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四章:三年前的春天

 

我是伊伊奇,十七歲,我會敘述一次自己成為超凡人前的故事,由於我並不喜歡原本的姓名,所以接下來我會續用「伊伊奇」來代替它,相信聰明的你定必明白什麼是伊伊奇,假如你真的不了解的話,我會認為你是個有點與時代脫節的人,請不要怪責個性坦率的我,因為我就是伊伊奇:怪裡怪氣的少年。

三年前的春天,我還是個中學三年級的學生,我承認自己的個性有點自我,有濃厚的自我中心主義觀念,不合群、不合作、不遵守紀律,凡事以自己為先,滿足一己欲望,不願意為任何人作出犧牲,可以交心的知己只有 一兩 個,點頭之交亦不足五個,我不打算改善這種狀況,因為我認為這根本不是個大問題。

我強烈要求別人環繞我、認同我、包容我、崇拜我,還需要服從我,一直體貼的照顧我,你可能會認為我的要求很過分,自私自利,但這個我就是真實的我,是不需要為討好別人來生存的我。

學校離我家的距離使人有點??,由我家出發,需要走上一段路程才可到達火車站,直接一點的方法是乘坐接駁巴士,可是這裡出了一個問題,因為候車時間長得過份,我不能容忍浪費時間於這種地方身上,那狗養的巴士司機總是要先停放好車子,待十五分鐘後才施施然用其緩慢的腳步走過來,除了「狗養的」,我尚可以用其他詞語去形容他嗎?肯定沒有!於是我徹底反對了這種交通方案,最後由我的好朋友健健(這個名字是隨意編的,反正是個路人甲,只是個大配角)提出了一個比較有效的解決方法,就是踏單車,於是不論上學還是回家,我都選擇以單車作交通工具,殘舊二手的黑色單車成為了我人生的第一個可靠夥伴。

由於我的樣子長得不賴,算是眉清目秀,五官精緻,天生擁有一副孩子臉,就算我的性格如何不濟,怎樣使人吃不消,但仍然有不少女孩子在我身邊團團轉,她們的存在的確使我更為認同自己抱有的「自我中心主義」,但並不代表我喜歡她們,她們就是如此膚淺及只看表面,美麗的糖衣背後,隨時潛藏著致命毒藥,我總認為自己是一顆毒藥丸,不值得她們所鍾愛。

健健不像我這般走運,他的臉比不上我,先天就給我比了下來,可是不要緊的,由於他是我的好朋友,那些膚淺女孩基於愛屋及烏的大原則底下,她們亦樂意友善的糾纏著健健,拜我的好運氣所賜,他的緋聞女友亦是一個接一個,直至班中出現了一個轉校生:趙子敏。

基於這個可笑的名字,我一直都戲稱她「趙敏」或「子龍」,誰叫她父母為她改下一個如此難堪的怪名字,亦因為她正是如此的古靈精怪,我亦開始留意她的一舉一動,我坦承自己喜歡怪東西,不論是我自己還是子龍。

老師安排子龍坐在我後方的位置,這正合我心意。這女孩很暴力,有些微攻擊性及可以造成物理傷害的東東都會被她拿來剌我,我的背部經常被她剌得紅腫疼痛,不用多說,我的校服亦受遭殃,被畫得亂七八糟、骯髒得很,唉!

子龍喜歡作弄我,給我起過很多外號,很多都是極為無聊的,因為我們很快便熟絡起來,同學們紛紛猜測我們會是一對,我亦自以為是,不過事情的發展往往未如人意,在我有心、以為她有夢的情況下,居然突然傳出她與健健交往的消息,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於是我只好無奈地埋藏這份剛萌芽的感情,放棄對她表白。

我的父母於數年前離婚,爺爺及??在我出生前已經離世,連一面之緣都沒有,因此我的家庭生活說不上是溫暖和諧。由於父親有暴力傾向,所以法庭將我的撫養權直接交給母親。老實說,我不曾責怪過父親,他出身寒微,讀書少加上天份低,除了粗重的勞動工作外,唯一的興趣就是業餘拳擊及喝酒,酒後亂性是經常發生的事,我和母親長年處於挨打狀態,雖然他的確是拳拳到肉,但逐漸長大的我卻開始適應他的拳速及力度,在長期的艱苦特訓下,我的反應及身手亦比一般人敏捷,對殺氣的感應力特強,對拳頭的觸角亦比常人敏銳,打架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的事。

與父親相比,我討厭母親多一點,離婚前經常見她打扮得花枝招展,與一些叔叔伯伯之類的人物外出,一去就是大半天,我怎會不了解他們會偷偷幹些什麼,由八歲開始我便明白什麼是做愛,一年後我亦知道避孕袋的用途,再過一年後我懂得欣賞愛情動作片,再過一年……不說了,總之我討厭這個女人,明明只是個年老色衰的家庭主婦,卻深受叔叔伯伯喜愛,他們口味真的蠻重,我變成老伯以後會不會有著與他們同樣的重口味呢?

