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十八章:痛苦脆弱之間

 

受到一個跟一個的打擊,包括血誓、沙文之死、子螢成為凌盜者,我放慢腳步離開凌盜者的根據地,心情有點迷茫,我沒有釋出丁點兒的凌氣,我是懷著凡人的心情去感受早前發生的一切,就讓時間在身邊陪著我慢慢的走,我握住手機並按下子螢的名字,她根本沒時間去理會我,可是我仍是執意致電給她,不出我所料,通話未能接通,因為凌盜者在進行著緊急會議,她是個徹底光明的超凡人,與吃過人屍的我是站在完全對立的位置上。

心情沉重的我突然收到一個腦波對話的邀請,是來自姐姐古絲的,因為我立下了血誓,所以我沒有選擇地「接受」了通話的要求。

「少克,我們需要立即行動。」姐姐說得很急。

「什麼行動?」我問,我當然明白她在說什麼,只是我還有點希望她是想說別的事情。

「殺死狄米爾!」姐姐肯定地說。

「突然這麼著急?」我問。

「凌盜者打算找他合力對抗我們,他們正在舉行會議,之後費蘭度便會聯絡狄米爾,兩族聯手的情況下我和你不會是狄米爾那賤人的對手,所以要趁他們成事之前我先除掉他!」姐姐說起「賤人」兩字時特別加強了語氣。

「我可以拒絕嗎?」我嘗試提出一個不可能被答應的要求。

「絕對不可能!」

「憑藉血誓,祂可以直接控制你的身體來行動,假若你不合作,做出任何違抗祂意思的事,之後只能眼巴巴看著祂去操控你,那時你會比死更難受,挑戰狄米爾不是件壞事,是同族之間合法的戰鬥,沒有破壞他們都愛遵守的條約,你大可以放心,弟弟。」姐姐完全否定了讓事情轉彎的可能性。

「我沒有能力戰勝他……」我無奈地說。

「不一定,除了那一項未知的法力外,他只能用法力製造出一頭巨虎,以戰鬥力來說你和他不分上下,甚至比他更勝一籌……表面上是一對一的戰鬥,實際上我會於重要關頭擾亂他,到那個時候只要你可以心狠手辣,我們必勝無疑!」姐姐說出其一早擬定好的戰略,我根本不能反駁她。

「他不會輸……」我呢喃著。

「不!你一定會贏!」姐姐說話的態度強硬得無法理解,她的信心看來是來自那個神。

我們之間的腦波對話沒完沒了地環繞著「勝與敗」這個話題,我沒有姐姐那份自信,因為跟隨著狄米爾的兩年期間,我已經太了解這個黑暗領導的真正實力,他永遠都是高深莫測!我所指的「實力」是他的智慧層面,這大於一切的法力,那個人並不會輕易倒下,他永遠可以為自己埋下一記後著。

吃屍族的辦事處位於城市以外的一處偏僻山谷之中,我們稱那裡為「陰霾山谷」,一般凡人根本不會無緣無故走到那裡,就算是我們族人如何熟悉路線,駕著車到達山谷亦需要一段時間,沒有什麼捷徑可言……不過對我來說,升上第三等級的我卻可以輕易往來於山谷及城市之間,因為我擁有製造出巨鳥的法力。

我稱這頭巨鳥為「哈斯特巨鷹」,牠的外表就是已經於地球上絕跡的恐鳥與哈斯特鷹的混合體,身高達三米,重量為 三百公斤 ,翅膀上有結實的肌肉,亦擁有強壯的腿部,在地面上,也可以藉由一個跳躍就地起飛,可以用時速 八十公里 的速度來攻擊任何對手,其巨大的嘴部足以撕裂動物內部的器官。

騎在牠的背上直接飛往陰霾山谷,於天空中飛翔的感覺其實並不好受,迎面而來的冷風吹得我顫抖起來,唯有運起凌氣將身體保持溫暖,以力量形成一個保護膜,立時全身變得暖洋洋,飛在空中仍可以不懼寒風。哈斯特載著我一路飛翔過錯綜的道路與山區,整個航程都是四平八穩的,不曉得是我的駕駛技術了得,還是哈斯特的背部太過舒適,我們已經迅速抵達山谷入口,這個我熟知的吃屍族地盤。

