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十一章:某人的傳心術

 

「喔!就是那個人嗎?」雲林問。

「嗯!就是這個男孩。」我微笑。

鏡頭裡的那個傢伙,我已經觀察了一段日子,我和雲林就隱藏在他住所對面的一棟大廈,我對他的印象蠻不錯,單純、天真、痴心,還帶點神經質,他沒有特別的專長,只有跑步一項,我猜他是個短跑高手,為了他,我也努力練習過短跑,因為我需要在運動場裡近距離觀察他,他的房間裡有數塊校際運動會的獎牌,而且還是金牌,是數天前我從這個鏡頭裡窺看得到的。

「他在玩電腦?」是雲林的廢問題。

這個年頭有那個年青人不是為玩電腦花掉整個晚上的時間,導致睡眠不足,每天睡到日上三杆才起床,雲林如此問來也是多餘。

他在瀏覽網站?還是找陌生人聊天?還是找愛情動作片下載?

統統都不!

是聊天。

和他聊天的對象是個女孩,叫嘉敏,對話視窗的一旁有她的照片,我坦白的說,長得很漂亮,是標準的大眼睛美少女,肌膚白得透紅!

「嗯!他找嘉敏聊天。」我答。

「你倒是很了解他。」雲林笑說。

「這些只是皮毛,將來我會知道更多,甚至是他的一切。」我保持著冷靜,刻意掩藏內心的期待,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兩天內我會得到他,然後吃掉他。

開口說話是屬於凡人的行為, 實際上單憑腦波我就可以向雲林傳遞信息,需要的話他還可以直接讀取我的心境,凡人會稱這種能力是讀心術或傳心術,我們一族稱它為「腦波對話」。

我初次嘗試用腦波對話的時候,其實那並不算是真正的對話,我們的嘴巴都沒有郁動,只是進行著思想上的交流,第一次腦波對話所帶來的快感足以使我暗中叫爽,不費氣力就可以傳遞思想,別人的思想我亦可以直接感受到,那種興奮莫名的感覺令我難以忘懷。剛才我提及「暗中叫爽」,其實也不可以稱作暗中,當時和我交談的人也從腦波中得知我到底有多爽。

腦波對話的空間,稱為「凌界」。

科技遲早也會實現到這種傳心術,動作、圖畫、文字、書信、聲音、語言,人類不是一直在努力進化嗎?不過這些都是以往的事,人類肉體與精神上的進化一早便停頓下來,科技的發展卻是一日千里,假如人類繼續停止進化,而機器卻持續發展下去,在可見的將來,機器必定會取代愚昧無知的人類。

有看過《Matrix》這系列電影的人都會明白,裡面的劇情一早預視了未來。未受啟蒙前的我一直很熱愛這系列的電影,三部曲的影碟我都統統買下,還有動畫版,即是《AniMatrix》我亦一併擁有,我經常重複翻看,第一集的動作及特技場面最叫人讚嘆,第二及第三集的說教意味極濃,我實在看不懂內裡包含的所有意思……不過這些都是被啟蒙前的故事,我現在連半秒鐘的電影也沒有興趣看,夜視儀鏡頭顯示的那傢伙才是我想欣賞的電影。

在我眼中,眼前的孩子只是件玩具,或道具。

「這東西不便宜。」雲林指著我手握的單筒紅外線夜視儀。

「數千元罷了,算是便宜貨,產自白俄羅斯,最遠的識別距離為 二百五十米 ,於黑夜之中,依然可以仔細的監視著目標人物。」我嘴角一動,只是有點痕癢,我和雲林是在用腦波於凌界內說話。

「它重嗎?」雲林問。

「大概七百公克重,以我手臂的肌肉來說,一點也不認為是負擔。」我沒有再看著雲林,左眼閉起來,因為我要用右眼監視著那孩子。

「對你來說當然不重,你鍛煉過身體,滿身都是結實的肌肉。」雲林說。

「你遲早也要鍛煉一下的,快點找個目標好好監視,你也不想承受詛咒的痛楚吧?」我教訓著雲林。

「這是被啟蒙的條件,意義好像等價交換呢。」雲林問。

「你看漫畫看上腦?我們不是那些異世界的煉金術師,隨手畫個圓就可以使出煉金術,它到底是那門子的邪術?很可笑呢,那套漫畫根本在教壞小朋友。」

真正的煉金術是中世紀的一種化學及哲學思想的始祖,是現代化學的雛形,當時的煉金術師是希望透過化學方法將賤價金屬轉變為黃金,在古代的中國,他們目的是製造靈藥或長生不老藥,不過那些內含重金屬的製成品只會令吃了的人死得更快,長生不老藥其實只是現代毒藥。當中有些論點其實很有趣,西方煉金術中提及過金屬是雌雄之分,是活生生的有機體,具備自身的靈魂、靈氣,煉金術師採取的手段就是將黃金的靈氣抽取,再注入到賤價金屬上,因此在賤價金屬上鍍上金銀就代表他們所促成的轉化。

