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就在杜拉爾魔杖中飛出那巨大猙獰的火蛇的血盤大口吞吃那一刹那,衛英軍發出最後一聲尖叫,可怕的刺眼火焰高溫,瞬間把他淹沒,他感覺自己好象全身被炸裂一樣炸開,陷入到一片昏迷中………

一片昏迷,一片昏亂……..

有那麼一刹,他似乎聽到很多聲音在他身邊的四面八方響起,一片迷霧,一片迷霧,在迷霧中,有那麼一刹,有一個四邊是向外散射模糊光線畫面在他眼前呈現,他看見身穿西裝,面無表情的世高雄正提著一箱黑色的公文包在過海關。

不知為何,衛英軍竟知道這是在過去的時光中,他甚至還知道,那世高雄箱子奡ㄤ菄漪O可怕的阿古沙沙神靈的法化身,他要把馬來西亞受到重創的邪神帶來香港。

刷刷,世高雄面無表情地遞一本護照給那背著衛英軍的海關工作人員,四邊的情景光線在散射。

“不要給他進來,不要給他進來,他身上有魔鬼,他是個巫師,他不是世高雄。”衛英軍在尖聲厲叫著“不要,不要!”那世高雄手上的手提箱,黑得發亮,黑得妖異,黑得令人莫名心慌,黑得反閃出怪異陰森反光,一片黑色,一片黑色,令衛英軍看得莫明其妙地全身毛骨恍然,一片冰冷,一片冰冷…………..

“WECOLE TO HONGKONG,SIR,HAPPY NICE DAY!”那海關工作人員在蓋章後把護照交還給世高雄,不知為何,那“啪”一聲,那蓋章聲音大得清晰到異常怪異,仿如音響效果一樣。

“THANK YOU!”世高雄面無表情地接過護照,臉上閃爍出全是陰森的白冰寒冷氣,令衛英軍莫名恐懼,然後,他走開了,離開這四周全是散射光線的畫面,進入到香港了。

“你這個笨蛋!”衛英軍在破口大駡這呆立於畫面上的海關工作人員的背景“你讓了一個魔鬼進了來!”

突然,這背對他的海關工作人員一轉轉過身來,天啊,這是一個全身血淋淋,臉上一片一條條血線的慘白死人,這血淋淋面色慘白發青的海關工作人員可怖尖削臉孔突然向衛英軍獰笑,嘴角隨著笑容瀉出一大團一大團的人血……………

“不,”衛英軍尖叫著,幾乎同時,那血淋淋陰森可怕的海關人員的臉孔開始變得模糊起來,畫面四周的散射光線迅速向中央聚攏,模糊起來的畫面迅速進入到一片四散的光線中,衛英軍又陷入一片神智昏亂中……….

一片昏亂,一片迷亂。

有那麼刹間,衛英軍感到自己來到了一個綠茫茫的陰森地鐵停車月臺上,月臺四周的牆壁,巨柱全都是一片模糊,無法看清,四周一個人也沒有,一部地鐵也沒有。

他一個人孤獨地在一片陰綠的月臺中跑啊,跑啊,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部在迷霧中若隱若現的地鐵火車,天啊,他看見全副武裝的傲天龍正帶著手下十七名全副武裝的隊員,在月臺候車處上登車。

衛英軍全速向他們跑去,他也要登車,他排到了隊尾,在綠霧中,他隱隱約約看到這飛虎隊隊員們全部都是面無表情,臉色慘白發青,全身血淋淋的象機械人一樣。一個個列隊續個進入到車箱內,但衛英軍無法看清他們的臉孔。

但當最後一個隊員進入到一片怪異綠光的車內,衛英軍接著就要進去,他定神向前看,發現那些隊員一進入到車內便在車內的濃濃綠光中消失了。

突然,在車旁點人進去的隊長傲天龍用手攔住了衛英軍“兄弟,這車不是載你的!”血淋淋慘白的傲天龍臉孔刹間在衛英軍面前變清晰起來,天啊,他的左臉皮還裂開了一大塊隙縫,他用血淋淋的左手推開了衛英軍,同時,他的臉孔刹間又變回模糊了。

“不,我要進去!”不知為何,衛英軍竟然有種想進入的欲望,但不知為何,刹間那火車旁的傲天龍似乎在他面前向後退去,向後退去。

“不要扔下我一個人!”隨著衛英軍的尖叫,那傲天龍突然象透明人一樣在後退中消失了,地鐵車門也自動關上,地鐵在綠霧中刷刷地開動了。

“不要,不要!”但地鐵,月臺全在衛英軍眼前全速後退變小,衛英軍感到自己被一股莫名的無形巨大力量全速向後拖行,然後,四周的綠光刹間把模糊起來的地鐵世界淹沒,四邊綠光迅速又向中央聚攏,衛英軍又陷入到一片迷霧昏亂中。

在昏亂中,他突然想起,飛虎特警隊已經全體隊員全軍覆滅了,然後,他又陷入一片無意識的空白中。

一片昏亂,一片迷亂……..

 

在半夢半醒間,有個怪異的迷糊畫面在他視線中一閃而過,在瀝瀝夜雨下的大搖山半山腰中,他見到有個手持法器,身上飛舞大紅僧袍的西藏喇嘛在夜雨中踩駕著一朵白雲,沿著山坡密林上空飛行,在夜雨下仿如神話堛漸P人一樣,陰森怪異之極!天啊,這不是自己見過兩次的那個神秘的西藏喇嘛?

然後,這畫面又模糊起來,隱隱約約中,衛英軍在半昏迷半清醒中,在一片迷霧中聽到一個聲音在響起“不要怕,年青人,貧僧會幫你的!”

“你是誰?你是誰?”迷霧中,半醒半夢的衛英軍在問。

“我救過你一次,你忘記了我嗎?年青人,用心地聽,讓我進入到你的心內,進入到你的思想堙I”一陣陣心靈感應般的聲音在衛英軍的心媕Y響起,衛英軍隱隱約約在迷霧中看到有一個西藏喇嘛的身影在霧中若隱若現。

“你是那個神秘喇嘛!我們見過面,我們見過面!”衛英軍大大聲地尖叫著。他想起了,這是自己見過兩次的神秘喇嘛。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在這堙H”衛英軍大聲地問。

“你會明白的,你會看到的,跟著我來吧!”迷霧中的喇嘛人影緩緩變得歪曲迷糊起來,一片迷亂中,一個迷糊的景象緩緩來到了衛英軍的身旁。

先是一陣陣聽得人心血沸騰的號角聲和擊鼓長鳴聲,衛英軍隱隱約約聽到一陣陣雄壯闊亮的喇嘛誦經聲,隨著陣陣“咚咚咚”的鼓聲和陣陣誦經聲,衛英軍看到一群戴著各種奇形怪狀藏神苯仙,岔怒金剛面具的紅衣喇嘛在一形象迷糊的西藏大日金剛佛廟大殿前臺階下跳著跳神怪舞,他們飛旋轉著施展著各式舞步,舉起手中的劍,鈴,環,金剛杵,圍著一個三角形高達兩米畫滿各種邪魔惡鬼圖案的紙紮的壇城高速跳起各式降魔金剛跳神舞,隨著四周樂手吹出陣陣令人莫名心跳的號角聲,鼓聲,一時模糊,一時又突然變清晰的佛殿門前懸掛的大小風鈴,在喇嘛舞散發的無形神力下不可思議的自動當當作響,令人莫名恐懼。

同時,“烘”一聲,被眾喇嘛跳神舞包圍著的惡魔壇城不可思議地自動燃燒起來,刹間已迅速蔓延燒成一座熊熊燃燒火光的火城塔,把四周旋轉的面具喇嘛映得一片通紅,仿如旋轉的紅影一樣四處晃動,天空則是怪異的陰暗黑沉沉的傍晚,衛英軍本能地感到,這是西藏高原的一個神秘佛廟。

不知為何,一個戴著紅色可怖嚇人,有三巨眼冠皇的怖畏岔怒怒金剛面具的喇嘛在飛速旋轉的跳神舞中顯得特別顯眼,天啊,他在飛速的跳舞中高舉揮動的一把尖如匕首的金剛橛,竟不可思議地閃起陣陣亮眼的紅光,天啊,一條掛在其胸上的護身符,隨著飛舞的這喇嘛的僧袍隨風飄起,仿如電影堛犖C鏡頭一樣清晰入目,天啊,這不是自己所掛的,明叔所送的紅色銅牌護身符嗎?