到步後我將哈斯特收回手指之中,牠是由我的血與凌氣所幻化出來的巨鳥,亦即是上一次於大廈天台中救走那個無辜凡人女人的法力,沒有牠在的話,那個女人一定會跌至粉身碎骨。

「你終於回來了,洛克。」傳心術!不是祂,而是來自我尊重的狄米爾。

我向他傳送出腦波對話的邀請,他立即接受並啟動對話。

「狄米爾……」我支支吾吾的打開話匣。

「洛克,我早知道會有這一天,只是比我預期的早了一點罷了。」狄米爾帶著笑意。

「我並不想戰你……」我說。

「你已經不能不戰,因為你和祂立下了誓約。」狄米爾知道誓約的事,他對於我回來的原因是有概念的。

「那個誓約我並不願意立下的!」我肯定地說。

「不要緊,你如何挑戰我亦不會觸犯條約,同族之間的升級之戰是合情合理的,我並不會怪責你。」狄米爾安慰著我。

「可是……」

「不要再婆媽了,直接來辦事處的遊戲室找我。」狄米爾說道。他身在那裡,是我們玩電腦網絡遊戲及電玩遊戲的康樂室,我們都愛在那裡躲懶。

「明白。」

我沒有再多說廢話,緩緩的走向遊戲室,打開那度紫金色的大門,那裡只有一個人在,就是黑暗的狄米爾,最強的黑暗超凡人。他在玩足球遊戲,每次與他對戰我都是慘敗收場,我不會是他的對手,無論是遊戲還是戰鬥。

「終於來到了,洛克,是騎上那頭巨鳥回來的吧?」狄米爾還是穿著他最愛的紫黑色服裝,流露一股帝王之氣。

「嗯。」我點點頭承認。

「不如我們先踢一場球賽吧!」狄米爾竟提出這個要求,使我意想不到。

「在這個時候嗎?」我感到詫異萬分。

「將來不會再有機會了,我們是不可能共存的。」狄米爾的語氣及表情皆是無奈,但保持笑容。

「的確是沒有再碰面的機會……」

於是我們展開一場電玩足球比賽,皇家馬德里挑戰他的巴塞隆納,這兩隊勁旅的實力旗鼓相當,假如是一場真實的比賽,一定需要戰至最後一刻才分出勝負,可是我的操作技術實在太過差勁,一如以往我並不是狄米爾的對手,最後我以零比三的比分戰敗。

「洛克,你還是老樣子,很差勁的技術,哈哈!」狄米爾大笑。

「我一向不擅長足球遊戲,玩桌子足球機的話我才有機會贏你。」我說的是酒吧裡的桌子足球機,沙文與我玩得最多的小遊戲,那的確是我的強項,沙文通常都輸得很慘。

「不如再玩多一場吧,我用日本隊,你可以挑一隊勁旅來用,我不介意的。」狄米爾亦一如以往,一場比賽並不能輕易滿足他的遊戲癮,他一戰便起碼是兩場,這愉快的氣氛就如我們都忘記了等級決戰的事……

「最後一場,之後我們便會進入凌界。」他補充說,事實上他沒有忘記。

如是者我們玩多一場足球遊戲,這場的比分最終是二比一,我挑選的西班牙國家隊險勝日本,我知道他是故意讓我贏的,本來兩隊的實力就是強弱懸殊,但就算他選的是日本隊,以其本身的足球智慧及分析力,都足以大敗我,他只是在讓賽而已。

「戰吧!」狄米爾放下控制器,亦沒有與我作出賽後討論,而是直截了當走進凌界,在內裡等候著我的到來。

「……」我有點猶豫不決。

「進凌界吧,洛克。」狄米爾再度催促我。

一連串的強烈閃光無間斷的打進眼簾,是帶有專屬於狄米爾的紫黑色,是一種很親切及溫暖的感覺,成為黑暗超凡人之後只有這個人能給予我家庭溫暖,我們之間的關係猶如親兄弟,與姐姐帶來的感覺著實相差太遠,她已經失去應有的人性及親情。

閃光停止下來,眼前出現了一扇懸浮著的木門,它是由櫻桃木所製成的,中上方的位置鑲有彩色玻璃,華麗極致,只要一拉開眼前的這扇木門,便會進入由狄米爾和我的凌氣混合而成的凌界,戰鬥將會在裡面發生。

轟掉對方心臟及氣牆的人便可以生存!

