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九章:一閃一閃的光

 

自然超凡人:女性,今年二十三歲。

這個女孩的人生被安排得過分的幸福,樣貌標緻,出生於小康之家,順利於著名大學畢業。

在不久之前,她體內的超凡人特質毫無緣故地自然爆發,自然超凡人,所謂的自然,是指並不需要受到其他超凡人所啟蒙,如上天賞賜般將超能法力施降在她身上,不老不死,永遠保持在二十三歲的外表及體質。

從凡人角度來形容,應該是指基因突變,是指細胞中的遺傳基因發生改變,不理想的突變會經天擇過程被淘汰,而對物種有利的突變則會被累積下去。

這一天,我拾到她。

「桑比,偵測到一股全新的凌氣,來自一個從未露面的超凡人!」是費蘭度的傳心術。

這個時候我在火車上進行著公司指派的定期巡邏工作,每日都需要在火車車廂內用凌氣感應找出新的超凡人,這天是連續工作的第三天,幹這種事會使我心情鬱悶,我很想聽到小佩的聲音,近來她的工作表排得滿滿的,那家成衣批發公司的生意越做越大,這兩天她還需要到外地公幹,沒有她在身邊團團轉,我的生活開始缺氧起來,上班、下班回家吃飯等不斷的循環,我已經悶至不能呼吸了。

正因為有著這種迷茫的心情,費蘭度的傳話再次被我擱在一旁,我充耳不聞。

過了大概十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我偉大的光明凌盜者上司,萬人景仰的 費蘭度 先生終於按捺不住,向我提出腦波對話的邀請,我的反應依然來得有點遲鈍,遲了數秒鐘才意識到它的存在,於是急急作出回應,那個回應是肯定的「接受」,接受與他進行腦波對話。

畫面瞬即切換到凌界之內,升上第二等級的我更能感受到費蘭度的橫強凌氣,強大得使我感到頭痛。

這種頭痛有點似曾相識。

成為超凡人之前我曾經在零售店舖工作過,經常需要與一位愛思考的中年男人一起工作,他每次執著地思索著一些難題時,我總會感到異常頭痛,他會沉默起來,有時還會合上眼睛,整個氣氛都詭異極了,我認定我的頭痛是由他的思考所引起,他應該是個擁有強大腦波的凡人,但他不會是個超凡人,因為數個月前的一個朋友聚會上再次碰到他,突然間他又沉思著什麼似的,這一次我沒有再感到頭痛,因為我已經是一個頭腦比他開發得更為完善的超凡人。

「你好,費蘭度。」我禮貌地向上司問好。

「唉!你每次都是這麼遲?究竟你剛剛在忙什麼?偷懶嗎?」費蘭度怒氣沖沖。

「哈哈,人有三急,我忙著到處找洗手間,因為要上大號嘛!」我編個謊話瞞天過海便算,事實上費蘭度很快就會淡忘這件無謂小事,條件是給他時間好好的抽一口煙。

「說起洗手間,你有多久沒有清潔過辦公室內的洗手間?」費蘭度果然是費蘭度,連這種公司裡的雜事他亦會留意得到。

「哈哈哈!過兩天我會好好清潔一番的,不用擔心呢。」我以笑遮醜,很?腆的反應。

「不用啦,我替你完成了,花掉我一個小時,我會在你的工資上扣掉的,就當作請我吃飯及買香煙吧。」洗手間的事竟然被他利用來敲詐我。

「好啦,好啦,這件事就算吧,下次我會一手一腳完成的。剛才你傳來的說話,是指偵測到一股新的凌氣,對嗎?」我問。

「我找你的原因就是因為這股凌氣,你好像在巡邏,你身處那個火車站?」

「鐵路紀念站。」我回答。

「很好,你需要前往下一個車站,是商店街站。」他說。

「沒問題!我立即出發!」我的腦筋再次急轉,是任務,是執行任務!總比在火車坐位發慌來得有趣,我的屁眼每天都被座位悶得熱洪洪。

「動作要快一點,有一股來自黑暗的凌氣亦在迫近它,正朝著它的方向高速移動。」

「吃屍族?」我有點擔心。

「一定是!你要當心一點,身上有帶著法器嗎?」費蘭度關切地問道。

「背包內有一副黑色圓形粗框眼鏡,比上一次的更大更誇張!」我笑笑說。

「嘿!希望你會遇上與尼奧相似的超凡人,祝你每次都碰上好運!」費蘭度故意取笑我。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憑實力取勝嗎?」我的臉上畫上兩個「等號」及一滴冷汗,無奈得很。

