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阿贊剛普在心、口、身與火鳳凰金剛化合為一體,用生死密咒強大法力讓火鳳凰金剛顯出實體時,已完全失去意識,他記得師父曾講過,當用密法祭出本尊神實體時,自我意識就會消失,取而代之是無邊巨法的本尊神意識。

可奇怪的是,不知為何,在巨矛、巨杖相擊一刻,在一片白光中,阿贊剛普發現自己在身穿在天刹樂土時所穿全副盔甲,揮舞著身後的天使白翅與另一個身穿盔甲如天刹樂土時一樣的阿古沙沙天使在一片虛空星星的黑暗宇宙中打殺起來,“嘭”阿古沙沙天使所使的神劍與阿贊剛普所使的長槍猶如水底世界堨晪相擊一樣相互交擊一齊,轟隆一聲,刹間迸射出來十幾條閃電強光,照耀黑暗的虛空宇宙!

這是什麼地方?難道是傳說中的元神世界?

“我恨你,阿贊剛普,你說過,天刹樂土不會有戰爭!”在相擊的輻條電光照耀下,一片血淋淋的阿古沙沙迷糊半人半猴臉孔惡狠狠地吼“你是個騙子!”語氣猶如當年在飛岩上對峙一樣“我說過,我們會再度決一死戰的,天使的發誓是會變成現實的。”在黑暗虛空星星中,二人在相擊巨大震力下,向著黑暗的無邊的虛空宇宙彈退去。

然後,一片模糊,一片模糊,阿古沙沙臉孔變迷糊了,而阿贊剛普自己也開始意識迷糊了。

這是元神空間嗎?這是元神空間嗎?

然後,阿贊剛普意識由迷糊陷入一片空白中,一片空白,一片空白…..

阿贊剛普又回復到喪失意識中…….

 

隆隆隆,巨大恐怖的強光,衝力在紫水世界中足足持續了幾分鐘才停下,巨大的阿古沙沙神靈的圓曼荼羅巨城像和那金光閃閃的三頭十二臂的大力火鳳凰金剛神像各自震飄退了五十多米才停下。

當強光、水流停下後,兩座巨大的神像在互相對峙著,“呵——呵——呵”各自在巨大的呼吸聲中對峙。

“哈哈哈!”阿古沙沙城身上那可怖的黑暗假如來面孔發出一陣陣陰森的殘暴獰笑聲,十二隻巨大的紫色金屬巨手發出“嗡嗡嗡”巨大蜂鳴聲,那舉著巨大可怕的埃及蛇杖左巨手用杖指著對面巨大黃金閃閃,手持降魔神矛的火鳳凰金剛,陰森森發出巨響“黑暗大日如來的天威是所向無敵的,你是永遠打不敗佛祖的,哈哈哈,來來來,讓我們大戰三百回合,決一勝負!”

“佛——祖——不——會——放——過——你——的,邪——神!”火鳳凰金剛陰森森響起巨響回應。

“火——鳳——凰——金——剛——是——不——喜——歡——過——招——的,讓——你——這——邪——神——看——看——火鳳凰——的——真——身!火——鳳——凰——要——一—招——跟——你——分——勝——負”那恐怖巨大的金光閃閃的火鳳凰金剛那巨大令人生畏的三眼忿怒黃金神面具在陣陣“呵呵”的巨大有節奏的呼吸聲中緩緩繼續道。同時,三隻紅光的忿怒天眼一閃一爍,仿如三盞巨燈一樣嚇人,顯然,這尊巨大的十二臂火鳳凰金剛本尊神已意識到,自己不可能維持得太久,打持久戰不是上策。

“聽說只要在遇到最可怕的情況下,火鳳凰六臂金剛本尊神才會變回原形——九天火鳳凰,讓我見識見識吧!火鳳凰金剛,我要把你在最強中打敗,我要把你的靈魂撕碎,哈哈哈…….”圓曼荼羅壇城上的黑暗如來面具陰森森道,同時,其額頭上也刷一聲閃爍出一個“卐”字形的光輪圖案!並自動轉動起來,閃出陣陣魔光法氣從冒佛標記中透出。

“烘隆”一聲,刹時間,三頭十二臂的火鳳凰大力金剛神身後的烘烘燃燒的般若烈火輪牆突然應聲從身後一直淹沒蔓延湧至火鳳凰金剛的身上,刹時間,三十米高的火鳳凰金剛巨像全身燃燒起熊熊天火,刹間間如一幢全身燃燒著烈火的巨大大廈一樣,烘烘光亮得嚇人的神火明光把周圍十幾公里的水底全部映紅一片光白中!

呵——呵——呵——呵,全身都是神火的可怖三眼忿怒火鳳凰金剛黃金面具在火光中仍然閃著強大織眼白光,發著巨大可怕的呼吸聲盯著阿古沙沙邪神巨像,

“烘隆”隨著一陣刺耳的巨大嘯聲,全身燒成熊熊大火的巨像的六臂火鳳凰金剛本尊神突然在般若神烈火燃燒中閃起一團前所未有的織勢奪目的強烈金光,刹間散發出去,把整個火燃燒的怖畏金剛本尊神淹沒入一片織眼的極亮金光中,刹時間光芒萬丈,輝虹吐散,方圓達十公里之內,把整個水世界照入一片金亮中!

“啊!”即便是無邊魔法的阿古沙沙邪神城上的黑暗魔如來巨像,也無法沐浴在萬丈光芒的奪目神力金光中,呵——呵——呵發著巨大呼吸聲那紫色金屬組成的巨大假如來面具,也不由自主閉上發著紫色強光的雙眼,避開這耀眼織勢亮得連邪神天魔也睜不開眼睛的猛烈金光,這璀璨燦爛,絢麗織熱的,散發著火鳳凰無以倫比鮮豔萬道金光照到那圓曼荼羅壇城身上那剩下的五座地獄蛇神像和千千萬萬個魔兵、骷髏頭金屬護法神精靈,一齊全部閉上雙眼,發出陣陣冒著白煙成千上萬的妖異慘叫聲,可見火鳳凰金剛閃發出真身時散發出的金光中巨大震懾魔心的神威之氣,令它們如高溫灼傷般受到無形神力轟中而慘叫。

強烈耀眼金光般若神火焰仿如紅太陽升起灑下的金光,“刷隆隆”地響著足足維持了兩分鐘才停下,萬丈光芒柱可怖金光暗淡下來後,那巨大可怕的阿古沙沙神靈壇城上的黑暗魔如來才緩緩睜開了雙眼,在絢麗妖異的紫光雙眼視線下,望向那淹沒在金光烈火中的火鳳凰怖畏金剛本尊神!

天啊,定下神來細看的阿古沙沙邪神向散發著金光處一看,不由“呵——呵”地自動沉重地倒吸幾口冷氣,天啊,在那暗淡下來的金光中,一座全身熊熊燃燒的正逐步熄滅下來神火,巨大由黃金神甲組成仿如巨山一樣的火鳳凰神鳥巨像,閃發著全身陣陣燦爛黃金光芒,在紫波泛泛的水底世界中顯露出來,天啊,這簡直就是一頭巨大的神獸!

天啊,大力火鳳凰金剛已變身為它的原形——九天鳳尾黃金火鳳凰巨鳥,這巨大恐怖金光閃閃全身閃滿餘火的火鳳凰神鳥像足有二十多米高,四十多米長,那九座巨大金光閃閃帶著余火長工孔雀般尾巴鳥翅在水中緩緩搖晃,仿如九條巨大的鯨魚一樣,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煞氣,而高高昂起由黃金鑄成的巨大鳳凰雙眼閃爍著織目紅光,惡狠狠地盯向阿古沙沙神靈的壇城巨像身上!

