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章:休假時的任務

 

「讓我進入你的凌界。」

媽的!竟然是上司提出的腦波對話要求。

怎會在這個時候收到,今天只是我一連三天的休假中的第二天,該不會是公司裡面亂了什麼陣子吧?吃屍族不會無緣無故攻打那裡,而且他們亦能輕鬆應付,以我的等級根本幫不上什麼忙,除非是需要作出調查,我的法力才有機會用得上。

公司就是凌盜者在這個城市的分部,表面上是經營著電腦零件及產品批發業務,實際上在裡面工作的員工大多數都是光明的超凡人,我們的職責是對抗吃屍族,阻止他們吃掉人體,條約中有所規定,吃記憶、吃人體皆在條約認可範圍。

成為超凡人所帶來的詛咒,是需要靠吃凡人記憶來解除痛苦,吃屍族還會吃掉人體,作用是升級。既然是合法的話,為什麼凌盜者要與吃屍族對抗,原因簡單得很,阻止吃屍族吃人體亦是我們光明超凡人升級的唯一法門!被啟蒙後的凌盜者要升上第二等級及第三等級,都需要執行對抗吃屍族的任務。

上司於休假期間找我肯定不是件簡單的事,可是天性自私懶散的我卻選擇了不作回應,抱著兩張綿被繼續睡覺,近來的天氣真是冷得離譜,全球氣候開始反常,手機顯示的室外溫度是十五度,老實說,就算是整個天空跌下來我亦會選擇抱頭大睡,加入「凌盜者」差不多兩年之後得到的第一次連續假期,我可不會輕易讓它於第二天就中止。

「想回到過去 試著抱妳在懷裡 

羞怯的臉帶有一點稚氣 想看妳的看的世界 想在妳夢的畫面」

是我的來電音樂,是周杰倫的歌曲,是我的女朋友小佩為我的手機設定的,她是個瘋狂的周杰倫歌迷,所以,我不曾阻止她為我設定來電音樂,反正抵抗也是沒用的,在心愛的女人面前,超凡人也會軟弱下來。

小佩是個凡人女孩,在我還未成為超凡人之前,她已經是我的女朋友,由於我仍然是個初級超凡人,所以我依然努力維持著與凡人無異的生活,升級對我來說是件遙不可及的事,我沒有鴻圖大志去成就超凡人之路,安分守己是我人生的座右銘。

小佩不知道我是個超凡人,更沒有聽說過凌盜者及吃屍族,她亦不曉得她瘋狂崇拜的那個藝人偶像亦是個超凡人,只是他受啟蒙後選擇繼續過著凡人的生活,不過,光明的凌盜者,黑暗的吃屍族,總有一方會找上他的,他不可能永遠偽裝成凡人。

我的上司就沒有我這種福氣,他最起碼是第四等級或第五等級的超凡人,單憑他身上的凌氣就感應得到,深不見底!升上這種等級對我來說是件難事,除非我轉投「吃屍族」,與他們一起研究如何吃掉人體,吃一具屍體升一級,再獲得一種法力,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便宜又大碗的事,怪不得我總覺得凌盜者的前路很難行,升級的門檻高得可怕,要完成特定的任務,或阻止吃屍族吃人體才可以升級。

所以我依然是個初級超凡人,只擁有一種法力,甚至是沒有攻擊性的法力。

說回那個來電,我看了手機螢幕一眼,應該可以鬆一口氣,只是小佩的來電,反正都不會是重要的事,我猜她只會打來嘲笑我還在懶床罷了,只是早上十一時,我找不到一個藉口去接聽她的來電,亦找不到別的原因去接受上司走進我的凌界。我決定將手機設定為靜音模式,來逃避小佩擾人又無謂的來電,我決定走進自己的凌界,將那裡也設定為靜音,享受多一秒也好的個人空間。

凌界的確是個很私密的地方,上司說過每個人凌界也不同,顏色及氣味及感覺都大大不同,可以自定屬於自己的背景、音樂,又可以為它添上不同的家具,反正,那裡就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凌界,我曾經嘗試過於凌界內看電視節目,感覺挺不錯的。

