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金光,一片奪目金光,刹間把變成邪魔的蝙蝠護法神明叔的雙眼照得無法睜開,不由自己的吼叫著閉上雙眼,同時感到耳邊呼呼生風,似乎在飛速下墜!

刷一聲,當光芒突然暗下來後,邪惡的明叔一睜開紅光雙眼,定神一看,天啊,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自己用刀劈住的阿贊剛普,竟然一點事也沒有,而自己和他卻來到了一個佈滿奇異藍色天空,美草綠樹林的瀑布懸崖身旁,二人正站在雄壯訇然鳴響,如銀河下瀉的一瀑布的突出的山岩上,而四周則美景如畫,仿似天堂,聲如奔流雷,澎湃咆哮的瀑布,如巨大的水簾般在他們身後瀉過,直瀉到懸崖下方的陣陣彩虹劃過掩映的深潭中。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世界?我不喜歡!”變成紫金護法魔的明叔尖叫著,他不要這種世界,他要的是黑暗,恐懼的腥臭的可怕地獄世界!

“這是貧僧的思輪金剛結屆,也是我的思想結界,你看看貧僧是用什麼擋住你的魔刀!”阿贊剛普冷冷道“看看清楚吧!墜入魔道的凡人啊!”

明叔定神一看,天啊,這阿贊剛普原來是用一隻抬起的左手手指頂住了他劈下來的妖蟲刀,刀壓在一指指尖上,卻如壓在一金剛石中,紋絲不動,而刀,僅僅在壓離至頭上不到一釐米的地方掠過頭部,天啊,這喇嘛只用一隻手指,便擋住了雷霆萬鈞無人可擋的蝙蝠護法神的驚天全力一刀。

“刷”一聲,同時,阿贊剛普頂刀的指尖刹間閃出一個白光的光輪,刹間照亮了變成邪魔的明叔全身,“啊!”明叔發出前所未有的尖叫,全身閃起的各式的刺眼的電光梵文佛字。

“醒來吧!修道人!”光輪中突然射出一道光絲,刷一聲,注入可怖紫色的明叔額頭上,刹間,一幕幕在夜雨中被由阿古沙沙神靈附身的黃局長把明叔變成邪魔的情景,如倒放電影般在明叔的腦海堸{過。

“不,不,不,我不是人類,我是偉大的阿古沙沙神靈的護法神!”邪惡的明叔可怖的金屬臉猙獰地叫道,瘋狂搖頭想擺脫阿贊剛普指尖的法輪,但無奈全身其它各處,卻象被定身法定住一樣,不能動彈,“哇”一聲,明叔的金屬臉孔發出恐怖的嚎叫,張開吐射出一大團鮮紅的人血,噴濺到阿贊剛普的臉上,身上,一片血紅“去死吧!臭和尚!”恐懼駭人之極!

“你用的魔血無法對付貧僧,去死吧!魔三屍蟲!”阿贊剛普一說完,刷一聲,舉起另一隻手,化作一個大力蓮花手印,一打打在明叔的胸口上,“啊!”立時,刷一聲,紫色護法黑暗天使飛人的明叔發出一陣前所未有的妖異慘叫聲,全身閃泛起一團紫色妖煙,“噠,噠,噠”後腦,後背,後股紫色軀體上爆裂開三個紫血大洞,三條如蛆蟲般半米長的可怕象大毛蟲一樣的紫色長毛蟲,猙獰尖叫著被無形的手印法力打飛彈出明叔的身軀,燃燒著光亮的火焰飛彈到十幾米遠的半空中,再“轟,轟,轟”自動爆炸,炸成無數一片紫血碎塊,向著下方的瀑布深潭墜去,可怖壯觀之極!

明叔尖叫著再跌回到跪以懸崖地上,烘一聲,冒起一團白煙,白煙過後,明叔變回了原先的人身,身上的蝙蝠翅膀,後背的三個血洞,也消失變回正常,手中的妖蟲刀,也變回劈邪寶劍,身上的可怕紫色變回原來的模樣。

“天啊,我…我幹了………..什麼?”變回原樣的明叔跪在阿贊剛普面前,同時,他回復了正常的記憶,他招頭一望阿贊剛普,記起這不是曾在山底撞見過的喇嘛“天啊,上師,剛才那三條怪毛蟲是什麼東西?”

“這不關你的事,是阿古沙沙邪神用魔法控制你,它用三屍地獄魔蟲控制了你,把你變成象行屍走肉一樣的邪魔將,不過,那三條怪蟲,已被我用蓮花金光光明大頂印將這三條屍蟲打出你體內,剛才從你身上飛爆而出的這三條紫色長毛魔蟲,是阿古沙沙神靈的三屍魔蟲,它進入人體後不但吃掉原本寄居在人體內的三屍蟲,還能使人墜入魔道,狂性大發,變成邪惡的阿修羅魔將護法神,不過,貧僧已用密宗法印消滅了它了!”阿贊剛普冷若冰霜道。

“多謝大師相救,大師!”明叔抬起頭,斬釘截鐵道“為了消滅阿古沙沙邪神,請賜與我神力,把我變成金剛護法神將,和你一齊殲滅這千年魔王!”

“好,貧僧就借本尊護法神化身給你一用,殲滅這湖魔邪神,再把你變回原形!”阿贊剛普一說完,結印的右手一降放下來,化作灌頂神印手勢,一降放在明叔的頭上,“刷”一聲,明叔全身閃起了一團耀眼的金光,金光過後,天啊,明叔竟變成了一個金光閃閃散發著黃金戰甲,有三頭六臂,背長一對孔雀巨翅膀的金剛護法神將,六手執六把金光閃閃長長寶劍,在瀑布的水聲和陣陣懸崖邊飄過的白雲中顯得無比威武。

“讓我們返回現實世界中去吧!”望著經他灌頂傳法後變得如同畏怖金剛一樣充滿殺氣騰騰的明叔,阿贊剛普不由倒吸幾口冷氣,刷一聲,四周的天堂瀑布幻景隨聲一齊消失,刹間,二人已回到瀝瀝夜雨下的大搖山魔湖上空,回到那森氣陰陰的圖騰蛇柱上空,茫茫的黑夜大雨,把他們淹沒入雨幕迷霧中。

刷一聲,閃著金光閃閃可怖黃金盔甲的明叔已變成一片金黃,三臉六手,仿似黃金製成的黃金像一樣,揮舞著寒氣逼人的六把金剛神劍,飄落到一蛇柱頂上,背上黃金閃閃的孔雀翅膀,如開屏般閃出陣陣金光神光,一條威武的幡巾,橫立於頭肩之後,仿如天兵天將一般,閃閃生威,明叔已變化為瑜珈六臂黃金聖將。

而手結拈花法印的阿贊剛普,則緩緩仿如仙人般駕著腳下一雲,落到另一圖騰蛇柱上,凝視著前方在巨大的潘多拉平臺箱塔上的巫師杜拉爾。

 

“杜拉爾,佛法無邊,回頭是岸,你作惡多端,多行不義,如果不想墜入魔道輪回中永不超生,就趕快放下屠刀,幫助貧僧,你意下如何?”阿贊剛普手一指,指向在茫茫夜雨中從趴下中站回起身,穿著綠色法袍的馬來西亞大降頭師杜拉爾,陰森森喝道,聲音中帶著渾厚的內力,穿透夜雨,聽得剛剛爬回起身的杜拉爾全身發嗡,五臟六腑仿似沸騰一樣,頭暈腦轉。

“臭禿驢!”杜拉爾惡狠狠地站起身持著魔杖,抬起頭,天啊,他的臉孔的右邊已腐爛了一半脫了皮,血肉交騰,仿如地獄堛煽c鬼一樣,十分猙獰可怖,顯然,剛才阿贊剛普散發出的光明金光已照傷了的他的魔臉,此時此刻他那腐爛的魔鬼臉上雙眼閃起了更加可怖的紅光“你少放屁,上次如果不是你這禿驢把我族土人引誘入你的魔道之中,搞得我們黑矛族不信阿古沙沙天神,今天還想引本大師信魔佛之道,我一定要殺了你這妖僧,哈哈哈,妖僧,今天我要讓你見識見識我們黑矛族巫教護法神靈黑暗鬼王的真面目!哈哈哈!”一講完,只見杜拉爾揮起手中的骷髏魔杖,對著黑暗夜雨半空中念念有詞“阿巴拉丹諾,波媦笆F鬼,六道魔靈,鬼王現形!”烘刷一聲,杜拉爾全身衣服盡爆,向夜雨的半空中飛沖起一道刺眼的白光,白光飛至十多米夜雨半空中再爆現出一個巨大直徑達三米的圓盤黑色可怕怪物,這怪物發出一聲“傲”可怕的長長的恐怖尖叫聲,“刷隆”一聲,伸展出八條黑色長長巨爪於圓盤身外,呼一聲,向著阿贊剛普和瑜伽大力金剛神將的明叔飛撲而來。

