每天都會SendEmail和打電話給我,他又怎會不愛我呢?我與其在擔心,不如更努力地練習小提琴,快點能到英國比較實際。」每次當他想完了這句話後都會不停地練習,直到她的手非常酸痛為止,因為她知道對每一個音樂家來說自己的一雙手是非常重要的,儘管她不是希望成為一個音樂家,但如果她的手因過勞而患上一些疾病的話,就會影響她的計畫,所以每當她的首覺得酸軟的時候都會立刻停止練習。

Joan
又到琴行學習小提琴,她非常認真地問她的小提琴教師
「請問我現在有沒有比之前進步?」
「有,相信你一定非常努力地練習的,只要您努力地練習就會大有進步。這一點你剛剛學提琴的時候我已經告訴了你,只是你那時沒有留意我的說話,現在你真的長大了!」Joan的提琴教師笑著說
「我那時可以往皇家音樂學院[修讀小提琴?]Joan繼續問下去
「不用那麼心急,一定會有機會的。」Joan的提琴教師回答

某些Joan的朋友認為她會因為Wilson離開了香港,她會因此而暫停學習小提琴,讓自己暫時休息一下,但他們猜錯了,Joan因為與Wilson分別不但沒有暫停學習,而且還比以前更努力地學。

 

Joan和父母一起乘車往郊外渡假,當然Joan也有帶被小提琴、手提電腦和手機。
Joan,你為何那麼勤力,連去郊遊也帶備小提琴和電腦?」Joan爸問道
「這是應該的。」Joan敷衍地回答,其實她根本就不想去渡假,因為她將要應付學校的測驗和提琴試,這些事情不停地纏繞著她,她一直望著窗外的樹林發呆。當車子駛過一條狹窄的橋時,Joan爸一不留神就撞到了為難,幸好他們一家都沒有生命危險,10分鐘後便有救護人員送他們入院接受治療。Joan的右手因此而受傷,所以一段時間內都不能活動。這對她來說非常大影響,因為她一段時間不能用筷子,她一段時間不能寫字,一段時間不能用電腦,一段時間不能做很多日常生活內的東西,更令她煩惱的事她一段時間也不能拉小提琴。

幾天後,Pink來探望Joan
「你的手何時可以康復?」Pink關心地問
「我不清楚呀!醫生也沒有告訴我,可能連他們也不知道。」Joan回答說
miss問你的手何時可以康復,她今天非常著急因為如果你的手還沒康復,音樂比賽一定會落敗。」Pink告訴Joan
「我相信我如果幸運的話,可以在比賽前康復,你可以叫她不用擔心。而且班內不單指我會拉琴。」JoanPink
Wilson知道嗎?」Pink問道
「我沒有告訴他,因為我怕他會擔心影響學業。」Joan解釋給Pink知道
「他是你的男朋友,你有事怎能不告訴他呢?讓我替你說吧!」Pink認真地說
「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我不想影響他。」Joan
「你真的太傻了,不過這些事情都是你說比我說教好,始終你才是他的女友。」Pink笑著說
「小姐,你現在需要檢查了。」護士對Joan
OKPink一會兒再會。」JoanPink揮揮她的左手
「醫生,我的手何時能康復?我要參加班際音樂比賽。」Joan向醫生詢問
「如果你的手沒有什麼大外就可出院,但不要過份操勞。」醫生對Joan
「我要盡快康復,因為我要拉小提琴。」Joan著急
「如果你想拉小提琴,要等待你的手完全康復後才可以。」醫生向Joan
「我的手需要多久才能完全康復?」Joan繼續詢問
「應該會在大約一個月後康復,但你要在這段期間最好就是好好休養。」醫生解析
「謝謝醫生。」Joan勉強地笑
「這是我的職責。」醫生回答
「剛才醫生的話除了給我打了一支強心針外,還告訴了我miss的擔憂是多餘的。」JoanPink
「對的,你康復後還有兩個月給你練習才比賽,對你來說已經足夠了。」Pink笑著說
「我都是先行離開有時間再來探望你,無須回答我,Bye。」Pink悄悄地向Joan道別,接著轉身做離開了
Joan
的電話特然響起來,是誰致電的呢?原來是Wilson
Joan你的手受傷了,為什麼不告知我?」Wilson著急地問
「人家怕你會擔心,是否Pink告訴你的?」Joan回答
「是呀!你要記著發生了任何事都一定要告訴我,不要埋藏在心裡,我會生氣的!」Wilson著急
「我知道了,你有事也要告訴我。」Joan溫柔地說
「當然,我倆是男女朋友,有事當然要告訴對方。」WilsonJoan
他們一直傾談了兩個多小時,內容全都是一些露骨的情話,直到Joan的手機差不多電力不足為止。

