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故園殘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大明永樂十年,兵部右侍郎劉定安之子劉連因醉酒題詩,其中一句:捶胸頓首思前朝,被朱棣派出密探查實,結果誅連十族,剝皮示衆,劉連僥倖逃脫。但朱棣已頒密旨,下令全國追殺劉連,試圖斬草除根。

劉連自幼習武,曾得名師指點,武功精湛,怎奈朱棣派出的儘是大內高手,寡不敵衆,茫茫然如喪家之犬,覺天地之悠悠,竟無一處可藏身。

這一日,劉連逃至海邊,見一夥倭人海盜正在燒殺搶掠,劉連挺身而出,力挫衆海盜,群盜鹹服,躬請劉連入夥,做那盜中一員。劉連只想逃生,哪管對方是善是惡,欣然領受倭人邀請。

海盜大都以海爲生,四處飄流,碰到富庶地方,擄掠一番就走,從不在同一地區久留,以免官兵來剿。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一晃十餘年過去,兄弟們大多厭倦這種居無定所的日子,各自擁有的財富足以舒舒服服過下半輩子,在波斯灣靠岸後,他們棄船登岸,來到阿拉伯境內麥加城,當時,城內幾乎人人信奉伊斯蘭教,平安祥和氣氛甚濃,劉連遣散了一部分不願金盆洗手的兄弟,帶領十余倭國柳生門人在麥加城內買房置地,準備悠然終老。

 

其時,大明宣德八年八月,麥加城內熙熙攘攘,熱鬧非凡,劉連和柳生相兩人在街頭閒逛,見城內人頭湧動,劉連拉住一清真教徒問今天是什麽節日,清真教徒說:大明天朝有使來城,麥加城主爲示歡迎,所以全城張燈結綵,迎接聖朝天使啊!劉連這些年雖然漂流海上,對國內皇位更叠也頗爲瞭解,他屈指一算,知道當今正是宣德皇帝在位,估計來使必是前朝皇上朱棣面前的紅人鄭和。

劉連心下暗忖,大明不惜國力屢派鄭和遊歷西洋,不知有什麽目的,我當初滿門遭朱棣所害,大仇未報,何不借此機會打探一下鄭和來麥加之目的。

劉連和柳生相逛街回家後,打聽到鄭和下榻麥加驛館位置。當夜結束停當,劉連趁黑摸到鄭和駐地。

鄭和居住驛館是麥加城主招待貴客最高級別的清真別院,院內燈火煇煌,雕梁畫棟,氣氛祥和,保衛森嚴。劉連闖蕩江湖十餘年來,已從當初一個形貌儒雅的書生成長爲一個武功高強的虯髯豪俠。他與倭國武士柳生門徒互相砌磋技藝,刻苦鑽研倭國刀法及忍術。武功造詣遠超從前,再也不是當初的莽撞書生了。

劉連潛至別院左側一棵桷樹下,見無人注意,輕展猿臂,爬到樹上,觀看院內地形,只見待衛已將清真別院左側一座高樓團團守住。兩隊兵員手執槍矛,交叉巡視。劉連暗道:鄭和好大的架子,出使他國,竟隱然有皇家氣派,這閹臣愈得當今皇上重用了。

劉連正冥思苦想如何進入那高樓,樹上忽掉下一砣鳥屎,正落在劉連頭上,劉連伸手拂去,暗生一計。他上攀數步,伸手抓住那鳥。稍稍運勁向院門擲去。那鳥不同中原鳥類,深夜被抓,已是撲翅欲鳴,這時陡然鬆開,卻又身不由已,不由得大聲鳴叫。中夜聽來,直如梟鳴。

守院侍衛看到一團黑影直奔院門,其間夾雜怪叫,人人驚懼,挺槍搶上前去查看。劉連趁衆人大意,雙足輕點樹枝,悄無聲息地落在院內樓下,然後緩運內功,如壁虎遊牆一般,慢慢攀上三樓簷角。藏身簷角暗梁。西亞建築和中原略有差異,阿拉伯國家因少雨多晴,氣溫乾燥,防水措施做得馬虎多了,往往在簷下用梁柱撐起,留下二尺左右空隙以便空氣流通。劉連坐在柱上,略一伸頭,便可窺見室內全貌。

