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奔跑吧,少年!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一晃又到了晚上。一家人坐在電視前一邊嗑瓜子一邊陪慕容傲一起看《法政先鋒Ⅱ》。在大家看得出神的時候,我已經想得入了神,我在想,我是否有命陪大家一起看到這個電視的結局呢?突然,慕容傲大叫了一聲“YES SIR”,驚得大家六神無主。李東說:“你神經啊?嚇得我瓜子還沒磕就吞下去了。”

這時電視堛滬輕鞂給謢陶菑F一聲“YES SIR”,接著慕容傲突然起立,對著電視敬禮,高聲道:“YES SIR!”似乎刻意跟李東較勁。

李東舉起拐杖要去敲他。我拉著他,說:“算了,失戀了,我們就遷就著點。”這時電視堛漱@輛車爆炸了,我們都驚了驚,李東說:“比我們的寶馬炸得還厲害。”

慕容傲說:“笨蛋,這是電腦特技。我們那是真的爆炸!”

李東不服氣地說:“你怎麽知道是電腦特技,說不定真的爆炸了呢?李小龍的兒子就是拍戲的時候給一槍蹦了的!”

此時電視結束了。慕容傲端起瓜子盤,說:“我回房了。”

大家看電視的興趣似乎都是被慕容傲帶動的,見他走了就都散了。一天就這麽結束了。

不過,我和大狼還有保留節目。開了一瓶酒,把剩菜消滅個精光。我今天似乎殺氣十足,石頭剪子布時全都贏了,導致一口酒都沒有喝著,於是說:“我們改改規矩,贏的人喝!”

話音未落,酒已經被大狼喝光了。小香在樓上喊道:“當當,快來呀~~”這一聲跟公雞的打鳴是相對立的,它表明這一天真的結束了。

我答道:“來啦——”隨後就上樓了。

經過慕容傲的房間時,我看見他的房門虛掩著,隨意上前推門看了一眼。眼前的情景讓我有些害怕,我發現慕容傲好像真的腦子有點問題,他一個人在房間堨艄縑A還突然敬禮,“YES SIR,YES SIR”地說個不停。

“當當~~”小香又叫了。我只好先回房。

推開自己的房門。小香已經沐浴更衣,以睡美人的雅姿躺在了床上,說:“你幹嘛去了啊?怎麽半天才上來?”

美人床上死,做鬼也風流。我先跳上床解解饞,一邊說:“不好了。”

小香說:“怎麽呢?起不來了?”

“什麽呀?我是說慕容傲。”

“噁心!這個時候不要提別的男人。”小香有點掃興。

我先停下,說:“真的。我剛才看見他一個人在房間婸﹞麽‘YES SIR,YES SIR’,還一邊說一邊敬禮呢。”

小香覺得有點恐怖,說:“不是吧?真的成神經病了?不行,改天我們得帶他去醫院看看。”

我說:“好……”正說著,有人敲門。我問:“誰啊?”

門外傳來慕容傲的聲音,說:“我啊。”

我給小香蓋上被子,去把門打開,問:“怎麽了?還沒睡啊?”

慕容傲遞給我一條項鏈,說:“這是我的最新發明,專門爲你而發明的,你帶在身上!”

我接過手,不解地問:“什麽東西啊?”

“靜電發生器!”慕容傲一臉淫笑地說。

我更加不理解了,問:“幹什麽用的?”

慕容傲環視一下四周,附在我耳邊悄悄地說:“看來你掉隊了,你的影子還沒來找你嗎?”

我聽得一塌糊塗,問:“什麽影子啊?影子怎麽找我啊?天哪,你的腦子真的有問題了。太可憐了!”

慕容傲敲住了我的後腦勺,說:“你的腦子才有問題呢,你的影子很快就會來找你的。我猜李東的影子已經跟他接觸過了。你以爲他天天在外面搞得汗流浹背是在幹什麽呢?我猜肯定是練功練的!”

我覺得慕容傲真的是腦子有問題,影子怎麽來找我呢?但是看他那煞有其事的表情,我就有點迷糊了,難不成是鬼上身了?剛才他一個人在房間 “YES SIR,YES SIR”地叫個不停難道是在跟什麽鬼影子說話嗎?