畫面又開始模糊起來,隨著飛速旋轉跳舞的喇嘛,一切又都飛速模糊起來。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一片模糊中響起“世上是有很多在黑暗角落堛漕葩c力量,它們的力量之大是完全出乎人類意料,它們能象控制扯線木偶一樣把我們的命運帶入到它的手中,它們是黑暗的邪神,魔鬼最可怕的地方在於有時令我們不相信它們的存在。”

“為了降服這些黑暗的邪魔,我們西藏密宗在開山祖師爺蓮花生大師的帶領下,修練各式咒術,演跳各式威力巨大的金剛跳神舞,制服各路山神妖魔,金剛歌、咒為口密,金剛舞為身密,心思苦座為意密,經過身口心三密加持的護身符,是有巨大不可思議的護法神力在的。”

隨著這陣聲音,一個模糊的畫面又出現,只見在一片燦爛天空碧藍天空的某佛殿廣場石柱邊,一個上身赤膊的老喇嘛正口中念念有詞把剛才跳舞幻象時紅衣喇嘛所掛的護身符交給一個下跪的中原道士,那道士滿臉淚容,下跪接過,接著,畫面又變模糊,陷入一片迷霧中。

“它就是這樣傳入中原,在一百五十年前……..”那聲音繼續道,“那道士就是靠它,避過了一場滅廟絕劫。”

接著一片迷霧的模糊中又出現了一個畫面,在風景如畫的南方廬山一美麗的瀑布潭邊,一個中年的草帽漢子把它交到了一頭白髮,雙手合十的明叔手上,

“在三年前,它就是這樣從茅山掌門人的手上交到了明叔手上。”隨著那聲音,廬山的畫面又開始變得迷糊起來。

同時,那聲音又再在迷糊中響起“這護身符叫羅桑不動明王護身符,堶惘陵刓金剛大藏密法圖護法,是不動明王護身符神力和歷代高僧的加咒持法救了你。”接著迷霧中出現了那巨大的護身符幻象,同時,一個面孔尖削,雙眼如鷹一樣銳利的乾枯清瘦的紅袍中年喇嘛在衛英軍面前緩緩現出形來。

“我記起了,我見過你兩次,大師。”衛英軍驚道,這正是上次在十字路口救他一命的神秘喇嘛。

“貧僧的名字叫阿贊剛普,甯瑪派高僧的法王,也是指點馬來西亞黑矛族打敗阿古沙沙邪神的喇嘛。”阿贊剛普第一次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次我雖然指點黑矛族土人找到了巴塔湖邪神的拉乃體——一頭綠毛猩猩,但是讓阿古沙沙神靈的法化身逃跑了,我萬萬沒想到,它得到黑矛族的首席巫師杜拉爾的幫助,來到香港,後來我回西藏後得到神靈的啟示,得知它來到了這堙A而且在杜拉爾法師的黑巫法下修練九天魔法,所以貧僧趕來這婸P它再決勝負,現在你看到是我的化身之一,我的真身,正在飛行密咒法中飛去711號別墅,本來我想找你們的明叔幫手,可他們同車的人一見到我就開火,所以沒辦法,我只要找你幫忙。”

“什麼,我幫忙?我對巫術一無所知!”

“這不動明王的護身符與你有緣,便是與貧僧有緣,我們修真之人知道,命運就好象一張巨大的交織之網把不同的人相聯起來,我一來到大搖山,便感應到護身符的能量氣息,我立即用密咒追靈法查出你正處於險鏡中,於是我加持咒法,令你遁入到護身符中,不然,你早就變成骨灰,與飛虎隊全隊共赴黃泉路。”

“什麼?黃泉路?”一想到剛才幻景中綠霧地鐵原來是去陰間地府的,衛英軍不由毛骨恍然起來。

“那麼大巫師杜拉爾為什麼要幫邪惡的巴塔湖神?”

“因為我降服邪神後,使黑矛族放棄以往的邪神祭祀,改信密宗佛教,使杜拉爾大巫師地位失去地位,讓他不可以象以前一樣作威作福,他惱羞成怒,加以受到阿古沙沙邪神的利誘,所以把邪神的法化身帶離馬來西亞,還用咒術殺死當地富豪世高雄,並用降頭術化為其樣潛來本城,他是黑矛族的叛徒,他如此作惡,貧僧今晚定要和他來個了斷。”阿贊剛普一提到這個杜拉爾降頭師,滿臉岔怒殺氣,從額上發出,“更可惡的是,他居然殺小孩子來幫邪神修練九天魔法,想修九天曼托羅城身!”

“什麼?九天曼托羅壇城?”

“你有沒有聽過曼托羅佛身。” 阿贊剛普邊說邊身後閃出一副西藏文殊菩薩圓輪冠冕畫像,陣陣亮晶晶的白光散射出來,菩薩頭部在冠冕日輪光中,身在圓輪中端坐蓮花台中顯得神秘異常。“這就是你們平日在壁畫堜狳ㄗ鴞礞い迭A但古老的傳說,傳說在第十八層地獄的地方,有一些古老的邪魔喜歡化成佛神的樣子在地獄堣瑂化F魂,吸食靈魂, 在地獄更深處的黑暗角落堙A有一些和佛一模一樣的大黑魔邪神甚至可以離開地獄,到陽間作惡,古老的傳說,如果它可以修得九天魔法,修成圓茶曼托羅城身,就可以到陽間的佛廟奡韌蝎野矷A化成光芒萬丈的佛神,導人向地獄,這可惡的杜拉爾,居然去德國偷到了傳說中的潘多拉魔盒,帶來這媗在盒堛漯古沙沙邪神修九天魔法,一旦讓它修成,必然到處顯靈作惡,後串無窮,所以我定要來這堶高A這邪神天魔!”

“那它如此了得,我如何應付它?”

