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三章:天台的小酒館

 

年輕的第二等級黑暗超凡人:少年尼奧,於片段中我得知他使用過法力「催眠術」,是其擄走小佩的技倆,但只是他的其中一種法力,而另一種法力則未明,從他的氣牆我感應到他到了要吃記憶的限期,詛咒的痛楚正在不斷浸蝕著他,他的目標就是小佩,我不曉得他有否打算將小佩的身體一併吃掉,還是只會吃掉記憶,不過對我來說,兩種情況分別不大,一個失去已往記憶的小佩,已經不再是小佩,她不會再憶起我,我倆會成為陌路人。第三個可能性是啟蒙小佩,我已將其否定,一個二級超凡人不會笨到犧牲自己的等級去啟蒙別人,在我眼前的唯一選擇,就是使出渾身解數拯救小佩。

我沒有浪費多餘的時間作考慮,於凌界內用腦波對話將「回瞻」到的景象向費蘭度覆述一次,包括形容尼奧的氣牆:一幅年輕活潑,滿是塗鴉的氣牆,充滿動漫元素,強烈透視的色塊,加上抽象化的處理,它吸引得使我難以相信那是屬於黑暗超凡人的氣牆,我倒希望他只是個凡人,因為那幅氣牆使我印象深刻。

凌界及氣牆透視出一個人的本性,比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還要來得真實。

未等到短髮女職員的指示我就動身離開,事不宜遲,我離開商業大廈並再度乘上旅行車,沙文笑著說只需要三分鐘便可以到達目的地,在我離開成衣公司到再次乘上旅行車期間,他們根據我的描述、尼奧的名字、那幅塗鴉氣牆,成功追蹤到他的所在地,就在商業大廈的不遠處,是一棟住宅大廈的天台,我們只需駛過兩條大街。

「桑比,你的等級不如尼奧,所以我會給你兩件法器,來彌補甚至是超越你們之間的差距。」費蘭度說來輕鬆,可是對我來說卻是越級挑戰,對方是比我高一級的超凡人,法器是我唯一的依靠。

一副黑色粗框眼鏡,一只銀戒指,費蘭度曾向我說明過它們的用途,雖然是第一次有機會使用它們,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懷疑及猶豫的時刻,我要相信自己的法力,費蘭度的智慧,及法器的輔助能力。

費蘭度不能參與我與尼奧之間的戰鬥,條約所定,所有超凡人的戰鬥皆為一對一,而且等級差距亦有所限制,高等級者不能直接挑戰低等級者,所以接下來的戰鬥我需要孤軍作戰,直至戰勝尼奧或戰死為止!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的單對單決鬥,勝算很微,假如我不能打敗尼奧,我亦有自己的後著來救回小佩,代價是一點點的付出及犧牲。

走進住宅大廈,我向當值的管理員編了「找朋友」這種爛理由,他立即打開大門讓我進入。

事後想起過這件小事,發覺這年頭的管理員真是白混的,我只是於訪客登記簿寫下了假名及身份證號碼作為簡單紀錄,他並沒有加以查證便讓我進內,果真是白混的,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他為我省下了一點時間。

不幸的是升降機突然故障並需要等待維修,我猜這是尼奧辦的好事,故意拖延時間讓他可以完成整個吃人過程。

超凡人集中精神使用凌氣的話,跑二十層樓梯也是一件易事,只花了一分鐘我便跑到天台,我打開那度鐵門後卻進入了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場景,是尼奧的法力「幻景」,這裡是他所設下的幻想空間,進入這個天台範圍的人都會看到一片虛擬假象,這裡是一家西班牙小酒館,店面不大,佈置得尚算典雅,燈光被刻意調較成陰暗,詭異的氣氛,陌生的環境,試想像於鬧市之中找到一家餐館,卻發現內裡根本沒有半個客人,必定對這個地方產生懷疑,就是這股令人不安的氛圍。

「終於來到嗎?光明的凌盜者,我先作自我介紹,我是尼奧,依附黑暗的。」染了一頭金髮的少年,年齡估計為十八歲,個子不高,身形瘦小,一身嘻哈打扮,鴨舌帽、大T恤、垮褲、破舊運動鞋、粗鍊子。

「我一直在等你,歡迎光臨我的酒館!」

「哈哈!不如先在你面前幹她一回,然後捆綁起你,讓你目睹我怎樣在凌界內吞吃她的記憶,包括她對你有過的記憶,還有在你面前慢慢吃掉她的身體,我會由四肢開始吃,接著是身體、內臟,最後才是頭部,讓你可以擁有最長的時間欣賞到她的俏臉。」

「凌盜,這些都是我對你的恩賜!」

「吃掉她之後我會升到第三等級,將你轟上天堂,可惜你沒有機會再見到她,因為凡人死後會下的是地獄!哈哈!」尼奧狂妄地笑著說,這些都是不符合他年紀的癲狂!