「哈哈!居然懂得我是在玩冷笑話,腦筋不錯!你進步了!」費蘭度掛上滿意的笑容。

「過一陣子我再傳話給你,會有更進一步的指示。」他作最後補充說。

「是!知道。」我簡單的回應。

剛才說找洗手間只是個小謊話,實際上我還是乘搭著火車,這真是命運的安排,碰巧火車正朝著商店街站的方向前進,這種程度的巧合注定了我是執行這項任務的唯一人選,這次的任務就算是成功執行亦不會得到任何等級提升及額外法力,不過既然命運選上了我,我亦會全力以赴,以免吃屍族得到這個全新的超凡人,這個任務與對抗他們吃凡人時有點分別,我今次需要保護一個剛誕生的超凡人。

雖然還有數分鐘火車才會到站,不過我已經離開坐位,找了一個位置挺著身體站立,這數分鐘時間足夠讓大腿的血液再次流通,以避免影響我接下來的作戰效率,我檢查一下背包內的東西,手機、小說、外套一件、手電筒一個,你會對那個手電筒的存在感到好奇,我將它帶備在身是有一個挺倒楣的原因,最近回街路上的街燈都不開工,每晚我下班後我都需要摸黑徙步回家,所以有點小聰明的我買下這個白光LED手電筒,假如我懂得一些發光或生火的法力便好了,可是我就是偏偏不懂。

我的兩種法力:「回瞻過去」及「法力抵消」

低頭想一想,不得不先自嘲一番,我身上著實是一點攻擊力都沒有,法力都是隨機賜與的,大概是我的個性太過善良,致使我不能成為一個戰鬥系的凌盜者。

「下一站是『必……瘦站』,想瘦身的乘客請於左邊的車門下車」

這個火車的電視廣告實在是頑皮得很,第一次聽見時我真的以為是到站的車內廣播,經過數個月的猛烈宣傳攻勢後,我倒是開始習慣它的出現,當然我不會再笨到誤信那是下車的提示,我會側側頭看著螢光幕微笑一下,它是一種幽默。

「下一站是商店街站,想下車的乘客……」然後是英語廣播的版本。沒錯,我快要準備下車,快要到達執行任務的目的地:商店街!

火車緩緩到站,我急得快要衝破車門,可是性子再急也好,我亦要耐心等待著這頭機械巨蟲將嘴巴慢慢打開。

一、二、三!數到三我便會立即走出車廂,可是現實往往未能盡如人意,車門打開後,竟然有一個不識趣的家庭主婦穩如泰山般樹立在月台的黃線前,她體形的確巨大得有點像座山,保守估計是 二百磅 重,確確實實阻擋著我的去路,在她企圖闖入車廂的那一刻,我「嘩啊」一聲,被巨山撞至滿天星斗的跌在地上……她完全沒有遵守「先讓車內乘客下車」的條約,假如我是個凡人,我一定需要入醫院修理一番,我於凌界內咒罵著這個肥胖女人,恨不得她會被吃屍族選中,然後吃掉……不過處理她的脂肪看來需要花掉一些時間及功夫。

任務還未執行便被一個凡人女人所阻礙,我開始懷疑我到底是個幸運還是倒楣的凌盜者,我集中凌氣希望消去剛才撞擊所帶來的劇痛,手臂都被她撞至紅紅腫腫,我勉強站起並離開車廂,回身一看那個臭三八,她竟然擺出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唉!這個年頭,凡人的質素真是差了太多,滿街都是沒有禮貌的臭傢伙,完全不顧別人感受。

