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雙 胞 胎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部份

第二部份

第三部份

第四部份

第五部份

第六部份

第七部份

第八部份

 

 

  

歡。迎。回。家

而被大雨吹的搖晃的招牌,彷彿在對弟弟招手,「歡迎光臨啊!朋友!」

而老闆別有用心的四個中國小字,更透露著,這裡一定存在著,那股讓弟弟懷念的東方氣息。

於是,弟弟推開了木門,踏入咖啡館。

 

女孩與咖啡館之2

咖啡館已經客滿。

大概是因為大雨,所有來不及逃走的行人,都躲到了咖啡館裡,此刻正緊靠著燙燙的咖啡杯,低頭啜飲。從熱咖非裡,貪婪的吸取被大雨奪走的溫度。

真的沒有位置了?弟弟嘆了一口氣,一身雨水跟著心情一起跌落地板。

「朋友,不介意跟別人一起坐吧?」

弟弟猛然抬頭,吃了一驚。吃驚!

因為他聽到的不是溫哥華本來應該出現的英語,而是字正腔圓的中國話!每個字,每個音,都跟弟弟熟悉的記憶一模一樣。

一轉頭,是一個笑容親切的老闆娘,黑頭髮黃皮膚,卻是淡藍的眼珠。

「啊?朋友,對不起,我以為你是中國人。」

老闆娘看到弟弟沒吭聲,又換上了標準的英語。

「不...不是...」弟弟連忙用中國話回答「我只是嚇到了!」

「那就好!」老闆娘聽到回應的是中國話,笑容更燦爛了。

「不介意的話,角落那頭,女孩旁邊還有一個位置!」

弟弟點點頭,「謝謝。」

「給我一杯意大利咖啡好嗎?」弟弟喜歡牛奶的香,尤其在這樣下雨的午後,牛奶醇厚的甜味,會讓他更快恢復體溫。

「沒問題!」老闆娘笑容可掬,眨了眨眼「等會我忙完了,我們三個可以聊聊喔...」

三個?聊聊?弟弟不禁把眼光飄向角落桌子的女孩,啊...她也是中國人啊?

老闆娘招呼他坐下之後,並且跟女孩說了聲抱歉,女孩點點頭「我不介意,請坐。」

老闆娘於是匆匆離去,去準備給弟弟的咖啡了。而弟弟,給了女孩一個謝謝的微笑,並脫下那件已經溼透的外套。等到一切就定位,弟弟緩緩的舒了口氣,開始端詳周遭的一切。

East咖啡館,是由木頭構成的小屋,大概有7∼8張桌子,而此刻幾乎每張桌子都已經坐滿了人,每個人多少都帶有一點點剛剛雨水的氣息,從頭髮或是衣服上。屋子裡,又飄來一陣咖啡香氣。

忍不住,弟弟鼻子嗅了嗅,好香啊。

滿屋的咖啡香氣,溫溫熱熱的,把剛剛外面因為下雨帶來的不快都一起融化蒸發。

關於雨水的記憶,只剩下一點點濡溼的髮稍,服貼的熨在兩頰。

跟咖啡香一起共舞,弟弟閉上眼,貪婪的吸取這裡的熱度。

不知道過了多久,弟弟才回頭,把視線回到桌子上,他微微詫異,因為他看到了眼前的女孩,正在畫畫。那個一直沒有抬起頭,說話簡潔的女孩,左手正拿著一本畫本,而右手的炭筆,正蹉蹉的舞動著。

「妳喜歡畫畫嗎?」弟弟忍不住來自相同故鄉的渴望,用中國話問到。

 

女孩與咖啡館之3

女孩抬起頭,一個很簡單的微笑「是的。」然後又回到畫紙上。

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弟弟,他獃住了...

