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隨著陣陣“嗚嗚嗚”的刺耳警車聲,司機明仔和龍華所開的警車吉普已一馬當先沖上那蜿蜒向上,伸向711號別墅的公路上,雨開始變小,吉普帶著身後十幾部閃爍著刺眼警燈的警車,朝著山上的711號別墅急疾而上。

向上轉了個彎,司機明仔已在轉彎口中看到私家公路盡頭處的711號別墅半掩半映在轉彎口邊向上山坡叢林中,天啊,在夜雨下,整幢711號別墅變成了一幢燃燒著的火海別墅,烘烘火光把別墅一帶的山林映個一片通紅,好象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火洗禮的戰區一樣,天啊,堶悸眯w出了大事了!

“天啊,這堣ㄛO打過一場仗吧!”明仔不由叫道。還未等他清醒過來,隨著一陣突然在前方響起的“隆隆隆”的飛機巨響馬達聲,接著鋪天蓋地被機風刮起陣陣急石飛葉斷枝,沒頭沒腦地連同卷掃而起的雨水,沒頭沒腦地兇狠地拍打在前窗接風玻璃上。發出陣陣膽人心肝的可怕撞擊聲!

明仔不由尖叫一聲,整個身子向後仰倒,同時,整個人不由自主地本能地刹車停下,幾乎同時,一架旋轉著巨大抽風機般轉翼的閃著點點燈光的直升機,如天降奇兵一樣從前方的叢林中飛突出來,天啊,阿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在飛沙走石的鑽出來的直升機竟是打橫臥飛過來的,機翼轉動著貼著公路向著自己的座車疾沖過來,天啊,離自己的車子竟然才只有五、六米的距離,“隆轟”一聲,這打成九十度橫臥著飛行的直升機如一頭巨大的空中閃燈怪獸一樣,揮動著那轉輪般吹刀巨大機翼,如一把劈斷一切,摧枯拉勢的風車一樣,豎豎地向著阿明的吉普車前蓋劈過來。

快,實在太快了,太突然了,還未等明仔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轟刷”一聲,整塊擋風玻璃已被豎豎直劈過來的機翼卷起巨大汽浪轟個盡數爆裂,同時,“達卡”一聲,豎著貼著公路巨大機翼已如一把巨大的電鋸一樣劈入車前蓋中,刹間在尖尖響起可怕的金屬嘯聲濺起一大團,一大團,向兩邊高高濺起的巨大電火花浪,刹間把周圍幾十米的樹林照個一片通白嚇人之極!

說時遲,那時快,車後座的龍華叔已快如閃電一個飛身,破窗而出,帶著如濺飛的碎片,飛落到左面的公路山林中。

“達隆隆”同時一陣可怕的聲音響後,如巨大電鋸一樣的機翼已把車前蓋整個轉劈開一個大坑洞,濺起如滑浪般沖天飛起十幾米高的巨大電火花,快如閃電向著車內尖叫的明仔的臉蛋兒劈去!

快,實在太快了,還未等明仔來得及尖叫,“隆轟”一聲,發著巨響轟咆的直升機翼如一把巨大的風車一樣,隨著一陣前所未有可怕的人骨撕裂聲和慘叫聲,明仔連同車頂車身,刹間被電鋸般高速轉翼劈打成兩半,血肉骨頭連同殘鐵碎片,如瀑布下雨噴泉般血肉橫飛,在臨死前的一刹間,明仔看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恐怖景象——在左邊打橫飛著直升機的機艙內,一個全身閃著怪異紫光的象金屬一樣的骷髏昆蟲一樣人形怪物在成九十度的駕駛艙內向著他發出陣陣惡魔獰笑聲……………….

在那緊隨其後的一部黑色裝甲警車上的胖個子司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他聽見前方夜雨公路上突然響起一陣震天動地的飛機轟鳴聲,刹間飛沙走石,飛葉斷枝被機風吹得四散而起,滿天飛舞,仿如龍捲風到來一樣!還未等他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前方六七米遠那一馬當先的吉普警車已在一連串的“卡隆卡隆”的尖銳巨響中刹間由頭至尾,濺起兩道如激浪般耀眼的長長電火花,由頭至尾刹間移過,“刷隆”一聲,一把巨大轉動著巨大轉翼,旋轉著無數電火花連同一部在樹叢中打橫側成九十度角的飛過來,全身閃爍著可怕指示燈的直升機,在直直劈開吉普車兩半後,露出身來,直貼著公路,向著胖子這裝甲車直飛撞過來!

“該死!”那胖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他急急本能地急踩刹車板,同時打盡右方向盤,急速把車轉向,直劈橫飛過來的可怕的機翼從他駕駛的車旁的不到一釐米的空中豎直劈過,不過,雖然胖子司機險過剃頭地避開的機翼的直劈,但卻不受控制地向著那機翼左邊那象雜技飛行一樣,橫臥飛來的直升機的機身撞過去!

“不!”那胖子發出最後一聲慘叫,那閃爍著可怕的盞盞燈光和巨響的橫飛的直升機機頭透明機艙已借勢迎面撞過來,在臨撞前的一刹間,天啊,胖子看見機艙內駕駛座上是一頭象異形一樣可怕醜陋,頭部一片紫色金屬的怪物在獰笑著握著方向舵,天啊,它獰笑著把機頭撞過來,刹間撞過來變大的玻璃機窗上全是人血,可怕的人血…………….

“轟隆”一聲,直升機的機身和裝甲車刹間高速撞在一齊,刹時,隨著一聲前所未有的巨響炸成一個巨大的火球,整部裝甲車在火球中被炸成前後兩半,後半在巨大的爆炸汽浪中直直飛沖上五米多高的高空中,幾個燃燒著全身坐在裝甲車堛甄霽U子長槍狙擊手,全身帶著火焰的從半空中飛出車外,發出最後慘叫聲,瞬間被爆炸而起擴散的火海吞沒,直升機也在火海中炸個粉身碎骨,整副巨大可怕的旋轉機翼,如脫弓而出的巨大風車一樣,旋轉著高速從火海中飛出,由豎直飛轉變為橫向飛轉,“轟隆”一聲,橫著飛轉的巨大機翼如一把巨大的剪刀一樣,發著巨響直直劈入到緊隨在裝甲車後面的另一部警車中。

“刷隆”說時遲那時快,機翼已閃電般打橫劈入的這部倒黴的警車座位上,如摧雷開山般火花四濺,車身劈斷,警燈炸裂四飛,火花閃過後,直升機機翼冒著可怕的白煙停卡在這警車車內後定下,隨著白煙散開,天啊,四個在車內的警察早已全部被劈飛掉人頭,剩下四具無頭之軀坐在車內,頂著停卡在他們斷脖子上方伸出車外的巨大的長長機翼,鮮血如噴泉般四濺,翼上一片血紅,由於太快太突然,這四個被劈飛掉人頭的警察根本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仍憒性用無頭之軀駕著車,踩著油門,“轟”一聲,滑行撞入至前方已陷入烘烘火海的烈火直升機和裝甲四的殘骸中,再“轟”地一聲炸起一個耀眼的火球熔入到烘烘長達十幾米的火海中…………………..

 

在瀝瀝夜雨下的大搖山山底,一輛銀白色高科技的半開蓬的貨車正在公路上急速疾行,在公路兩旁的紅色泛光燈映射下一片血紅,不知為何,車內的明叔發現這條前往711號別墅的途中路上,一輛車影也見不到,他預感到有些地方不對勁。在車頭開車的是他的侄兒,阿金。他和另外三個人正在後面的車箱娷\弄著各式各樣古怪的電子儀器。左右兩邊是超薄的平面電腦熒光屏。

只見這三人全都身材高大,他們全是三十左右的白種人金髮大漢,當中一個面形尖削叫湯龍士,是三人的首領,大鬍子叫大衛,小鬍子叫維白文,他們全都神情嚴肅,身穿著銀白色銀色連衣褲,戴著超COOL的黑超墨鏡,仿如科幻電影堛熒s潮宇宙戰士一樣,他們的胸衣上鏽著一頭猙獰的狼頭張牙舞爪的標誌,他們就是明叔專程請來據說在英國大名鼎鼎的銀狼捉鬼敢死隊。

大鬍子大漢正在轉動著一把針狀半米高的儀器,隨著他一按針狀儀器底部的按紐,“撲”一聲,這針狀的機器自動向上伸展出一個原先折疊在針柱上的雷達網,雷達網上迅速張開六個扇形網葉,圍繞著柱頂指示燈轉展成一個袖珍的雷達網。

“這是我們銀狼捉鬼公司的最新開發的產品,ASD3400捉鬼雷達,它可以顯示鬼怪的位置,並掃描周圍五公里的範圍”這個神情傲慢的大衛得意洋洋地叫“精確定位,它是鬼怪們的惡夢!哈哈哈!”

