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主頁本社出品其他小說網上郵購代理分銷自資出版新書介紹

本社出品  ( 模擬封面 )

本 社 新 書

 ----------------

  

 

 

 

    
出版社 > 本社出版的武俠小說作品 > 絕嶺恩仇 第一章
 
     

  

絕嶺恩仇 作者:敖飛揚
    尺寸:
130 x 190 mm
    頁數:
160
    出版:
200308
  
  

第一章:
  

雪地上一行清晰的足印蜿蜒而去,直沒入那座連綿百里、巍峨高聳在厚厚鉛雲中的山峰之上,三個背負著長劍的錦袍漢子在足印旁相互望了一眼、點點頭,然後一起展動輕身功夫向那絕嶺飛奔而去,臉上都帶著肅穆的神情。

絕嶺之上已然風雪連天。

三人在進入絕嶺前的一座岩壁旁的小路陡然停步下來。

帶頭的一個四十來歲中年壯漢皺了皺眉頭,默然思索。

他身旁的一個四旬文士吁了一口氣道:「大哥,看來那人剛走過這裡進入絕峰之上……只是,不知道這座絕峰之上可會另有去路?」

他呼出來的白霧將飄來的雪片溶化,在瞬間再變成冷冷冰珠墜落雪地之上。

另一個年約三十歲的壯健青年問道:「大哥,咱們要不要繼續追上去?」

那文士道:「大哥,咱們很快便能追上他的。」

壯漢凝思半刻點頭,沉聲說道:「再追一會兒吧。」

另外二人點點頭,先行展開輕功繼續向那山峰的絕嶺飛奔走去,那壯漢也開展身形跟了上去,轉瞬間,三人便走入雲端直向山峰的絕嶺上追去,不到一注香的光景便已經走到盡處。

四周濃密的雪片漫天飛舞,難見三丈以外的物事。

地上亦見不到任何足跡,也見不到一個人。

三人只好再度止步。

那青年的內力稍弱,這時早已凍得不停地在哆嗦。

那壯漢見那青年抵受不住嚴寒的天氣,向他輕輕地微笑一下。當他正想要大家退下山去的時候,他忽然驚覺山峰的盡處有一道狠辣的目光向他們直透而來,那壯漢極目望去,隱約見到一個人正屏息靜氣地俯伏在雪地之上,一動也不動。那人身上已薄薄地蓋住一層白雪,若不是那人的目光中若隱若現地透射出一股邪異而狠辣的殺氣,那壯漢也真無法驚覺他的存在。

中年文士也隱然感到那股殺氣。

壯漢和中年文士緩緩地抽出背上的長劍。

那青年見狀也連忙抽出他的長劍,不停地四下張望戒備。

那伏地的人見躲避不了三人的追蹤,只好發一聲冷笑緩緩從地上站起來,用手撥去身上的薄雪。只見那人是個四十餘歲的中年人大漢,威猛的臉面和眉目之間略見邪異之氣,背上的雁翎刀飄絮正隨著風雪不停地飛揚。

他冷冷地說道:「『峨嵋三劍』,你們為何無緣無故地追蹤老子這許多里的路?老子這次東來中原辦事,可沒得罪你們川蜀武林的人。」

那壯漢亦冷冷地道:「魔教的人東來中原殺人犯事,任何正道中人都可以過問干涉!」

那邪異的中年人不再說話,「鏘」一聲抽出背上的雁翎刀斜指雪地,冷冷地看著三人。

 

那中年壯漢叫作「天雷劍」慕青雲,是當今峨嵋掌門人天雲道長的師弟,不過,天雲道長的劍法頗及不上這位俗家的師弟,因此,慕青雲已隱隱然是川蜀武林各派的領袖。那中年文士叫作「無風劍」獨孤連,是峨嵋山下「風柳莊」的莊主,家傳的一套「柳風劍法」在川蜀一帶也是頗有威名的武藝,加上獨孤連家財豐厚,對江湖朋友的手面寬闊,所以獨孤連在川蜀武林的地位亦只僅次於慕青雲而已。