二人連忙定神一看,天啊,那杜拉爾竟變成了一頭巨大的黑色蜘蛛身軀,帶著一條長長的蠍子金屬尾巴的混合巨大怪物,天啊,這蜘蛛頭部是一頭猙獰可怕的獅王頭,這是一隻獅王頭蜘蛛身蠍子尾的可怕的巨大的大蟲黑色怪物,它猙獰地吼叫著揮舞著八隻長達六米的巨大巨腿爪,兇神惡煞地飛撲過來,其中一爪上還揮舞著那可怖的巫師骷髏魔杖,刹間已飛過黑暗的雨空中,向著阿贊剛普的頭上撲來“我要吃了你這妖僧!哈哈哈!”

說時遲,那時快,已變身為瑜伽六臂黃金聖將的明叔怒喝一聲,旋轉著快如閃電振翅飛起,在半空中攔腰攔住飛撲過來的蜘蛛獅頭鬼王怪物,六隻金臂手中六把金剛神劍,隨風灑出,刷一聲,刹時間劍虹抹揮,驚豔吐芒,淩厲八方隨風隨劍飛出的劍氣精光化成六道劍虹,如風車般交錯旋轉著向黑暗鬼王的大蟲之軀掠去。

“錚轟”一聲,風車劍虹和骷髏魔杖相撞,刹間時發出一聲巨響尖嘯,那幾條在杖頭上飛舞的猙獰火蛇,刹間被風車劍虹劈斷,發出慘叫聲飛出杖外,刹時間火滅神滅,化作幾縷黑煙散滅!

骷髏魔杖也順勢和劍虹相掠進,“錚轟”地盡數爆裂,裂化為幾載火燒的斷杖向四周彈飛,風車劍虹劈掠爆碎骷髏魔杖後,快如閃電將無邊的瑜伽金剛神力飛轉插入這可怕的蜘蛛獅頭鬼王的身軀上。

黑暗鬼王發出一聲慘叫,三隻毛茸茸揮舞向前阻擋風車劍虹的蜘蛛巨爪腿,盡數被劍虹炸爆斷,風車劍虹借勢穿透黑暗鬼王的斷爪,如風車般飛轉狠狠劈入到黑暗鬼王的頭上,身上,立時,饒是黑暗鬼王道行高深,也被金剛劍虹風車的金剛神力打得獅頭爆裂,“轟”一聲,接著全身炸裂,炸成一團火光中的幾十塊焦黑碎片,向四周彈落,刹間映紅了整個黑暗的夜雨半空。

“哎”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聲,一道紫色強光從爆炸的火光中遁飛而出,刹間沒入到左面半空夜雨中,消失得無影無蹤,而炸成雨點般的黑暗巨蜘蛛怪物的碎塊,帶著其身上的燃燒火焰,如雨點冉冉落下,在黑暗的魔湖上空仿如一場紅雪火花一樣飄灑,極之壯觀!

“師尊,為什麼讓杜拉爾逃走?”陰森森的瑜伽六臂黃金神將明叔閃著身上的亮眼金屬黃光,反問身後一動不動站於柱上的阿贊剛普大師,他知道,如果剛才鬥法時如果阿贊剛普念動光明白母大法傘梵文天網咒的話,那個黑矛族大降頭師杜拉爾絕不可能金蟬脫殼,遁光而去。

“他已受了重傷,不可能再用法力作惡,明叔,他畢竟是個人身,貧僧想給他一個機會!”阿贊剛普雙手合十道“我佛以慈悲為懷,我不想把他形神盡滅!”

“師尊高明,但本座只怕他本性難移,”正講際,後方下面的大搖山711別墅的上山公路上在夜雨中,閃起兩盞耀眼的車頭高燈,原來是銀狼捉鬼敢死隊的另外兩名隊員和明叔的侄子阿金開著那輛裝備有鬼王戰斧彈的戰車,從公路向上的轉彎口轉彎進了入來。

原來,剛才在夜雨中直沖上來時,由於阿金開得太快,和路上的直升機殘骸相碰而沖出路面,一下子飛撞入一處山坡林中,三人費了相當勁才把車子推回到公路上,其間上方密林掩映方向的別墅方向傳來了巨大的爆炸火光和槍聲及奇異強光直飛沖天的幻象,使他們知道711號別墅堛眯w出大事了。

當駛到通向711號別墅私家路的盡頭後,三人定神向前一看,天啊,不由全部驚呆住。

天啊,在瀝瀝夜雨下,711號別墅方圓三公里的面積竟不可思議的變成了汪洋一片,紫光泛泛的水面湖澤,而更恐怖的是,湖面上屹立著幾十座高出水面五米懸浮於湖面上的陰森森的圖騰蛇柱,而蛇柱陣內正中央,正升浮起一個巨大全身閃滿如大廈燈火般燈光的梯形巨平臺塔箱,足有二十米高,仿似一座建於湖面上的樓宇似的,塔面上冷冰冰的燈光交織組成一副副古老六道眾魔橫行各界的可怖圖案,在紫色金屬的古羅板上顯得十分嚇人!

“天啊,這是什麼東西?”大衛不由整個人站起,驚呆叫道,同時,“刷”一聲,一個更不可思議的景象在他眼前,他見到法師明叔竟變成了一個金光閃閃三頭六臂一身黃金鎖子盔甲,仿似古印度神話堛漫え金剛一樣的神將,伸展出兩幅金光閃閃的孔雀翅膀,在湖面的圖騰蛇柱上空站立著,而另一個全身散發陣陣虹光的西藏喇嘛正站在另一柱上,仿如神話堛漸鯃]神僧一樣,與那可怕的巨平臺塔箱對峙。

幾乎同時,“隆隆隆”隨著陣陣聲似奔雷的驚心動魄的浪濤聲,天啊,原來,整個紫光泛泛的魔水湖面象炸開了沸水一樣開始翻滾呼嘯而來,刹時間千千萬萬個洶湧澎湃的浪頭已在明叔和阿贊剛普腳下的蛇柱下方的湖面上向著四面八方湧過去,浪頭一個接一個,翻滾著可怖紫色泡沫白頭浪,洶湧地撞在了蛇柱上,濺起了千千萬萬朵如巨大倒傘般的紫色水花,咆哮著直直沖上二人的頭部四周的空中四散,發出令人肝膽盡寒的可怖轟鳴聲。

同時, 一陣“哈哈哈……….”巨大來自四面八方翻騰湖面的可怖惡魔笑聲,從四面八方的湖面上空中,從千千萬萬高高轟起的浪頭中直沖向四周“哈哈哈,太遲了,阿贊剛普,你太遲了,你來得太遲了,哈哈哈!”陣陣如水聲轟鳴般的魔音,從千千萬萬如排山倒海般翻騰的湖水中傳出。

幾乎同時,“轟隆”一聲,一連串巨大的雷響轟鳴聲突然在明叔和阿贊剛普的頭上炸響過,刹時間炸震得二人齊齊從柱上及空中彈起,整個連綿十幾公里的大搖山帶的山林,全都被這聲巨大震天雷響震得仿佛整個大地都發抖起來,所有的岩石,山峰,公路都跳動起來,連來到湖邊上的銀狼捉鬼隊的貨車,也被震抖得大地抖動到跳動起來。

“刷”一道耀眼可怕的紫色閃電,象一條巨大可怕的火繡龍一樣,從黑暗的夜空中劈下,隨著向著阿贊剛普的頭部劈去,“轟”阿贊剛普刹間已炸沒入一閃電電光白球中,閃出可怕恐怖,刺眼得令人無法睜開眼睛令人發抖的亮光,刹間淹沒一切,明叔也尖叫起來。