慕容傲又環視一下四周,悄悄地說:“這事誰都不能說,包括大狼,知道嗎?這個‘靜電發生器’是專門用來激發你體內的人力磁場的,你看這埵陪荈}關,往這邊一推就開了,它就會在你周圍形成無形的靜電罩,接著就會和你體內的人力磁場發生強烈的電磁感應。這樣一來,你的特異功能不僅可以收放自如,還可以提升能量呢!”

我聽得迷迷糊糊,局促地點點頭。

慕容傲轉身走了,突然回頭,神秘莫測地說:“沒錯,我們三兄弟注定是一個傳說!”

我呆在門口,難道真的有什麽影子嗎?我突然有點相信慕容傲了,既然這世上連鬼都有,那何況是他口中的影子呢?慕容傲說我的影子很快就會來找我了,什麽時候呢?我一邊想一邊關上門,看著投影在地上的影子有點惶恐不安……

小香說:“怎麽了?”

我轉身走回床邊,一壁說:“沒什麽。”說著趴到了床上,小香突然說:“等等!”

“怎麽了?”

她指指窗戶,說:“把窗簾拉上,我不習慣。”

“好。”我走到窗邊,突然一束細小的紅光射在了我的胸口。我馬上打開窗戶,探頭看。此時我胸口的光不見了。在黑暗塈琱麽也沒發現。心想,難道剛才是自己的幻覺?

於是只得將窗重新關上。誰知一關上後,那點紅光又出現在了我的胸口。這次我沒有輕舉妄動,那點紅光開始移動了,它在我胸口寫字:出門左轉50米處等你影子?

影子?這就是慕容傲說的影子嗎?真的來找我了?!它到底是人是鬼?!

“當當,你怎麽了?”小香問到。

我想這事一定不簡單,於是說:“沒什麽。我突然想到點事,我要去找一下大狼。你等我,我馬上回來!”

小香埋怨道:“什麽事兒?不能明天再說嘛?”

我一邊走向門口一邊說:“乖,這事很重要,必須要現在去。”說罷就開門出去了。

 

我下樓開了門。外面的路燈已經熄滅了,一片烏漆抹黑,什麽也看不見。我按照指示,出門左拐。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堣j約走了二三十米,還是什麽也沒有看見,心堣ㄧT有點打鼓。我反思地想,這事兒會不會是慕容傲幹的?他的腦子壞了,神經錯亂地做出這些怪事兒來也不奇怪。

此時,路面上忽然出現了那點紅光,它緩緩地向前移動,我也跟著它向前移動。幾分鐘後,它不動了。突然一個耳光扇到了我的臉上,我舉目看去,是個黑衣人。這一耳光力道很足,黑衣人産生了重影,接著是那熟悉的節奏,鼻血又流出來了。我雙手捂著鼻子,暈頭暈腦地跪到了地上。

黑衣人說:“你真令我失望!撿到皮箱後這麽久了,只知道貪圖享樂!”

皮箱?他怎麽知道我撿到皮箱的?我擦擦鼻血,問:“你是什麽人?”

“你自己起來看看!”

我捂著頭掙扎著,頭痛得無法言表。好像醫生說的那種“突然垮掉”已經開始發作了,我覺得自己就要死了。我說:“你這個混蛋!我可能就要死了……”

黑衣人冷笑一聲,說:“沒出息。你命中注定只有18歲。所以你放心,你現在是不會死的。不過,十八歲的生日就是你的死期。”

“什麽?十八歲的生日就是我的死期?那不就是這個星期天嗎?”我問到。

黑衣人說:“對!你怕了嗎?懦夫!”

此時,我的頭好像不痛了。我站起來看著那個黑衣人,他臉上蒙著一塊布。我有種感覺,他就是蒙面俠。我說:“你是蒙面俠?”

黑衣人的語調突然低沈了,說:“我……是你的影子……”說著拉下了蒙面布。

我驚道:“你好面熟啊!”

“白癡!我是你的影子,當然長得和你一模一樣了!”黑衣人說。

我問:“你是蒙面俠嗎?”

“不!他是我們六個人共同的爸爸……”黑衣人說。

我不解地問:“六個?是我們三個,再加上你們三個影子嗎?”

