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你的任務就是幫我找出這惡神的魂居體,以便我破它的九天魔法,不然,以我的密法,也無法完全擊敗阿古沙沙邪神!”同時,阿贊剛普上次在迷離境界壁畫迷宮媢嚚穩^軍的說話,也刹間在衛英軍的腦海堸{過。

“對,如果不把你找到幹掉,阿贊剛普大師無法打敗你!”衛英軍一想到這堙A立即又恢復回勇氣,他舉起手中的手槍,連同身上的飛行翼,貓身彎步向著這防空洞沖過去。

而他身後的光仔,也在對講機中迅速CALL叫大隊警察前來支援,說完呼叫後,他也驅著摩托車,跟著衛英軍身後,二人迅速來到這防空洞的門前定神一看,只見這防空洞鐵門已緊關,生覂雱峈瘍K欄門中穿出幾個血跡斑斑的圓形的洞口,從鐵門的鏽欄中看得出,這是一個有幾十年歷史的古舊防空洞,黑暗的洞內,伸手不見五指,一片黑魍魍,還傳出陣陣密集的咚咚水聲,在陣陣從洞內陰風寒寒的吹來中顯得十分陰森詭異。

“ 這可能是個荒廢的下水隧道。”光仔從車上抽出一把電筒,向黑暗一片的防空洞媟蚢L去,這是一個十分巨大的隧道,儘管入口處的洞口只有兩米半高三米寬,但洞內陰暗岩石隧道壁卻隨著洞的向內延伸而變大。洞內不斷延伸向前,黑暗潮濕的岩壁在電筒光照到的遠處有四米高,五米寬,呈圓拱狀,顯然這是一個草草開鑿的類似礦洞一樣的隧道,潮濕凸凹不平的圓拱狀岩壁上根本沒有平滑的磚牆,那陰凹凸不平的洞頂壁正大量滲水,如下雨般咚、咚、咚地向整個隧道內的地面大量的滴水,陣陣咚咚咚密集水聲正是從這些不停滲水下滴蠶豆大的水點發出來的,在搖晃的昏黃電筒光和摩托車頭高燈映射下,這個陰森的隧道岩礦洞顯得極之陰森詭異。

不知為何,站在洞門口,衛英軍已感到一種可怕的恐怖的無形氣息,象空調冷氣般緩緩從潮濕漏水下雨的隧道內湧瀉出來,令他的神經繃得如拉弦的弓箭,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那陣陣陰風颯颯,嗚嗚作響,怪異之極!

“這可能是個以前日軍為防衛海岸臨時開鑿的秘密防洞,我聽說過,這亂石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時有日軍為了防備美軍登陸戰,曾在這堳堨艉F不少秘密的防衛隧道陣地,因為亂石山堿O有很巨大象迷宮一樣的天然岩石洞的,據說這些日軍的隧道和這些天然的地下石洞隧道相聯,象蜘蛛網一樣不知有多深多大,我建議我們還是不要進去,等大隊人馬來吧,聽說亂石山的很多天然荒洞媥x鬼鬧得很可怕,五年前還要一支少年童子軍在這堨Ⅹ僊L,我們是不是小心為上!”光仔小心地對衛英軍說。

“不行,我沒時間了,我要進去找阿古沙沙邪神的魂居體,你幫我在外面把風吧!”衛英軍大大聲喝道。

“什麼?阿古沙沙?”光仔顯然一臉茫然!

“SHIT!你不明白的,幫我把風!”衛英軍這時才想起光仔不可能明白他想說的,他轉回頭,在墨鏡中看到,紫色可怕的拉乃體光線已深深鑽入到隧道的深處,在遠處盡頭的轉彎處消失,在陣陣如下雨般的洞頂水滴沐浴下,閃發出陣陣詭怖的妖異的氣息,這墨鏡似乎有種神奇異的力量,使衛英軍看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仿如戴上紅外線夜視鏡一樣,在一片昏暗的紫昏昏中迷糊看到洞堛瑰G道情景。

“咣當”一聲,衛英軍用力把很多欄柵枝條鏽掉一大半的鐵門一腳踢拉開,然後緊緊握著手中的手槍,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一步邁入進防空洞堙A“撲”一聲,他一踏進黑暗潮濕的岩壁隧道洞堙A沒走幾步,已隨聲陷入一片水澤,原來,洞內地面是比洞外傾斜低下去的,洞內地面泥地上沒幾步便向下陷得更低一片的水澤中,如雨般從洞壁頂落下的一大片一大片水滴迅即把衛英軍沐浴入一片洞壁頂落下的蠶豆雨浴中,大片大片的水花打在前方黑暗向前延伸的水面上,濺起無數處擴散又消失,消失又泛散的漣漪,在一片昏紫的紅外線視線般的墨鏡中顯得十分陰森妖詭,洞堛瑪n水已隨著衛英軍的向前走深到膝蓋,不過,在積水水面的兩邊,在類似下水道般狹窄的人行道,粗糙不平的高出水面的人行道才半米寬,只能腰身前行,但由於衛英軍身後掛著飛行翼,所以只能在涉深至膝蓋的水面中向前行。

見到衛英軍大無畏地戴著墨鏡沖入到水深至膝蓋的下水隧道中,那摩托車車上的警察光仔也從車後箱取出冷冰冰的烏齊衝鋒槍,“啪嗒”一聲,裝上彈匣,一手持槍,一手持電筒,也沖入到這陰森森的岩壁隧道中“等等我,衛大哥!”光仔邊說邊帶著手中搖晃著射出昏黃光柱的電筒。“撲”一聲,走入到水深到膝蓋的隧道水澤中,向著衛英軍追上來。

“你不害怕嗎?可能會很危險的!”戴著墨鏡的衛英軍回頭,陣陣洞頂落下的茫茫雨點在電筒昏黃光線下冉冉落下,于衛英軍的身旁,一片陰森慘然,咚咚咚,雨落至水澤面上,響個不停,使衛英軍看上去象個雨中的戰士一樣!

“放心吧!衛大哥,我有烏齊衝鋒槍,這枝傢伙的火力可大得嚇人,如果有什麼怪物敢阻攔我們,我會掃他個稀巴拉!”光仔得意洋洋地來到了衛英軍身邊,同時舉起了手中閃閃寒光的烏齊衝鋒槍,同時,洞堣]響起了陣陣模糊的回音聲音。仿佛二人重新又在洞的深處再重複說回一次一樣!

二人說完,一齊持槍向著陰森巨大的隧道深處走去,二人所過之處,全是水澤一片肮髒齊至膝蓋的水面,劈劈啪啪的滿洞雨水,刹間也打得二人全身濕透,二人在水澤一片的隧道向著不斷向下延伸的淺水地面走了大約五十多米,洞的門口已遠遠拋到他們的身後,變成一個小光點在他們身後,他們好象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突然,前方出現了幾堆閃光的白色物品土堆於水面上,一陣怪異的惡臭味,迎面撲來!刹間把二人淹沒。

衛英軍和光仔定神分別借助象紅外線一樣的墨鏡和電筒一齊向這屹立于水中的白色堆物一照一看,不看由自可,一看不由嚇得二人各自倒吸幾口冷氣,天啊,這是三具可怕的屍體堆散在一齊的死人白骨骷髏堆,猙獰破碎的三個骷髏頭擺入在白骨堆的頂部,在昏黃的電筒光下閃爍出一股令人毛骨全恍然的氣息,刷拉,幾十隻爬滿在白骨骷髏上的令人噁心的蟑螂,一見燈光,立時“烘”一聲,四散而走,刹間跳沉入黑水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好象,好象……”光仔看著這堆散發著惡臭味的恐怖人白骨,不由聲音發抖,從骨上一些未散如污泥般血跡中看得出,這堆白骨並不是太久的,一定是這幾天才死去的!