“你的魔閃電根本傷不了貧僧的密宗之身,你還是現形吧,阿古沙沙神靈!”巨大的發光電球閃過消失後,天啊,阿贊剛普竟完好無損地在一片焦煙電味四散的夜雨半空中站立於柱上,明叔和銀狼捉鬼隊的隊員都不敢相信自己雙眼。

“甯瑪派的金剛火供密法,果然名不虛傳。”陣陣從翻騰的千萬浪頭中發出的魔鬼聲音如轟咆般響起“不過,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前奏。”一個高高湧起的浪頭,突然在明叔和阿贊剛普的腳下的柱頂高高飛上揚起,形成一條有十幾米長的巨大閃著紫色強光由液體組成的光波泛泛的半透明水龍,水龍的頭部閃起兩盞如燈籠般的巨大紅光“阿贊剛普,阿古沙沙神靈會讓你見識到九天魔法的無邊法力”它惡狠狠地張開露出長長尖牙的血盤大口“不過,先讓你們見識見識一下潘多拉巨盒的可怕魔力,拉諾巴尕拉,魔達尼尼,來自塔面的六道眾魔,蘇醒吧。”隨著這紫色水龍發出陣陣沉重可怕的咒語聲。

“刷、刷、刷”刹時間,在那巨大的潘多拉巨塔四面牆上閃著可怕紫光的各式牛頭妖怪,蛇妖、餓惡鬼,吸血僵屍,食屍鬼,無頭惡鬼,狼人………….等各式六道眾魔的可怖的浮雕,它們的雙眼全部都刹間閃起了妖異可怖陰森的血紅強光,四面牆上閃起了無數如紅色燈管般亮起的千千萬萬盞紅燈,天啊,它們全是那些泛著紫光的金屬妖魔像上的雙眼閃出來的,天啊,這牆上數以千計,栩栩如生的惡魔邪靈浮雕像象刹間全部有了生命一樣,要復活了。

“傲”一聲,隨著一聲驚人膽寒的可怕獰叫聲,一個面目猙獰食屍鬼浮雕已破牆而出,向著明叔和阿贊剛普飛撲過去,緊接著,“哇哇”“傲”烘隆隨著一連串巨響和妖邪吼叫聲,幾千個塔牆上的牛頭魔怪,吸血僵屍,狼人,蛇妖,女巫,狗精,無頭鬼,夜叉……..等各式邪魔浮雕,如千千萬萬蝙蝠群起飛一樣,轟天動地地刹間全部破牆而出,刹間遍佈幾十米高的夜雨半空中,天啊,太可怕了,簡直就在漫山遍野的滿天閃著紫光的復活的浮雕惡魔,如天羅地網包圍下來,明叔和阿贊剛普也不由倒吸幾口冷氣。

“傲”隨著一陣轟天動地集體群魔巨鳴,漫山遍野復活的食屍鬼,惡鬼,吸血僵屍,狼人,牛精,蛇精,阿修羅等六道眾魔浮雕像,如暴雨傾瀉般從四面八方幾十米的高空中上下一齊向中心點的明叔和阿贊剛普飛湧過去,它們全都揮舞張開巨爪巨口,舉起兵器,它們要把二人徹底淹沒,要把二人碎屍萬段,形神盡滅!

說時遲,那時快,變成瑜伽六臂金剛的明叔怒吼一聲,振翅飛起,揮劍對著前方沖上來最近的幾十個飛舞狂吼撲上來的六道眾魔一劈,“轟隆”一聲刹間劍光芒四吐,六把向前方劈出的金剛神劍,刹間從劍尖劈幻出六道巨大十幾米長的火劍焰柱,“轟隆隆”一陣嚇人巨響,火柱巨柱所劈這處,刹間最前面的二百多隻由前方飛撲來的六道飛鬼被火焰神力炸得全數爆裂炸開,刹時間炸成千百萬塊燃燒著的金屬碎塊,四處彈飛起落下,連那條獰笑著的紫色水龍,也被六條巨大的火焰巨劍無形勁力劈得四散爆開,爆成一柱幾十米散射開來的輻射條狀的扇形水花,四散而落,壯觀之極。

火焰巨劍的六把火柱順勢落到湖面的蛇柱下,轟,轟,轟,再炸起一直爆至潘多拉平臺牆上的幾百道散射十米高水柱,勁力之猛勁,令所過水面的十多條圖騰蛇柱盡數由上至下全柱爆炸,碎片如旋轉風車般四散而落,簡直仿如一場火力巨大的小核彈爆炸一樣,極之可怖威猛,天啊,六把金剛神劍的威力,竟是如此驚人可怕!

在夜雨中其它從四面八方上下左右飛沖到離二人只有幾米距離的六道眾魔一見那瑜伽金剛施展出如此巨大駭人的神威,立時不由一齊發出恐怖的尖叫,一齊飛身轉向,哇哇吼叫著四散飛向,天啊,成千上萬只向外湧撲出去的六道眾惡魔像群,刹間變成了一道巨大無比向外擴散出去的黑暗漣漪,向著四面八方的樹林山林的半空中飛逃而去,天啊,它們要四散逃走,這成千上萬頭尖叫著的活浮雕像組成了一個巨大擴散的圈狀漣漪巨群,尖叫著要向大搖山的外面飛逃,天啊,金剛神將明叔再厲害,也不可以能把這四散而逃的眾惡魔一舉殲滅!

刷一聲,柱頂上的阿贊剛普冷笑一聲,從柱頂上懸空直飛起,左手結印抬起,右手從胸衣堜漭X一把精光四射如雙頭匕首般鋒利的雙頭金剛橛,同時,口中念念有詞,左腳在半空中向外一踩,在空中竟踩出一朵白雲,同進,在雲上踩起金剛密步法“波密波羅拉,阿加波羅密,密羅多戰佛,密羅威金剛!”隨著陣陣穿透夜空帶著渾厚內力的咒聲,天啊,刷一聲,金剛橛竟閃起幾十道如輻射條般散射開來的金光,金光中隱隱幻起十幾道如輻射條般散射的金光,金光中隱隱約約幻起一個可怕的右手持人頭顱缽,左手持劍的藍色羅刹女神,在半米高立於橛上,若隱若現,恐怖怒相!

“去,消滅所有的六道眾魔!”一念完威猛的女神多見降魔法咒,已加持護法入金剛橛堛漯贊剛普怒吆喝一聲,把手中的金剛橛向瀝瀝夜雨的黑暗天空中一拋,“忽刷”一聲,金剛橛已快如閃電飛上天幕上空,立時,“轟隆”一聲電閃雷鳴在夜空中閃過,還未等飛行的眾魔反應過來,飛上天空中的金剛橛已它為中央,如樹枝巨網般閃起電光閃電向四面八方伸展,“轟隆”刹間夜空中閃爍出一幅以金剛橛為中心圍繞著它的,五彩斑斕的十二金剛蓮花生的金剛舞的十二形狀舞姿的電光神圖,天啊,直徑竟達整個足球場那麼大,刹間把整個魔湖的上空劈個金光萬丈,仿如白晝,極之雄壯魄人,恐怖茫茫夜雨也幾乎在刹間全停!

隨著天空上閃起五彩的圓形交織成一個圓形曼荼羅的十二金剛怒相跳舞電光神像顯現,“轟,轟,轟”向著四面八方山林樹林四散飛逃的牛精狼人等六道眾魔浮雕像惡魔,在天空金剛舞的五彩神光圖中散發出的巨大的無形神通金剛法力洪水般傾瀉炸中,刹間個個自動爆炸成一團在半空中飛舞的火光,幾千隻四散飛逃來自潘多拉巨盒牆上的眾惡魔,無一倖免,盡數在天空的金剛曼荼羅電光圖的雷鳴神威照耀下全部爆炸,刹間炸成方圓達十堛漫]空火光,極之雄壯美麗,把整座大搖山的夜空照耀得一片通紅,炸成千千萬萬碎片後的群魔殘骸如火雨煙花般四散落下,整個大搖山一帶,仿佛到處下起了一場四散的火焰流星雨,簡直就是歎為觀止。

“轟,轟,轟……….”同時,湖面上剩下的五十多條圖騰蛇柱,也因抵受不了上方天空中圓形金剛曼荼羅十二金剛佛跳舞的電光神圖堛漸角j無形神力,而盡數由下至上的全柱爆炸,刹間炸成五十多條四散的碎片柱海,四散落下,濺落到魔湖水面上,濺起千千萬萬朵紫色水花,潘多拉巨平臺組成的外轉的圖騰蛇柱陣,刹間已被天上的電光曼荼羅巨電圖毀個灰飛煙滅,粉身碎骨,盡數破滅!

