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轟隆

隨著一聲刺眼的電光,刹間把大搖山南面的整幢七層高警局大樓陽臺照得一片光白,大片大片的傾盆大雨從變得象黑夜一樣的天空中直瀉下來,連同陣陣暴風,打到地上,樹上,咚咚嘩嘩作響,織成一道千百萬水霧白海,把整幢警局大樓淹沒起來。

隨著連成一片轟鳴的雨聲,風聲,雷聲,一朵紫色的怪異雲團不可思議的從天空濃密的大片烏雲中降下,一直落到空無一人的警局大樓的陽臺上,“烘”一聲,紫色的雲霧散去開的煙塵一樣,撞到地上,四散而飄,散開的紫煙霧很快隨風散開,散開後,在陣陣暴雨的沐浴中,陽臺又恢復了原本的空無一人,什麼也看不到。

但是,一個可怕的邪靈,一個肉眼看不到的邪魔,已無聲無息地降臨了下來、、、、、

 

另一邊遠方的警方宿舍堙A望著陽臺外白茫茫一片的滂沱大雨,舉著手槍的衛英軍緩緩放下手中的手槍,他走到陽臺的門邊,向外面望去,在陣陣大雨下的陽臺下方空地面上,只有停泊在空地上的車子,停車地上空無一人,哪有什麼僧人?剛才那個神秘的西藏僧人難道只是個幻覺。

同時,他突然也想起了被李明派到大搖山上去監視711號別墅的簡成他們,他們這下可慘了,一定變成落湯雞,是不是要叫李明叫他們收隊。

“呤——呤——呤”

這時,桌旁的電話響了起來,衛英軍一接接起,正是說曹操曹操到,電話正是李明打來的。

“衛SIR,很大雨啊,奇怪,自下大雨後,簡成他們和我失去了聯繫,我多次打了他的手機也打不通,發短信也沒回音,我有點擔心,老大!”

“他們有車,他們會避雨的,可能會不會是因雷暴惡劣天氣影響了你和他們之間的通迅。”

“也許是吧!但老大,我有種很不好的感覺!”衛英軍發覺李明的聲音有些發抖。

“你的聲音有點發抖啊,阿明!”

“我害怕!”

“害怕什麼?阿明,你是個警察!”

“這場暴風雨不對勁,我覺得,覺得,好象、、、、”

“好象什麼?”

“好象是針對我們而來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反正,這場風暴來得很怪,本來,今天還是萬里晴空,自從簡成他們出去大搖山後,天就變了,老大,這場暴雨不正常,邪得很。”

“這也許只是你的心理作用,對了,阿明,龍華叔和明叔方面有什麼消息。”衛英軍問,他內心其實已本能感到不對勁,加上剛才看到一閃而過的西藏僧人的幻影,他想壓住自己心頭深處的恐怕。

“我也不清楚,不過,龍華叔剛剛打個電話給我,說馬來西亞方面發生了一些異常的情況,晚一點他可以瞭解清楚,明叔好象回了七奇山,不知在幹什麼?”

“好吧,阿明,有情況打我的手機!”

“好!衛SIR,如果簡成他們六點還沒有回訊,我會親自開車去找他們!”

“好!再見!”衛英軍放下電話,他看了看電話旁的坐鍾,已走至四點三十分了。

轟隆隆,又是一道刺眼的電光在附近的低空掠過,刹時間衛英軍的窗前一片雪白,巨大的雷響在電光閃後震得衛英軍雙耳發嗡,幾乎昏倒。

“真大的暴風雨!”衛英軍望著窗外白茫茫一片的電閃雷鳴,不由自言自語道。

同時,一個奇怪的念頭在他心內閃過——那個在陽臺上出現了又不見的西藏喇嘛究竟是誰,為什麼連續兩次在自己的身邊突然出現?

 

在七層高的大搖山警局總部大樓內,狂暴的大雨如洪湧的洪水般,夾帶著狂風,如千百萬道急速白箭一樣,把大樓淹沒在兇猛的雨網中。

在七樓的資料文件倉庫堙A看管員叔伯正半睡半醒地坐在入口處,正對著他的是空蕩蕩的走廊,他的身後面是足有五百多平方米的資料室,無數處理完的文件資料,如圖書館的存放的書刊一樣,在一排排上下有序擺放在一排又一排書架上。

不知為何,自四點以後,再也沒有人上來查資料,整層七樓,只剩下叔伯一人,他已習以為常,這堻q常要麼人多如毛,要麼有時可以幾天不見人影。

而他左邊的電腦室,那堛漪搹u員已下了班,關了門,堶惆S有人。

叔伯聽著窗外“嘩啦啦”的雨聲,又再看了看手中的表,已是五點了,只要再過一個小時,他就可以關門下班了,他看了看窗外,黑暗如黑夜,今天下午這場突然如其來的巨大暴雨已使整座都市提前進入到黑夜,黑暗和暴雨看上去就好象完全吞沒了警局大樓附近一喧。

“老天,千萬別水浸!”叔伯有點擔心,他住的那個村屋處於低窪地,每逢下雨經常水浸金山,搞個天翻地覆。

突然,叔伯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有個人在身後看著他,但現在整層七樓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其他人,他一個本能轉身向後一看,映入他眼簾的是一排排的資料架,在天花板幾十盞一百火的日光照明光管下一片空蕩蕩,空無一人,他一人也看不見。

