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七章:由植物人開始

 

被爺爺傳功後的首兩年,我都是靠吃瘋子的記憶用來消除痛苦,兩次都是到精神病院走一趟,隨便找個病人下手,他們瞪著我時的目光及神情很令我反胃,現在還歷歷在目,猶有餘悸。

到了第三年,我找到一個痛不欲生的植物人,那個人私家醫院內躺床四年,只能打開眼睛,四肢及其他部份的身體亦不能自由活動,沒法表達出自己的思想及情緒的植物人女人,根本是個活死人!

那一夜的那一刻我與她對望,進入其凌界,原本失去活動能力的她,於我們接通凌界後,她終於可以隨心所欲與我對話,當然這一切只限於凌界內發生。

那個人我姑且稱她為 小姐。

「你是誰?」她問,神情並不算吃驚,反而有著某種喜悅,雖然對她而言,其實我只是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你好,我是個帶著聖劍的天使,叫我伊伊奇好了。」我隨意笑笑說。

「天使伊伊奇,我剩下的日子還有多少?我死了之後你會帶我到天堂吧?」她的表情既驚且喜,死亡這回事已經是其預料之內。

「這個晚上你就會死去,在那之前我會洗掉你的記憶,你會到某一個地方,我不能稱那裡為天堂,總之死人都會被送往那個地方。」對著一個面臨死亡的人,我編些故事來讓她高興好了,我盡量保持著溫柔的語調,並不想剌激她的情緒,她的眼神很脆弱,像隨時會在我眼前跌倒,而且不會再次站起來。

「等了很久、很久,我花了幾年時間去等天使的出現……我連拿起手槍自殺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家人消耗著心血,浪費著金錢來讓機器維持我這本應完結的生命,我感到很無助,我只有眼球可以轉動,但他們不能藉此理解我的想法,我很想進行安樂死,可是這個意思一直沒法傳達,我只能像死屍般躺著,漫無目的、沒完沒了地躺著。」她邊說邊哭,這種痛哭也是需要一副正常的身體才可實行,這一刻於凌界內,於我眼前,她終於做到了,我為 小姐感到慶幸。

小姐,不用再作無謂的等待,這個晚上便是死期,你可以稱我是帶你上天堂的天使,亦可以是送你往地獄的死神,怎樣稱呼我亦可以的。」我說。

「我現在的樣子很醜嗎?變得肥腫難分?像一頭海象嗎?請你告訴我,伊伊奇!」她一副渴望得到答案的神情,意想不到一個睡了四年的人,於臨死前居然想知道這種事,還關心著自己的外表及容貌,那軀殼正正如她所言,變得醜陋極了,不過於凌界內的她卻有著大大的不同。

「在這裡的你很漂亮,我是說真的。」我誠懇的說道,不用說什麼謊話來欺騙她,眼前的 小姐的確是個可人兒,她架著一副無框架的眼鏡,披著一頭長直髮,瓜子口臉的,嘴唇薄薄,與現實差距甚遠,不過這模樣就正是昏迷前的她,始終是她。

「多謝你,你很善良,亦待我很溫柔,要到天堂……不!是那裡才對,到那裡之前可以有人和我聊聊天,就算只是一陣子也好,我亦感到心滿意足。」 小姐感動流涕,老實說,我亦被其觸動心靈。

我是超凡人,爺爺要我繼承其凌盜者之路,走上光明那方,我現在所走的亦是光明之路,給她洗去記憶及解除痛苦,正是我所行的光明之善。

小姐,不用擔心,於走上那段路之前,你不用再受苦,我會先洗去你的所有記憶,然後……」

我的話沒有說完,她亦沒有可能聽得完,我合上嘴巴的同時亦一邊吞噬著她的記憶,她的所有經歷我亦一一體會得到,這四年是其最傷心的記憶,什麼事也不能做,手指頭亦動不了,表達內心感受對她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事,我了解她的一切,吸走其所有記憶,好讓她走得了無牽掛。

上兩年度的瘋子記憶使我嚴重頭痛了一段時間,這一次 小姐的記憶卻使我悲傷不已,不老不死的超凡人確實不好當,吃記憶的同時我亦代替失憶者去承受記憶帶來的傷痛。

兩天後的晚上,我用凡人的身份再次造訪 小姐的私家病房,臥病在床的已是另有其人, 小姐宣告正式死亡,我沒有取去她的生命,偷走的只是記憶,快樂與痛苦都被我一一帶走,失去記憶後,她的身體亦隨著意志的消失而崩潰,迅速失去抵抗力,死亡是遲早的事。