“媽的,他們好象是被啃光了血肉五臟!”衛英軍接上道,他本能地感到,這堆白骨正是門前那場槍戰中受襲後被打死的黑幫分子屍體被拖進來這堙A顯然,某樣可怕的東西已把這三具屍體啃吃得一乾二淨,只剩下一大堆碎白人骨。

“天啊,他們被吃得只剩下骨頭,堶掘茪ㄦ|有頭老虎吧?”光仔不由全身發抖,手握的烏齊槍,也抖個不停。

“什麼東西?”突然,衛英軍聽到前方的水中傳來“吱吱”一陣猙獰叫聲,他連忙同光仔一齊舉電筒向前一照,“撲”一聲,某樣黑色的毛物在前方六、七米的人行道上跳入水中,忽地一聲,留下一陣水花水波後淹沉入水中不見了…….

“什麼東西?大哥!”光仔尖叫著緊緊用手中的烏齊槍對著那泛起水花的水面。隨時開火!

“不知道,好象是老鼠吧!”衛英軍發抖道,在墨鏡的視線下,這條可怕的拉乃紫色光絲一直延伸至前面四十多米遠隧道轉彎口,再轉入到轉彎堶情A不知為何,他已本能地感到,四周的空氣似乎彌漫著一種怪異的氣息,他感到,四周似乎有很多東西正在嚴密監視著他們,可惜那潮濕的洞壁頂的蠶豆大的滲水水叮咚叮咚地不停地飛舞落下,弄得整個洞內一片水花模糊霧茫茫,沒頭沒腦的雨點不停地打在其臉上,鏡上,二人早已全身濕透,好象從湖水媃p出來一樣,視線一片迷糊。

“媽的,我一定要找到你這人吃人怪物!”衛英軍深深地吸了口氣,甩了一甩頭髮上的濕水,持槍和光仔一齊向前方的隧道轉彎口盡頭的牆走去,在一片茫茫的洞雨中快速在水中向前奔去。

當二人邊走邊望四周的洞壁的過程中,二人不時聽到洞壁岩石牆四周傳來陣陣若有若無的吱吱聲,在咚咚漏水聲中互相交映,只是隱約見到岩石濕壁上一些黑黝黝的小洞埵有紅光一閃而過,可惜二人沒有細看,繼續向前奔去,當他們走過後,那些岩石濕壁上的洞口堙A一些雙眼閃著紅光黑乎乎的大老鼠猙獰地從洞口堛戎X來,惡狠狠地注視著向隧道深處走去的二人。

叮叮咚咚,洞壁頂的滲水雨仍下個不停,衛英軍和光仔已全身渾身濕漉漉帶著泥汙跡各自持槍來到了隧道的轉彎口處,此時水變得更深更重了,已深至齊腰,二人“呵——呵——呵——呵”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神情緊張地來到轉彎口,不知為何,二人已本能地感到,在四周的黑暗中,水中,牆壁中,有很多很多可怕的東西正在注視著他們,一種被無形敵人十面包圍的本能直覺已從漫天雨點的空氣中向他們二人散淹來!

紫色的拉乃體光線在轉彎口一個左轉,轉入到左邊黑暗的半空中,衛英軍和光仔二人順勢行過轉彎口,向左轉,定神一看,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個別有洞天的佈滿水澤的圓形的巨大天然岩石山巨洞。

同時,衛英軍也在墨鏡中看到,紫色拉乃光線在這堥鴗F盡頭,它一直延伸至離他們有二十多米遠的水面中的一大堆白色土堆中,同時,二人也一齊聽到,洞內響起了前所未有密集的吱吱聲,天啊,仿佛有千萬隻吱吱叫的東西在山洞四龕中傳出,天啊,這是一個足有一百米直徑寬大的圓形的水簾大洞,洞底是一片深不見底的地下水澤湖面,洞頂佈滿乳鍾石高高懸掛於洞頂,四周則是尖削不一層層向上的洞崖洞壁斷層,洞龕,仿似有無限層閣樓一樣直蔓延至洞頂,隨著陣陣巨大的吱吱聲響起,千千萬萬盞象小紅燈一樣的光點,在四周黑暗尖削不一的山壁,岩層,壁龕中閃起,仿似千千萬萬盞細小的微紅燈泡在閃爍一樣,在黑暗圓形山壁四周象彩燈一樣一排排地向洞頂延伸,極之雄壯,同時,陣陣更加濃烈的腥臭味,已在寒氣中襲來。

“天啊,怎麼這麼多紅光點?這….這不是…鬼火吧!”光仔握緊手中的烏齊衝鋒槍,站在齊腰深的水中,站在這巨大的山洞洞口的水面上,不敢再走進內,同時,一陣莫明其妙的巨大恐慌感已隨即洗襲全身,千千萬萬的吱吱聲已使他明白到,他們已身入險境,進入到了敵人的無形包圍中。

同時,紫色的拉乃體光線也在個水簾洞天堥咧鴗F盡頭,衛英軍定神向著這紫色拉乃體盡頭處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衛英軍和光仔都不由嚇得倒吸三口寒氣,天啊,那拉乃體光線的盡頭位於這洞底湖面上近中央一個佈滿無數死人白骨骷髏組成的死人白骨島上,一頭渾身濕漉漉的巨大長毛東西,而正在幾個骷髏頭的掩映下,“吱吱吱…..”地嗥叫個忙個不停,而拉乃光線,則正正和這東西相聯,天啊,這死人白骨組成的浮島,足有五、六米直徑,天啊,這個可怕浮島致少由幾百個死人和其它動物的白骨組成,天啊,這是一個吃人的惡魔老巢。

同時,衛英軍也明白到,這頭可怕的吃人惡魔東西就是阿古沙沙的魂居體了!

“我終於找到你的拉乃魂居體了,阿古沙沙邪神!”衛英軍滿頭冷汗雨水地說,同時,他拿過光仔的手電筒,向著那可怕的邪神魂居體所處的白骨骷髏島上一照照過去,一看!而光仔,也從腰間抽出一部手機,從手機中打出一道照明光柱,向白骨島照去。

“吱吱”隨著一陣刺耳的撕叫聲,那白骨孤島上那濕漉漉的生物顯然已覺察到電筒的光芒,它猙獰地怒吼一聲,從兩頭骷髏頭鑽推出來,顯出身來,天啊,衛英軍和光仔不看猶自可,一看嚇得二人齊聲發出一陣前所未有的尖叫聲,連連後退。

天啊,實在太恐怖了,太毛骨恍然了,原來阿古沙沙神靈的魂居體竟是一頭全身長滿綠毛,足有一頭獵狗般巨大的猙獰胖乎乎的大綠老鼠,它那邪惡,猙獰兇狠的頭部一張開了兩隻閃著寒光佈滿人血尖邪的利口,天啊,它的雙眼是閃著紅光紅光的血色光芒,在黑暗中正惡狠狠地盯著山洞媔i來的衛英軍和光仔二人,天啊,它那尖尖彎彎象豬牙一樣突出口中的巨大鼠獠牙,在黑暗中閃過一道可怕的寒光,天啊這血盤牙口中,正叨著一具血淋淋腐爛的斷手人掌,天啊,它正在津津有味地吃著死人的手掌,一條巨大可怕長長令人噁心的光滑尾巴,在身後一搖一晃,十分嚇人,呵——呵——呵,它的頭毛豎直,惡狠狠的猙獰臉部那雙發光雙眼,在陣陣呼吸聲中直盯過來,天啊,衛英軍和光仔一生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巨大的老鼠,這簡直就象科幻片埵Y人老鼠一樣,這巨大的綠毛老鼠足有一米長,半米高,足以一口就把人的喉嚨一口咬開,身材又胖又圓,貪婪兇猛本性,一覽無唯。

同時,衛英軍和光仔發現,四周這巨大山洞四壁成千上萬的盞紅燈小光點,原來是屹立在洞壁四周成千上萬頭坑渠下水道大老鼠閃閃發光的眼睛,它們個個都體形巨大,有二十到三十釐米長,十多釐米長的尾巴,全部都惡狠狠地亮著閃光的鼠牙雙眼,惡狠狠地從洞壁的四面八方盯著衛、光二人,天啊,它們漫山遍野,漫洞遍壁,密密麻麻,個個都神情猙獰,吱吱狂叫,顯是性情十分兇猛,天啊,這是一群成千上萬頭的吃人老鼠群,而這阿古沙沙神靈拉乃魂居體的綠毛大老鼠,顯然是這群老鼠的首領。

