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五章:看字條的背後

 

「你剛才見識到的就是我所擁有的兩種法力:『隱形』及『幻景』,我還有另外一種法力,可是因為攻擊性太強,我不會隨便施展出來的。」老伯是這樣說。

「那怎樣才可以變成超凡人?需要先修讀內功心法?還是你會傳功給我呢?打通我的十二道穴道云云?」我好奇問道,最關心的就是這一點,我討厭做普通人類很久了,他們都不了解我,難怪我總認為自己是與眾不同。

我站立了一段時間,雙腿都在發麻無力,由於這個世界只是幻景的關係,於是我像武俠人物般盤著腿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打坐,偶爾會有途人踏在我的身上,但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蠻神奇的,是老伯的法力,厲害!

「你看得太多武俠小說了,思想有點走火入魔,但不要緊的!現實比武俠世界還要來得奇幻,你將來會擁有更奇幻的經歷。」

「由凡人變成超凡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啟蒙』。」老伯續說。

「啟蒙?需要什麼條件?」我向著空氣問道,憑聲音我猜是這個方向,錯不了的。

「我只需用一個等級、一種法力就可以啟蒙你。」老伯肯定地說。

「如此簡單?」我有點懷疑,果然世界還是環繞著我來運轉,從沒聽說過有人遇上類似的經歷,至少我會成為我的人際關係網之中唯一的超凡人。

「就是這樣簡單!不過尚有兩項附帶條件,才可以達成你的超凡人心願!」聽罷我心頭一灰,果然天下間並沒有免費午餐,我還得乖乖付款才成為超凡脫俗、法力無邊的超凡人。

「師父,請說!」我恭敬地說,老伯聽到這個尊稱,卻沒有流露半點錯愕,不慌不忙,處變不驚,果然是一代宗師也。

「第一項條件,我會啟蒙你,而且是兩次。」老伯說。

??兩次?」我詫異、錯愕!

「代表你會直接成為擁有兩種法力的第二等級超凡人!」老伯接著說,這項條件很好,好得我沒法用別的字眼去形容,一個字:好!

「嗯,聽起來真不錯,說第二項吧,老伯!」我臉帶笑意,突然感到渾身舒暢。

「第二項,你需要與父母、親人、朋友、同學都斷絕來往,斷絕六親,繼承我,加入光明的凌盜者,這就是對你意志的考驗!」老伯嚴肅地說,看似是很認真的。

「給我一分鐘時間考慮。」我立即回應道。

我不太喜歡拖泥帶水,說一分鐘便是一分鐘,我作出決定就不會輕言後悔。

仔細想想,「六親不認」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父親不在我身邊,母親是個老花痴,我討厭她,好朋友我只有健健及胖胖兩個,女孩子只愛我的外表,不曾了解過我的內心,說到底,我對現有的人際關係網沒有什麼好留戀,不用上學做功課,當一個出色的超凡人、凌盜者亦是一件美事,只需要每年吃一次記憶,只是記憶罷了,隨意挑一個患有精神病的瘋子便可以,沒難度!

不!我尚有值得留戀的東西!

是子龍,我記得她從後抱著我腰間的溫暖,還有她剌我背部時的痛楚,騷騷癢癢的,使我回味,我合上眼回味著。不過她並不值得叫我放棄成為超凡人的機會,畢竟她只是個十四歲的小女生,數年之後我會厭棄她,她亦大有可能另結新歡,我了解自己並不會是個用情專一的人,她亦可能是,現代的愛情總是來去匆匆。

短短的一分鐘匆匆流逝,我已經作出決定。

「老伯,我接受!不過啟蒙我的時間可以是明天的這個時候嗎?」我立定決心說。選擇明天,是因為我需要多一天的時間作心理調整。

「很好!小朋友意志堅定,說話算話!將來一定是位真漢子。」老伯的語氣似是老懷安慰。

「明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我就在這個公園等你,不要讓我等太久。」老伯續著說,我們彼此之間已經建立起互信的承諾,我毫不猶豫,立志要成為超凡人,我憧憬著脫離不如意的現實世界。

「嗯,好吧!一言為定!不見不散!」我說。

老伯沒有再回應我,可是他製造出的幻景卻無聲無息地消散,我眼前一黑,重新回到真實的公園之內,我依然盤坐著,可幸的是街上沒有別的途人經過,終究坐在公園地上是件很白痴的事,我心存僥倖,深呼吸並吐出一口氣。