黑衣人冷笑一聲,說:“得意什麽?下輩子就該你們仨做影子了!”

我說:“這不重要。我有很多問題,你一定都知道答案!”

黑衣人一擺手,說:“輪回中,那些不過是過眼雲煙!”

“好!可是,那你總得告訴我,爲什麽我命中注定只有十八歲吧?”我問到。

黑衣人看著我,說“不是你。是我們六個人!你擡頭看看,天上有一百零八個星宿。我們六個人每人身上都分到了十八個星宿,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十分的傑出。就好比是你,擁有強大的念力。然而就因爲我們太過傑出,每年都要燃燒掉相當於一整個星宿那麽巨大的能量。所以,十八個星宿,十八歲……”

“命中注定的十八歲……那我們來到這世上是爲了什麽?”我問到。

黑衣人說:“爲了一個神聖的使命……”

我忙問:“什麽?”

“女媧的五色靈光……”黑衣人說。

我聽得一頭霧水,問:“什麽五色靈光?那我該怎麽做啊?”

黑衣人說:“你不需要知道怎麽做。冥冥之中自會有人牽引你!你只要知道,大戰就要來了!不要逃避,這是我們的宿命!”說著拿出一個泛著光的手鐲遞給我,說:“這是我們的爸爸,也就是你口中的‘蒙面俠’讓我交給你的。不管什麽時候,那都要帶著它。知道嗎?”

我點點頭。突然一道光遠遠地照射過來,黑衣人轉眼間跑掉了,剩我一個人在夜幕下,一輛賓士從我身邊駛過,借著月光我看到他的車牌號是“浙J59188”,這不是婉婷他叔叔的車嗎?我趕緊跑過去,可它瞬間就消失不見了。一切都好像是在做夢……

 

第二天。睡得很沈穩,小香將我推醒。我覺得自己昨晚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但是右手腕上的手鐲告誡我,那不是夢,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實。

小香問:“哇,好漂亮的手鐲。哪來的啊?昨天都沒見你帶!”

我想了想,這事沒法說清楚,於是說:“哦,是大狼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小香親了我一口,說:“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別忘了,你答應要和我結婚的……”

明天就是生日,那麽明天我就要死了。我看著小香突然不能接受這樣短暫的人生。我的影子說大戰在即,而明天又是我的死期。如此推測,從現在開始到明天早上,一定會發生什麽大事。我影子曾說過,我們的使命跟什麽“女媧的五色靈光”有關。此刻想想,會不會又跟小廟之行有所牽連呢?但是這一切都不用我來操心,因爲他還說過,冥冥之中自會有人牽引我。

 

下樓時,在慕容傲的門口突然被他一把拉進去。我問:“怎麽了啊?”

慕容傲說:“你的影子找你了沒有?”

我點點頭。慕容傲說:“那你應該知道我們仨不是一般人了吧?”

我又點點頭。慕容傲拿出一個手機。我問:“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嗎?”

慕容傲敲住了我的後腦勺,說:“你都快死了,還要什麽生日禮物?”

我覺得很奇怪,問:“我就快死了,你一點都不傷心嗎?”

慕容傲又敲住了我的後腦勺,說:“我也快死了,有什麽好傷心的。做完十八年的影子後我們又是三條好漢!”

我說:“你這十八年真沒意思。女人都沒碰過。”

慕容傲搖一搖手上的手機,說:“說正經的!這手機是狼仔的,我給他修好了,我覺得狼仔有問題。”

“大狼能有什麽問題?”

慕容傲按按手機,說:“你看他的通話記錄,這個號碼是個陌生號碼,居然說了半個多小時。你看時間,就是我們從醫院回來,看見他一個人鬼鬼祟祟地在湖邊的那天。”

“是嗎?”聽慕容傲這麽一說我倒真的覺得有點問題,那天大狼在電話婸﹞麽“就當我求求你,等過完這個星期天再開始好嗎?……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這邊的情況你不會明白的,很複雜!……好!就下個星期一吧。……我保證不會再拖了!……”聽上去像是有人討債,可是他爲什麽要說“等過完這個星期天再開始好嗎?”開始什麽呢?再接著細細回想,他看到我時的反應,也有問題。先是驚了一驚,然後看見是我之後又是一大驚,甚至連手機都掉到湖水堣F。一般來說,一個人突然被嚇一跳的話,只是驚一次,可大狼卻驚了兩次。難道他的第二驚是裝出來的,故意假裝驚嚇,然後將手機扔到水堙C原因是怕我看到他的通話記錄,所以要毀屍滅迹?對了,當我撿起手機後,他顯得很緊張,好像很怕手機還能開機似的。這樣想來大狼還真的是有點問題……

慕容傲問:“你在想什麽呢?”