「我是桑比,你絕對不會得逞!」我挺起身體立刻回應,向前踏了一大步。

坐在尼奧身旁的人就是小佩,她已經被尼奧所催眠,她的身體都挨在尼奧胸膛上,尼奧緊緊的擁抱著她,撫弄著她的乳房,輕咬著她的嘴唇,見到這個情景,我立即感到有點激憤。

「我誓要阻止你!不要動她!」我二話不說立即跑上前,右手全力打出一拳,擊中尼奧那張臭臉,出乎意料的出手,意外地將他打倒在地上,將他與小佩的身體分隔開來。

小佩的眼神迷離,但我相信她還是有記憶的,因為身上持著兩件法器的我,法力暫時增加,可以感應到尼奧仍然承受著詛咒的痛楚,他還只是個第二等級的黑暗超凡人!

「看著我……」是尼奧的腦波!他嘗試施展他的法力「催眠術」,由於等級的差距,我自然地受到他的腦波牽引,朝跌倒在地上的他一望。

「咦?」尼奧感到吃驚!

我趁這個空檔將銀戒指套在小佩的食指上,這個法器是專為凡人而設的,是第二等級的銀戒指,作用是中斷與超凡人的凌界連接,除非尼奧是個第三等級的超凡人,才可以繼續將聯繫維持著,對抗戒指的法力。

「看著我……」尼奧再次運用腦波引誘我,他還未發現問題究竟出在那裡,我架起的是一副具有反射能力的眼鏡法器,可憐的低智慧吃屍族遇上了他從未曾想像過的難題,他最強的殺著催眠竟然失效,他還有什麼可以說?可以做?

「你的法力經已失效,無路可逃!」我清楚表達出我的意思。

「是嗎?只有一級的你,還活在我的幻景之中呢,哈哈!」尼奧還沒有死心,竟然想到利用幻景攻擊我,小酒館內的餐具、擺設、各式各樣的紅酒、白酒、烈酒,通通由他身邊飛向我方,剌向我和小佩,我擁著未完全清醒的小佩,用背部為她擋住了尼奧的所有攻擊,不消一陣子,我身上都被剌得滿是鮮血及酒精,混合成一種噁心的味道,小佩卻於這個時候清醒過來,大有可能是被我的惡臭所弄醒。

「康康,是你嗎?」小佩喚我的暱稱,是專屬於她的。

「嗯。」我忍受著身體的痛楚,強擠出一個笑容。

「你滿身都流著血啊!這裡是那裡?那個人又是誰?」小佩邊哭邊說,我猜她忘記了在會客室被尼奧催眠的事,她緊緊地擁著我。

「不要緊的,你先睡一會好了,會過去的。」我溫柔地看著小佩的雙眼,由於我不懂得尼奧的催眠法力,只好用最簡單直接的方法,用手臂一劈將她打暈,這是最凡人的方法,我這個超凡人的行為還是凡人得很。

「凌盜者,你阻止不到我的離開!」尼奧吃不到小佩,但他依然是個贏家,身為超凡人的我不會這樣死去,不過回到公司後還需要浸上療傷浴池一段時間,我猜這種傷勢需要浸兩個星期才可以完全康復。

「桑比!」是腦波!是費蘭度的腦波。

「你不用說話!剛才發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因為我對你使用了『共情』,這種法力的作用我也告訴過你,不會再花時間去解釋,現在的情況很緊急及惡劣,但仍然不是絕望!我們有機會反勝。」費蘭度!我的等級比他低呢,而且沒有別的法器在手啊。

反勝實在是談何容易!

「你成功阻止了吃屍族的覓食行動,已經升上第二等級!不過因為立刻遭到尼奧的幻景攻擊,所以你未有察覺自己升級的事,你現在就進入自己的凌界,觀察氣牆所引起的變化,領悟出命運給你的第二種法力,我要說的都說完,不要輕言放棄!拜託!」費蘭度所說的一字一句我都了解,我居然大意地忽略了升級這回事,無聲無息、不經意地成為第二等級的超凡人!

