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死神筆記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我是一個沒有名字的死神。爲什洹甯O沒有名字的呢?因爲在每次跟人類接觸之時,他們總把我全稱呼爲「死神」,既然人類已經給了這名稱予我,相信我姓什名誰也不會有任何影響的,因爲,到人類世界的死神真的多得很,人類的腦袋哪可以記錄這泵h的名字?

在人類世界中,死神真的是可怕的存在,因爲他前來的目的是爲了奪取人的生命,但是,你們知道嗎?「死神」在冥界中是屬于奴僕的存在,只要誰惹毛了我們的冥王大人,他便可隨意讓我們消失,當然,若他喜歡的話也可以把我們創造出來的,一切只是看主子的心情如何就是了。

我們的地位和天界的那些被稱爲「天使」的傢伙般,擁有人類所沒有的力量,唯一不相同的是,天使們是擁有一顆名爲「愛」的感情,死神們所擁有的是名爲「冷酷」的感情,除此以外,我們所有被造物除了人類,是不允許擁有其他只有人類才擁有的感情...

在冥界中,死神是沒有階級觀念的,每一位死神被設定爲沒有性別的存在,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隨意以男性或女性的身份前往人間界,但也有惡魔族的人告訴我們,其實我們是擁有兩個靈魂的...不然的話我們本不可以前往人間...當然,沒有人會跑去查明真相。爲免人間界的部份人類會察覺我們的存在從而威脅和攻擊,冥王大人給我們打造了一套名爲「冥甲」的戰鬥用鎧甲,所以,下次在看見一名全身也被紫色鎧甲包裹著的「人」時,還是快些逃走吧,別被我們找著喲!不然的話誰也拯救不了你的...

但是,我好象是唯一的例外。

可能是在被創造的過程中出了些問題吧,我竟意外地擁有一顆只屬于人類才擁有的全部感情!我知道什洵O喜樂,也知道什洵O罪惡。

我如常地前往人間界工作,但是跟其他冷酷的死神不相同的是,在看見一些還可以爲人類作出重大貢獻後,我便不奪取那人的靈魂,讓他或她可以繼續生存。

因爲,我喜歡人類,討厭死亡,但是這是主神的貝w,誰也不能改變。

誰人會明白我這死神的那顆悲傷的心呢?若可以的話,我希望人類沒有死亡,因爲在看見他們在彌留之際的痛苦和哀傷之時,我的心便化爲碎片...很痛苦,人類所犯的原罪到底是什活A致使他們必須承受如此的苦痛?

某一日,在準備前往人間界執行任務之時,冥王大人派了手下的多名冥將把我抓到大人的宮殿中,然後大人便以憤怒的眼神直盯著我,冰冷的聲音不繼在我的耳旁響起來,「你!知否自己犯了什洩犒L錯?」

我知道,大人已經知道我的「所作所爲」了,至此,我還可以不認罪嗎?但是爲了我所愛的人類,我的消失也不會是白費,我已經有犧牲的覺悟。

「大人,冥界的王。」我在他跟前跪下來,以堅定的語氣回答他的問題:「我知道自己會被您所消滅的了,但是,我不是貪生怕死的死神。我不後悔自己所作的事。」

冥王那冷若如冰的臉龐閃過一絲不容易察覺的悲傷,「本神知道錯不在你,但是作爲一名死神而言,你已經是不論合留在冥界中...」他的聲音中帶著一些猶豫之意。

我沒有抬頭看著他,因爲此刻的我已經是沒那個資格可以直視著冥王了。

在經過數分鐘的考慮後,冥王以他那永琱變的冷酷聲音說清楚我的命運是如何...在死神之中,是沒有所謂的命運什洩滿A我只是暫借人類的名詞而已。

「本神貝w把你封印起來,送到人間界中,若沒有本神的命令,你絕對不能回來!但是你既是死神的存在,你還是可以使用你的力量。到人間界好好的學習吧...」

在冥王以「到人間界好好學習」的原因下,冥將們便集中力量使我動彈不能!然後,我便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所包圍著,在這柔和的光角U,我便陷入永遠的沈睡之中...在差不多完全閉上眼睛之時,我感到自己的心是很不安的,因為沒有人知道我會在什麼時候被解除封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擁有將來?誰人可以為我回答我心中的疑問呢...?

