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凌 盜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一章:覓食者與啟蒙

 

「吃掉自己親弟弟會有什麼感覺?」

「會很爽!」

以上是我於凌界內的自問自答。

我是個女性「超凡人」,我的名字是古絲。

是啟蒙我的超凡人為我改的名字,假如我是他的話,我會為自己改名為「古屍」,因為我認為自己與行屍走肉沒有分別,自從五年前被他啟蒙後,我的身體變得與凡人有別,我不會衰老,永生不死,與傳說中的吸血鬼有點相似,只是有一點點相似。

吸血鬼需要不斷吸血維持生命。

超凡人吃的是記憶,是活人的記憶,吃完記憶之後,我可以選擇殺死他,然後再吃掉他,亦可以給他一條生路,這是我的自由,我的意向,我的選擇。

吸血鬼的弱點在頭部或心臟,而且十分懼怕十字架。

超凡人沒有弱點,就算被更高等級的超凡人轟上「天堂」,我也不會死去,經過一番審判及一定時間的牢獄後,我還是可以再次回到人間,但實際年期永遠不能預料。

吸血鬼永遠保持神秘,黑暗底下才能生存,而且難抵陽光的照射,他們一直被詛咒,需要永遠孤獨寂寞。

超凡人分為兩族:「正與邪」、「善與惡」、「光明與黑暗」,怎樣稱呼這兩個黨派也沒有分別,反正大家都有各自的取向,分別只是「吃與不吃」,總之超凡人可以光明正大走到凡人面前,毫無掩藏的需要,從外表上與凡人無異。

吸血鬼咬過的人亦會成為吸血鬼,這亦是另外一種詛咒。

超凡人不用咬人,不用吸血,所有超凡人皆擁有啟蒙能力,將任何一個凡人變為超凡人,是件易如反掌的事,不過,僅需要一個條件,就是喪失一個等級,失去一種法力,凡人會稱它們為「超能力」。同時亦由於這個條件所限定,並不是所有超凡人都願意啟蒙他人,除非有自己個別的原因。

超凡人與吸血鬼最大的分別:我們是真實存在的,吸血鬼只是以訛傳訛,是一個虛構的傳說。

我曾經亦是一個凡人,有自己的家庭、父母、弟弟。

有一個很愛我的超凡人男人,為了將我變成與他一樣的不死身,結果犧牲自己的一種法力去啟蒙我,我當時沒有別的選擇,因為啟蒙是單向性的,我只可以任由他的擺佈,與他一起成為超凡人,結果我們終究還是分開了,理由很簡單,我不是一個重感情的人,我不愛他,特別是我不喜歡被別人擺佈。假如他有詢問過我的話,我不一定會答應成為超凡人,我喜歡自己去作出選擇,我恨他將我變成超凡人,但不代表我不會選擇成為超凡人,長生不死不是千古帝王都追求的夢想嗎?

我已經有多年沒有見過弟弟,他今年已經二十四歲,算是長大成人,大學畢業後也找到一份凡人眼中所謂前程錦繡的工作,當然他不會知道我的超凡人身份,假如我告訴他我是長生不死,又懂那些超能力的話,他會相信嗎?還是會當我是個瘋子,將我關進精神病院,想起這個可能性,我反而覺得頗有玩味,因為我正想像到了精神病院後,可以一嚐那些瘋子記憶的味道,可能別有一番風味,因為我從未嚐過那滋味,我只吃過四個人的記憶,及一個人的屍體,所以我是第二等級的超凡人。

吃屍體的超凡人是屬於「黑暗」,相信大部份人都會抱有這種觀點,我們一族不會為此而介意,隨便稱我們一族為「黑暗」吧!

「吃與不吃」的最大分別就是升等級的難易度,「光明」那方同樣需要吃記憶,不過他們會留下活口,那些失去記憶的活死人拖著自己的陌生軀殼繼續生存,其實都是一件苦事。相反,我們會吃掉記憶,殺掉他們,吃去他們的屍體,是一種完全的解脫。我們「黑暗」一方吃掉一個人,就會提升一個等級,而且會獲得一種法力,「光明」那方是用怎樣的方法去升級,我並不了解,因為一開始我就跟隨那個男人走向「黑暗」。

第一個被我吃掉記憶的人,亦是第一個被我殺掉及吃去屍體的人,多得那個男人,我成為第二等級的超凡人,還獲得第二種法力,自此我未有再嚐人肉味道,它的口感像豬肉,但較為鮮甜及有咬勁。