「足球場?」我驚訝地環顧四周。

「哈哈,想不到我們混合而成的凌界會是這個樣子,有趣呢!」狄米爾笑說。

「這個地方很適合我們,可是觀眾席沒有半個人坐著,冷冷清清的。」我淡然說道。

「那裡有一個……」狄米爾邊說邊指向足球場中圈對外的方向,我隱約見到一個人影。

我依他的意思朝那方一看,是一個瘦削的人影,樣子並不陌生,因為那個人正是我的姐姐古絲。

「姐姐?」

「就是她,她剛才提出了進入凌界的要求,她說她希望在觀眾席靜靜地欣賞我們的決戰,於是我就答應了。」狄米爾的神情很矛盾,我不能用說話去形容它,但至少那肯定不是屬於歡愉的表情。

「她會從中作梗的。」我斷然。

「我一早就知道,可是我還是想見到她,她由天堂回來之後我們未曾見過一面,假如我需要戰死的話,可以在臨死前見她一面亦不是壞事。」狄米爾與我同感無奈,但他處事顯然比我成熟及冷靜。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女人成為了光明超凡人,凌盜者。」我提起子螢的事。

「我知道,那時候我派雲林去爭奪她,可是費蘭度突然出現並用凡人的力量去影響最終戰果,最後我們失去了這個機會,她選擇投向光明。」狄米爾說。

「我們兩兄弟同樣得不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我不甘心的說。

「所以好好的打一場,當是發洩也好,當是自殺也好,我只會用第三等級的力量去戰你,對你來說是絕對公平的。」狄米爾突然提出奇怪的決戰條件。

「可是……對你來說一點也不公平……」我說。

我召喚出哈斯特,那頭不屬於現實世界的巨鳥,同一時間,狄米爾亦召喚出他的愛寵「西伯利亞虎」,我二話不說立即騎在哈斯特背上,我準備於空中向狄米爾施以突襲,以我所知,狄米爾除了巨虎之外,尚有一項未明的法力,除非那是一項出人意表的破壞性法力,否則將實力限制在第三等級的他未必會是我的對手。

我製造出注有凌氣的子彈,哈斯特配合我的要求,突然往下急墜,我迅即發於數秒內連續發射出十顆凌氣子彈,瞄準在狄米爾身上,他表現得從容不迫,有所準備似的,西伯利亞虎一躍而起,橫身擋住了八顆子彈,較遲發射的兩顆我用法力改變它們飛行的路線,僅僅繞過巨虎尾巴,繼續狙擊狄米爾,他頓時發出「嗚喔」的慘叫聲,剩餘的兩顆子彈顯然能夠擊中他,他的左手臂中了槍傷,鮮血立即湧出。

可是這並不是一面倒的結果,因為西伯利亞虎竟然盡情吸收我射出的八顆凌氣子彈,並將其化作自身的力量,我感受到狄米爾氣息減弱的同時,巨虎的力量卻有所提升,假如我需要再用凌氣子彈作出攻擊,必須提防巨虎,否則我只會白費氣力,並將凌氣白白送給巨虎享用。

野生動物經常有一種習性,是牠們的野生本能,就是當受傷之後便會使勁地舔舔傷口,後來大多也沒事,頂多是身上多道疤罷了,令人類長久以來都誤以為牠們的唾液有著醫療作用。

不過這個情況並不適用於狄米爾及巨虎身上,牠眼見主人受傷,立即擋在狄米爾身前,並使勁地舔著剛才被兩顆子彈所擊中的手臂,狄米爾看來不感意外,只是挺著身體瞪著我,並隨意讓巨虎放肆的舔,神奇的是,那頭巨虎的唾液竟然真的有著治療作用,鮮血已然停止湧出,那兩個傷口竟然不藥而癒,手臂再次完整無缺,我的攻擊究竟有真正出現過嗎?