當然時至今日,以上的故事已經被當代化學所否定,煉金術只能存在於動畫或幻想之中。

「明白嗎?雲林。」

「多謝你詳細的解釋,我不會再看那套漫畫了。」雲林感到有點失望,那套豆釘煉金術師漫畫曾經是他的最愛,不得不提這是在他被薩爾達啟蒙前的事。

「啟蒙的條件並不存在什麼等價交換,不用衡量得失,我只想得到夢寐以求的東西。」我笑。

「是我們都想得到的東西,真正的靈藥。」雲林的心情變得輕鬆,經我解說之後,他開始明白到我們一族對比起凡人是何等超然脫俗,何等非同凡響。

我給自己起了一個超凡人名字:洛克。

它並不是個完全虛構的名字,我的本名是「駱少克」,被啟蒙後我已經不再需要這個名字。雲林的本名也不是雲林,他說過他之前叫「林飛雲」,飛雲……有意思!兒時看過一齣動畫《魔神英雄傳》,主角就是飛雲,碰巧與雲林的本名相同,凡人的名字果真是千奇百怪。聽說中國有個男孩叫「周E」,父親原本為他取名周一,但因為同名的人太多,於是靈機一動改為讀音相近的「周E」,之後果然再找不到重名的人,男孩還成為那個社區的名人,多麼稀奇古怪!

兩天之後的晚上,就是我動手的時刻,身旁沒有雲林,只剩下我孤獨一人,假如依足狄米爾指示的話,最好是由兩個人一同行動,無論是監視、跟蹤、吃掉等過程,不過只要沒有凌盜者搞亂局面的話,我一個人便行!

雲林不在的原因很簡單,他在酒店的房間內解決著他的需要,我不用明言那是什麼需要,男人女人都會明白。是我故意讓他去的,因為我自信一個人便可以輕易完成整個「吃」的過程。

那孩子選擇在這個晚上表白,假如我是他的朋友,假如我不用「吃掉」他,我會給他一個忠告:「不要再浪費時間,不要再浪費心血,不要再浪費氣力,不要去表白。」

經過我長時間的觀察及監視,我發現那個女孩根本不會愛上他,她對前男友念念不忘,不會輕易愛上別人,我可以這樣說,是因為我能夠看穿她,她的內心住著那個前男友的幻影,啟蒙前我會說「這種女人不要也罷!」,現在的我會將她介紹給我們的女族人,這種用情專一、死心塌地的凡人,絕對是被「吃」的美食佳餚。

「出不了意外,今晚我就要吃掉他的記憶及身體。」我很想用腦波將這句說話傳送給雲林及其他族人,可是我不懂那種法力,啟蒙我的人黑暗領導狄米爾,他懂得使用「傳心術」,將說話直接打進別人內心。我一直敬重著狄米爾,他的法力高強,而且辦事別樹一格。

我想再補充一下「腦波對話」,這是我們一族的思想交流系統,是一種被啟蒙後便可以直接使用的本能,只要得到我族人的同意,簡單來說就是「連結」與「不連結」,一經連結,互相之間就可以用腦波交談,亦可以讀取對方的思想。腦波交談還可以應用在凡人身上,不過需要具備一個條件,我需要與那個凡人有直接的眼神接觸,而且還需要對望三秒,之後我就可以進入他的凌界,與他進行腦波對話。這種交談方式是單向性的,主導權握在我的手上,談與不談都是由我控制,凡人只是待宰割的羔羊,一直處於被動。

接下來那孩子的命運就操控在我手機內的一個應用軟件「Wheel Of Destiny」。

凡人稱它為「幸運輪盤」,我打開手機,再按下幸運輪盤的捷徑圖示,我一早為它加入了六種命運,分別是:外星人、魔鬼、神、靈體、雙重人格、莫須有。嘿!我只需按下轉動輪盤的按扭,那孩子的命運將於數秒後便塵埃落定,轉啊轉,手機響起中獎的音樂,沒錯!他中獎了,最終指向「雙重人格」!我會用雙重人格這個爛理由奪取並吃掉他。

我眼前的場景,是大廈停車場的出入口旁邊,那個被我選中的男孩正在等候著女孩,是長有一副美人胚子的嘉敏,我對她不感興趣,多美的女孩如何引誘我亦是徒勞無功,我要得到的是那個孩子腦中的記憶及整個身體。