 

一首帶著哀怨的歌曲就這樣喚醒正在沉睡當中的我,那是什麼歌曲呢?是由精靈所創作的還是人類?我不知道,也不希望知道。但是這首歌卻吸引了我的心,使我逐漸醒來。

我...一直被一個散發著柔和白光的球體所包裹著?...我到底就這樣沈睡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也已經不大重要了,因為年齡對于死神而言是沒有任何用途,但是對人類而言是很重要的吧?我已經被封印在這堳靰曮靰曭漁伅﹞F吧...?久的就是冥界的人也已經忘了我了...我相信現實便是那炭搎讀滿C人間界是如此,冥界也是。

我聽到在遠處有著呼喚我名字的聲音...到底是誰呼喚我...剛清醒過來的思維告訴我,在很多年前我被封印在人間界的某地方之時,冥王大人同時亦製作了可以解除我封印的神器。若沒有那東西的話,就是冥王大人親自前來也解除不了這該死的封印。

到底是誰人需要我呢?那人肯定是拿著神器來到我所封印之地呼喚我的,否則的話我是絕對不會逐漸清醒過來...結界的力量好象在不斷下降,看來我快可以回復自由了。

我以自己的思維嘗試接觸這名人類。

悲傷...絕望...精神力量不足{...這人類到底怎樣了?爲何他的腦海中被這些負面的東西所控制著?就是因爲這些因素所以才貝w把我召喚出來嗎?

反正已經不能回到當初的沈睡了,還是去人間界看看吧!

一陣L風自我的身邊擦身而過後,我便緩緩地張開眼。先是看看自己的冥甲有沒有損毀...很好,一切功能正常,再看看這堿O什泵a方...嗯,冥王大人又真是的,竟把我封印在這不知名的小屋中...這堥鴝閉O哪兒啊?是姆帝國?還是亞特蘭提斯?

觀察了周圍那些陌生的地方後,我便低頭看見一名臉頰上像是已經寫上了「害怕」這兩個字的男孩,他一臉的震驚,仿佛把我是當作是什洹祟リF,他的手中緊握著神器,跌坐在地上。

「你...我...你是什洩F西!」男孩朝我大吼著,還拿著那已經沒用的神器,一邊胡亂揮舞著一邊不斷退後。「我要的不是這種東西,是賜予我死亡的死神啊!」

我看著男孩那英俊的臉,一臉的不解。死神?我不就是嗎?「這位人類朋友,」我單膝跪在他的跟前,以嚴厲的眼神盯著他,嘗試以冥王大人那種不變的冰冷聲音問他:「我便是你所找的死神,你找我來幹什活H還有,我不是什洩F西,請你禮貌點。」

男孩凝視我一會後,他的心也好象穩定下來了,他坐在地上,垂頭喪氣的問:「你真是一名漂亮的死神,不知道可否賜予我死亡?我已經活不下去了。」

我是漂亮的死神?哈!別給我開這種玩笑...我就是男的還是女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啊!暫時不管性別的問題,還是看看這名男孩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原因是什泵n了,因爲生命可貴。

我坐在地板上,跟男孩介紹自己,「如你所見,我是一名來自冥界的死神,我沒有名字,也不知道自己的年齡。雖然奪去人類性命是我等的主要任務,但是我比較特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爲何召喚我和想要死的原因。」雖然死神沒有跟人類打交道的必要。

男孩仍是垂下頭,他嘆氣了,看來是有不少的事情困擾著他。「你真的是死神?我的名字是水水,我,願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因爲沒有人認爲我的存在是必要的,父母把我當作發泄怒氣的工具,就是最爲重要的她也放弃了我...我還可以作些什活H」

我把手輕放在他的頭部,感受著那男孩所帶著的痛苦記憶。

...他自擁有記憶以來便飽受父母的毒打,只要他們的心情不好之時,他便成爲了工具的存在...這使他的自信心完全地失去了...心中的痛苦也不知道如何告訴別人...自他認識了那名能{明白自己所受的痛苦和願意接納他的女孩之時,他的心真的高興得很,幻想著他與她的將來會是什活A但是,這女孩所重視的是將來的事,而他所重視的珙O現在,因爲沒有現在便哪可以擁有將來呢?他跟她說了自己的看法後,女孩便放弃他了,因爲他自己完全不懂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也許是因爲太沈重所以那女孩才放弃他吧?真是可悲的人...他的痛苦就是身爲死神的我也可以感受到...因為我是擁有感情的東西...

