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十三章:比眼睛還要快

 

加入凌盜者數個星期,分部之中的A組組員:伊伊奇、桑比、螢火蟲。

費蘭度與沙文都獨立於兩組以外,他們像雙生兒般出雙入對,難怪黑暗領導狄米爾都說他們是同性戀的,我對這個傳聞的可信性不置可否。不得不提螢火蟲,她是個女孩,聽說是個自然超凡人,年齡比我大好幾年,應該是二十有四吧,很漂亮的,年紀對於超凡人來說不會是個問題,我們都是不老不死的嘛,年齡歧視、忘年戀、師生戀等東東都留給生命有限的凡人好了。

某個晚上的火車車廂之內,坐在我身旁的便是菜鳥第一等級的超凡人:螢火蟲,而她的身旁便是超級菜鳥凌盜者:伊伊奇。費蘭度給予我們的任務便是每天乖搭火車,由頭站坐到尾站,搜索一下超凡人的氣息,他們稱這種行動為「巡邏」,書中所形容超酷的「夜巡者」也會幹這些無聊事,真是超級酷,當然亦是同等級的超級悶。我和螢火蟲已是連續第四天做著相同的工作,還是勞動的工作比較容易一點,每天花十小時於車廂內不斷進出凌界搜索別人的凌氣,和坐在辦公室內打十小時的字沒分別的痛,和於班房上做十小時的考試沒分別的苦,總之是兩個字:痛、苦!

先介紹一下這個城市之中的火車鐵路系統,總共分為五條支線,包括新發展都市線、城市中心線、島嶼線、內陸線、邊境線、第一大道線、第二大道線、第三大道線,總共有七十多個規模不一的車站,是個歷史悠久的公共地面鐵路系統。我們乘搭的支線正是城市中心線,其路線依次序為城市公園站、奧運站、博覽會站、 學府站、第一城站、馬場站、鐵路紀念站、商店街站、機場站。

「螢火蟲小姐,你不悶嗎?」我好奇一問,這女孩把玩著IPhone不下小數小時,她正在用第一顆的外置電池,她總共帶備了三顆,相信足夠用到我們下班。

「哈,我在改照片,這個軟體真有趣,可以加些小圖案在照片上,例如鬍鬚、鴨子、帽子等,超級可愛!」她笑瞇瞇說,真受不了她。

「那你有男朋友嗎?」我故意扯開話題,因為改照片這玩意不是我的興趣。

「現在沒有,之前倒是有一個,不過他怪怪的,總是表現得很愛我。」螢火蟲笑說,依然目不轉睛注意著螢幕。

「愛你不是很好嗎?我的子龍最近對我愛理不理呢,唉!」沒錯, 趙子敏 小姐最近老是在埋怨我沒有時間陪她,

「嗯,過份的愛會帶來壓力,所以我當時向他提出分手呢!」螢說。

「至於你的子敏,我認為問題不大,給大家多一點空間吧,說不定有一天你會愛上別人,可能是我呢!嘻嘻!」螢笑著說,我知道她在說笑,我倒希望大家亦不會太過認真,要放下趙子敏不是易事,我還很懷念給她剌背背的感覺,真浪漫!

「這是我前度男朋友的照片,看看吧,我們的親密合照!」邊說她邊將手機螢幕遞給我。

「啊!」我真是他媽的震驚,那個人不正是吃屍族的洛克……桑比給我打開過吃屍族的資料,吃屍族的第三等級超凡人:洛克,一切法力不明,是狄米爾最得力的助手,另一黑暗超凡人古絲的親弟。

「是太過親密嗎?不過是他在背後擁著我罷了,你的反應未免太大,小朋友真是小朋友。」螢火蟲苦了臉,吐著舌頭說。

「對不起,是我保守,是我接受能力太低……」我急著道歉,免得引起她懷疑,不過我覺得有點搞笑,那個吃屍族竟然曾經搭上過這個第一等級的凌盜者,我暗笑著。

她作了個鬼臉,算是原諒我吧,這女孩子真恐怖,比趙子敏還恐怖,幸好我喜歡的人還是個凡人,還是趙子敏。

「啊!還有這些照片,你看看,是我養的狗狗:雞腿,是男生來的,很可愛的啦!」螢火蟲說起她養的狗狗,樣子比提起洛克時還要幸福得多,她將雞腿抱得緊緊的,就如母子般擁著,我相信和雞腿生活才是最適何她的生存方式,我可以保證,假如將雞腿換成任何一個宅男,他們都會鼻血直噴。

