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轟隆”一聲,當湖邊的銀狼捉鬼隊的戰車被地獄鬼箭炸中後爆起的火光,拋起的汽浪把隱在山坡林邊的衛英軍也震得飛上空中半米多高跌回到地上,他本能地在跌回到地上後飛身臥倒,幾片燃燒著的貨車碎片,從他頭上方的半空中飛劃而過,真是險些沒命!

“刷”一聲,在他臥倒後,那捉鬼車爆炸後升起的高高火光團中,一樣閃光的金屬葉翼東西被汽浪炸得向衛英軍藏匿處山坡林處飛彈過來,撲刷一地插在衛英軍身上兩米遠的泥土中,天啊,這不正是銀狼捉鬼隊的飛行滑翔翼嗎?衛英軍還記得湯龍士和明叔就是靠這飛行翼飛上半空,與邪魔打殺的,這象巨大的蝴蝶一樣插在泥土堛漯鷵搨蒂碻l流線型翅翼在夜色下閃出陣陣寒光,像是在衛英軍發出呼喚一樣…………

同時,衛英軍戴上的阿贊剛普所贈送的可以看見阿古沙沙神靈和拉乃體相聯光線的墨鏡,當他戴上這個鏡面佈滿梵文的黑超後,四周景色半空一下子陰暗下來,但奇怪的是,那些刻在鏡面上的梵文在戴上後反而看不見它們在鏡片中反印出來,不過,當他抬頭向魔湖的半空望去時,他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一個不戴墨鏡根本看不到的現象,他看見在濃霧中巨大的阿古沙沙神靈那巨大的圓曼荼羅壇城身上,有一條如樹幹般粗粗的紫色半明半暗的光絲,彎彎曲曲地從湖面半空向自己這邊的山林伸展過來,正正這光絲從自己頭上方十幾米的半空中彎曲地閃發著妖異的紫光從山頂的山林的上方傾傾掠過,衛英軍轉回頭,光絲一直伸展到山頂後面消失的山頂樹林掩映中,顯然,這光絲非常長,在半空中伸展著,不知盡頭在哪里,但這人眼無法看到的光絲顯然正是和阿古沙沙邪神相聯的拉乃體光線。

“好,我就順著這光絲找出你這邪神的拉乃體!”衛英軍講完,飛身沖下來,撥起那插在泥地上的金屬飛行翼,本能地把翼中的扣帶打開,然後“啪嗒”一聲扣上,把飛行翼整幅從後背上掛上扣緊,然後輕輕一按胸帶上的開關,“刷”一聲,穿上飛行翼的衛英軍在兩邊翼底的噴氣筒噴出的氣流下,整個人直直飛上三米多的半空中,為避免飛高出樹林,為避免被阿古沙沙神靈發現,他舉手調姿態,變化為平直橫身飛行,象電影堛熄W人一樣,在飛行翼噴出的氣流中在樹林坡貼著地面三米多的空中,在四周樹林的掩映下的半空中,跟著頭上方那在墨鏡中顯現于十幾米的高空中的光絲飛行,很快,便已飛掠了四百多米的距離,由山腰處轉到山後,大搖山711號別墅、魔湖瞬間消失於身後轉彎口中,雄偉巨大的黑暗山巒已擋住了魔湖的湖神視線。

在飛過山後的魔湖視線後,衛英軍立時從樹林中飛起,飛出叢林頂,向上飛到這閃耀著暗暗紫色光絲的空中附近,在面上戴著墨鏡的視線內,他看見這懸浮在夜空中的光絲有碗口粗,一直伸向東面遠處的黑夜半空中,天啊,還看不到盡頭,連綿達十數堣妒齱A消失于遠方群山之中,天啊,這光絲可真長!

“媽的,幸虧有飛行翼,不然有部跑車也追不定!”衛英軍講完,一按噴氣開關,刹時整個人已在飛行翼在帶動下沿著光絲伸展的方向,向著東面遠方黑暗半空飛過去,而下方幾十米低空下的山坡密林及閃爍著路燈空無一人的昏紅環山公路,則在他的腳下方迅速向後退去,向後消失于衛英軍的視線中。而衛英軍,則全速向這只有墨鏡才可以看到的光絲盡頭飛過去。

就在衛英軍飛過大搖山前山半空時候,在衛英軍飛過的下方山坡林中,在一棵山坡突出盤騰交錯的大古樹樹冠上,只見身穿交通警察服,一個面無表情的小鬍子警察正持著一把雷明登散彈長槍,瞄準著天空中飛過的衛英軍,本來,它可以一槍就把衛英軍從他頭上方四十多米高的空中打落下來,但是,不知為何,當衛英軍飛過時,它並沒有開火!

呵——呵——呵——呵,隨著陣陣自其身上發出可怕有節奏的呼吸聲,小鬍子警察突然放下手中的雷明登長槍,臉上露出一絲陰森可怕的笑容,臉孔也刹間由小鬍子變成一片綠森森的阿來臉孔面孔,望著黑暗的天空,與衛英軍不同,在它眼中,並看不到那阿古沙沙邪神的拉乃體光絲,它眼中的天空只有一片黑暗的空蕩蕩。

在它的身後,倒掛著一個在插在樹枝上被吸幹精氣的黑色焦黃乾枯屍體,驚恐佈滿皺紋變老的乾枯黑臉在夜色下閃出嚇人的光芒,天啊,是那個逃跑的司機阿金的臉孔,顯然又是阿來的傑作。

烘一聲,阿來陰森森地在腳下升起的一團妖異的白煙中消失了……

 

“阿來,阿來……..”在一片陣陣白茫茫的迷霧中的樹林中,突然四周傳來了一陣陣若隱若現的陰森森的女人呼喚聲在樹林的四周響起。

刷一聲,樹林中半空中突然冒出一團妖異的白煙,白煙中那個身穿交通警服的可怕的阿來在半空的煙中現出身來,天啊,它竟然在黑暗的樹林半空中離地三米的自動懸空向前飛行著,“呵——呵——呵”陣陣沉重有節奏的可怕魔鬼呼吸聲從它身上發出,刷一聲,它直直向前飛著降下來,飛過大約十多米的距離,直直降到樹林的黑暗泥地上,這時它再定下身來,抬起面無表情的可怕尖臉,它雙眼刷一聲閃起兩團耀眼的紅光,然後從紅光眼中突然射出兩道如電筒般向外擴大的可怕光柱,向著前方陣陣迷蒙一片的黑暗樹林四周緩緩射掃過來。