「很快、很霸道的子彈,很好!」狄米爾帶著滿意的表情豎起拇指說道。

「可是那對你造不成傷害,相反那頭老虎還變強了。」我於半空中朝著下方說。

「我亦不知道牠有著這種能力,俗語說『養虎為患』,看來不適用於我們呢。」狄米爾同感意外並輕撫巨虎的額頭。

巨虎再次躍起,這次牠顯然是希望作出攻擊,而攻擊目標是同為動物的哈斯特,這頭虎兒的彈跳力誇張得可怕,處於半空中,大概是兩層樓高度的哈斯特竟然被牠用嘴巴緊咬著左邊的爪子,我命哈斯特用右爪踩向巨虎的臉部眼睛的部分,牠才鬆開嘴巴,我們才不至於狼狽的跌倒在地上,哈斯特穩住了身體,往上飛至四層樓的高度,這種高度只會有利於防禦,我的凌氣子彈攻擊卻需要走上一段更長更遠的路程,亦即是說,狄米爾與巨虎會有更充裕的時間來制止我。

「洛太,在這種距離你的子彈根本起不了作用。」狄米爾笑說,這正正就是他的計算之內。

「你還是技高一籌。」我說。

「不一定,我們各自保留著一種法力,結果仍有待那兩張底牌來揭盅。」狄米爾的領導風采再次顯現,他從不自滿,他尊重吃屍族的族人,尊重敵對的凌盜者。

狄米爾右手射出兩道光芒,直接飛向西伯利亞虎身上,巨虎的雙眼由淡黃色轉化成帶有其主人特色的紫黑色,接著連身上的毛色亦由黃色轉化為紫色,單是顏色上的改變已經使我感受到巨虎身上的壓迫感大增,雖然其體型並沒有誇張地倍大,但我憑其身上的氣息感受到真正的進化是落在速度之上,牠的行動將會更為敏捷!

牠一直發出「嗷嗷」不斷的吼叫聲,狀甚兇猛!牠後退幾步達到數米之後,準備再次跳躍,其助跑距離比剛才一跳的來得更闊,四層樓的高度絕對難不到牠,繼續往上飛的話會消耗我更多凌氣,但此時再沒有選擇餘地,被牠抓下來的話,我和哈斯特會雙雙墜落草地上受傷,我只好要求哈斯特挑戰其極限的高度。

五樓、六樓、甚至是七樓,這種可怕的高空應該可以嚇阻眼底下的巨虎。

遠方的狄米爾不慌不忙,在我眼中的他已經變成米粒般微小,他此時卻有所舉動,重複著剛才為巨虎注入力量的舉動,一手指向巨虎的方向,他運用的凌氣仍然維持在第三等級,這個人絕不食言,是黑暗中的君子,我只顧著觀察狄米爾的動作,竟忘了留意巨虎,那東西竟然於四層樓的高度中往空氣一踏,那雙強壯的後腿使出了使我驚歎的二段跳躍,可是第二重跳躍的高度仍不足以用其利爪擊中我們,仍差一點點的距離。

「狄米爾,還差一點……」我的話未說完已經被我自己硬生生的收回,因為哈斯特已經被擊中,是巨虎雙爪劃破空氣時產生出的「有形氣勁」,直接剌中哈斯特的腹部,其身體失去平衡,無論牠如何拍動翅膀,我們都逃不過從半空中直墜落地面的命運,受傷是在所難免的。

突然而來的一種奇怪感應,它直達至腦部、凌界的感官神經,沒有凌氣,不是來自狄米爾、姐姐、亦不是那個祂,和我進行著溝通的是「哈斯特」!牠說的並不是人類的語言,而是一種意識,就如超凡人使用的腦波般,牠告訴我只要依從狄米爾為巨虎注入力量的方式,為其注進更多凌氣,此時,我們都身處於半空之中,我必須以自身的鮮血與哈斯特作連接,就如拯救凡人女人那次般,我再次割破自己的手指頭,血花隨即灑落在足球場的草地上。

哈斯特吸收了我的凌氣後竟然脫胎換骨,於空中作出呈圈狀的滑翔,我第一次見到牠以這種方式飛翔,牠用背部背負著我,我們竟然完好無缺地繼續盤旋在半空之中,這是由哈斯特創造出的大奇蹟!為了防止巨虎再度突襲,我選擇射出十數顆射擊路線不定的凌氣子彈,目標並不是牠,而是其主人:狄米爾!