這綠毛巨大猙獰核突的老鼠王突高起上半身,惡狠狠地一邊連手帶指把腐爛手掌咀嚼吞入口中,一邊象發現前所未有的美味獵物一樣盯住衛英軍和光仔二人,那毛髮直豎尖尖醜陋巨鼠臉上的六條須毛一閃一搖,仿如一頭可怕的魔鬼一樣,發出“吱吱吱”的凶叫聲,這拉乃體幾乎與阿古沙沙神靈一樣可怕猙獰。

“不,妖老鼠!老鼠成精了!”幾乎同時,被這頭大得不可思議的吃人巨老鼠嚇得魂飛魄散的衛英軍和龍仔一齊尖叫著各自持著手中的手槍和烏齊槍一齊向這二十多米遠的水面白骨島上的大綠毛老鼠開火。

“砰、砰、砰”“噠、噠、噠”隨著一陣手槍和烏齊槍的震天刺耳的槍聲,閃著寒光的紅光子彈,飛過黑暗的半空,在黑暗巨大的山洞中響著如死神追命般巨大回音向那可怕的巨大的綠毛巨老鼠王飛射砸去,那巨大綠鼠尖叫一聲,閃電般縮身趴下,縮回到一堆白骨骷髏頭後面,刹時間,白骨孤島上的白骨骷髏頭被發著可怕曳光的猛烈子彈掃中,刹時間打得骨碎裂爆,四處飛起,如碎片散花般幾個完整的人頭骷髏頭被打得粉身碎骨,如碎屑落葉般四處飛彈,骨頭四飛,給人帶來無法形容如惡夢般恐怖駭人之極的感覺!

幾乎同時,那可怕的邪神寄魂體綠毛巨鼠發出一聲長長的“吱吱”的巨大呼喚聲,然後整頭淩空飛起,在碎骨四飛子彈橫飛的半空中跳入到水面湖底堙A濺起一大片四散的白色水花,泛起一道向著二人泛來的長長水波,天啊,在水底下向二人潛遊沖過來了!它發動反攻了!

幾乎同時,隨著那巨鼠在跳入水中前發出那聲巨大的“吱吱”尖嘯指揮叫聲,天啊,巨大整個乳鍾石岩洞四壁的成千上萬頭巨大“吱吱”叫著,雙眼閃著紅光的大黑水老鼠如排山倒海,洪水缺堤,山泥傾瀉般成千上萬如倒瀉的黑色洪水般發出“吱吱”的密集叫聲和“隆隆隆”的巨響,從東、南、西、北四方八面如山泥倒崩般大片大片地直沖落到水面上,濺起東、南、西、北整個山洞水面千千萬萬朵白色的密集水花,發出震天動地的“嘩啦啦”的入水巨響,翻起白浪滔滔,遍佈全湖的澎湃水花,天啊,在水花中,成千上萬頭躍入水中的老鼠猙獰地尖叫著在大片大片連綿白色水花般如千軍萬馬般發出震天動地的“吱吱”巨響和烘烘的水聲,激起向兩邊泛起的巨大浪花向後散去,天啊,它們如洪水般正湧向衛、光二人……..

“不,光仔,快跑!”衛英軍不由尖叫一聲轉身就跑,天啊,這漫洞遍壁蜂擁下來的老鼠實在太多了,整個近百米的水面上全是一大片一大片一大群一大群飛瀉而下,浮在水面猙獰狂叫的老鼠,個個都瘋狂吱吱狂叫著張開尖尖鼠牙在水中直遊過來,別說是兩個人,就是整隊飛虎隊在場也未必擋得住,而且其它洞壁上滿天閃著紅燈眼睛的成群巨大坑水道老鼠,還在依次依層地繼續如瀑布般湧下。

“啊!不……”尖叫著被眼前這巨大不可思議的瘋狂景象嚇得神智全失的光仔尖叫著這如千軍萬馬衝鋒般湧到他胸前水面只有三、四米遠的可怕尖叫著雙眼閃著紅燈眼的密集鼠群,舉起手中的烏齊衝鋒槍,猛地就是一陣近身開火!“噠噠噠”隨著一陣密集的槍聲和槍口噴出的耀眼長長火舌,直沖過來的最前面的十幾隻猙獰尖叫的遊弋老鼠立時被掃得血肉橫飛,水花水柱連同血水四濺四起,這十幾隻老鼠,被火力強大的九毫米子彈打得爆裂炸碎,鼠頭,碎身,斷尾,在噴起的水柱血花中打得旋轉向後飛彈,濺起片片後飛的水花片浪,極之恐怖駭人,仿如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懾人心魂!

“嘩啦啦”一聲,說時遲,那時快,突然瘋狂開火的光仔的左面卷起一團浪花,天啊,那巨大如獵狗般肥大的綠毛巨鼠王快如閃電從水中竄起,還未等光仔反應過來,“吱”一聲,這頭巨大猙獰兇狠的綠毛巨鼠已撲到光仔的身上,張開血盤長獠牙的鼠口,已狠狠一口咬入到光仔的喉嚨中,刹時間鮮血如噴泉般從喉嚨間飛出,光仔發出最後一聲慘叫,整個人連人帶著“噠噠噠”噴著火舌的烏齊衝鋒槍,被綠毛巨鼠仰天向後撲咬倒跌落入水中,烏齊槍噴出的火舌,打得洞頂彈坑累累,塵土碎石四飛呈漣漪狀落下,幾乎同時,後面蜂擁而上的大群大群的老鼠刹間已把落入水中的光仔淹沒入一片黑色的鼠身中,刹時間血水四濺,內臟斷手橫飛,幾百頭首先沖上來的老鼠已猙獰叫著張口把整個落入水堛漸仔在幾秒內五馬分屍,咬個粉身碎骨,血流成河,刹間染紅了千百隻老鼠的鼠身,光仔那刹間被咬掉了一半的斷臉頭部,在血淋淋浮上水面不夠半秒便淹沒在幾十隻後面水上湧過來的鼠群爭咬中,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懼情景場面。

同時,十幾頭湧遊過光仔血水的下水道老鼠,尖叫著向退到後面的衛英軍撲去,這時,衛英軍知道,要跑已經來不及了,便何況是在齊腰深的水中,他急中生智,一個飛身橫臥倒水中,然後直挺挺一按胸帶上後背金屬飛行翼的開關,“刷”一聲,衛英軍所掛扣的金屬滑行翼兩翼噴出兩股白色的巨大氣流,刹間高壓氣流形成的兩條長長的反向浪花刹間把那十幾頭直湧到最前面的老鼠,連鼠帶水,高速旋轉向後吹劈卷起,這十幾頭老鼠,發出一陣“吱吱”的慘叫聲,連同向後卷起的兩團長長直線水花及猛烈的氣流衝擊,“嘭、嘭、嘭”地高速帶著滿天水花,向後迸撞到轉彎口的岩牆壁間,刹間撞個頭崩身爆,一片血肉橫飛!留下一大灘四散的恐怖血跡爛屍於牆上,水上,刹間這十幾頭急先鋒惡鼠,已被高壓向後衝擊撞個稀巴拉血肉模糊於岩牆上。

幾乎同時,“刷”一聲,衛英軍如高速仰泳般,在黑汙的水面上橫身向後,滑浪般在飛行翼的氣壓下直直向著洞口入門處的方向飛射而起,刹間在隧道的水面上卷起兩條長長達至三十多米的長的巨大浪花水痕,一下子已向後滑過五十多米的隧道下水面,向洞門處滑去。

當滑行至臨近防空洞門口十來米時,衛英軍整個人仰泳般淩空從水面上升起,在兩翼噴氣筒的噴出的兩團長長的白色氣流柱下,整個人直直橫身從被急力撞開的鐵欄門飛射出洞外,留下兩條長長的白色煙氣軌跡於水面之上。

同時,隆隆隆,洞內深處傳來了陣陣排山倒海般巨響,天啊,在那巨大山洞埵角d上萬頭吃人老鼠,在其首領大綠巨鼠的率領下如千軍萬馬般沿著轉彎口的水面上,地上,牆上,人行道上,如洪水倒湧般氣勢洶洶地發著吱吱狂叫,向著洞門口方向,瘋狂疾沖過來,刹間仿如千萬隻巨大黑壓壓的黑點般如蜂群般在水面上狂瀉過來,極之雄壯嚇人!