室內正中是一間議事大廳,四角支有大油燈,光亮耀眼,形同白晝,東首太師椅上端坐一人,輕袍緩帶,面目威嚴,頷下卻白淨無須,劉連心想:此人應該就是當年太祖麾下猛將鄭和了。再望下看,劉連不由得心頭火起,怒髮衝冠,原來西向肅立侍衛之首赫然便是當年抓捕自己全家的錦衣衛南宮博,餘人雖不認識,想必也有殺害自己父母的幫兇,劉連暗道:真是天助我也,在這異國番邦,竟能得知仇人行蹤,我曾以爲皇家勢大,此仇終生無以爲報了,不料上天垂憐,竟將他送到我眼皮底下。劉連摸出隨身攜帶的波伏神龍珠,這是倭國忍者的獨門暗器,一珠擲出,中途自動分散五珠,行至目標前,又一一分作五數,方丈之內,避無可避,加之珠內暗藏西洋浪人采自海蛇涎中巨毒,中者無不喪命,端的是利害無比。劉連正待運勁發出波伏神龍珠,忽聽得鄭和對南宮博說:南宮將軍,你可知皇上這次爲何派你隨我來麥加?南宮博抱拳答道道:屬下不知,不過在下料定皇上必有深意,還請鄭公公明示?鄭和從案幾上展開一卷黃綢錦鍛,沈聲道:皇上有密旨,南宮博及十五名屬下聽旨。劉連見鄭和要宣讀聖旨,趕忙收手潛聽。

南宮博率衆錦衣衛訇然跪倒接旨。只見鄭和沈聲念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自身登大寶以來,風調雨順,國富民安,威加海內,四海賓服,今悉知前僞帝允炆殘命尚存,流亡麥加,此人舌燦蓮花,極易蠱惑民衆,爲肅清流毒,特命南宮博率錦衣衛一干人等,俱聽命鄭和調遣,捉拿允,秘送回京,欽此!

聖旨聽完,不光劉連驚訝,衆錦衣衛也是大爲吃驚,原來建文帝當年沒有被皇宮內大火燒死,更爲奇異的是,不知當今皇上是如何得知建文帝下落。但鄭和不說,他們也不敢問。劉連心道:原來建文帝尚在人世,當年成祖篡位,天下皆知,我今日若能救建文帝於危難,憑他大名,舉臂一呼,哪還愁義師不回應雲集,嘿嘿,報仇,報仇,自然是殺了洪熙皇帝,才能消我誅殺十族之恨。

 

鄭和歎道:據暗探得知,僞帝允炆藏身臥龍山中,距麥加城南面十餘堙C我們只可暗中捉拿,不可打草驚蛇。南宮博朗聲道:鄭公公乃天朝聖使,怎能親自出面緝拿僞帝,只管交由在下辦理即可。鄭和微微頷首,贊許道:南宮將軍點頭知尾,難怪皇上器重了。我已向麥加官方遞交文書,不日將拜訪麥加城主,你們抓緊將這事辦了,正好一同回京。

劉連聽完鄭和等人密談後,覺得此時殺南宮博殊無用處,反而讓對方警惕,清真別院保衛如此森嚴,殺人後脫身也難,他決定偷偷溜回去再作商議。

 

柳生相聽完劉連敍述,大感興趣,問道:不知劉兄弟作何打算?劉連恨聲道:不顛覆當朝,難消我心頭之恨。我想借建文帝威名,下旨平叛,殺回京城,既幫助允炆複國,又成全我忠烈義名,此一舉兩得之事,諒朱允炆不會推卻。