原因是,他受到了震撼,而這份震撼來自剛剛女孩的笑容。也許不是那個笑容,而是女孩表現出來的整體姿態,她的眼睛,鼻子,嘴巴,還有聲音。一起為了「微笑」這個表情而移動的時候。

讓弟弟整個人完完全全的獃住了。

他從不相信一見鍾情,此刻的他也沒聯想到一見鍾情。

他只是單純的順從渴望,想再見她笑一次。

想再聽她的聲音。想再跟她說說話。想再注視她的眼睛。

於是,弟弟又說話了,「我...來自香港...妳呢?」

她第二度離開畫紙,「是嗎?我是台北人!」

弟弟心跳沒有加速,臉蛋沒有燥紅,手足也沒有無措。但是弟弟卻好想繼續說話,好想繼續跟她聊天。

這是一種人體荷爾蒙分泌的刺激情境,讓弟弟卻樂在情中。

「我正在旅行,妳呢?」

「我也是,應該說我正在渡假,來這裡的親戚家住兩個月。」

渡假?弟弟歪頭想了一下?

...現在是學校的暑假啊,轉眼間,他已經離開家人一年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您的咖啡來了,朋友。」

老闆娘端著熱騰騰的咖啡和親切的笑容,來到他身畔。

「謝謝!」弟弟迫不急待的端起,狠狠地聞了一口香氣,哇...真香!

聞完了香氣,弟弟隨即又輕輕的喝了一口,燙嘴的香氣,浸滿了他的舌頭,更為他帶來新生般喜悅。

「好喝!」他叫了起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咖啡!」

聲音之大,傳遍了整個咖啡館,四周的客人彷彿習以為常般,看了他一眼,又繼續自己的事情。

「第一次喝雀姐的咖啡,果然一定會大叫。」女孩笑了起來。

「哎啊。」雀姐老闆娘呵呵的笑著,「別這樣說,我會驕傲的。」

「喔...」弟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老闆娘,妳的名字叫雀姐嗎?」

「你年紀比我小,叫我雀姐就可以了!」老闆娘笑嘻嘻的說。

「我叫光,叫我光吧!」弟弟自我介紹。

「你可以叫我默默,或者小默也可以。」女孩也跟著說到。

 

回憶。舞會上的小紅

哥哥第一次遇見小紅,是在中學的畢業舞會上。

一個身穿深藍T恤,看起來有點嫻靜的女孩。

她很安靜的坐在休息區,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只是靜靜微笑。

邀請她跳舞的人不再少數,可是她好像從開始就打定主意,

不為這群只有十七歲的小毛頭們,舞動她的步伐。

但是,善舞的哥哥,不知怎麼了,眼光一直離不開她的身上,從第一剎那,哥哥就決定,今晚的舞伴非她莫屬。

啟動固定搭訕模式

 

巧合的相遇(你好像我認識的一個人喔!我們是不是再那遇過?)

無事獻慇懃(你會不會口渴,我幫你拿飲料好不好?)

大談英雄事蹟(開玩笑!上次學校火災,就是我一個人爬到頂樓把小貓救出來的!)

交換背景(剛剛都在談我,妳呢?)

相談甚歡,留下電話(回家等我電話吧!嘿!嘿!)

 

還有,關於搭訕,特別要注意的就是「態度」。

態度千萬不可輕浮,要認真中帶著幽默。

幽默中又帶著自信。自信中更有著謙遜

這些道理,哥哥都懂,但是對第一次動口搭訕的他來說。無異是天方夜譚。所以他決定單刀赴會,夜闖敵營,取敵首級,不成功便成仁。

看到小紅依然帶著她一慣的笑容,安靜的坐在休息區。哥哥鼓起勇氣,來到她身旁。

「嗨嗨!」哥哥拿出最親切的笑容。

「嗨....」女孩也回應了一個微笑。

「旁邊有人坐嗎?」哥哥禮貌的問到。

「沒有人,」女孩「請坐。」

「怎麼了?今晚不跳舞嗎?」

「不...」女孩微微一笑「目前沒有興緻。」

「呵呵。」哥哥笑了兩聲「來到畢業舞會不跳舞,說不過去喔...」

「嗯...」女孩看著舞池,只是微笑。

「那,我有榮幸請妳跳一支舞嗎?」哥哥鼓起勇氣,說到。

「謝謝,但是我現在不想跳。」女孩搖了搖頭。

「阿...」哥哥有些失望,「沒關係。」

舞池這時正放著優雅的雙人慢舞,這時候,是不是情侶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情侶們彼此依偎,把身體靠的很近很近,隨著拍子緩緩的移動腳步。