“刷”一聲,飛出洞門外的衛英軍繼續憑著飛行翼噴出的氣流迅速滑飛過三十多米遠的半空,“嘭”地一聲,撞破位於北面那部裝滿油罐的貨車擋風玻璃上,刹時間,擋風玻璃被高速飛行翼撞得如暴雨般破碎,碎片如雨般瀉,下高速猛烈撞擊使衛英軍的扣帶爆裂,整個人從飛行翼中翻滾出來,向後滾去。

“卡隆”一聲,衛英軍整個人翻過已破碎爛開的擋風玻璃空框,滾跌落到駕駛室堙A“刷”一聲,失去衛英軍身軀的金屬飛行翼向上滑過駕駛室的車頂後,在駕駛室的頂部“刷”一聲,噴出兩股長長的白色氣流,空無一人地直直飛射上黑暗的深夜半空中,刹間已不知所蹤,消失於茫茫夜色中。

滾入到駕駛室堛瑤穩^軍一見到車後的一桶桶裝滿走私汽油的油罐,立時急中生智,一個殺死阿古沙沙神靈的拉乃魂居體的主意在他腦海堣仱_,“去死吧!臭大綠毛吃人老鼠!”衛英軍閃電般從座位上爬起,“啪啪嗒”一聲,打著已插在點火位置上的鑰匙,一踩刹板掛擋,然後閃電般一個急踩油門板,同時雙手急擺方向盤,裝滿汽油的中型貨車已隆隆開出,衛英軍再迅速一腳把油門踩到最大,檔位打到最高,“沙”一聲,裝滿汽油的走私油車在衛英軍的駕駛下,象發了瘋一樣,迅速高速向著那吃人鼠群居住的防空洞沖去。

“你們把黑幫傻子吃了,不過,你們吃不了我,我是你們的死亡天使,哈哈哈!”駕駛室內,狂踩油門的衛英軍象發了瘋一樣發出怒吼,車子同時全速向著防空洞衝刺過去……………..

 

在那魔湖的黑暗夜空中,旋轉著從爆炸開的魔杖變成的骷髏龍頭中飛出的阿贊剛普,直直旋轉飛上三十多米的空中定住,向下一看,天啊,那巨大、可怕泛閃著燃燒著全身六字大明咒神火的阿古沙沙神靈的曼荼羅壇城,正如一幢在黑夜中移動的大廈一樣,緩緩地降沉到紫光泛泛的魔湖水面上,濺起一大片一大片四散高高濺起的高達十米的浪花水牆!

天啊,原來阿古沙沙邪神剛才用魔杖變化的骷髏魔龍飛襲阿贊剛普,是為了迫使阿贊剛普對付這魔龍而停下念動六字大明咒,而阿古沙沙神靈的城身,則趁機沉入到紫光泛泛的魔湖水底,利用魔湖的魔水,熄滅城身上那熊熊燃燒全城的六字大明神火!

“妖邪休得逃跑!”阿贊剛普揮起閃著紅光金剛橛,正要再念咒加持重燃六字大明神火,突然,那阿古沙沙神靈那紫色巨大的城身上那內環那高達十米,已被阿贊剛普六字大明咒風火輪文殊法身破掉半人半猴法老面具無頭的法老身軀上,突然那斷開無頭的頸部後方巨大日輪冠冕中“刷”地一聲閃出一團耀眼的紫光,紫光中閃出一個巨大刺眼電光高達兩米的“卐”萬字形仿冒佛標誌的電光魔符圖案,閃爍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魔氣散湧出來,“刷隆”一聲,卐字開巨大奪目的紫光魔符圖已緩緩發著巨響逆時針旋轉起來,同時,刹時間散射出一股紫色強光的魔法漣漪從日輪中擴散出來,如洪水般向城身散去。刹間所散之處的曼荼羅身上所到之處,如水滅火一樣,淹沒淋熄熊熊燃燒著壇城全身的六字大明神火,所散之處,火滅神消,泛回原先冰冷紫色金屬鋼鐵之牆,發出“嘩啦啦”的連串巨響,同時,巨大的城身,已緩緩在濺起的兩邊的浪花中整幢沉入魔湖堙C

同時,“烘隆隆”一聲,隨著一連串響遍魔湖水面巨響水擊聲,幾百個由紫色魔液變形組成的喇嘛和尚,一齊發著猙獰的哈哈哈獰笑聲,從紫光泛泛的水面中躍出,閃著陰森可怕的紫色妖芒,揮舞著長長紫色透明湖水組成的月牙鏟,旋轉著飛舞從四面八方的高空中飛撲包圍著那懸在三十多米高的半空中的阿贊剛普。

阿贊剛普定神向著這些由紫色魔湖水面上變飛出來,在半空中四面八方地包圍著他的紫色透明的液體喇嘛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天啊,這幾百個飛上半空的紫色湖水喇嘛竟個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天啊,這是幾百個長著阿贊剛普模樣的紫色液體和尚,他們個個都手持閃著紫光的月牙鏟,惡狠狠地從四面八方的半空中盯著阿贊剛普。它們的雙眼,全都閃爍著絢麗耀眼的紫色強光,顯然,它們顯然全部都是阿古沙沙邪神靈那無頭法老巨像斷頭位置後面的冠冕閃起“卐”字形巨大魔光散發到水面上形成的魔水變出來的液體喇嘛!它們刹間已鋪天蓋地向懸在半空中的阿贊剛普全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魔火邪氣,令其手中的金剛橛,不由嗡嗡發光咆叫!

“我佛慈悲,殺妖滅魔!普渡眾生,殺無赦!”那幾百個飛懸上半空的猙獰的紫色透明喇嘛一齊陰森森地齊聲發完這帶著可怕魔音的呐喊後,一齊“烘隆”一聲,旋轉舞起紫光閃閃的月牙鏟,如暴風驟雨般從上下左右東南西北一齊旋轉攻向阿贊剛普!

說時遲,那時快,阿贊剛普已感到四面八方月牙鏟飛舞刮出來的腥風妖氣如龍捲風般嗚嗚直卷而來,天啊,這些變成月牙鏟刮射出的急風證明,它們都是無比鋒利的魔兵器,若是平常人體,一被劈中,立時全身爆碎,血肉橫飛,好個阿贊剛普,說時遲,那時快,舉起左手中的金剛橛,右手急結大手印法勢,急急大喝一聲“阿諾摩打也,薩加十三金法金剛神塔顯神威,波羅波羅密!”刷烘一聲,刹時間全身閃起一團金光,刹間在咒聲整個人和金剛橛連成一體,刷一聲,幻變成一幢巨大高達十米的閃閃發光的旋轉的十三層圓堆形金光閃閃的神光密宗佛塔,塔頂傘幢佛蓋在金光中散發出一個巨大的獅頭空行母護法神的幻影!呈跳舞狀站立於傘頂!

天啊,只見這獅面空行母黑藍色身,面孔為呈惡怒忿相的獅臉,頭戴骷髏冠,發如火焰般從根部飛豎起,吡牙捲舌,胸掛人頭大瓔珞,右手持金剛銊刀,左手持裝血人頭骨碗,直立於身後烈火熊熊燃燒的日月輪火座中!“傲”一聲,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獅王吼叫聲!

“隆轟”一聲,隨著阿贊剛普在薩加十三金法大明神咒中祭顯出的巨大的十三金剛法佛塔及現出的獅面空行母護法神發出帶有巨大的降魔大黑天金剛佛神威的獅王吼,“轟、轟…”刹時間從四面八方黑暗夜空旋轉飛舞,揮舞殺力無邊月牙魔鏟的幾百個紫色液體的阿贊剛普喇嘛在十三金法神塔及獅面空行母的法吼中發出的巨大無形降魔神力的傾瀉下,如連珠炮般在半空中自動爆碎炸裂,刹間炸成千千萬萬,億億萬萬串水花噴泉,如瀑布般一條條飛瀉而下,直落回到魔湖的水面上,極之雄壯,壯觀,仿如整個夜空下起了一場紫色美麗的噴泉雨一樣!