刷刷刷,四周的黑暗樹林刹間變成一片陰暗的妖綠妖綠,全部的景象刹間變成一片綠色的黑白。四周的樹林景色也刹間開始變得迷糊彎曲起來,整個世界都好象再變形一樣。

同時,它已感到一股無形的巨大的可怕的妖異黑暗魔氣,已隨著四周景色的變幻刹時間,已從黑暗的樹林的四面八方處如洪水般向它湧來,刹間把它淹沒在一片妖異的迷霧綠色世界中。

一陣閃著陣陣妖異亮光的綠光的白煙在阿來的前方的樹林中緩緩湧起,刷一聲,四周變得迷糊彎曲的樹林突然刹間在濃煙中現出一個身穿黃色閃光交警服的交警,天啊,這是一個沒有五官的白糊糊一片臉孔的交警,只見它緩緩舉著手中一把紅綠相間的交通棒,閃著陣陣紅白妖光,指向左面的迷糊的灰濛濛的霧樹林空間。它的動作很慢很慢,象電影堛犖C鏡頭一樣,詭異之極!另一隻手則向阿來作出呼喚的手勢!

“阿來,你過來啊,阿來,你過來了…..”陣陣陰森森有回音象小孩子一樣的聲音竟從這白糊糊一片的交警身上發出來。透過陣陣濃霧,傳到可怕的魔精阿來身上,也聽到這個可怕的邪魔一陣陣莫名的心寒。

刷刷刷,交通棒所指的左面迷霧樹林中,突然亮起兩盞在半空中亮起的可怕的紅燈,左右兩邊都閃爍出刺眼的紅光,穿透可怕的陣陣煙霧,向著阿來這邊散發過來。

刷一聲,交通棒所指的左面樹林,隨著半空中高高亮光的閃起的紅色強光,竟自動消失,由綠幽幽的黑白樹林變成了一條在迷霧中的公路,兩邊是一片血紅Y字形的泛光路燈,在迷霧中在公路在霧中閃出陣陣詭異的氣息,而原來剛才迷霧半空中的紅色強光,正是這兩邊泛光燈柱上的路燈發出來的。天啊,這些路燈看上去十分殘舊,像是刹間回到十年前的一個詭異時空世界中一樣!

同時,刷一聲,那個沒有五官一片可怕白臉的交通警自動消失,變回一棵在濃霧中的柏樹。天啊,剛才這妖異的交警難道是大樹變成的?妖異之極!

同時,阿來向空蕩蕩一片突然變幻出來的詭異公路發出一陣陣心靈感應可怕的魔鬼聲音,“你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你老是跟著我,其實自從我跟著主人來了大搖山後,我一直感到有種無形的靈異力量在山林堙A在悄無聲息地注視著我們,但是我無法感應到你的所在,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阿來惡狠狠地向四周發出陣陣人耳無法聽到,只有靈體才可聽到的魔鬼傳音。

同時,刷一聲,它整個人已刹間移形換影,由所站立的樹林刹間移到十多米遠的公路上現出,陰森森地站在無人的紅煙公路上,站在空無一人的公路上,向著公路的盡頭望去。

吱吱吱,隨著一陣陣怪異的滑輪推車聲,天啊,只見幾張無人的滑輪的白色病床,突然在前方公路的濃霧中自動出現,沿著光滑的路面向著阿來飛快的滑走過來!刷一聲,它們已刹間滑行到阿來身邊的左右兩邊,不可思議地自動停下,烘烘一聲自動燃燒著一團黃色亮光光的火焰於床上,刹間把阿來身邊的公路兩邊映成一片陰森森的黃光亮亮!

“哎哎…..”一陣陣可怕的嬰孩哭泣聲從左邊燃燒的火病床上傳出來,“哈哈哈,阿來,你有一顆黑暗的心靈,背叛,撒謊,殺戮從來都是我們魔鬼的偉大力量,阿來,難道你連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刷一聲,在燃燒的火床上,竟不知什麼時候,在火焰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站著的嬰兒,它全身赤裸地一片陰綠站在燃燒的床上,雙眼閃著紅光,臉孔猙獰笑著陰森森盯著阿來。天啊,在它那光光的頭上,有一隻背部是可怕五彩黃黑色花紋相間的,間成一張像是妖異的女妖臉孔,長著可怕毛茸茸毛腿的大蜘蛛吸附在頭上,閃著陣陣令人頭眩的妖異黃光!呵——呵——呵,還發出陣陣有節奏的呼吸聲!

“我看得出,你是個魔靈!”刷一聲,阿來雙眼閃起了一左一右一綠光一紅光,那是縮命通魔眼魔法的魔光,錚一聲,同時它的兩隻鬼手彈出了各自五把指甲長劍。“你是大搖山的魔靈!你是不是想和我過過招!”

刷一聲,兩邊燃燒的病床及床上站立著的詭異的嬰孩全部都突然象變透明一樣突然自動由半透明中突然緩緩消失了。留下陣陣自地上升起的餘煙!

“我並不想和你過招,哈哈哈,阿來,時候到了,時候到了,哈哈哈!“另一陣陰森森有回音的笑聲從阿來的前方傳來,阿來緩緩地轉回頭,天啊,不知什麼時候,前方的空蕩蕩公路中間竟自動出現了一張巨大的化妝鏡臺,孤立在公路,在白煙中顯得詭異之極,而後面,一個個臉皮裂開腐爛的白衣護士和醫生鬼魂一字排開站在鏡子的後面,它們全部都半透明狀,若隱若現站立在白煙霧中,陰森森面無表情地盯著阿來,在鏡臺上的鏡子堶情A在陣陣白煙中,一個戴著帽子的便衣青年警察的臉孔迷迷糊糊地在鏡子堨X現,同時,一陣陣可怕的黑色魔氣,隨著聲音從它的口中飛噴出來,飛出鏡外,飛到黑暗的空中象蛇一樣在空中纏繞著變形著。向著阿來伸展過來!

刷刷,阿來的左眼右眼繼續閃著不同的紅綠光,用可怕的法眼看著這鏡子“我看出來了,你是十年前死去的大搖山的警察,你的名字叫張文,你已經變成了魔靈,哈哈哈!”