某天的下午,地點是學校大門,時間是下課鐘聲響起後的十分鐘,我雙手按著單車的把手位置,準備盡快離開沉悶的學校。

「伊伊奇……」說話的人子龍,她站在我身後揮著手說。

「子龍,喊我幹嗎?」我冷漠地回應,同時她卻越走越近。

「可以送我一程嗎?健健沒空,他要參加足球隊的特訓練習呢。」子龍微笑著,她架著一副金屬幼框眼鏡,若然我校的女生校服設計得不是那麼糟糕的話,我會直接提名她參加那些校花比賽,因為始終還是日系的水手服比較吸引人,我校女生的旗袍實在有點過時。

「我很想拒絕你!」我搖搖頭說道,假裝將單車駛得更遠,當然我有故意將速度放慢,好讓她可以輕鬆追上來。

「可是呢?」子龍追跑過來,就在我的身後。

「上車吧,因為你是健健的馬子。」我特意用馬子這個字眼來強調她與健健的關係,她不但沒有反感,反而給我一個微笑作回應,立即坐上了單車的後座,還用雙手環繞在我的腰間,肉緊地用胸口貼著我背部。

由於我和子龍都是怪人的關係,由單車離開學校開始,我們都選擇沉默,子龍一直都在聽音樂,我卻吹著口哨嘗試打擾她的雅興,她一臉享受的神情,似乎不太受到影響,假如我不需要用雙手握著扶把,雙腳亦忙於踩著腳踏,我一定會用手將她的耳機拍到老遠去。

在這種使我感到臉紅耳赤的「胸貼背」情況下,我們於單車上親密地度過了十分鐘,直至到達我們需要暫時離別的分岔路口,這時候我還回味著她殘留在我背上的體溫,我的理智沒有告訴我去排斥這種聯想,就算子龍是健健的馬子又如何,我不在乎健健,他只是我身邊的一個小角色罷了,我反而著緊子龍多一點。

怪事發生了!不過我就是喜歡碰上怪事。

「小朋友,你喜歡子龍?」莫名奇妙的一把老伯聲音由我耳邊傳出,不太可能吧!

我還在踏單車,眼前及附近亦沒有別人,怎會突然來了一把老伯聲音呢?真古怪!

「不喜歡啊!」我冷淡地回答,我不在意那把聲音是神或鬼,反正都是一名怪卡。

「我亦做過小朋友,很明白你剛才觸電的感覺,她挨在你背上,你感到很舒服,有了邪念,滿臉通紅,下體漲起,旁人都看得出來啊!哈哈!」我環顧四周,找不到聲音主人的蹤影,可是在接著的數秒之後,我察覺出不妥當的地方。

「不!你就在我身後!」我立即停下單車,回身說道,我的眼神狠狠地注視著後座位上的空氣,我身旁的環境是一個單車徑旁的小公園,除了我和隱形人之外,沒有別人。

我驚覺到單車負重的「沒有變化」,由子龍上車到下車,再到現在我停下單車,單車的負重感覺居然接近沒有分別。但子龍已經離開了好一陣子,理論上我踏單車時所消耗的力氣應該減少,可是這理論卻與真實絕然不乎。

「不錯,我就是看中你的潛質!」

「我一直有在你身邊觀察你,守護你。」老伯續說。

聲音變遠,我估計距離大概為 一米 外,除了聲音之外,我感到一股氣場,就如武俠小說中的殺氣,悟空變成超級撒亞人後圍繞在身邊的黃色及閃電氣勁,我感覺到他的存在,甚至是他並不是人,是神是鬼亦有可能。

老伯的殺氣使我感到不適,強勁的壓迫感,使我的體內泛起了想吐的感覺。

「什麼媽的潛質?我感覺到你的殺氣!真的很可怕!」我憤然說道。

「的確很不錯!不過殺氣這種過氣的字眼已經不合事宜,我可以告訴你,那是凌氣!」他的距離還在 一米 左右,他沒有離開我更遠,我猜他是端正的站立在我面前。

「什麼靈氣,不是更古老嗎?」我懷疑地說,其實這一次我大有機會遇上身懷絕世神功的瘋子。

「是凌厲的凌,凌晨的凌,凌辱的凌,小朋友你的語文程度有點兒那個啊。」老伯邊說邊笑,他的「凌氣」果真不是殺氣,反給我一種安穩的感覺,剛才我感到的壓迫感大為減弱,我開始適應這股聞所未聞的氣流。

「好了,懂隱形的伯伯,你找我是想教我如來神掌吧?」電影中的經典場面居然活生生在我身上上演著,真是媽的!

