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八章:黑暗的狄米爾

 

「真不賴!竟然破解了『時間停止』的法力」我再次收到傳話。

是來自公車上的司機,我肯定他亦是個超凡人,等級高得過分的那一種,我奇怪他並沒有與旗鼓相當者聯手向我進襲,兩人合力的話,我不會逃得那麼輕鬆,公車上的事件有著說不出的古怪,他們到底在盤算著什麼呢?還是這只會是一波陰謀的開始?

我相信我已經遠離他們的攻擊範圍,回身一看,公車的背影變得如飯粒般微小,逃生門被我敲打至徹底的粉碎,但車子依然於公路上行駛著,這感覺是多麼的怪異,按照常理來說,它其實應該會被交通警截停下來的。我不會笨到於這個時候便放慢腳步,我決定繼續往公車的反方向跑,這樣做才可以盡快脫離險境,他們都是超凡人,假如是凡人的話,只要兩三下手腳我便可以從容搞定,但……他們是超凡人,而且一來便是兩個,使出時間停止的那一個,一出手已足夠使我狼狽不堪,假如另一個更強的人與他聯手出擊,我死定!

「轟隆!轟隆!」

接著還是「轟隆!」

連綿不斷,炸破我寶貴的耳朵,傷害我珍惜的聽覺!

我身後突然傳來了敲天破地的爆炸聲,不只是爆炸聲,還有機械的碰撞聲亦相繼產生,而且是一連串接一連串的巨響,本是黑漆的夜空亦變得光亮起來,是超妖異的暗紅色、暗橙色,不自然的光線纏擾及折射著,是一團令人深感不安的氣氛,就在我逃生的不久後,路面上竟發生了嚴重車禍,超過十數輛汽車於剎那間連環相撞,它們竟然在上演BurnOut!不用瞎猜,那輛公車便是整宗事件的導火線,我不能稱它為意外,因為有人在計算著整件事情的行進,公車只是榧木棋盤上的一顆黑白子,當我逃脫以後,它只是一條用完即棄的紙製內褲,沒有半點留下的價值,我只希望這場車禍並不會對凡人造成太大傷亡,他們是無辜的!

換句話說,那兩個人是棄車而行,他們會繼續狙擊我,我堅信著自己的推理!

所以我繼續逃跑,午夜狂奔很適合形容這個晚上的我,像個傻瓜一樣被超凡人追捕著,成為獵物的我感到很不是味兒,這個黑夜教我感到很沒趣!

有些說話並不應該隨便說出口,就像剛才獵物一詞,它代表著什麼呢?代表著我眼前出現了阻擋我去路的獵人,是牠!你可以聯想到一頭巨虎出現在這個繁華現代化城市的一處嗎?我沒法想像亦不敢去想,只能用雙眼去看清楚前路,朝前方一看,於行人隧道的入口處正正有一頭虎視眈眈的大老虎:西伯利亞虎!

牠亦稱東北虎、阿穆爾虎、烏蘇里虎、滿洲虎、朝鮮虎,於動物生態紀錄片見過不少次,我對牠印象難忘,經過這一夜,牠會使我更為難忘!是體形最碩大的貓科動物,身長可達至 三米 ,體重可以恐怖至 三百公斤 ,不過眼前的這一頭,我相信絕對超過 三米 長,保守估計是 四米 半長,毛色淡黃、毛皮厚實,背部和體側具有多條橫列黑色窄條紋,頭大而圓,前額上的數條黑色橫紋,極似一個王字,於現代化城市之中竟然遇上了叢林之王,遇難者相信只得我一人,真是奇遇也!

牠在虎視眈眈!

加大碼的叢林之王不作郁動,只是雙眼有神地將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我裝出一副勇敢的樣子,輸人不可以輸陣,我要保持著強勁的氣勢!同時間,我卻暗自盼望公車上的超凡人能及時出現並再次停止時間,好讓這頭巨虎休息一下,我亦有機會再找出一個可供逃生的新出口。

牠只發出「嗷嗷」的兇猛之聲,是其怒吼聲,最原始的攻擊性、肉食性、侵略性動物,發出由本能所驅使的狂怒,我已經成為牠最想吃掉的獵物嗎?還是牠想將我的頭部和身體咬斷為兩截?我猜是。