就是這樣子,我在旁斷斷續續看螢火蟲手機內的照片,有一些的確是蠻有趣的。

不過,我還是喜歡和桑比一起工作,因為……搜索的工作他好歹也會幫我分擔一下。

「晚上十時啦,伊伊奇請你在車廂內搜索一下吧,要不然桑比會向費蘭度打我們小報告的。」她一說完便立即再投入IPhone的世界,媽的!難道那部手機內含超凡人的法力,可以將她迷成這個樣子,難道Steve Jobs亦是超凡人?不要多想太多了,伊伊奇,幹活吧。

我無奈,但仍然集中精神走進凌界。

最近待在裡面的時間和乘搭火車的時間一樣長,是時候換一換背景,就換剛才其中一張八哥狗雞腿的照片吧,樣子呆呆笨笨的,不過牠有點偏瘦,比我看過的八哥狗都要瘦,身材很健美,就用牠吧!我故意不挑有螢火蟲的照片,每天工作都見到她,有點膩。

「沒有超凡人……沒有……沒有凌氣……」我暗中祈求。

「的確是沒有超凡人,可是……」是誰媽的在傳話,費蘭度大叔還是黑暗狄米爾?我再感應一下,答案應該不是這兩者之中,以我所知,只有這兩個人最愛玩這玩意,不是他們,還可以是誰呢?

「這裡沒有超凡人,可是你們還要戰鬥。」陌生人又在傳話,瘋的!

「螢火蟲,你聽到聲音嗎?」我拍拍她的肩膀。

「什麼?」她一臉無辜。

看情況那個人是特意傳話給我一個人聽的,目標看來只有我而已,螢火蟲應該不會有麻煩,有什麼超凡人盡管來攻擊我吧,我是第三等級的凌盜者伊伊奇。不!那個人說沒有超凡人,但仍然要戰鬥,我最不解的就是這個地方,與凡人戰鬥?就算是火車上所有凡人一起上,我亦不會輸,那個人所說的是凡人?不像是,他似是有別的殺著。

「走到第八卡車廂,要不然,那些火車上的凡人都會統統被幹掉。」那聲音再次傳話。

「走吧。」我立刻拉著螢火蟲的手臂向前跑,那IPhone差點便應聲墜落地上,幸好同是超凡人的她反應比凡人來得快,彎下身子伸出左手接著。

「什麼事?」螢火蟲問道。

「火車內的凡人有危險!」我這時的神表必定異常緊張,是會嚇壞人的扭曲面容。螢火蟲沒有再追問,她應該看得出我的表情出了問題,我那張孩子臉表達出種不協調的危機感,超凡人的她會明白。

我沒有理會塞滿車廂的乘客們,橫衝直撞的,用很短時間內便走到了第八卡車廂,螢火蟲倒是很凡人,她嘴巴沒有停過向凡人道歉,縱使這樣會使她聽到更多的粗言穢問語,我猜她還是較適合當個凡人,凌盜者這個責任對她來說太過沉重。

第八卡!到達!

是幻景!這裡看似不是幻景,但還是幻景!為何我會這樣說,因為它還是車廂的一部分,整個佈置及裝潢仍然是火車車廂。不過!整個主題色變成灰色,包括裡面的柱子、扶把、坐位、電視廣播,都是統一的灰色,而且這裡沒有別的乘客,車廂的前後兩邊出入口亦被封鎖著,是兩幅無形的牆……不!我的說法錯了,是兩幅灰色的牆。甚止是原本可以用暴力打開窗戶,亦變得與車廂連成一體,我們身處密室,是徹底的密室。