“曼托羅是西藏密宗像法和供奉法之壇場,為圓形法場,以本尊神和密宗各式空行母金剛法力彙聚精神的宇宙模式的現輪法界,乃金剛不滅永不受損之法力,這阿古沙沙邪神修練的九天羅托羅城雖然魔法嚇人,但也有其弱點,只要一找到它在本城的拉乃體,我便可用密宗六字大明咒,破其壇城身,毀其元神,滅其法身,將它打入無間地獄,永不能到人間作惡。” 阿贊剛普邊說邊雙手伸至胸前作蓮華手印,立時,“刷”一聲,阿贊剛普全身閃起萬道金光,如輪狀輻條般從他背後散出,照耀發射,光芒刺得人睜不開雙眼,刹間散佈身後的全畫面。

立時,衛英軍不由自主地閉上雙眼,連連後退,意識神智也不由自己主陷入一片模糊中。

然後不知什麼時候,衛英軍突然張開雙眼,從模糊的夢幻中清醒過來,天啊,他定神向四周一看,發現自己原來躺在一個四面八方全是西藏古怪神佛壁畫的巨大密室堙C密室堿O一個巨大的迷宮,他所在是一個呈半球狀的巨大密室,有二十米高,四十米直徑,天啊,密室半圓的四壁及天花板上,全是神奇的西藏神靈,密宗佛教堛漲U式神佛岔怒金剛的壁畫,它們由一層層雲海為界,一層一層地由四壁的底部蔓延到天花板正中一個巨大的美麗佛教聖地須彌山上,每層天界上都畫滿各式佛神降魔,各式彩虹噴焰末泥,還有各或各樣的護法威猛金剛所跳的伏魔舞姿態,還有一些形象恐怖的馬頭明王,帝天,龍神,獅神,金剛薩錘,壇城,屍林樂園等各式神魔天堂,栩栩如生,散滿神秘的密宗氣息。整個密室潔淨得一塵不染。光滑得令人陣陣目眩。

“喂,喂。”衛英軍在這寂靜空無一人佈滿靈氣的壁畫教堂中大聲地發問“這堿O什麼地方。”陣陣同他說話一模一樣的回音“喂,喂,這堿O什麼地方?”在他發出後久久回蕩於這神秘的藏密壁畫迷宮堙C

同時,他發現四周的通道全都亮晶晶,見不到盡頭的,自己顯然一個人困在這神奇的壁畫迷宮堙A他低下頭,朝銀白色發亮的地上一看,天啊,連雪白發光的地上也佈滿神奇壁畫,與牆上不同,地上的壁畫全是畫滿人間奇景的壁畫,有西藏雪山雄壯闊麗的布達拉宮,有聞名的桑耶寺,有一片藍茫茫的高原湖泊,有各式威武莊嚴的靈塔,有綠色的樹林,美麗的瀑布奇潭,還有大批藏民朝拜聖山的畫景。

“這是護身符堛漸@界,一花一世界,一夢一洞天,過來,衛英軍。”一個半隱半現的聲音從東面的壁畫媔ルX,衛英軍順著這有回音的聲音朝東面的地上壁畫一看,天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

聲音是從離他六、七米遠的地面壁畫堣@站在菩提樹下的一喇嘛圖像媔ルX來的,他再定神一看,不知怎麼回事,他並沒有走路提步,但已一下子雙腳突然刹間落在這發出聲音的菩提樹下的喇嘛畫像的上面,天啊,這發出聲音的喇嘛畫像堛獐瓞豸ㄔ蕈簹贊剛普的樣子一模一樣,怎麼回事?阿贊剛普變成了壁畫堛漱@個畫像。

“衛英軍,貧僧就是阿贊剛普法王!”衛英軍腳下的阿贊剛普畫像發出奇怪有回音的聲音。

“怎麼回事?”衛英軍低頭向畫像問,回音在壁畫密室堨|處回蕩“怎麼回事?”仿如有千萬個衛英軍在同時說話一樣。

“這堿O你所戴的不動明王護身符堛漁刓金剛密法護法符圖的一世界,你的肉身是被遁進這堣~避免了被巫師的火蛇所吞沒,剛才你所見的所有迷霧幻境都是護身符的法力讓你見到,你現在所見才真真正正是護身符堛漪}天,世上的很多事情是你們常人無法想像的,在另外空間,有你們異想不到的世界,你明白嗎?衛英軍?” 阿贊剛普畫像邊講邊不知怎麼的變大的,他的臉上雙眼莫名怪異的盯著衛英軍,令衛英軍有種莫名的暈眩,那畫像給他一種莫名的怪異感,四周的畫像壁畫也似乎刹間變得模糊起來,同樣,也好象刹間移動一樣,說話的聲音也在回音中來回回蕩。

“我明白了,這堿O護身符堛漫_異空間。”衛英軍不由自主地閉上雙眼。

“看看你的後面的壁畫牆上。” 阿贊剛普的畫像在講。

衛英軍好象被一種無形的神力控制似的不由自主地轉過身,天啊,他看見在後面的半球狀的面牆上的壁畫天界中,有一副巨大的八佛寇圖在正中連續三層雲海的天界中出現,正是是光輪中半祼持杖、法、鈴跳舞,頭上有冠冕的神佛,圍繞著這正中神佛有八個化身,分別為坐、站、舞等四個慈悲佛相和另四個威武岔怒降魔金剛相,在層層雲火海中眾神佛中顯得格外注目,四周還有大鵬金鳥和天龍八部在飛舞,這八個在背後火輪日輪中化身和其圍繞正中的跳舞神佛顯然交織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曼托羅壇像。

“這是蓮花生大師八化身曼托羅,是密宗創辦人,降服西藏所有神魔的師尊,你再看看最下面的岔怒金剛的化身。”隨著阿贊剛普的聲音,衛英軍看見這威武神秘足有七米多直徑高的蓮花生曼托羅畫像的最下方其中一個可怖威猛的岔怒金剛化身,它正在一火輪中跳舞,手中發出兩道閃電,擊中其腳下一被它所踩的骷髏邪魔,一個閃電正中這邪魔,另一閃電,則飛出擊落至另一邊雲海下方一條狂飛奔的飛狼,飛狼和那邪魔之間,竟有一條綠色的光線相聯。

“你看那伏魔圖像,那蓮華生金剛化身用佛法降服的地獄邪魔,正是用閃電把這邪魔的拉乃體一飛狼擊中後才把這邪魔降服,現在你應明白貧僧要你幹什麼了吧?”不知為何,阿贊剛普講完後,四周雪亮碧麗的壁畫開始變得模糊了。

衛英軍轉回頭,發現腳下的阿贊剛普畫像變得更大了,而四周的人間壁畫,也開始變得迷迷糊糊起來。

“你要我幫你找出阿古沙沙邪神在香港的拉乃體,對不對?”衛英軍低下頭,望那不知什麼時候變得比剛才大了三倍多的阿贊剛普畫像,一字一句慢慢說。

“正是,你看看貧僧的左手。”隨著阿贊剛普畫像的聲音,衛英軍順勢向畫像的左手望去,天啊,不知什麼時候,畫像的左手竟出現了一對墨鏡的畫你,阿贊剛普的左手正提著一副墨鏡。

“戴上這對墨鏡,衛英軍,你就可以看見阿古沙沙邪神現形時和它魂居體相聯的光線,你只要順著這條光線,便可以找到阿古沙沙神靈在本都城的拉乃體,你的任務就是幫我找出這惡神的魂居體,以便我破它的九天魔法,不然,以我的密法,也無法完全擊敗阿古沙沙邪神。”壁畫堛漯贊剛普繼續道。

“可是,這墨鏡是畫,在畫塈A的手上,我怎麼拿啊?”衛英軍不由自主叫道“而且我在這堻o麼久,會不會已太遲了?”

“你會拿到了,雖然你在這媢L了很久,但外面的現實世界只不過才過了五分鐘,這叫一符一時辰,人間才一刹,記住,戴上墨鏡,消滅拉乃體。” 阿贊剛普畫像在講,同時,天啊,四周及地上的壁畫開始旋轉,模糊起來。

“不,不要走,大師,你的黑超在畫堙A我怎麼拿?”衛英軍焦急叫了起來,但地上及四周的壁畫也不知怎麼回事,已全部開始高速旋轉起來,旋轉起來,刹間一片模糊,一片模糊。

衛英軍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天旋地轉,頭暈腦眩,旋轉的壁畫越轉越快,最後“刷”一聲轉化成一團光亮亮的白光,衛英軍發出一聲尖叫,在光亮中失去意識,在光亮中失去意識,陷入昏迷及一片空白中………..