“也是我們實行精確打擊的指引器!”那個首領湯龍士得意洋洋地舉起放在桌上的一枝巨大的高科技筒狀長槍。

“這又是什麼槍?”明叔不由冷笑問。

“W87電光鬼槍,它是用鬼怪最害怕的負離子電源加上我們特殊設置的各種電能而射出可以刹間殺鬼滅妖的高強電光!”湯龍士冷笑道“曾經在英國有一個僵屍王,在一個狂風暴雨的晚上,帶領十七個兇惡的吸血僵屍,在我和美女尋歡作樂的時候偷襲我,但給我在床上舉起電光滅鬼槍,在三十秒內把這群僵屍殺到一光二淨,我的殺妖英姿使那個美女決定以後為老子免費服務!”

“你說過這次行動免費!”明叔不由緊張起來,他請他們來時他聲稱免費,但這三個傢伙看上去象隨時改變主意的小子,根本不可信,他以為湯龍士在暗示要給錢。

“不要怕,放心吧!我不會臨場要錢,不過,等一下到了戰場!”湯龍士邊說邊取出一個DV,“記住叫你的侄兒拍下我們的殺鬼錄像,送去你們的各個電視臺上放映,到時我就會變成第二個陳冠希,殺盡全城美女,哈哈哈!”

“這個沒問題,對了,這個又是什麼?”明叔發現這支銀狼捉鬼隊帶來的一大堆電子儀器中居然有一個類似防空導彈的架座,座上豎著向天空掛放著十幾枝只有三十釐米長的導彈玩具。

“這不是玩具吧?”

“不是,是我們的絕招,我叫他做戰斧鬼王彈,每枚戰斧鬼王彈可以在捉鬼雷達的指引下對飄游的惡鬼,進行精確的定位空中打擊,只要它一擊中那些人眼看不見的邪靈笨鬼,立時就會炸成一個火球,鬼靈之類的東東會被炸得形神盡滅,哈哈哈,它是所有妖妖魔鬼怪的惡夢,只要雷達一發現目標,我一按電腦開關,戰斧鬼王彈就可以射出,而且還可以隨著鬼魂移動而進行更正目標追蹤,沒有妖怪可以逃得出它的手心,英國的妖魔鬼怪對我們的鬼王彈是聞風喪膽啊,怎麼樣,是不是聽得全身都呆住了,只會尖叫,哈哈哈!”

“這麼厲害,不過,兄弟,妖魔鬼怪這類靈體的東西有些是我們無法想像的,你還是小心一點為上!”明叔冷笑。他發覺這三個傢伙似乎越來越不可信。

“小心為上,對笨鬼說吧!現在是什麼時代,老東西,是二十一世紀,是高科技太空電腦時代,我們捉鬼行一定要懂得電子戰,信息戰,等高科技技術,不然怎麼可以打得那些妖魔鬼怪落花流水,哈哈哈,你們中國人那些什麼符紙,桃木劍,照妖鏡,太落後了,已不能適應新時代的人鬼大戰新要求。”

“很快,你們全城的捉鬼居士,和尚通通都要失業了,我們將要獨佔你們的捉鬼市場,我們打算在你們這堣W市,我們要成為全世界上第一家上市的捉鬼公司!哈哈哈!”另一個小鬍子維白文也得意地笑了起來。

“好,到時我一定會買你們的股票!”明叔不由搖頭笑了起來,他希望這三個傢伙可千萬不要外強中乾,等一下不要被鬼怪一擊就完蛋

“對,我保證我們的公司股票會象火箭一樣直線上升,到時候,你想不發也不行了,老兄。”湯龍士還邊說邊拍了拍明叔的肩膀。

幾乎同時,貨車已急急駛到大搖山入口處,在一片路燈燈光沐浴下一片紅茫茫的公路旁,只見前方轉彎處一突出的岩石上,在一片夜雨的迷霧中,只見一個戴著高高僧帽,身穿紅色架紗的西藏喇嘛,正左手合十,右手手執一把金光閃閃的金禪杖盤腿坐在石上,同時左手舉起向他們招手,不知為何,明叔一看到這個喇嘛的模糊身影,立時感應到一股強大的無形能量法力從這喇嘛的身上散發出來,刹間遍佈四周的空氣夜雨中,把明叔的車子淹沒其中。

同時,他聽到有個聲音透過絲絲雨聲傳到他的心堶情孝扔尼琚A我可以幫你們打敗阿古沙沙邪神!”雖然夜雨的迷霧使他無法看到這喇嘛的臉孔,但這喇嘛頭上那頂高高彎曲的僧帽百分百說明他是一位來自西藏的高僧。

同時,“都——都——都”捉鬼敢死隊的那個ASD3400捉鬼雷達閃著紅燈叫了起來,那個正在吹水的隊長湯龍士一聽到警報聲立時象發了神經一樣,瘋狂大叫“發現目標,妖怪,妖怪,快開火,開火………..”並指著這個盤坐在前方公路旁向他們招手的喇嘛大叫。

同時,大鬍子大衛操縱和雷達連線在一齊的手提電腦熒光屏上顯示著周圍三公里的電子地形圖,圖上前言路口處,喇嘛所在位置閃起一個紅色光點。

“位置800,東北29,發射,”隨著大衛急急一讀完電腦坐標數據,另一個小鬍子急急按下發射戰斧鬼王彈的開關。

“不要!不要!”明叔連忙大叫,這支銀狼捉鬼隊發了狂,一見人就開火,不過,已經太遲了,“刷”一聲,一枚三十釐米長的戰斧鬼王彈,已噴出一團火焰,從座架上飛出,從撲下來的明叔的頭上飛過,在半空中夜雨中劃過一條漂亮的弧線,帶著尾部的長長白煙向著離那車頭二十多米遠的喇嘛射去,仿佛發動一場空戰似的。

說時遲,那時快,那喇嘛快如閃電在空中“烘”地一聲化成一團五色彩雲,不知所蹤。那鬼王彈落在化成彩煙的岩石上,“轟隆”一聲,立時爆炸起一米多高的綠色電火花煙花球,天啊,四處瀉開的電火花全是“十”字形,刹間把黑暗的公路旁映一個通綠白光光,仿如有神力一樣。

“你神經病啊!見人就射鬼導彈!”明叔不由厲聲怒吼。

“你才有病!剛才那個和尚是妖怪變的,我們雷達測到的,通通不是妖就是魔,”湯龍士惡狠狠地回應。同時他低下頭看手提電腦的雷達屏幕電子圖,那個紅光點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媽的,這妖怪怎麼一下子就不見!”

“算它走得快,不然,一定死得很慘很慘,哈哈哈!”大鬍子大衛得意洋洋。

“它一定給嚇得尿屁直流!”小鬍子維白文狂笑“落荒而逃。”

“你們不要亂開火,好不好,剛才那個喇嘛是來幫我們的!”明叔大大聲叫,他有種直覺,剛才那喇嘛一定是衛英軍見過的那個神秘高僧。他一直找不到辦法尋找阿古沙沙神靈在香港的拉乃體,而對付這種問題,最內行定是西藏的高僧,因為衛英軍發的那個神秘的預夢曾暗示只有找到阿古沙沙的拉乃體才可以打敗阿古沙沙神靈,上次阿古沙沙神靈在馬來西亞被打敗就是因為黑矛族土人找到了它在森林堛漫啎D體——一頭綠色的大猩猩,如果剛才那個西藏喇嘛能找到阿古沙沙神靈在香港的拉乃體,那麼,剛才這支捉鬼隊亂開火豈不是壞了大事。

“知不知道你們剛才錯過了什麼!”明叔沒好氣地說,同時,貨車已急急駛入到向上的環山公路上,剛才那個喇嘛消失的地方從他們貨車視線中一掠而過,急急拋到車後。

“錯過了殺死妖怪的機會,老傢伙,你是不是有病啊,把妖當成人,剛才如果你不是在大叫,提醒了那個妖怪,說不定它已中了我們的導彈炸成灰燼。”湯龍士居然不明白明叔的意思,還反咬回來“不過,放心吧!老道長,下次妖怪不會再有機會逃脫。”

“你們知不知什麼是拉乃體?”明叔怒火沖天地問。

“拉乃體,什麼東西?”湯龍士一臉莫明其妙“是不是什麼中國滅鬼新武器?”