 

「我要把你的手斬調!」一個樣貌生得非常嚇人的妖人對Joan大聲地說(它的頭頂上長著3隻尖角,一個血盆大口、口裡伸出一些肉食動物的尖牙,不男不女的妖人。)
「求求你,不要斬我的手,我的手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Joan驚慌地說
「你又怎能要我空手而回呢?我今次來就是要斬去你的手,另你永世都不能拉琴。」這妖怪對Joan
「不…不要斬調我的手…」Joan驚叫,她張開眼睛看見父親聘請的外籍女傭Mary坐在她的床邊
Joan,你不用怕只是一場惡夢,沒有人要斬丟你的手,你放心吧!」Mary安慰Joan
「爸媽在哪?他們沒事嗎?」Joan問道
「先生、太太在另外兩間病房他們沒有什麼大外,你不用擔心。」Mary回答說
「我想吃點東西,你拿些東西給我吃吧!」Joan吩咐Mary
「你想吃點什麼?」Mary問道
「沒所謂。」Joan隨便地回答,因為她實在已經身心疲累了。
Mary
拿來一鍋粥,裡面的材料十分豐富有:瑤柱、燕窩、粟米等等…有很多美味的材料,而且是Mary辛辛苦苦地煲了兩小時,她真的非常疼愛JoanJoan一家亦和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Mary已經為他們服務了10年了。Joan狼吞虎嚥地吃,因為她實在太餓了。她吃飽後就立刻睡著了,如果不是剛才那駭人的惡夢,Joan也不會醒來。在她睡覺的時候,Mary靜靜地離開了Joan的私家房間,拿東西給Joan的父母。

Joan
這次沒有再做那些可怕的夢,她這次做了一個甜美的夢,是她最將來的期盼:她與Wilson在教堂內舉行婚禮,很多親戚朋友為他們祝福,她非常不希望這是一個夢,儘管這是一個夢也好,她也想永遠都不醒來。因為現實是殘酷的,在現實生活中會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可是她也會勇於面對絕對不會退縮的,這是她其中一項優點,這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Joan
剛剛醒來發現又有人來探望她了,她一向循循善誘所以有很多朋友,這次來探望她的是坐在她旁邊的May
Joan你要快點康復然後茴校,因為你也知道Bobo想取代你『才女』的地位。」MayJoan
「我知道,但被她取代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Joan顯得漠不關心
「當然不是,如果這次比賽因為你而勝出老師們一定會以你為榮,但如果因為她而勝出就…」May不想再說下去
「不用擔心,醫生說如果我好運的話,大約一個月就會完全康復,那時我還有兩個月時間練習。」Joan笑著說
「我們全班姊妹也很擔心你,但你就漠不關心似的,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了」May
「開心又是這樣過;不開心又是這樣過。不如樂觀點面對每一件事不是更好嗎?」Joan用左手拍拍May的肩膀,May怕她會悶所以就帶了一些雜誌和一些漫畫給她閱讀,因為她都非常喜歡看書的。然後跟她傾談了一會又走了。

那些間中來探望Joan的親戚朋友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因為在醫院裡實在太沉悶了,幸好她很快就可以出院。

 