“佛法無邊,收橛回印!”旋轉著化入一團金光中的阿贊剛普收回咒語,結印放下舉至頭上的金剛橛,整個人在高速不可思議的快旋中減速,變回緩慢旋轉旋轉,在刹間擊敗幾百個液體阿贊剛普後迅速收法,與金剛橛連成一體的金光,也刹間漸暗下來,同時,幻化而出的那薩加十三金剛神塔及那獅面空行母護法神的幻影,一齊消失于阿贊剛普頭上方的夜空中,但緩慢降下來的阿贊剛普全身冷汗如雨,顯然剛才一擊,實已耗掉相當巨大的真氣。

還未等阿贊剛普定下神來,突然,他身後響起了一陣巨大陰森森的“哈哈哈…”震天動地仿如巨浪咆哮般魔鬼笑聲,震得他頭暈腦眩,不由自主在半空中回頭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阿贊剛普魂飛天外,尖叫一聲,!

天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不知什麼時候,他身後的魔湖水面竟湧起了一座象小山一樣巨大,高達四十多米巨大閃泛著無數紫色光絲漣漪的巨大的液體喇嘛巨像臉孔,天啊,這巨大的紫光水液巨像臉孔,不正是自己阿贊剛普的臉孔嗎?不過,此時此刻,在紫光泛泛,水波四流的半透明的巨大的魔湖水阿贊剛普魔鬼般邪惡巨臉俯視下,位於巨像頸前半空中的阿贊剛普不由感到全身一陣冰寒的懼意直襲全身,只見這巨大透明的阿贊剛普臉孔神情變得邪妖詭笑之極,它雙眼閃著絢麗奪目的刺眼紫色強光,惡狠狠地盯著位於它臉下真正的阿贊剛普,還發出陣陣如巨浪衝擊般巨大沉重的“呵——呵——呵”的呼吸聲,聲浪如漣漪般淹沒了細小若蟻的阿贊剛普!

“不!”還未等處於驚呆海洋中的阿贊剛普反應過來,“刷隆”一聲巨響嘯,這可怕巨大的紫色透明阿贊剛普的魔鬼臉孔上的雙眼,已隨聲射出兩道耀眼的蛇形曲折的紅色閃電強光,反應不及的阿贊剛普當場被閃電擊中,“轟隆”一聲,全身炸起一團強白電光火球,雖然阿贊剛普還是本能地舉起金剛橛和所穿的架紗佛袍法力相擋,但還是太遲,這勢如破竹,雷霆萬鈞的閃電打得阿贊剛普發出一聲慘叫,從爆起的巨大電光火球後飛墜地直下,“撲”地一聲,直墜急落到湖面上,炸起一團巨大的水花四濺!如直線砣羅般直沉水底去,顯是那魔巨臉雙眼射出的閃電神威太勁,魔法太厲,饒是降魔神喇嘛,也連人帶橛,也抵擋不住這魔法神威!刹間已直直飛沖墜地入千尺多深的魔湖湖底,刹間激起一串千多尺長的直線的紫色水泡尾跡于紫色水世界中,簡直如火箭高速飛掠過一樣!直直沉沖向湖底!

“轟隆”一聲,阿贊剛普被勁勢閃電打得刹間飛撞落到魔湖的湖底上,立時,隨著一聲巨響炸出一個巨大的水坑,尖土碎屑如暴雨濺起般發著隆隆巨響向四周的水中散飛飄蕩起來,形成一個巨大幾十米高的四散的渾濁塵土水花火團,在紫色魔水世界中簡直就仿如磨姑雲核彈爆炸一樣。

當千千萬萬的高高在水中飄揚向四周泛去的塵土漸漸散飄開後,天啊,在湖底,在這絢麗怪異的魔水世界堙A阿贊剛普的撞擊處竟爆出一個猶如隕石坑般直徑二十米深達十米的巨大的散射形的圓坑洞,而阿贊剛普,則直挺挺地橫倒在坑底的中心,一大團一大團如直線上浮升的鮮血,從他的口、鼻、耳中瀉出,直升上湖面,顯是受了相當的重創!

幸虧有多年深厚的道行法力持護,還有喇嘛架紗紅袍和金剛橛的雙重神力罩住,不然,阿贊剛普早已在剛才的電光球和撞擊湖底時的巨大爆炸中就已經炸個粉身碎骨,元神盡滅,若是常人,早已屍骨全無,化為空氣,形神盡散!

水泡,水泡,到處都是升起的水泡,半昏迷半清醒躺在湖底的阿贊剛普腦海堿藒M不停地閃過一個又一個的幻景場面,白光,白光,在一閃一爍!

你還記得嗎?你還記得嗎?仿佛有很多聲音在四面八方的迷糊中響起,阿古沙沙神靈,阿古沙沙神靈,我們曾經相識過!

刷一聲,一個美麗佈滿薩提綠樹和五顏六色的草原,白雲,一個金光閃閃到處都是光明的天堂世界在阿贊剛普的眼前呈現,這是一個樂土嗎?

對,這是一個天神世界的極樂刹土,白雲中,藍天燦爛,到處所有的美湖、美山、美樹林,美麗的草原上,到處都是低飛的白雲,閃閃發光長著白色翅膀的天使,仙女,神仙們在空中飛行,在白雲中飛舞著唱歌,在湖邊騎著白馬飛起在空中奔馳,到處都是在飛揚,飛揚……

天啊,阿贊剛普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長著翅膀的白色天使,在祥和地和另一個天使在一片紅色黃色到處閃爍著金光的懸崖峭壁邊的空中飛揚著,崖壁下全是一望無盡的美麗鮮豔的花草叢林。

“阿贊剛普,我們一齊去空中花園吧!”另一個天使在講,他的聲音極之燦爛動聽,在金光沐浴下一片似幻似離,他轉過臉,天啊,這不正是迷糊的半人半猴的阿古沙沙法老臉孔嗎?不過,怎麼它的臉變得一片迷糊看不清!

怎麼回事?這是發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嗎?這是一個美麗如畫的天堂世界。

“好,我們一齊去!”阿贊剛普笑著舉起了光明雪白的右手和阿古沙沙天使一齊手拉手,伸展著閃著燦爛光芒的白色翅膀,向下飛翔到遠方一個浮在雲海半空中一個美麗五彩繽紛,只有在神話世界中才可以看到的燦爛的草原上,草原上到處都是美麗的彩虹,遠處還有泛光閃閃的綠水湖山,簡直是美不勝收,如景如畫。

“如果有一天我成為你的敵人,你會殺我嗎?”在飛翔中,天使阿古沙沙在問。他的臉似清似糊,迷糊不定,白光閃閃,但聲音卻象銀鈴般動聽。

“不會的,天刹樂土世界是不會有戰爭的,”阿贊剛普手拉手在飛行中說“天刹樂土的天使們是愛好和平的”說完,二人一齊手拉手,飛到那美麗如畫的草原鮮花中唱起了動聽的仙歌,片片鮮花在歌聲中自動開花,五彩紛呈,猶如眾星拱明月,隨著歌聲在他們的身邊飛了起來,在陣陣清風下揚起了一場五彩的花雨把他們掩映入草原深處,真是迷人動聽之極…………

一切又開始模糊,一切又開始模糊,靈光在閃,靈光在閃,一閃一爍,一閃一爍。

宇宙中所有事情都是沒有絕對的,即便是和平不知多少千年的天人宇宙——天刹樂土世界。

一片紅光,一片紅光,在一閃一爍,在一閃一爍。

刷一聲,一個恐怖,滿天都是恐怖洪洪火光戰火的天刹樂土的世界的可怕景象呈現在阿贊剛普眼前,到處都是燃燒的火雨,無數的空中飛山、飛島,飛佛塔,在一片一望無盡的火雨半空雲海中,爆發著可怕的天堂戰爭!