叢林之王那方傳來一股凌氣,當然它並不是屬於老虎,因為只有超凡人,而沒有所謂的超凡動物,那凌氣自然是來自牠的主人,他並沒有將凌氣刻意隱藏,看來這個人是故意讓我感受他的實力,這股凌氣與公車上的兩人截然不同,更為邪惡、陰森、黑暗!等級比我及時間停頓者來得還要高。

我與老虎一直對峙著,雙方都未有莽於動手,於這種情況下,採取先發制人的戰鬥方式並不一定是最有利,對付動物我一向缺乏心得,面對貓狗等寵物我亦經常顯得束手無策,被牠們耍得團團轉,何況眼前是一頭前所未見的兇猛巨獸呢。

我保持著姿勢,不動聲息,牠絕對不是簡單的動物,是超凡人製造出來的武器,假如是普通動物的話我會毫不遲疑與牠決戰,這時我與巨獸之間只有十數米之距,可是其龐大身軀就似在我的眼前,其身影龐大得叫我吃驚,正正是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我相信公車上突襲我的超凡人亦會隨即趕至。

我似是沒有選擇,只好放手一搏!

於口袋裡拿出了打火機,是Zippo的鍍銀十字架造型,價錢大概是四百塊的貨色,我沒有吸煙的習慣,帶在身邊只有一個原因,是用來發揮我的法力,就是用在這種惡劣處境之下,我用打火機燃起一點火光,將右手食指如香煙般燃燒著,維持數秒的燒烤,烤肉的香味已經被帶出,雖然只是一點的小火團,可是老虎看到火光後仍然有些顧忌,老虎怕火,野生動物都怕火,眼前的巨獸也絕不例外!牠怕得要命!牠不敢靠近我,那雙前腿在抖動著,牠企圖避開火種,突然帶著閃失的目光,此時我的食指已被燒得發燙發紅,燒成一支迷你型的火棒!我用火棒指向老虎方向,它真的像火棒嗎?它根本就是我的手指頭,我大概是吃得太多瘋子記憶,亦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瘋子吧?伊伊奇!痛啊!

真正使用時我倒覺得它像一具除草噴火槍,不過我的目標不是旁邊的草地,而是牠: 四米 半身長的最巨型貓科動物,牠兇猛無比!但牠怕火,哈!我集中精神匯集身上的凌氣,將火球提升之直徑超過 四米 的大火球,它的形態就如悟空的元氣玉般,不過換轉成熊熊烈火的顏色罷了,我將火球提升至只屬於第二級高溫的紅色境界,說真的我沒有打算藉此燒死牠。

我意念一轉,大火球由手指頭噴射而出,只有神話之物才能打敗叢林之王,我就是有著這種天真的想法,所以它演變成了只有神話故事中才會出現的傳說大火龍,將老虎活活困住,龍身圍繞在牠的身上,我並不打算將牠燒成野味,困住牠才是較佳選擇。

沒錯!我的第二種法力是「火焰」,透過打火機的小火光,再經我那又可憐又香脆的食指成為導引,控制著火焰,困住老虎,是操控火焰的偉大法力!

「果然有些潛質,怪不得費蘭度那麼想得到你,是我們兩派都夢寐以求的年輕超凡人!」中年男人的聲音由老虎身後傳出,是位黑暗超凡人,氣勢磅礡不足以形容他給予我的沉重壓迫感,我感到胸口痛癢,呼吸困難,我需要使出更大的力氣來維持氣管流通,以避免進入窒息及缺氧狀態。

「屬於黑暗的傢伙!」我狠狠喊道。

「是的,你感應到我的凌氣,我是黑暗的大壞蛋,你恨我嗎?我們都是吃人屍的!」他邊說邊指向老虎那方,那巨獸依循著一道隱形航線退回那男人的手上,果然那就是他的法力,到底是收服野獸的法力?還是可以製造出實體化的巨獸?我不太了解便是。

「我不恨你,只要你攻擊的目標不是我的親人便行,但我亦同樣不會加入黑暗,我要繼承爺爺成為光明的超凡人,你不用再說服我!」我意志堅定的說。

「不錯,你的話說得很明確,我已經了解,不會勉強你,反正你將來吃過屍體後尚有可能轉投我方,碰頭的機會多的是呢!」

「我們大可交個朋友!」

男人邊說邊走到我眼前,他一身紫色修身西裝,明亮藍色的襯衫,個子高大,年紀大概是四十歲,寬濃有型的眉毛,配上銳利有神的眼睛,相貌活似剛才那頭巨虎,殺氣凌厲!