我說:“好像真有問題……”

慕容傲摟著我往樓下走,說:“先吃飯吧,做個飽死鬼。”說著大狼從外面開門進來。我問:“大狼,怎麽早去哪了?”

大狼擡頭看看我和慕容傲,說:“哦,我,我去晨跑了。”

慕容傲說:“你以前沒這個習慣啊?”

大狼憨笑著往廚房走去。慕容傲在我耳邊嘀咕道:“你還記得嗎?那次我們在路上被包偉他們攔截。他們說什麽‘依計行事’,後來狼仔就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你不覺得太巧了嗎?”

我說:“你的意思是大狼他……”慕容傲見大狼從廚房堨X來了,立馬假裝無事,說:“狼仔,幫我們盛點粥。謝謝。”

大狼說:“哦。”又進廚房了。慕容傲說:“沒事,我已經有辦法對付大狼了。”說著搖搖手機,一臉淫笑地遞給我,說:“你一會兒把這個手機還給他,什麽事都解決了!”

我接過手機。心想,這不會是什麽腦電波讀取器吧?這時,大狼又出來了。

我把手機的電池卸下來,一邊走過去,把手機交給他,說:“大狼,你的手機慕容傲幫你修好了。你裝上電池試試。”

大狼接過去,傻笑著,說:“呵呵呵……謝謝老大!”

此時李東從外面進來了。今天很奇怪,一臉輕鬆,半滴汗都沒流。我們仨相互看看,彼此心照不宣。

 

白天平靜地過去了,死亡的夜幕降臨了。剛才大狼不知道是不是發現慕容傲幫他修理的手機有問題了,還是發現了別的什麽。硬要拉慕容傲出去散步,慕容傲爲了試探他,就跟他一起出去了。

小香還是笑靨如花,因爲在她看來,明天是大喜的日子。她的笑容的在我身邊飛舞。回頭想想,認識她已經一個月多了。那時我們仨強行買下了老夏的寶馬。那會兒的小香誤入歧途,成了老夏的情人。可是在和她相處一段時間以後,我們發現其實她很可愛,不僅人長得漂亮,心地也很善良。一個月的時間雖然短暫,但在我心堣w經勝過了那虛度的十八年。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我已經快死了,可我卻還不知道小香的真名,“大石彩香”只是當初慕容傲給她取的藝名。

我喊道:“小香,過來。”

小香走過來,問:“怎麽了,當當?”

“我一直都還不知道你的真名呢,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了?”

小香笑得天真爛漫,說:“這是不能說的秘密……我不是說等你生日的時候告訴你一個秘密嗎?明天我就告訴你……”

我說:“那個秘密就是你的名字嗎?”

小香笑而不答。此時慕容傲和大狼吃驚地跑回來,我的心一陣悸動,終於要來了嗎?

坐在一旁的李東問:“你們怎麽了?”

慕容傲說:“快,快,你們快跟我來,我看見婉婷的叔叔了,好像是個黑社會啊!”

我驚道:“什麽?!”說罷,和李東一起站起來。

小香說:“你能不去嗎?”

我回頭說:“小香。我們不能不管婉婷啊。”

小香失望地說:“別說了,我不想聽。你去吧。”

 

我們在慕容傲和大狼的帶領下來到了一棟別墅前。門前停著一輛車,李東拄著拐杖瘸到車屁股,說:“操!真的是‘浙J59188’唉!”說著我們就繞著牆壁到了一個窗戶外,這堨縝n能聽到堶悸滌岍R。

只聽一個年輕的聲音說:“力哥,今天又是星期六了。”

“是嗎?好在有你提醒啊。幾點鍾了?”

