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主頁本社出品其他小說網上郵購代理分銷自資出版新書介紹

本社出品  ( 模擬封面 )

本 社 新 書

 ----------------

  

 

 

 

    
出版社 > 其他代理的小說作品 > 宜昌的雪 第一章
 
     

 

宜昌的雪
    尺寸:
130 x 190 mm
    頁數:
256
    出版:
200008
  
  

第一章:

隆冬的黃昏,斜陽在遠處半邊鉛雲低垂的天色中漸紅西下...

看那低垂的鉛雲沉重,我的心也變得很沉重...

朔風呼面,令人切實的感到那種透骨的寒冷!

深深滲入我心的寒冷!

「嗚...嗚.......」

「三峽二號」列車的汽笛聲響徹整個武昌火車站,月台上的旅客們都匆匆忙忙地擠上這列即將開行的列車,送行的親友們亦趕緊向遊子們送上他們臨行前最後的祝福和問侯。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亦是匆匆忙忙的挽著兩件行李,在站滿了人群的候車月台擠向列車,好不容易才能上了那個指定的車廂;還好,這個軟臥車廂的乘客還不太多。

我查看著手上的車票並找尋臥舖床位,忽然聽到身後有一個女人,以極濃重湖北鄉音的普通話嬌聲地叫喊著:「喂!是小華嗎?」語音熟悉,卻是帶點緊張和猶豫。我回頭一看,祇見一個纖細的身影從老遠的車卡暗處跑著過來,邊走邊叫道:「小華,真是您呀!」語聲充滿著喜悅,也帶著驚奇。

我也有點兒激動:「小莉!」

小莉說:「剛才我在列車外老遠便看見您的側面,果然是您!」她問:「哪個床?」看了看我的車票:「來,最後的那個房間。」我買的座位是外賓軟臥床位。每列的火車上祇有二十四個床位,分成六個房間,是給外國人及國內的高級幹部人員專用的。我的床剛好是最後一個,在尾房的上格。

「嗚嗚...嗚...」

汽笛鳴聲再一次響起,催促旅客們盡快上車;很快,列車便在那灰暗的暮色中徐徐地開動,準備開往華中長江三峽的明珠城市 - 宜昌。

小莉幫忙著提了我其中的一件行李,把我領到那個接近餐卡的尾房,一口氣的直說:「是這右面的上格床位。小華...已經有兩年多沒有見您了,您...您好嗎?」不等我的回答,小莉便接著說:「真高興能再見到您,您先在這兒休息一會兒,待我辦完我的事後再與您詳談。晚上八時半,我在餐卡裡面等您,請您吃飯,好嗎?」小莉是「三峽號」列車的服務員。

同房祇有一個外國的老年男旅客,他好奇地看著我們,似乎很奇怪小莉對我的熱情,看來他剛受了其他列車員的冷寞態度。

我回答:「好,我等您....」

小莉說:「那麼,今晚見。」說完卻凝視了我的臉好一會兒,低聲說:「小華,您瘦多了!」回身便向硬臥車卡走去。

我忽然想起:「小莉,李勇也在車上嗎?」

小莉回頭看我一眼,臉上微微一紅,低下頭悄聲說:「他也在...」說罷匆匆離去。

看著她的身影,心裡也是一陣溫暖。

向同房的「老外」打了個招呼說聲好,並安放好隨身的行李在我的床位上,然後步出房間,坐在房外走廊的小坐位上,看著窗外的隆冬景色,和不斷徐徐後退的房子、樹和田園,往事亦徐徐地浮上心頭。

最初認識小莉,那是三年多前的事了...

 

* * *

 

我們一家人很早便已移民往美國去,那時我才十來歲。

那年我大學畢業了後,便告別在美國的父母、哥哥,單身回到香港希望能闖一番事業。想不到香港的工作真不好找,回港安定後竟要四個多月,才能於一所小型貿易行找到一份市場行政助理的工作。工作的繁重苦悶與收入竟然成反比,而且這個小型公司的老闆很刻薄,經常會因小事便對員工喝罵侮辱,對於我這個初涉社會的小伙子來說,簡直像是身處人間地獄!

好.......我願意忍受並接受磨煉.......

一年沉默工作,我自覺有了基本的社會經驗,於是離開了這家公司,並當上了一家中型建築機械貿易公司「莫氏」的初級推銷員。「莫氏」在這個行業裡很有名氣口碑,能夠在這家公司工作,當可豐富我的經驗,對我將來的事業發展必定更有好處。經過了差不多兩年的努力,以及經理余先生的刻意提攜,我已晉昇成為正式的推銷員,並且為公司掙了不少的新客戶,在建築工程行業裡亦略闖出了名氣,因此老闆莫先生亦很鼓勵我。

這年初秋某天,當我從工地(地盤)回到公司,準備向經理余先生匯報我的工作時,營業部的秘書小姐祖兒馬上把我拉住說:「Paul,余經理剛剛說要找你開會,我正想打你的傳呼機要你回來呢。」