柳生相乾笑數聲,哈哈笑道:如此說來,劉兄弟將是靖國忠臣了,飛黃騰達指日可待,恭喜恭喜!劉連見柳生相說得言不由衷,詫道:柳生兄以爲有何不妥嗎?我可不是想當官去替建文帝賣命啊!柳生相道;到時若真是複國成功,恐怕你也是身不由已了。不過……柳生略一沈吟,續道:目下大明國力鼎盛,民富國安。劉兄弟若是想借建文帝之名大舉義師,恐怕難以成功。據悉,大明當今皇帝洪熙爲鞏固統治,在成祖皇帝東廠基礎上,又增建西廠特務機構,錦衣衛耳目遍天下,劉兄弟攜建文帝回歸中原,只怕稍有異動,就會被錦衣衛發覺,到時……嘿嘿……。劉連聽完,駁道:按相生兄這麽說,我報仇一事不可能了。柳生相說道:劉兄弟之策也並非不可能,只是採取的方式太過激烈。你想想,當年建文帝之心腹大臣統統被成祖皇帝處決,朝庭之中,可以說無人支援建文帝了,你借名起義,單靠百姓支援,那是絕不可行的,不若學當年唐太宗玄武門政變,專攻內廷機樞,一舉拿下洪熙皇帝,再亮建文正統旗號,何愁大事不成。劉連擊掌贊道:柳生兄高見,只是單闖皇宮,節制洪熙何其難哉!

柳生相拈須微笑,道:劉兄弟若能勸說建文帝與我東瀛合作,我自有辦法傾盡東瀛國一等一高手竭命來援。

劉連心想,我全力解救建文帝於危難,諒他不會拒絕柳生相這個建議,當下二人定下商議,準備明天一早會見建文帝。

麥加城南,臥龍山腳,正是菊花盛開季節,一盞盞碩大的波斯菊爭奇鬥豔,仿佛預知寒冬將要來臨,正抓緊時日盡情綻放姹紫嫣紅,在菊圃最盛處,端坐一青衣男子,年近不惑,型貌雖顯落拓,但隱然有帝王之氣。劉連和柳生相遠遠看到,正待開口詢問,忽見一僕從模樣的人走近,冷冷問道:不知二位到我金菊山莊有何貴幹?劉連抱拳道:在下有要事求見此間主人,煩請通報一聲。那人倨傲答道:我家主人從不見客,二位自便吧。柳生相微微一笑,走上前按住那人肩膀,說道:好說,好說,你家主人危在旦夕,難道你不知道麽?那僕人正待叫道:幹甚麽?忽覺一股大力直壓過來,趕忙運勁相抗,伸出右手駢指戳向柳生相脅下氣海血穴,柳生相身形微動,左手翻轉,竟是少林派小擒拿手,要抓他右手腕,那僕人沈危不變,左手格擋他左掌,右手兩指仍直奔柳生相肋下而去。柳生相心想,今日不讓此人見識利害,他斷難罷休。柳生相默默運功,站立不動,任他直戳下去。那僕人眼見得手,正待客套一聲:得罪。孰料,中食二指如戳在鋼板上一般,對方竟坦然身受,面不改色。其實柳生相硬換這一下,儘管早已移穴換位,仍是感到痛徹心扉,幾欲倒下,他強行抑住胸口氣血翻騰,對那僕從說:這下可以向你主人通報了吧!那僕從苦練多年的駢指刀竟讓中者若無其事,不由得面如死灰,呆立當場,半晌做聲不得。

 

菊圃內那人似乎瞧出僕從吃了虧,朗聲說道:貴客來臨,何不移步寒舍說話,冷無聲,你帶這幾位貴客進來吧。那僕從瞪了柳生相一眼,內心沮喪無比,低聲道:請。言畢轉身引劉連進屋。

進客廳內分主賓坐下略作寒暄,中年男子吩咐一異國姑娘奉茶。未及開言,劉連開門見山說道:陛下,大難臨頭了,你不知道麽?那中年男子聽到陛下二字,不由一陣苦笑,道:陛下二字何以敢當,二位既來,想必已知悉我底細了,你是說鄭和派兵來捉拿我一事嗎?劉連心中暗驚,想建文帝隱居深山,消息竟這般靈通,答道:正是。建文帝笑道:自永樂始,洪熙,宣德,三朝多次派鄭和下西洋探我行蹤,故鄭和一來麥加,我就知道來者不善,他們不得到我屍首,身居大位始終是寢食難安。劉連問道:難道陛下準備坐以待斃嗎?建文帝歎了口氣,答道:天下之大,何處是桃源,瞻基小兒不見我屍首,絕不會罷休,這般顛沛流離的日子,我實在是厭倦了,不如就聽天由命罷。