明叔望著一臉呆然的三個捉鬼隊員大漢,不由長長歎了口氣,算了,而高科技捉鬼貨車,則閃著耀眼的車頭燈,進入到了森林連綿,山坡起伏的大搖山上山路上,剛才那個地方,早就消失在他們的車後了。

 

在那下著瀝瀝夜夜雨,空無一人的大搖山那個喇嘛的岩石處,當車子向上行駛到消失轉彎口的樹林後,“刷”一聲,一個在夜雨中飄舞僧袍的西藏喇嘛,隨聲突然從五六米高的半空中現出身來,並以一手持印,一手持杖的法印定式緩緩從夜雨的空中飄落回到地上,望著那遠去消失的貨車方向,這喇嘛不由深深長歎了一口氣,陣陣雨點打在他身上,帽上,反而使他在雨中更顯神秘迷離……….

 

在行駛上到山上後,陣陣夜雨把黑糊起伏的山林變得更幽怪,迷糊,紅色的山路泛光燈在茫茫然夜雨中閃爍出慘紅仿如人血的燈光,象密麻的漫天雨點,更似滿天的血雨一樣令貨車的明叔不寒而突,他望著兩旁不停地向後急退下去的茂密叢林,一切仿佛在茫茫然夜雨中失去輪廓,變得更加迷糊變形起來。

突然,“撲通,撲通”一種不由自主地越來越快的心跳令明叔莫名的感到一陣恐怖的氣息迎面而來,在茫茫霧雨的前方上繞山公路口,他突然本能地感到一陣無形的妖氣正從上方向著他們這部車淹沒過來,他感到,有種可怕的東西在前方等著他們。

同時,“都——都——都”後車箱堛熄}蓬車堛漁趕食p達又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發現目標!”隨著湯龍士一聲尖叫,大衛又飛快地坐到手提電腦雷達電子圖熒光屏前,天啊,只見佈滿周圍三公里電子地形圖上,一個可怕的藍色發光點正在轉彎口前方十幾米遠的公路上出現。

“目標座標72,西北21。”隨著大鬍子大衛的急速的定位報讀聲,明叔和捉鬼隊的貨車,已疾速轉過轉彎口,天啊,前方十幾米遠的彎曲公路上,一部奇怪的警車吉普竟打橫孤獨地停在路中央擋住去路,一個面無表情,慘白陰森的小鬍子警察臉孔在車窗奡c狠狠地望過來,在夜雨紅燈映射下顯得可怕無比………….

“妖怪,開火,開火!”隨著湯龍士神經質的尖叫,那個維白文已快如閃電一按導彈座架開關,“刷”一聲,又是一枚三十釐米長的戰斧鬼王彈已帶著其尾部長長的煙花火焰,發著嘯聲,從架上飛出,在夜雨中留下一條長長的白煙尾跡,向著那打橫攔住去路的警車堛漱p鬍子警察的臉孔射飛過去。

同時,明叔也在暗念開的法咒開法眼中看到,這小鬍子警察的可怕原形,天啊,正是那711號別墅堛漸i怕僕人阿來,那個可怕的山羊精,在明叔刹間開通的法眼視線中,小鬍子警察變成一個面目模糊,閃著綠光的可怕怪物,頭上還隱隱可見兩隻巨角。

幾乎同時,刷一聲,那車堛漯來顯然感覺不對路,立時化成一道長達兩米的綠色光芒,從車擋風玻璃上飛穿而出,刹間消失於茫茫夜雨半空中,“轟”一聲,導彈擊中阿來消失的座位上,立時炸起無數道綠色的“十”字形亮閃閃的電火花,照耀車內一片通白,天啊,隱隱可見車內後座還有兩名警察的身影。

“媽的,又給它跑了,”湯龍士大聲地咆哮“怎麼這堛漣祟リ狨陶ㄢo麼快,”同時,貨車也順勢開到這這被鬼王彈擊中後車頂自動燃燒起一團火焰的警車吉普前停下,

眾人向車的後座一看,在烘烘的可怕火光下,天啊,眾人不由倒吸幾口冷氣,車後座座著兩具已乾枯萎縮成一些黑綠,仿如老人般枯死的警察屍體,他們那猙獰萎縮的皺紋老臉上仿如僵屍般張口般可怕!

明叔一看便知是被吸幹精氣而死的警察,天啊,定是那個可怕的妖魔阿來幹的,不知為何,明叔對這個阿來感到一陣陣莫名的恐懼暈眩。

同時,眾人也看到車前擋風玻璃上留下一個怪異六角星破口,顯然是剛才那個阿來化成綠光遁走時留下的。

還未等眾人定神細想,“轟隆”一聲,黑暗夜雨下的山後腰爆起了一團巨大的火球,在明叔和捉鬼敢死隊所處的右面的山林後方閃起,天啊,那正是裝甲車和直升機相撞爆發的巨大火球,明叔和捉鬼隊還穩約看見直沖上天空的火球爆起了裝甲車的後半部,可怕的美麗火光刹間從遠處高高的夜空映亮了這山後公路上的貨車,在夜雨下極之雄壯。

巨大的爆炸震浪震得明叔他們的那部車子的公路上的大地仿佛也在顫抖。空氣也似乎在散浪,“天啊,一定是711號別墅出大事了!”明叔抬頭仰看山後腰的火光消失後隱隱約約可見的冉冉火星和灰黑碎片冉冉在高空的夜雨下降下,使這夜半肅殺氣氛變得更為緊張恐怖,同時,他心中已本能感覺到,警方人馬在711號別墅堨X大事了。

同時,都——都——都,捉鬼敢死隊車上的捉鬼雷達系統網又再響起了令人心跳的警鳴聲,同時,那手提電腦雷達熒光屏迅速顯示著所發現追蹤到目標藍色光點,眾人朝熒光屏電子地形圖一看,天啊,亮點所顯示地點正在他們所處的山腰的後方,正是那上711號別墅的上山公路的盡頭處,正是那爆炸所處的地點,天啊,那亮點就在那爆炸的殘骸處,周圍還有十幾部停下來的警車的紅色光點。

“要命,阿金,全速開到711號別墅還要多久?”明叔不由惱氣道。天啊,那個可怕的藍光點,就是那個可怕的妖魔,天啊,那些警察還不知道,那個可怕的東西正在等他們,等警察們靠近!

“至少還要八分鐘,因為我們要繞過環山公路才能沖到那一邊去。”明叔的侄兒邊說邊已把車油門踩到最盡,把車速提到最快,兩邊的密林在夜雨下後退得更快,那架車頂燃燒著火團的警方吉普迅速被拋到後面。

“目標017,西北72,發不發射,老大!”發射手維白文大聲地問,同時,右手也放到了發射按鍵上。

“等一等,媽的,這堛漣祟Ёo麼狡猾的,我怕會打空,現在那邊的現場這麼多人,我怕會誤傷。”湯龍士邊說邊提起的手中那把W87電光鬼槍。

“可遲了來不及了,我們最快也要七分鐘後才趕到現場。”明叔大聲叫道“我們警方會死很多兄弟的!”