「吃屍族,請吃多點質素差的凡人,我不會阻撓你們的。」我於凌界內暗道。

「桑比,那個女孩就在火車站的大堂,於客務中心附近,快一點行動。」突然收到費蘭度的傳話。

我未有與他進行腦波對話,因為我選擇將力氣保留,發動雙腿跑上扶手電梯,目標直指車站大堂的客務中心,只要根據指示找到那個超凡人女孩便行了。這裡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商店街站,城市中使用率最高的車站,人流絡繹不絕,大堂總會被塞得水洩不通,跑過了電梯,我已經身處於這個使人抖不過氣的空間之內。

這個車站大堂還有一個特色,是完全沒有日光照射到的,裡面的光線都是來自龐大的照明系統,一旦它突然失靈,所有人都會頓時活於黑暗之中。

用肉眼怎能知道是那一個女孩呢?客務中心前至少站著二十多個年輕的女孩,外表及樣貌都大同小異,每一個的神情都是緊張或慌張,肉眼觀察已經不再是一種最可靠的方法,我需要進入凌界內搜尋一下她散發出的凌氣。

因為凡人太多的關係,訊號接收得不太穩定,我必須將自身的凌氣更集中一點,將精神都專注在整個搜尋行動上,我的視線開始變得模擬,眼前的景物全是人來人往的畫面,第一次於這種使人窒息的空間內搜索超凡人,我先前完全沒有這種經驗,預料不到這其實是有點難度的。

憑我剩下的意志及凌氣,我終於找到一點曙光,是黑暗中的一顆小光點,就在客務中心附近,有著一閃一閃的間斷閃光,我對它有印象!

這段記憶來自一個瀕死的病人,我最後吃了他的記憶用來解除那一年的詛咒痛楚。

那個人對螢火蟲有著特別的執著,他一直想親身看一次有螢火蟲的夜色。

由兒時開始他便一直住在發展成熟的繁榮大城市之中,周遭都是冷冰冰的高樓大廈,根本沒有機緣遇上使人神往的螢火蟲。他的成長過程之中,偶爾會接觸到一些與螢火蟲有關連的電影或漫畫作品,例如具有反戰爭意識的《再見螢火蟲》,還有一齣電影,片名他已經記不起,內容是講述來自大城市的年輕老師,他早就迷失人生的方向,於是跑到遙遠落後的鄉間任教,有個學生對無論於城市及鄉間內都找不到螢火蟲這件事提出疑問,老師亦不明所以,於是他們合力找出內裡的原因,真相竟是因為河流已經被上流的工廠所投下的染料和雜物所污染,所以螢火蟲就算下了卵,也無法形成新生的螢火蟲。於是老師與學生們堅持不懈,嘗試找出方法共同繁殖出螢火蟲,經過一段長時間的努力,結果他們都是成功了,電影借此牽出一些教育和環保的理念。

那個人最後患上不治之症,在尚有數年的有限生命內,他選擇離開陪伴自己半生的大城市,遷居到一處人跡罕至的效外,有著紅樹林,很接近大自然的小村落,他在那裡第一次看見了螢火蟲,最使他感意外的是她的妻子其實亦很喜歡螢火蟲,那一晚他們在睡房之中看到窗外一閃一閃的螢火蟲經過,他深深記住了那個美景,後來他的記憶轉移到我身上,我亦為他牢牢記住。

一閃一閃的螢火蟲……就是那個看起來不過二十五歲的女孩!

我不再理會那些途人,奮力跑往客務中心,我要帶走她來完成今次的任務,要阻止吃屍族,一個如螢火蟲般亮麗的女孩必定要加入我們光明一方,我將凌氣傳到她的那方,假如她真的是個超凡人,必定能感應得到!

沒錯!不消片刻她就注意到我了,果然是個如假包換的超凡人,我和她的距離只有不足十五步之距,任務快將成功!

??」的聲音從我身後飛奔過來,那股來自黑暗的凌氣亦迅即趕至,是吃屍族的傢伙,我們一同發現這個超凡人女孩。我很好奇他到底用什麼玩意來攻擊我,那東西為我的褲子開了一個破洞,還擦傷了我的大腿,幸好沒有打中要害,他是想給我一個警號,就是「他亦趕到了」

我立刻利用法力「回瞻過去」,一瞬間便查找出那個吃屍族的技倆,竟然是「影子」,他有著操控各類影子的能力,剛才他出招時,就是隨手於地板上挑了一個途人的影子,將其幻化為可以用作攻擊的子彈射在我身上。

第一次見識到可以操控影子的超凡人,接著我發現地板上的影子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不用瞎猜,那些影子都是被那個吃族屍所挪用,他的手上握著一股暗淡而帶著灰褐色的黑球,那黑球隨著每秒的流逝竟逐漸變得巨大起來,他會將整顆大黑球投向我方吧?我猜他會直接用來攻擊我!