這巨大象恐龍復活一樣的火鳳凰巨神獸顯然要比剛才的十二臂人身怖畏金剛像要巨大得多,同時,整個水底世界所有紫光泛泛水波變得搖晃,更快,天啊,到處都是冒起的水泡,顯然,火鳳凰神獸的出現使整個魔湖水底世界的溫度升起,整個魔湖,正在急劇變熱,強大的無形高熱神力,已鋪天蓋地自這頭巨大的鳳凰黃金巨獸中散發出來,顯然,這頭巨大鳳凰巨鳥的威力已比六臂火鳳凰本尊神的威力更大!

“烘隆”一聲,巨大火鳳凰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長長鳴叫聲,然後一甩那九條長長的金光燦燦的豔麗長長孔雀長尾,緩緩騰躍起身上那兩柱巨大的黃金神爪,巨大的燃燒身上仍然閃燃著亮眼的般若紅紅烈天火的巨大鳥身,已隨著巨大的巨爪騰起而整頭神獸躍飛起,呼隆一聲,巨大全身是火的九天火鳳凰神鳥,已泛起幾十道向身後泛散而擴開的長長的直線水泡,發著雷霆萬鈞,排山倒海的氣勢,向著對面百多米外的阿古沙沙神靈的巨大壇城盤身上飛撲過去,發出驚天動地的絕地一技!仿如神話中出擊的神鵬一般!

“聽說九天火鳳凰的發動攻擊只有一次!”那城身上的魔大日如來陰森森發出巨音“因為這一擊是火凰鳳凰傾盡全力的一擊,不成功,便成仁!來吧!讓我看看吧!”同時,阿古沙沙神靈全身的壇城上閃泛起一層層向外重新擴散開的紫色妖光輪線,十二隻巨臂手中的魔杖、魔鈴、魔刀、魔劍、魔龍,全都一齊閃爍出妖異的魔光,高速旋轉著從黑暗如來像的十二巨手上飛出,旋轉著在水中圍成一個巨大的魔輪光陣,旋轉著一齊飛劈向飛撲過來,全身都是巨大熊熊大火的黃金九天火鳳凰神鳥,向後泛散起十道擴散開的十二道扇弧線水泡。

同時,烘隆一聲,從水底半空中飛撲過來的火鳳凰刹間展張開左右兩副長長達三十多米的巨大的火焰包圍的美麗絕倫的金光閃閃的巨翅,刹時間,一股無形的巨大勁力,如狂龍勁風般從翅上的火焰中卷射散出,如一張開的無形的巨大天羅地網神火,鋪天蓋地地傾瀉向那十二件在水空中向他飛轉劈過來的各式天魔神兵!

“轟,轟,轟……”刹間由直直高速飛撲過來的巨大九天鳳凰展開雙翅散射卷飛出巨大蜘網般神火焰網在無形神力帶動下已泛散飛越過鳳凰巨大鳥頭,在前方十來米水中與那十二件旋轉著劈過來的巨大列成魔輪巨陣的魔杖、魔鈴、魔刀、魔劍、魔龍相互撞擊迸發在一起,刹時間爆起十二道巨大電光火球於火網中,響起一連串巨大驚天動地的巨響!

電火球中巨響爆炸中,轟轟轟

碎,魔劍碎,刹間炸成百千碎片,

碎,魔刀碎,刹間炸個粉身碎骨

碎,魔鈴碎,刹間炸個碎片如雨

碎,魔杖碎,刹間炸個元神盡滅……

刹時間,十二件從阿古沙沙邪神城身上飛出的魔力巨大的神兵,在九天火鳳凰身上泛散出的天羅地網的巨大天火焰結網中炸個形神盡滅,徹底粉碎,爆成十二個織眼奪目的電光火球。

“烘隆”擊毀十二件神兵後的天羅地網神火結網,如泛散一張巨大的火漣漪一樣,越過十二個在水中炸成球狀電光爆炸火球,如洪水倒瀉、排山倒海般氣勢洶洶地瀉散打在後面幾十米遠的阿古沙沙那巨大的紫色金屬曼荼羅巨城上,轟,轟,轟刹間應聲在壇城上炸出幾百道如連炮般巨大電光,外環上五座眼鏡王蛇神像,因抵受不了這無形巨大神力火網傾瀉而自動爆炸,炸成幾百塊幾千塊碎石般雨點,向四周的水底如暴雨般傾散四滾,而內盤那半數骷髏頭,在火鳳凰傾瀉火網無形神力下,轟轟轟,盡數自動炸裂成千千萬萬塊碎片,如瀑布般飛瀉般四散而開,極之雄偉壯觀,身後方圓三公里的水底,彈起無數道如噴泉般濺起的土石水柱!

“好厲害的火鳳凰展翅啊!”魔如來身那巨像首次在重創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恐之色,雖然它身上在傾瀉倒海般火鳳凰天羅地網神火網攻擊下閃起幾百道電光,但卻絲毫無損,但可怖面無表情紫金如來面具雙眼閃起驚光!

不過,還未等這阿古沙沙魔如來法老巨像從第一輪火網攻擊在定下神來,那巨大燃燒著烈火的九天火鳳凰已在一聲長嘯中飛沖到它面前,那巨大兇狠長長烈火中黃金鳳凰鳥嘴,如一把巨劍般發著隆隆巨響排山倒海地直直向著這壇城正中那巨大可怖的“呵——呵——呵”巨響的黑暗魔如來面具上的“卐”字形圖案啄去,這是摧枯拉勢轟天一擊。火鳳凰要把這假如來的面孔的阿古沙沙神靈轟啄過粉身碎骨,它要擊毀這魔如來面具,完全徹底毀滅!

“不!”假如來十二臂巨大金屬巨手一齊向前阻攔,不過,“轟、轟…..”還未等這十二尊巨手碰到火鳳凰神鳥頭,從鳳凰嘴奡眶o出的巨大無形神力已勢如破足般在連串巨響中把這十二具阻擋鳳凰的魔巨手炸個粉碎,斷手,斷指,斷臂,如暴雨般四散在水中散開,帶著身上的亮眼火焰長尾,仿如以火鳳凰鳥頭為中心向四周彈射的巨大的漣漪火雨煙花一樣,在水中散亮開來!簡直懾人心魂魄之極!

“轟刷”一聲,熊熊燃燒的九天火鳳凰鳥嘴,已成功如銀河倒瀉般飛撲進攻把長長的鳥嘴深深地啄入到這地獄魔如來面具額頭“卐”字圖案標記中,啄入這十二巨手全斷的阿古沙沙神靈核心的地點。

“去——死——吧,阿——古——沙——沙——神——靈。”隨著深深插入假如來面具的火鳳凰鳥嘴鳴叫“轟”地一聲,整個巨大面具所在處在九天鳳凰通過鳥嘴注入無邊威猛大法下炸成一團奪目火光!