“所以我決定親自出馬!老頭!讓你見識見識我們的新式裝備,大衛,把飛行滑翔翼拿來!”隨著湯龍士的一聲令下,大鬍子大衛迅速從裝備箱打開,取出一疊折疊的金屬葉面狀的東西。

“啪啦”一聲,隨著一陣柔和的拉動聲,大衛一按開關,那閃閃發著銀光的折疊葉面自動張開伸展出來,明叔定神一看,不由大吃一驚,這打開的葉面原來是一對銀色流線型象蝴蝶一樣的滑翔翼面,這翅膀是由象太陽能板的一樣的銀色金屬片組成,左右共寬達兩米,左右兩翼下方,還各掛著一枝噴氣的火箭筒。

“為了對傳那些經常飛來飛去的惡鬼,我們用最高科技製成這種NC4500飛行滑翔翼,它是飛鬼飛妖們的惡夢!捉鬼天兵的絕技。”隨著湯龍士的自言,大衛已迅速把這對NC4500飛行滑翔翼掛背上湯龍士的後背上,掛扣金屬腰帶上在腦前現出一個小小的控制器。

“我將天兵神降,打那個大搖山的妖怪一個措手不及!”隨著那扣掛好飛行翼,持著巨筒滅鬼電光槍的湯龍士仿如一個長著巨翅的神話中的飛人,高高站在車上,得意洋洋地尖叫“銀狼捉鬼隊,出動,哈哈哈!”

湯龍士一叫完,一按胸前腰帶的控制器開關,“刷”一聲,左右兩翼下的小箭筒各噴出一股白色的高壓氣流,湯龍士在兩股氣流的牽引下,仿似一個點著火直飛沖天的火箭一樣,隨聲隨氣直直飛離開車子,飛上五十多米高的半空中,然後旋轉著倒轉平飛過來,還未等明叔定神細看,已飛掠過路旁那黑沉沉的山林頂部,向著那爆炸的後山腰飛去。

“天兵神降,天兵神降,YES!YES!”車內的大衛在尖叫著,並發出陣陣得意的口哨聲。

“你們還有另外一對飛行翼嗎?”在二名捉鬼隊員的尖叫聲中,明叔突然一臉肅然地向二人發問…………………

 

在711號別墅私家公路路口處,爆炸後的直升機和裝甲車警車全都陷入一片烘烘燃燒的紅紅火海中,在夜雨中映紅了後面驚魂未定的十幾部警車和附近的密林。

十幾個手持雷明登長槍的另一部裝甲車內的藍帽子槍手,在吳副局長的率領下一齊沖到了熊熊大火燃燒的殘骸前,直升機和裝甲車及插在警車堛甄_翼在火海中燃燒著,發出陣陣啪啪的可怕火聲在火海中顯得無比陰森可怕。

“天啊,我們死了多少人啊!”一個藍帽子警察舉著雷明登散彈槍,指著烘烘火海殘骸,不由聲音發抖。

“太可怕了,這直升機怎麼會撞我們的警車?”另一個手持手槍的軍裝警察也雙手發抖地舉著手中的手槍道。

“媽的,怎麼今晚這麼邪門,不過,我已經通知了飛行服務隊派多一架直升機過來,看來,這堣ㄔi能有活命的,我們最少死了十多個兄弟啊!”吳副局長一臉慘然地說。

就在這時,突然,“烘隆”一聲,熊熊燃燒的火海殘骸突然自動翻起,火焰碎片如波浪般濺起,還未等吳副局長和那十幾個槍手反應過來,“隆”一聲,一頭全身閃著冰冷紫光,足有三米多長,兩米多高的骷髏昆蟲怪物,帶著它背身上熊熊燃燒著的亮麗火焰,嚎叫著破火海而出來。

還未等驚呆的吳副局長和那十幾名槍手反應過來,這頭部象異形一樣身軀象螳螂骷髏一樣的帕沙沙怪物,快如閃電舉起那帶著長長燃燒著火焰的寒光利刀巨爪,突然變長辟斬過來,隨著“卡嚓,卡嚓”幾聲可怕的人骨血肉撕裂聲響起,站在最前面的吳副局長 和另個三個槍手,隨著幾聲慘叫,已被帕沙沙怪獸的魔鬼巨爪攔腰劈成血淋淋的兩半,吳副局長和另一個槍手的血淋淋的上半身,還被劈得飛彈到後面六、七米遠的警車擋風玻璃上,“澎”地一聲撞出圈狀裂縫和血肉內臟,“啊!”被這可怕景象嚇得魂飛天外的幾名車內警察一齊發出象女人受傷一樣的尖叫聲。

另外七、八個在附近反應過來,但被嚇呆了的藍帽子槍手一齊尖叫著扳動開關,舉槍向著這巨大的可怕帕沙沙異形怪物開火。

“砰,砰,砰”隨著一陣陣密集的步槍聲和散彈槍聲,七點六二口徑的狙擊槍子彈,還有足以把人體炸出一個血洞窟窿的散彈隨著眾槍手手中長槍散彈槍的猛烈開火,如煙花般傾瀉到帕沙沙異形的身上,彈起一道可怕的圈狀散射出去的死亡火花,刹間火花四射,映白異形,但帕沙沙卻象有防彈外殼一樣,絲豪無損,還緩緩轉過身來,舉頭定望這八名向他開槍的槍手,一道道可怕的刺目彈花,隨著它轉身,如暴雹般打落其身上,彈起的一團團耀眼的火花,仿似帕沙沙全身在放煙花一樣,陰森森的紫色身軀在電煙火花中映個一片通白!

“達”一聲,帕沙沙太老定了,一名散彈槍手射出的九豪米的大火力散彈,不偏不倚,正正傾瀉中它的眼睛,“啊!”帕沙沙發出一聲恐怖駭人的嘶叫聲,眼睛已被散彈象打雞蛋一樣打碎,無數紫色閃光眼液,象爆開的水缸般四散濺出,雖然帕沙沙全身刀槍不入,但眼睛卻例外,受創後的帕沙沙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聲,“烘”一聲,那噁心長卵般的頭部張開血盤大口,,隨聲噴出一道巨大的火焰瀑布,向著這八名開火的警察由左到右橫掃過去。

隨著七八聲慘叫,被火焰瀑布掃過的這八名警察藍帽子槍手,一齊陷入一片火海中,刹間變成八個燃燒著的火人,邊掙扎著邊向下倒著開火,噴著火舌的子彈從他們燃燒身上的槍上射出,使此時此景變得更加嚇人恐怕。

“傲”一聲,帕沙沙獰叫著閃電般沖到那個打爆它眼睛的那個槍手前,那個全身著火的散彈槍手正掙扎著在地上跪倒,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帕沙沙已一口把他連人帶腰的燃燒著的上半身撕咬下來,吞吃入那猙獰尖牙的寒光的血盤大口中,血肉橫飛,那燃燒著的下半身噴著可怕的人血被它接著一腳高高踢飛起,向後直飛上黑暗的半空中,火星四射,鮮血四散,恐怖駭人之極!

“哈哈哈!”帕沙沙吞吃掉半個血淋淋的人體後,張開那佈滿人血內臟的血盤大口,向著黑暗的夜雨上空,發出一陣令人肝膽盡裂的多重怪獸般魔鬼叫聲。

其餘燃燒著的火人,已分別慘叫著倒在地上,緩慢地作臨死前的最後掙扎。

後面車上的警察,藍帽子槍手,紛紛向前方臥倒在各個車後,樹後,向著這在火海殘骸前獰叫的帕沙沙開火,道道閃著紅光的死亡彈光,象拖曳著的死神之光一樣,透過夜雨的半空,打在帕沙沙的燃燒著的後背身上及四周,火花四射,陰森可怖!

“他媽的給我全上!”另一個警察主任揮舞著手槍在狂叫,在他身後的警車內,那個黃祥馬局長面無表情地穿著大衣,坐在車內,望著這不可思議的交火場面,竟然拿起一支香煙在點火。

“宇宙超人?”隨著一陣警察的叫聲,只聽見山林夜雨半空中傳來一陣陣狂笑“哈哈哈,妖怪,準備受死吧!”隨著陣陣笑聲,眾人一齊抬頭向發出聲音的西南面的半空中望去,天啊,一個仿如科幻片中不可思議的情景在他們眼前呈現。

天啊,只見一個後背展掛著漂亮的流線型的翅膀,全身銀白色宇航服的白種男人,手持著一枝巨大的筒狀的巨槍,借著左右兩翼底部的噴氣火箭的氣壓調節噴出的氣流,從二十幾米高的半空中冉冉降下,仿如天兵天將現身下凡一樣,在四周熊熊火光中顯得威勢之極!