到處都是在天空中用劍、刀相互在空中錚錚戰鬥的天使,到處都是在天空雲海中飄浮的排排戰車、炮車在相互開火,飛山在相撞,天刹樂土已變成了恐怖地獄火雨樂土,無數在戰火中死去斷裂而開的血淋淋的天使碎人頭,斷手斷臂,在火雨半空中,如真空般四處飛舞,恐怖駭人之極!這是地獄的樂土啊!

在一片漩渦可怕巨大紅色雲海上方,全副黃金盔甲身穿戰甲長槍的阿贊剛普和手持長劍全副盔甲的阿古沙沙天已在一塊漂浮在半空中的岩石上,打個精疲力盡,相互血淋淋,在一片火雨的沐浴下相互對峙。

“為什麼?為什麼?阿贊剛普,天神也要戰爭,為什麼?”持著劍跪立在地的阿古沙沙的天使抬起那迷糊的白臉,一片血淋淋猙獰使迷糊的臉更加駭人,“你不是說過,天刹樂土是永遠不會有戰爭的。”

“我不知道,阿古沙沙,宇宙就是這樣,再美好的天堂也有結束的時候,自從最高層的基督教天堂的六翅天使撒旦發動叛亂被打敗後,它發動的叛亂象瘟疫一樣在宇宙空間中傳播,宇宙中所有的其它天人神佛空間天堂都發生了戰爭,但是你不應該幫助我們天刹樂土的領主,他企圖去營救在地獄中的六翅天使,是他攻擊長老會,首先挑起天刹樂土的戰火的,長老會已在鬥法中把他形神盡滅了,投降吧!阿古沙沙,不要落入魔鬼了墜落圈套中啊!”

“不,你騙人,阿贊剛普,我不相信,我沒有選擇的權利,領主是我的上師,我不相信領主是錯的,我要去人間,我要做湖泊的保護神,我恨你,天刹樂土的神靈們全都是騙子,我會在人間等你,哈哈哈,阿贊剛普,你這個騙子,終有一天,我們會再度個決一死戰的,哈哈哈。”一講完,血淋淋全副盔甲的阿古沙沙天使從空中飛岩中跳出,象自殺一樣收起翅膀,向著下方旋轉著紅色氣雲層的深淵飛墜落去,刹間變小成為一個亮點消失于下方的茫茫火雨中。

“不,不!”阿贊剛普天使在尖叫著,但已經太遲了,他想伸手拉住這個昔日與他友情最好的阿古沙沙天使,避免他掉進下面那進入六道輪回的紅色雲海深淵混沌中,但是太遲了,太遲了,阿古沙沙已變成一個小點,直直墜落入如龍捲風般漩渦巨大的下界入口,下方,遠遠傳來了火雨風中阿古沙沙天使的餘音“你要記住,天使的發誓是會實現的……”

一片紅色,一片紅色,火雨,到處都是火雨,從來不會哭泣的天使阿贊剛普哭了起來,一片模糊,一片模糊,到處都是靈光……

 

“我記起來了,阿古沙沙神靈!”從不知多少千年以前的夢幻回憶中回復到現實中的阿贊剛普睜開雙眼,在四周紫光泛泛魔水世界浮力中緩緩握著手中的金剛橛,從巨大的坑洞中緩緩帶著一連串水泡直升上來!

 

“我想起你了,阿古沙沙!”從夢幻回憶蘇醒過來的的阿贊剛普提起手中的金剛橛,帶著一連串水泡,升上在紫色一片的湖底世界的坑洞。

當他升過坑洞的頂部後,他向四周定神一看,自己正身處一個佈滿荒原的泛著紫光閃閃波泛搖晃不定的紫色水底中,而在前方的荒原中,那巨大可怕閃著冷森森森紫光金屬光芒的阿古沙沙神靈的巨大圓形曼荼羅壇城正懸浮在離他一百多米遠的水底上,壇城上,天啊,只見那斷開頭部的無頭的法老巨像上,從頸部後面的冠冕中,一大團紫色的金屬液體從冠冕中滲出,滲至頸部斷層上方,變形成流動組合起一副臉孔起來,同時,阿古沙沙神靈那燃遍全身的六字大明神火,在這紫波泛泛的水底世界中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阿古沙沙,這是我們這宿命之戰。”阿贊剛普雙手合十持橛,升離至水底三十多米高的水中,同時,口中暗念了一個密宗的吸水神咒,使自己可以在這紫光四泛的魔水世界中呼吸起來,仿似在空氣中一般,身上的流血也自動止住。

“真奇怪,阿贊剛普,剛才我沉入到水中時,突然出現了很多靈光幻象,你好像是我很久以前的敵人。”那流凸到法老像斷頭處閃光的金屬液體已開始成形,頂部的液體正在形成千百個螺發成形的發,顯然,一張如巨大的鋼鐵面具的阿古沙沙邪神新臉孔正在形成。

“那不是幻象,那是很久以前我們曾經在某個大劫前生活在一個叫天刹樂園的宇宙空間,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我上次在馬來西亞本來可以徹底毀滅你,但我卻奇怪地放你一馬,阿古沙沙,我放了你一次,但不會有第二次,如果你不肯改邪歸正,歸於我佛,”阿贊剛普停了一下,咬下牙關道“你不會再有作崇的機會,你殺生靈殺得太多了!”

“哈哈哈。”阿古沙沙壇城發出一陣陣巨大的笑聲“你要記住,天使的發誓是會實現的,阿贊剛普,你看看我是誰?”那巨大的臉孔面像已開始凝結定形下來,阿贊剛普定神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倒吸幾口寒氣,天啊,這法老十二臂巨像的頭部竟變成了一副莊而靜煞,面輪豐圓,耳輪佛珠,頭上佈滿圓形螺發的大日如來佛祖面孔的紫金面具,不過,同佛寺埵p來佛祖銅像散發出的慈祥之氣不同的,這個紫色金屬如來佛祖面具散發出是一股妖異恐怖邪魔氣息,天啊,阿古沙沙神竟是如此邪惡,把自己臉孔變成如來佛祖的臉孔。天啊,它已修成傳說中在地獄作惡的黑暗大日黑如來。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阿贊剛普,見了佛祖,還不下跪!”這圓曼荼羅城的假如來法老身軀上的十二隻魔臂的巨像發出陣陣巨大的陰森森神音。

“大膽妖孽,竟敢變冒大日如來,你可知罪孽之大,連地獄也容不了你,阿古沙沙,你太過份了,你曾經是個善良的天刹樂土的天使。”使阿贊剛普不由氣憤道。

“哈哈哈…..”壇城上的假如來巨像發出一陣陰森森的巨大獰笑,在一陣陣“呵——呵——呵”的巨大沉重呼吸聲的伴奏下,假如來又發出一陣巨大的魔音“佛法無邊,阿贊剛普,如果現在你放下屠刀,歸於我佛,還來得及,我會封你做我的黑暗護法神,哈哈哈,怎麼樣,臭喇嘛!”

“刷”一聲,阿贊剛普手中的金剛橛閃起一團刺眼的金光,如輻條般散出十道旋轉著金色光芒“阿古沙沙,今天貧僧要讓你見識見識我一直修練的本尊神像六臂火鳳凰大力金剛神!”

同時,刷刷刷,他腦海堸{起了二十年前在西藏荒蕪的雪山懸崖邊一個大雪紛飛的深夜堙A對他進行密法傳法的一個神秘的白鬍子獨行老喇嘛為他進行六臂火鳳凰金剛大力本尊神的灌頂法事,將其密續,觀修次弟,行修秘決的過程。

在灌頂之後,只見白鬍子老喇嘛把大手印打在雙手合十半跪在雪地上的年青的阿贊剛普的頭頂上,閃起陣陣白光強光。在陣陣大雪紛揚的掩映下,顯得極之雄壯!