“隆隆隆”火光過後,水波漣漪四散,火鳳凰巨獸鳥定下神來一看,天啊,這十二隻手全爆斷的假如來巨像在鳥嘴正正插中額頭的假如來面具,竟陰森森笑著絲毫無損,紫色金屬築成的可怖妖異如來面孔仿如新的一樣,連一點崩角一樣也沒有,在爆炸中竟一點事也沒有。

“不——可——能,世——界——上——沒——東——西——可——抵——擋——九——天——火——鳳——凰——的——鳳——飛——九——天一一擊!”仍然狠狠用鳥嘴插著黑暗魔如來額頭的巨大的長達四十米的火鳳凰緩緩發出一陣陣怖畏金剛神音,沒理由,它以為連阿古沙沙十二座巨手都爆斷的全力一擊,竟然無損這魔神的假如來面孔一絲一毛。

“哈哈哈,進攻結束了,現在該表演邪神反攻了!”被火鳳凰鳥嘴插著額頭的紫金泛泛的假如來面具陰森森並惡狠狠地和頭上鳳凰發紅雙眼對視“告訴你吧!火鳳凰!一旦和潘多拉巨箱古魔力結合生成的圓曼荼羅之壇城,就會永遠不死,除非你可以殺掉我在遙遠另一邊的拉乃體,哈哈哈,現在我要讓你嘗嘗五輪佛光的反攻,準備在佛光中滅亡吧,火鳳凰!”一說完,黑暗魔如來無手巨像上,頭部被鳥擊中處,喉嚨、胸部、腹部、下身蛇身處成一直線五個部位隨著閃出五個閃爍著紫光絢麗奪目的光輪。

“五道法輪,殺火滅鳳!所向無敵!”隨著黑暗魔如來面具一陣巨大陰林魔音“轟、轟、轟、轟”黑暗魔如來的眉輪、喉輪、胸輪、腹輪、蛇身輪已擊射出五道巨大紫色光柱,千千萬萬噸如核彈爆炸巨大無形魔力在五道巨大電筒光柱下盡數傾瀉在長達四十米與它近身交擊在一齊的九天火鳳凰全身上!刹間如連珠炮擴散炸起幾百道電光魔彈於火鳳凰神獸的巨大美麗身上,“傲”一聲,被五道強大的魔光輪擊中的火鳳凰發出一聲淒厲的長鳴,整頭連頭帶尾巨大火鳳凰黃金巨獸身軀,在巨大近身魔力巨法下撞擊中整個向後高高彈起,象被炸飛起的小巨山一樣,發著“隆隆”巨響高高向後飛墜倒退,飛掠過二百多米遠的水底半空,然後再狠狠如向後滑浪般再滑倒去五十多米遠才緩緩停下在一個撞出的巨坑中,留下一條五十多米長有十幾米直徑的直直的長線深坑。可見其五道魔輪攻擊神力之大!

同時,火鳳凰所飛劃彈過的水中,留下幾十條長長直線血流血柱于水中,片刻才緩緩在水中散開,天啊,原來火鳳凰全身被魔光打中爆出幾十個血淋淋的洞口,大片大片的黃金身軀內的神血,如噴泉般從身上瀉出,瀉散泛至水中,向水面高高處直直升起!身上原本燃燒著的紅紅的般若烈火,也隨著血線的泛升起緩緩熄滅下來!

才片刻,形勢已急劇扭轉過來,阿贊剛普和金剛橛神本尊神化身的火鳳凰驚天一擊竟然遭到戲劇般慘敗,在遭到重創後自身撞出的巨大坑洞中奄奄一息!

“哈哈哈!”圓曼荼羅城身上的假如來發出一陣陰森森的獰笑聲,緩緩在紫波泛泛的水底世界中升起,向著受傷的九天火鳳凰神獸飛遊過來………

 

在另一邊的海邊亂石山下,“澎隆”一聲,象發了瘋一樣的衛英軍已怒吼著把車子暴怒飛疾入防空洞的巨大隧道內,那洞內兩邊半開的鐵透欄鐵門應聲被撞個火星四濺,斷碎四飛,“刷”一聲,車子已沖入到隧道中,在水澤一片的水面地上卷起兩團高高向岩壁濺起巨大水花,裝滿油桶的貨車已閃電般向著隧道盡頭處飛撞而去!

幾乎同時,在車頭燈映射下,戴著墨鏡的衛英軍透過破爛的擋風玻璃看到,在隧道盡頭方向處,成千上萬頭的吃人下水渠吃人老鼠群正在中央那頭有紫色拉乃體光線聯結著的大綠毛魂居體巨鼠的帶領下如洪水般向著自己所開的貨車蜂擁而來,天啊,簡直就是漫山遍野,如山泥崩瀉般的氣勢,並發出膽人巨寒的“隆隆隆”震天巨響,天啊,它們已沖湧到隧道的中央處四壁!如黑色洪水般向車子淹來!

“去死吧!臭鼠們!”衛英軍邊吼著邊一個飛身從早已打開的車門中躍出,“撲”一聲,滾跌落到車旁的水面上,應聲濺起一大團水花,同時,那裝滿汽油的中型貨車,已順勢發著隆隆巨響卷起急風水浪從他身旁一掠而過,向著前方在水面、牆上直淹湧過來的黑色鼠群直沖過去!幾乎同時,翻滾落入水中的衛英軍已邊滾邊在水中,飛抽出手槍,向著離他飛疾而去的貨車後面那裝滿密密麻麻一罐罐油桶“砰、砰、砰”地右手猛板開關,槍口噴出一道道十字形刺眼火舌,猛烈開火,同時另一隻左手用盡全力一點著一打火機向著貨車後面的密麻百來罐油桶拋去!

“砰、砰、砰”猛烈懾人的槍聲迅速把貨車最後面的十幾個油桶打出十幾個洞口,汽油如噴泉瀑布般四濺高高飛起,緊接著,在半空中以一個漂亮的弧線角度拋過的打火機及點著的可怕火焰,也準確無誤地飛落到向洞內疾馳的油車的後面,落到那汽油四濺漏油至車底的車面底上,同時,疾奔的油車也和四壁的巨大黑鼠群交錯淹沒在一齊。

當打火機的火種一落到車尾地上那四滲漏汽油時,立時,“刷”地一聲,迅即燃起一團向外擴散的可怕的圓形火浪漣漪,幾乎同時,幾百頭沖在最前面的老鼠如洪水般湧過車前蓋車頂,如黑色瀑布般飛瀉湧下到那火漣漪擴散的車後廂堙C

刷一聲,同時擴散的車尾火漣漪波浪已迅即擴散淹沒那近百罐密密麻麻排列的油桶上,立時,“轟隆轟隆轟隆”引發驚天動地的大爆炸,刹間湧上車面的幾百頭老鼠連叫聲也未來得及發出已在一片突然炸起卷起巨大火光火浪中炸個粉骨碎身,血肉橫飛,爆炸而起的烈火洪洪的貨車,猶如一火燃燒的死亡使者車,一邊在連串爆炸中卷起漫天而飛,四散擴起的火浪,一邊向著漫山遍野一直延伸到洞盡頭處的老鼠群堶落R而去,直直撞向幾十米外盡頭轉彎處岩石壁上!所過之處,“轟隆、轟隆”地爆炸炸燃起滔天火海熱浪如暴風般傾瀉,所過之處的大片大片的老鼠,刹間淹沒在一片火焰烘烘四散而開的火海中,巨大的熱浪掀炸起整個水面淩空炸起,從車上飛脫而落的十幾桶汽油桶相繼在所過路上飛濺跌落到火焰如海的隧道水面上。再“轟隆、轟隆、轟隆”引發第二次、第三次猛烈強光爆炸,刹間整層水面,刹間連同水上,牆上千千萬萬頭兇狂尖叫疾沖上來的老鼠,刹間在這接二連三可怕巨大二次爆炸中炸個粉身碎骨,水花四散,滿天飛舞都是火浪、火燒老鼠殘骸,岩牆四崩,一些承受不了巨大的爆炸氣浪的岩壁炸裂出一塊塊四濺亂飛的巨石!