一片空白,一片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好象是睡了一場很長很長時間的長眠一樣,突然衛英軍從連綿長長的無盡夢中蘇醒過來,他睜開雙眼,天啊,映入他眼簾中的是滿天而來迎面劈來的嘩嘩夜雨,黑沉沉的深夜堥g風四起,天啊,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山坡密林的雨水泥地上,天啊,他終於回到現實中來了。

蠶豆大的雨點沒頭沒腦地打在他臉上,令他陣陣刺痛,他不由自主一個豎身從山坡草叢中坐起,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左手上,竟不可思議地緊緊握著一副黑色的墨鏡,情景就好象自己在夢幻中見到阿贊剛普畫像手上所持的墨鏡一樣,天啊,鏡片上還看出印滿無數怪異的梵文神咒。

同時,刷一聲,他胸前的護身符閃起了紅光,這時他才醒起,是護身符和阿贊剛普的化身一齊救了他,把他從可怕的魔洞靈異空間中救了出來。

“謝謝你,護身符,想不到你來歷這麼大!”衛英軍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閃光的護身符,想起剛才那如夢如幻的神跡般的經歷,不由覺得自己仿似去了一個神話世界一樣。

“記住,戴上墨鏡,消滅拉乃體。”不知為何,衛英軍的耳邊,在夜雨中響起了阿贊剛普的聲音。

衛英軍連忙轉回頭四望,卻不見任何人影,見到只是在茫茫然夜雨下的風吹草搖般的山林黑浪世界。突然,他見到前方樹林山坡外的黑暗夜空雨中又閃起了可怕的紫光,一種熟悉感油然升起。

天啊,衛英軍突然記起,自己所醒來所處的這山坡密林,不正是上次和明叔去密查711號別墅時所埋伏的位置嗎?這山坡叢林前方,不正是對著711別墅伏下處嗎?這堨翱O別墅對面幾十米的山坡上。

一想到這堙A衛英軍急急站回起身,爬上上次所伏的高地上,借著旁邊黑夜大雨下的叢林掩映,向著對面下方的711號別墅定神看去。

天啊,不看猶自可,一看衛英軍不由整個人呆住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整幢711號別墅已變成了一幢火海,方圓三公里的範圍內,天啊,竟不可思議變成了一片水波泛泛的紫光湖面,大批大批閃爍著刺眼警燈和刺耳嗚嗚警車聲的警車、警察,正驚慌地飄浮在不可思議的閃光湖面上,驚恐地用槍對準湖面上的711號別墅。

天啊,一種前所未有的毛骨恍然感在衛英軍的心內升起,天啊,這紫光泛泛直至山坡下方的可怕怪異的紫色水面,不正和自己及傲天龍最後處處的那個可怕魔塔圖騰蛇柱的空間一樣嗎?

天啊,難道,難道,那個阿古沙沙邪神所寄居的那巨大的地獄塔箱及蛇柱要從這堣氻W來,要從那可怕的地獄靈異空間堣禸麮{實世界中來。

“不,夥計們,快走!”衛英軍不由向離他下麵足有百來米距離的警方同事們大叫“快走,有危險!”可惜,連成一片嘩啦啦巨響的大雨茫茫一片狂風飛葉把他的尖叫聲徹底淹沒,滿天如白練萬箭般夜雨使下方一片怪異紫色發光的魔水水面顯得更可怕,天啊,阿古沙沙邪神要顯靈了………

 

“小心,邪神要現形了,大家要小心!”在一片轟鳴白茫茫的夜雨下,明叔站在車頂上向四周眾多站在泛泛妖異紫光水面上的持槍警察喝道。

“明叔,等一下那魔王一現身,我們一齊左右夾擊它。”手持電光鬼槍的湯龍士在夜雨下顯得緊張異常,他身後的飛行翼在雨中閃爍出陣陣寒光“我們給它來個突然襲擊,打個它個措手不及!”

“當然,和這妖魔過招不能讓它先出手!”明叔也嘯然道,提起手中閃閃寒光的劈邪寶劍,運勁內功,于丹田氣上,發出陣陣穿透夜雨的聲音向著如火塔般在紫色水面上燃燒的711號別墅喝去“大膽妖孽!速速現形受死。”一說完,另一隻左手從後背抽出一八卦照妖神鏡,同時口中念念有詞“神鏡,神鏡,隨風而起,隨聲而出,誅邪引路殺死無赦,去!”一說完,手一揮,刷,一聲,八卦鏡已化成一團白光,快如閃電從他手中飛出,如一條刺眼的白光線劃過黑暗的空中,從別墅的外院的鐵門上飛過,正正擊中那閃著絢麗紫色強光的泳池水面發光洞堙A立時,“轟隆”一聲,炸起一道高達十來米的紫色火柱,在夜雨中直沖上天,把方圓三堛熊策滫x泛光面水面照成一片火紅,擊中水面處還以發光洞為中心,向四周紫光水面下面散射出成圓散的條條輻射狀的閃電。

“哎,哎”隨著沖天而起的火柱閃電,一陣仿如小孩子的哭聲的慘啼聲,從紫光洞中傳出來,紫光水面隨閃電過後泛起幾十道長長散開足有幾十米長的巨大漣漪,仿似光洞堛漱偵簹F西受到了重創一樣,發出慘鳴。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波羅波羅密,回來,神鏡!”刷一聲,水面卷起一團白光水花,那八卦神鏡,不可思議地火柱爆沒落後,從紫色水面的卷起的水花白浪中飛遁而出,旋轉著自動飛回到明叔手中。

那八卦鏡旋轉著掠過茫茫夜雨的半空, 剛一飛回到明叔手中,還未等明叔反應過來,刷一聲,那在手中的八卦鏡突然冒出一團白煙,白煙過後,天啊,竟變成一個足有半米長的巨大的白骨蜻蜓狀的魔蟲,天啊,這不可思議的全身白骨的骷髏蜻蜓發出一聲猙獰的撕叫聲,舉起突出來變形的利牙巨口,向著明叔的咽喉“哇”地一聲猛咬過去。

快,實在太快了,由於太過突然,令明叔措手不及,來不及反應,就在這雙複巨眼閃著紅光的骷髏蜻蜓突然伸出的利口要咬出明叔的喉嚨的千均一發之際,“刷”一聲,一道從左面車頂上湯龍士射出來的電光鬼槍的滅鬼電光,不偏不倚,正正擊中這可怕的魔鬼白骨蜻蜓,立時,“噠”一聲,整只骷髏蜻蜓被電光擊爆成一團燃燒著的碎片和白骨肢體,四處飛彈,那可怕的骷髏蟲頭,從明叔的左肩上方飛過,帶著燃燒著的火焰,跌落到車旁下的泛光紫色光水面上,瞬間在茫茫夜雨中消失下沉于水中。

太可怕了,明叔不由整個人呆呆僵住,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天啊,自己放出的神兵法器八卦鏡回來後竟變成一個巨大的地獄骷髏蜻蜓,還差一點就在把他的喉嚨給咬撕出來,如不是湯龍士反應敏捷,自己早就命喪黃泉。

“你沒事吧!明叔!”大雨下,湯龍士在對面說。

“沒事!媽的,太邪門了!”這時明叔才回過神來。

同時,“轟隆隆”隨著一連串震天動地的巨大雷響,整座711號別墅夜雨的黑暗天上閃起了奇形怪狀的如樹枝形,向四面八方伸展開的刺眼的紫色閃電,如一棵天上巨大的魔樹巨網般把包圍711號別墅十幾部警車,警察及明叔湯龍士他們頭上映照得一片紫亮通白,整個黑夜刹間仿佛被可怕的網狀閃電劈個支離破碎。