“時候到了,阿來,我們會再見面的,阿來,祝你好運!哈哈哈!”隨著鏡子堛漸i怕的魔靈的聲音,刷刷刷,突然,公路,公路上的大鏡子及身後的一字排開的醫生護士鬼魂,突然全部自動變得迷糊彎曲起來,那團從鏡子媗]靈發出的可怕黑氣,刹間閃爍出強眼的白光,向四周擴散,刹間把四周的一切淹沒,強烈的織光刺得阿來不得不閉上雙眼。

強光閃過後,阿來張開眼,發現剛才所有的一切,公路,鏡子,一字熱排開的醫生護士鬼魂,全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自己正站立在一片黑暗斑斕的黑夜的密密樹林中,鏡子所在的地方已刹間變成樹林黑暗泥地中屹立著的一塊破舊墳墓,變回原形,在黑暗的樹林中閃爍出詭異的閃反光,公路也變回原本茂密的樹林,陰綠的樹林,也回復原色,變回原來的黑夜原樣!

“我們會再見面的,哈哈哈!”阿來陰森森地望著四周的黑夜密林,刷一聲收回彈出五指劍的鬼手,然後,緩緩在一片從腳底下升起的妖異閃光白煙中消失不見了……….

 

 

同時,在魔湖這邊,被阿古沙沙邪神的眉輪魔光神力打得飛撞出一個大坑洞堛熒鴞鱆鱄閰叔發出一聲怒吼,整個人已旋轉著淩空飛上半空,六臂金剛神將之軀,刹間閃起萬道光芒。

刷一聲,黑暗的湖水中爆起一團高高的白色水花,水花中飛出那個可怕的711別墅堶悸滌]神陶瓷魔像,它的雙眼閃著可怕的紅光,直直飛到瑜伽金剛的身後半空中,未等明叔反應過來,刷一聲,它的雙手竟自動變長變長為兩具巨大的魔鬼鬼手,一下子撲捉到明叔的脖子上,同時發出可怕的沉重邪魔聲音“去死吧!明叔!”想把明叔撕開兩邊!

說時遲,那時快,刷一聲,明叔六手中的六把金剛神劍,刹間自動從手中飛出,化成六道金光,如輻射條狀金輪閃電般飛過空中,不偏不倚,正正擊中那可怕的邪靈附身的財神陶瓷像,“轟隆”一聲,可怕的財神像發出一聲妖異的慘叫聲,當場爆炸成一團散開的漣漪狀的火花強光,身上所有碎片和巨大鬼手,在火花強光炸成無數碎塊,四處濺飛!彈飛落到幾十米範圍的湖水面上,彈起道道高高達幾米的水花,直過幾十米長的湖面水上,簡直駭人快速之極!

刷一聲,六道金光,在擊滅這邪魔後自動飛回到明叔六隻閃閃金光的黃金手中,刹間定下變回六把金剛神劍!

“妖孽,去死吧,刀山劍樹殺邪魔!”三頭六臂的明叔已飛舞起手中的六把金剛神劍,如一飛舞的駝羅旋轉著在黑夜的半空中向著巨大的圓曼荼羅的邪神城上飛撲過去,六把金剛神劍,刹間光芒萬丈,在旋轉著的明叔揮舞下化幻成一旋轉著高達十米千千萬萬把劍樹,發著轟轟的震天巨響,萬均雷霆殺氣,如滿天劍雨刀海般向著阿古沙沙邪神的曼荼羅城身上的右邊攻去,四周的空氣被猛勁的內力劍風刮得如龍捲風般四處急疾,湖面的水浪四滾,在劍樹所到前方,已爆起連串高高彈起的水柱,直達至圓曼荼羅魔城的右邊之下,勁風之銳利,劍虹之猛烈,可見一斑!

“刀山劍樹,聽說這是六臂瑜伽金剛護法神的絕技,傳聞乃雪域藏地護法神中的威猛神法,無魔能敵!”巨大的圓盤城身上那巨大法老邪神像陰森森道,同時十二隻金屬紫手像,各式魔法神兵器,已錚錚作響,顯已感到轟天神力的殺到!

還未等阿古沙沙邪神講完,旋轉飛舞過來的明叔揮出的滿天劍光、劍影,百千劍虹幻成的劍海已鋪天蓋地攻向圓盤中心的法老半人半蛇巨像,“轟隆隆”刹時間,法老邪神半人半蛇巨像由頭到腳,已被刀山劍樹銳利劍虹火割劈出一條亮眼的火線直痕,直長達十五米之長,同時,內盤環四周的千千萬萬骷髏頭,爆起千千萬萬朵劍風疾劈下來的電火花光,極之雄壯,發出陣陣慘叫。

說時遲,那時快,明叔六手金剛劍揮成的刀山劍樹已快如閃電隨風劈到了阿古沙沙邪神那半蛇半人的巨像身上,刹間火光四爆,轟轟巨響,法老像淹沒在一片刀山劍海的金光銳虹的強光中,刹時間,向四周彈射出爆起滿盤城亮光,如滿天急箭般向外長長飛射出去的電光石花,方圓達一堣妒齱C

“劍山刀海殺無邊,虹光濤濤誅邪神”隨著劍樹中心的明叔狂鳴,千千萬萬把尖劍,已飛旋著深深鑽插入法老邪神巨像的全身,“刷轟”一聲,突然,“哈哈哈…….”一陣陰森巨大的笑聲響起,那法老臉孔,半人半蛇魔像全身突然閃起一團耀眼的紫光,“轟,轟,轟,轟”紫光所過之處,刹時千千萬萬把插入其像身中的利劍,盡數在連珠炮式在全劍爆炸中斷裂,同時,在千千萬萬把利劍自爆後的半人半蛇的法老邪神像上,於眉、喉、胸、腹、及下半身的蛇身刹間閃成一直線於五點上閃起五道刺眼的光輪,五道光輪,“刷隆”一聲,刹間射出五道象巨大電筒魔光,直射餘下的漫天刀山劍樹,“碰碰碰”在法老巨像身上閃起眉輪、喉輪、胸輪、腹輪及蛇輪五道散射紫色漩渦狀擴散魔光巨圈的無形威力下,明叔揮出的高達十米的,漫天結成的巨大旋轉劍樹,在寒光暴綻中刹間炸成億億萬萬把碎劍,如暴雨傾盆,瀑布飛瀉般烘隆隆地從半空中自圓曼荼羅城身上如洪水般緩緩落下,濺飛滿黑暗半空中,魔光五輪之魔法厲害,是那麼可怕,那麼詭麗無常。滿天億億萬萬塊碎劍,如雨下般紛紛揚揚落到水上,灑起千千萬萬朵綻開後又滅又閃的漣漪水花,極之壯觀,“撲啦啦”的水聲久久也未平伏下來!