“巴拉諾威,結屆收回!”隨著四面八方夜空上的六道眾魔和蛇柱盡滅,阿贊剛普結印雙手,舉至頭上,化作大力金剛收蓮花的大手印,“刷”一聲,天上那雷鳴巨響的巨大輪盤形狀的十二金剛旋轉舞的電光圖中央的金剛橛,刹間化作一道耀眼可怕的白色彎曲叉狀閃電,從半空中閃著亮得人無法張眼的刺光巨響,隆地一聲飛劃射下來,收回到結印的阿贊剛普的手上,閃起一團金光光輪于大力手印上,震得四周的空氣飛沙走石,急風疾起,擴散卷出湖面的範圍,光輪暗下來後,已變回金光閃閃的降魔金剛橛于阿贊剛普的雙手之中。

“風火地水,空行天母,金剛神威,天魔盡滅!阿密阿波羅!”隨著阿贊剛普的收咒聲,已把雙手持著雙頭雙刀首的金剛橛緩緩收回到胸前。

同時,天空中的十二威怒金剛在輪盤曼荼羅降魔飛舞的可怖的雷光電圖,也停下聲來,緩緩化作彩虹幻像,向四周黑暗散射去,足足兩分鐘才完全散去。

變成瑜伽六臂金剛的明叔的三張黃金臉孔同時笑起,揮起展開身後巨大孔雀開屏翅膀,發聲道“師尊果然法力無邊,不知剛才是何神通?”

“此乃我佛密寧瑪派紅蓮花至尊大力金剛神橛,上附有黑天羅刹藍女神和密宗師尊蓮花生大士所持生法密咒的所持法力,可在光明降魔咒中化作金剛曼荼羅金剛降魔舞五彩電光,殲滅方圓三十堣坐漯漫狾釣衙]妖鬼,當年師尊蓮花生上士,就是用此法打敗前來破壞起桑耶寺法力神通巨大的山神湖魔,我和師尊比,還差得遠了!”

阿贊剛普說完一持橛,另一手指著在金光神圖閃過後仍然絲毫無損的潘多拉平臺說“可惜本座的持密道行未夠高深,如果蓮花生師神在,這潘多拉巨塔箱定已被毀滅!”一說完,二人陰森森一齊在雨停下後的夜空中懸空望向那巨大的紫色金屬平臺。

“烘”一聲,可怕陰森的潘多拉巨箱平臺上突然自動燃燒起一大片一大片陰森刺眼的紫色火焰,火焰迅速如滾滾翻騰的洪水般向平臺的四周蔓延瀉湧過去,熊熊燃燒的烈焰如無數火龍,不夠兩分鐘,洶湧澎湃四散而開的火海火龍已把整個平臺淹沒,刹時間,整個巨箱平臺上,已變成一個巨大的妖異的紫火火場,巨大的紫色火焰如祭壇般高高揚起於空中,交相揮映,高達五米,把整個魔湖及四周的樹林山坡照入一片幽幽的紫色光芒怪虹中,同時,“哈哈哈………..”一陣巨大的魔鬼獰笑聲,從熊熊燃燒的巨大火場中傳出“阿贊剛普,你今晚死定了,哈哈哈,本大神的九天魔法曼托羅巨城法體已成形結體了,阿贊剛普,今晚我要吸掉你的靈魂,哈哈哈,………”

“現形吧!阿古沙沙邪神,今晚我們來個了斷,我要親手把你這千年湖魔打入無間地獄,讓你永遠不能在人間作惡!”阿贊剛普同時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魔氣,黑暗能量,已鋪天蓋地從火場中四散而來,天啊,他不由心底一陣發寒,一陣心跳,天啊,他已本能地感到,這次在空氣中彌漫的無形的可怕魔力比他上次在馬來西亞與其鬥法時強大很多,完全測不到深淺,難道它的法力已在自己之上,一想到這堙A阿贊剛普也不由自主感到一種強烈的恐怖感,已直洗全身,天啊,難道這潘多拉巨箱堛漕葩c力量真的和阿古沙沙魔靈結合變成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地獄邪神?

他還從來沒與法力高過他的魔王交過手,雖然他聽過傳說地獄中最荒蕪的無鬼魂可到達的深處有可與神佛道行相交手的黑暗魔佛,但這只是傳說,難道自己今天真的遇上了。

“現身吧,邪神!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殺個落花流水!”旁邊,已變身為瑜伽金剛的明叔厲聲疾道,六隻金手中六把金剛神劍,已本能地感到魔氣的到來而“當當當”地瘋狂鳴叫起來,六道淩厲的煞氣白光,刹間從劍身上一閃而過,一場惡戰,已即將再來臨。

 

在魔湖對面的山坡林中,從凹凸岩石處上,在樹林的掩映下看著剛才阿贊剛普施展光明大手印降服救回明叔,打敗杜拉爾降頭師和潘多拉巨箱堹}牆而飛出的幾千隻六道眾魔,可怖嚇人的壯觀鬥法場面,嚇得衛英軍整個人呆住了,完全沉浸於一片不能相信的呆然海洋中。

這時,突然,他聽到阿贊剛普的聲音在他內心響起“衛英軍,記住,等一會兒阿古沙沙邪神現形時戴上墨鏡,找出邪神的拉乃體。”是阿贊剛普的內功千里傳心術。

“放心吧!我一定會完成這個任務的!”清醒過來的衛英軍連忙回應道,他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左手,那可見看見連接拉乃體的光線的梵文黑超鏡,墨鏡在夜色下閃爍出一股陰森森的反光。

這時,他閉上雙眼,深深的呼吸一口寒冷的深夜空氣,今晚所有的這一切實在太可怕太不可思議了,這時,突然,一陣又寒又怪的陰風,呼一聲,突然從後背輕輕拂過,一下子冷得衛英軍全身毛骨恍然,汗毛豎立,同時,一種莫名的恐怖感在他後背升起,他本能地感到,似乎有種東西在他後面惡狠狠地盯著他。

他連忙一個急轉身向後一望,只看見在夜色下一片斑斕陰森的黑暗樹身草叢中,一個人也看不見,樹林堜狳ㄓ妊B一片空蕩蕩。

“奇怪?幻覺?”衛英軍不由喃喃自語著轉回頭。不過,他錯了,就在他轉回頭後,離他身後四米多遠的距離的草叢中,突然無聲無息地升起了一團白煙,面無表情蒼白如僵屍一樣,身穿交通警察服的看更阿來無聲無息地在煙中現了出來,他陰森森地緩緩抬起了頭,惡狠狠地盯著衛英軍的後背,然後,突然舉起,天啊,舉起那佈滿鋒利魔鬼利甲的巨大鬼手,無聲無息地雙腳站著一動不動地象滑雪一樣滑過來,一下子,阿來已無聲無息地滑到了衛英軍的後背上,只要它的鬼手一劈下來,定可把衛英軍整個人頭的後背劈下來,但它突然停下要劈削下來的鬼爪手,陰森森地無聲在衛英軍的後背露出了一絲陰森詭異的笑容,它改變主意了。

這時,突然,另一個呼喚在阿來的頭腦媗T了起來,阿來陰森森地笑著放下可怕的鋒利綠色鬼刀手,然後,輕飄飄地一團白煙中變透明,然後,再消失了,消失於夜空的空氣中,無影無蹤…………..

