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主頁本社出品其他小說網上郵購代理分銷自資出版新書介紹

本社出品  ( 模擬封面 )

本 社 新 書

 ----------------

  

 

 

 

    
出版社 > 本社出版的武俠小說作品 > 環•劍•情仇
 
     

   

環•劍•情仇 作者:
    尺寸:
130 mm x 190 mm
    頁數:
250
    出版:
20076
  
  


這書收錄海若曾經在網路、在雜誌發表過的短篇武俠小說。

目錄:

1) 序一 
2) 序二
3) 扣心
4)
玲瓏
5) 復仇
6)
雪山情仇
7) 出版後記
   

序一:著名武俠作家 - 西門丁

執筆煮字,一晃眼,不覺已二十多年,只是筆耕雖勤,成就有限,真有點辜負讀者之期望。

自初中起便沉迷武俠小說,幾乎「不可一日無此君」,當時便立下宏願,長大後一定要寫武俠小說。八零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美夢成真,竟然濫竽充數做了七年職業寫作人,而且,至今仍未想擱筆。八十年代,幾乎每份報紙都有武俠小說欄目,因此當時煮字,既可滿足自己興趣,又可療饑,真是何樂而不為。

時移勢易,而今年青人可供消遣的項目,實在太多,不像我們那個看小說幾乎是年青人之最愛的年代,讀者少了,報紙上再也看不見武俠小說之影。在這種情況下,想不到還有一批年青人「跳」出來寫武俠小說,而且還寫得很不錯,真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武俠小說受形式限制,很難出現一部燦古鑠今的作品,但要寫一部讓讀者喜愛,至少是合格的作品,可也不容易。比起寫其他通俗小說,武俠小說作家對知識面的要求更廣,尤其是有關的古代知識,而需要的工具書也更多。外行者往往以為寫武俠小說,無非是「天馬行空」一番,但當他執起筆來,方知其難。許多寫其他類型小說的作家,都曾經試過,但最後都拋筆放棄,亦正因為如此,才顯得這批青年人精神可嘉。

武俠小說作者還有一個特點,他們之間不但不排外,而且互相呼應。當有人創出四川唐門擅長使淬毒暗器,其他作家也跟著渲染;「開頂大法」一出現,「灌頂大法」、「嫁衣神功」、「移花接木神功」接踵而來,合力創造出一個完整的、但又從未出現過的武俠世界(社會)。武俠小說能流到這麼久,與此也有一定的關係。要寫武俠小說,非先讀數十部作品不可,否則寫出來的,讀者便覺得不是武俠小說,或者沒有「武俠味」。

二千年秋,應邀到南京大學做了個報告會,會後有位同學提問:武俠小說得以流行,是否因為社會上有太多的不合理、不公平的現象,讀者希望通過另一種方法,得到解決或紓解精神上的壓抑?如今武俠小說陷於低迷,又是否讀者的要求高了、社會上不公平的事,都可以通過法律解決?

已忘記我是如何作答的,只記得有個看法:如果有一批新的武俠小說作家出現,賦予新的生命,我想信武俠小說會再掀起另一個高潮。自知已無機會赴此盛會,但卻一直期望有新的作家出現。因為我不單只喜歡寫武俠小說,也非常喜歡看。

認識海若始於敖飛揚,認識敖兄弟又緣於經濟日報的一篇特稿專欄同一個版面上,除了有我的訪問稿之外,還訪問了敖兄弟及南海辰龍小姐,知道還有一批「後來者」,心中之欣喜,難以形喻,深感吾道不孤,於是想方設法約見了敖飛揚,再由他認識了海若。

記得海若攜帶她的「扣心環」第一稿到敝公司求我「指教」時,我心情十分複雜,指教著實不敢當,不過卻讓我知道了兩件事:我已是「老前輩」,尚尸位素餐,實在汗顏;二是一個女孩子居然學人舞刀弄劍,而且功力不淺,原來寫武俠小說,並不是男人之專利。

在她苦求下之下,我只好承認是「老前輩」,厚顏向她提了幾點意見,想不到她回去之後,居然重新再寫,如今出現在這本集子裡的「扣心環」,比起當初已簡練多了,一些不太合情理的細節也改善了,尤其是文字上的進步,更加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海若和她的朋友都寫得很努力,秉承傳統之餘,力求創新,這正是武俠小說之生存力,沒有創新,武俠小說便要死了。有了這批武俠文壇的生力軍,我深信武俠小說還會繼續發展,還有可能再掀起高潮。

寫作的道路是漫長的,學海無涯,海若還可以寫得更好些,在題材上也還可以再豐富些。新人沒有包袱,風格也還未形成,不妨多作嘗試,最後找到一條最正合自己的路子,相信必可大放異采。在此預祝這一天早點到來。

期望她的第二部作品,有更佳的成績。第一次寫序,完全不成章法,又出差在即,匆匆草此,只怕反而要影響這部作品的可觀性了,恕罪恕罪。

 

序二:命相玄學家 - 易天生

以往,幾乎每一本武俠小說都有女俠的出現,武俠電影或電視連續劇的女星亦都不少,相比之下,寫武俠小說又能出版的女作家便真的是聊無幾人。

我所認識的海若不單是位女詩人,更是位武俠小說的新晉女作家。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她並不起眼,而且好像不太懂得甚麼人情世故,然而,她卻給我有一份不願墮入世俗的純真感覺,這是我從她的面相和命格中看出來的。一個人的一雙眼睛是騙不了人的,而她的眼睛便透露出她那善良的本質,而她命格中所配見的印星,亦為她帶來了文學修養的氣質。

海若有一個特點,就是對寫作的態度非常之嚴謹,對文字有著一份執著,總而言之,她是一個平凡之中又有點不平凡的女性。武俠小說一向都是以恩怨情仇為主的,但是,海若卻能將故事的主題放在人性和愛情之上,令人觸動起心中早已平靜的感情世界,這是一種創意。

一部武俠小說之成敗,極在乎其本身之創意,以情為主線的武俠小說發展至尾段時,大多數都會變成愛恨交纏和生死的了斷,要突破這個細小的創作框框,更有賴現今還有能力「寫」和「出版」武俠的作家、有心人一起努力了。

武俠能表達出一種末世的悲情,後起之秀若要揮動這桿武俠大旗,延續這把武俠火炬,便需要有一種俠之大者的精神。誠心祝願海若能再接再厲,努力以赴,令這個快將被世人淡忘的國萃文化能得以永久延續。

 

不設網上預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