子彈攻擊成功引開狄米爾及巨虎的注意力,為我們爭取到一點點喘息的機會,不出所料,變成紫黑色的巨虎表現得更為活躍,行動得更為敏捷,成功抵擋住對其如同抓癢的凌氣子彈。

「洛克,使出最後一種法力吧,我亦會於同一時間使出,不要留情!」狄米爾說,他仍不動如山的的站立著,因為他利用巨虎建立起一層移動性極高的防護罩。

這個時候我開始感覺到有一點不尋常及不協調,姐姐呢?我未有用肉眼找出她的蹤影,我嘗試用些微的凌氣活動來搜尋她,她應該還在這個凌界之內,但我就是不能確認其位置,在剛才我和狄米爾決戰期間,難道她已經有所行動?

「洛克,如何?」他再問道。

「好吧!」我放棄找出姐姐,坦然回應狄米爾的要求。

兩人同時使出了最後的法力,兩者都不是帶有直接攻擊性的法力,我們都不作保留。

我將雙手的手指頭都裝備上凌氣子彈,變成可作短距離攻擊的凌氣機關槍,我的目標是於埋身戰時給予狄米爾致命一擊。他究竟還有著那一種法力?

我乘著哈斯特飛往狄米爾那方,他並未有命令巨虎作出抵擋,他與牠同時保持著冷靜等待的狀態,他是胸有成竹還是另有打算?

哈斯特準備就緒,完全遵循我的指令以滑翔狀直衝向狄米爾,就在這一剎那間,我腦袋竟然變得一片空白,我只感受到一種感覺:痛苦!

我憶起很多舊日的難忘片段,包括我追求子螢初時的曖昧關係、我倆的開始、奧利華餐廳、情人節、雙方的生日禮物、輕吻臉頰、兩個人握著同一把雨傘來擋雨、分開、她的微笑、小動作、最後是於凌盜者公司內再次碰上她……

「痛苦力量」使我頓時失去前進方向及控制身體的能力。

「是我的法力『痛苦吞噬』,你會不斷想起一生之中最痛苦、最深刻的往事,你已經失去了基本作戰能力、喪失心智。」狄米爾笑說。

「……」我沒有作任何回應。

因為我並不能輕易逃出不斷交織著往日回憶的旋渦,特別是這些回憶都是屬於我與子螢共同擁有的,當中快樂的日子我最為留戀,猶如投影片般反覆播放著,我很想回到那些時光之中,我希望可以挽回當日犯下的錯。

哈斯特已經驟然降落在狄米爾身前,我呆滯地伏在牠背上,目光並沒有落在任何地方,是空洞及沒有焦點的。狄米爾召喚巨虎上前,看來那傢伙打算於我背後攻擊,一人一獸前後夾擊之下我會被轟至倒下,我嘗試閃避,可是我發覺身體已經不聽使喚,是狄米爾的法力?我嘗試傳達指令給哈斯特,牠同樣地不作回應,我猜那不是來自狄米爾的力量,他根本不曾催谷凌氣用使出「痛苦吞噬」以外的法力,他只是冷靜地看著我感受痛苦。

巨虎在我及哈斯特背後蠢蠢欲動,只待其主人發司號令,我無論意識及軀體均處於極糟糕的狀態,要不是眼前的對手是黑君子狄米爾,假如換作別人的話早就將我碎屍萬段,但他還是手下留情。

「再見了!洛克。」是狄米爾的傳心術,他為何不開口說話?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我會永遠記著。

姐姐突然於我和狄米爾之間的正中位置現身,原來從戰鬥開始時她已經利用法力「隱身術」將自己隱藏著,靜待出手的機會,狄米爾與我有著共同的弱點:女人。

狄米爾對姐姐的愛竟然深至這個難以意會的地步,他看著姐姐的目光如痴如醉,真正的沉醉於凌界之中,假如我仍有著活動能力的話,我可以於此時輕易轟下他,可是正如我剛才所言,我被下了法力,身體不能動彈。