“啊!”刀山劍樹神光陣被破後,處於樹中的明叔發出一聲慘叫,全身如連珠炮般閃起幾十道魔光電炮,血濺全身,金光閃閃的六甲手中的六把金剛神劍,鋒利在劍身在電光過後變成象鋸齒般破爛,變成六把爛劍,全身也變成一片血淋淋,身上的黃金盔甲神光,也暗淡了很多,在身邊滿天飛濺落下的碎劍暴暴雨中,顯得十分猙獰,恐怖!

明叔惡狠狠地抬起頭,刹間一道淩厲的眼光從雙眼中閃過,在滿天隆隆的寒光碎劍雨中一臉血跡“邪魔,休得猖狂!”他高高舉起手中的六把爛劍,口中念念有詞“巴拉諾帝拉,巴巴拉伏魔!”“烘”一聲,全身隨咒閃起一團燃燒著的紅紅火焰,刹間照亮黑暗的半空四周!接著一劈手中六把爛劍,刹間飛劈出一條十多米長的巨大火劍焰柱,隆隆壓面前五米距離遠的巨大可怖的紫色金屬半猴半人的邪神巨像臉孔!

“轟隆”一聲巨響,火焰巨劍,不偏不倚,正正劈中這古埃及法老邪神像兩米的臉孔上,刹間隨聲炸起一團漣漪般擴散的巨大圈狀火光,把整個陰森森的半人半猴臉孔淹沒在一片“轟隆”巨響的刺眼亮得嚇人的強白火光中,巨大卷起的勢浪空氣如洪水般直湧卷起,反沖向劈出巨火劍的明叔,令明叔不由自主尖叫一聲,連人帶火,直直向後飛出十多米的多旋轉停下,剛才那一劍那是他集中了全身所有劍神精氣的瑜伽金剛絕技“梵天九龍火劍”,如此近身的猛劈,他相信即使阿古沙沙邪神不死,也會受到重創!

當明叔停在空中,轉回頭定神向著魔像城一看,當爆炸巨大擴大至十多米的直徑的漣漪火光消失後,天啊,在火光的餘光中,巨大恐怖冷冰冰的半人半猴閃爍著紫光,高達兩米巨大阿古沙沙神靈的法老臉孔面無表情在暗淡下來的火光中顯露出來,還發出一陣“呵——呵——呵——呵”的巨大有節奏的沉重呼吸聲,天啊,法老巨大面具臉孔竟然完好無損,明叔剛才全力攻出的轟天一擊,竟然絲毫一點也傷不了它!

“不!”明叔發出前所未有的駭人叫聲,他六隻金剛手中的寶劍,只剩下六把沒劍身的劍把手,劍身已在剛才傾盡全力的瘋狂一擊中耗盡精光劍神,天啊,如此傾盡全力的近身震天一擊,竟然阿古沙沙神靈一點事也沒有。

“小心!”明叔身後響起了阿贊剛普的叫聲,不過已經太遲了,隨著阿古沙沙神靈法老魔臉具孔上的一聲巨大的陰森獰笑,“轟隆”一聲,只見巨大的圓曼荼羅壇牆身上第二環上的四個黑暗護法神圓荼羅神像,黑暗白象鬼王、黑暗紫龍鬼王、黑暗大鵬鬼王、黑暗大鵬鬼王四大魔將像,一齊應聲舉起手中的神兵魔刀,向著位於壇城中央外面半空中的明叔齊齊射出八道彎曲蜿蜒閃著可怕紫色強光的紫色閃電,“隆刷”一聲,八道如車輪輻條般閃電交錯擊在擊中中心點上的明叔,“啊!”六臂金剛明叔發出最後一聲慘叫,已被上下四方射來的魔將的八道魔光閃電擊中,“轟隆”一聲,刹間炸成一個迅速向外擴散的巨大電光火球,瑜伽金剛明叔當場在電光火球中被炸個形神盡滅,粉骨碎身,火球過後,化作滿天千萬道火焰碎骸,冉冉從半空中落下,直達湖面水上,彈起道道水柱,極之雄壯,亮人之極!

“哈哈哈!瑜伽六臂金剛,原來如此不堪一擊,哈哈哈!”望著滿期天暴雨般落下的火焰,阿古沙沙神靈陰森森吼道。

同時,刷一聲,天啊,邪神壇城上第二環內的四個黑暗護法神曼荼羅魔像,如四個五米直徑的光輪一樣,閃出刺目的紫色強光於像上,刹間閃滿圈狀強光於輪界線上,刷隆一聲,四個魔將輪,竟在強光閃過後發著隆隆巨響,飛出巨大的阿古沙沙神靈壇城,黑暗白象鬼王舉著雙狼牙棒,黑暗紫龍鬼王舉著三尖二刃刀,黑暗大鵬鬼王舉著雙火刀,黑暗青狼鬼王舉著手中的青龍大關刀,全都雙眼閃著可怕的紅光,刹間飛過二十多米的黑暗半空,向著半空中的閃著六字大明光圈的阿贊剛普上下的兩邊飛攻過去。

 

刷一聲,黑暗白象鬼王,黑暗紫龍鬼王,黑暗大鵬鬼王,黑暗青狼鬼王刹間已飛到阿贊剛普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半空中,把阿贊剛普包圍在正中央上。

“轟隆”一聲巨響,四大黑暗護法神像放出手中的雙狼牙火棒,雙刀,青龍大關刀,三尖二刃刀,化成四道強大的火光神兵,帶著神兵上閃爍著網狀驚天白色閃電霹靂強光,快如閃電地穿過黑暗的迷霧空中,向著中央的阿贊剛普飛劈過去,四件可怕的神兵,刹間已閃電般擊在阿贊剛普的六字大明咒身上,“轟隆”一聲,刹間炸起萬道強光,如洪水般擴散成一個直徑達十米的巨大電光火球!刹間把阿贊剛普和六字大明咒都淹沒在強勁的刺眼白光海洋中,刹間火球中閃瀉出向四面八方飛瀉的千千萬萬道長長的火焰煙花,直直瀉落整個魔湖的水面上,彈起道道水花,浪花四卷!簡直壯觀之極

“哈哈哈!”同時,懸浮在空中的五個圓盤狀的黑暗鬼王像齊齊發出陣陣惡魔般的可怕獰笑聲,它們顯然以為在如此強大的驚天齊攻神威下,阿贊剛普一定以炸個形神盡滅,粉身碎骨了!

“哈哈哈!”電光球閃過後,陣陣火焰火花,如滿天火花般落下,同時,“哈哈哈!”一陣喇嘛笑聲,竟從巨大的電光火球爆炸後發出來!