“轟隆”一聲,已飛穿輾過四十多米的佈滿兇猛千千萬萬頭鼠群的隧道水坑,留下兩條四十多米長巨大的火海巨龍及連串爆炸電光恐怖世界淹沒鼠群的油車,已“轟”地一聲,重重撞在轉彎口盡頭的崖壁上,刹是隨著巨響整部油車已炸爆成一個巨大的強光火球,在強光火球炸爆中飛起二十多桶帶著燃燒火焰長尾的油桶,在巨大可怕火球熱浪卷湧下高高濺飛到那巨大足有百米直徑的乳鍾石山洞洞內的黑暗半空中,帶起的隧道來的氣浪刹間把黑暗的湖面沖得波浪四湧,漫水遍湖地在洞內水上把千千萬萬頭大黑耗子映個一片通紅,已受到隧道內可怖信息和巨大灼熱空氣急風湧瀉的千千萬萬頭浮滿全島全湖的大黑耗子,已本能地烘隆發著巨響,四散而逃,向著原本它們沖湧下來的岩洞四壁爬湧上去,企圖逃生,不過,一切已太遲了。

“轟隆隆”緊接著那二十幾桶發著可怕如死神般火焰尾巴的油桶已各自劃過二十幾條可怕的弧線於黑暗半空中,快如閃電地四處飛墜到到處都是四散而逃的,起伏水面鼠群上面,再“轟、轟、轟”在一連串震天動地連珠炮巨響中,刹間把整個山洞湖面千千萬萬頭大黑老鼠炸入一大片一大片巨大爆炸而成可怕巨大強光火球炸散開後形瀉而成的排山倒海江河倒瀉的巨大沖天火浪,在高壓氣浪作用下鋪天蓋地地,如洪水崩堤般滾滾盡數湧入這巨大邪惡的岩石鐘乳山洞堙A與山洞堬r烈可怕的一連串爆炸火光交錯在一齊,天啊,刹間巨大火海把整個山 洞空間都填滿,到處都是強光烘烘的火光火海,天啊,到處都是火、火、火、簡直就是一個火燒的地獄。

洞內千千萬萬頭兇猛的吃人老鼠和湖面那可怖嚇人由死人白骨堆積成的孤島,在“轟、轟、轟”連串十幾二十個油桶相繼在火海中迸發出強白光巨大爆炸中,炸成億億萬萬塊碎片,被炸得徹底的粉骨碎身,和炸焦爛爆的斷鼠頭、身,炸混成億億萬萬塊碎片,在巨大的火海熱浪卷湧下如暴雨般直直飛打上洞頂奇形怪狀的各式鐘乳石柱,刹間如千萬枝巨箭把鐘乳石柱打個千蒼萬孔,洞頂的連串鐘乳石林因承受不了這巨大可怕的熱浪盡數傾瀉和密雨般碎屑飛射,在“隆卡隆卡”的連串巨響中崩塌,塌爆裂成無數方石、碎石、尖石,在一片火海爆炸中向下墜地去,刹間淹沒在下方一大片一大片火海世界中,整個巨大可怕的魔洞,刹間已在巨大的爆炸中被炸毀,四壁岩壁,也被火海巨浪炸得四處爆裂,碎石橫飛,火海縱橫交錯,恐怖之極!

巨大火球強光及一連串幾十個近百個油桶爆炸過後,天啊,整條長長的防空隧道及盡頭轉彎口內的巨大山洞堙A到處都是爆炸過後形成熊熊燃燒的烈於水面上,牆上,殘骸上的烈火,整個亂石山的魔洞,陷入了一片餘油燃燒的紅紅烈火世界中。

在飛離油車後爆炸的一瞬間,衛英軍已整個人在拋出打火後整身飛撲到自己所處的隧道中央達齊腰深的深水中,濺起一大片四散的水花,狠狠地整個人直撲潛入到渾濁坑水水底中,幾乎同時,炸成隆隆巨響巨大紅紅火海漣漪巨浪及飛舞油桶,從他頭上方水面上直穿飛越過,身邊的水面,也刹間被巨大可怕的爆炸氣熱浪卷湧炸飛起,而自己也幾乎被巨大的卷湧震氣浪變熱的水流拋上半空,幸虧自己死死拉住水底一個生蛌鷵搷滮漶A才令自己不致於也跟著拋上空中的水流卷湧上半空而潛臥在水中!在這爆炸中引發如洪水般咆哮的火浪,帶著數之不盡黑麻麻的帶著嚇人火焰在火光中炸個粉碎的飛舞的老鼠血肉、毛髮、四肢、斷頭、碎石,直直再飛湧過四十多米長,始于衛英軍所伏的位置,通過洞口的長長隧道,爆飛起鐵欄爛門,直直湧出洞外十幾米的半空中才緩緩停下,化成無數滿天碎石、殘骸及無數火星火雨,冉冉降下,如下了一場巨大的火雨惡夢一樣,雄壯悅目之極!

巨大的連串爆炸足足持續了兩三分鐘才停下,巨大可怕的高溫火浪氣流不時從衛英軍的後背上掠過,令他灼熱得難受之極,雙耳雖在水中,也幾乎被巨響炸得震聾,幸虧他在水中張口吐氣,泄去震浪聲波!那些帶著火焰的碎鼠尾血肉,碎屑飛石,如雨點般落下打在他身上及附近的四周,陣陣刺痛,他緩緩地奮力從爆炸過後的水中爬回起身,定神一看,天啊,整條隧道已變成了一個熊熊燃燒的火地獄世界,一聲巨大來自轉彎口的尖形岩石撞地聲,擊落在頭旁的地上,就差那麼一點點,他的頭就會被這岩石墜落砸個稀巴拉,滿天灼熱空氣中,都是飛舞帶著火焰,如滿鵝毛般鼠毛、殘骸,火尾,冉冉飄落至前方烈火烘烘燃燒的地上水上,陣陣由火燒隧道盡頭湧來的灼熱的熱風暈頭暈腦地迎面湧來,使人感覺四周的所有景象仿如鬼影般綽綽變形迷糊,空氣在熱流下仿佛變形的層層透明紋在擴散似的,加上熗人的煙,令衛英軍一陣陣呼吸難受和不由自主地咳著連連後退。

同時,他發現自己齊腰深的水澤已被炸飛掉一半,現在水面只到膝蓋處,可見剛才油車爆炸的威力之巨大,加上四周一些滲漏雨的岩石洞頂被炸裂開後,不時形成一些如噴泉般細水水流如水柱般瀉下,與水上,地上熊熊燃燒的光亮烈火交錯在一齊,令人有種仿如經過一場猛烈戰火後的戰場的恐慌感!

衛英軍定神向防空洞盡頭處足足這四十多米連綿火海望去,天啊,不由一陣毛骨恍然,只見烘烘燃燒的水面上浮滿密密麻麻千千萬萬在火中燃燒著的老鼠血肉殘骸,隨著緩緩晃動的燃燒水面一直延伸至轉彎口的火光中,而在火光四周的隧道岩壁上,到處都是被爆炸巨力在牆上撞個稀巴拉仿如一張血肉紙片一樣模糊的帶老鼠血肉屍骸,不過沒他前方那麼密集,火勢那麼兇猛!

其中,可以在這當中看到一些僥倖未被炸碎炸死的老鼠,奄奄一息地火焰中,水中,“吱吱吱”地慘叫著,作著最後無力的掙扎。

天啊,這簡直就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對鼠類大屠殺,令衛英軍刹間有種劊子手的感覺,突然,有種莫名的恐懼感直襲上他心頭,天啊,該死!阿贊剛普在迷離境界在給他的墨鏡不在臉上了!

天啊!這一定是他在飛滾出車外時從他臉上飛脫而出,現在已不知所蹤,加上剛才連串驚天爆炸,恐怕早已炸飛碎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天啊,沒有那副墨鏡,他就再也看不到那和阿古沙沙魂居體相聯的拉乃體光線了,他就看不到那可怕的綠毛寄魂巨鼠了,看不到這魔鼠在剛才的爆炸中究竟有沒有被炸死掉!

本來,以剛才如此劇烈恐怖的毀滅性爆炸來看,這大綠毛老鼠無法倖免,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死要見屍,活要見鼠,如果這黑超墨鏡還在,現在要找這綠毛寄魂鼠就容易很多!