“你一定要記住,這次對你灌頂後,你要從此晚晚修練此尊威力無邊的忿怒金剛戰神,你要早晚通過法咒冥思與它在心靈上,觀念上融為一體,但是你不要忘記,本尊神是空的派生和無形的神力結合物,一般情況下,在遇到邪魔時,你只要通過金剛橛通過神咒請其幻象顯形時已足以打敗任何惡魔,不過,假如你不幸有一天碰到魔力出乎你想像之外,道行深不可測的千年邪神天魔時,你可以通過我傳你的生死密咒和金剛橛法舞結合,令六臂火鳳凰大力金剛由象成實,成為你的實體,但不到萬不得已你萬萬不可使用,不過,這實體只可維持一個時辰,而且每次使用會耗掉你終身修來的內功,以你現時的道行,維持一刻鍾,你便會筋疲力盡,元神盡耗而無法維持,另外火鳳凰本尊金剛極之凶烈火猛,甚至會反客為主把你控制,雖是如此危險的本尊神修持,但是,這六臂火鳳凰金剛是浴火重生的護法神,是我獨門密法的精華,是蓮花生上師其中一項神秘降魔密傳法,一千多年來,只有我寧瑪派鳳凰門代代單傳,這本尊神是降魔密法之精華,具有其它本尊神所沒有的極可怕的降魔神通,其威力是無以倫比的,我傳與你後,你要每晚都不停修練,加持與之能量,傳承之脈氣,你修得越長,火鳳凰金剛本尊神的威力越巨大駭人,它是我一生心血的藏密降魔大法,我傳給你,你此生定能獲得幻身成就,一切密法之精髓,怖畏金剛得真傳,當明天太陽升起時,當今晚的大雪停下後,雪山的大鵬就要高飛,阿贊剛普,你就是新一代的火鳳凰金剛密法的傳人,而我的太陽就要落山,阿贊剛普,我的弟子,我們從此不會再有緣分相見了,你要切記,不到最後關頭,萬萬不可使用這喚起火鳳凰的生死密咒,不然,你又要重新修練回多年的內功,切記,切記……”

那神秘的白鬍子老喇嘛說完後,便已如風般在雪中幻身而去,留下在雪中懸崖中閉目靜座的阿贊剛普,從此以後,阿贊剛普再也沒有見過這位沒有名字的流浪上師了。

“師父,請原諒我,今天,這邪神妖孽太猖狂了,竟敢幻化成大日如來,而且這邪神法力如此巨大,又有潘多拉魔盒結合修成的曼荼羅法身,我只要使用你的生死密咒,請出六臂火鳳凰大力金剛的真身,才可擊敗這魔王。”阿贊剛普一邊內心自言閃過,一邊高高舉起的手中的閃光金剛橛。

“阿古沙沙,你可知我手中的金剛橛,它的名字叫做火鳳凰金剛橛,威猛勝過空中的紅霹靂,一旦開鋒,可以把地獄的火爐化成灰燼,把陰府惡鬼城攔腰斬斷,你竟敢冒佛充神,還種下如此巨大殺業,休怪我拋出手中的金剛橛,用生死密咒,請出六臂火鳳凰大力金剛真身來捉你。”阿贊剛普用橛指著這巨大的阿古沙沙大黑魔如來壇城,陰森森肅然道。同時,四周的水開始冒泡翻滾,仿佛已感受到了置生死於度外的阿贊剛普身上散發出的巨大金剛戰氣。

“六臂火鳳凰大力金剛本尊神,聽說是西藏眾多修行本尊神的最神秘最厲害的幾種之一,傳說可以震崩高高的懸崖,填平大洋的海水,哈哈哈,快使出來吧!等我佛如來駛出大日佛法,徹底毀滅你修出的這邪神,哈哈哈,阿贊剛普,燃燒火鳳凰出來吧!”那巨大壇城上的黑暗魔如來面具陰森森呼喚道,發出陣陣邪惡的可怖笑容。

 

“哼!”阿贊剛普冷笑一聲,揮起手中閃著輻條光輪光芒旋轉的金剛橛,口中急急念起密咒“菩提摩利夜,夜夜波摩羅,娑夜阿利耶!”刷一聲,刹時全身已閃起萬丈金光,和金剛橛融為一體,隱隱在金光中先幻化成一尊二米高慈祥相的坐相金佛,並象時鐘的鐘擺條一樣上下“呼——呼——呼”高速旋轉起來,無數閃著電光的小閃電,如密集的花雨般從高速金光坐佛像中散射出來。

“神聖本尊火鳳凰,化現六臂金剛身,手指日月千層浪,擺動神兵顯真身,心神合一請尊神,波密羅夜密,燃燒吧!火鳳凰金剛,現!”隨著這高速旋轉的金光佛像發出陣陣梵文神音,“刷烘”一聲,立時金光佛像旋轉處,幻出一個高達三十米,腳踩眾猙獰慘叫地獄惡魔的蓮花台,三頭六臂的黃金色全身黃金盔甲,頭戴五骷髏火冠,長著一副金色吡牙捲舌的兇神惡煞三眼怒相面具的巨大的忿怒金剛幻象,頭頂的燃燒火冠冕上更飛出一個巨大的,伸展長長的翅膀雪山大鵬朝天飛舞的火焰幻象,這尊幻象在若閃若暗的紫色水底中顯是無比恐怖,駭人!象一座小巨山巨像一樣,屹立在阿古沙沙邪神的壇城前,幻象的後面,兩條烘烘燃燒的光亮刺眼得人睜不開眼睛的火線,從火鳳凰金剛幻象的身後升起,成弧線形向上燃起,升過金剛的頭部上空後,交錯于火鳳凰金剛的背後,烘刷一聲,如洪水淹沒般交合燃燒成身後的一座般若烈火屏風!一片光紅紅,刹間把身後四周方圓三公里的水底映個一片通亮火紅紅,一片通白!後背那發亮得可怕的般若烈火中,已隱隱約約幻現出一副火鳳凰展翅飛翔的巨大幻影,光芒萬丈地在水底中散射出去!

同時,刷一聲,立於這巨大金光閃閃的巨大幻象心臟位置高速旋轉的阿贊剛普手中的金剛橛,刷地一聲,向上下兩邊射出兩道各十五米長的耀眼的長長金光光柱,絢麗奪目,刹間散發出萬丈光芒,光芒暗淡下來後,天啊,這下合共三十米長的光柱連同中央的金剛橛,竟變幻成一枝巨大金光閃閃的黃金神矛,緩緩閃爍著柱身上重重的怒佛降魔圖案,飛到這巨大的火鳳凰金剛巨大的左右主手上,刷一聲,其餘四副手刹間再變化成十手,六臂化作十二臂,變出的左右中手,後手及其餘各手,則各持寶幢塔、摩尼寶、環、金剛劍、死人頭骨柱、金剛鈴、金剛旗、飛龍,八把巨大的降魔神兵,已同時刹間現出在其餘另外十手上。刹間陣陣降魔強光,從神兵上現出!真是亮得嚇人!六臂忿怒神刹間變成三頭十二臂怒法神!

同時,刷一聲,在心臟位置高速旋轉的阿贊剛普幻變的金剛座佛像隨著阿贊剛普最後一聲與本尊神心、口、身三密合一的神咒聲“夜摩夜神那!合!”刷一聲,刹間旋轉的金光幻化成兩團巨大泛著無數金光閃閃的耀眼閃電光紋,發著隆隆巨響,向著現出的火鳳凰十二臂大力金剛上半身和下半身的幻象分別泛散擴散而去,所到這處,幻象之身如結上白冰一樣結上一層黃金光閃閃的金剛之軀,天啊,這兩團向著頭上和腳下象水波一樣泛散而去的金光光紋閃電,正正把這巨大恐怖高達三十米的這尊巨大一動不動的三頭十二臂忿怒金剛由幻象變成黃金實體!

 

“好強的金剛煞氣,哈哈哈…..,我喜歡,哈哈哈!”那紫光閃閃的圓荼羅城牆身上的十二臂黑暗大日如來神像上陰森森發出一陣陣巨大陰沈的魔鬼笑聲,同時,它身上那巨大十二臂上最前面的兩隻巨手,也緩緩舉起一座長達十四米巨大的蛇頭魔杖,閃發出陣陣妖氣,準備與六臂火鳳凰金剛大戰一場,同時,那第三層外環上,那剩下的五個兩米直徑的紫金屬眼鏡王蛇魔像,也一齊雙眼閃起紅光,發出陣陣極其猙獰的撕叫聲,顯然,它們已感受到這尊正在泛散閃電中由幻變的火鳳凰金剛散發出來的強大密宗佛氣!