「既然你這樣說,我唯有承認你這個點頭之交,我倒是想問你一句,剛才你沒有出手攻擊,而你那公車上的伙伴亦同樣給我一條生路,我搞不明白你們吃屍族在打什麼主意,在耍我嗎?」我問道,裝出一副憤怒模樣。

「你看來有點誤會,那兩個人是屬於光明的,司機是費蘭度,是個與我實力不分上下的光明領導,還有另一個人?我憑凌氣猜到他是沙文,是費蘭度的得力助手。」男人冷靜地解釋說。

「光明的?」

「可是他們剛才卻沒有現身救我,這說不通呢!」我說道,滿是疑惑。

「你直接問費蘭度好了。」男人作個手勢示意我回身一看,我赫然見到另一個散發著強大凌氣的男人正步往我們的方向,就是那個所謂的費蘭度,屬於光明的。

費蘭度已經站立在我身旁,並突然向黑暗男人作鞠躬禮,鞠躬是身份相應的行禮方式,向對方表示沒有敵意,光明領導竟與黑暗超凡人行禮,我認為當中有其諷刺之處,但黑暗亦踏前一步,彎下身體做著相應的行禮動作,皆是四十五度的敬禮,他們是互相認識的!

「狄米爾,我先說明來意,這個少年是光明的,你不能動他!」費蘭度措辭不算強硬,不慌不忙,果然具有領導風采。

「哈哈哈!是廢話,你我都明白條約,他只是第三等級,假若我先攻擊他,我需要付上一定條件,這種錯你我都不會犯吧?」沒聽錯的話,那男人應稱作狄米爾,是個古怪的名字,似是由法文翻譯過來的。他語調輕鬆,於這個午夜裡,這兩個人之間應該不會出現一場惡鬥。

「你依然是個聰明人,不過你的等級卻下降了,是因為那個黑暗女人的事吧?還是你啟蒙了別人?我沒有打聽過這些事,因為不論你屬於那個等級,我相信你依然是黑暗之中最可怕的對手。」費蘭度說道。

「推斷得蠻正確,既是女人,亦是啟蒙,反正我現在就是第四等級,雖然等級下降,但那個女人的弟弟亦被我啟蒙成超凡人,他會是個好幫手,就像那個與你出相入對的沙文,初次見到他,我還以為你們是同性戀的死變態。哈哈!我經常借這個話柄來開你們玩笑的,感謝你!光明的費蘭度。」狄米爾說。

憑以上的對話內容,我倒覺得他們是多年不見、難得共聚的老朋友,光明與黑暗並不太重要,他們似是亦敵亦友的好對手。

「依然幽默,如果吃屍族失去你,對我來說是同樣可惜,你是使我既敬且畏的老對手!」

說完話的同時費蘭度一手捉著我的手臂,並續說:「我要帶走這個少年,他是永遠的光明,會是你的下一個敵人,我會協助他挑戰你,你有機會首次被送進天堂,因為那個女人亦在那兒等著你。」