“該死!”衛英軍邊叫邊想向盡頭處方向全是烘烘燃燒的千千萬萬的密密麻麻鼠屍烈火世界中去尋找那頭大綠毛鼠的碎屍,但烘烘火光產生的可怕的高溫熱氣流熗得他根本沒法前行,連綿四十多米的烈火一直延伸至盡頭處的破散的貨車殘骸,從火光的背映來看,看樣子連那巨大的吃人鼠群的老巢,那巨大的山洞也全都是火,他根本沒法在烈火中向前尋找那頭大綠毛巨鼠。

“媽的,你這頭孽蓄,應該死了吧!”衛英軍本能地舉起手槍,指著前方火光,他認為以那寄魂鼠王的肥胖體形,一定難逃此炸,一定已被炸個粉骨碎身!

“吱烘”一聲,突然在離他六、七米遠的密密麻麻漫山血肉的火燒鼠肉水面中,應聲從焰中飛鑽跳出一頭燃燒著的龐然大物,“撲”一聲,這龐然大物大物已跳到衛英軍身旁側邊的對面人行道上!

衛英軍定神一看,天啊,這不正是阿古沙沙神靈的魂居體,那頭大綠毛巨鼠,天啊,衛英軍刹間被嚇得魂飛魄散,他發夢也想不到,在如此威力巨大的連串油桶爆炸下,這兇猛的寄魂魔鼠還未被炸死?

“吱吱…..”這跳到狹窄人行道上的大綠毛老鼠全然不顧頭上,背上仍烘烘燃燒的火焰,反而惡狠狠地吱吱叫著,閃著那雙閃光的血紅雙眼,張開那對閃著可怕白色寒光的尖尖鼠牙,盯著衛英軍,準備對衛英軍反動致命一擊,在火焰中,這大綠毛老鼠簡直就如一頭火燒的魔鬼般顯得可怕!

“不不!”衛英軍本能地舉起手槍,“砰”地一聲向這身上著火的象狗一樣大的巨鼠射去,誰知這火燃的巨鼠竟狡猾地一個側頭向左閃開,“砰”地一聲,子彈擊在它巨頭閃開的後岩濕壁上,閃起一道火花,留下一個塵土飛揚的彈坑。

“巴嗒巴嗒巴嗒….”接下來衛英軍連續扳動手槍開關射擊,只剩下這空殼的嗒嗒嗒聲,天啊,衛英軍這把十發裝的手槍子彈已盡數打光,“不不”被嚇得魂飛九天的衛英軍邊尖叫邊後退,邊繼續本能地扳動著這打光子彈的手槍扳關,發出陣陣清脆的“巴嗒”空彈聲!

這火燒著的綠毛巨鼠惡狠狠得意洋洋地盯著已打光子彈的衛英軍,得意地擺動了一下那猙獰尖臉上那六條長長的須毛,象在得意獰笑一樣,並搖晃起身後那長長的可怖尾巴,然後,“吱傲”一聲,整個一個飛身淩空飛起,如餓虎擒羊一樣,一個半空猛撲,跳起兩米多高的空中,跳撲向那發呆的衛英軍頭部,同時,那只佈滿那雙長長尖牙血盤利口尖叫著張開,天啊,它要一口把衛英軍的人頭咬下來!

“不!”衛英軍發出最後一聲尖叫,本能地向後倒去,他已無力再抵擋這仿如一頭巨狗那麼大的巨鼠如此兇狠致命的一擊,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千均一發之際,突然,“嘭”一聲,隨著防空洞方向傳來一聲刺耳的雷明登散彈槍槍響,那巨鼠當場在半空中被9毫米的散彈轟中胸部,當場炸穿五臟六腑炸出一個巨大的血窟窿,血水橫飛,綠毛巨鼠發出最後一聲慘叫,當場中彈身死亡,血肉橫飛地向後倒彈飛去,“撲”地一聲,濺起一大片血紅帶火水花,血肉四散,濺射在已尖叫著恐怖向後倒座去的水中衛英軍全身全臉一身!

實在太恐怖太千均一發了,衛英軍驚魂未定地帶著一身噁心的鼠血鼠肉定神向四五米遠,在火燃燒的水面中的綠毛巨鼠的屍體望去,這綠毛巨鼠王浮在水上,在火光下,胸部被打出一個大血洞,幾乎斷裂開為兩半的猙獰大綠毛鼠屍,在火焰水面中一片血紅鮮血四散,恐怖駭人之極,五臟六腑,帶著長長的鼠大腸,從血洞中瀉漏出來,這全身爆瀉開的綠毛巨鼠在水面上無力地掙扎了幾下,終於不動了,浮在一片都處都是漫山遍野的火燒鼠屍海上!

天啊,這頭如此邪惡兇猛的阿古沙沙邪神的拉乃寄魂體,這群吃人老鼠的首領,這頭體形大得如此不可思議的綠毛巨鼠,終於被消滅了!

衛英軍望著這熊熊燃燒的寄魂鼠屍,久久不能平靜下來,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足足過了好幾分鐘,才定下驚魂,定來神來,轉頭向防空洞鐵門處方向一看,他看見一個警察正在手持一把雷明登散彈槍,向他走來!

在火光中,他看見這警察的臉孔,不正正是他老朋友龍華的臉孔嗎?天啊,原來是他老朋友龍華及時趕到,在這千均一發之際救了他一命,他無力地向龍華招了招手,然後無力地坐到水邊的人行道上!

他抬回起頭,發現龍華雙手持著長槍,白骨般的臉孔正陰森森面無表情地盯著他!

突然一種奇怪的不對勁的感覺在他心頭升起!這龍華不對頭………

 

隆隆隆,隨著一陣陣幾十條直直向上泛散直線水泡向魔湖的水面升起,阿古沙沙邪神那巨大的圓曼荼羅城身,已緩緩從紫光泛泛的魔湖水底世界半空中緩緩落下,降落到已受到重創,如巨山般臥倒在巨坑中的九天鳳凰的身後,壇城上假如來面具雙眼閃著可怕絢麗的紫光,惡狠狠地盯著在巨坑中的那長達四十米,肚腹朝天,倒轉臥過來的金光閃閃的九天鳳凰。

火鳳凰那燃燒著神火的金光閃閃的鳳凰頭,仍然閃著強烈的紅光,惡狠狠地寧死不屈地盯著從半空水底中落下的巨大的金屬邪神城身,雖然已受到重創,身上向上泛射升起的幾十條血水直線直柱,但仍仿似隨時會奮力飛撲反攻,發出陣陣“刷刷”的叫陣撕叫聲。

“哈哈哈,九天鳳凰,還記得我說過的嗎?我要在最強中打敗你!哈哈哈!我有曼荼羅城身,我是殺不死的,火鳳凰!” 假如來陰森森地巨大圓城身上閃起陣陣交錯縱橫的彩燈般的燈陣強光,同時,隨著這排排交錯閃換的燈陣閃起,只見壇城正中的那如來面具法老身軀的巨大紫金屬魔像那十二臂斷手隨著這陣陣彩燈陣強光,緩緩長出兩團閃著泛泛紫光的液體巨大手臂,不到五秒,兩具長達七八米的巨大紫金屬手臂已閃泛著妖異紫光從斷臂處伸長出完整變形定下來,天啊,是兩具巨大的佈滿七隻鋒利巨大魔鬼指甲的巨大紫色金屬魔手。

“看到了吧!火鳳凰,呵——呵——呵,九天曼荼羅之壇城身是永遠殺不死的,斷了的身體也會重新長出來的,火鳳凰,你看到了吧,本王的斷手又長出來了,火鳳凰,我要用潘多拉魔劍,把你這火鳳凰密宗金剛徹底毀滅,我要讓阿古沙沙神靈傳為萬古流傳的神話,這個神話就是邪惡的火鳳凰金剛是由如來的密宗化身阿古沙沙神靈消滅的,哈哈哈,燃燒吧,九天火鳳凰,讓我把你徹底元神盡滅吧!”巨大的阿古沙沙邪神城身上那假如來法老半蛇半人身的巨魔像陰森森地閃爍著絢麗變化的巨大的紫光強眼,惡狠狠地盯著受到了重創已無力再起身的九天火鳳凰如小山般黃金身軀,一邊陰森森在“呵呵呵”的沉重呼吸聲下陰森森長道。

另一邊,它變形長出的兩具巨大的金屬巨像魔手閃出一團奪目的紫色強光於手上,刹間散射出幾十道輻射條狀紫色光輪直線,光線暗淡下來後,這從兩座魔手中長伸出來的金屬液體已變形成為一把紫光泛泛,長達十五米閃著冰冷紫光十分妖異的巨大魔劍,劍尖為一個在猙獰發出陣陣可怕叫鳴聲的眼鏡王蛇吐舌的恐怖蛇神雕像,散發出陣陣無形的邪魔殺氣,天啊,這是一把紫金屬妖蛇邪神巨劍!