“九點鍾了,再過半個小時你就該去接謝小姐了。”

“嗯。對了,上次我發現床頭櫃埵n像沒多少成人用品了。今晚婉婷要來。你一會兒去外面幫我多買點回來。”

原來這傢夥根本不是婉婷的叔叔,只是在玩弄她而已。我聽得怒火中燒,說:“李東,破門!我要進去弄死她!”

慕容傲說:“不行,他是捋獸幫的老大!我剛才已經偷聽到了,覺得事情嚴重,所以才叫你們過來看看的。”

大狼說:“這樣吧老大!我們去學校把婉婷接走,告訴她這個力哥是黑社會的混混,叫她離開他!”

我想想也對,於是說:“好,你去把車開過來。我們這就去學校!”

大狼點點頭。慕容傲說:“我和他一起去。”說著兩個人一起跑回去了。

 

很快慕容傲開著車子過來了。我和李東坐上車,問:“大狼怎麽沒來?”

慕容傲說:“沒來更好,我怕他壞事兒。”

“不管那麽多了,快開車!”李東催促到。

慕容傲說:“好!”說著車子就發動了。

 

一路狂踩油門,連續闖了十幾個紅燈,我們終於到了學校。此時還沒有放學,學校媬O火通明。慕容傲說:“我有預感,我們會死在這堙C”

我想起了學校的地下室,說:“不對。我們一定死在地下!”

李東說:“是啊,最終都要被埋到地下的。”

我說:“不是啊,我是說體育館的地下室。”說著我們已經到了教學樓。

李東說:“不知道以前的同學還認不認識我們?”

慕容傲莫名其妙地熱淚盈眶,說:“其實我還不想死呢。”

我走上幾步,到了婉婷的教室外。他們班正在上英語課,任課老師居然是鐵忠。

我們仨直接闖進教室。鐵忠憤怒地說:“進教室前怎麽不說‘Excuse me’?!”

慕容傲說:“發Q,發Q!”

我拉著婉婷跑出了教室,一直跑了很久,婉婷問:“叮噹,你幹什麽啊?你們三個人是不是瘋了啊?”

我停下腳步,說:“你才瘋了!”

婉婷一臉意外,問:“你到底怎麽了啊?”

我問:“力哥是誰?你什麽時候有個叔叔了?”

婉婷一時說不出話來。我捏著她一身的名牌衣服,說:“你爲了吃好穿好,就甘心做人家二奶嗎?!”

婉婷生氣地說:“你說什麽?誰是二奶了?”

我說:“看來跟三巨頭打架的那晚我就沒有說錯,你就是二奶!”

婉婷一個耳光閃過來,說:“你閉嘴!這是我的事,什麽時候要你來管了?”

我的鼻血又流出來了,我一邊流著鼻血一邊昏頭昏腦地說:“你知不知道,從小到大,你在我心中是多麽地純潔?!我喜歡你啊!我不允許你淪爲二奶!”

婉婷說:“你喜歡我又怎麽樣?你有錢嗎?我喜歡榮華富貴,沒有榮華富貴哪來雍容華貴的外表?你要是有錢,你也可以包養我!”

我失望地說:“你真的就爲了錢嗎?”

婉婷不假思索地說:“是,你有嗎?”

我心中的完美女神原來一直是個愛慕虛榮的徹頭徹尾的二奶,而對我不離不棄的小香雖然曾經淪落,但是卻有一顆純真樸實的心。這世界真會僞裝,試問有誰能看得清楚?一切都那麽的諷刺。失落的我突然沒頭沒腦地沖出一句:“好!我包你!”

此時,後面傳來大狼的聲音:“老大!”我應聲回頭看去,是小香和大狼。小香凝重地望著我,突然轉身跑了。大狼說:“老大,當嫂跑了。那邊是體育館啊!”

我忽然覺得有哪里不對勁,但是來不及細想就追過去了。

 

我追到體育館的時候沒看到小香,倒是李東從堶惆咱X來。我問:“李東!你怎麽在這堙H有看到小香嗎?”

李東說:“有。進地下室了,我叫冬林追上去了,我們也趕上去吧?”

我說:“好!”說著就和李東一起進了體育館,我看見地下室的門居然開了,於是問:“這堳麽打開了?!”

李東說:“不知道。我們來的時候就是開著的!先進去吧?”

