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主頁本社出品其他小說網上郵購代理分銷自資出版新書介紹

本社出品  ( 模擬封面 )

本 社 新 書

 ----------------

  

 

 

 

    
出版社 > 本社出版的武俠小說作品 > 赤煉鷹王 第一章
 
     

  

赤煉鷹王 作者:敖飛揚
    尺寸:
130 x 190 mm
    頁數:
160
    出版:
200304
  
  

第一章:
  

咯叻!

這是骨折的聲音!

最後的那一聲慘叫曳然而止……

然後,就是諸葛雄那一連串的豪笑之聲……

錦衣漢子那顆軟軟向後折曲的頭顱正瞪著一雙恐怖的怒眼,彷彿正在看著四周地上那些跟他有同樣遭遇的兄弟,深深地感到不忿;只是,這刻的他,已經在諸葛雄的豪笑聲中徐徐倒在地上,早已氣絕身亡、死不瞑目。

諸葛雄將他那長長的辮子輕輕盤繞著頸項,然後環視四下倒臥在地上的五個錦衣大漢屍首,滿意地豪笑著。

不過,他很快就將那張笑臉沉下來。

他那豪笑的聲音隨即曳然而止。

然後,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梵音輕唱……

聲音從一條陡峭的石梯徐徐傳喚而下……

這條山谷石梯在兩旁都植滿高聳竹樹林的峽谷中蜿蜒而上,石梯的盡處建有一座古拙的大理石牌坊,在晨曦的薄霧中,仍可清晰地見到那座牌坊的橫扁上刻著「青山禪院」四個古篆字碑誌。

諸葛雄這刻正佇足站立在石牌前,閉目聆聽著那悠悠的梵唱聲。

他的那顆殺戮狂心彷彿給那梵唱聲音稍作淨化。

他的那張猙獰惡面亦好像給那梵唱聲音安撫著而稍顯安詳。

禪院的梵唱聲漸漸微輕,終於在這秋涼早上的溫暖晨光中寂然而止,四下回復早上應有的寧靜和安逸,接下來的,就是此起彼落的鳥語蟲鳴之聲,使到這座小小禪院每一處都像是洋溢著蓬勃的生機。

兩個少年比丘各自拿著掃帚正快步走到禪院牌坊之下,準備打掃四周落葉。

他們同時見到站立在牌坊下冥思的諸葛雄。

其中一個較年長的比丘僧合什上前,微躬身問道:「這位施主光臨敝寺,可是有甚麼事嗎?」

諸葛雄兩眼一睜,透出猙獰冷殺的凶狠目光。

四下彷彿立時進入極冷寒冬!

鳥語蟲鳴之聲停頓!