“太空奇兵?這不是在拍電影吧?”那個揮舞手槍的主任不由望著這從山林上空從天而降的外國人,不由自言道。

幾乎同時,“哇”帕沙沙怪獸也一個轉頭看見這從它後面半空中直降下來的捉鬼敢死隊隊長湯龍士,帕沙沙立時惡狠狠地張開血盤大口,不顧頭上仍在流出紫光血液的傷眼,一個飛身,如一頭起飛的巨大的蝗蟲一樣,直向半空中飛降下來的湯龍士飛撲過去,速度簡直就是快如閃電。象電影堛漣离飺Y一樣,天啊,它要象青蛙捕蟲一樣一口把半空中的湯龍士飛吞入口。

說時遲,那時快,借著飛行翼降下來的湯龍士也快如閃電扳動手中的巨筒電光滅鬼槍的開關,“嘯”一聲巨響,他手中的電光槍,已應聲射出一道彎曲可怕織眼奪目的強烈紅色電光,不偏不倚,正正擊中那直飛撲上來,飛到他腳下不到半米的帕沙沙怪物的頭部。

“轟”一聲,那被殺鬼電光擊中的帕沙沙怪獸的頭部當場炸成一團火球,整個猙獰的異形頭部當場在耀眼的火球中炸個粉身碎骨,帕沙沙當場發出最後一聲慘叫,帶著頭部爆炸後全身燃燒著的骷髏身軀,緩緩如一個倒塌的火燒無頭怪物一樣,“嘭”一聲,從半空中跌落到熊熊燃燒的直升機和警車殘骸中,“轟”地一聲,再炸成一個高達六、七米高的紫色火球,刹間把方圓幾十米內的樹林映亮,帕沙沙在火海中炸個屍骨無存,粉骨碎身,散出道道形神消滅的弧形白光從火海中升散。

“是不是犧牲得很很壯烈!妖怪!”那湯龍士邊獰笑邊冉冉降至後方的一部警車車頂上。

“英雄,請問你是何方人馬?”那揮動手槍的主任走到湯龍士面前,問。

“來無影,去無蹤,殺鬼怪於無形中,滅妖魔於瞬間的銀狼捉鬼隊隊長,湯龍士,就是我!”湯龍士說完,舉起手中的電光槍,得意洋洋地在車頂上,在夜雨下以英雄驕傲姿態站在車頂,向下得意道。

“太神奇了,我一定會向黃局長建議把你招入警隊滅鬼科,英雄,我要拜你為師,怎麼樣!”那個擦皮鞋的主任邊說邊拋上一枝香煙給湯龍士。正講際,他身後的幾個警察又一齊大叫“又有一個宇宙超人!”“又有一個捉鬼天兵了!”

這主任連忙同身旁的幾名警察一齊轉頭向發出聲音的方向望過去,天啊,只見另外一個背掛噴著汽流的飛行翼的老人正持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利劍,從西南的夜雨半空山頂上飛過來,仿如武俠小說堛漸@外高人一樣,冉冉側身直飛下來。

“鐵臂阿童木?”那主任望著這老人飛行姿勢不由自言道“怎麼今晚這麼多天外飛仙啊?”

“神人!神人!”幾個迷信的警察也不由齊齊叫道,這時,那個黃祥馬局長咬著煙,從車內走了出來,他大大聲地向著那幾個齊聲叫神人的警察吆喝“閉嘴,你們看清楚是誰?連我們警方的老前輩明叔都不認識嗎?”顯然,頭腦冷靜的黃局長一眼認出了這飛過來的老人是明叔。

“小子,你一定就是明叔所提的從英國請過來的銀狼捉鬼隊嗎!”黃局長同時大大聲向六、七米遠站在前方車頂上的湯龍士發問,他顯然已聽過明叔這件事。

“不錯!有我在,你們給我定!”湯龍士得意洋洋地大聲回應。

正講際,明叔所穿的飛行翼已在半空的夜雨中劃留下兩道緩緩散開的白煙尾跡,借著飛行翼的噴氣調節,冉冉降到另一部警車的車頂上。

這時,眾人已紛紛認出這老人正是警察局堣j大有名的驅魔退役警察明叔,只見他背掛飛行翼,站在車頂上,手持一把寒光閃閃,倒插在車頂上的利劍,另一手持著一把照妖鏡,使他看上去就好象是一個古老和現代相結合的驅魔戰士。

“湯龍士,想不到你們的飛行翼不錯!”明叔不由驚喜道,他拍了拍後背的金屬翼,在驅魔大戰時能飛起,對他來說,的確是如虎添翼。

“哈哈哈,我早就說過,我的到來將在本城掀起一股捉鬼新潮流”湯龍士大大聲地發問“兄弟們,你們有沒有帶手機和DV的,快快拍下我們的英姿!”

立時帶手機和DV的警察們紛紛舉起手機和DV,“嚓嚓”地拍了起來。

“明叔,我還以為你說帶捉鬼隊來是開玩笑了?原來是真的,果然很有型!”黃局長怪笑著來到明叔面前,他望瞭望前方仍在燃燒著的殘骸,然後才聲音發抖地問“剛才究竟是什麼妖怪?”

“一種叫帕沙沙的木偶邪靈怪物,力量很嚇人的,對了,711號別墅!”明叔邊說邊向前方轉彎口離他們還有一百多米遠的711號別墅望過去,天啊,那別墅已陷入一片火海中。

“對了,進入711號別墅的衛英軍飛虎隊他們有消息嗎?”明叔問。

“沒有,二十分鐘前全失去聯繫了,不過,我們在來時在上山時在另一邊看見這奡螢z炸過並出現一道紫色的可怕的天光柱,太可怕了,怎麼會這樣?”黃局長顯然也被奇異景象嚇壞過。

“阿古沙沙神靈?”明叔不由皺眉,他望著這在轉彎口半山林半掩下的私家公路盡頭處熊熊燃燒的別墅,已本能地感到發動第一輪攻擊的飛虎特警隊和衛英軍他們多凶多吉少了,那一片火海的別墅根本看不到有一絲的人的氣息。

“什麼阿古沙沙?是不是什麼驅魔神佛?”黃局長問。

“不是,沒什麼!”明叔連忙對黃局長正言“局長,我們立即沖過去711號別墅,看看堶惆s竟出了什麼事?”

“對,媽的,差點把正事給忘記了!”黃局長轉回身,拿起一個警員遞過來的高音喇叭,“兄弟們,同事們,請立即回車,全帶向711號別墅挺進,捉拿世高雄這個巫師!出發!”

隨著黃局長一聲令下,眾從忙亂的警察們一齊各就各位,返回車內,開著嗚嗚響的著的刺耳警車聲,閃著令人心跳的警燈,這剩下來的十多部警車,發著尖響從燃燒著的直升機警車殘骸旁駛過,轉過山林轉彎口,駛入到最後一百米的私家公路上,向著那燃燒成一片火海的711號別墅急速駛去,而湯龍士和明叔,則站在五彩車龍般的車隊頭兩部車的車頂上,做好隨時出擊的姿勢,向燃燒著紅黃火光,在夜雨下顯得無比陰森的711號別墅駛過去…………

 

在下著夜雨的山腰轉彎的環山公路上,阿金正載著大衛,維白文二人的高科技貨車,在一片紅茫茫的路燈夜雨下起伏不平的公路上高速行駛,車底輪胎所過之處,濺起兩團高高的水花,路上,只有一片茫茫然下著的雨霧和陣陣烏沉沉呼嘯而過的煞煞山風,仿似千萬冤魂在嗚嗚哭泣一樣,不知為什麼,這陣陣山風令阿金不由陣陣不寒而突。

除了警車,其它車都去哪里了?怎麼今天大搖山變得如此妖異,陣陣象哭聲一樣的山風令這一帶好象變成另一個荒山地獄世界一樣。

“轟隆”一聲,前方山後面的山林掩映下突然炸起了令人心膽爆裂的紫光火球,在茫茫然夜雨及茂密的山林山坡掩映下令阿金感到一陣無形的恐懼氣息透過夜雨天空,直襲淹沒他的全身,他不由自主地本能地踩下刹車板,把車開慢下來。