“嘭,嘭,嘭”巨大的劈雷轟雷的巨大聲浪刹間隨著可怕的閃電如洪水海嘯般直湧下來,“嘭,嘭,嘭”十幾部警車上的所有擋風玻璃,車窗玻璃,刹間被這驚心動魄的震天霹靂雷響震盪得盡數爆裂,碎片如雨點瀑布般四散濺瀉出去,“啊!”所有的持槍警察,都在震耳欲聾的聲浪中震得不是整個人飛上空中就是跌拋落到起伏的水面上,連站在車頂上的明叔和湯龍士,也被震得一齊向後翻滾跌到車後蓋上,雙耳發嗡,幸虧二人及時張開大口,泄去聲浪震力,不然一定震破耳聾。

同時,一陣“哈哈哈………”從四面八方傳來的魔鬼粗重笑聲,從四面八方夜雨空中傳來,隨著陣陣卷起橫飛暴雨狂風中傳來,只聽得眾人魂飛魄散,連聲尖叫,饒是明叔,湯龍士,也被嚇得幾乎心臟爆裂,魂飛九天。

還未等從半空中跌回來及水面爬起身的眾警察反應過來,“隆隆”兩聲,隨著一陣從警隊車隊腳下發出的巨大的破冰爆聲,橫列成一條長蛇陣的警車隊中,有兩處爆起巨大的水花,爆起處附近及上面的三四部警車和十幾個警察,一齊尖叫著在爆起處被巨大無形力震盪得飛上大雨的半空中,發出最後的慘叫聲。

“怎麼回事?”明叔尖叫著狂問,他身旁四米遠的兩部警車和七名警察,被水底下突然爆起的巨大水花震盪得直直拋飛上十幾米高的半空中,天啊,一條巨大高高的圖騰蛇柱,從水花激浪處爆起處緩緩升出水面,天啊,原來是這水底升上來的可怕蛇柱造成的可怕爆炸!

而在明叔的另一邊的爆起水花處,隨著直直被爆氣浪卷飛上天的警車,警察的尖叫,另一條巨大雙眼閃著紅光的圖騰蛇柱,也在爆起的水花中緩緩現出身來,天啊,原來警車隊的下方剛好處於正從魔洞地獄空間升上來的兩圖騰蛇柱陣其中兩條的位置上,那兩處爆炸處,正是圖騰蛇柱升起處,柱上所帶的可怕的無形魔力引發了這兩處的爆炸。

說時遲,那時快,還未等明叔細思下來,一部直直卷上十幾米高的空中警車,已如巨石隕落般帶著車尾的長長火焰,向著明叔所站立的車頂上空直墜下來,一陣急風,已隨車先到直直撲刮到明叔的臉上。

好個明叔,急中生智,一按胸前的飛行翼按開關,“嗖”一聲,金屬翼上噴出兩團長長的巨大白色氣流,一下子使明叔發皮球般直直向後飛彈出所立的車頂。

“轟”一聲,幾乎同時,那從半空中墜下來的警車已和明叔飛離的警車車頂高速撞在一齊,刹間隨聲炸成一片巨大的烈焰火球,亮眼刺得四周一片通白,殘骸四飛,明叔所站的那車內兩個來不及逃不出的司機和警察,當場在爆炸的火海光球中炸成碎片,血肉橫飛,巨大的火球把水面升上來的圖騰蛇柱映個一片通紅。

明叔順勢一調飛行翼,旋轉著直直飛上十幾米的高空中,借著氣壓調節力定下向下一看,天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方圓三堣坐熊策滫x光波波水面上升起的圖騰蛇柱不止兩條,老天,而是幾十條,呈八卦陣從警車隊中,空地中,711號別墅院子花園的水面中,直直緩緩升上來,仿如七十二座浮升出水面的巨塔一樣,在晃動飄舞的夜雨朦朧中更顯陰森詭奇之極!

同時,隆隆隆,燃燒著的711別墅及院子外牆及一些浮在水上的假石山,開始緩緩從水面上沉下去,天啊,這泛光閃閃的紫光水面開始要變成真正的水世界了。

“快離開水面,要下沉了!”明叔連忙對著下方混亂成一片的警車警察他們大叫,他們還站在水面上,不知這水要變成真的呢!

“太遲了,傻瓜!”一個陰森的聲音突然在明叔的背後響起,明叔轉頭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全身驚呆住,天啊,他看見的是面無表情,陰森森地披著大衣的黃祥馬局長不知什麼時候竟懸浮在他身後的夜雨半空中。天啊,面無表情的黃局長可是沒有飛行翼的,而且,全身還閃起起了冷冰冰可怕的紫色光芒,“刷”一聲,一個可怕的紫色光輪,從黃局長的頭上後背閃起,一個象古埃及法老王一樣可怕幻影,半隱半現在光輪上顯身,天啊,黃局長的雙眼閃起了刺眼的紫光。

“你是阿古沙沙…….”驚恐萬分的明叔突然發抖地道,同時,一種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怖直覺,象冰冷的刀鋒一樣襲遍他全身,他發夢也想不到,原來阿古沙沙神靈竟附在黃局長的身上。

“哈哈哈,傻瓜!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我怎麼會突然由不信衛英軍變成一個信神信鬼的警長,還調動如此大隊的警察甚至王牌飛虎特警隊來擒拿世高雄,好象打一場大戰仿似的,捉一個逃犯用這麼大陣仗?你們上當了,哈哈哈!”黃局長發出一陣陰森森有回音的魔鬼笑聲,在夜雨的半空中顯得更加可怖。

“那些閃電,都是你的威力?怪不得我們一來這堙A就閃電大雨,死亡連場!”明叔提起劈邪寶劍,緊張急道。

“哈哈哈,其實我讓你們這群超笨來,是為了顯示本天神的無邊魔法,讓你們見識見識一下我的魔天九法壇城,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哈哈哈!”雙眼閃著紫光的黃局長突然懸浮在夜雨中一說完,“刷”一聲,發著紫光絢麗的雙魔眼隨著一陣可怕的電流聲射出兩道刺眼變形的蛇狀紫色電光,穿過黑暗的大雨空中,“刷”一聲,正正擊落在驚呆中的明叔臉上。

“啊!”明叔立時發出一聲慘叫,臉上閃泛起一大團電光擊後泛散出去的紫色光絲線網,紫色光絲泛散過臉部之後,天啊,明叔的臉孔竟變成了一具可怕恐怖猙獰的紫色的金屬臉孔,同時,泛散到頸部胸部的紫色光絲如泛散出去的漣漪一樣,迅速向全身及身後的飛行翼擴散過去,光絲所過之處,全都閃起奇異的紫光,紫光閃爍後,天啊,竟變成可怕象甲昆蟲一樣的紫色鱗甲身軀,並變形出一些尖銳的角甲出來,當紫色的光絲如水波般泛散過明叔的全身後,那身後掛戴著的飛行翼在紫色電光泛散閃過後竟變形成一張巨大的紫色蝙蝠翅膀,閃發出陣陣可怕的冰冷紫色金屬光芒,和身體合二為一,而明叔,則變成了一個紫色光芒,猙獰得象金屬和昆蟲甲殼組成的金屬鱗甲惡魔天使,那可怖嚇人的金屬臉孔上閃出了前所未有的猙獰邪惡的氣息,那雙紫色冷冰冰的金屬眼也刹間閃起刺眼的血紅血紅的如燈籠般的強光雙眼。

“我改變的主意就是用我的九天魔幻天使法,把你變成蝙蝠金屬魔天使,變成阿古沙沙神靈身邊最具威力的黑暗護法神魔,法力無邊,兇惡無比,最最邪惡的魔鬼墜落天使,哈哈哈!”阿古沙沙神靈附身的黃局長指著已變形和飛行翼一體,變成金屬人魔的明叔,陰森森道。