至於那個青年蕭寒山,他本來是川南大涼山上的一個孤兒樵子,他的師父是一個因中瘴毒而被蕭寒山救了、後來寄居在他家裡養病的無名劍客,那個無名劍客在蕭寒山家中養病的兩年裡,傳授蕭寒山一身高明的劍術。

那位劍客病愈後忽然不辭而別,所以蕭寒山一直都不知道他師父的名諱。

蕭寒山在藝成後北上川中闖蕩江湖,在偶然的機緣之下於峨嵋山上殺了一個武藝不差的惡霸,他的俠義心腸和高明的劍法被獨孤連賞識,兩人意氣相投而成為好朋友,後來,他們更與慕青雲結義金蘭,一起在川蜀一帶武林行俠仗義、鋤強扶弱,在短短兩年之中便已被川蜀江湖中人尊稱為「峨嵋三劍」。

這一天,慕青雲拉了獨孤連及蕭寒山到峨嵋山下的一個小鎮去買馬。

在他們興高采烈地選馬的時候,獨孤連忽然見到遠處有兩人一先一後地急展身法走過,走在前頭的那人看來還好像是受了點傷的模樣。

慕青雲三人馬上追下去,直到了大雪山下的一片坡上。

他們見到一個手握著一柄雁翎刀的中年人,正在一個已然倒在地上氣絕身亡的高瘦老者身上掏出一個絹包,那中年人在見到三人後只是冷笑一聲,然後轉身便往大雪山展動輕功離去。

獨孤連叫了一聲:「別跑!」

那中年人毫不理會三人,逕自向大雪山上直奔而去。

在這短短的一瞥之間,慕青雲已然憑那中年人的兵器及外貌認出,那中年人是一個江湖中人談即色變的人物。

他脫口叫道:「魔教的『金風刀使』司空嶽!」

獨孤連及蕭寒山大吃一驚,連忙問道:「甚麼?」

慕青雲走去檢視那個倒地氣絕的老者,但見那老者的衣角繡了一隻張牙舞爪的麒麟,慕青雲點了點頭道:「這人也是魔教的。」

獨孤連問道:「他們內鬨……

慕青雲點頭道:「看來應該如此。」

蕭寒山這時問道:「那『金風刀使』司空嶽從這人身上拿走的是甚麼呢?」

獨孤連也問道:「大哥,咱們該不該查究這件事?」

慕青雲沉吟道:「這是他們魔教自己的事,咱們本來不應該查究的,只是,不知道這件事情會不會是對付咱們正道江湖的陰謀……

蕭寒山道:「咱們追下去……

慕青雲仍是有點遲疑地道:「江湖傳說,『金風刀使』司空嶽是魔教教主座下的第一高手,據說,他的刀法和武功只是僅次於他們的教主而已。就算追上了司空嶽,只怕咱們三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蕭寒山對自己的劍術很有信心,他滿懷自信地說道:「合咱們三人之力,江湖之上早已難尋敵手,大哥又何必如此妄自菲薄呢!」

獨孤連也滿是雄心壯志地道:「三弟說的對極了,大哥這可是太多顧慮啦,難得這個司空嶽在咱們川蜀的路上落了單,咱們若能趁這個機會將他除去,對於正道武林的朋友來說也是大功德一件啊!而且,咱們『峨嵋三劍』的名聲,今後在川蜀武林就更響了!」

蕭寒山隨即附和道:「二哥說的也對,咱們若能將那個魔教的『金風刀使』司空嶽殺了,咱們『峨嵋三劍』今後不但可以在武林揚名,對那些受盡魔教迫害的正道江湖朋友而言也是好事一件。」

慕青雲微笑道:「好吧,咱們這就追下去吧!」

三人議定,便馬上展動輕功向那司空嶽的去向追了下去。

他們想不到,司空嶽的輕功極為高明,三人追了兩個時辰仍然無法追得上司空嶽,若不是雪地上留有淺淺的足印蜿蜒向著大雪山的絕嶺而去,他們早已失去司空嶽的行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