兩個少年比丘僧猛吃一驚,不由自主地駭得渾身顫抖、跌倒坐在地上,然後忙不迭地拋下手中的掃帚,連爬帶滾的轉身向著禪院裡狂奔而去。

諸葛雄的臉現出輕蔑和譏諷的冷笑。

可是,他的凶狠目光裡隱隱然露出了一絲孤寂和無奈。

他再閉眼佇立牌坊之下。

只是……

鳥語蟲鳴之聲不再……

四周的寧靜和安逸的感覺不再……

諸葛雄臉上現出有點意興闌珊的模樣。

忽然,他再張開那雙猙獰冷殺的凶狠兩眼,再度露出那股極盛的殺意,瞪視著一個正慢步而來的七旬矮瘦老僧。

那個老僧走到諸葛雄身前停步,垂首合什說道:「阿彌陀佛。」

諸葛雄仍然以他那猙獰冷殺的目光瞪視著那個老僧,不發一言。

那個老僧對這個臉露凶狠、滿身殺氣的青年人非但沒有絲毫懼怕,而且還向他現出慈和的微笑,徐徐說道:「施主光臨敝寺,不知道為了何事?」

諸葛雄冷冷地反問道:「你……不怕我?」

老僧仍然微笑:「老衲為何要怕施主?」

諸葛雄凶狠地向著那老僧身後遠處、緊緊地擠在一起偷看的二十多個比丘和尚瞪了一眼,那二十多個比丘和尚馬上蒼白著臉面向後退了兩步,本來相互緊貼著的身體擠得更緊。

他冷笑道:「因為,我會殺人!」

那二十多個和尚聽了,又再向後退了一步。

老僧卻微笑道:「老衲與施主素未謀面,施主為何要殺老衲?」

諸葛雄凝視老僧的兩眼,冷冷說道:「老子殺人,從來都不需要原因!」

老僧的眼神裡透著睿智和憐憫,悠悠然說道:「如此說來,施主豈不時常感到悲哀難過?」

諸葛雄兩眼一瞪,沉聲道:「我為甚麼會感到悲哀難過?」

老僧合什道:「阿彌陀佛……只有心裡感到不快樂、心裡有恨的人才會經常無故殺人……

諸葛雄哼了一聲道:「殺人使我快樂!」

老僧微笑道:「殺人,只會使你感到悲哀、痛苦、恐懼……殺人愈多,你心裡的悲哀感覺愈重、心裡的驚懼痛苦愈濃!」

諸葛雄怒喝一聲「嗖」地向前走了一步,伸出右手揪住老僧的衣領將他整個人都提了起來,然後以左手的鷹爪之勢向旁邊一棵小碗口粗的大竹樹樹幹上抓了一把,「喀叻」一聲,那棵大竹樹竟然給諸葛雄的鷹爪抓斷,「嘩啦啦」一聲響過就在兩人身旁倒下來。

那個老僧卻是不懂半分武功!

遠處的二十多個和尚禁不住「嘩」的驚叫,又向後多退了一步。

諸葛雄以左手的鷹爪輕放在老僧的頂門之上,不住發出嘿嘿的獰笑之聲。

老僧卻是淡然凝望,臉上的微笑沒缺半分。

他甚至連眼皮也沒有眨動一下。

諸葛雄怒道:「你不怕死?」

老僧仍然微笑,說道:「老衲三十二歲出家,拜佛唸經至今已近四十年,心裡早已經看破紅塵、參透生死……施主認為,世間上還會有甚麼事是可以令老衲感到害怕的嗎?」

諸葛雄怒吼一聲:「好……老子就殺了你!」

盛怒之中,他高舉左手成鷹爪之形,作勢就要抓到老僧的頂門之上。

眼見老僧快被諸葛雄抓個腦漿併裂而死,遠處的二十多個比丘和尚都禁不住驚叫連連,有幾個較年輕的比丘已經忍不住要放聲大哭。

可是,老僧仍然鎮靜如常。

他淡然說道:「看來,心裡感到害怕的應該是施主本人!」

諸葛雄更感惱怒,狂吼道:「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老僧不語,只是微笑望著盛怒的諸葛雄。

諸葛雄高舉的左手凝力不發,竟似無法下手!

他的心只是不停地噗噗而跳……

他的眼變成赤紅之色……

終於,他忍不住狂吼一聲:「殺!」

可是,他抓著老僧的右手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外一推一放,只是將那老僧遠遠地推跌倒在地上。

他竟然無法下手將那老僧殺死!

他根本不會相信這是事實!

那老僧在地上盤腿而坐,口唸佛號:「阿彌陀佛……

諸葛雄心中的怒氣給堵住,禁不住在連連狂吼聲中飛身騰躍,在牌坊旁的一大片竹樹林中穿插揮手抓打,使盡體內的內力將心中那股無法宣洩的怒氣和驚懼盡情地發洩在竹樹身上。在一片連連不斷的「嘩啦」聲響中,竹樹林裡近百棵小碗口粗的竹樹給他抓斷倒下,竟在片刻間被打出一片空地來,四下橫七豎八地倒滿了竹樹殘枝。

這一陣的抓打,看得那二十多個和尚張口結舌,無法發出一聲來。

老僧只是坐在地上微笑觀看,口唸佛號。

諸葛雄卻在一聲暴吼之後倒臥在地上,不醒人事。

昏倒前的一刻,他很清晰地聽到老僧口中唸出的一句佛號。

很慈和的一句:「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