“主人,有什麼吩咐!黑暗護法蝙蝠神聽從大神的命令!”天啊,長著紫色蝙蝠巨翅的明叔身軀竟變成了一副佈滿磷甲觸角般可怕的藍色盔甲金屬一樣的紫色金屬人,手上那把閃光寒寒意的劈邪寶劍變成了一把巨大象昆蟲巨爪一樣的紫色長刀,尖銳的彎形三尖刀角口閃出了前所未有的可怕魔氣,臉上那金屬明叔臉孔在紅光雙眼中更顯嚇人。

“蝙蝠黑暗護法神,把下麵的警察給我通通做掉!哈哈哈!”阿古沙沙神靈附體的黃局長陰森森發出指令,他頭後那光輪中若隱若現的古埃及法老身影也發出陣陣邪惡的笑容。

“是,主人,!”變成可怖異常的蝙蝠金屬護法神魔的明叔發出一聲長長的恐怖嚎叫聲,“忽”一聲,揮舞起後肩上的兩對巨大的紫色翅膀,飛上夜雨的半空中,繞了一個大圈後,“傲”一聲,向著下麵已沉浮入紫色水面中,在半沉半游泳的警察局和車子俯身飛撲下去………………….

 

在那下面的紫光水面中,那些跌到水面上的警察,爆炸起火的警車,在那可怕的水花爆浪中升起的圖騰蛇柱拋起的水浪下,穿著飛行翼的湯龍士措手不及從翻起的車子上跌到水面上,身邊的遠處,一部從高空墜下到水面上去,濺起一大團高高的白色水花,身邊左面,另一部從高空墜下到水面上的警車炸起爆成一團磨姑狀的火焰,將幾個來不及逃出的警察吞沒入可怖的爆炸火球中,碎骸亂飛。

“媽的,活見鬼!”跌到漂浮紫光泛泛的水面上的湯龍士望著四周一片混亂的情景,還有那些冉冉從水面上升起的巨大圖騰柱,一些紫色的閃光水浪,如瀑布水花般從升至水面已有三四米高的蛇石柱頂部瀉下,極之雄壯。

湯龍士定神向711號別墅的方向望去,天啊,烘烘燃燒的711號別墅及附近的外院牆頭山石,正在紫光閃閃的水面全部緩緩沉下去,而更多巨大散佈在四周水面上,升起了更多的圖騰蛇柱,石柱在陣陣自其身上瀉下的隆隆水浪白花中顯得更加壯觀,天啊,足有幾十條之多,同時,他隱隱約約可見院子媯等水面的正中央,有個隱約閃著紫色強光的平臺似乎正緩緩升上來,天啊,從大片大片在水面上泛翻滾成一個巨大,足有幾十米寬的圈狀水花巨浪來看,一定是個比圖騰蛇柱大得多的巨型建築。

這時,他突然想到,假如711號別墅所在水面會下沉不再象剛出現時那麼有奇異的浮力,那麼,他腳下的水面呢?

還未等他想完,突然,腳下一空,水面的突然浮力消失,湯龍士已整個人尖叫著沉入水中,同時,他耳邊也響起了四面八方警察警車失足跌落水中巨大水聲和尖叫聲,天啊,全部都下沉了………….

一下子湯龍士已直直下沉到水中三四米的深處,在一片紫色透明的渾亂水中,到處都是四處亂散的泡沫,刷一聲,只見遠處水深處已整幢沉入水中的燃燒著的711號別墅中,一個全身燃燒著手提火劍的白骨骷髏劍士,已發出恐怖的嚎叫聲,從燃燒著的房中破牆而出,飛入到一片紫色的水底中,揮舞著手中的火劍,在水中劃出一條長長散開到兩邊的白色水花,高速向著湯龍士這堶號C猛撲過來!天啊,猙獰的白骨骷髏臉上,雙眼還閃起了刺眼的紅光,在一片紫色的水底中顯得駭人之極!它要從水底下飛過來劈死湯龍士!

說時遲那時快,湯龍士急急舉起手中的電光鬼槍,一扳開關“刷”一聲,在水中射出一道紅色蛇形強光,穿過紫色黑暗的水中,正正擊中已飛撲到離湯龍士不到五米距離的水中,轟隆一聲,立時在水中炸起一個火球,連同卷起的巨大四散的紫色水花球浪,在紫色水中刹間映個一片通白!白骨骷髏劍客,也在火球中炸個粉身碎骨,白骨在水中帶著火焰四處旋轉著飛彈開,在浪花中嚇人之極!火球卷起的巨浪殘骸沒頭沒腦地向著湯龍士直淹過來!

同時,湯龍士急中生智,一按胸部的飛行翼開關,立時,“刷”一聲,飛行翼兩邊中部噴氣筒瞬間在波光泛泛,一望無盡的巨大紫色水底世界中噴出兩道向下高高濺起的長長氣壓撞擊的巨大的長長十幾米長的水流,借著這兩條巨大瀑布般的白色水流反衝壓力,湯龍士如點火一飛沖天的火箭,直直向上高速穿過三四米的水底世界,從泛著紫光漣漪的奇異水面中破水而出,卷沖出一圈四散的浪花,直直飛沖上六七米高的夜雨空中,避開了那爆炸沖過來的殘骸衝擊波。

他飛上半空中定下向下一看,只見因緊閉車門而緩緩半浮半沉于水中的警車,裝甲車車頂上,全是跌落水中爬回上車頂的警察,四周的水中,全是肢離破碎的警察浮屍和下沉的車子,還有在水中游泳尋找浮物支撐的警察,連綿二十多米的水上,一片混亂,而那些從水面各處升起的圖騰蛇柱,已全部升起於水面上,它們全部都高達五米,在大雨沐浴下散發出陣陣妖異的詭光。

“他媽的,怎麼這媗雃角@條湖?”幾個在水中漂浮的警察游到因後車門緊閉而仍然飄浮在水面上的裝甲車“我估計我們剛才又死了十幾個兄弟!”

“小心,別上來太多,我怕這車承受不了會沉的。”湯龍士降到車頂上,尖叫著對幾個靠上來的警察叫道。

“你他媽的太自私了,你不可以飛走嗎?”那幾個警察反罵回他。

“哇”一聲,突然,前方的夜雨上空中傳來一陣可怕的吼叫聲,令人一聽不由肝膽爆裂,湯龍士連忙一個轉身向前方發聲的半空中望去,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湯龍士魂飛魄散,天啊,他看見十幾米的夜雨半空中,明叔竟變成了一個全身閃著紫色強光,長著一雙蝙蝠巨紫翅的金屬甲蟲外殼的飛人怪物,揮動中手中那把妖異的蟲形長刀,向著自己所在這條二十多米長佈滿落水警察水面的車隊直線飛撲過來,天啊,它的雙眼還閃起了刺目的紅光!