「她等待著找我復仇的機會,她會重返現世。」狄米爾說道,語調暗藏唏噓。

「嘿!她會是你最大的弱點。」費蘭度說。

「我早就知道,所以我亦需要培養可以與你匹敵的黑暗超凡人,就是古絲的親弟『洛克』,他現在是第二等級,不久之後到了詛咒生效期,他會輕鬆的升上第三等級。」

狄米爾所說的洛克會成為我命中注定的對手?我只是暗自胡亂猜測著。

「嗯,不錯!」費蘭度點頭說。

「在你們回到凌盜者分部之前我有些說話要跟這個少年說。」狄米爾將視線放在我身上,不知道他又有什麼主意。

「隨便。」費蘭度答,攤開雙手以示答應。

我被嚇得表情呆滯,反應來得很慢,只好於嘴角掛上一個勉強的微笑作回應。

狄米爾伸出右手,掌心向上並平放著一支黑色短鋼筆,他合上眼睛唸唸有詞的,他似是進入類似入定的狀態,我知道他進入了凌界,是屬於他個人的凌界,那股黑暗的凌氣散發著,令黑夜變得更為黝黑,天空吐現深紫色,就如他身上的西裝一樣,深不可測的黑暗實力,那股凌氣的壓迫感比費蘭度及沙文的還要恐怖,我深深明白我不是他的對手,我需要增強自己的凌氣才勉強穩住身體,瞧一瞧費蘭度,他的情況比我樂觀得多,只是運起自身的凌氣,不用催谷亦能穩得住陣腳,相比之下我表現得狼狽難堪,第三與第四等級的分野竟是如此之巨,教我意想不到。

「少年,這個送你!不要忘記我這個朋友。」他清醒過來,張開眼睛並瞪著我說道,他看似消耗了不少體力,氣息運行得不甚流暢。我不懂反應只是狐疑地朝費蘭度的臉一看,他不置可否,只是輕輕一笑,他選擇置身於外。

「狄米爾,我收下!」這支鋼筆絕對是件法寶道具,黑暗為其注入力量!

假如有可疑的地方,費蘭度必會出手拒絕,看起來它是安全的,黑暗的狄米爾應該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而光明的費蘭度可會是個百分百的好人嗎?往後的日子會證明這一切,我會遊走於光明與黑暗兩族之間。

我決定收下那支黑色鋼筆,緊緊的將它握著,它並沒有湧出什麼凌氣,就如一支普通鋼筆般存在。

最後我和費蘭度兩人結伴離開,他告訴我目的地就是凌盜者分部,他們稱那裡為公司,而那兒的確是一家批發公司,懂得時間停頓的沙文於路旁的旅行車內等待著我們,就是那個用時間停止來嚇我的人,害得我以為是IPod壞掉,害得我以為進入了異空間。奇怪的是,他明明曾經被我打至血肉模糊,但臉上卻找不出任何痕跡,是凌盜者有著某些療傷聖藥可以於短時間內助他迅速復原?又是奇事!

沿途我向費蘭度提出很多疑問,包括他們於公車上的行動目的,費蘭度說那是他們設計的考驗,用來證明我具備第三等級超凡人的實力及勇氣,這答案同樣使我感到奇怪,不過還是算了吧,我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他們亦問及我的名字,我表示早就想好了用那一個,就是植物人 小姐所知道的伊伊奇,這就是我超凡人的名字,他們說,成為超凡人之後本名變得不再重要。

黑暗的狄米爾沒有問過我的名字,他說他早晚會知道,他說他看到我身上的特質。

他用傳心術傳來了一句:

「那法器的用途絕不簡單,好好留在身邊。而你可能就是那個顛覆黑暗與光明的人。」

 

第八章以外:沙文日記3

晚上,我駕駛著公司的黑色七人旅行車。

費蘭度和我拾到了一件命運送給凌盜者的禮物:那個稱自己為伊伊奇的少年,多古怪的名字,我內心很好奇這個名字的由來,可是卻沒法子問出口,始終我要保持應有的形象。伊伊奇已經是第三等級,他用什麼方法可以於加入凌盜者之前輕鬆得到這種實力,我大感不解,我辛苦多年才獲得的第三等級,竟然只是與這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同級罷了,的確是有點不甘心。

今天凌盜者的另一收獲是一個自然超凡人:螢火蟲,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長得標緻、親切。是桑比在日間巡邏時所拾到的自然超凡人……

除了啟蒙以外,命運隨機挑選凡人突變成超凡人,與我們一樣,自然超凡人亦需要吃取記憶以解除詛咒帶來的痛苦,已經有十年時間未有出現過自然超凡人,所以我們這一群超凡人都是一代傳一代,以啟蒙方式繼承法力,應該是某些因素導致這個女孩的身體產生突變吧?

第三等級的少年伊伊奇,自然超凡人少女螢火蟲,是兩個最新加入公司的成員。

費蘭度沒有告訴我升上第四等級的條件,我問過了很多次,內裡到底藏著什麼秘密?我的人生除了提升戰鬥力,變成更強甚至是最強的超凡人外,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可言,費蘭度的態度使我對他更為懷疑,他到底需要隱瞞些什麼?

伊伊奇的加入相信會使我更快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