除了其記憶之外,她的凌界內,還有一點使我印象深刻, 小姐是個吉蒂貓的愛好者,她的凌界內放滿了吉蒂貓的圖案及裝飾品,背景主題色是白色、粉紅色、粉紅色,活活就是一間少女的房間,與現實中死氣沉沉、了無生機的病房起了極大的對比與反差,我將那景象拍攝成一幅凌界照片,就擺放在我的凌界之內,以紀念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人。

離開私家醫院,我先於附近的便利店買下一樽可樂飲品,除了咖啡之外,可樂亦是一種提神及舒緩情緒的好飲料,心情不舒暢時喝它就最好不過,是那個被我奪去初吻的剌客少女趙子敏教我的,多得她,我才可以清楚可樂的好處,如它的名字般,喝了之後便「可以快樂」。

我本想等候計程車,在一般的情況之下計程車絕對是我的必然之選,但這晚卻有點不同,我心裡渴望著這個世界會有點變化,是一種心血來潮的感覺,我選擇了甚少乘坐的公車,公車號碼我沒有記住,反正我沒有打算急著回家,司機將我送到他的目的地便行。公車的下層塞滿了乘客,我經梯級走到上層,拾級而上,於最後方數上的第二排找了位置坐下。我拿出IPod,不錯!就是每人都握在手的音樂播放神器,神的地方是它的撥放音質的確很一般,但依然使每個人都禁不住搶著去買它,包括美國籃球之神米高佐敦,我見過他一面,那次他因為宣傳活動來訪這個城市,我看到他手握IPod,那一刻我頓時明白,我需要追隨他的品味去買下這部神器,雖然我並不喜歡籃球及IPod,可是最後我還是堅決買下它,並成為它的忠實支持者。將小耳機塞住了兩邊耳朵,就是那種入耳式,可以阻隔外面九成噪音的小耳機,開動IPod後,感覺就像進入了另一個凌界,只剩下我想聽的音樂及我自己。

「我和你拼了好幾夜 約翰藍儂的圖片

卻拼不到一個永遠 我在等你喊停」

是梁靜茹的歌,我故意挑選這首歌曲,內裡還有一句「得了失憶可能對你我都好」,我只是很想聽到這一句。這並不是一首超凡人作品,由我成為超凡人開始,有意無意的發現某些歌曲帶有超凡人的感覺,但梁靜茹唱出的歌完全沒有這種味道,沒有散發著凌氣,是凡人溫柔的歌聲,是凡人的歌曲在撫慰著我。

公車一路向北走了三十分鐘,我的臉一直依偎在窗旁,眼睛瞄著外面的景物,如照片的Slide Show般自行變化著,我沒有特意了解公車到底已經駛到那裡,還有它最終會在那裡停下,兩個答案同樣不重要,因為我最後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成為光明的凌盜者。

這是一輛奇怪的公車,車內的乘客經已全部到站下車,但公車還是一直行駛著,當我發現這個情況時,已經是在兩個小時之後,這個時間是我猜出來的,每首歌曲長度約是四分鐘,我聽了大概三十首歌,約是一百二十分鐘,兩個小時這個約數錯不了。奇怪的公車,這個城市裡怎會有一輛載我兩個半小時以上,但仍然不會趕我下車的公車,它的車程長得離譜。

這時是晚上十二時,寒冷的氣溫為這夜增添上詭異的感覺,沒有乘客的公車使我感到莫名而來的壓迫感。

不!那不只是壓迫感,凌氣的壓迫最多只會使我抖不過氣來,使我感到心臟麻痺,使我有著觸電的痛感,使我渾身不舒服罷了。可是有一點點的不同,IPod停止了,音樂聲不合理地被強制暫停,我不相信原因是IPod已經耗盡電力,出門前我才為它充飽了電,所以我立即否定了這種想法。公車停了下來,這個亦不是真實的,它只是硬生生的於空氣中暫停下來。外面的光線亦告暫停,是被「定了格」似的,路旁大樹的葉子靜止不動,在這種天氣狀況下絕不可能發生的事,這幾天的西北風吹得正盛,這一系列的「停止」來得很不自然。

於數秒後,一切回復正常,IPod、公車、樹葉、風,都一併回來!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可以使一切都變得如此不尋常,我胡亂猜測,可惜始終想不出答案,最大的可能性大概是遇上了一個法力高強的吃屍族,重點是「法力高強」,只有「他媽」般強大的超凡人,才可以在我面前任意施展法力,因為我是個第三等級的超凡人,我看過那幅屬於我的氣牆,它不會騙我的。

再次停止了,IPod變成了卡式錄音帶的播放機,斷斷續續地播放著音樂,過分!我只想享受片刻的寧靜亦不能如願,想放鬆一下心情,卻不斷被打擾著,我假設那個人擁有暫停物件的能力,我假設它只能將法力施展在死物之上,這樣也不錯,因為證明他不會攻擊我,假如這只是純粹的惡作劇,我亦不會招惹到什麼麻煩。反之而言,他懂得完全停止所有生物死物的話,我便大禍難逃,他必定會攻擊我,我肯定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一定會有所行動。

奇怪!