隆隆隆,當著刺耳巨響的黃金閃電光紋閃泛過後的火鳳凰金剛,這高達三十米火鳳凰六臂大力金剛,那閃閃發光的五花瓣骷髏火冠頭盔和那腳踩眾魔烘烈火雲的那雙黃金戰鞋,在刷隆一聲的電光中變成了一座全身閃爍著萬丈光芒,由黃金佛法組成的巨大實體巨像!站在猛威的般若烈火中,刷一聲,這巨大火鳳凰金剛的三眼黃金忿怒面具,刷一聲,如印度神話堛滬剪]天神一樣,三隻天眼閃起了三道奪目織眼的紅光,這座不知沉睡了多少年,從來沒在阿贊剛普真修期間現過真身,一直只存在於千年傳說中的可怕的藏密大威怖畏金剛神靈終於復活了!

刷沙沙,隨著火鳳凰金剛三隻紅光巨眼閃起的靈光睜開天眼後,這高達三十米的藏密護法神的黃金巨像開始隨聲緩緩晃移動起來,由六臂幻變成十二具巨大的黃金手臂中,神兵齊顯下,那左右主手,緩緩抬起了手中那閃閃發光,巨大的黃金長矛,長矛的尖鋒矛口在紫光泛泛的水底世界中閃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金光和黃金煞氣!

“我——是——無——敵——六——臂——鳳——凰——大——力——金——剛——神!”隨著這十二臂的怖畏金剛神將巨像不可思議的復活,陣陣仿如千百個大漢在齊聲呐喊中巨大沉重的緩慢神音,從黃金閃閃的火鳳凰金剛面具臉孔上發出,巨大的三眼閃射出三道如巨大電筒紅光柱,穿過紫光閃泛的透明水中,照射向那百多米距離的紫色金屬的阿古沙沙神靈的壇城身上,巨大沉重的神音震得四周紫光泛泛的水底世界媄z冒起無數一連串的直線水泡,向著千多尺高的水面升起!

“哈哈哈!你的眼神果然很有魅力啊,哈哈哈,受死吧!傻瓜!”隨著壇城上的假大日如來像身上發出的陰森獰叫聲。圓曼羅城身上外環那五座眼鏡王蛇浮雕像無法忍住了,它們“傲”地一聲齊發出一陣巨大的獸類神鳴叫聲後,一齊張開吐噴叉形鐵舌,一齊應聲從口中射出五道閃耀著令人膽寒,睜不開眼睛的彎曲的紫光高壓叉形閃電,從頭胸腹等五個部位閃電攻向剛剛復活蘇醒的由黃金建成的火鳳凰金剛像身上。

“轟隆”一聲,立時被五條穿過水面可怕巨大強光閃電擊中五個部位的火鳳凰金剛巨像,立時頭胸腹五輪部位擊中處時爆起千千萬萬億億朵飛濺如瀑布般四散的電光火花巨焰火,刹間連同泛起巨大水波漣漪混合化成一扇擴散變大向水面散去的電火花漣漪牆,刹間把火鳳凰金剛沐浴淹沒入一片四散的電火花漣漪巨大光芒水牆中,使火鳳凰金剛陷入一片模糊電火花中水波散射中,使阿古沙沙神靈看不到這五座地獄蛇神擊中後火鳳凰金剛的情況。

“哈哈哈……”那五座位於第三環牆上緩緩轉動的眼鏡王蛇像一齊發著陣陣得意忘形的魔鬼獰笑聲,對偷襲得手顯然十分自以為示。

不過,洞隆隆,在水波,電火花瀑布漣漪一片模糊渾濁,水泡四散的水面漣漪火牆堙A傳來了火鳳凰金剛那陣陣巨大震水動地的腳步巨響。

“怎麼回事,是不是火鳳凰金剛倒下了!”那五座地獄蛇神曼荼羅像在獰叫“一定是的,一定是的,火鳳凰金剛倒下了,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一齊在呼喚狂叫。

“閉嘴,你們這群笨蛇!”假如來巨像陰森森道,阿古沙沙邪神靈喝住了城身上這五個蛇神。

幾乎同時,散開的漣漪水牆電火花象自動拉開圓形的水簾一樣,在火鳳凰大力金剛外拉開,天啊,一個舉著閃閃發光的巨大金剛天神黃金降魔長矛的十二臂火鳳凰金剛,正面無表情地兇狠地閃著那三隻紅光怖畏忿怒黃金面具,緩緩在散開的水牆中顯出烈火真身來,在身後的熊熊燃燒的般若烈火火輪牆帶動下,緩慢地一踏就是十米距離的巨步,向著阿古沙沙神靈的壇城身上緩緩沖過來,兩股從巨像身上泛散出的水流,以左右直卷沖過來,天啊,剛才五個黑暗護法蛇神傾盡全力的閃電攻擊竟對火鳳凰大力金剛毫髮不損,要知道,這五座地獄蛇神的驚天魔閃電的威力可與擊滅明叔瑜伽六臂金剛的四大黑暗鬼王的神兵閃電攻擊力相提並論,現在對沖上來的巨大火鳳凰金剛像,竟是絲毫不損!

 

說時遲,那時快,已沖到離阿古沙沙邪神黑佛像壇城只有三十多米距離的火鳳凰大力金剛巨像發出一陣緩慢沉重的神音“火——鳳——凰——是——戰——無——不——勝——的!”同時,左右兩黃金巨手,已揮持起那把巨大長達三十米的天神降魔法矛,帶著矛上燃燒的烈火,向著巨大壇城正中那巨大的黑暗大日如來魔像刺去,巨大的黃金長矛,發著了隆隆巨響,如一根巨大的天柱一樣,泛散著向後散開的兩條長長擴散的扇形直線水泡,直搗黃龍地向著假如來的面具刺去,簡直就是氣勢萬均,雷霆萬鈞如排山倒海般駭人!

矛還沒刺到,矛身上迸發出來的強大的鋪天蓋地的無形神力,而使整個巨大圓盤金屬壇城身上,爆起幾千柱小小的幾米高的白流高壓噴泉,仿如整城被幾千發鋪天蓋地的強大火力轟炸閃過一樣!

“哈哈哈……”黑暗大日如來面具發出一陣陰森森巨大的魔音獰笑聲,那十二具巨大紫金手中左右前主手,已緩緩舉起那柱巨大足有十四米長的象古埃及神杖一樣的巨大魔蛇杖,一招“橫掃千軍”橫橫地泛散起幾道扇形散開的水泡,向著刺過來的天神金剛神矛揮過去招架,陣陣魔力,從陣陣泛起的條條直線水泡中緩緩向著火鳳凰刺來的黃金神矛散射過去!

“轟隆隆”一聲,緩緩直刺過來的巨大天神降魔矛和迎面橫擋緩緩揮起的紫金蛇魔杖交錯撞擊在一齊,刹時間地動水震,水底搖晃,隨著相擊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刷隆,矛、杖兩巨神兵相擊處竟然爆炸閃出十幾條如車輪輻條狀巨大閃電,一直泛射至湖面的水底處,迸發閃出巨大強光,刹間把二巨像淹沒入一片耀眼的強白白光之中,仿如世界末日一般,泛射至水底,以相擊處為中心的輻條狀閃電,於水底擊中處,“轟、轟、轟、……”爆起巨大的泥土巨柱大洞,泛射向上到湖面處也“轟、轟、轟”於水面上爆起一道道又高又急的水柱。

“轟隆隆……”巨大相擊強大震力,強光震得阿古沙沙神靈和火鳳凰六臂大力金剛在巨大反衝力水流力作用下不由自主向後緩緩退飄去,從閃閃奪目強光中退出,陣陣可怖刺得人睜不開眼的白色強光,如洪水般通過,把二巨像全身,映得如同白晝,淹入一片白光、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