而不是情侶的人們,則只是矜持的把手放在對方腰間,隨著節拍,享受著舞池裡無聲的時刻。

「妳是附近中學的嗎?」哥哥又重新找回話題,再接再勵。

「說是,也不是。」女孩「我已經畢業一年了,現在大一了。」

「那妳大我們一歲?」哥哥詢問到。

「對!」女孩微笑

「你一定會好奇,大學的老女人怎麼還會來參加這種小毛頭的舞會吧?」

「我沒這樣說,」哥哥嘻嘻一笑,他很欣賞這女孩的豪爽。

「其中一個原因,我妹妹今天要來,我當陪客。」

「另外一個呢?」哥哥追問。

「這所"名校",我嚮往了三年,趁著還沒老到一眼就被認出來的時候,決定來參觀、參觀。」

她俏皮的把"名校"重音加強,一邊笑一邊說著。

「喔...」哥哥恍然大悟,「可是為什麼不跳舞呢?」

「如果我說我不會跳呢?」女孩看著舞池,微笑依然在臉上。

「我不相信。」哥哥也跟著笑了「妳會跳。」

「為什麼這麼說?」女孩轉頭看著哥哥,瞇起雙眼瞧著他。

「因為...」哥哥端詳著她。

就在這時,慢舞音樂結束了,DJ在麥克風的那頭喊著,

「現在,給熱血瘋狂的年輕人一點獎勵!我們來段熱舞吧!Comeon!」

「因為什麼?」她非笑似笑的看著他。

「妳若是站在舞池跳舞,絕對會是舞會的明星。」

「哈哈哈哈,你對我這麼有信心?」她大笑。

哥哥用手指比著自己的眼睛,

「有信心!因為我這雙眼睛,從來不會看走眼。」

也在同時,音響的喇叭響起震耳欲聾的聲音,蹦!蹦!蹦!蹦!蹦!熱舞終於震撼登場,舞池上,不再是難分難捨的戀人,取而代之的是,是身手矯健,舞步敏捷的舞群。

「那來試試看吧,」女孩終於站起身「關於,你是不是看走眼的解答。」

哥哥一躍而起,伸出手做出邀請的姿勢「我有榮幸請你跳舞嗎?」

「嗯。」女孩又笑了起來,這次不再是慣有的微笑,而是充滿挑釁意味的笑容。這笑容,背著舞池燈光,如花朵般綻放在她的臉上。

看著燈光,哥哥突然微微暈眩,這笑容....他知道,他是忘不了,永遠,永遠。

 

回憶。舞會上的小紅之2

舞池裡,所有人紛紛退開,留下中央偌大的空間給兩個人,這兩個人,是一對男女。

沒錯,就是哥哥和小紅,兩個人正放手對跳熱舞,在強力的節奏下,哥哥使出全力,拿出所有壓箱底的舞步,要在女孩面前一展雄風。

只是沒想到,女孩從頭到尾都沒有落後哥哥半步,他舞的精彩,她舞的曼妙。於是整個舞池,成為他們倆個人的舞台。

哥哥身為當時剛連任熱舞社社長,掃視全校,能跟他對跳的人已經屈指可數。可是這次,他卻遇到了對手,女孩扭腰,點頭,轉身,每個動作都是完美無缺。

比起哥哥全身洋溢著力與美的舞步,她的舞姿多了份溫柔與美妙。不知不覺得,他們的身體每個動作,眼角餘光,都開始追逐著對方的影子。在這舞池裡,他們每個動作,都是融合了音樂,自己,和眼前的這個人。