不知為何,有那麼一刹,衛英軍突然後背有種莫名其妙的寒氣升起,他整個人的肌肉都莫名僵住了,好象凍得失去知覺一樣,那種莫名的恐懼被人在後面盯的感覺又來了,不知為何,這次有一種奇怪的本能使他沒有轉頭看,似乎內心深處有種意識在警告他別轉頭,他感到自己的脖子也全僵硬了。

他就這樣,足足地僵住了十來秒,但感覺卻好象仿佛過了一個小時似的,然後,突然崩緊的脖子松了,他驚恐地深吸了一口氣,奮力地轉回頭定神一看,天啊,卻什麼也看不見,他的後面仍是夜色下一片空蕩蕩空無一人的草叢和樹林,一個人影也沒有,不過,他隱約見到四周的空氣有一團稀稀的薄煙在緩緩散去飄開。

“只是夜霧,只是夜霧!”衛英軍轉回頭,定下神自言道“沒東西在盯我,沒東西在盯我!”不過,同時內心也一種奇怪,感覺剛才怎麼老是有種有個可怕東西在自己後面看著自己的感覺,這種莫明其妙的不安情緒怎麼會連續來兩次。

不過,當他再定回神向魔湖望去時,不由自主忘記了剛才這一連串的莫名的恐怖直觀,因為,天啊,那遠處的魔湖正閃起可怕耀眼的紫色妖火於平臺上,可怕的阿古沙沙邪神要現形了…………..

 

陣陣“哈哈哈……..”的可怕巨大如浪濤般的笑聲從熊熊燃燒的平臺上傳出,“阿贊剛普,聽說你是法王中的法王,喇嘛中的喇嘛,今天,本神要見識見識一下你的本事,要你見識一下我的圓曼荼羅壇城魔法,哈哈哈。”隨著這陣陣可怕巨大的魔音,一個巨大燃燒著火焰的巨大軀體,顯然正緩緩從火海火場下方升起,陣陣從其軀上發出的妖異紫光,在火中閃爍,仿似一滿天掛滿紫色彩燈的巨大像壇正從火海中熊熊燃燒著升起,在紫火世界中顯得十分壯觀。

說時遲,那時快,瑜伽六臂金剛黃金聖將明叔已快如閃電揮翼旋轉飛上阿贊剛普的頭上方,同時,舉起六把金剛神劍,一齊朝天揮起,直指夜空,同時,一陣快如閃電的心密感應,已在阿贊剛普腦海堸{過“先下手為強,大師,請用光明法咒助我請出七雷轟天金剛劍,滅魔殺妖,”原來,明叔要趁這魔王圓曼荼羅壇城未出魔盒時毀滅它。

幾乎同時,阿贊剛普也舉起了手中的金剛橛,口中念念有詞。“波般若般光,拉巴也唵拉威,三位一體,起!”刷一聲,立時,阿贊剛普和明叔隨咒聲一齊全身閃起一團金光,刹間連成一體,“轟隆”一聲,隨著法咒及連成一體的金光,明叔頭上的六把朝天寶劍刹間向黑暗的天空閃出萬道扇形光虹,虹光四豔,同時,七條彎曲交纏於一體的可怕的白色閃光雷電,在震天霹靂巨響中從六把劍尖彩虹中飛射劃出,直上沖天,刹間交織組成一把一百多米高的閃電神劍,發出隆隆可怕巨響,閃出陣陣耀眼電光,于明叔、阿贊剛普二人的頭上呈現出來,同時,一個巨大恐怖的三頭六臂的恐怖怖畏金剛本尊護法神幻象,在七雷轟天金剛劍下方若隱若現,極之恐怖駭人,刹間明叔、阿贊剛普,本尊護法神已應聲三位一體,請出七道巨大劈妖閃電神劍。

還未等那火海堶霅銴仱_一小部份的阿古沙沙邪神反應過來,明叔已怒吼一聲,揮六劍劈下,幾乎同時,那懸現他頭上方巨大七道如光龍般交纏的巨大閃電,應聲應勢發著雷霆萬鈞,山崩地裂般“隆隆”巨響,已泰山壓頂般向著正在火焰中緩緩浮上來的燃燒著的巨大魔像的阿古沙沙邪神劈壓下去。

“隆隆隆”隨著一百多米七條巨大閃電發出隆隆巨響,閃電交織而成的七雷轟天金剛電劍已如一把巨劍一樣,又如一柱巨大的倒塌大廈一樣,地動山搖地劈落在直升上來的阿古沙沙神靈的火海中,“轟隆隆”隨著劍電,火海兩座小巨火山般撞擊,刹時間已發出一連串前所未有的山崩地爆大地發抖的巨大爆炸聲,刹間劍電,火海,潘多拉巨箱已在巨響中爆炸成一片巨大如洪水般向外擴散的巨大火海,同時,在火海上方炸起一道巨大的刺得人無法睜眼的強白光火牆巨柱,直直沖上幾百米高的夜空,無數潘多拉塔面巨牆,在火海強白光中炸成千千萬萬塊碎塊,四處濺飛,整個魔湖紫光水面,也被巨大的爆炸聲浪炸震起幾千條散射全湖的水柱巨浪,連湖岸附近的樹林,岩石也被巨大的聲浪震盪得連根撥起,飛舞亂濺,四處飄舞,仿似龍捲風卷掃一樣,連在山坡上觀戰的衛英軍,也被震盪得飛上半空中,從兩米多高的空中跳回下來。

整個巨大的潘多拉塔箱,已被可怕的七雷轟天金剛神劍的巨大神兵威力炸個粉身碎骨,形神盡滅,烘烘燃燒的火海足足擴散到方圓一堨b,升起的火柱如一把巨大的火把,把整個大搖山一帶,映成一片通紅,天啊,簡直就象在這堿粥_一枚原子彈似的……

同時,那爆炸散開的火海迅即如洪水般向著明叔和阿贊剛普二人湧過來,二人不得不立即閉上雙眼,火海瞬間把他們淹沒,二人在閉上雙眼後急急念起護身密咒,在身後上方的巨大本尊神幻影的法身中護住自己的肉身………..

火,到處都是火,火海淹沒他們後還向前湧過幾十米才停下去勢向下停住…………

 

在那巨大的爆炸的同時,在大搖山山後另一座山林的某處黑暗山林中,也感應到震動和大地的發抖及遠方的巨大沖天火光。

在一棵盤根錯節,濃蔭茂密,華蓋如傘的大榕古樹下,“啪啦”一聲,一具血淋淋赤裸乾枯女屍,從樹上跌到地泥地上,冒著陣陣白煙,女屍幹枯萎成一具黃發身黑得象老太婆的可怖萎屍,顯然已被吸幹元神精氣。

“媽的,太可怕了,差點老子就沒命的!”樹上,一個面目猙獰,顯是受了重傷的爛了一半臉的白髮老人正在樹上抹著滿是人血的血嘴唇,這正是邪惡的降頭巫師杜拉爾,此時此刻,他正穿著破爛發焦的半黑綠袍,在樹上顯得狼狽不堪,他剛剛吸了一個在附近別墅被他用迷魂法攝來的菲律賓年青女傭工的精氣,才回過神來,恢復元氣。

“阿來,阿來,你這臭小子去了什麼鬼地方?”杜拉爾惡狠狠講,用發著內功的魔音四散傳去。

“剛才是你呼喚我嗎?巫師,”突然,一個陰森森飄忽的聲音在杜拉爾頭上方的扭曲樹幹枝軀半空中響起,杜拉爾連忙抬起頭向發音方向一看,“烘”一聲,只見頭上方樹幹身上突然冒起一團妖異的白煙,白煙過後,陰森森穿著警察服裝的阿來那陰陰身形和尖削僵臉,他面無表情地輕盈站在樹上,冷冰冰地怪異望著杜拉爾。

“你他媽的去了什麼地方?阿古沙沙大神要你幹的事情你幹了沒有?”杜拉爾惡狠狠地發問。

但奇怪的是,阿來並不回答,他面無表情地突然從上方的樹幹上輕輕地飄飛下來,無聲無息地落在了杜拉爾所在的樹枝幹上,陰森森的望著杜拉爾,然後用一種仿似有回音的陰森聲音回應“不——知——道。”聲音又尖又飄,令人聽上去莫名暈眩。

“什麼,不知道!”杜拉爾整個人站起“你沒有把那個叫衛英軍的臭小子殺掉?”

