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不懂珍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小草站在露台望著寧靜的夜空,她的思緒不停的轉。

「我要去西門丁吃最好吃的墨魚丸,喝最棒的芋頭珍珠奶荼。」

「好一切都聽你的。」

「那我現在就想去。」

「現在?現在已經半夜了,那裡沒人了,而且老闆也要休息啊!要不然這樣,我明天一早陪你去看日出,可是你現在要乖乖的睡覺。」

「是你說的喔!可不能賴皮,而且明天你負責煮早餐。」

「好!你這小淘皮,連睡覺也要人來哄,真是沒你辦法。」

「對啊!你遇到我的那刻起,你就注定要給我欺負的。嘻嘻•••」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就算是給你欺負我也願意。」

另一邊的傲天也正在想著這事。

傲天還記得那時差點被小草嚇死,他見小草這麼久還沒反應,還以為出事了,往她哪一看,原來她已經睡著了。

「這小鬼真是的,還說要去西門丁,不到5分鐘就睡成這樣。她總是散發出一種令人憐惜的感覺,為什麼會這樣,到底小草心裡還有什麼事困擾著她呢?」傲天從不對任何女生這樣過,以前的他又冷酷又霸道,從不為他的女朋友設想過,但當他遇到小草,一切都變了。記得那時是在學校門口遇到小草的,她看上去簡直弱不禁風,可是她的性格卻跟她的外表相反。一連幾天都遇到她,有一天也不知什麼原因令我走向她,還跟她打招呼,這對我來說是破記錄的一次,以前永遠都只有女生想盡辦法來接近我,沒想到今天我也會做這事,簡直是荒謬。可是小草連看我一眼,也怕浪費她時間似的,頭也不回就往前面走,如果她不是這樣弱不禁風,我想當時還真會追上去打她一拳,我長這麼大都不曾受過這樣的屈辱。她越不理我,我就越想陪她玩玩。這事也就這樣傳開了,自以為事的楊天經也跑來取笑我,那時我經不起他言語上的諷刺,就跟他打賭我可以在一個月之內追到小草。我家算有點錢,我也好好利力這點來幫我追小草,我知道小草跟其它的女生不一樣,他一定不會為我的錢而愛我,所以我叫人去查她的背景。原來她也是小康之家,難怪她對錢沒興趣,查到最後一切都查不到,身世還真清白,不過我就不信我邵傲天會嬴不了她的芳心。

「嗨!聽別人說你叫小草,是嗎?那草是雜草的草嗎?雜草處處長,看來你要落腳的地方還真多。」

「請這位同學自重,雖然你早就在學校出名,而且還是眾女生的偶像,可是你最好不要來惹我,我可不想跟你有任何傳聞。」

「別人喜歡說什麼,你就讓他們去說。這是我跟你的事,輪不到其他人來管。」

「先生你不要面子,我可不管,但我可不想向我家人交代。」

「現在還有管得這樣嚴的家人喔,那看來你早就應該搬來跟我住。哈•••哈•••」

「無聊!」小草只拋下這句就回自己教室里。

「這個人真有趣,我越來越喜歡她。」傲天心里暗暗地盤算著。

「嗨!我可愛的小寶貝早安!」

「請你說話尊重一點。」

「你不喜歡我這樣叫你,那叫你小公主,還是小美人,還是小愛人。哈哈哈•••」

「你有完沒完,你是要沒事找事做嗎?那我可以跟你說,我不是你那類的,你閒著沒事到處找別人麻煩,抱歉我可沒時間陪你玩。」

啪啪啪•,.