說時遲,那時快,變成紫色黑暗蝙蝠天使的明叔已隨聲嚎叫,在飛行中一個泰山壓頂,高高舉起手中的閃著紫色妖光的妖刀,一聲吼叫,對著下方二十多米,連成一條直線混雜著浮屍和游泳警察車隊劈下去,“烘隆”一聲震天巨響,妖刀隨著明叔的劈下幻劈出一條巨大十多米長的可怕刀形狀的魔火烈焰團,向著尖叫著在水中的二三十個警察飛舞劈下去,天啊,簡直就像是一條可怕的火海魔龍直壓下來。

見勢不妙的湯龍士立時飛身一按開關,“刷”一聲,噴氣筒噴出的最高氣壓白色氣流使他如離弦之箭,“嗖”一聲飛離這成直線漂浮于水中的車隊警隊中,直直飛竄到幾十米遠的西面的圖騰蛇柱柱頂上。

就在湯龍士飛身脫離開車頂的刹間,那可怕的巨大妖刀形狀的巨大火焰已直直劈入到這二十米長長的警車警員水面上。

立時,“轟,轟,轟”巨大火焰刀所過之處,炸起無數道向兩邊高高濺起的達十多米高的巨大水花海嘯,幾個在車頂上舉槍向上砰砰開火的警察,刹間在火球光中淹沒,全部幾十名警察,浮屍沉車和浮車,刹間被巨大的火焰吞沒,然後“轟轟轟”地在盡數在火焰中無形魔力上盡數爆炸,炸成無數碎片,殘骸,斷槍,四處濺飛,整隊警察警車全部隊員,刹間在黑暗護法邪神的火焰勁爆吞沒中全部炸個形神盡滅,被明叔妖蟲刀劈出的巨大火海全部消滅。

隨著火焰,火海,及爆炸過後帶飛的殘骸灰土,碎片及巨浪四處濺下來,那變成金屬魔鬼飛人的明叔獰笑著旋轉拍動著身後的雙翼,飛至南面一蛇圖騰柱頂上,發出陣陣邪惡的妖魔笑聲,天啊,火焰巨刀劈過的地方,滿天空都是夜雨飄飛下的火星,火焰,殘骸,水花,仿如剛經過一場猛烈的戰火洗禮一樣,翻騰的水面上全是不息未伏的浪花水泡白頭浪,在瀝瀝的夜雨下顯得陰森恐怖異常。

 

同時,隨著七十二條圖騰蛇柱在紫光泛泛魔水水面上的升起,整幢711號別墅全院早全沉入水中,整個波光閃閃的水面變得汪洋一片,方圓達三堣坐滿A在大雨下夜風中仿如地獄魔湖一樣。

就在變成黑暗邪神的明叔用火焰巨刀殺死水面上的所有警察的刹間,在汪洋一片,處於七十二條圖騰蛇柱八卦陣包圍中央的水面,隨著一大片一大片面積巨大如足球場的翻浪水花,一個巨大的閃閃發光,全身閃滿閃光的圖案,燈火的巨大的金屬平臺,已冉冉從翻騰的水花中升起,塔臺的中央,騎著帕沙沙怪獸的巫師杜拉爾正舉著骷髏魔杖,在火焰中飛舞杖頭,念念有詞。

“刷”一聲,一團紫色火焰,不可思議地從黑暗的夜雨空中飛落到這剛剛升出水面的梯形平臺上方,在嘩啦啦的夜雨中,火焰中可以見到恐怖的黃局長閃光的身影,天啊,是附在人身上的阿古沙沙神靈。

這全身閃滿紫火,頭後隱隱可見一光輪中有古埃及法老像的可怖的黃祥馬局長陰森森地飄落到巫師杜拉爾的面前。

“主人,偉大的黑暗邪神圓曼荼羅壇城的時刻已經到了!”杜拉爾連同騎著的帕沙沙妖物一齊向著黃局長跪下,陰森禮拜。

“不錯,我的九天魔法大城之身現出時,所有的神靈魔靈都會發抖的,我的九天魔法會讓全世界所有生靈都陷入恐懼中,我是靈界空間的天神,不過,杜拉爾,我感覺到,上次那個西藏喇嘛又來了,不過,這次,本大神要親自收拾他,我要把他的靈魂形神盡滅,杜拉爾!”黃局長陰森森地舉起手指著杜拉爾。

“是,主人,有什麼吩咐?”

“我要進入塔身化身為擁有九天魔法的地獄邪神。在我進入這地獄寶箱後,你和蝙蝠護法神要幫我擋住阿贊剛普,不要讓他進來破壞我化為偉大的圓曼荼羅壇城!”全身閃著紫色火焰的黃局長一說完,用手指著腳下下處於平臺中心一塊直徑達一米圓形金屬門一指,“撲”一聲,金屬門柔和地分兩半向左右打開。

天啊,金屬門打開後,一個烘烘燃燒的紫色火海世界,在井口堛熄蟧O世界內顯現出來,火海中發出陣陣烘烘巨響,還發出陣陣千百萬魔鬼的邪惡嚎叫聲,杜拉爾隱隱見到,火海中某樣巨大的可怕東西在蠕動著,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懼,一些可怕的巨大的黑暗邪惡氣息,從井底下世界中散發上來,這個由他親手從西歐帶回來的潘多拉巨盒遠比他想像中可怕,連一向好勇鬥狠的座騎帕沙沙,也不由自己地的後退。

這寶盒他從西歐的一個魔鬼教偷來時才很小,想不到在大搖山的魔洞空間堨b年,已變得如此巨大不可思議,這時杜拉爾才明白,魔盒的力量遠比他想像中強大可怕很多。

“刷”一聲,全身閃著紫光的黃局長隨著井口的打開向著下面的可怕的紫色烈火世界飛沉下去,一下子便消失在井下的火海世界中,同時,“撲”一聲,金屬門不可思議地自動合上,巨盒堛漕葩c火焰,已瞬間消失于杜拉爾的眼前。

“天啊,我是不是已經打開了地獄之門了?”杜拉爾舉起魔杖,發抖自言。

 

當變成恐懼的黑暗蝙蝠金屬邪神的明叔獰笑著舉著妖蟲魔刀飛上一圖騰蛇柱的刹間,那離他有十多米遠的站在另一邊圖騰蛇柱上的湯龍士,立即快如閃電舉起手中的巨筒電光滅鬼槍,瞄準在茫茫夜雨中的獰笑的紫色黑暗天使明叔,一扳開關。

“達隆”一聲,隨著一聲穿透夜雨的可怕槍聲,湯龍士手中的滅鬼電光槍,已射出一道耀眼奪目的彎曲電光,劃穿過黑茫茫然的夜雨半空,“轟隆”一聲,正正擊中那蝙蝠金屬護法神的明叔後背,立時爆炸彈起如瀑布般傾盆向四周夜空彈起的長長的火花流星密雨,火焰,閃亮整個方圓三堛熊策滮繾惜W。

在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的火光煙花中,“傲”一聲,帶著燃燒受傷後背的金屬飛人明叔發出一聲恐怖膽人心寒的吼叫聲,整個人在火光中不停地向夜空中連續翻滾七八個跟鬥,一直翻到蛇柱頂上空十幾米的半空中再一個急轉身,在半空中懸浮住,大片大片的閃光的紫色血液,從後背中飛出,如噴泉般在夜雨中高高向上飛起後落下去。

幾乎同時,“哇”一聲,帶著燃燒著火焰的金屬飛人明叔發出一聲裂人肝膽的吼叫聲,手中的妖刀,已快如閃電,一刀對著下方站在蛇柱頂上的湯龍士劈下去,可怕的黑暗護法神開始反攻了。

“轟隆”一聲,向下的妖蟲刀刹間劈化出一把巨大二十多米長的妖蟲刀狀的火海巨龍,如泰山壓頂,火山爆發般發著隆隆巨響,雷霆萬鈞般強光萬道向著下麵站在柱頂的湯龍士直壓下去,“轟轟轟”蛇柱下方的紫色水面因抵受不了火海巨刀劈下來的巨大無形勁力而爆起在蛇柱左右兩邊,高高爆起的幾十道十幾米高的水柱,雄壯可怖之極!