「哈!小朋友,是比如來神掌還是厲害的神功。」他將話說完後,隨即風雲變色!

周遭的環境起了變化,公園不再是公園,天空不再是天空,樹木不再是樹木,連兒童遊樂場也消失了!我進入了另一個場景,就像電子遊戲過關時,一個黑色畫面閃過,我還是我,但世界不再是世界,我來到的是由老伯所創造的新世界。

「嚇傻了眼?」老伯就在我身旁,他拍打著我的肩膀,可是,我依然看不到他,他是隱形人,而且是個出神入化的魔術師,過往我懷疑過魔術,鄙視過那些裝神弄鬼、愚弄大眾的魔術師,可是經過這次親身經歷,我不得不佩服至五體投頭,完全找不出破綻,看不穿法則!我敗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發現這個世界並不是為我而轉動,我感到徹底的失落,情緒跌落到一個新低點。

「是魔術?」我呆呆的問道,基本上我臉上失去了發動表情的功能,呆若木雞。

「不!是法力,超凡人的法力!」老伯還未肯現身,不過我感覺到他是善良的,至少我仍然在生存,他未有取走我頭顱,奪去我的性命。現在顧不得那是殺氣、凌氣、還是超級撒亞人,他的「武功」遠遠在我之上是不爭的事實。

「夜、巡、者?」我驚訝吐出三個字,是俄羅斯偉大科幻夜巡者之中那些超人的種族,超凡人,他們可以透過影子走進幽界,他們有吸血鬼、巫師、變形人等類別,有正有邪,我曾經一口氣將四本鉅著看完,是令人回味的作品,我時常幻想自己亦是超凡人,可以走進幽界內躲懶,與超凡人女人生下超級強的超凡人小女孩,找到那支可以厲害到改寫命運的粉筆,雖然有些設定不太合理,可是我依然受落,活脫脫是 金庸老 先生的《笑傲江湖》羅剎國版,妙哉!

「你有讀過?謝爾蓋是我們俄羅斯分部最親近的凡人朋友,作品寫得倒不錯,我們向他提供了不少有用資料,他再加添了吸血鬼、踏入幽界、大審判法庭等虛構設定,是一系列出色的奇幻小說,哈!」老伯到底在說些什麼,我聽後感到萬分詫異,他大概是瘋子吧?

「謝爾蓋?盧基揚年科?我幻聽吧?超凡人是真有其事?」我吃的驚足夠兩天的食用份量,超凡人竟然不是幻想,而是真實存在的!

不!老伯剛剛說我有潛質,難道那就是成為超凡人的潛質?這正合我意呢,我內心暗喜。

先描述一下我眼前的「世界」,不太奇幻,不太不可思議,我只是身處於人來人往的鬧市區,眼前是城市中最繁忙的十字路口,車來車往,走慢半步也趕不到對岸,沒有人在遵守交通規則,指示燈猶如廢物,被大家所忽略著,這個地方最多的東西就是人、車、煙,汽車死氣喉噴出的有害黑煙,途人口中呼出的香煙,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反煙人士,看到這些廢氣污染製造者我會選擇避之則吉,或是快步離開,總之要逃離他們的射程範圍。

可是,在這個「世界」內,我彷彿與老伯同樣變成隱形人,無論我在途人面前如何整古作怪,如何揮手哈嚕,竟然沒有一個人理會我,這使我有點沮喪。

「我就正正是個第三等級超凡人!」老伯的隱形比我還高一個層次,所以他鏗鏘有力的聲音依然在空氣中彌漫著,這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帶給我一次難忘的體驗。

??」第三等級,聽起來很厲害似的,而且他的超能力我見識過,由衷地說,我對老伯的信任程度比父母親還要高,畢竟美國超級英雄教育過我「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老伯的超能力如此高超,必定是個為正義而戰的絕世英雄。

老伯跟著說的話我一字一句都放在心中,原來真實的超凡人與夜巡者故事裡的大有分別,簡單一點來解釋,超凡人是擁有多種法力的超級人類,不會死、不會老。他們分為兩族,凌盜者及吃屍族,他們會受到一年一度的詛咒,需要吃活人的記憶來解除那種我不太理解的痛苦,我猜比會腸胃炎嚴重一點吧。

嗯!凌盜者活得比較舒服一點,升級升能力是用「解任務」的方式進行,吃屍族就使人作嘔及反胃一點,他們吃了記憶之後會將那個人的身體吃掉,一想到這一點就感到毛骨悚然,可能是我的聯想力太過豐富的關係。

我猜較為注重衛生狀況的人都會投靠凌盜者吧。

我是這樣認為的,假如現在給我機會成為超凡人,我會選擇凌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