有一齣美國電影,中文片名是《變腦》,英文原名是《Being John Malkovich

一個擁有悽涼婚姻,事業又不成功的傀儡師,得到了博士的顧用,在某座大廈七層半屋頂工作。當他擔任文書工作時,發現了一個儲藏櫃後的豪華大門,當他進入後,發現他自己竟然在馬克維奇的腦袋裡。在他被彈出去落到新澤西某個收費站鄰近的溝內之前,他能以第一身的視點,在十五分鐘內看見和感覺馬克維奇做的任何事。當他向他的同事馬馨揭露此事時,他們打算開始以體驗馬克維奇為商業,向體驗者賺取二百美圓一人……有一幕甚至是馬克維奇真身走進自己的腦袋,他見到的人物盡是自己的倒模,怪力亂神!

電影的內容並不是完全虛構,馬克維奇先生的腦袋,就是我們超凡人的凌界,主角能以第一身的視點去感受馬克維奇先生的經歷也就是超凡人的一種法力「共情」,這種法力可以讓別人共同感受同一種經歷,而且是第一身的感覺,馬克維奇先生是否超凡人曾經引起過不少討論,但電影上映後,光明的凌盜者美國分部曾經發出聲明強烈否認與他們有關,黑暗的吃屍族卻保持沉默,看來馬克維奇與吃屍族有著一定程度的聯繫。

從周杰倫到馬克維奇,兩位現今中外的演藝界人物,我要提及他們的原因只得一個,就是想說明一下世界上的確存有不少隱藏身份的超凡人,利用他們的能力及法力去得到凡人夢寐以求的成就,達到他們自私的企圖,其實凡人並不需要過分崇拜及迷戀他們,在高級一點的超凡人眼中,他們根本不值一哂。

「桑比!打開凌界,與我對話。」

又是上司,他今次不再是提出腦波對話要求,而是用他的法力「傳心術」,將剛才的說話打進我腦內。仍然渴睡的我唯有依照吩咐,允許他進入我的凌界,假如我再不答應的話,他必定會冒著被懲罰的可能,硬生生的殺進我的凌界,我當然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任性而令事情變壞到那種地步,始終他是我的上司,他受罰的話,我也會遭受波及。

「桑比,你好。」上司踏進我的凌界。

「費蘭度,午安。」我恭敬地回應。

費蘭度就是我上司的名字,不要被這個名字所欺騙,他並不是外國人,這只是他成為超凡人之後所取的名字,正如我的名字桑比一樣。

小佩不會喚我桑比,她只懂得喊我凡人的名字。

「你到底在幹什麼?我一早要求你接受通話,但到了這個時候你才……唉!」費蘭度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有大事發生?」我驚訝地問道,說完之後我覺得這句話根本是廢話,事情的嚴重程度到了費蘭度差點要弄破我的凌界。

「十萬火急!你快點下來,我們的車子就停放在這棟大廈的樓下。」費蘭度本是個有耐性的人,可是這次的事情來得有點不一樣,他表現得很焦急,與他平日的穩重作風大相徑庭。於是我立即更換衣服,T恤、風褸、牛仔褲,只作簡單的梳洗,總共只是花了五分鐘的時間,離開大廈與他們會合。

「噢!沙文也在呢,你好。」我向坐在司機位置的沙文打招呼。

我打開車門,坐在車子後座,費蘭度的旁邊。沙文是他的得力助手,職位是類似私人秘書,他披著一頭長曲髮,外表俊俏,溫文爾雅,打扮斯文,西裝筆挺,一身紳士風采,他的外形很像一個人,可能是金城武或木村拓哉,甚至是英俊得比他們有過之而無不及,是公司內最師氣的男人。

「你好,桑比。」沙文回身向我微笑道,我是男生也差點被他迷倒。

由於我沒有接通沙文的腦波,所以繼續使用凡人語言來對話。

旁邊的費蘭度一身便服,他是標準的中年人模樣,頭髮凌亂,捧著一個大肚子,身形略胖,穿起T恤,運動褲,跑步鞋的打扮,凡人必定看不出他是個對世界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吃屍族有所行動,他們擄走了一個女孩,而且是你認識的。」費蘭度邊說邊指示沙文開車,前往他們定下的目的地。