黑暗四大鬼王定神向爆炸過後的火球中心一看,天啊,在滿天飛舞的殘火星火花雨的濃煙中,天啊,只見阿贊剛普竟雙手打出大法印,定定踩著一朵金色的蓮花,懸浮在半空中,而兩把狼牙棒,雙刀,青龍大關刀,和三尖二刃刀,則粘貼被阿贊剛普的左手打出的燃燒著陣陣神火的如來神掌法印掌上,以掌為中心點,六件兵器如六片巨大風扇葉片一樣般緩緩在陣陣火光中轉動著,在掌中如輻條輪般轉動著,天啊,他竟用一左手竟一手印便收了四大鬼王放出的四件神兵魔器!

未等四面半空中的四大鬼王反應過來,阿贊剛普大喝一聲“巴拉帝拉佛,金剛經神威!起!”刷一聲,右手手握的金剛橛,竟應咒聲刷一聲閃過一道耀眼的金光於橛上閃過,金光閃過後,金剛橛竟變成了一本封面是一恐怖的牛頭大威德金剛神的金剛梵文天書經!變成一部伏魔金剛經書!

同時,一個高達十米的巨大的牛頭明王大威德本尊神的幻影,刹間在阿贊剛普身後的半空中一閃幻過,天啊,隱約見到是一個全身黑色,九個牛頭三十四臂,身面藍黑,忿怒發相,懷抱妖異明妃,足踏眾魔,威立在般若般九層火焰牆座的蓮花寶臺上!正是藏密怖畏金剛無量壽佛的忿怒化身顯靈,顯是大威德金剛經神威顯靈!

未等四大黑暗鬼王反應過來,刷一聲,只見阿贊剛普手中的大威德金剛經書自動飛出四條長長的經文書帶,快如閃電如四條長布般穿過黑暗的十來米的距離的空中,一下子如蜘網般捆綁飛撲到四大黑暗鬼王的曼荼羅盤像上!

“不!”四大鬼王像發出陣陣尖叫,想飛著逃跑,但象飛帶一樣的經書卻象有無形定力一樣把它們牢牢吸定在黑暗的半空中,動彈不得,隱身不得!

“金剛經,不好!”未等四大黑暗鬼王魔像的沉重的魔鬼聲音說完,貼在它們身上的大威德金剛經開始爆炸了!“轟,轟,轟”經書的無形神力如無數連珠炮般在黑暗白象鬼王、黑暗紫龍鬼王、黑暗青龍鬼王,黑暗大鵬鬼王的像身上閃爆起,刹間炸起幾百道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的梵文強光於四大曼荼羅魔像上!轟轟轟,四大黑暗鬼王刹間在無數道強光中炸成四團耀眼的火球,四大魔像在火球中炸成千千萬萬塊碎片,如漣漪般向著四面八方的黑暗空中飛散出去!遠看上去,就好象阿贊剛普手中飛出的四條經書帶引爆四個巨大火球於空中一樣,把整個黑暗的魔湖映個一片通白!

火球強光閃過後,形成的一圈圈擴大的無形火圈漣漪,向著下方的黑暗湖水面飛落下去,“轟轟轟!”刹間在湖面上炸起以阿贊剛普的下方為中心點,向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高高彈起的千千萬萬道高高達十米的水柱,直達湖邊岸上,連岸上的大片樹林,也被無形擴散的神力轟中,自動爆炸而起,樹根四飛,斷根橫沖,簡直就好象發了一場地震火山惡夢一樣!

四大黑暗鬼王,已刹間被阿贊剛普擊毀!刷一聲,他手中的金剛經,應聲自動變回金剛橛,身後的大威德金剛佛幻影也自動消失,橛頭神光一閃,向阿贊剛普另一手中緩緩轉動著的六大神兵魔刀照過去,刷一聲,這六件魔鬼兵器,竟在白光照耀中如輻條般自動被吸收入到金剛橛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刷,身後的六字大明咒又再度在阿贊剛普的身後重新閃耀起來!

後背閃起六個金光閃閃的三尺光圈的阿贊剛普閉目雙手合十念咒,六個圈堛漯鬙閃閃的唵、嘛、呢、叭、咪、吽六字閃發出更光更亮的金光,奪目刺眼,陣陣從六字大明咒陣中散發出的巨大的金剛佛神氣,已鋪天蓋地從六大光圈的六字中散出來,隱隱一朵巨大的佛蓮花幻影,隨聲從六大光圈後方若隱若現。

“黑暗的邪神,讓你見識見識可以劈碎虛空的六字大明咒的神威,阿諾波密羅,金剛大力如來手,六字真言大明咒,六道光輪顯神通,波羅波羅密,去!”阿贊剛普一念完法咒,手中的金剛橛,向天一指,“刷烘”一聲,刹時間身後的“唵”“嘛”“呢”“叭”“咪”“吽”六個金剛閃閃的光圈,“轟隆”,隨著阿贊剛普的光明法咒梵音飛閃出無數個與之一模一樣的的“唵、嘛、呢、叭、咪、吽”六個烘烘燃燒的火圈火字,刹間,無數個火圈如天女散花般從阿贊剛普身後的六個大明咒金光圈飛散到四周的黑暗的空中,形成六條長長由無數個火圈組成的天羅地網!

“巴拉諾拉佛,威猛天神大明咒!起!”阿贊剛普大聲急急念咒,並全身不由自主地在咒力無形神力下自動旋轉起來,手上的金剛橛,一閃一發地閃著耀眼紅光,那從“唵、嘛、呢、叭、咪、吽”六個母金光圈出飛出的千多個“唵、嘛、呢、叭、咪、吽”的三尺火圈,在阿贊剛普的神咒加持下,自動形成在半空中六條象風扇葉片一樣巨輪圖案,象車輪輻條一樣,以阿贊剛普和後背六個光圈及蓮花幻象為中心點,緩緩旋轉起來,每條巨大火圈輪圖案,都由三百個相同的咒字火圈交織構成,分別依次為“唵、嘛、呢、叭、咪、吽”六條大明咒字火圈交織成六條象巨臂風扇一樣,每條都長達二十多米,寬三米,十分壯觀,這六條巨大每條皆由無數個相同的火圈組成的輻條神光,在阿贊剛普的咒力下緩緩順時針旋轉起來,陣陣金剛六字大明咒力產生下,四周的空氣已“啪、啪”地自動震動卷起陣陣風來!