“這劍是無上的至尊魔神兵,阿贊剛普啊,你要知,它怒時八部大眾通通都要打入地獄,太陽會被密雲掩住,天狗會吞月顯魔威,地獄邪神要把你血染紅宇宙!哈哈哈!”壇城上那半如來半蛇身的法老邪神像可怖的紫金屬面具面無表情的陰森森呼喚叫道。同時,在“隆隆”的天動地搖的震動聲中緩緩舉起了左右兩手緊緊握持的巨大妖蛇寶劍,緩緩地泛散起一連串向上散開的扇形水泡中,緩緩在水泡沫的升泛中把寶劍高高舉起至頭上,以一個巨大的“泰山壓頂”的姿勢高高舉起,對準了受到了重創軀臥在坑底中的九天火鳳凰金剛,陰森森發出一陣陣四面八方都可聽到的魔靈聲音“準備壯烈犧牲吧!火鳳凰,哈哈哈!”

那火鳳凰倒臥在水底坑中,盯著在這壇城像中高高舉起妖蛇巨劍的阿古沙沙邪神像,陰森森發出一陣神音“火——鳳——凰——是——殺——不——死——的。”那烘烘燃燒著的的鳥頭那刹間變幻成戴著佛冠的三眼岔怒金剛那令人生畏的兇暴黃金神臉孔“劈——下——吧!火——鳳——凰——會——重——生——的!”刹間三眼岔怒金剛神臉孔變回火鳳凰神鳥頭臉孔,金光閃閃,金光閃閃……

紅光,紅光,到處都是紅光,一閃一爍,一閃一爍……

儘管阿贊剛普在短暫失去理智意識後陷入一片空白中,一片空白,一片空白。

但不知為何,他似乎本能地預感到危險,危險,但由於模糊意識空白,使他無法知道是什麼危險,一片空白,一片空白。

突然,靈光一閃,先是一座圓形足有幾十米直徑的密宗摩尼寶輪巨像中從黑暗的虛空中升起,刷一聲,刹間光芒萬丈的摩尼寶輪化成千千萬萬個摩尼寶輪,向四周黑暗空中散開,如宇宙星辰銀河倒掛升起地自動列成一個巨大向無限深淵散去巨大的十字形巨像圖案,如一個巨大星球般刹間向他淹來,刹間已化作千千萬萬道刺眼的強白神光,刹間如水般把他全身湧過,一下子把他淹沒一片白光中。

白光過後,不知為何,阿贊剛普突然聽到有個聲音又在自己耳邊響起“站起來,阿贊剛普,站起來,我是不殺孺夫的。”聲音似有似無,似遠似近。

一片迷糊,一片迷糊。

“站起來,阿贊剛普,站起來……”這次聲音更清晰了,突然,阿贊剛普又從喪失意識中恢復過來,天啊,他發現自己似乎又回到了上次曾短智出現的那黑暗虛無,佈滿星星的宇宙世界中來。

這是元神空間嗎?這是元神空間嗎?

阿贊剛普睜開雙眼,天啊,他發現自己全身血淋淋地恢復回天刹樂土時全副盔甲的天使原形躺在地上,天啊,身上全是重創的傷口,那雙雪白美麗的天使白翅膀全是受傷的血洞,自己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直直躺在黑暗的虛無地上,奄奄一息,黃金之槍,早已擺落到一旁。

“站起來,阿贊剛普,站起來,讓我痛苦地一劍劈死你。”天啊,他看見半人半猴臉,全身盔甲長著翅膀的天使阿古沙沙正雙手高高舉著寶劍,站在自己的臉前上方,痛苦地盯著自己,天啊,他發現阿古沙沙的表情十分痛苦,那半張猴臉是得意忘形的,那半張俊美的人劍是痛苦的,在這黑暗虛無中,高高舉著劍以一個泰山壓頂的姿勢站著,但卻遲遲未劈下。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阿贊剛普突然明白,這是一個和現實相對投影的宇宙元神空間,元神空間發生的事情是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投影,他突然本能地明白到,火鳳凰金剛肯定是遇險了,遇到和自己相似的結局。

 “殺了….我吧!殺你最好……的天使朋友吧!”躺在虛無地上的阿贊剛普道,不知為何,在這堙A他反而更多地回憶起不知多少千年以前天刹樂土天使身份時的事情,反而人間的經歷變得模糊起來,他發現自己並不恨阿古沙沙。

“哈哈哈,站起來,阿贊剛普,讓我送你歸天!讓我一劍把你劈為兩半!哈哈哈!”阿古沙沙天使在瘋狂獰笑,那半人半猴臉突然象液體一樣流動,那猴臉漸漸向那人臉擴散過去,人臉痛苦地象阻擋,但卻被猴臉淹沒,阿古沙沙的整張臉孔變成了一張陰森的邪惡的獠牙猴臉,惡狠狠地盯著自己,用一種沉重的邪惡魔鬼聲音道“不站起來,我也一劍把你劈開,哈哈哈,阿贊剛普,你死定了,千面領主是所向無敵的,哈哈哈。”同時,變成猴臉的阿古沙沙天使背後閃起一團可怕的紫色綠光,如輻射條狀般幾十道向外散開閃亮起來,隱隱約約有個如一棵巨大的傘狀般巨大怪物幻影如煙般在光中顯現出來,天啊,這象古大榕樹的傘狀怪物足足有二十多米直徑,十來米高!這是一個正在陰森獰笑著的惡魔幻影,閃出陣陣紫色強光!在光亮下簡直嚇人之極!

“不,不,不能殺我最好的朋友,阿贊剛普是阿古沙沙的知已!”突然阿古沙沙天使臉上那被淹沒的人臉反攻了,反擴散出來,象液體一樣反而把那那猴臉壓擠到只有三分之一,“阿贊剛普,快用,快用你的槍殺光死我,快,我的拉乃體已經死了,是領主,是領主在控制著我,我一直是跟著領主修練的,快用你的神兵反擊我,殺了我,我不想再變成惡魔了!”同時,阿古沙沙身後那紫光閃閃的巨大煙狀象樹一樣巨大傘狀邪魔幻影也刹間突然變得清晰起來,天啊,巨大的樹形傘冠上那是什麼樹啊,而是幾千隻猙獰的尖牙猴臉交織,層層疊疊,交錯而成的千千萬萬個臉孔,組成象樹冠一樣的一個巨大的傘狀天魔——千具猴臉組成的巨大的千面魔猴惡魔幻影,千面猴臉下是六七米高樹狀身軀,四具長長的妖異樹手各執四件可怕的神杖魔刀,這巨大的怪物巨像正得意獰笑著身上的幾千隻臉孔,發出陣陣可怕有回音的獰笑,那是天刹樂土的神秘領主——千面神猴領主大王的原形影子!阿古沙沙天使一向是跟著千面神猴領主修練的,那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天神,是天刹樂土最神秘的領主,他雖然在不知多少年前挑起的天神大戰中被長老會擊敗,但顯然,這是它邪惡的元神靈魂一部分,顯然,是千面神猴王的靈魂邪惡的某一部分影子在控制著阿古沙沙。