“喂,你他媽的有病啊!你不可以開快點?”大鬍子大衛顯然感到了車速慢了下來。

“快點,打雜的小子,我們的隊長正在大顯神通,你想見識精彩鏡頭一百秒就給我開快點,不然,鬼怪殺光了就沒東西看了,快點!”在後車箱的大衛二人的連翻狂叫下,阿金不由急忙重新踩回油門,車子如箭般加速,向著前方密林的711號別墅的方向的公路駛過去。

“都——都——都”同時,露天車廂堛漁趕食p達突然又再響起了刺耳心寒的警告聲,天啊,不知為何,這次的雷達警告聲響得異常尖厲,怪異,“媽的,又發現妖怪。”大衛尖叫著又再轉臉向電腦熒光屏看過去。

“快報坐標!”發射手維白文大叫著,雙手放在導彈的天關上。

“目標座標720,東北………..”突然,大衛停住了報讀聲,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恐神情,天啊,在他面前的手提電腦的熒屏閃出的強烈藍色反光把他的臉孔映成一片藍光。

天啊,在那電子地形圖上,正顯示著一個藍色的光點正混在移動的警車隊伍中,突然,那藍色光點隨著警鳴聲迅速向外擴散,天啊,整個電子地形圖整座大搖山中,刹間全部佈滿可怕的藍色光點,天啊,不是一個點,簡直是漫山遍野,全是藍點,天啊,連自己所處的公路上,也刹間全是藍色的光點。

同時,“轟刷”一聲,雷達網的指示燈隨著一聲怪響自動炸開,嚇得大衛本能閃開尖叫。

“怎麼回事?”維白文大聲喝問。

“上帝,熒屏上全是魔鬼的目標,太可怕了,怎麼會這樣?”大衛尖叫著指著全是藍色光點的電腦屏幕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會不會電腦中病毒吧?”

“不是,”

“那是什麼可能?”

“那是一個我們從來沒見識過的,有著巨大可怕力量的魔王存在,媽的,這麼多光點一定是它的能量過於強大所致!”大衛尖叫著回應。

“那有怎麼樣?我們有鬼王戰彈,它死定了,哈哈哈!”維白文不以為然。

“夥計,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已不可能打敗它!”大衛拍著屏幕大大聲叫。

“為什麼?”

“我們已經中了它的圈套,我們已進入了它的魔力結屆控制的範圍堣F,”大衛聲音發抖地說“你知道我最早看到它在哪里嗎?”

“在哪里?”

“在警車堙A”大衛停了一下,然後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語氣說“它就混在警車隊伍堙A可是,沒有人發現它!”他停了一下,再說“包括隊長和明叔。“

“那快通知他們!”維白文尖叫著拿出手機,天啊,手機竟然沒電了!

“他們全上當了,駛進妖怪的陷阱了!”大衛尖叫著說。

“要麼你用最後一個飛行翼飛上去告訴他們!”維白文邊叫邊指著他身後的最後一把銀色的飛行翼。

“我有畏高症,不如,你去。”

“我也有空曠恐懼症,我也不行”二人竟相互推託起來。

同時,阿金駕車已沖到一個十字路口前,前方的樹林掩映下已看到火光在燃燒,其中一條狹窄向上正是通向711號別墅最後幾公里路。

“上吧!”阿金一轉方向盤,已把車子在夜雨陰風的淹沒下駛入到這條可怕的地獄公路上,向著711號地獄全速駛去………

在那可怕的711別墅下方那個魔洞堛漱ㄔi思議的荒原空間堙A傲天龍和衛英軍及其它六名戰士已呈扇形戰鬥隊形深入到那可怕的圖騰蛇柱陣中,舉著槍迫近那個站在梯形潘多拉巨塔上平臺上的巫杜拉爾。

“什麼叫想不到,臭巫師!” 傲天龍已來到了離塔臺底只有十來米圖騰蛇柱之間的空地上,手中的MP5槍,瞄準器已緊緊瞄準了上方處於十字火力線中的杜拉爾,“媽的,這次一定要打個他頭部十發!”不知為何,他發覺自已的手都抖動了,心臟也“撲通”地跳個不停,這塔臺太高了,要是低一點,他可以百分之百命中這個巫師的頭部。

“哈哈哈,你們知道嗎?阿古沙沙大神的元神化身和法化身正在回來,不過,你們沒有機會看到偉大的阿古沙沙神靈現身了。”杜拉爾陰森笑道,同時,他頭上方的無限帳幕組成的黑暗天空開始閃起一團可怕的紫光漩渦,“刷”一聲,閃著絢麗奪目光芒的漩渦已迅速擴散至整個帳幕天空中,刹間整個帳幕天空已處在一片閃著奇異紫光,仿如波浪一樣晃動的水面紫色中,道道泛起如漣漪般紫紋閃閃交錯其中,天啊,這個可怕的空間已開始變天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是大神的威光,阿古沙沙的法化身在陽間只要現形,它一現形,千輪神梯塔就直飛沖天,飛離這個伽魔空間,到陽間與阿古沙沙神靈的法化身匯合,到時,偉大的阿古沙沙神靈的曼托羅壇城身就會大顯神通,降佛滅神,施展魔法,重新返回馬來西亞的大森林巴塔湖,成為湖神,滅亡黑矛族,哈哈哈!”杜拉爾獰笑著,同時,“刷,刷,刷”隨著一陣自四面八方響起的巨大電流聲,天啊,整座底長三十米,高二十米的地獄塔箱各面各牆上各式各樣的象形文字和六道眾魔,地獄門圖,一齊應聲閃起了亮得可怖織眼的紫色電光線條,天啊,全部文字畫圖案全都象充電一樣所有的線條全部亮起,仿如身上著滿無數燈火的大廈一樣,在黑暗中閃起無數如蚊火霓虹燈一般可怖紫光,把四周七十二條蛇圖騰柱及傲天龍,衛英軍他們映入一片陰森森可怕的紫光中。

“阿咒拉帕依,打打那馬羅!”同時,杜拉爾舉起了手中的禪杖,大大聲地念起了可怕的魔咒語,刹時間,塔臺上閃起了奇光狂風,嘯嘯作響,一個若隱若現的巨大可怕的怪物幻像,刹間在塔臺上方一閃而過,在奇異怪光中顯得十分可怕,仿如佛經媔У‵瞻O無窮的魔佛一般形態。

“巴衣帕拉拉,梵蓮馬都雅…….”隨著杜拉爾那聽得人莫名心跳的咒語聲,“烘”一聲,他手中的骷髏神杖已自動燃燒起來,幾條面目猙獰的白骨火蛇,獰叫著從骷髏杖頭的火焰中飛出,在火焰周圍的空中發出陣陣充滿邪惡的“嘶嘶”叫聲,在杖頭三尺的範圍內飛舞著,不時發出陣陣如塵土般紫光亮點,舞飛四周,怪異詭怖。

“波帕衣羅法,魔門!”隨著杜拉爾的最後一聲咒語,烘刷一聲,整個空間大地開始震抖起來,天啊,七十二條圖騰蛇柱,隨咒語聲一齊響起巨大的可怕的嘯聲,蛇柱上的雙頭石蛇頭上的寶石,一齊閃起一團燦爛的紫光,隆隆隆,七十二道圖騰柱上的蛇寶石,一齊隨著這陣巨大可怕的雷聲一齊散射出紫色奪目扭曲變形的閃電,刹間織眼紫色閃電和巨大電響震動照亮整個大地,每條圖騰柱上射出幾道閃電電光柱和附近圖騰蛇柱上的蛇寶石放出的閃電光柱光錯接合在一起,刹時間七十二條圖騰蛇柱射出的網狀閃電已相互交織成一張巨大的閃光魔網,把整個巨大的魔塔巨箱平臺的附近映成一片紫晝,那巨大的聲音震得衛英軍和傲天龍他們全都雙耳發鳴,頭腦暈厥。

“啊!”衛英軍和傲天龍他們不由自主地在耀眼的強烈紫光閃電下本能地閉眼低頭停下來,同時,“刷忽”隨著陣陣巨響,無數如漣猗般發著淡淡紫光的千千萬萬道擴散的紫色水紋,四面八方地從可怕的巨大電光天羅地網中向上下散發出來,不夠十秒,水波已上至天頂,下至地上,擴散四周,同時,無數道從地上升起一連串直線水泡,在紫色巨大千百萬道漣猗擴至地上後升起,天啊,整個魔洞變成了一個奇異的紫光水世界。

幾乎同時,那可怕的天羅地網可怕電光刷一聲同時一齊消失,那被蛇柱織成天羅地網震得一片迷亂神智的傲天龍和衛英軍眾人感覺到自己的身軀不可思議地向上漂浮起來,直向上面已變成紫色發光水面的天空升過去。

衛英軍他們本能地張開雙眼,定神一看,天啊,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他們在邊向上漂邊看到,整個圖騰蛇柱陣空間已變成了一個絢麗眩目的紫色水紋四散的水底世界,無數泡沫,如散珠輝映四現,一道道從地面上升起的直線水泡,交替成一個水底世界.