“去!”隨著一聲收咒聲起,懸浮在六條巨大的火圈輻條中心的阿贊剛普手中的金剛橛對著阿古沙沙神靈的曼荼羅壇城巨身一指,“烘隆”一聲震天巨響,六條象法輪輻條一樣轉動的上千個大明咒火圈,發出隆隆巨響,象一把巨大緩緩旋轉的風扇一樣,如天羅地網般連同阿贊剛普身後的六個母字大明咒,穿過阿贊剛普的身軀,連同阿贊剛普腳踏的蓮花台,向著那巨大的阿古沙沙神靈的圓曼荼羅巨城飛壓過去,留下獨自持咒加力的阿贊剛普懸於空中。

“六字大明咒梵輪神光,好厲害啊!哈哈哈!”阿古沙沙神靈壇城身上的法老巨像陰森森呼喚道。巨大的紫色金屬城身上,也閃起無數道紫色光絲電網,閃起一些怪異的象形文字光絲,散佈全城,瞬間形成一張覆蓋全城的巨大紫色光絲符咒魔網,“刷”一聲,巨大圓形由無數光絲和咒符組成的符咒魔網之阿古沙沙壇城上脫身而出,飛去迎擋那飛穿過湖面半空,氣勢洶洶如排山倒海直壓過來六字大明法咒輪條巨印,那六條火圈輻條的中心,那個六母字光圈的紅色蓮花臺上,突然閃起了金光閃閃的文殊菩薩的忿怒法相的幻影,是手執寶劍的坐騎雄獅幻影,十分嚇人,難道是神佛的忿怒化身顯靈!

這手執寶劍的兇神惡煞的藍面文殊菩薩法身一在蓮花臺上顯出,立時光芒四射,那從阿古沙沙城身上泛散飛撲過來的巨大的紫光符咒魔網立時“嘭,嘭,嘭”中心相對處炸開一個擴散而開的燃燒著大洞!

緊接著,“嘭,嘭,嘭”六字大明咒巨大火圈輪葉與阿古沙沙神靈泛散出直徑達四十米的巨大魔咒紫光幻魔網巨符相撞,刹時間爆起千千萬萬朵電光火花,紫光幻網在巨大的六字大明咒六具巨大火臂巨大神力轟擊下,隨即盡數爆炸破散,象螳臂當車,刹間魔網符咒全網盡破,旋轉著六條巨大六字火圈交織而成的六字大明法咒,已攻破阿古沙沙神靈發出的魔咒紫色魔網,網破四燃燒,四散而飛,被六字大明咒的神威炸得全網爆裂,“烘隆隆”發著轟鳴巨響的六字大明咒掃破魔網後,順勢如一把巨大旋轉的火風扇一樣,旋轉著擊瀉在這巨大可怕的阿古沙沙邪神的紫金屬圓城上!

“轟,轟,轟…..”刹時間,一千多個交織成六條火輪巨條的“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巨大符咒,已排山倒海般傾瀉淹沒在阿古沙沙神靈的圓曼荼羅巨大金屬像城上,立時,這一千多個六字大明火圈每個火圈擊中處,都刹時炸起,一下子炸起一千多個散佈阿古沙沙壇城全身的一千多個擴散的火漣漪,每個擊中處的火漣漪浪花中,都閃著六字大明咒中每個神字光體於漣漪中央。

刹時間,整個阿古沙沙神靈的城身上閃起了千萬朵被六字大明咒轟擊後炸開的火花和火花梵字,刹間全城像身仿似在放一場巨大的煙花電光禮一樣閃起六條巨大佈滿“唵、嘛、呢、叭、咪、吽”巨大花點火葉輪印,仿似阿古沙沙城像上閃起六個巨大風扇巨葉上的千千萬萬盞彩燈一樣,極之魄麗壯觀!

“轟,轟,轟”巨大六字大明咒下打出一千多個火圈神字傾瀉下巨大的無形密宗無上神力,令第二環和第三環的八骷髏蓮花瓣和十六個眼鏡王蛇圓曼荼羅像國抵受不了如洪水般淹下來的明咒神力而在火圈擊中後自動爆炸,碎蛇像片和碎蓮花片四處亂飛,在火光下如漫天飛舞的雪花一樣密集駭人,而環中央的半人半蛇的阿古沙沙邪神像四周的無數的金屬骷髏頭,也有一部分抵受不了火圈傾瀉的巨大密宗神力而自動炸開,刹時間,曼荼羅城身最內環已炸開數百個缺口,炸開的蛇像,骷髏,碎片如山泥傾瀉般從城身上向著下方的黑暗湖水倒湧下去,仿如一條條瀑布一樣,一大片一大片紫色巨大閃光液體從炸開的各個洞口中如洪水般爆起,從各處匯合成十幾條閃著紫色的血液體瀑布,如紫光銀河白練般燃燒著的巨大城身上隆隆隆落到下方幾十米下的湖面水上,彈起層層圈圈巨大的漣漪水浪層!

同時,擴散過的火漣漪和火字散開後變成的熊熊燃燒的的金光神火,如濤濤急浪般向著阿古沙沙的全城全身擴散,刹時間第四環和最外環的夜叉像和魔兵像也被神火淹過,“轟隆”“轟隆”神火所過之處,每像均炸起一道強烈火電白強光,夜叉和魔兵像們發出妖異的慘叫聲在強光團中炸成無數碎片,再度橫飛,簡直就好象被空襲中一場子母彈空中轟中一樣!炸得滿天火電強光,映亮湖面!

同時,這熊熊燃燒的由六字大明咒法咒火圈神力變成滿牆金光神火,象有靈性一樣變形成四條金龍吐珠圖案飛舞般向著中央的阿古沙沙巨大邪神金屬巨像狂湧攻過去!火龍在飛射中火勢變得更大更猛更強光,不夠一分鐘,阿古沙沙神靈最內環那高達十五米的法老魔像已刹間被四面四火龍火圈淹過,“轟轟轟”四龍交合炸起一道巨大的白光光環於像身上,同時,那巨大的城全身,也全城淹沒在六字大明咒擴散過的巨大金光火海中,巨大火焰烈焰沖天,強光四爆,把整個魔湖及大搖山照個滿山滿湖通白!