“不”湯龍士尖叫著想飛走,不過可惜已太遲,在他頭上方烘烘燃燒如一座巨山壓下來的萬道火光的火海巨刀在未劈入他身上之前的一刻,從刀海上散發劈下來的猛勁刀風,把他身上的後背的飛行翼打得“噠,噠,噠”自動炸裂,整個人的驚呆神情連同身軀,被這股巨大的無形勁力當場劈開血淋淋的左右兩半,血淋淋的人血內臟四飛上半空中向左右飛開,接著,烘隆一聲,火海熊熊的火刀,已同時把他吞沒,左右兩邊裂彈開的身軀在火海中,轟轟轟,盡數炸個粉身碎骨,形神盡滅。

巨大的妖蟲火海巨龍,順勢劈沒過三條圖騰蛇柱,直直劈入到下方紫光泛泛的水面上,“轟轟轟”火海巨刀劈入的水面所過之處,立時爆炸卷起幾十道向外散射出去的巨大的水花海嘯巨浪,仿如成百上千枚轟炸的炮彈爆炸一樣,那三條圖騰蛇柱也在火海巨刀所過時,“轟,轟,轟”地自動在火光中爆炸,炸成千千萬萬塊碎塊,在火光巨浪中四處濺飛,觸目嚇人之極!

“哈哈哈………..”把銀狼捉鬼隊隊長湯龍士劈個形神盡滅後的黑暗蝙蝠人明叔立起妖蟲巨刀,在夜雨半空中閃起血紅血紅的恐怖雙眼,發出陣陣陰森森森的獰笑聲,而火焰刀海過後的水面上,泛沫著一大團一大團白色水花和佈滿蛇柱碎塊的水面,如沸騰般翻滾著向外擴散,久久仍未平伏下來,可見剛才妖刀劈出的火海巨龍的威力之巨大。

“哈哈哈,阿古沙沙神靈是不可戰勝的,哈哈哈………”變成蝙蝠護法邪神的明叔陰森森吼叫,呵——呵——呵,同時,在夜雨中,它那雙眼紅光的可怖冰冷的紫色金屬臉孔上,還發出了穿透夜雨有節奏的巨大呼吸聲,冉冉從夜雨半空中如天兵天將下凡般降下來。

當蝙蝠黑暗護法神明叔降到蛇柱頂上,不知為何,雨開始變小,陣陣帶著怪異香味的山風,冉冉自西邊的夜雨半空中吹過來,當當當,天啊,蝙蝠紫金護法神明叔手上的紫色妖蟲刀頭上的銅鈴,竟不可思議地自動相互撞擊,還發出陣陣刺耳的鈴聲,同時,它那全身紫色盔甲殼身軀上的所有尖角,都“錚錚錚”地如警鳴般不可思議地瘋狂響起來,這是警告的魔鳴,明叔不由猙獰地閃起發光的紅眼,轉頭向西面夜雨半空中望去,但卻只見到茫茫然一片夜雨,一個人也沒有。

當當當,錚錚錚,妖刀上的銅鈴,盔甲上的觸角,響得更快更厲更刺耳,蝙蝠護法神明叔已感到,一股強大的敵人煞氣,在西面的夜雨半空中如滿天大雨般散發而來,魔刀魔甲能感應到敵人來前的巨大氣息而發出更響的鳴叫。

“阿贊剛普那個臭喇嘛要來了,蝙蝠護法,你一定要殺了這個臭和尚,它是地獄來的惡僧,神靈的敵人!”在那升起的巨大的潘多拉塔箱平臺上,巫師杜拉爾舉起魔杖陰森森向遠處的明叔喝去。

“神靈的敵人通通都要死,現形吧,臭和尚!”舉起閃著可怕的發紫魔光妖蟲刀的明叔猙獰地向著四周的夜雨黑暗半空中厲聲叫道。叫聲在聲中暗運魔咒力,向四周散去,若是常人聽到,立時經脈自爆,神智發狂而當場暴死,可惜,卻仍然發現不到敵人,聲音發出後仿如泥牛入海,一無所獲。

咚,咚,咚,四周的夜雨空中,突然隱隱約約響起一陣陣飄渺的佛寺木魚誦經聲,同時,隨著這陣若隱若現,似有似無的佛音經聲,下著黑暗夜雨的天空突然莫明其妙地漂灑起滿天鮮紅鮮紅的蓮花花瓣,不可思議地從整座大搖山的夜空中紛紛揚揚如下雪般飄落下來,天啊,這可怕的魔湖天空,竟下起的怪異神奇的佛花花雨,把整個魔湖沐浴其中。

同時,陣陣藏密的強大金剛煞氣,自滿天冉冉在夜雨中隨風飛舞降下的千千萬萬片蓮花花瓣,向著圖騰蛇柱陣及升上水面的潘多拉巨箱平臺散發下來,刹間蝙蝠護法神明叔全身甲殼身軀及手持妖刀,如發瘋般不受控制地狂搖狂鳴,金屬邪神明叔立時全身形神貫注,抱刀于胸前隨時出擊,它已刹間從身邊如鵝毛般的飛舞旋轉的漫天花雨中感覺到,一個道行高不可測的敵人法力已四面八方向它湧來,整個魔湖,已刹間都是飛舞的花雨。

“刷”一聲,突然明叔背後六、七米遠的半空中爆出幾百朵鮮豔奪目的黃色金蓮花,一個雙手合十的喇嘛身影,在爆開的幾百朵黃金蓮花中現出真身,腳踩蓮花台,手結法曼羅印,在黑暗的夜雨中隨風飄來,正是阿贊剛普大法師,在夜雨中顯出金剛法相威勢!身後的高空夜雨中閃出陣陣手提寶劍的金蓮護法神的金光幻影。

“哇”一聲,變成惡魔的蝙蝠護法神明叔發出一聲沉重的魔鬼吼聲,整個人揮翼飛身轉上,人借翼勢,翼借風勢,風借刀勢,已快如閃電飛身躍上那在四散飛開的蓮花中現出身來的密宗上師阿贊剛普的頭上方的空中,一個泰山壓頂,舉起手中瘋狂鳴叫當當作響的妖蟲魔刀,對著如駕雲般踩在蓮花臺上的阿贊剛普頭上方直劈下來,銳烈的刀虹淩空掠出十幾米長,所過之處的金蓮花轟散炸碎,發出轟轟急響!

快,實在太快了,隨著四周在夜雨中金蓮爆碎壯景,明叔手中的妖蟲刀,已快如閃電近身劈在了阿贊剛普的頭部,“轟隆”一聲,頭刀相撞,發出巨大可怕的撞擊聲,劃破夜空,刹時間相擊處炸起一圈奪目的金光漣漪,散出萬丈光芒,散射出由阿贊剛普頭部發出金光,刹間四散而開,如洪水般擴散出去,將二人刹間吞沒入耀眼的金光中,足足擴散達一堣坐j,把整個魔湖水面照入一片金光明燦中。

“啊!”被二人相擊閃爆出的光明金光照中的巫師杜拉爾發出一聲慘叫,全身閃冒起一團妖異的發光白煙,天啊,他更看見一個巨大足有三層樓高的恐怖的三頭六臂的怒相金剛神將手提神兵的幻象在山搖地動的金光中若隱若現,作出護法降魔的舞姿,天啊,難道這是西藏傳說中高僧修練出來的本尊護法神顯靈?

這當場嚇得杜拉爾尖叫一聲,甩起大黑袍掩住頭部,飛身臥倒,不過,他身旁的帕沙沙這頭半骷髏半昆蟲樣的怪獸就沒有那麼好運氣了,當場被光芒四射的光明金光照中,立時,“嘭!嘭!嘭!”全身爆閃起幾十道連珠炮式的電光神咒,“轟”一聲,在金光神光的無形神力下,爆起幾十道電光的帕沙沙當場在電光中炸個粉身碎骨,燃燒著的碎片如雨點四散落到平臺上,冒出一大團白煙,死回原形,在白煙過後,變成了幾十隻肢離破碎燒焦的帕沙沙木偶於平臺上,原來這怪物是由幾十隻木偶變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