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命運弄人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救命!有沒有人可以救我?星宿老怪,你為什麼一直要追殺我,我又不認識你。」

「竟然沒人幫我••••••」

「是誰要追殺你?」

「你在跟我說嗎?是一個叫星宿老怪的人。」夏小雨看到螢幕短短只個字已經很感動了。

自從那次,夏小雨每天都上網等這個救過她的人,可是她連他叫什麼名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在遊戲里叫「霧影」。小雨等了好幾天也不見他出現,終於在一個凌晨給她遇上了。那時小雨的心情簡直可以說比見到天使,還要開心。

「咦?你最近很忙嗎?為什麼都不見你上來玩?」

過了好久小雨還見不到對方的回話,心裡不知怎的很不是滋味而且還帶點傷心。

正當小雨準備想去睡時,螢幕前出現了一句話。

「抱歉剛剛在忙,你找我有事嗎?你又給星宿老怪追殺嗎?」

小雨看到這句話,心裡又是失望同時也很開心,她的失望是因為對方言語上的冷淡,開心的是因為對方還記得她。

「星宿老怪沒有再追殺我了,我上次都忘了謝謝你,其實我找你并沒有其他事,只想跟你說聱『謝謝』而已。」

「不用客氣,其實我本身也很討厭那些到處殺比自己弱的人,玩遊戲本來就應該玩得開開心心的,你以後自己要小心,有事可以到全頻上叫我,因為我其他頻道都關了。」

「你為什麼其他頻道都關呢?那跟你說話不就給全部人知道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太多人用密頻來找我,我覺得很煩,所以通常都只開全頻,只要是我看全頻有人叫我,而那個人是我認識的,我都會用密頻回,所以你不用擔心會給別人看到。」

小雨心想他說話怎麼都這麼冷淡,通常網路上的男生都很會花言巧語,難道他不是男的?還是他認為我不是女的?這些問題小雨實在太想知道了。

「喂,你現實真的是男的嗎?」

「重要嗎?」

「對我來說重要,那我先說我是女的,家住香港,輪到你說了。」

「我沒答應過你,你說了我也要說,不過算了,我現實真的是男的,也住香港。」

「你真的住香港嗎?」小雨一見他說是住香港已經興奮得不得了了。

「黃大仙,銅鑼灣,尖沙咀。」

「••••••」小雨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過了很久,小雨都沒見他在說下一句話,就自己拼命的想話題。

「對了,你怎麼這麼晚還沒晚呢?」

終於給小雨想到這句話了,可過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小雨卻沒看到他回答,她想他一定在忙,然後繼續等。十五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都過去了。小雨這時才心灰意冷的去睡。

第二個晚上,第三個晚上,第四個晚上,第五個晚上•••小雨足足等了他一個星期,可是也見不到他,她每天玩這遊戲,第一件事就是在全頻叫他,然後開始等待他的回覆,這一星期的晚上每一分每一秒對小雨來說真的很難過。

「為什麼我要去等一個從來都沒見過面的人呢?為什麼我要為見不到他而修心呢?」小雨開始不明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她對自己的傷心不明,她對自己為何會去等一個從不認識的人的行為不懂,她的心到底在想什麼,她開始糊塗了,她開始不了解自己了。這天晚上已經是第八天等他了,可是結果還是一樣,這個晚上她根本就沒辦法睡著,她想了一個晚上,終於知道自己的心在想什麼了。

「聽我朋友說你這幾天都在找我,是嗎?」

小雨看到螢幕上的字,簡直就是看呆了,她已經等他八天了,為何要在她認為絕望時才出現。

「你已經有八天沒來上來玩,最近很忙嗎?」小雨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情感表露出來。

「其實不是說很忙,只是我快要去當兵了,要準備一下。」

「你就你要當兵,那你不就是台灣人囉?為什麼你之前要騙我?」

「小姐,我連你叫什麼名都不知道,而且這是網路上的遊戲,本來就是騙來騙去的,何況我又沒跟你說,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小雨這才想起,他跟她根本只有聊過兩次,而且時間又短,憑什麼叫對方要說真相。

「對不起,因為我很討厭別人騙我。你說得對,我跟你只是網路上的朋友,也許連朋友這個名稱也稱不上。」這時小雨的眼淚有如她的名,流個不停,眼淚已經遮蓋了她的視線,她的心好痛好痛。

「其實你不必道歉,網路上本來就是這樣,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很樂意跟你交個朋友。」

小雨看到他這樣說,開心得在家里大叫起來。

「你是說真的嗎?我當然不會介意囉!」心裡加上一句,「其實我等你說這句話,等了很久了」。

「不過我很快就不能來玩了,我下星期就要去當兵了。」

小雨這刻的心,好像被人從幾層高的樓上扔下來,全都碎了,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她,在前幾分鐘之前,他才給她氧氣,再下一秒就把氧氣管拔掉,為何要這樣折磨她。最後小雨想到一個辦法。

「你在當兵可以寫信嗎?如果可以我們不如寫信好嗎?」

「應該可以吧,我也不太清楚,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回你的信。」

「那一言為定,對了,我還不知你叫什麼名呢?你可以告訴我嗎?還有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我叫葉風,你還想知道什麼?」

「好酷的名!我想知你有女朋友嗎?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問,但我真的很想知。」

「現在沒了。」

「為什麼會說現在沒了,那你之前是有對嗎?那你們為什麼會分手呢?」

「這事說來話長,將來有機會再說給你聽。」

「我明天就寄信給你,你等等告訴我地址。」

「嗯•••」

這個嗯字也就是葉風最後給夏小雨的一句話,從那天起小雨再也不在網路上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