難以置信的事情終究出現了,我的身體竟然可以再次活動,但控制著它的卻是另有其人,它離開了哈斯特的背部,我的雙腿被某種感應呼喚著,它們踏在軟軟的草地上,並步向狄米爾的方向,他未有作出抵抗,只是繼續將雙眼專注在姐姐身上,說出一句「想不到還有機會再見」。

姐姐冷冷的說:「永別了!」

我的身體走到他身前,個子比我高半個頭的他未有低下頭理會我,只是繼續望向站在我背後的姐姐,我的雙手按在狄米爾的胸膛,凌氣機關槍的十個槍頭插破他的身體,頓時發出了如雷貫耳的「格格、格格」聲響,無間斷的轟炸著狄米爾的心臟,不知道他是放棄抵抗還是不能抵抗,我的身體將他硬生生的按在地上持續轟炸,他仍然保持著帶有醉意的微笑,視線依舊停留在姐姐的身影上,我無奈地看著它使用凌氣子彈進行近距離的滅絕式攻擊,我目睹自己殘殺著亦師亦友的狄米爾,它到底在幹著什麼事情?我連半點概念都沒有。

「洛克,你將來要找一個人,凌盜者的伊伊奇,這是我最後要你記著的說話!再見。」

是來自狄米爾最後的傳心術。

跟著的一瞬間,他的雙眼失去了神采,他被我的雙手殺掉,他的身體破碎為兩截,胸膛上是一個個個子彈造成的破洞,滿佈著被轟炸過的痕跡,毫無疑問,他死了。巨虎還有著些微的意識及力量,因為狄米爾的氣牆還在,牠走上跟前,用前爪將我撥開,並伏在狄米爾身上舔著他那不再完整的身體,愚昧地希望救回其主人,可是因為我先前使出過的法力「脆弱」,使造成的傷勢加倍劇烈,狄米爾不能再重生!沒有人可以拯救他!

我鑄成了大錯……

它再度射出無數凌氣子彈,目標是襲向遠方的狄米爾氣牆,我看不見前方的景物,因為轟炸所造成的濃煙遮蔽著一切可見的視野,只知道當那些濃煙退散後,我見到的是滿地碎片,來自他的氣牆……

從這一剎那開始,我重獲控制身體的能力,可是卻不能再感應到狄米爾的氣息。

我們的凌界消失,重新回到現實世界,就是吃屍族辦事處的遊戲室內,電視螢幕仍然播放著足球遊戲的選單畫面,我眼前的人是姐姐古絲,身旁的是剛剛被我於凌界內殺死的狄米爾。

他最後利用傳心術傳來的一句說話是叫我去找那個叫「伊伊奇」的凌盜者少年。

我整個身體軟掉,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痛哭,這是狄米爾最喜歡的地方,可是其氣息卻蕩然無存。

再見,狄米爾。

姐姐帶我離開了陰霾山谷,離開時我們並沒有清理掉一切罪證,甚至將狄米爾的屍體留在遊戲室內,期間我們並沒有發現別的超凡人,包括屬於吃屍族的雲林、薩爾達、尼奧、珈芝芝、路搏特等人。

其後我再次失去身體的自主能力並昏睡過去,當我醒來時,赫然發現自己身在一所學校的物理室之內,而我眼前的是一具新鮮製成的屍體,是個中學女生,年齡大概是十七八歲,她的胸口上有著一個由凌氣子彈所造成的傷口,而且還持續湧出鮮血,她是死在我的法力之下……

我的身體再次成為殺人兇器。

正當我還在發呆之際,我被抽離現實世界,來到一個我曾經到過的幻景「白色畫廊」之中。我不用到處找出伊伊奇,因為他正在另一邊的幻景內,我還看到一個酷似狄米爾的男人,他赤著身子,他倆同坐在一張黑色沙發上,他們的那方一直傳來屬於黑暗的凌氣。

這裡是一個雙重幻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