可是戰情的發展卻使我有點意想不到,那黑球再次起了變化,分烈成一顆顆於半空中停流的小黑球,吃屍族的右手向上方一舉,他用手指點出一個方向,是那個超凡人女孩的方向!他竟敢攻向她!

他故意這樣做的,實際上他想傷害的人並不是女孩,而是希望我為救人而硬生生的承受其影子攻擊。

我顧不了太多,亦沒有時間去考慮任何多餘的事情,我可以做的便只有奮不顧身地跑往女孩的前方,結果是怎樣也好,這次我應該同樣會被轟打至遍體鱗傷,那些黑球就如一顆顆高速爆射的子彈攻至眼前,我唯有用將雙臂交疊在胸前,希望減低黑子彈帶來的衝擊力及破壞力,起碼要阻止他傷害我身後的女孩,還有客務中心附近的無辜凡人,見到這個超乎現實的戰鬥景象,凡人們都開始鼓譟及叫嚷起來。

那傢伙的力量源源不絕,法力是源自無數的影子,影子用掉後會不斷重生,途人只要移動一步,他們所產生的影子亦會再次生長於地板上。我的身體未必可以抵擋太長時間,拖延他不是一個很好的方法,我的雙臂佈滿了來自黑子彈射擊的傷痕,和尼奧的幻景攻擊相比,這一次卻好像沒那麼痛了,不知是升上第二等級的關係,還是因為我的皮肉經過浸泡治療後已經變得更為耐用。

同一時間我的衣服及背包均被射至破爛不堪,背包更加被射跌到地上。

對!是背包!我記得內裡有一個手電筒,沒有半分遲疑,我迅即解開背包的拉鍊,並拿出那個不屬於法器的手電筒,肉緊地按著那個改變我們命運的開關按扭,將光線的方向照射到吃屍族那方,果然一切如我所料,那些黑子彈被手電筒的光芒吃得光光,黑球消失的速度比其剛才射擊我的速度還要來得快。

可是事情真的這樣簡單便完結嗎?

「桑比,有我在呢!」震奮人心的一句是來自費蘭度的傳心術。

數秒之內,除了我手上的手電筒外,火車站大堂的所有燈光徹底消失,照明系統完全失靈!人群開始發出不滿的騷動聲,於黑漆漆的空間內大家都感到分外不安,就好像他們的生命隨時會完結一樣,不過對我來說,沒有光線便等於沒有影子,亦代表那個吃屍族已經不能使用影子法力,所以我的本能反應驅使我立刻關掉手電筒,使他失去最後狙擊的機會。

「跟我來!」費蘭度再次傳話。

我憑著其凌氣一步一步的摸黑離開,最後我順利帶走那個超凡人女孩與費蘭度會合,並迅速逃離商店街站及吃屍族的攻擊範圍。

成功逃脫後,我們向女孩作了一番詳細的解釋,讓她了解剛才發生的事情,及有關於超凡人、凌盜者、吃屍族及詛咒的一切須知。老實說,我的說話一直保持著中立,沒有偏袒我們光明一方,好讓她可以根據自己意願選擇投靠的派別,那時於凌界內發出一閃一閃光芒的她,最終選擇了光明的凌盜者。

她的本名有一個螢字,她為自己取的超凡人名字是「螢火蟲」(Firefly

是個自然產生的超凡人,沒有人向她作出啟蒙,她擁有基本的第一等級。

至於費蘭度的出現會否破壞條約?

我相信是沒有問題的,他說當時是用凡人的方法令到火車站大堂的照明及燈光系統失效,至於是如何做到,他卻拒絕回答。

哈哈!這個光明領導真是有其方法,我想不到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到這位大人物。

偉大的費蘭度!

至於那個懂得操控影子的吃屍族,他的名字是雲林,是後來沙文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