回到家裡我得知母親外出,反而獲得一種難能可貴的安全感,我實在不太喜歡這個家,於是我選擇開動電視、換頻道、做家課、玩電腦遊戲,看多一遍《夜巡者》。

第二天早上我如常上學,一切不變,我依舊更換好校服,揹起背包,一個人踏著單車出發去。這天的歷史課有點沉悶,但我不介意,是我最後一天的中學生生涯,最後一天給子龍玩「剌背」遊戲,她彷彿知道今天的我與平日有點不同,她剌得特別用力,用的筆比往日的都鋒利不少,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帶著狠勁,以陰謀論的角度來想,她必定特意挑選了一支新筆來吸引我的注意,由於我的觀察力如此敏銳,而我又很想讓子龍知道我有察覺她的用心,於是我寫下一張字條「新筆,很痛,啊!」,傳給我背後的她,她看過後心滿意足地偷偷微笑,效果不錯!她傳回字條回覆我「我會買一支更厲害的!」,雖然是句變態的說話,我卻由心底湧出一股窩心的暖意,這是我身為凡人身份的最後一份情意。我傳回「我不怕」,她傳回「怪人,怎會不怕」,我傳回「因為是你剌的」,她傳回「又如何」,我傳回「不同的」,她傳回「什麼?」,我傳回「與其他人不同」,她傳回「什麼不同」,我傳回「我喜歡你」,她傳回「我也喜歡」,我傳回「真好呢!」,她傳回「傻瓜」,我倆沒完沒了的傳了大半天的字條,消耗了無數張小紙,是很白痴的浪漫,我相信子龍三年後亦沒有遺忘這件事,我當然會同樣牢記著。

一輛單車,兩個中三學生,我與子龍兩個人,下課後我倆如昨日般騎著單車離開,她的手臂抱得我更緊,甚至將頭及臉都依偎在我背上,我倆的舉動有點過火,但她可是健健的女朋友啊,我感到有點為難,難以啟齒。

「怎樣和健健解釋好呢?」我用著試探的口吻說。

「解釋什麼?」子龍問。

「你是她的女朋友,可是我卻……」我支支吾吾,當然是假裝的。

「哈哈哈,傻瓜,健健只是好朋友。」她笑說,邊說邊用手指頭剌我,這個浪漫時刻她還要用東西剌我,媽的!不過也剌得挺浪漫,我偷偷笑起來。

原來只是一場誤會,我一時忘了那班白痴同學很喜歡製造緋聞,每段時期也為男女生編上不同的戀愛對象,甚至是同性戀……笨蛋伊伊奇,自以為是的從沒向健健查證過他們關係的真假,超笨的!

「不要緊啦,現在知道真相還未遲呢,哈哈!」子龍溫柔地說,將我抱得再緊一點。

離分岔路口只有數分鐘路程,太遲了!

一切都出現得太遲了!

我已經答應過老伯會與凡人劃清界線,成為繼承他的超凡人,我還有可能挽回這一切嗎?還有斟酌的餘地?還有機會反口做回凡人嗎?我盼望著眼前的單車徑突然被改道,我祈求著老伯忽然間失約,沒有宗教信仰的我急得與各地宗教始祖熟絡起來,神啊!佛啊!腦海中不斷與祂們發出絕命的求救訊號!

到了我需要和子龍分別的時候,我沒有再理會太多,回身擁著她,吻下她薄薄而柔軟的嘴唇,她不作抗拒,亦不算熱情,只是顯得呆呆的,看來這是她的初吻,看來這亦會是我以凡人身份作出的最後一吻。

「哎呀!」她掩著臉,不知所措似的。

「我喜歡你。」我說。

子龍點點頭,兩頰泛紅。

「你怎麼哭?」她邊問邊嘗試用手輕輕拭去我的眼淚。

「哈哈,因為實在太感動了!」我假裝著,以一片笑臉掩飾著內心的焦躁不安。

「沒事就好了,我要回家啦,明天學校見。」她笑瞇瞇的說,是很溫暖的笑容。

「拜拜嚕,伊伊奇!」

「再見,趙子敏!」我的眼淚再次湧出,流到我的嘴角處,苦澀的。

近在眼前的正是我和老伯約定好「不見不散」的公園。

嗯!一定會有轉機,我是這樣想的。

我渴望老伯會告訴我他已經找到了另一個徒弟,所以我不用再當什麼超凡人,可以繼續我的凡人生活,與子龍發展出一場平平淡淡的戀愛,我很希望事情順著這個方向發展下去,是個最完滿的結局。

我將單車停放在長椅的旁邊,殺氣或凌氣如昨日般迫近,不用多說,這是來自老伯的,那氣息於不知不覺間已經刻劃在我的腦海中。他再次使出法力「幻景」,這一次我置身於一個黑漆的密室之中,原來幻景是由超凡人隨意打造的,每次出現的場景亦可以不同,我開始明白此法力的奧妙之處。

時間停止了嗎?空氣不再流動嗎?是超過三十分鐘的寂靜(時間是我猜的),老伯不發一言,可是我知道他就在我身邊,他的凌氣尚在,而且近在咫尺!