不過,更詭異的是,他們在這水世界中竟象在空氣一樣可以自由呼吸空氣,一些密集如沙塵般水泡,從他們上浮的身軀中散泛出來,他們就仿如潛水員在水底受到水流力向上浮一樣,不由自主地向上升起。

當他們升浮到二十多米高後,變成與平臺遙遙相對,四周下方七十二條巨大的圖騰蛇柱,一齊隨著它們底下發出陣陣仿如火箭發射前的轟鳴聲,散泛起一大團一大團自地底發起的直線水泡,隨著蛇柱附近漣猗水紋光波突然劇烈晃動起來,天啊,這七十二條圖騰巨柱緩緩從地底上升起,尾部還發射出如瀑布般火焰,就仿如七十二支緩緩升天的巨大的航天火箭一樣,緩緩從塵土四場的水底中升起。

說時遲,那時快,一見到懸升至與魔塔平臺平面一樣高時,傲天龍一見到與杜拉爾平視,立時大喝一聲“開火!”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好不容易被不可思議的浮力升到一個如此有利於射擊角度的位置。哪能放過?

刹時間“噠噠噠”隨著一陣聽上去十分怪異刺耳的槍聲,傲天龍和六名隊員手中的MP5衝鋒槍,已對著站在平臺上舉著骷髏禪杖的杜拉爾開火,刹時間,七道連串炮式的火紅彈光,隨聲從七人開火槍口的火舌中射出,七道各有三十發紅光的可怖彈頭,從扇形包圍巫師的槍手中射出,泛散起隨光射過後散開兩邊的連串水泡擴散直線,仿如七支射向巫師頭部的巨大光箭一樣,不知為何,在水中子彈的速度慢了許多。

說時遲,那時快,杜拉爾大喝一聲,一舞手中骷髏火杖,念念一指,七道連串射來帶著向後升散的直線水泡的紅光,盡數在他頭不到一米的地方仿如撞到一面無形的魔力牆一樣盡數爆炸,炸開子彈刹間在無形水牆中擊泛起無數道向外擴散的紫光水紋漣猗,相互交錯重疊於擊中刹間,把無數魔力下的巫師杜拉爾的身影映得一片歪曲迷糊不清。

同時,杜拉爾發出一聲怒喝“笨鳥們,本來想讓你們見識一下偉大的阿古沙沙神靈真面目,但你們現在惹火我了,我現在決定把你們送到地獄去,去死吧,笨蛋們!”隨著他陣陣沉重的惡魔般聲音,只見在無數漣波下顯得形象彎歪曲的綠袍巫師杜拉爾一揮手中的骷髏禪杖,大喝一聲“去!”。

“烘”一聲,刹時間,隨著一聲可怕的巨響,火杖骷髏頭部烘地一聲飛出八條巨大的火焰骷髏飛巨蛇,帶著刹間變長的巨大的長長的火焰身軀,呈扇形散飛出去,向著射光子彈的傲天龍衛英軍八人飛撲過去。

快,實在太快了,八條如火龍般粗巨大的可怖巨蛇,刹間已飛穿過二十多米的水波空間,天啊,這些火蛇全都是猙獰的眼鏡王蛇,張開那上下高達兩米的火焰巨口,向著這八人兇狠的吞噬過來。

隨著這八人在水中一齊發出最後一聲慘厲豪叫聲,已被這八條象巨龍一樣的火蛇一口吞下,陷入火焰口中,刹間形肉盡燒,元神爆滅。在烈火中爆裂,爆碎後的燃燒著的人骨,白骨,骷髏頭,如爆裂飛濺的碎玻璃一樣,從火焰燃燒著的蛇頭蛇身中泛散出來,向四周的水波飛散出去,恐怖駭人之極!

“哈哈哈……….”隨著杜拉爾的一陣陣陰森森的獰笑,八條從他魔杖中飛出的巨大的火龍魔蛇,已猙獰地嗥叫著向骷髏魔杖收縮變小飛回,刹間已縮回到杖頭中,變小為八條圍繞著火焰杖頭的骷髏小火蛇,可怖地撕叫著在骷髏頭火焰中上穿下穿,發出得意忘形的魔獸叫聲。

“和阿古沙沙神靈作對的下場就是這樣。”杜拉爾陰森森地望著四周水中緩緩漂散開的幾堆燃燒著的人白骨道。

可惜他沒注意到,在水中泛散開的被火蛇吞掉精氣靈魂的碎骨只有七堆,而衛英軍那個位置,卻只剩下一個漂浮的護身符,在水波的掩映下不為人知地向著上方那閃著可怕紫色光芒的水面升起。

可怕的人體白骨瞬間已泛散於上升途中,不分你我地帶著水泡混雜在一齊向上升去,精銳無比的飛虎特警隊,已全軍覆滅,只留下四散的灰燼碎骨。

同時,隆隆隆,隨著七十二條緩緩已升至十多米高,底部噴著火焰的圖騰蛇柱,杜拉爾舉起手中的魔杖,念念有詞的巨大的梯形塔箱,也隨聲不可思議的懸浮起來。

“偉大的阿古沙沙天神,請你的圓曼托羅城身從沉睡中醒過來。”隨著杜拉爾的陣陣可怕的詛咒聲,整座閃著如滿天燈火巨廈般的巨大的金屬梯形平臺,已伴隨著它四周升起的七十二條圖騰蛇柱,一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緩緩地向著水面升去,仿如一座身上佈滿彩燈的巨大小山一樣,泛散起無數道洶湧澎湃的漣猗水波浪光泡沫,在如護法般火箭蛇柱的簇擁下,向著那閃著奇異絢麗紫光的水面天邊升過去………..

 

在熊熊大火燃燒的711號別墅外的私家公路上,經歷過一場恐怖的血戰後的十幾部警車組成的車龍,發著“嗚嗚”的刺耳警車聲沖到院子的大門外,天啊,不知為何,大片大片隱隱閃著紫光閃電的烏雲,如泰山壓頂般黑壓壓的聚攏於燃燒著的711別墅的上空,在茫茫然又開始變大的夜雨下顯得莫名怪異恐怖,一股陰森森的詭異無形氣息刹間淹沒所有的空間。

坐在車內的衛英軍的得力助手李明開著車,望著這刹間由原本小雨綿綿變為吞豆般大雨點,劈劈啪啪地狠狠咂打在擋風玻璃上,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本能的恐懼不寒而突地全身升起,刮雨刷在無力地擋動著一陣陣如暴沙飛石般狠狠撞擊在擋風玻璃上的雨水,轟隆,一道刺眼得令人睜不開雙眼的白光強織閃電,劃射伸展成可怕蛇形之態,在大暴雨中從燃燒著的711號別墅上空映過,刹間把沖到院門前一字排開的十幾部警車,及四周的樹林映個一片亮得通白的晃白,眾人的白臉在閃電照耀的刹間變得仿如恐怖鬼片堛犖G白僵屍臉孔一樣。

“怎麼我們一到門口,就這麼大雨?”李明緊緊的握著方向盤,發抖道,他望著在火光下一片紅亮亮的院門欄門,本能地感到這陣閃電和雨是沖著他們而來的,是種可怕的無形力量在顯示!