「對不起,螢火蟲,我應該一個人來的。」一時之間我灰心起來,與這個空間的主色一樣。

「算吧!我是凌盜者一份子,冒險的事應該一起來的,不要自責呢!」她還是笑著,比這幾天的笑容還要甜美,她一直都表現得很樂觀,我十分欣賞。

環顧四周的每一處,我要想想方法離開,那個人不會是想無止境地關我們在這裡吧?連水都沒有的地方可以如何活下去。

「少年,不用擔心,你要煩惱的並不是如何離開這個密室,是要如何幹掉將會出現的人!」

如他所言,眼前的確出現了一個類似人的生物,可是我不能稱「牠」為人,是隻大猩猩!為何每次都是由我去面對這些「幻象具體化」的怪物,上一次碰上的西伯利亞虎,還使我驚魂未定。直立的大猩猩身高達 兩米 以上,但因為牠的膝蓋無法真正伸直,所以其實際身長比這個高度還要高一些,這這空間果然是個幻景,因為內裡的高度足以容下大猩猩有餘,那可怕生物還可以將臂幅延伸至 三米 長之闊,很是變態!那體重不用猜,以我所知凡人世界的雄性大猩猩可以重達 三百公斤 重,有方法可以打敗這頭怪物嗎?我回身看著螢火蟲,接下來心頭浮現出一句「算了吧」,那傢伙已經兩手抱膝縮於坐位後,我免不了要孤軍作戰。

大猩猩於陌生環境內顯得暴躁異常,向著我們發出「嗷嗷」的狂吼聲,牠張開血盆大口、露出獠牙、掄起沙包大的拳頭,揮肢攻向我的方向,身為超凡人的我當然輕易閃避,牠攻擊的目標只是激起其怒火的我,螢火蟲很安全,那怪物沒有瞄過她一眼,算是走運得很。

「上次你用火困住老虎,今次可不是那麼簡單。」

不用這個人說我也知道,我仔細分析了一下我所認識的大猩猩:「靈長目中最大的動物(唉!上次是貓科最大的巨虎),生存於非洲大陸赤道附近的叢林之中,9298%的「脫氧核糖核酸」排列與凡人一樣(即是DNA),第三種與凡人最接近的現存生物,牠是人猿中最純粹的素食生物……」我喃喃自語。

「伊伊奇!牠的天敵不是其他動物,正是人類!」螢火蟲於背後向我說。

那頭大猩猩正用牠們最聞名的「拳步」一步步的走過來!我要想一點辦法才行。

牠已經走到我面前,用牠們另一聞名於世的特技向我示威,就是用雙拳敲打自己的胸脯,牠繼續示強地尖叫,還一拳扼斷了一支扶手用的金屬柱子,一方拋擲到我的方向,太快了!我來不及反應,只好用手臂硬吃一記重擊,這點沒什麼大不了,桑比告訴過我療傷浴池的事,逃出這裡之後浸泡一個星期便可,小傷而已,我在安慰著自己。

「牠剛才的攻擊很快!」螢火蟲大喊。

快……

一個字「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好像聽過這句說話,到底是誰說過不太重要,總之這隻巨獸會死得很慘!Zippo打火機的登場時刻又到了,這次我選擇燒掉我整個右手的拳頭,因為我使出的不會再是火龍,是打算埋身肉搏將牠擊斃,燃點起小火團,巨獸不慌不忙,只是殺氣減弱起來,因為我那烤肉香味居然引起吃素的牠一點興趣,牠用著好奇的目光看著那團火,還有美味可口的「烤拳頭」,盡情的觀看吧,數秒之後我集中好凌氣便是你的死期!

「伊伊奇,你為何自殘身體?」螢火蟲不識趣地說,我這個英雄真不好當,每次亦要自殘,今次甚至是整顆拳頭。

「給我安靜一會兒。」我沒有回身向她說,只是輕輕的說,這個時刻我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擾,因為我要進入凌界取得最大的力量。