“快殺了我,求求你,不然來….來不及了…..”隨著阿古沙沙欲劈欲不劈舉劍姿勢,他那張俊俏人臉占了三分之二的臉孔又開始變化了,那猴臉又開始反攻,反攻了,象液體一樣反攻,人臉拼命抵擋,阻擋那可怖的綠色猴臉,但顯然擋不住了,猴臉已刹間如液體般占回一半“太遲了,哈哈哈,阿贊剛普,你死定了…..”那半張邪惡閃綠光的猴臉陰森森道,而他身後那在紫色強光如煙屹立象樹一樣巨大的千面猴王怪物那傘冠上成千隻猴臉正在獰笑,一閃一爍,一閃一爍,但劍仍未劈下。

千面神猴領主,天刹樂土中的最神秘上師,它一直在天刹樂土中收取眾多的天使信徒為近身弟子,一定是它,輸入了某些邪惡的影子信息給跟它多年修練的天使們。

這幻影肯定是千面神猴領主,它正在獰笑……

“不,是你死定了!”突然,阿贊剛普奇跡般地拿起倒在旁邊黑暗虛空中的黃金長槍,用盡力氣,對著已剛剛變回邪惡猴臉的阿古沙沙天使的臉孔一個飛投飛射過去。

“哎”隨著一聲妖異的慘叫,阿贊剛普有如神助投出的飛不槍不偏不倚,正正擊中已變回猴臉,正欲揮劍劈下的阿古沙沙天使的額頭,刹時間鮮血如輻條般從插入的額口中飛射而出,化成道道血條飛濺到黑暗的宇宙虛空中,“轟隆”一聲,連同身後那妖異的樹傘形狀的千面神猴領主幻影,中槍後同阿古沙沙天使一齊迅即爆炸,炸成一團四散的紅光,迅即淹沒在黑暗的虛無宇宙中,四周的景色又變得模糊起來。

“是你幫了我!阿古沙沙,你正義的一部份!”阿贊剛普痛苦地閉上雙眼,一片紅光,一片紅光…..

這是元神空間嗎?還只是個夢?

阿贊剛普在一片紅光,一片空白,一片空白中又變得模糊起來,然後他又喪失了意識,陷入一片空白中,一片空白中。

 

在紫波泛泛的迷離魔湖水底世界現實中。

“哈哈哈……”在一片泛泛搖晃的紫光漣漪水紋中,阿古沙沙那巨大的壇城假如來巨像面具陰森森地閃爍著絢麗奪目紫色強光的巨大魔眼,在陣陣“呵——呵——呵”的有節奏的沉重呼吸聲伴奏下,用那具新長出的巨大發妖光的金屬古老雙巨手像,高高舉起那把巨大發光的紫色金屬妖蛇劍于頭上方,對著腳下重創的火鳳凰,陰森森道“重生?哈哈哈,在烈火中重生,哈哈哈,那又如何,我是殺不死的,你重生一次,我就殺你一次,我要讓你死不停,我要讓你永遠在死亡的恐懼中輪回,哈哈哈!”

“來——吧!劈——下——吧!火——鳳——凰——是——無——所——畏——懼——的!”巨大像身上,鮮血如無數條直線噴泉般向上泛起,受到重創的火鳳凰陰森森緩緩道,它那雙威猛的鳳凰頭在火光中閃爍著強光的黃金翅毛“劈——下——吧!邪——神!火——鳳——凰——每——次——重——生——後——會——更——強——大。”

“哈哈哈,我聽說過,火鳳凰每次在烈火中重生後會一次比一次更強大。”阿古沙沙城像上的半蛇半法老佛像陰森森道“所以,我改變主意了,我不會殺你,不過,”假如來可怖巨大金屬面具陰森森面無表情地盯著火鳳凰發出陣陣巨大的魔音“我要用妖蛇魔劍把你變成魔鳳凰,我要把你變成一個巨大黑暗邪惡紫金九天魔鳳凰,我要把你變成巨大的毀滅天使,我聽說過,一旦九天火鳳凰變成黑暗九天魔鳳凰,它就會飛上人間,拋起巨浪天災,引起人間兵刀劫,毀滅所有的生靈,把世界變成地獄,把光明變成黑暗,哈哈哈!”假如來面具陰森森道,另一邊發出陣陣巨大的“呵呵”呼吸聲,在水底下更顯恐怖駭人!

“不,不,火鳳凰是不會變成魔鳳凰的!”受到重創的火鳳凰巨像上如黃金閃閃的火鳳凰鳥頭首次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恐之色,九天火鳳凰是具有強大無比降魔密法神通的本尊神,能在烈火中施展巨大的密宗神威,但如一旦被轉變成最兇殘的黑暗天使魔神,將會在烈火中掀起一場前所未有的血腥浩劫。

“刷隆”隨著一聲巨響,說時遲,那時快,壇城上的那半人半蛇的佛面孔的阿古沙沙像高高舉起那用兩巨臂高高舉起的妖蟲蛇劍,“刷”一聲,閃起一團巨大的紫色妖光電如網般纏繞劍身,隆轟一聲,巨大劍尖已在可怕的刷刷閃電若隱若現幻出一團獰叫著的黑暗火鳳凰獰笑的火焰,阿古沙沙神靈刹間已把全部巨大的邪魔能量貫入巨大妖蛇巨劍中,那是邪惡潘多拉巨大惡魔影子火焰,刹間火焰變成一圈圈不停呈螺旋狀飛出的一環環火焰光圈,向著四周四面八方的魔湖水底的上下四周擴散而去,刹間把整個魔湖水底映成一片光亮的妖異紫晝!形成無形魔力,刹間如洪水般淹沒全湖底水間!只要這妖蛇巨劍一劈下,燃燒的火鳳凰會在烈火中重生變化成閃爍著妖異紫色光芒和圓形金屬城身,和阿古沙沙壇城一樣的邪惡黑暗火鳳凰魔獸!

“在烈火中化為惡魔的使者吧!阿贊剛普!”烘隆一聲,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假如來魔像那雙手持著帶著無數閃電魔火幻影和一層層一圈圈火焰圈環的妖蛇巨劍,已隨著“隆隆”的轟天巨響,以一個巨大泰山壓頂向著下方的火鳳凰金剛緩緩直劈下去,泛散起一大片一大片又急又猛的白頭水花浪層及無數道直線泡沫,向上泛散升起,巨大火劍在燃燒著的魔火映亮下緩緩向下劈來!

“轟,轟,轟…..”巨大的妖蛇巨劍如排山倒海帶著雷霆萬鈞的巨大大魔力直劈下來,未劈到火鳳凰巨大的黃金像身上,魔劍散發出一道道向外擴散的火圈漣漪已打得火鳳凰全身爆起無數道恐怖駭的刺眼強電光,爆起無數道血淋淋幾百道上千道又急又猛的血水,如噴泉般直直射升起,同時,火鳳凰發出一聲鳴慘叫聲,爆起上千道噴泉血柱的身軀又爆起了千千萬萬塊美麗黃金身軀碎塊,天啊,火鳳凰外殼已抵受不了巨大的妖劍魔威,已開始燃燒爆炸了,如天崩地裂,火山爆發般炸起無數道碎塊,在水中如暴雨般擴散,恐怖駭人之極,火,火,火,血,血,血,仿如一座受到猛烈轟炸而碎岩四飛的小山一樣,極之雄壯驚人!

“轟隆隆”一聲,同時假如來手握持的妖蛇巨劍已發著隆隆巨響如倒塌的巨塔一樣“轟隆隆”正正壓劈淹到在已爆烈得如暴雨般傾散血、火、碎片的火鳳凰的肚腹上,立時,“轟隆”一聲,隨著一聲前所未有的巨大震響,整個水底世界水搖地動,火鳳凰刹間在巨響中炸成一個巨大的沖天白光烈火,刹間把整個紫光泛泛的水底世界映個一片通明,強大擴散而起的強烈白光刹間也把揮劍劈下的阿古沙沙那巨大的曼荼羅巨城淹沒,光,光,強光閃閃,地動山搖,令阿古沙沙邪神不得不閉上雙眼!