「說得好,果然跟其它女生不一樣,你這樣讓我越來越喜歡你。」

「懶得理你。」

「嗨!我的小甜心,吃午飯了啊,怎麼不叫我一齊來吃,你忍心看你老公餓死嗎?」

「小梅,我們去那邊吃,別理他。」

「小草,可是我想跟傲天一齊吃。」

「你聽到了沒,你朋友都想跟我一齊吃,你看有多少女生想跟我吃午飯都沒機會,而你卻不珍惜。」

「那好小梅你自己跟他吃,我去別的地方吃好了。」

「傲天你的飯盒了,要不要我分一半給你。」難得有機會跟傲天一齊吃同一個飯盒,小梅當然不放過,何況小梅一早就看上了傲天。

傲天見小草不理他,他當然沒心情跟小梅吃,何況當時他只是利用小梅而已。

「傲天你不是說要跟我一齊吃午飯的嗎?」小梅大嚷著。

「見到你都吃不消,還要跟你一齊吃。」

小梅很生氣,她很妒嫉小草,她覺得是小草搶了她的傲天,而且今天還害她在傲天面前出醜,

一連幾天傲天都纏著小草,小草都快被他煩死了。

「先生你很閒對不對?」

「當然囉!要不然我那的時間陪你。」

「我不用你陪,如果你真的閒著沒事做,我求你去找別人陪你玩,我真的沒這麼有空。」

「可是我愛的是你啊!」

「但我不愛你!」

「那我會很傷心。」

「與我無關。」

「小草,你不要這樣對我咩!我是真心想對你好,你就算不給自己機會,也得給我一個機會啊!」

「你再不走開,不要怪我不客氣。」

「你能拿我怎麼樣。」

「好,你不走開,我走,我就不相信你可以跟到天底下。」

「那就要看看你有多本事了。」

第二天一早,傲天就聽到傳言,大家都在議論小草退學的事。

「該死的,怎麼會弄成這樣。」傲天心裡暗叫不妙。

「你不退學我就不再騷擾你。」傲天連求人都不會。

「我憑什麼要聽你說,你不是說自己有多本事的嗎?你不是說去到天底你也要纏著我嗎?」

「原來你很願意給我纏著,你早說清楚就是了,那我明天也退學。」

「你到底知不知你自己有多無聊。那好我不退學,不過從今天起你不能出現在我視線範圍內,怎麼樣?」

「一言為定。」

從那天小草真的再也沒見到傲天了,這反而令她有點不自在,好像生命中突然少了點東西。

其實傲天每天都跟著她,只是不在小草的視線範圍內而已。傲天開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難道真的只為跟楊天經的一場賭博?他自己也搞不清。跟了這麼多天,傲天發現小草有個嗜好就是,每次不開心都會座在她家後園的芊萩上,靜靜地望著月亮,最近這幾天,小草都是有去後園那。傲天心想:難道小草家里出了什麼事,那如果是出事的話,他應該會聽到他爸說過,那不是為了家里的問題,那會是什麼問題呢?傲天真的很想去了解小草。突然傲天聽到有啜泣聲,心想這麼晚那家的姑娘在哭?聽清楚才知道是小草,他的心都快被她給哭出來了。

「這麼晚還哭,你不怕明天變成合桃眼嗎?」

「是誰?」小草被突如其來的話給嚇壞了。

「反應還真的差了點,我都在這裡這麼久了,到現在才發現我,幸好你遇我,如果換成別人你就慘了。」

「又是你,你不是答應我,不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出現嗎?難道你要反悔?」

「那請你現在有見到我嗎?你又沒有說我的聲音不可以在你範圍內出聲。」

小草這次沒話說了,因為她真的見不到傲天的人。

「那好你繼續講你的鬼話吧!」小草正想走進屋里時,傲天一手把她給抱住。

「救命!放開我!」

「不許叫,你再吵我就把你,嘿嘿.」

「你敢?」

「你認為了?」

小草知道傲天不好惹,只好乖乖地聽他的話。

「嗯.這才是我可愛的小愛人。」傲天很滿意小草的配合,其實他只不過是想跟小草聊聊而已,并沒有其實惡意。傲天帶著小草到海邊,那是傲天經常去的地方。

「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樣?」

「雖然我家很多錢,從不缺物質上的需求,可是我最想要的,就是很多人都有的家庭溫暖,而不是那些沒感情的錢,所以每當我有什麼煩惱,我都會來這裡,只有這裡能帶給我家的感覺。」

「原來你內心是這麼寂寞。」小草第一次發現傲天的內心并不如他的外表。心想:原來他都一直用外表來掩飾他的內心。

「我會寂寞嗎?學校這麼多女生,每天見到我如蜜蜂見到蜜糖。」傲天啊傲天,你到底在說什麼,事實明明就如小草說的那樣,為什麼還要假裝下去了。傲天也懊惱自己為什麼要這樣說。

「那我是不是應該恭喜你了?你不覺得帶著面具做人很辛苦嗎?」小雨不知為什麼聽到傲天這樣說,心裡有點悶。

「難道我還有其他的路可以選嗎?由我第一天懂事到現在,我所以的一切都是不是我自己來決定,我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

突然夜空一片寂靜,剩下大海的咆哮聲。

「你覺得很好笑對不對?一個在大家眼里什麼都不缺的人,其實他連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傲天打破了這寧靜的情景。

「我•••我沒•••沒有這樣•••這樣認為」

傲天見小草說得斷斷續續的,往她那一看,小草已經變成小淚人了。

「該死的!」傲天一時緊張,急著要去看小草,結果一個不小心四腳朝天。

「你沒事吧?」嚇得小草忘了自己眼淚還沒擦,就跑過去。

「應該是我問你有沒有事?」

這時小草跟傲天四眼交接,害得小草忙著低下頭。

「你有沒有傷到那裡?要不要回家包紮一下?」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小草只好隨便找只句來說說。

「你很怕望著我嗎?」

「我怕?我為什麼要怕?」

「那你剛才不是逃得很快的嗎?」

「我以為你有受傷啊!」

「是嗎?那你現在看著我。」

「好笑!你說看著你,我就得聽嗎?你憑什麼叫我聽你的。」

「憑你對我的愛,還有我對你的愛。」

「我愛你?你也太自以為事了吧!」小草心里想的跟她口說的一樣嗎?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那你說你為什麼哭?」

「因為•••因為•••因為我想哭就哭啊!」

「你這答案也未免太牽強了吧!也許是我太自以為事,但我就不信你剛剛的哭與我無關。不過我想說明,不要因為可憐我,才為我哭,如果是這樣我寧可不要你的施捨。」

「你不累嗎?你還想帶這面具帶到何時呢?難道你不能做回自己嗎?」小草不知怎的,說著說著眼淚又不聽話的流了下來。

「小姐拜託了,你別再哭好嗎?我最怕女生哭的。而且我也不值得你為哭,何況你剛剛說了,你不愛我。」

「我•••我•••」小草我了很久也想不出話來。

「算了吧!」

「那好,我當你第一個真心的朋友,不過你要答應我,把你的面具給脫下。」

「真的嗎?只要你肯跟我交朋友,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從那晚起小草就跟傲天成了朋友,他們經常來這海邊看星星,聽大海唱歌。小草也漸漸地愛上了傲天,

「哎呀•••」

「你沒事吧?」傲天一手抱住小草。

「沒事。」小草想把手給縮回。

「你今天給我抓到了,就休想抽回。」

「你總是這樣大男人主義,你可不可以問一下我的意見。」

「反正我就是不打算放手了。」

小草也拿傲天沒辦法,從那天起小草跟傲天形影不離,在學校里大家都說他們是郎才女貌,可是也有一部份人想不得他們快點分開,其中包括他的好友小梅還有那個楊天經。原來楊天經一早就看上了小草,可是小草連看他一眼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