阿來面無表情地陰森森望著杜拉爾,然後用一種冷冰冰象機械人一樣的聲音道“殺——掉——了!讓我幫幫你,輸些真氣給你吧!大師!”邊說,邊緩緩抬起了那綠色猙獰佈滿磷甲指尖的鬼爪手,伸至杜拉爾面前。

“這還差不多,阿古沙沙大神正受到那個妖僧的襲擊,你幫我輸完真氣後,立即趕到魔湖助阿古沙沙大神一臂之力,打死那個臭妖僧,必要時為阿古沙沙大神壯烈犧牲!知不知道!”杜拉爾邊講邊抬起雙手,想轉身座下來接受阿來鬼手輸入的真氣。

但突然,“錚刷”一聲,伸豎到杜拉爾胸前那鬼爪手上面張開的五隻鋒利的利鬼指甲,突然隨聲快如閃電迸射出五把閃閃寒光的鋒利甲劍,快如閃電地從杜拉爾的額頭眉心,喉嚨,胸部,腹部,下陰五個部分穿透而過,仿如一張巨大的扇形五劍,刹間刺穿毫無反應的杜拉爾降頭師身上,五把把鋒利發光的長劍,分別從杜拉爾的後身透出後足有一米多長,仿如一條從後背直線彈出的五劍,“啊!”杜拉爾發出一聲妖異的慘叫,中劍的前後身如雨般濺起血泉,四散落下,極之恐怖!

“你……你……你。”鮮血四噴被阿來的突襲鬼手發出的五劍穿透全身的杜拉爾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懼神情,快,實在太快了,以至他根本來不及反應,他發夢也想不到一向聽話的僕人阿來會突然襲擊,只能用發抖的聲音叫“要幹什….什麼?”

“把你的真氣吸掉,哈哈哈,巫師!”阿來那蒼白陰森毫無表情的臉孔,突然閃起了一團強烈織眼的綠光,天啊,在綠光中現出了它可怕的原形臉孔,還發出陣陣“呵——呵——呵”的巨大有節奏的呼吸聲,雙眼的綠光也刹時變成血紅的紅光。刷一聲,五把長劍閃起了網狀的電光,刹間把杜拉爾全身淹沒於一片耀眼的強白電光網中。

電光閃過後,“烘”一聲,被鬼手長劍如刺蝟般穿透的杜拉爾發出最後一聲尖叫後全身冒起一團紅煙,紅煙過後,在五把指甲長劍穿透中的杜拉爾變成了一具,在扇劍中的焦黑乾枯的焦屍,他全身的精氣,已刹間在指劍中被阿來魔法吸掉。

“錚”一聲,阿來指甲長髮出的五把鋒利的長劍如彈簧刀般收縮回到鬼手上,失去穿身五劍支撐的杜拉爾焦屍體,“嘭”一聲,順勢從高高的樹上跌落到下方十幾米高的下面的山坡中去,然後,“烘”一聲,焦屍在黑暗的山林下方不可思議地自動燃燒起來,燒成一團可怕的黃色人形火焰團,把四周的草叢映黃………

“哈哈哈…………”望著下方地上燃燒著的屍體,阿來陰森森地笑著在一團緩緩升起的濃濃白煙中消失了………..

 

“哈哈哈!阿古沙沙邪神,你完蛋了,!”在火焰海中,用法咒護身的明叔不由狂笑獰道,剛才那借助阿贊剛普及他修持的本尊金剛護法神三位一體擊出的七道轟天神劍,威勁之力的可怕程度,遠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相信在如此巨大威力的七雷轟天金剛巨劍的轟擊下,阿古沙沙神靈一定已形神盡滅,在火焰爆炸中炸個粉骨碎身。

巨大的火球爆炸後形成的火浪聲浪足足兩分鐘後才緩緩停下,爆炸過後,滿天的火星,水花,浪花如雨般冉冉從夜空中灑落下來,一團濃密的巨煙,帶著滿天餘火,在爆炸過後從整條翻滾泛沫中仍未平息下來的湖面上升起,巨大的濃煙直沖上天,四散而開,刹間明叔和阿贊剛普已在爆炸過後的巨大空氣餘力下各自捲入到濃煙滾滾中,仿如大霧彌漫的湖面上,半空中,到處都是煙、煙、霧、霧。

“哈哈哈,阿古沙沙神靈,七雷轟天劍的味道怎麼樣?”明叔在爆炸過後濃煙四漫,滿天空飛舞火星、水花的半空中厲聲向下喝道,但在四散濃濃的煙霧紗海中一點回答也沒有,明叔在煙霧中又向前飛了二十多米,仍然一無所獲,由於四周的半空堨是濃煙火星,嫋嫋繚繞,滾滾四散,所以儘管他已飛到了那巨大的潘多拉平臺的上空中,但煙霧水星把四周的夜空下方變成一片灰濛濛,仿如一個煙霧迷離世界一樣,連阿贊剛普的身影也不知去了哪里。

“難道這湖神的真的炸了個元神盡滅,怎麼一點平臺的痕跡也看不見?”明叔不由在煙紗半空納悶停下,自言道。

但突然,錚,錚,錚,他六隻黃金臂手上的金剛神劍,如警鳴般狂叫起來,極之嚇人刺耳,聽得人心髒直爆,同時,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陰冷的黑暗妖氣,從後背擁來,天啊,金剛盔甲上的所有甲鈴都當當鳴叫起來了,那是大敵來臨的警鳴,他急急一個急轉身一看,天啊,一個不可思議的可怕景象在他眼簾堣仱_。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只見在身後離他不到三四米遠的濃煙散霧中,一個巨大的泛著淡淡紫色光的巨大的像城在霧茫茫中由下至上升起現出身來,大片大片閃著五彩斑斕如蚊火般的燈光在巨大的紫光像城中散發出來,天啊,映入明叔眼中就足足有幾十米高!陣陣星火般的可怕燈光刹間把明叔映入一片妖異的亮晶晶紫色妖光芒中。

在正對著明叔的像城中,一座巨大泛閃著淡淡紫色強光象古埃及法老一樣的頭部連同上半身的身影的神像連同身後一扇不知多大的金屬牆在煙霧中顯現出來,由於煙霧的阻擋,使明叔刹間看不清這可怕巨像的臉孔,但這個巨像臉孔足足有兩米多高,正對著明叔,雙眼閃起如燈籠般強烈織眼的巨大紫光,如兩盞在明叔頭上方的巨燈一樣,把四周的濃煙映成一片紫色紅光迷離,更可怕的是,這巨大的金屬臉孔像還發出陣陣“呵——呵——呵”的巨大呼吸聲在明叔臉前響起,頭上戴著象古埃及法老巨大一樣的骷髏皇冠在呼吸聲中顯得更加恐懼駭人,天啊,難道這就是阿古沙沙神靈的曼荼羅法身?

“哈哈哈,味道不錯……”同時,一陣陰森森的巨大魔音在霧中若隱若現的發光雙眼的法老王臉像上發出,在陣陣“呵呵”的呼吸聲伴奏下聽得明叔頭腦發震,雙耳發轟。

“去死吧!”說時遲,那時快,明叔已應聲揮起六把金剛神劍,想飛劈過去,但是,“刷”一聲,這輪廓仿似古埃及法老一樣的巨像臉孔的眉心上突然射出一道光輪,正正照中欲舉劍飛撲過來的三頭六臂的瑜伽金剛明叔的胸甲上,“嘭隆”一聲,明叔發出一聲尖叫,已連人帶劍,當場被光輪射出象巨電筒一樣的魔光神力打得旋轉著向後彈起,象皮球一樣被勁力打得飛過一百多米的半空中,轟地一聲飛撞落在魔湖岸邊山坡林一高突出削壁處,立時,壁裂石落,四散而飛,六道長長撞擊電火花,從明叔的後背濺射出來,火花,塵土,巨石如人落水時濺起的水花般以明叔為中心,四處瀉射飛開,當塵土飛揚散開後,天啊,明叔所撞的山坡崖壁處竟撞出一個直徑達四米,仿如隕石巨坑般兩米的坑洞,冒出陣陣白煙,可見撞力沖勁之猛,駭人聽聞,明叔在洞堣丰﹛A不由發出呻吟。

“哈哈哈,眉輪魔光的威力味道,好不好?……”煙霧漸散的阿古沙沙邪神發出陰森森的魔音獰笑。

幾乎同時,刷一聲,只見黑暗的夜空中應聲從濃霧的巨像城方向飛出一道強烈紅紅火光,刹間飛穿過濃霧茫茫的半空,一下子已飛過幾十米的距離,直直向湖邊被打入洞堛漫叔頭上方直飛過來。