在他等待女孩的空檔之中,我假裝若無其事的走過他身邊。

我選擇突然回身,用狐疑的目光看著他,他理所當然地與我對望,我知道他於腦內搜尋著對我的印象,我暗想:「可憐的凡人小朋友。」

「先生,我認識你嗎?」男孩問。

「哈哈,對不起!我弄錯了!我剛才以為你是大明的弟弟。」我隨意編個理由,實際上我只需要三秒鐘,剛才已經過了七秒,足夠!很足夠!我可以讀到他的內心,踏進他的凌界。

「哦!那再見嚕!」男孩一副無所適從的表情。

我打了一個說再見的手勢,回過身繼續走上我這個陌生人的路,我們很快會再見,就在這個男孩表白失敗之後,我會告訴他我叫洛克,是他的雙重人格云云,真是愚不可及的爛理由。

雙重人格,呸!

「黑暗超凡人,你好!」是傳心術……是狄米爾?不對!他會直接喚我洛克,是別的超凡人向我傳話。他嘗試接通我的凌界,讓他連接嗎?我要先感應一下他的凌氣,與我的不一樣,與雲林的不一樣,與狄米爾……有點相似,但亦不大相同,是等級的層次感絕然不同!

我決定冒險與他進行「腦波對話」,我相他不會簡單的解決我。

因為憑這個人的實力,假如要直接踩入我的凌界一定是件易如反掌的事,他根本不用大費周章與我進行腦波對話,他要送我上「天堂」的難度亦甚低,所以我還是讓他連接。

「年青的黑暗超凡人!」那人說,我暫時稱他為「某人」

「你是?」我問。

「還未到那個時刻。」某人說。

「你到底是誰?你剛才說什麼時刻?我不明白。」我帶點氣憤地問道,因為這傢伙在故弄玄虛,而我……卻沒有能力與他抵抗。

「我可以告訴你,我不屬於光明,亦不屬於黑暗,但我既是光明,亦是黑暗。」某人續說,這是那門子的答案,答非所問!

「是狄米爾啟蒙你的?」某人問。

「對!是黑暗之中最偉大的狄米爾!吃屍族的領導!」我故意將話說得響亮一點。

「很好!吃掉這個凡人之後,你會升上第三等級,恭喜你。」某人笑著。

「這些廢話不用由你來說,你不會是來阻止我吧?」我懷疑問道。

「不會!可是,你想知道升上第四等級的條件嗎?還是你認為第三等級足以滿足你?」某人問。我沒有立即回話,我正思考著第四等級的問題,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升上第四等級的條件,還是一般的吃掉人體嗎?要是有別的條件,難度會很高?我感到有點懷疑。

「狄米爾沒有告訴過你?嘿嘿!正如光明的費蘭度一樣,他們都不希望受到威脅。」

「威脅?」我問。

「條件只有一個:將第三等級或以上的同族超凡人殺死,便、行!」某人說,我開始懂他的意思。

「為何是同族?」我問。

「嘿嘿!條約所定的。」某人笑說。

即是說,假如我需要升上第四等級,我需要打倒狄米爾才行?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他是我的恩師,沒有他的啟蒙,我早已給姐姐吃掉身體,成為她法力的一部分,那會活得逍遙自在。

「你沒有任何選擇,你現在可以做的事便是先升上第三等級,然後依我指示殺死狄米爾!」我搖搖頭。

「相信我,只有最心狠手辣的人才能生存,我希望那個人會是你,哈哈!」

某人說完話,並立即離開我的凌界,凌氣消失得很徹底,我連抓著其一絲痕跡的機會都沒有,他消失了。

最後我依照原定計劃,吃掉那個凡人男孩,不再裝神弄鬼,沒有玩什麼雙重人格,這些玩意都變得不重要,因為我根本沒有那種心情,我只是不斷地思考著某人在凌界內所說的話,他要我殺死偉大的狄米爾,只有殺死他才可以成為第四等級的超凡人,我需要成為第四等級嗎?我真的需要這股強大的法力嗎?

吃屍族之中具有第三等級的超凡人,除了狄米爾之外一個都沒有!雲林亦只是二級,他還有半年才需要吃記憶,那時他才可以升級,結論是:只有狄米爾。

我相信我有選擇的餘地,只要我放棄挑戰狄米爾的機會,我不一定要殺死他,而且我不想與他為敵。

整個吃人過程我都處於幻得幻失的狀態,雖然升上第三等級,但我沒有重新觀察一次氣牆的變化,就由得它吧!什麼等級、法力也不太重要,這夜我步行於揮之不去的陰霾之中。

「回家吧,與你血脈相連的人正等著你」這又是來自某人的傳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