「叮噹、叮噹」按門的聲音。

是我第五次按門鈴的聲音,開始等得不耐煩。

我赫然發現自己犯下一個小錯誤,沒有特意監視過他,一般而言,我們需要用三個月時間去監視一個凡人,然後才會展開吃掉記憶的行動。不過我太熟識這個凡人了,所以我認為沒有監視的必要。假如他不在家,使我白走一趟的話,我亦不介意為此再等多一個晚上。

一年了,那種詛咒的痛楚再次出現,開始困擾著我,那種痛比十級燒傷還要難受,比生孩子那一刻還要折磨,我需要找一個無辜的受害者,這個人的記憶可以為我解除這種痛苦,直至一年之後才會復發,最重要的是,我想升級到第三等級,獲得多一種法力,那兩種法力已經不再使我滿足,我需要更多更多,變得更強,更令「光明」一族所畏懼。

可能你會認為我很變態,因為我選擇的受害者,正是我的凡人弟弟:少克。成為超凡人後,我對於家庭失去感覺,反正他們都會老死,所以我和他們是有分別的生物,他們只是低等動物,簡單一點來比喻,我是人類的話,凡人只是雞、鴨、牛、羊,即是我的「食物」,所以我可以接受自己抱有吃掉少克的想法,因為他只是低等食物,只是食物!

更使你感到變態嘔心的地方還未說到,少克並不會知道吃掉他的人會是其親姐姐,我會用我第二種法力去引誘他,我稱它為「模仿術」,凡人電影一般會說是「易容術」,可是我的模仿術是非一般的厲害,我可以化身成任何人的外型,在凡人面前不會被識破,當然超凡人可以是例外,始終我還是一個只得二級的超凡人,等級比我高的超凡人能看穿我的把戲。

「叮噹、叮噹」第六次按門,這夜的天氣冷得可怕,我討厭穿著那麼少的衣服像傻瓜般站在大廈的走廊上。

「來了!來了!是誰啊?」少克終於應門,我還以為他被別的超凡人吃掉了。

他沒有立即打開大門,在門的另一邊,嘗試透過窺視孔去了解我是誰,我喜歡他這個舉動,因為我不會讓他輕易看得到,於窺視孔內看到的只會是空白一片的牆壁,畢竟這是我習得的第一種法力「隱形」。坦白說,我認為這種法力只會吸引到凡人,他們總愛幻想自己突然變成隱形人,然後做盡一些平日不敢做的壞事,如偷窺、搶劫、強姦等,他們既無聊,又懦弱。

「唉!怎會沒有人的?是鬼嗎?」少克無奈地說。

「咚咚」這次我選擇敲門,因為我聽夠了電子門鈴聲,使我很納悶及煩躁。他終於打開大門,他的表情很驚訝,因為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難以置信地出現在他眼前的人竟然就是……

「子螢……」少克用力捽著眼睛,臉上流露一副震撼的神情。

在這一刻,我們對望著,只需要三秒,我便可以取得成功的第一步,紀錄他的凌界,讓我可以自出自入。

「子螢,怎麼會是你?」他終於確信眼前的人就是子螢。

「因為我突然很想你。」我連語氣也學得很像樣,根本不是模仿,我是接近將子螢複製一次。我故意打扮得性感一點,最討厭這種噁心的裝扮,可是為了完美又變態地吃掉少克,我不得不這樣做。貼身的白色低胸背心,隨時走光的黑色迷你裙,露出一雙修長美腿,美腿並不能剌激到少克,他最喜歡的是胸部,所以當他已經相信我是子螢時,他的目光已經投放在他最愛的乳房,弟弟是個徹底的好色鬼。

「對不起!我剛才睡著了,你在門外等了很久嗎?」少克的性格很怕得罪女人,特別是這個子螢。說真的,看他這張睡眼惺忪的臉,怎會不知道他是剛剛睡醒。

「剛剛來的,我可以進來嗎?」我的表情很迫真,一副可憐相,他二話不說就讓開,給我進屋,這住所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畢竟我曾經住過了好幾年,可是成為超凡人後,卻又變得沒有半點親切感。

「先到沙發坐下吧,我給你拿飲品,汽水可以嗎?」少克表現得很體貼,令我有點意外。

「不!我要酒,給我啤酒。」我故作可愛說。

「好吧,最多喝一罐!」他說。其實我的酒量可以大喝十二罐以上都沒有問題。

於是少克陪我喝酒,期間他問我為什麼找他,為什麼想他,我隨意編一些故事欺騙他便算了,例如和別人失戀後,還是覺得他最好之類的廢話,反正少克見到子螢就會意亂情迷,我說什麼都變得不重要。啤酒一罐接一罐的喝,他剛少說只准我喝一罐果然是謊話,男人都是騙子,想佔有的都是女人的身體。但少克,你很快就不用做一輩子的騙子,姐姐回來便是給你一個解脫。