「我認識的?」我狐疑地看著他。

「張、曉、佩。」費蘭度緩緩地讀出這個名字,說得清晰可靠,我不用懷疑自己是幻聽。

「怎麼會是小佩?是那個黑暗超凡人擄走她?他們沒有做好監視嗎?有的話怎會看中與我有關的人!他這樣做是觸犯條約的!」我感到憤怒及無奈,兩種情緒交疊在一起。

「暫時尚未查出是誰幹的好事,吃屍族那邊亦在調查中,他們給我最新的回覆是不知道。」費蘭度答道。

「捉走小佩是為了吃她?還是將她啟蒙成超凡人?還是另有目的?」我為此摸不著頭腦,那個黑暗超凡人至少有兩種企圖,而且都會對我造成傷害。

吃屍族總是將凡人的記憶及屍體統統吃掉,這是他們最簡單的升級方法。還有,假如那個黑暗超凡人企圖啟蒙她的話,她便有機會投靠黑暗,我會失去我的凡人女朋友,甚至將來會與她出現對立的局面,這當然是假定她會成為吃屍族的結果,我並不願意面對這種困局。

不消五分鐘,車子已經到達目的地。

這是一輛黑色的七人旅行車,表面上與凡人的汽車沒有分別,可是無論引擎、冷卻器、輪胎或其他部件都曾經作出改裝,專為超凡人而設及修改,特別是沙文這種駕駛天才。

「這裡是案發第一現場,沒有什麼危險,你一個人上去便可以,這種情況下,只有你的法力可以起到最大作用。地址是這棟商業大廈的十樓,成衣批發公司的辦公室,你要到會客室一趟,找出重要線索,只有你才辦得到!」費蘭度說。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唯一的法力是調查這件事的重要一環,別的成員可能擁有更高等級或更多強大法力,但沒有一個人擁有我的獨有法力。

我立刻跑進商業大廈內,拿著一個公文袋,內裡應該有一些文件吧,因為它蠻重的,是費蘭度在車內隨手塞給我,看來他安排我偽裝成負責送件的辦公室助理。我的心情有點焦急,可是我身體卻沒有出現緊張的狀況,自從被啟蒙成超凡人之後,處理壓力的能力比以往厲害不少,超凡人與凡人之間就是有點差距。

升降機終於到達十樓,往外踏出一步我便立即左顧右盼,對!就是左手邊的成衣批發公司,我二話不說走向那方,眼前是透明的玻璃門,我當然不會笨到去敲門,因為增強凌氣後再敲門,那幅玻璃隨時會當場粉碎,我只是按下門旁的電子門鈴,不久就有一個漂亮的短髮女職員來應門,我隨口說是批發公司委託我將文件送到他們的經理手上,她沒有半點懷疑,還送我一個燦爛的笑容,陽光又親和,我差點就拜倒在她的笑容攻勢下。她著我到會客室等待一會,事情的發展如費蘭度所料,簡單地進行著,我要調查的地點就是會客室。

會客室的裝修很精簡,一張黑色木桌子,兩張雙座位沙發,一部蒸餾水機,及一部迷你雪櫃,我拿起紙杯喝下一口冷水,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這裡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壓迫感,凌盜者對吃屍族的凌氣特別敏感,是那個黑暗超凡人的凌氣,他的氣牆痕跡還殘留在這個空間內,以我估計,是四十分鐘前遺留下來的凌氣。

於是我走進凌界,我將手掌按在地板上,感應這個空間發生過的事情,使用我唯一的法力「回瞻過去」,是一種可以讀取及回知過去的能力。

我重看一次這裡發生過的情景,就像用影碟播放機看電影時的情況,我可以選擇回放、暫停、前放、放大、多角度等功能,重複看多了兩次,我已經了解事情的大概,得到了最重要的訊息,那個吃屍族的去向就握在我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