經過一段時間後Joan的傷勢終於復原了,她的家人亦可以出院。她也要重新再練習小提琴,她已經足足一個半月沒有拉過那琴了。可能是她有天份那麼久沒有拉還拉德非常好,當然練習也是重要的。因為如果再不練習技術就會生疏,儘管有天份也沒用的。她除了要練習外還有一樣東西需要做,就是她的功課了。老師是不會因為她缺席而停止叫學生做功課的,所以令Joan非常忙碌。

Joan
回到學校,發現她的競爭對手Bobo站在課室門外
「呀!我們的才女回來了。」Bobo表現得非常不高興,Joan完全沒有理會她就回到自己的座位,Bobo走到Joan的背後拍了Joan一下
「我生平最討厭人家不理會我的說話。」Bobo不客氣地說
「這種情況經常都會發生,對你來說這只是家常便飯的事。」Tony盯著Bobo
「我和Joan說話,又如你何干?」Bobo問道
「你是否不想做人?」Tony威嚇BoboBobo唯有走開
「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一定會被她煩死。」JoanTony
「我就是討厭她那種態度。」Tony高傲地回答
「我也是一樣!」JoanTony
「你知道在比賽前那個半月放學後我們要留在學校練習嗎?」Tony問道
「是嗎?我不知道,他們沒有告訴我。」Joan回答
「你沒有帶琴,怎樣練習?我就是想說這點。」Tony再問
「小擔心,你忘了我家離這裡非常近的嗎?」Joan笑著說
「這點我差點忘了。」Tony回答
Joan
看一看手錶,還有5分鐘就會打鐘了。
「希望May可以趕及在打鐘前回來。」Joan說,她一說完這句話就看見May匆忙地跑入課室。
「遲到大王,你今天終於沒有遲到了。」Tony笑著,然後就回座位,May上氣不接下氣地回到座位。那時,上課的鐘聲剛剛響起,他們的班主任MissLam進入課室。
Joan太好了!你的手已經康復,不過我想告訴你:音樂比賽本班的代表可能會由Bobo擔任,你沒有異議嗎?」MissLam笑著說
MissLam我完全沒有生疏,你可以測試一下我。」Joan著急,她平時對每樣事物都漠不關心似的,但外表和她心裡實際的想法是完全不符的。
「好,練習的時候你再拉小提琴給我聽,如果你的技藝沒有生疏的話,今次音樂比賽拉小提琴的同學就是你。」MissLamJoan說,但她那句話增加了Joan的壓力,雖然她一向對自己非常有信心,但她也憂慮會有人從中作梗,眾所周知從中作梗的那些人當然是Bobo與她的朋友。

到了放學即是練習的時候,Bobo神氣地走到Joan的面前
「看來,今次拉琴的代表一定會是我。」Bobo驕傲地說
「你以為你自己是誰?!」Joan顯得非常自信,但其實她心裡是非常擔憂的
「你剛才那句話有什麼含意?我真是不明白你在說什麼。」Bobo反駁Joan
「不要再來這一套!」Joan一面執拾自己的東西,一面對Bobo
「你究竟在發什麼神經?」Bobo憤怒
「立刻跟我滾開!」Joan覺得非常煩厭,當她們你一句我一句地爭拗的時候,MissLam已經進入了課室
「我不希望你們因音樂比賽的事而傷害了彼此的友誼。」MissLam大聲地道
「沒問題!」JoanBobo齊聲說。他們開始練習,在練習裡面,MissLam看到Joan的表現知道她完全沒有生疏,所以決定了繼續讓她擔任出賽的小提琴手一職。有實力的人,別人總會看到的。這另Bobo氣上心頭
MissLam我認為伴奏的音樂應加入口琴,那會另背景音樂更加豐富。」Bobo題意
「這未嘗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班裡誰會吹口琴?」MissLam問道
Tonytam都懂吹口琴。」對全班同學的事也非常瞭如指掌的班長回答說
「就由他們兩人擔任我班的口琴代表,好了明天再回來練習。」MissLam對所有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