強烈的白光足足持續了兩分鐘才緩緩停下來,阿古沙沙神靈巨大像城身在巨大的水流反衝力下緩緩後退,火鳳凰爆炸處已變成一片巨大高達百米的洪洪烈火,這時,這假如來面具才本能地在強光中緩緩張開雙眼,天啊,在烈火中,它隱隱見到一個巨大鳳凰黑影在火中若隱若現,站于于烈火洪洪中,極之詭異怪怖!

“哈哈哈,魔鳳凰,是你吧!哈哈哈,快出來,見見你的主人!”假如來面具面無表情地陰森森在陣陣“呵呵”的呼吸聲中道。

那巨大鳳凰黑影陰森森地發著“隆隆”巨響,緩緩從烈火中走出來“看看我——是——誰——吧!”刷一聲,隨著這長達四十米,高達二十米的巨大的鳳凰黑影全身閃起萬丈奪目的金光,刹間把四周的湖底映光,天啊,一頭全身佈滿亮燦燦黃金羽毛翅甲的完好無損,閃爍著陣陣黃金神光的九天火鳳凰,天啊,它身上閃爍著是璀璨的黃金神光,而不是邪惡的阿古沙沙紫色魔,光天啊,九天火鳳凰沒變成黑暗魔鳳凰!還是原形!

“不可能,我明明一劍把你劈爆成烈火,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看——看——你——的——劍——吧!”

假如來面具連忙朝自己兩巨手臂像緊握的妖蛇巨劍一看,天啊,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發出一陣首次因害怕而發抖的魔音“怎麼會這樣……”天啊,它手中那柱巨大蛇劍只剩下劍柄,整載可怕妖異強大無比的妖蛇劍身已消失無影無蹤,只剩下殘留在劍柄上的一塊角形巨碎劍片,顯是炸裂過後的餘碎!

“剛才爆炸的是你的魔劍,而不是我的像身!”烘烘燃燒著,金光閃閃的九天火鳳凰盯著阿古沙沙邪神的壇城,陰森森緩緩道。

“為什麼?為什麼?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假如來面具驚恐地望著自己巨臂中的巨大妖蛇斷劍,天啊,剛才爆炸原來是自己手中的這把巨大的紫金妖蛇巨劍,鋒利光芒寒光閃閃的劍身,早已炸得蹤影全無,天啊,怎麼會這樣,魔蛇妖劍是它法力精華的神兵巨器,是有強大的圓曼荼羅神火精靈護體的,是金剛不摧的,怎麼會爆炸的?

“因為你的拉乃魂居體已被消滅了,阿古沙沙!”火鳳凰用它那神威強光的紅光雙眼盯著正處於驚恐中的阿古沙沙壇城上的假如來面具“在你的魔劍劈下的一刻,聯繫著你不死之城身的拉乃體,即你的強大魂居體被消滅了,所以你的紫色妖蛇寶劍同時爆炸,這是你的魂居體死亡帶來的凶兆,你已經不是不死之身了,阿古沙沙神靈!”火鳳凰緩緩威嚴道“魔劍爆炸就意味著你的惡夢開始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已經專門派人去幹掉那個追蹤我魂居體的警察,怎麼會這樣?”巨大的紫金屬圓壇城上的半人半蛇的如來面具的神像惡狠狠叫道,巨大聲音震得整個紫光泛泛的水波四處急晃,仿如地動水震一樣!

“太遲了,阿古沙沙神靈,要——是——你——沒——有——那——多——廢——話,早——點——劈——下——就——完——全——不——同,當——你——的——魂——居——體——一死,也——就——是——說——你——的——末——日——到——了!”一說完這緩緩巨大神音,刷隆一聲,火鳳凰陰森森在一片巨大的亮起的紅光中幻變回三頭六臂,一身黃金盔甲的三十米高頭戴五骷髏火冠的六臂火鳳凰金剛的人形巨像,惡狠狠的令人畏懼的三眼怖畏岔怒金剛面孔上閃爍起三道可怕的紅光,呵——呵——呵,火鳳凰重新轉變成為可怕威武的金光閃閃的六臂金剛密宗本尊神!

刷隆一聲,還未等驚呆的壇城如來魔像反應過來,這巨大可怖的火鳳凰大力金剛本尊神快如閃電舉起手中那長長金光閃閃黃金天神降魔矛,向著這壇牆上的假如來面具上額頭上的“”字電光圖案飛射而去。

“轟隆”一聲,說時遲,那時快,由於距離太近,還未等這壇城上的半人半蛇的巨像反應過來,巨大長長的降魔神矛已飛穿過不夠五十米的距離的水底,泛散起八道向後急速擴的散的扇形直線水泡,“轟隆”一聲,巨矛不偏不倚,就如同在元神空間的情形一樣,鋒利可怕金光閃閃的長長矛尖頭,猶如一根倒插的巨大尖柱一樣,隨著巨響正正插在假如來陰森面具的額頭上,刹時間,“轟刷”一聲,以矛頭為中心,爆起八道巨大向外擴散如車輪輻條般緩緩旋轉的巨大閃電電光,刹間把整座巨大的圓曼荼羅壇城像映得一片閃白通白,一片通白,地底水搖,水流四散瀉起!

“轟隆”一聲,隨著插入的矛頭額頭閃起八條巨大的旋轉著電光亮起,這半人半蛇的魔如來巨像身上的兩臂新巨大又渾又圓的金屬巨手像“轟、轟”地在降魔矛發出的巨大無形神力傾瀉下炸個斷碎,斷炸開的閃光斷臂、斷手,連同大片大片碎塊,如雨般向水底湖底緩緩旋轉灑落飛散出去,在電光閃閃下顯得十分恐怖駭人。

緊接著“轟隆隆”一聲,被長矛擊中額頭的巨大的假如來面具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恐表情在天神長矛的神威下“轟”地在一連串的巨響中炸裂成幾百塊大小不一的紫色碎塊,如暴雨般緩緩向著黑暗的水底四周泛散飄灑出去,在紫光泛泛的水底世界顯得十分壯觀。

整座陰森可怖的假如來面具,刹間被神矛的無形神力炸個粉身碎骨,隆隆隆,當爆炸過後,幾百塊大小不一的碎塊在魔光泛泛的水中散滾出去,天啊,那插入已全爆的面具像額頭上的黃金天神降魔矛已變回原形,變成那把金光閃閃羅刹女神頭像把手的金剛橛,光芒萬丈地倒插在爆炸過後無頭部位及焦爛頸部後面平面上方巨大冠冕日輪中,金光閃閃,極之雄壯,冠冕內閃著四隻如蓮花花瓣結合在一齊緩緩轉動著的四隻巨大魔眼電光圖案,顯然是壇城上阿古沙沙邪神的元神之眼,金剛橛正正插在四隻巨大輪形魔眼正中,四瓣魔眼在金剛橛的神威下這發出一陣陣前所未有的“哎哎哎”的妖異慘叫聲,天啊,一大團一大團如輻條瀑布般閃著妖異紫色強光的紫色血液,從擊中處散射出來,向四周透明紫水世界泛散飄開,在光芒萬丈的金剛橛神光照射下一閃一閃,發著隆隆巨響,顯得無比駭人恐怖壯觀,天啊,顯然金剛橛的神威趁著阿古沙沙壇城之身失去拉乃體喪失不死之身後,準確的命中這圓曼荼羅城身最重要的部位。令阿古沙沙可怕曼荼羅城身第一次流出了大量的魔血。這證明,阿古沙沙邪神已失去了不死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