我說:“好!”我和李東一起進去了,並且很快找到了那個地下道的入口。

 

和上次一樣,十幾分鐘後三個分岔口出現了。李東問:“叮噹,我們走哪條?”

我想起了上次進來的情形,那時也在這堙A我看見一條黑影從右邊的洞口閃出來,然後進了最左邊的洞口。我想黑影當時就是想指引我去左邊,可是我錯選了右邊。再加上昨晚我的影子說過,冥冥之中會有人指引我。於是我堅定地說:“左邊,錯不了!”

李東點點頭,我們進入了左邊的洞。李東提起拐杖跑了幾步,說:“他媽的,已經趕了一個多小時的路了了,怎麽還是沒走到頭?!”

我驚道:“你的腿好了?”

李東說:“早好了。我故意裝成瘸子的。”

“爲什麽啊?”

“我的影子叫我怎麽做的!他說你知道這地道怎麽走的。”

我想,原來上次在地道堨X現的那條黑影是李東的影子啊。又走了十幾分鐘,我們終於看見前方出現了光芒。李東又拄上了拐杖,說:“我的影子說了,除了你,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的腿已經好了這件事!”

我說:“哦!你看我們終於到了。我快死了吧?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啊!”說著我們就出來地洞,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而古老的地下室,看建築的風格,起碼也是西漢以前的。我和李東看得目瞪口呆。

我問:“這是什麽地方?慕容傲和小香呢?”

李東說:“這個我知道。我的影子告訴我了,這堿O女媧陵。”

我又問:“你的影子有沒有告訴你,我們到這堳彯雩茷麽辦呢?”

李東說:“他說了,他說我們一擡頭就會知道了!”

“是嗎?”我猛然一擡頭,只見慕容傲和小香正被關在一個懸空的鐵牢堙C我問:“怎麽辦?”

此時一個黑社會老大摸樣的人從一個地洞媃p出來,後面跟著那個左眼角有道刀疤的“帶頭大哥”,再後面是包偉他們,再再後面就是無數的小嘍囉。

“帶頭大哥”說:“力哥!我們怎麽處置這些擅闖我們黑三角兵工廠的人?”

黑三角?記得上次我和小香在地下室門外偷聽時聽到什麽“黑三軍”,原來是我們聽錯了,是“黑三角”兵工廠。難道這堿O捋獸幫的兵工廠?

那個力哥看起來很衰,他的頭長得跟油桶似的。“油桶”點根煙,說:“你們說呢?”說著拿出一個遙控器一按,鐵牢從上面降了下來。對面頓時沖出十來個小嘍囉,手持槍械圍住了小香和慕容傲。力哥說:“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者這兩個關在鐵牢堛漱H就要陪葬了。”

李東上前一步,說:“這樣吧?我來做你們的人質,你們把他們兩個放了!”

“油桶”冷笑一聲:“憑什麽?”

李東說:“你也看到了,我是個瘸子,比他們兩個更容易控制,想跑都跑不了。”

包偉到“油桶”耳邊嘀咕了一下。力哥點點頭,說:“好!反正你們一個都跑不了,都得死,誰做人質也無所謂!”說著手上一按,鐵牢打開了。

李東走上前去,慕容傲和小香安全地過來了。李東的腦袋頓時被無數支手槍指著。我問慕容傲:“現在怎麽辦?”

慕容傲說:“靜電發生器!用念力將他們的行動全都封鎖了!”

我驚道:“這麽多人,我能一下子都封住嗎?”

“能。你忘了影子是怎麽說的了嗎?我們身上有十八個星宿呢!”慕容傲肯定地說。

“好!”我悄悄打開了靜電發生器的開關,體內好像突然有股烈火在燃燒。

慕容傲說:“兄弟,你的生命已經在燃燒了!下輩子再見……”

小香驚道:“你在說什麽?當當怎麽了?!你幹嘛害他?”

我說:“什麽都別說了,你一會兒就會明白的。”

“呀——”我將念力提升至最高,這股能量好像和我右手腕上的手鐲發生了感應,還在不停地提升中。頓時空氣中閃爍出斑斕的光芒,能量十分巨大!

“油桶”驚道:“你幹什麽?!”