嘩∼∼嘩∼∼嘩∼∼

音樂終於停了,所有人都忘情為他們歡呼,歡呼聲久久不停。連DJ都忍不住大聲為他們歡呼。

他們倆個雙雙對觀眾鞠躬,又是一片掌聲與叫好。

抬起頭,哥哥側頭看著女孩,同時女孩也轉頭看他。不約而同的,他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因為,他們之間存在默契。也許在這一個瞬間,他們就註定要一生相守。

一生相守。

 

回憶。舞池裡的小紅之3

也許有人會問,弟弟到哪去了呢?

因為弟弟身為舞會負責人之一,所以之前一直陪著顧場人員看守校門和巡視校園。一直到最後,才有機會回到舞池,當然也錯過了剛剛精彩萬分的雙人舞。

他看了看時間,「哇賽!只剩幾次跳舞的時間了!」

「動作得快點...」弟弟游目四顧,尋找"獵物"。

終於,弟弟停下了目光,停在一個身穿藍色T恤,看起來有點嫻靜的女孩身上。

很巧的,她剛好就是小紅。

「這個好!」弟弟露出微笑,直往她的方向走去。

小紅這時候正在等著去拿飲料的哥哥,安靜的看著舞池,想著剛剛跳舞的時刻,每分每秒,都好浪漫。

「請問,我有榮幸請你跳舞嗎?」

小紅抬起頭,訝異,「阿?你?」

「怎麼了?」弟弟笑了笑,「我有榮幸嗎?」

「好阿。」小紅有點莫名其妙的站起來「為什麼又客氣起來了?」

「謝謝。」弟弟伸出手邀請她。「你...剛剛不是去拿飲料?」小紅總覺得眼前的人不太對。

「飲料?」弟弟突然有點懂了(他忍住笑,「原來這是哥哥的獵物啊!」)

「剛剛我跳的怎麼樣?」

「跳的很好...」小紅仔細的看著弟弟「對了!你為什麼換衣服了?」

「因為剛剛流汗溼了...」弟弟含糊其詞,「所以就換了。」

「是喔。」小紅點點頭。

突然,小紅看到弟弟的腳步停了,臉上掛起逐漸膨脹的笑意。

她忍不住追問到,「不是說要跳舞嗎...?為什麼停下來了...」

弟弟輕輕咳了兩聲,「不跳了,正牌的出現了。」

「什麼?」小紅不懂,這傢伙怎麼這麼神祕啊...

「妳回頭看看。」

「小紅!等一下!等一下!不要回頭!聽我解釋!」

正靠近的哥哥想要阻止即將發生的慘劇。

「啊∼∼∼∼∼∼∼∼∼∼∼∼∼∼∼」

小紅發出180度的尖叫,穿過夜空的雲,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然後小紅腳一彎,就這樣倒下。

意識逐漸消失中的她,還依稀聽到

「叫你不要玩吧!」

「可是...誰知道她會昏倒...雙胞胎很常見啊...」

「噓...」

「至少她倒對邊了,她倒在你的懷裡...」

「真受不了你....」

「呵呵,加油!哥哥!」

 

這就是哥哥第一次遇見小紅的經過,一個讓哥哥一眼就看上的女孩,一場告別中學的浪漫熱情舞蹈,和一個弟弟的小小惡作劇。

這是哥哥與小紅,每次想起都會忍不住莞爾的回憶。

 

弟弟的信(續篇)

給親愛的哥哥:

我現在在溫哥華,溫哥華是一座好城市,有美國的進步,卻沒有美國的緊張。我在這邊已經整整一個月了,你一定會問,怎麼?我的漂泊之旅竟然這麼快就停下來了?