我再次走進自己的凌界,盤著腿坐著,嘗試觀看氣牆的變化,我嘗試閉著眼感應它,它在跳動,它在表達,我的氣牆是一幅森林美景,給我一種平靜悠閒的感覺,它經常撫慰我的內心,給予我難得的寧靜,它的變化出現了!油畫的下方添上了一道清澈的小河流,使它成為一幅更賞心悅目的風景畫!

好了!我勉強支撐身體並站起來,將小佩揹在肩膊上,沒有任何遲疑,沒有半點畏懼,我抬起頭看到的是尼奧驚訝的表情,他不斷地張開嘴巴說話,動作很是誇張,我沒有將他的聲音放進耳內,我將他徹底的忽略,無視他的所有攻擊,盡管我的身體還在一直流血,血肉變得模糊,滿身鮮血,滿佈傷痕,氣息越見虛弱,酒精不斷地灼傷折磨我的肌肉及神經,但我卻開始習慣這種肉體痛楚,我的忍耐程度亦同時間提升起來。

我與尼奧都不知道接下來的結果,我只是放手一搏,沒有任何把握,這是我的第二種法力,我不了解最終會發生什麼事情,激發出那種作用?到底會否奏效,一切皆是未知之數。

緩緩的腳步將我帶到尼奧面前,一切都完結了,尼奧。

「尼奧,這裡的幻景將會消失。」我微笑著。

尼奧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我,他看來察覺到形勢的逆轉,他的表情呆滯,受到的打擊似乎太大,詛咒的痛苦再次開始吞食他,他的喉嚨發出痛苦的呻吟聲,我知道這是每年一度的痛楚,我明白的,我們凌盜者都需要承受詛咒,尼奧的大限已到,他不只吃不到小佩的肉體,連記憶也嚐不到,他會被送上天堂遭受審判,降低一個等級,掠奪一種法力,詛咒是我們超凡人的命運,他只好聽天由命,我為他感到痛惜,當初啟蒙他的人若非吃屍族,他亦大有可能與我站在同一陣線,不過這一切都太遲了,我們超凡人是沒有改變過去的法力,他始終是屬於黑暗。

我的第二種法力是「法力抵消」:於 一米 範圍內消掉對方的所用的法力。

所謂的孤注一擲,終究是成功了!

接下來的善後工作,包括之後對尼奧作出的徹底調查,將會由凌盜者的費蘭度及沙文負責,我只需要背負著我的小佩,離開這個曾經是小酒館的天台。

我慶幸她依然是個凡人女孩。

我衷心希望回到過去,我是凡人,尼奧也是凡人的時候,可惜我卻只懂得讀取過去。

 

第三章以外:沙文日記

這宗事件有點不協調,亦不妥當。

費蘭度要我一個人去調查清楚尼奧「覓食」張曉佩的起因,那個孩子完全沒有可疑,我將他的過去統統都調查過,他只吃過一個人,是個快死的病人,而那個人與我們凌盜者的成員完全沒有關係。他吃張曉佩的動機,基本上就是不存在,黑暗界的那位大人物「狄米爾」亦不會讓自己的手下輕舉妄動。

所以,他沒有任何動機去做這件事。

凌盜者一直囚禁著尼奧,每天我和他亦有見面及對話,他並不是本性很壞的吃屍族,與桑比所形容的氣牆一樣,充滿年青活力,看後使我著迷,因此我開始相信他。

整件事最大的疑點是尼奧的記憶有著空白的部分,我借用費蘭度的法器「健杜」讀取過他的記憶,斷斷續續、莫名其妙的,我有理由相信有人曾經洗走他的部分記憶。

他大有可能只是一顆棋子,是先發的第一顆,有某個人想利用這一步來影響光明與黑暗之間的「友好」關係。

最後,我用法力停止了一切,花掉十五分鐘的時間靜靜的看透了尼奧的身體及凌界,我發現有股屬於別人的凌氣依稀存在,很微弱,比黑夜中的燭光還要薄弱,比凡人的生命還要渺小,只有等級比我高的超凡人才可以將凌氣隱藏至這個境界,費蘭度及狄米爾亦不能擁有的實力。

尼奧那孩子最終被釋放,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是一手策劃這宗「覓食」事件,於一個星期的囚禁期間,我開始相信他的人格,沒有別的地方比凌界更能了解一個人的真面目,那個孩子只是因為年少無知才成為吃屍族。

凡人張曉佩差點成為遇害者,桑比暫時需要浸在療傷浴池,尼奧失去一種法力及等級。

真正的威脅尚未降臨,黑暗與光明兩道之中,只有我能發現這些被隱藏的線索嗎?還是兩位領導都比我更能看清楚形勢?

寫於尼奧被釋放那天

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