包偉大喊一聲:“你還不停下!我的手機只要一按發送鍵,大狼就會收到我的短信,謝婉婷她就死定了!”

“什麽?!”看來大狼真的背叛了我們,我心頭一觸,念力頓時消失了。

慕容傲趕緊將靜電發生器關了,說:“這下慘了,你的能量已經耗盡了。”

我問:“那怎麽辦?”

包偉喊道:“哈哈哈哈,你們快自行了斷吧!那樣我還可以放謝婉婷一條生路!”

“是啊!”大狼的聲音從我們身後的地洞媔ルX來,他拿著手槍戳著婉婷的太陽穴從地洞堥咱X來,說:“老大,對不起,我也是沒有辦法的!”

我說:“大狼,你居然出賣我們?!”

慕容傲說:“你終於來了,這樣就不怕了。”說著拿出手機一按,大狼頓時倒地。慕容傲說:“我在你的手機埵w裝了‘感溫器定向爆破儀’,你安息吧!”

婉婷回頭看一眼,大叫一聲:“不要啊,他沒想害我。”

慕容傲說:“他都用槍指著你了,還沒想害你?”

這時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大狼向我伸出了手。婉婷說:“大狼他是想假裝挾持我,等走到那邊就乘機偷襲力哥的……”

“油桶”在那邊說:“婉婷,你居然串通這個人要來害我?!”

慕容傲呆了,說:“什麽?怎麽會這樣?”

我忙蹲下。大狼流了很多血,他無力地說:“老大,對不起……”

我說:“別說了。是我們誤會你了,對不起啊大狼!”

大狼似乎喘不過氣了,說:“我們是兄弟……我和慕容傲老大、雲老大一樣……我們都是兄弟……”

我點點頭,大狼沒聲音了,我知道他已經死了。婉婷和小香都哭了。

對面,黑幫陣營堿藒M有人大喊一聲:“大狼已死!啓動2號計劃!”霎那間一片混戰。可我什麽也聽不見了,我想我也快死了吧?我倒在大狼身上,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在小香的懷媊玷穭F。映入眼簾的是小香、婉婷、李東、慕容傲、三個影子、包偉、還有一個陌生人。我環視一下,發現自己還在女媧陵。問:“我死了嗎?”

小香搖搖頭。

那個陌生人說:“我就是你要找的蒙面俠……”

“爸爸……”

蒙面俠點點頭,說:“還有點時間,你們好好聊……”

我說:“剛才怎麽了?我聽見有人喊了一聲‘大狼已死!啓動2號計劃!’,然後發生了什麽?”

蒙面俠說:“其實,我既是蒙面俠,又是帶頭大哥。你那晚在圍牆外看到的帶頭大哥是冬林的影子假扮的。這一切都是我的計劃,目的是爲了保護女媧陵,不讓它成爲捋獸幫的兵工廠。本來我是計劃讓大狼來偷襲捋獸幫老大的,這是一個計中計。可是沒有想到因爲沒有溝通好,反而令你們自相殘殺。結果還害死了大狼。2號計劃就是強行刺殺,最終又犧牲了幾個……”

包偉說:“是啊,金炎和淩強都陣亡了……”

“原來一切都是計劃……”我默默地說。

蒙面俠點點頭,握著我的右手,老淚縱橫地說:“這個手鐲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投胎快樂……”

慕容傲說:“爸爸我們走吧,太感人了……”

李東說:“我們的生日也不遠了……”

說著,他們都散了。留下陪我的只有小香和婉婷。我說:“我快死了,我不想死在這堙A帶我去一個有陽光的地方好嗎?”

小香和婉婷點點頭,扶起我往前走。我們走進一個地洞,很快就到了出口,不過石門是關閉的。婉婷在旁邊找到一個按鈕,按下去,石門開了。

當我們走出來後,我和小香都很意外,原來那道石門就是小廟堛漱k佛像,我們意外地回到了這個一個月前來過的小廟。小香說:“原來地道是直通華勝屯的小廟的,好像一切都回到了起點……”

我看著女佛像發呆,這是淺倉嗎?突然,外面的一道曙光照射在佛像上,它頓時發出光芒,說:“孩子,你來了?”

我們三個一起跪下,說:“你是菩薩嗎?”