其實,我遇見了一個女孩。

很難啟齒,不過現在你弟弟談戀愛了,雖然只是一段短暫而浪漫的戀情。我愛上了一個女孩,她好特別,特別到我願意把我僅存的生命,分出一部份給她。

溫哥華的這段日子,很快樂,讓我想起那段在台灣家裡的歲月,媽媽拿手的番茄蛋炒飯,爸爸千遍一律的英雄事蹟,還有你,跟小紅。

我在這裡認識一個叫做雀姐的朋友,她在溫哥華開了一家咖啡館,一手好咖啡,香醇到無以復加,以後有機會,來溫哥華一定要到那裡品嚐看看!

請不要為我擔心,一路上時好時壞的心臟,到這裡反而變得很安靜,也許是因為愛情的力量吧,心靈的力量治癒了致命的殘疾。

直到遇見了她,我才真的了解哥哥你當初的決定,「願意為了某人,放棄一切」的決心。可惜縱使我有這樣的覺悟,也不能毫無道理的要求對方,陪伴我這個僅存五年生命的傢伙。

所以我選擇,繼續漂泊。

在溫哥華這短暫的兩個月,我想我永遠永遠都不忘記,我該感謝神明,在我生命最後的一段路,遇見了她,這個生命中的最後禮物。

我虔心感謝上蒼。

ps.附上有我的近照,照片裡有我,雀姐,和她。

 

照片裡有三個人,有著爽朗笑容的雀姐,還有站在中間一個笑容靦腆的女孩。最右邊則是剪去長髮的弟弟,之前旅行蓄長的亂髮,換成了乾淨五分頭。

照片裡的三個人,正對著鏡頭大笑著,那種笑容不是一般為了拍照而擺出來的招牌笑臉。

笑容裡,有好多好多的快樂,透過無聲的光影重疊,盡情的釋放出來。

照片裡的弟弟,好快樂。

好快樂。

 

哥哥日記(續篇)

今天晚上失眠了。竟然失眠了?

也許是看到弟弟寫來的信,裡頭洋溢的熱情,彷彿看到了那個旅行之前的他。笑的大聲,鬧的最瘋,也悲傷的劇烈。也許這趟旅行最後的目的地,他已經找到了。

我起身又看了一遍他寄來的照片,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裡面的笑容,僅此一家,童叟無欺,就是弟弟的笑容啊。

兩點了,我還沒睡著。下意識摸了摸胸口,今天的心臟很安靜,全身上下,最安靜的就數它了,我的心臟。

看著手錶,我按住手腕,開始習慣性的測數心跳。

66下。

好慢。

好安靜。

跟牆上的時鐘一樣。

想打電話給小紅,卻怕驚醒了她的美夢。

突然懷念起咖啡的味道,以前冬天夜裡最香醇的味道。飄揚在宿舍裡的日子。

那段住宿舍的日子,四個人擠在骯髒破舊的房間裡。

一起彈吉他唱歌,一起隨音樂起舞,考試到了,四個人總是一起熬到深夜。

夜,好深,好深,就像這時候一樣。

連月光都沒有,窗外好像是一片完全失落的大地。深不見底的黑洞。

這時候我總會下意識的看看周圍那三個,搖頭晃腦,睡眼惺忪的傢伙。一點都不孤獨。

這時候總會有人自願煮咖啡給大家喝,香氣溢滿了寢室,大家捧著咖啡,小小的讚嘆小

朱的手藝超群,稍微休息後,大家放下咖啡杯,又轉身去跟原文書廝殺了。

那個時候有朋友,有目標,還有不斷飄在空氣裡的咖啡香。

不管再黑的夜,都可以暖暖的渡過。而,現在卻只剩下我一個人。和一點點的生命。

一枝孤單的蠟燭,在黑夜裡孤獨的燃燒著,燒著燒著,它僅存的最後一截生命。

我果然不適合失眠,怎麼總想起這些難過的事情?

唉,弟弟現在好嗎?那些室友呢?

找個時間,跟他們聚一聚吧。

又過一天的日記。

日記又過了一天。

哥哥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