天啊,明叔定神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天啊,竟是兩把各長達四米的烘烘燃燒著紅紅火焰的長長的狼牙棒,兩把無人的燃燒狼牙棒高高舉起,還有一把無人的綠油油的寶幢般紙傘在狼牙棒的上方跟著飛行,在黑暗的夜煙中把所過之處的黑暗的煙霧映成一片可怕的紅色發亮,向著明叔直直斬劈過來,好象有個看不見的魔鬼在高高舉著飛降下來一樣。

說時遲,那時快,“妖孽休得猖狂!”隨著一陣穿透夜霧濃煙的淩厲聲音,只見西邊的煙霧中旋轉著飛出阿贊剛普的紅衣身影,他如駝羅般駕著一朵白雲,閃電般飛到明叔頭上方十幾米高的半空中,在煙霧中攔住無人的兩把狼牙棒的去路。

說時快那時快,轟一聲,兩把在半空中懸飛過來的狼牙棒快如閃電向著阿贊剛普頭上方轟劈下來,阿贊剛普也快如閃電把手中的金剛橛舉起擋住,刷一聲,金剛橛自動向兩邊彈長變成一把雙頭長劍,刹間轟一聲炸起十六道耀眼的輻射條狀的圓形電光向交擊處散射出來,把四周幾十米的煙霧半空映成一片空白亮晶晶,強烈電光閃過後,天啊,一個身穿紫色連鎖盔甲,手持兩把燃燒著的狼牙棒,的可怕地獄鬼將在雲煙中現出形身來!

原來是它在隱身舉著神兵飛沖過來,天啊,原來這是一個長著猙獰的大象臉孔的獸面人身的妖異魔鬼大將!只見它那可怕的大象金屬臉上雙眼上閃起兩團刺目的強烈紅光,怒目沖天呈惡魔邪相,頭後一燃燒著烈焰的光環,身上一身紫色妖異盔甲,左右共四手,腳下踩著一座懸浮在半空中的紫金蓮花台,頭上自動跟著一頂無人的油紙傘護著,天啊,是一具一面四手的魔鬼護法神將!兩邊的兩隻手,分別拿著那長長的兩把狼牙棒!惡狠狠地劈落到阿贊剛普的頭上方的金剛橛變成的雙頭長劍上方!二人在半空中神兵交錯在一齊!

一擊不中,這只可怕的大象鬼王將發出一陣陰笑,刷一聲,化回一道妖異的紅光,刹間高高向後飛起,飛回到幾十米後巨大的紫色阿古沙沙邪神的朦朧像城中,刹時又是一片迷糊!

阿贊剛普在半空中定下神來,刷一聲,金剛橛自動縮回變回原形,他再定神向著濃煙的上方處一看,天啊,一個足足有四十米的巨大圓盤壇城影正在煙霧中閃著冰冷的紫光若隱若現,阿贊剛普覺得,簡直就像是一座巨大的輪形大廈在他面前呈現,盤中的紫光交織成層層詭異的花瓣狀蚊火般的燈光。

“現形吧!阿古沙沙神靈,展示你的圓曼荼羅的魔城之身吧!”阿贊剛普厲聲向上方傳去,他發覺這在煙霧中的巨大圓盤狀的壇影外形簡直就像是密宗堶悸漱j日如來曼荼羅城的外形一樣,這邪神居然在冒佛充神,化身為佛城,定已是傳說是地獄的邪惡魔佛王。

“烘刷”一聲,濃霧中的圓盤狀紫色巨牆突然全身再閃起千百萬盞更強烈刺眼的紫色光點,縱橫交錯於巨大的輪盤四周,刹間把整座巨大的輪盤像城全身映亮,同時把四周方圓五堣坐漪M成一片通白,阿贊剛普和明叔都不由自主地抬頭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完全呆住,一陣巨大的毛骨恍然的驚駭感,瞬間已洗襲他們全身!

天啊,原來這是一座由紫色金屬形結成的巨大的圓盤狀的仿藏佛密的曼荼羅壇城,這巨大金屬圓盤城共分內外五層,最內環是一高達十五米的圓盤,正嵌雕著一上半身象古埃及法老王,下半身竟是纏繞彎曲的蛇身,天啊,這是一個半人半蛇的法老王魔像,是一個高達十米,三面十二臂的可怕地獄邪神巨像!

這巨魔神像看上去十分古老,法老王的上半身身穿精美地獄神將甲袍,,頭戴扇形的法老骷髏皇冠,巨大的臉孔是高達兩米的一張半人半猴的怪異邪神天魔臉孔,是一張巨大面無表情的怪異魔相,頭後方是一燃燒著火焰形狀燈光的光環閃光冠冕。在閃著紫色強光的雙巨眼下閃出陣陣冷若冰霜的陰冷魔光,臉孔左右各有一張正在吞吃慘叫著的突出上半身掙扎在口上人體靈魂的可怕猙獰怒相龍頭臉,左右各有六隻巨大魔手,共十二隻金屬手臂,分別手持魔杖、魔刀,蛇形劍,魔塔,人頭乾屍棒,魔蛇…..等十二具各式魔鬼神兵。十分駭人,仿如佛密堛漲h臂怒相金剛佛一樣,閃出陣陣前所未有的巨大殺氣。這內環盤其餘各處,四周佈滿猙獰尖叫著“嗚嗚嗚”叫著的千千萬萬個骷髏頭,它們成百上千,充滿內環各處,顯是邪神從地獄中吸來的千百萬鬼魂,使正中的這半人半蛇的三面邪神像更顯嚇人之極!

刷——刷——刷,隨著陣陣可怕的巨大魔樂音響起,接著由內環到外環的五層燈光由內至外一層接一層的閃亮起來,天啊,原來是一層一層由內至外象蓮花花瓣一樣放射條狀散射出去的五層魔光輪圈,魔輪內的可怕地獄像怪刹間在霧中現出身來!

由內到外依次是魔將輪,魔蛇輪,羅刹輪,魔兵輪,在第二層閃爍起陣陣強烈燈光的魔將輪中,只見有四個圓形閃著圈狀線條燈光的魔鬼大將鬼王的小曼荼羅神像,四大黑暗護法神像在光圈內閃出陣陣冷冰冰的紫色強光,正是手持雙狼牙棒的象頭人身的黑暗白象鬼王,手持三尖二刃刀龍頭面人身的黑暗紫龍鬼王,鷹頭人身手持雙刀的黑暗大鵬鬼王,狼頭人身手持青龍大關刀的黑暗青狼鬼王,四大黑暗鬼將,它們全都呈怒發沖天的怒相,身穿閃爍著排排如蚊火般縱橫交錯的燈光的紫色盔甲,手持神兵,高達三米,腳踏下方有幾十個慘叫著的靈魂的蓮花台,在直徑達五米的光圈狀內閃出陣陣嚇人強光,剛才飛出來和阿贊剛普交手正是其中之一的黑暗白象鬼王!此時此刻,它已返回壇城中,變回原像!八葉骷髏狀的蓮花,在四個鬼王圈的圈外呈現,組成可怖的第二層內環。它們顯然是阿古沙沙邪神的四大護法!它們緩緩在輪中呈順時針圍盤而行。

第三層環是十六個逆時針緩緩繞盤轉動的十六猙獰的眼鏡王蛇紫金屬輪盤雕像,正是在魔洞世界媗尾賒葵穄S警隊的圓形的地獄蛇神小曼荼羅像,個個都有兩米直徑,而第四層外環,則是幾百隻身持勾魂叉的夜叉像在地獄中折磨人的景象,最外層的外環,則是一排排立在陣陣妖雲怪霧中的骷髏魔兵像,它們成千上萬一個接一個,頭向外腳向內環圍繞著內環站在最外環上,舉著長槍和各式魔旗魔鼓,顯然是一隊龐大的地獄陰兵團,如一放射狀的鬼兵團一樣!各環的環線口及空隙處,閃爍著強彩燈般燈光,移動轉換著各式強光,把整座達四十米直徑的阿古沙沙邪神的圓曼荼羅壇城映個一片通紅紫色的妖異!在濃霧中仿如一座巨大的外星魔鬼太空船在升起一般!