我問:「你知道有甚麼事嗎?」

祖兒慫了慫肩,說:「莫老闆的大小姐剛從外國回來,想給你們介紹。其他的推銷員都已在會議室了。」

我說:「謝謝你,祖兒。」

祖兒笑了笑便走回自己工作崗位。

我走近會議室,已聽到余經理在向其他同事說話。我敲了敲門,余經理在房裡說:「進來。」

我推門而進,看見全公司的人員除了老闆莫先生及祖兒外幾乎全部都在會議室裡,他們有的坐著,但站著的更多。余經理看見我進來,馬上便笑著說:「哦,Paul,快坐下,我們才剛剛開始。」我這才發覺原來經理旁的一個座位是空著的。我依言坐下,余經理說:「讓我先來給你們介紹,這位是Winnie莫雲妮小姐,是老闆莫先生的大千金,剛從美國修業完畢回來。莫小姐將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是我們公司的行政經理。」

會議桌的另一端有一個少女馬上站起來,甜笑著說:「各位以後請多多指教。」說著微微向前一欠身,看來老闆千金並沒有很大架子。這位莫小姐不過廿二三歲年紀,樣子甜甜的很是漂亮,一雙眼睛水汪汪的更是動人可愛,公司裡幾個還是單身的男仕,已是即時不自覺地整了一整衣衫,面露微笑。

當然,我也不例外。

余經理說:「你們自我介紹吧。」

負責起重機部門業務的Dick搶先說:「我是Dick,營業主任。」嘿,好一個「醒目仔」!零件部的經理Johnny雖然已是三十餘歲,但他仍然是一個獨身漢:「莫小姐你好,我是Johnny,零件部經理。」發電機部的薛文偉都不吃虧,搶著接口說:「Hello,我叫薛文偉。」其他各人便依次序地自我介紹,而那莫小姐都很有禮貌地點頭招呼。

Mary說:「莫小姐,我是Mary,是屬於會計部的。」

莫小姐點頭說:「Mary,你好。」

該到我了:「我是Paul,張華,營業部的。」

莫小姐說:「Paul,你好嗎?聽余經理說你是在美國XX大學工商系畢業的是嗎?」

我答:「是的。」心裡有點奇怪。

莫小姐說:「那你是我的師兄囉。我也是這個學系的。」

我說:「真巧!」

莫小姐笑了笑說:「師兄要多指點啦!」

我也笑了笑,並沒有回答,其他同事亦接著自我介紹。

會議完畢後,我如常的到經理室向余先生匯報我今天的工作。到了快將下班的時後,祖兒問我:「Paul,Winnie邀請我們今天晚上到酒吧去閒聊,你也會去嗎?Winnie說她很想與我們多親近一點,Mary及營業部全體人員都去。」說罷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我臉:「余先生也去。」

我說:「啊!真不巧,我與客戶有個必要的晚飯約會,洽談一個很大的訂單合約,今天晚上看來我是不能去了。」

祖兒很失望:「你能去就更熱鬧啊!」這年輕的小妮子在莫氏才工作了大半年,便已得到「莫氏之花」的稱號,頗受男同事們的追求的;但莫大小姐上班後,我相信她將有對手的了。

我說:「你們上那兒去?我應酬後若果能到的話便盡量趕來吧。」

祖兒高興的說:「我們常去佳人酒吧,你一定要來啊。」

「好吧。」我回應後便匆匆離開公司赴約。

這個約會的結果非常理想,客戶答允了下週給我傳真一份大額訂單的合約,並說以後亦會繼續給我訂單的,我得到這個大客戶的支持,相信日後對我的事業發展將更有幫助。告別了客人後,心情輕鬆極了,想起了大小姐的約會,我看看腕錶,正好晚上十時正,看來我還可向余先生提早匯報這個好消息。

當我乘計程車到了佳人酒吧的時侯,祖兒說余先生以及部份同事已然先行離開回家去了,留下來的都是年輕的同事們。祇見Dick、文偉和Johnny等「王老五」正圍著大小姐在不停的大獻殷勤,而Mary、祖兒及另外三個已婚的男女同事,靜靜的坐於一角細談,祖兒面上更是顯出有點兒倖倖的、愀然不樂的樣子。

我走近他們並打了個招呼:「對不起,我來遲了。」

祖兒臉上笑容稍現:「Paul來了,怎樣?成功嗎?」她的表情告訴了我:一眾男仕們一定已經因為有了新的追求目標而將她冷落了。

我故意逗她玩笑,裝作苦臉皺眉不語:「唔...唉...」

祖兒見我如此表情,馬上便搶著要安慰我說:「Paul,你別要急,慢慢的再來,這些事情是急不來的。」

Mary也接著來安慰我。

我坐了下來,強忍著笑:「唉...!」

大小姐也走過來說:「聽余先生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項目訂單啊!這麼大單的生意是很不容易才能夠爭取得到的,你別放在心上,下次再努力點是一定可以成功的。快喝點東西吧!」

我可不敢開大小姐的玩笑:「好啊!我們開一支香檳如何?」說著已忍不住笑了出來。

Dick是個聰明人:「別聽他瞎說,這個壞小子一定已經有大收穫。小子,快點從實招認!」

我慫了慫肩扁著嘴巴說:「你這小子也不很乖吧。」

祖兒第一時間抗議:「你好壞啊!」輕輕的打了我的肩膊一下,嘴邊已泛起笑意。

我只好裝模作樣:「哎唷!我知錯了。」

莫大小姐見了也不禁芫爾,而其他人更哈哈大笑起來,氣氛一下子便變得更愉快,祖兒面上更泛起兩片紅霞,不歡的心情亦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