我把手抽回,男孩在靜靜地哭泣著。

「水水,」我柔聲地跟他說,「人類不是這樣的,你根本不需要死啊!」

男孩緊握著自己的手,痛哭著說:「你根本不明白我!我真的希望父母可以跟我一起談天說地,會關心我...我可是真心的愛她,爲何我倆必須承受分離的痛苦?爲何那個人是我!我愛她,真的,我是不會隨便許下承諾的。」

愛到底是怎洶@回事呢...?雖然我是擁有感情的死神,但是在冥界之時狳S有人談及這問題!所以我也不大明白,只知道分離是很痛苦的事。

「水水,你知道嗎?身爲死神在某些時候也會感到痛苦的。」我脫下頭盔,讓那那黃色的頭髮披散在自己的肩膀上。「有些人需要生命來爲貢獻人類而作出力量,有些人爲了逃避現實便跑去自殺...身爲死神,最可悲的是看見自殺者的靈魂被冥王大人消滅!唉...」

男孩緩緩地螃Y,以驚訝的眼神看著我,仿佛不相信死神也會感到痛苦。

然後,他別過臉來,不敢正視我。「死神...也會感到痛苦嗎...?別人說,死神是殘酷的處刑者...真的嗎?但是你狺ㄨ閉O那樣的死神...」

我微微一笑,以笑容掩蓋自己那悲傷的心,「真的喲!那活A你該告訴我爲何把我召喚出來?」

男孩以手拭去自己臉上的水,「我一位家中是當神社的朋友告訴我的,他給了我這東西,說可以還我心願...因爲他知道我的情G已經是無藥可救的了,他也放弃我...」

「我不是人類,才不會有那種想法!我是會重視你的存在,你不再是獨自一人面對痛苦的了。」我輕輕握著他那震抖著的手,這時候我才明白人類其實是很孤獨的。

男孩以不可相信的眼神定定的看著我,「你...你不是死神嗎?那爲何...?」

「因爲我是喜歡人類的死神喲!」

「但是,你是死神,然而我希望的是死亡。」

「我狶き璊H類是沒有死亡,因爲我明白那種痛苦是如何。」我把他緊緊地擁抱著,以自己的柔和力量跟他的心靈作出接觸...他沒有抵抗我,讓我穩定了他的心,讓他感到溫暖。

「你會是我第一個朋友吧?不會離開我...的吧...?」他的聲音在震抖著。

我放開了他,以微笑作爲答案來回應他那顆孤獨和悲傷的心。

「我明白的了,我會嘗試繼續生存下去,直到你願意奪取我的性命爲止。」男孩重新站起來,他帶著一臉倦意跟我微笑著,也許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笑吧?看起來有點苦。「我要在這埵n好的睡覺...你什洫伬埸|離開?」

我知道,這男孩害怕孤獨一人,反正我也沒事可作,留下來陪伴他也不是問題,而且他一會又改變了主意說要尋死的話便真的沒人可以阻止他的了。「我會在這堙A直到你醒來。」

男孩這才高興的笑著,他去了把睡覺所需要的東西全拿來這房間中,且已經就寢了...他的呼吸是如此的平靜...我凝視著他,心中感到自己背叛了自己。

因爲你曾聽說死神不會奪取人類的性命且還要協助他們解谷菬酊滌暋D嗎?那洹睋棳漎O死神嗎?冥王大人很快便會知道我已經被解除了封印,到那時候他會派人來把我和這男孩抓到冥界吧?不,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我相信自己也相信人類。

在皎潔的明月下,我倚在扇門旁,輕聲地亨著那首哀傷的歌曲...

我也閉上眼,學習人類所謂的睡眠感覺是如何。

我會在這裡找尋有限的存在,這寂靜的地方猶如漆黑般永遠存在。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太陽已經高挂在天空上了。幸好有冥甲的保護,不然的話,我等來自黑暗冥界的人可慘了,定會被消滅的。

「早啊,死神。」

我站起來,看著這名已經不再想著尋死的人類男孩。

跟昨晚的他已經有點改變了,他也懂的何謂笑容了,看來他的改變,我覺得自己也有點成功的感覺...死神不來殺人,只爲拯救尋死的人...這就是成功的嗎?

「可以跟我一起散步嗎?」男孩的眼神中期待著我的答案。

沒所謂吧...我也不是害怕陽光的死神。

我點頭答應了,這使男孩更爲高興了...

我倆在一條通往不知名的小徑上慢步步行著。

天氣很清╮A相必現在已經是秋天了吧?

很快的,我們來到一處可以眺望遠方的地方。

「你是第一次來到這塈a?」男孩拉著我的手,伸手指著崖下的小城鎮,高興地說:「這奡N是我們所居住的市鎮,名字是神名!是日本最著名的地方啊!」

我凝視著身下的城鎮...日本的神名嗎?「水水,那洸i帝國和亞特蘭提斯在哪?」

男孩以驚訝的目光看著我,「什活H那是傳說中的地方...已經沒有了。」

已經沒有了嗎?那洹琠w是沈睡了很久了...不要緊,我死神有的是時間。

看來,我定要在人間界逗留好一段時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