整個壇城全身都是由紫金屬製成,這活象古老的西藏密教的壇城法身竟被阿古沙沙邪神修練出來,“哈哈哈……”壇城正中內環堛漱Q二手臂的法老巨像陰森森地笑了起來“阿贊剛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本來本大神一直想找你報一箭之仇,想不到你今天自動送上門來,今晚本神定要把你的靈魂吸入到我的結屆中,把你形神盡滅,以報我在馬來西亞的一箭之仇!”壇城上的魔將輪和魔蛇輪上的各式鬼王和蛇神們也一齊隨著阿古沙沙神發出陣陣陰森森的獰笑。

那壇城正中央的阿古沙沙法老邪神像上的半人半猴巨臉木然的金屬巨臉上突然閃起的紫色強光由紫光變回紅光,同時發出一陣陣巨大的沉重的魔音“阿贊剛普,使出你們師尊傳下的絕技吧!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哈哈哈哈!”

“無上金剛菩提心,教化眾生伏邪魔,阿古沙沙,你太狂妄了,我們密宗的降魔密法之大,是你們地獄邪神無法想像的,”阿贊剛普冷若冰霜地盯著這巨大的魔像壇城“你要記住,蓮花生師尊的法力才是無邊的,他放的利箭,就好象宇宙的霹靂,可以把地獄打個粉碎,他發出的怒火,就好象太陽的金光,可燃燒整個世界,所以,邪神!不要來探測師尊的天威,看看貧僧的六字大明法咒吧!妖孽!”一說完,阿贊剛普的全身閃起一團五彩金光,六個金光閃閃的三尺光圈,如眾花拱月般在他的後背閃起,刹時間光芒萬丈,虹輝吐映,閃出陣陣佛光神煞,腳下的白雲也刹間變成一朵黃金蓮花。懸在半空中。

阿贊剛普冷笑一聲,左手結印向上,手指相交入掌,打出一個金剛軍法印,“妖孽,我佛慈悲,神通廣大,如果你現在主動歸降,歸於我佛,放下殺業,本法王可以放你一馬,但如若你定要執迷魔道,休怪貧僧施展六字大明咒神法顯通伏妖!”同時,身後的六個光輪中,刹間依次閃出“唵、嘛、呢、叭、咪、哞”六個金光閃閃發著黃金輝煌的梵文六字,閃爍出陣陣威猛的降魔正氣,震盪得四周的妖霧魔煙四散而開!

望著六個六字真言光輪中顯得威猛無比,手持金剛橛和打出金剛軍法印的阿贊剛普,那壇城上的巨大的阿古沙沙法老魔像陰森森笑道“六字大明咒,代表六界輪回六道眾生之神光,聽說很厲害,在得道高僧的加持下連山神水神龍神都可降服,威力極之巨大!”

“你知道就好,投降吧!邪神!”

“不過,對於本大神的九天魔法來說,這他媽的六字大明咒,只不過是一件玩具,哈哈哈!”壇城上半人半猴臉的邪神像和環內的四個黑暗護法神像一齊發出陣陣有回音巨大的魔鬼獰笑聲!

幾乎同時,“嗖”“嗖”“嗖”左面的半空中傳來一陣巨大的噴射飛行聲,阿贊剛普轉頭一看,天啊,原來是到達湖邊的銀狼捉鬼隊車上的戰斧鬼王彈全發射出來了,只見十幾枚在夜空中拖著長長的白煙尾煙跡的戰斧鬼王彈,分別從左面半空中多個不同角度向著巨大的阿古沙沙邪神壇城巨輪射飛過來,原來是大衛和維白文一見到阿古沙沙邪神露出巨大的壇城原形時,大衛便瘋狂大叫“開火,開火,發動突然襲擊!”發射的維白文立時對著魔湖上空的可怕巨大的圓曼荼羅壇城瞄準開火,按下所有的開關。

“哈哈哈,你死定了,妖魔!打你個措手不及!”望著滿天飛射向圓輪壇城的十幾枚導彈空中舞跡,大衛得意洋洋地瘋狂獰叫“只要我們的高科技,才可以打敗鬼怪魔王。”他相信,在十幾枚有著極大摧魔滅鬼力的鬼王彈下,一定可以把阿古沙沙邪神的壇城炸個粉骨碎身。

而明叔的侄兒阿金,則已連車也不要,打開車門,跳車向著711別墅下山的公路上落荒而逃,他已本能地感到,這兩個英國笨蛋,見了這麼可怕的魔王,還要發動攻擊,這不是雞蛋撞石頭,自尋死路嗎?他顧不上陪這兩個瘋子瘋了,他被嚇壞了,所以三十六計逃為上計,他可不想跟如此巨大可怕的大搖山邪神作戰了,他象發狂一樣,刹間已跑過轉彎口,消失于向下的山林掩映中。

 

“這又是什麼玩具?”那回大城像上的阿古沙沙法老邪神像陰森森道,同時,轟刷一聲,一枚最先到達的鬼王導彈彈已閃電擊打在巨大的阿古沙沙曼荼羅城身的外環牆上,隨聲刹間爆炸,炸成一團綻開的巨大的“十”字形的電光火花光圈,千千萬萬道“十”字形狀的電火花,閃著刺眼的綠光在爆炸中四處飛瀉,如瀑布噴泉般,極之壯觀,刹間把整個壇城外牆映個一片通白,被擊中處的魔兵輪上的隊隊陰兵發出陣陣妖異的厲叫聲,顯被鬼王彈的爆炸神力擊痛。

“轟,轟,轟”接著隨後從不同角度飛射過來的六枚戰斧鬼王彈分別擊中阿古沙沙壇城上的各個位置上,刹間轟轟巨響中炸出六個擴散的漣漪電光火花光圈,閃起無數道如噴泉飛瀑般閃光四散的密集的“十”字形綠光電火花,六個擴散的炸開的漣漪光圈,個個都直徑達五米,刹間仿佛整個壇城身上迸放出巨大的煙花天幕一樣四散閃亮,極之燦爛絢麗多彩,把整個紫光金屬的阿古沙沙曼荼羅沐浴入一片巨大的煙花光亮中,一片通明,五彩繽紛,灑滿天空。

“哈哈哈,這種玩具太小兒科了!我喜歡!”阿古沙沙邪神像發出一陣陰森森的巨大魔鬼笑聲,“所以,我決定讓你們這群人類嘗嘗。”刷一聲,說完,那恐怖的法老魔臉三張臉上眼睛一齊射出六道可怕的彎曲的弧形電魔光,快如閃電劃過黑暗的空中,連接擊在了那飛到阿古沙沙邪神像面前不到一米的的半空中的最後六枚戰斧鬼王彈上。

刷一聲,六枚鬼王彈在電光擊中閃過強光後,竟變成六隻閃著可怕白光的骷髏白骨巨箭,燃燒著可怕的地獄魔火,在不到邪神巨像臉前一米的半空中,全部不可思議地自動轉了個流線型的轉彎曲跡,留下六道在圓形曼荼羅城前的轉彎的流線型白煙尾跡,燃燒著骷髏巨箭噴著尾後不可思議的火焰,天啊,向著大衛和維白文的銀狼捉鬼隊的戰車上飛舞而去,天啊,向著原發射處飛射回來。

“不,阿金,快開車!”看著天空中變成六枝燃燒著亮晶晶火焰的骷髏鬼箭在半空中倒射回來,嚇得魂飛天外的大衛高聲尖叫著向駕駛室狂叫,天啊,他看見駕駛室堿O空的,那個司機阿金已不知什麼時候溜走了,“不不!”大衛尖叫著想跳出車外,還未等二人尖叫來得及跳出車外,“轟隆”一聲,六枝燃燒著白骨骷髏火箭,象高速的死神炸彈一樣,擊中戰貨車,刹間應聲炸起一團刺眼光亮的巨大火光,整部貨車被六枝鬼箭爆炸起的巨大火光炸得震飛上天,二人當場在強烈高溫的巨大火光團中炸成幾十塊燃燒著的斷屍碎骨,在最後一聲尖叫中跟著直沖上天的火光炸飛上天,車上的所有裝備也在火海巨浪中炸得如天女散花般粉身碎骨,銀狼捉鬼隊,刹間已被阿古沙沙邪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炸個全軍覆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