同時,在強烈白光光環炸過後,像身上烘烘燃燒起來片神火,同時,那六字大明咒正中央的文殊菩薩忿怒相及座下的蓮花台,正正打擊在阿古沙沙神靈那巨大的法老那戴著無數骷髏冠帽的半人半猴的恐怖面具像上,刹間炸起一團直徑達三米的極度耀眼奪目的金光神圈,那法老面具發出一聲妖異沉重的慘叫聲,被金光圈的神力打得“轟,轟,轟”自動炸成幾百塊如巨石般碎塊,刹間法老那恐怖的半人半猴巨大面具,已被轟個粉身碎骨,巨大破碎的碎塊,如瀑布山泥般整個向外飛濺傾瀉出來,直達十米距離,直直向著遠方的湖水下方濺落下去!天啊,整個阿古沙沙的法身臉部被打個粉碎,只剩下一片焦爛的頸部平面頭後面千蒼百孔的巨大冠冕日輪,失去頭部的法老巨像,帶著像身上烘烘燃燒的神火,及整座熊熊大火的圓曼荼羅巨城,“隆隆隆”地發著巨響,向著魔湖水面沉下去,仿佛一幢巨大燃燒的大廈沉下地平線一樣,極之觸目駭人之極!

同時,那熊熊烈火燃燒著的城身上那巨大的無頭法老巨像身上那十二臂燃燒著巨手手中持著的神兵中,其中一隻巨手手奡今菑@枝長達八米的巨大的埃及妖神頭像的的魔杖,突然從自動鬆開的火手中飛出,幻變成一條頭部是巨大的骷髏龍頭,身是白骨龍身閃著紫色強光的八米長的金屬骷髏飛龍,發出“傲”一聲恐怖猙獰的吼叫聲,飛身飛過黑暗的半空,張開高達兩米的獠牙血盤大口,利牙寒光四閃,閃電般向著幾十米外懸浮在半空中,雙手合十,閉目念咒加持大明咒的阿贊剛普飛咬過去。

阿贊剛普正閉目在半空中念著六字大明咒加持神通,助神火一臂之力,突然,“呼”一陣腥風迎面撲來,他立知不妙,急急張開法眼一看,可惜已太遲,“烘”一聲,那飛到他眼前由埃及法杖變成的巨大的骷髏金屬魔龍已一口把阿贊剛普整個人吞入口中,“傲”一聲,把阿贊剛普吞入口中的骷髏飛龍那巨大的骷髏頭髮出一陣陣得意的魔獸嚎叫聲,可惜還未等他叫完,“轟刷”一聲,整個高達三米的金屬骷髏龍頭已整個自動四散開,碎塊四飛,“刷”一聲,只見手持紅色閃光的金剛橛的阿贊剛普,已旋轉著從炸開的骷髏龍頭中飛出,直直飛上高高的夜空中,直達三十多米高才緩緩停下,發出一陣冷笑,原來,阿贊剛普在被骷髏飛龍吞下後立時揮起手中金剛橛,發出金剛神力,旋轉破頭而出,金剛橛發出的巨大無形神威瞬間便把這骷髏魔龍的頭部炸個粉身碎骨!

那失去的骷髏龍頭的巨大魔龍,彎彎的無頭白骨龍身,刹間冒出一團白煙,白煙過後,八米的龍身變成了一把七米多長的無頭斷杖,燃燒著杖上的神火烈焰,向著下方幾十米的湖面上墜去,“撲”一聲,在水中擊起一道幾米高的水花白圈漣漪後,便消失於紫光泛泛,餘波未散的紫湖水面,魔杖已刹間被阿贊剛普的金剛橛擊敗!

 

在另一邊,身上掛扣著飛行翼的衛英軍在墨鏡幫助下在跟著紫色的拉乃體光絲線在半空中向東飛行了十多公里,飛越了若斷若連,此起此伏的六、七重山巒,越過了一條又一條的環山公路及幾個在大搖山外圍的村落,飛到了遠方無人的海邊的一座連綿數堛曭瓛麛齠a蒼的黑暗山巒影中,這是一座屹立在茫茫海邊的長長低矮山嶺,一直在半空中伸展的拉乃體光絲在這媔}始降低,曲曲折折地向著山嶺黑影的另一面,消失於一片靠海的密林掩映下。

衛英軍認出,這是靠近大陸海邊方向十分荒涼無人居住的亂石山,這堹謆黕X十堻ㄛO無人的野林山,這山林密險勢,只有一條荒涼的無車公路繞山通過,因為幾年前盛傳有猛鬼作崇而搞得沒什麼人會來這堙A此時此刻,在他眼下的繞山公路在昏暗的Y字形紅色路燈沐浴下一片空蕩蕩,空無一車,衛英軍跟著懸浮在山坡林上空的拉乃體光絲貼著山腰飛行,由東轉北向著北嶺北面飛過去。

這時,只見一輛閃著警燈的交通巡警在前方的公路上騎著摩托車在巡邏,衛英軍連忙飛到他面前舉起V字形手勢攔住他,這騎著摩托車的警察見到有個人居然掛著金屬翼從天而降,不由驚呆地停住車,張開口,象發了呆一樣望著這降至他前方三四米高半空中的衛英軍。

衛英軍懸在三米的半空中,他從胸衣堜漭X自己的沙展探長證“兄弟,我在查一個大案,請你協助我一齊辦案!”衛英軍不知為何,突然有種莫明其妙的恐怖預感,他預感到,這阿古沙沙神靈的拉乃體可能是非常可怕的東西,他必須要有個警察兄弟的幫忙。

“大哥,我認出你了,你是大搖山重案組的衛英軍沙展!”摩托車上的警察是個小夥子,他顯然認出了衛英軍“衛SIR,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光仔,兩年前你還在警校為我上過課,我是你的學生!”

幾乎同時,衛英軍也認出這小夥子警察就是自己兩年前在警校上課時的學生光仔,想不到現在已畢業做新紮師弟了!

“光仔,我有個危險的任務需要協助,你願不願意幫我?”

“沒問題,大哥,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在這堸竣s警真是閑死了!”光仔十分爽快。

“那你跟著光絲走!”衛英軍指著他身後六米多距離的,懸浮在路邊山坡上空曲折而行的拉乃體光線說。

“什麼光絲,我什麼也看不見!”光仔順著衛英軍所指的方向,奇怪呆然道,他眼中的山坡上空一片空蕩蕩黑暗,什麼也沒有。

這時,衛英軍才醒起,只有自己在墨鏡下才看得見連接邪神的魂居體的拉乃光線,其他人是看不見的。

“那你就跟著我走,兄弟,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麻煩的!”

“沒問題!”光仔一說完,重新一扭油門,跟著在天空中低空飛行的衛英軍,駛上那泥濘,起伏不平的山坡之路,跟著衛英軍進行一場越野行程。

“兄弟,我的任務很危險的,你除了點三八,還有什麼重火力!”在半空中,衛英軍大聲地向下問。

“放心吧!探長,我的車後箱有個私人珍藏,火力強大的九毫米米口徑的烏齊衝鋒槍。”望著上方飛行的衛英軍,光仔大聲答道“探長,我早有預感,今晚會有驚天好戲!不過,這是我們的秘密!”