柳生相插言道:難道陛下不想東山再起,重登大寶嗎?建文帝漠然道:改朔正統,複國易位談何容易。劉連嘿嘿一笑,說道:若我們能助陛下奪回皇位,不知陛下是否還會心灰意冷。建文帝目光陡盛,掃視他二人一眼,問道:卻不知二位元有何目的,如果是做那傀儡皇帝,我寧可終老山林。劉連向建文帝簡述自己的切齒之恨,然後將東瀛武士願意鼎力相助一事也託盤而出。

建文帝沈吟不語,心道:倭國乃虎狼之國,垂誕我中華奇珍異寶久矣。這時突然舉師襄助,不知包藏什麽禍心。我不妨假意應允,事後再徐徐圖之。建文帝想到此處,微微一笑,道:難得有劉連,柳生相這樣的忠貞義士,實乃大明之福啊!來人,設宴款待二位俠士。言畢,偏廳走出衆多侍女,或中或洋,或高或矮,紛紛奉酒端菜,劉連看了暗暗心驚,暗忖,建文帝一失位之君,竟也有如此排場,其勢力影響看來不可小覰。

柳生相面色沈靜,酒到必幹,冷無聲陪在右側,心中鬱鬱不爽,柳生相舉杯邀冷無聲同飲,說道:冷兄好精湛的內力,不是兄弟皮粗肉厚,只怕這時已命歸黃泉。冷無聲澀聲道:柳生兄謙虛了,我那三腳貓的身手,給柳生兄撓癢都不夠。柳生相正色道:豈敢,豈敢,适才那一指,實則是我硬撐忍住了,還想向冷兄討些內家傷藥,以免留有後患。冷無聲見他如此義氣,盡力替自己遮醜,心中前嫌頓消,忙掏出治療內傷靈藥奉上。

建文帝見他二人心中芥蒂化解,頗爲高興,對柳生相道:我這幾名侍衛當年在江湖上也算薄有名氣。無聲,你去將煙塵,端木,蚊子叫來,親近親近柳生大俠。柳生相口稱:豈敢豈敢,內心詫道:建文帝原來逃命時將宮中頂尖高手都帶出來,怪不得歷經三朝而未被俘,果真是位厲害腳色啊!

衆人酒飲半酣,定下計議後,天色已晚,劉連道:陛下,時機緊迫,我和柳生兄回去收拾停當,明天一起潛回中原如何?建文帝正待應允,忽見屬下探子來報,說鄭和派錦衣衛率五十餘名好手來襲。建文帝變色道:來得好快,煙塵,你看如何?那煙塵面色如琚A沈聲道:蚊子姑娘負責轉移皇上文書篆章,端木護衛皇上一起到後山秘洞暫避,我和冷兄斷後。劉連見他分配得井井有條,心下暗服,想到這幾人個個都有大將之才,名安卻古堨j怪,必定化名無疑。

柳生相笑道:看樣子我們暫時回不去了,冷兄,我助你一臂之力,煙塵兄隨蚊子姑娘一道保護皇上,劉兄弟突圍出去,喊衆兄弟一起來吧。煙塵客氣道;有勞柳生兄了。劉連害怕建文帝吃虧,忙道:是,我馬上回去請幫手來。說罷閃身沒入夜色。

冷無聲道:多謝柳生兄援手,我們該當如何狙擊錦衣衛。柳生相道:他們貿然來犯,身在明處,咱們不妨伏身菊圃,殺他個措手不及,痛擊其銳。冷無聲撫掌贊道:不錯,坐等來犯不若迎頭痛擊,柳生兄想法與我不謀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