公車再次行駛,一切又回復正常,究竟在玩什麼把戲?我可不是這般好脾性的人,亦不是什麼好好先生,我會因為受到剌激而動怒,甚至是動武!可是我不想使用法力,這種淡淡的哀傷心情下那會想進行戰鬥,但那個人仍然故意挑釁我,他想激起我的戰意。

「是第三等級的超凡人。」

是什麼人在說話,他不像在和我說話,他用法力將聲音硬生生的打進我意識之中,錯不了!

只好走進自己的凌界,是我此時的最佳選擇,就在那裡徹底搜索一下附近的凌氣。公車上有著兩股凌氣,有著兩個超凡人。懂得停住時間的人很強,我相信絕對擁有第三等級的實力,與我旗鼓相當。另一個人我看不透,亦即是說,散發那股凌氣的人會是個高手,是一個我不能匹敵的更高等級超凡人。

旗鼓相當者已經閃到我背後的位置坐下,我感受到那股凌氣的存在,正正在我身後,極其接近的恐怖距離,那個人到底會怎樣攻擊我,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一起上?假如是兩個的話,我注定必敗無疑!

他媽的!又停止了!我的身體動彈不得!

我沒有猜錯!那個人懂得將時間停頓,我不曉得法力的正確名稱是什麼,反正他就在我面前玩他媽的時間停頓,他玩弄我的IPod,騷擾我聽音樂的興致,亂七八糟的打亂我的思緒,一次又一次地用「時間」來捉弄我,我受夠了,正如 小姐受夠了四年的植物人生涯,我亦受夠了三番四次的時間停止惡作劇。

「身後的人,吃我一拳!」這句說話是擊中對方之後我才施施然將它說完,那傢伙低估了我,還有我的法力,我沒有想過它的用處這麼大,我第一次的戰鬥便用得上它,我瘋狂地為他送上數拳,沒有留手地轟進他的臉上,我猜我擊中的是臉,雖然其實我什麼也看不到,但感覺到他被我打至面容扭曲,鮮血數度淺到我的手臂及衣服上。

佔了先機的我必須逃走,我沒有考慮就用我最大的移動力跑到公車下層,那個襲擊我的人必定仍在吃驚,吃驚我那沒有先兆的出手,我確信第一擊已經將他嚇呆了!一個玩弄時間的人被我狠狠擊中,於那一刻他必定有著一定程度的驚訝,我亦有著掩飾不到的快感,就在這反差之間,我離開了他的時間牽制!我猜他至少擁有兩至三種法力,他的等級與我相當接近,若果不是攻其不備,那一拳未必可以湊效命中。

在公車下層我呆上半秒,瞧司機位置一看,那裡的確有人控制著公車,是個中年人,他稍胖,一身公車司機打扮,是真還是假的司機?這輛並不是鬼車,他亦不是用法力來控制公車,我只容許再浪費半秒鐘,接著我衝到車子後方右手面的位置,見到最新設計的緊急逃生出口,這有別以往的太平門,它是一幅特製的強化玻璃,我握住掛在旁邊的敲打錘,一手敲擊出一條生路,車子還在高速行駛之中,我相信這樣一跳我必會玩完,因為公路上有著為數不少的汽車與公車,跳下去一定被撞得遍體鱗傷,雖不致死,但我相信一定會很痛,醫院看來是住定了!

可是!結果卻匪夷所思,教我大感意外。

那個人,不是指司機,而是那個旗鼓相當者將時間再次停頓!我像體操選手般輕鬆著地,完美的十分表現,我向路邊一翻,並避免被公路上的汽車所撞倒,那個人救了我,他並不想我受傷。

趁時間還在停頓之際,我迅即走到行人路或單車徑上,我分辨不了那是什麼路,總之就不會是公車能走的路,我選擇跑往公車行駛的相反方向,任何人亦會這樣做,我在此亦沒有別的選擇,不能浪費時間再猶豫下去!

我不是為保性命而逃,而是不想被黑暗超凡人所逮獲,我不可能成為黑暗的吃屍族!

成為吃屍族……是有違爺爺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