我將火提升至綠色的境界,比上一次困住老虎的還要高溫及厲害一級,整顆拳頭被燒成帶著火焰的青綠色。

「伊伊……」

大猩猩倒地!其引以為傲的胸脯噴湧出鮮血,由我打穿其心臟的一擊所造成。

「奇!」

在螢火蟲口中喊出「伊伊」與「奇」中間的不存在時間,那不可計算為頃刻間之間,在沒有人見證到的情況下我擊斃了牠,任何人都會好奇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螢火蟲沒有再說話,她只是目眩神迷地看著,這一擊比任何金鑽都來得奪目璀璨,凡人與超凡人亦為之震撼的一拳。

「什麼跟什麼?!」螢火蟲嚇得目無表情。

「用腦波對話吧。」我嘴角一笑。

第一次連接上螢火蟲的凌界,這裡滿是她那頭八哥狗雞腿的海報及照片,佔大部分是她與狗的合照,都是意料中事,主色是淺紫色,出奇地彌漫著白巧克力的味道,哈!我已經知道她愛吃白巧克力,凌界、凌氣、氣牆都會代表那個人的特色及個性,我身處的便是螢火蟲的凌界,暖暖的、嘴饞的。

「你剛剛用什麼方法打倒牠的?」螢火螢邊說邊指手劃腳,很是詭異滑稽。

「我用著了火的拳頭轟向牠的心臟位置。」我答,但還未完滿。

「什麼?我根本看不見你郁動過!你說謊!」螢火蟲不滿地說,埋怨著。

「只是你太慢而已……」我答,仍未完。

「太慢?」

「我懂得一種法力『反時間停止』,這種法力的法則是可以比光速快一萬倍至數萬倍,沙文對我使用過一次『時間停止』,我一用法力便可以如常活動,而別的死物、生物都會停留在沙文所製造的靜止狀態,就是這種法力使我打敗大猩猩的!」我詳細解答,應該足夠讓她明白。

「還是有點不明白,反時間停止與看不見你的動作有什麼關係?」她續問。

「白痴,即是說我於正常時間活動底下,可以用你和猩猩都察覺不到的速度來活動及攻擊,所以剛才是一擊必殺!你真是和猩猩一樣笨。哈哈!」我的最後回答,之後便立即退出她的凌界。

「你才是白痴!」她一臉抱怨的神情,我可是救了她的英雄呢!還這樣怨三道四。

「伊伊奇,那你的法力可以用來時間旅行嗎?」她再問。

「不知道呢,我也想當個時間旅行者!往返於過去與未來之中。」我笑。

「少年,你知道由第三等級升上第四等級的條件嗎?」又是那把聲音,他故意隱藏著自己的凌氣。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你們光明與黑暗兩族的第四等級升級方法相類似,都是需要殺死同族的第三等級或以上的超凡人,請謹記,是『殺死』!」

我鐵定剛才聽到的是個死字,不會錯的,他說「殺死」。可是超凡人是不死身的,我身邊的超凡人說法很一致:我們都不會死。

那何來殺死呢?

「超凡人不是不死身嗎?」我懷疑地向空空如也的車廂問道。

「我反問你一句,你爺爺不是死了嗎?」那聲音再說。

「你當時在場?」我愕然。

「我看到那一切,那老頭子對你的傳功,或稱啟蒙,之後他便死了!」他回答,不清不楚的,沒有重點的。

「還有剛才你那出色的一拳,的確精彩!嘿嘿!」 他補充。

「你看穿了超越時間的一拳?你到底是什麼人?」他的說話使我更為困擾。

「我沒有說過自己是人,事實上我不用向你說明太多,兩天內會有人找上你,你是他升級的必須條件,想保命的話,盡力打倒他便行,我要說的話都說完,好自為之。」這是那個人最後向我說的話。

幻景消失了,車廂亦再次回復正常的色彩,乘客再次塞滿。不是這個車廂回復過來,而是我和螢火蟲兩人由幻景之中再次跳回現實。

「超凡人會死……爺爺之死……」我只是在凌界內喃喃自語。

我竟然沒有聯想過爺爺之死與超凡人的不死是存在著矛盾。

螢火蟲依然在把玩她的IPhone,這時是晚上十一點半,還有十五分鐘我們便下班結束今天的「巡邏」工作。

「升級的必須條件……」繼續是寬我的自言自語。

會找上我的人到底會是誰?

唉!當黑的第三等級超凡人。

我呼了深深的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