“咚,咚,咚”蠶豆大的茫茫大暴雨打得車頂咂咂作響,打在那分立于兩部車車頂的明叔和湯龍士的臉上,身上,打得他們陣陣刺痛。四周的黑夜景色在一片白茫茫的暴雨下變得一片迷糊,陣陣嗚嗚狂叫仿如女人哭泣的狂風,掀翻著大片大片如波浪般隨風起舞的大片大片雨線,象鋒利的大片大片刀海四處亂劈,打在人身車身上,咚咚作響震人肝膽。

被遮天沒地的突然暴雨吹得幾乎站不起的明叔不由大聲地對著湯龍士說“湯龍士,不對勁,我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妖氣在四周,你發現什麼沒有?”同時,明叔感到,在暴雨下變得迷糊起來燃燒著的別墅,仿在夜雨茫茫中為成一座巨大的燃燒魔像,在惡狠狠地望著他,他的眼睛,被一陣陣橫飛的雨點打得無法睜開,連呼吸也變得困難起來。

“I CAN FEEL,這堛漸|周彌漫著一陣可怕的魔氣。”戴著黑超的湯龍士的處境比明叔要好,至少他的眼睛因有墨鏡不會被雨水沖打得睜不開。他舉起手中的電光滅鬼槍,緊張地環視四周,隨時開火。

不知為何,湯龍士感到四周的氣氛怪異陰森得令他的心臟“撲撲撲”地跳個不停,空氣雨水緊張得好象只要劃一根火柴變會立即爆炸,這如箭在弦卻又看不見敵人的感覺令他幾乎覺得自己要窒息而死。

“出擊!捉住巫師!”指揮車內,車頂上傳來了黃祥馬局長透過夜雨的喇叭聲,立時,十幾部警車內處於惶恐不安中的幾十名各種軍裝便裝警察,不顧如瀑布飛瀉般打得天地難分的大雨,一個個持槍冒雨沖出車外,迅速分成三路在嘩啦啦的暴雨沐浴下沖向燃燒著的711號別墅院門,身下所過之處,留濺起一大片一大片水花,在不時隆隆電光下更顯緊張異常。

就在這時,突然,“轟隆”隨著一聲大地震撼的雷響,一道象三叉一樣形象巨大的閃電,從震碎,撕裂的夜空大雨中閃著可怕晃眼白光,象巨叉一樣直插下來,不偏不倚,正正擊中那沖向正中院門那隊警察中前方六七名警察,立時,“轟隆”一聲,炸閃起一個可怕的電光白球,“啊!”那六、七名警察,當場發出最後一聲慘叫,在地動山搖巨響閃電白光球中炸成六、七具四散的乾枯焦黑碳屍,直直被閃電的氣浪震盪得旋轉著飛上十幾米的高空大雨中,可怕的散落下來,一具焦黑的冒煙手臂,隨著大雨的打拍飛打落到飛身臥下的明叔頭上,陣陣刺痛,即便是多年老江湖老警察,明叔也不由自主地發出尖叫。

其他後面的及另個兩隊警察,全都尖叫著本能飛身臥倒于充滿雨水的地上,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只那麼一刹間,六、七名夥計就灰飛煙滅,化為焦黑碎肢,天啊,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出現如此可怕的殺人閃電。

電光爆炸過後,嚇得幾乎全身僵住的明叔和湯龍士緩緩從車頂上站回起身,剛才那個可怕的劈雷實在太嚇人了,震得二人的雙耳仍嗡嗡作響,幾乎連雨聲都聽不見,二人不由自主地心驚膽寒想到,如剛才那閃電是打到二人身上,那又會如何?

明叔“不”尖叫著甩開那跌到他頭上的焦黑冒煙的斷臂手,這可怕的閃電力量已使他明白到,今晚要對付可怕湖神遠比他想像中要強大。

“呵呵!”他大口大口地吸著帶雨水的空氣,緩緩站跪起身,他用發抖的雙手緊緊握住手中那把寒光閃閃的劈邪寶劍,這可是他師父元天真閉關前親手交給他的,曾幫他打敗過一隻可怕的色青女鬼王,不過,他知他今晚也許沒那麼好運了。

“媽的,那兩個臭小子怎麼還沒到!”捉鬼隊隊長湯龍士開始暴躁起來,他急需車上的戰斧鬼王彈來助陣,因為他已本能地感到,這可怕的邪魔不是他的那把電光鬼槍所能對付得了。

“他媽的,等鬼王彈一到,你就知道厲害!”湯龍士狠狠地對著燃燒的711號別墅喝叫。

幾乎同時,“刷烘”一聲,四周的地上突然響起一陣陣來自四面八方尖厲刺耳,令人心震盪仿如巨大電流聲一樣的蜂鳴聲,“妖音!”隨著明叔和湯龍士的尖叫,遠處最前方臥倒在地的十幾個警察,突然一齊發出恐怖的尖叫,站跪起來,仿在地上觸電一樣。

明叔和湯龍士連忙順聲望去,天啊,整幢別墅的院子地面一直擴展到私家公路這堙A整張巨大黑沉沉的地面在大雨沐浴下突然變得象波浪一樣翻動歪曲起來,整個地面刹間變得迷糊仿如滾動的江面一樣,幾個防備不及的警察,被彎曲變形晃動的地面搖動得尖叫一聲,飛跌到地上。

同時,明叔和湯龍士的車頂也劇烈晃動起來,明叔一個措手不及,向後倒跌下,雙手握著車面才平衡下來,他不由自主地低頭向車下的地面一看,天啊,變形翻動的地面已蔓延到他所在的車下,整座711號別墅,方圓十公里之內,所有地面都在彎曲晃動中,如一場地震一樣。

“怎麼會這樣!”“太邪門了!”一些被不可思議的地震嚇得尋找支撐物的警察在尖叫。

同時,“刷”一聲,在院子堙A衛英軍傲天龍他們所進入的那個泳池的大洞口,突然刹間閃亮起絢麗奪目的強烈的紫光,瞬間填裝整個洞口。

還未等外面的警察人馬反應過來,刷一聲,閃爍著班駁陸麗的紫光洞,那鮮豔目眩的燦爛紫色光芒隨著彎曲變形晃動地面,向外擴散泛湧出去,一大團一大團如紫色光芒的漣猗的水波光浪,如缺堤的洪水般向著四面八方擴泛湧散過去,十米,二十米,三十米……….刹間,如波浪般向外擴散的紫光漣猗水浪所過之處,瞬間變成光紋閃閃的紫色水面,仿如魔洞下的地獄世界的天空一樣。

“天啊,那是什麼?”隨著大雨的莫名變小,院門外的眾警察看見一股閃著奇異紫光的怪異漣猗光浪,已搖晃著迷離閃爍著光芒,湧爬過晃動變形的地面,從院子奡擖X來,向著院外的大隊警方人馬車子的地面湧,擴散過來。

“上帝,這是什麼東西?”驚呆中的湯龍士舉起電光鬼槍,對著這如洪水般向他們湧來的紫光漣猗一槍射去,“噠”一聲,一道紅色的滅鬼叉形電光,亮晃晃著從他的槍口中射出來,掠過十幾米的夜雨空中,擊落在院門前的泛閃著無數道詭異的水紋紫光的水面上,“轟刷”一聲,竟爆起一大團絢麗刺眼的紫色水柱,高高拋起高達四米,絢麗逼人,在雨中壯觀之極。

“天啊,怎麼會這樣,這光一過地面變水面!”湯龍士停下開火,望著這“嘩啦啦”落下的紫光水花,不由驚歎。

同時,刷一聲,沿著地上擴散過來的紫色漣猗光浪已湧過明叔和湯龍士的車下,刹間這擴散蔓延如火海般的紫色光紋水面,已把整隊警車人馬覆蓋在其水面之下,一直擴散到幾十米外的山坡邊緣才停下,天啊,整幢711號別墅及其私家公路,及院子前的空地,由變形彎曲的地面變成汪澤一片,光澤泛泛,漣猗四起的紫光閃閃的水面。

這時,站在飄浮在水面上的車子頂上的明叔不由自言道“阿古沙沙魔神要現形了!”在瀝瀝的夜雨下,他突然想起,阿古沙沙是個湖神………

四周站在閃動水面上的警察,警車一齊發出驚異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