“很好!”衛英軍說完,加速沿著光絲向前飛去。下方的光仔也加速摩托車車疾行,很快,二人飛穿過這亂石山東面山腰,向北飛走了五百多米,貼著山坡低空的拉乃體光線在這埵A度降低,伸展入一靠海邊的低矮海邊的灌木草叢中,衛英軍終於看到了拉乃體光線的盡頭處,一個淹沒在草叢中的荒蕪的非法油品貯藏空地露了出來,只見拉乃體光線伸到了一個籃球場那麼大,建在一山壁密林掩映下的非法油品交易地,只見地上四周佈滿了空置的油桶,而一部破舊的車上放滿非法走私油的貨車,則停泊在這片空地北面,顯然這是一個黑社會放棄了荒蕪的非法走私油的集散基地。

衛英軍抽出腰間的手槍,緩緩借著飛行翼的噴氣筒降落到這片走私基地的空地上,這空地在四周的草叢及山上的密林掩映下十分隱蔽,加上又是處在山壁凹處,如果不是跟著半空中降下來的拉乃體光線,是很難發現的。

當他降落到這個基地後,他發現整個油站四周一片空蕩蕩,一點人氣的痕跡也沒有,他停下來後,再細看拉乃體光線,由南面的半空曲折下來的拉乃光線,象條紫色火蛇一樣,緩緩在離地一米半空中曲折轉入到東面三十多米遠一山壁底下,衛英軍定神一看,天啊,這拉乃光線伸入山壁下一黑暗的大防空洞堙A同時,突然,一種毛骨恍然的恐怖直覺直上他心頭,他明白到,這阿古沙沙邪神的拉乃體已經找到了,一定就在這防空洞堙C

同時,一個可怕的的念頭在他腦海堸{過“這阿古沙沙邪神在本地的拉乃體,究竟是一個什麼可怕的東西?”他有種感覺,他感到,這一定是頭他想像不到的可怕東西。

“達達達”隨著他身後響起一陣摩托車聲,只見光仔已開著摩托車艱難地穿過起伏的草叢,駛入到這個神秘的油站走私基地上。

“哈哈哈,衛大哥,看來你立了大功,看來這堿O一個走私燃油的非法基地。”光仔在衛英軍身旁停了下來,尖聲道“大哥,別忘了,發現這個走私集散地我也有功勞的!”

“放心吧!你快點向總部報告,叫總部叫兄弟們來這堙I我要進去了!”衛英軍邊說邊持著手槍,不理身上的掛翼,向著三十多米遠的防空洞走去,不知為何,他本能地感到這堛漁薵^不對頭,空氣彌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息,這時怎麼一個人把守也沒有,這顯然是個黑幫分子已放棄的走私油交易地,可怎麼又會留下後面那輛裝滿油的貨車,地上又堆滿這麼多空罐,他聽說過走私油的黑幫經常會變換神秘地點,但他不相信黑幫大哥們會這麼大方,在用完後連車帶罐留在這堙A這不合情理,同時,他也看得出,這定是個才剛開了沒幾天的走私基地。

陣陣陰冷的海風從茫茫然一片另一邊的外海上吹來,吹得人陣陣莫名的心寒意冷。

“天啊,衛SIR,地上,地上,你看…..”衛英軍身後的光仔尖叫著,衛英軍因為只顧看著前方山壁下那拉乃體光線進入的防空洞,反而沒注意到腳下,在光仔的提醒下,衛英軍低頭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天啊,他發現自己所走到的地上血跡斑斑,佈滿了零散四布地上的帶血彈殼,幾枝大陸制的五四式手槍和白朗寧手槍,零散地四散地上,天啊,衛英軍憑自己多年的警察工作經驗一看便知,這堣@定曾經發過一場可怕的駁火大戰。

“衛SIR,看來一定發生過一場猛烈的槍戰!”光仔邊講邊開著摩托車達達地衝開到了衛英軍的身旁,借著車上車頭燈的四照,天啊,地上的彈殼足有數百之多,一直延伸到防空洞面前,不過,奇怪的是,地上並沒有看到任何屍體?不過,衛英軍和光仔發現了一個毛骨恍然的現象,地上四散可怕血跡都是一灘灘,零散地筆直伸向那黑暗的防空洞,就好象,好象,血淋淋屍體都由這堛漲a上一直被什麼東西拖入到防空洞堶惜@樣,多條直線型的血跡,都是一直延伸到黑暗防空洞堙A從地上四散的血跡和四散七、八枝手槍、長槍來看,這群受到襲擊的黑幫走私分子至少有七八個人。

“他們受到了一場可怕的大襲擊,是不是,衛大哥!”光仔聲音發抖“看來這次要急叫總動員大隊警局兄弟來才行,不如我們等到大隊警員來到後才進去這洞塈a!”

“你呼叫支援吧!我要進洞!”衛英軍神情緊張地盯著黑暗的防空洞,一個可怕的推理想法已初步在他腦海塈峖芋A這堿O個剛開了沒兩天的走私油基地,這堣C、八名黑幫分子在這堥到了一種恐怖東西襲擊,所以爆發了一場急速的猛烈槍戰,但這批持有槍枝的黑幫分子全軍覆沒,屍體還被拖入防空洞堙A從現場情況來看,這群黑幫分子受襲時一定是極之突然,措手不及,所以現場的彈殼才會集中在這一帶,顯然他們是很短幾分鐘內便已全軍覆沒!

那襲擊他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一想到這堙A衛英軍不由全身一陣發寒苦,連七、八個持有各式手槍長槍的黑社會大漢都在刹間被殺滅,這種東西一定極之厲害,由現場來看,這七八個黑社會大漢一定一個也沒逃脫!

天啊,這一定是阿古沙沙邪神的拉乃體幹的?一想到這堙A衛英軍不由全身升起一陣莫名的恐懼寒意,如果連火力如此強大的黑幫大漢都無法應付這可怕東西發動的襲擊,那麼自己和光仔才兩個人,是不是太危險了?

呼,一陣又陰又冷的陰風,突然從防空洞塈j出,吹到二人的身上,刹間二人一陣全身汗毛直豎,毛骨恍然,二人不由自主齊齊舉起手中手槍,指向黑暗一片黑幽幽的防空洞!

“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衛英軍不由自言自語道。同時雙手緊緊握住手中的手槍,狠狠指向黑幽幽的防空洞堙A他本能地預感到,決戰的時候已經來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