「老伯!」我喊道。

「老、伯!」我拼命大喊。

媽的!沒有回應!密室內只是傳來了陣陣回音,我感到極度焦慮,甚至難堪地失禁起來,整條褲子都尿濕了,我可能患有隱性的密室恐懼症,真是天曉得!

竟然在這個時候給自己發現了患有這種怪奇精神緊張病。

對啦!手機,我靈機一動,拿出手機並亮起螢幕,我照亮四周左顧右盼,赫然發現老伯就在我背後,他沒有進入完全隱形的狀態,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眼,一雙枯竭的眼睛,帶著木訥的眼神,他看著我,我們作出了數秒鐘的對望。

有點不對勁,場景再次幻變,我們不再身處黝黑的密室之中,來到了一個似是無盡的空間,我猜這裡是另一處神秘的境地。

「這就是凌界。」是老伯的聲音,也不對,是他的意識!

「猜對了,是意識,超凡人的腦波對話。」老伯竟然可以直讀我的意識,事情鬧大了!我被啟蒙了?成為超凡人嗎?我深感困惑,身體卻好像沒有什麼特別變化,我依然是我,只是個凡人罷了,不要再自己嚇自己!

「不!你已經是個超凡人,由剛才幻景消失的剎那間開始,你便是!」

我、便、是?

不會吧!過程簡單輕鬆成這個樣子?我們沒有做過什麼特別儀式呢,老伯!我還可以回頭嗎?

「過程的確簡單,不過我已消掉兩級來啟蒙你,你是個第二等級超凡人,一點也不簡單呢!哈哈!」老伯看來感到老懷安慰,了無牽掛似的。

「嘗試觀察一下自己的氣牆,感受自己擁有的兩種法力,因為是隨機的,只有你自己才可以從氣牆上領悟過來。」

眼前的凌界立時出現一幅牆壁,正是老伯所指的「氣牆」!

我看著它,有股說不出的親切感,是源自我內心思想的反射,是我的叛逆本能,是一幅刻在牆上的寶麗來照片,是個張開嘴巴、憤世嫉俗的小孩,他不雅地舉出中指,宣洩著對現世的不滿!它反映著我的內心,我已經領略到兩種法力。

不!是三種,但……老伯不是說過只會給我兩種嗎?為何我看到的是三種法力?事情來得突然而且絕不對勁!

「老伯,你在那?」我大聲喊出,我將自身的凌氣伸延到整個凌界,作一次徹底的搜尋,不見了!老伯的氣息完全熄滅,猶如未曾存在過一樣!

我逃出凌界,返回現實,公園還是那個公園,長椅、單車、花草樹木、遊樂場等都還在,沒有別人,包括途人及老伯,他的凌氣……我不再感應得到。我拾起跌在單車旁的背包,從那裡跌出兩張字條,是今天上課時與子龍玩傳話遊戲時所用的其中兩張,我握在手裡隨意一看,赫然發見它們的背後有著別人的字跡,並非我的字,亦不是子龍的。

第一張寫上了「你是擁有三種法力的超凡人,但不用再與凡人斷絕來往,你成功通過了考驗,你是我勇敢的乖孫……爺爺字」

一直沒有露過臉的隱形超凡人就是我的爺爺,很可悲的現實!

我不禁抱頭痛哭,那數秒間的對望就是我們一生中唯一的眼神接觸,最親近的那一刻,我卻懵然不知,原來他一直在我身邊守護著我。過去的他曾經捨棄過自己的親人,選擇走上一條超凡人的不歸路,這天他卻將三種法力傳功給我,將我啟蒙成凡人,從這一天起我許下承諾不會使用它們去啟蒙任何凡人,因為這是爺爺留給我的寶貴遺產。

三年,我偽裝成凡人苦悶的度過了三年中學生活,於今天開始,我會依從爺爺的身影走上凌盜者之路,不同的是,我不曾放下父母、親人、朋友,還有趙子敏。

 

第五章以外:另一張字條

至於我沒有提及的另一張字條,上面留下的筆跡竟與爺爺的字絕然不同,寫上

「想不到老頭子會玩傳功這一套,我會給少年三年時間去成長,是三年!

某人字」

字條上留有的凌氣與別不同,與屬於光明的爺爺有很大分別,是黑暗的傢伙留下的吧?還是另有別的超凡人,難道是光明與黑暗之外的第三勢力?剛被啟蒙的我對這個超凡人世界一點認識都沒有,唯一找出真相的途徑,便只有加入爺爺所說的凌盜者!

兩張字條皆收藏於我的錢包內,一張是用來紀念爺爺的,另一張是等候那個「某人」的來訪。

這個人到底是敵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