“不,我是女媧。叮噹,你終於回來了,你的使命肯定已經完成了。”

我點點頭,說:“是的,我知道了。”

“天已經亮了。在輪回前,你一定有話想對這兩個女孩子講吧。我知道你最喜歡陽光,外面就有,你們去吧……”

“好……”我們拜了拜,走出了小廟。

陽光格外燦爛。不過,這曙光似乎是奪魂的。我突然無力地倒在了小香的懷堙C婉婷問:“叮噹,你怎麽了?”

我說:“沒什麽,這是一定的。一切都要回到原點,‘天聖星’終於要熄滅了,你以後會好好做人嗎?”

婉婷點點頭,默默地說:“嗯……”

小香哭著說:“當當,你還沒跟我結婚呢……”

我覺得腦子猛然一暈,鼻血又流出來。我說:“對不起,來世我一定娶你……”

小香捂著我的流血不止的鼻子,說:“爲什麽?你不要再流血了,不要流了,當當,你別死啊!我捨不得你……”

我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我說:“趁我還沒死,快把你的秘密告訴我……”說話時嘴媊曊i了很多鼻血。

小香哭著說:“其實,我就是小鷗。我從來都沒有離開你!你不要死啊,你送給我的《我只能愛你》我還沒有唱給你聽過呢……”小香抹抹眼淚,唱到——

當你握緊我的手

我決定和你走

當河流都倒流

我還在你左右

就算有一天

天和地都會分離

也永遠不離也不棄

要和你在一起

爲了你我可以

因爲愛你我只能愛你

生命蕩滌輪回

你是唯一不忘的記憶

今生來世你是不變的守候

就算全世界

都要來與你爲敵

也還要緊緊抱著你

淚不會掉一滴

 

小鷗……我笑著死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到了天堂,一切都是白的。李東對我說:“你醒了啊?”

我不解地問:“你怎麽這麽快也到天堂來了?”

李東說:“什麽天堂?你昏迷了一個多月了,你不記得了?”

突然從他後面出來一個母雞頭,是慕容傲,他說:“是啊!那晚你非說自己有什麽特異功能,後來走路的時候就意外地摔倒了,撞到了前面的自行車後就昏過去了,你還記得嗎?”

我說:“是啊。後來我自己醒了,還撿了個黑皮箱,堶掘侉﹞F英鎊。後來又發生了很多事,最後我死了,到了這個天堂……”

慕容傲說:“你沒醒啊,你一直昏著呢!一直昏了一個多月!現在終於醒了。完了!你是不是撞得太厲害了,把腦子撞壞了?!李東,你快去叫醫生來看看!”

“好!”李東跑出去了。

不一會兒,來了個醫生,給我檢查了半天,說:“正常的。可能昏得太久了,有點發呆!”

 

三天後我出院了,但是我仍然堅持認爲自己已經死了,慕容傲和李東都對此表示不能理解。

後來,在慕容傲和李東不斷地解說證明下,我才相信了,原來一切真的都只是一個夢,在我昏睡的一個多月堙A我做了一個與真實時間一樣漫長的夢。一切都只是在夢堙G裝滿英鎊的黑皮箱,蒙面俠和帶頭大哥,與小香和婉婷之間糾葛的感情,三巨頭和三個影子,寶馬和賓士,柳島花苑和豪華別墅,女媧和淺倉,女媧陵和捋獸幫的兵工廠,一切的一切居然只是一個長長的夢,這真是一個刻骨銘心的千秋大夢……

 

日子平淡地過去了幾天,五一勞動節來了。

今晚,我和慕容傲買了幾瓶啤酒對酒當歌。突然門開了,李東沖進來,提著一個黑皮箱,說:“你們看!”

我看到那個皮箱時吃了一驚,這個皮箱和我昏迷期間夢到的那個裝著定時炸彈的神秘皮箱一模一樣。我問:“哪來的你?”

李東說:“剛才我在學校圍牆外看見一個‘蒙面俠’和一幫黑衣人打架,‘蒙面俠’真厲害,他打贏了。後來他把這個皮箱偷偷地埋在了樹下。他走後我就趁著四下沒人把箱子給挖出來了!冬林你快來看看!”

慕容傲上前研究。

 

這時,我已經分不清楚,到底這個是夢,還是那個是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