少克的酒量算是可以,我們總共喝下大概十罐啤酒,他還保持著清醒,只是那張凡人的臉開始泛紅起來,反正他希望成功灌醉我,我亦順從他的心意,假裝不勝酒力,整個身體攤在沙發前的地板上,不要忘記我這身的打扮,少克根本沒有可能把持得住,他這種色鬼最愛這些送上嘴唇邊的機會,但偏偏這個亦是我的機會,我的第三種法力就在眼前,我渴望盡快得到它,用我的弟弟來換取它。

我再不能掩飾內心的興奮與期待!剛才那三秒鐘的對望已經足夠讓我接通他的腦波,我要走進他的凌界,我會一滴不漏的吃掉他那些記憶,然後再殺掉他,最後會吃去他的身體,很完美的覓食計劃,最為一石二烏的主意,事隔多年再嚐一次人肉的味道,那種渴望快從身體內爆發出來。

少克這個色鬼亦沒有作出半點保留,他繼續對我這個假子螢上下其手,我的緊身背心已被他脫掉,迷你裙亦快要守不住,他在盡情滿足著個人的色欲,我待他認真不錯,死之前還讓他與「夢中情人」翻雲覆雨,弟弟你走運了!

「子螢,我想抱你到房間。」少克還沒有將話說完,身體已經作出行動,抱著他以為喝醉的我離開客廳,走到他自己的房間,那房間本來就是我的,離家以後就讓他據為己用。

「怎、麼?」異常驚懼的表情。

是來自我的表情,我進入不了他的凌界。

「嘿!你好像接受不了事實。」少克臉上掛著一個詭異的笑容,接著輕吻我的額頭一下。

不!這個少克有點不一樣……他不用張開口便可以說話,他……在用腦波,他進入了我的凌界,我們竟然在用腦波對話,這是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是個超凡人!

「少鈴,不不不!古絲才對!你變天真了。」他笑得更陰險。

我被嚇得目瞪口呆,我無法說服自己去接受眼前的這個少克是假的,我的神情可憐得被他放肆地恥笑著,我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不只是倒楣,而是失敗得無地自容。

「你忘了我也懂得模仿術嗎?還是你已經將我徹底忘記?嘿嘿!」

這個人是「他」,竟然是那個將我啟蒙成超凡人的男人,我犯上了致命的錯,他的等級絕對比我高,擁有的法力同樣比我多,最致命的錯是我沒有監視過真正的少克,我疏忽了,因為他是我的凡人弟弟而放下了應有警戒心,這種錯已經不能再挽回,選擇權在這個曾經被我拋棄過的男人手上。

「不用說話,我可以讀到你的思想,第四等級足夠讓我這樣做。」

第四等級?不可能,他應該是第五等級的,以他的性格不可能為啟蒙別人而犧牲一種法力,除非他像當年愛上我一樣愛上其他女人,否則他不可能再這樣做。

「別擔心,我最愛的人還是你。」他傳來一個意識,示意我打開房間裡的黑桃木衣櫥。我戰戰兢兢地步向那裡,腳步不再輕鬆,只能跌跌碰碰地走路,這些低級的恐懼感不配落在身為超凡人的我身上。

是另一個少克!

不!是真正的少克,他暈倒了,屈著膝,垂下頭昏睡著,那個男人的意思是少克已經變成了超凡人嗎?他這樣做到底有什麼意圖?有什麼好處?我們為何不吃掉他?

「猜對了!我的確啟蒙了他。」

我頓時啞口無言。

「原因很簡單,我愛你!」

「所以我願意犧牲一種法力,去洗掉你這種變態,五年前將你啟蒙是我的錯,所以我會將你轟上天堂,經過審判及受完牢獄之苦後,你可以回來我身邊,我會一直等你。」

我不想接受這個下場,是個壞透的結局,他失去了一種法力,將他最愛的女人轟去那個沒有超凡人想到的天堂,還將我的凡人弟弟少克啟蒙成超凡人,他不需要成為超凡人,他壓根兒只是一件食物!

「少鈴,再見了。」

在人間的最後一眼,我見到的人是那個男人,還有剛剛成為超凡人的弟弟,我不知道他將會擁有什麼法力,我不知道他會投靠「光明」還是「黑暗」。

我只知道我接著我會被轟進一道只有耀眼光芒的通道,通往審判之路。

我恨透那個男人,還有那個不配成為超凡人的弟弟。

我會抱著一天比一天燃燒得更為熾烈的復仇心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