“奇怪?怎麼剛才好象有個人在背後看著我?”叔伯一邊自言一邊轉回頭,不知為何,他覺得整個資料大廳在慘白色的幾十盞光管照射下反閃出一股空幽幽,陰森森的陰白氣息,令人有種莫名的詭異感,一片冰白,一片冰白、、、、、

見到沒有人,於是叔伯轉回頭,突然他感到一陣暈眩,不由自主地閉目用手按摩鼻部養神一下。可惜他沒回頭看,不然他會看到一個毛骨恍然的情景,只見那資料書架上,一本資料文件夾突然從架中飛中,懸到半空中自動打開,一頁一頁在自動翻開,好象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翻閱一樣,同時,一陣妖異的紫色妖煙,從盡頭處自動從打開著的洗手間娷m出來、、、、

紫煙中,一雙邪惡的眼睛在看著昏睡的叔伯、、、、、、

半夢半醒間,叔伯陷入半睡中,落地玻璃窗外,仍然電閃雷鳴地下著傾盆大雨,突然,“撲”地一聲,一樣又尖又硬地物突然兇猛地從後面打過來,一下子打在叔伯的後腦上,“啊”叔伯尖叫一聲,連人帶椅,不由自主跌到地上,整個人也一下子由半夢半醒中清醒過來。

“啊!”叔伯慘叫著用手捂著後腦,天啊,手媮晹麻I血跡,頭被打穿了流血了,又痛又熱,金星四閃,他抬頭向擊中自己落到地上的物體一看,原來是本藍色的文件夾,正是這本文件夾的尖角邊打中自己的後腦。

“媽的,誰扔我,這種東西也好玩!”叔伯憤怒地站起身,回頭向著一片白光的資料室看去,一定有人在資料室埵酗憟顜阬Y他!

但在一片光管沐浴下的資料室堣@片空蕩蕩,一個人影也看不到,堶惆S有人?

但突然,叔伯覺得自己的腳下似乎有什麼濕,他低頭一看,天啊,原來,一些水從室內地面流了過來,沖到他的腳邊。

他再定神一看,整個資料室的地面不知什麼時候都莫明其妙的浸滿了一釐米深的水,盡頭處,還傳來陣陣水龍頭放水的嘩啦啦的聲,顯然,有人開了洗手間的水龍頭,怪不得整個資料室都淹水。

“媽的,有病啊!誰開的,還用文件夾扔我!真是無法無天!快給老子滾出來!”這下叔伯大發雷霆,顯然認為,有人在他睡著時躲進資料倉庫媟d惡作劇,不但大開洗手間的水龍頭,道致淹水,還用文件夾偷襲他,太可惡了,這堿O警方存放案件資料的重地,絕不能開玩笑的。

叔伯想拿起桌上的對講機向下麵報告,天啊,他手一伸才發現,桌上的對講機也不見了!

“媽的,不發威當我是病的!”叔伯急急抽起桌底下的一把手槍,不顧濕鞋,叔伯走入到水浸的資料大堂地上,濺起一道道小小的白色水花,當叔伯走到入資料室較堶悼t一邊的陳列架時,不由大吃一驚,天啊,只見堶控あC著有關近期案件資料地方的幾排架子的文件全都七零八落地散佈在潮濕的水面地上,其中一些還被撕成碎片飄浮於水面上,在天花板上的光管燈下反閃出一絲令人心寒冷的光芒。

是誰幹的?不知為何,叔伯本能感到有一種突然而來的恐怖洗襲全身,頭皮一陣發麻,全身雞皮盡起,他本能地感到,這堶悸漯躓薴ㄨ麉l!

“叔伯!”突然一個若有若無的女人般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他急急一個急轉身看去,是身後左邊的洗手間媔ヮ茠滿A堶悸漯糷ㄙ黎偵糪伬啈菾吤普}了!

“什麼人!沒死過!快他媽給我出來!”叔伯刷地一聲急急舉起手中的手槍,瞄準洗手間,一步一步地走向洗手間的大門邊。顯然有什麼東西在堶情I

叔伯舉著手槍,隨時開火地一個箭步沖入到洗手間堙A手中的手槍急急由左到右向四周一指,但是這堶惜@片空蕩蕩,並沒有人!只有嘩啦啦的漏水聲在響著!

“奇怪?這大門是我鎖上的?”叔伯覺得奇怪,同時他向嘩啦啦的發聲處一看,原來是最盡頭處的一個洗手盤上的水龍頭正大放其喉,那些自來水如洪水般直直瀉落到滿滿的洗手盤上,再從盆上四處翻滾的水面上倒瀉落到地上,“嘩啦啦”地象瀑布一樣沖到地上,一些白色的衛生紙令人噁心地在水面上飄浮,地上變成了淺水池。

叔伯急急沖上去,用一隻手關上水喉,他抬頭向洗手間媔有三個方格房看去,個個格房的房門都打開著,堶掠ㄓF空蕩蕩的馬桶屹立在水面上,一個人影也沒有。

突然,“呼”一陣又陰又冷的風,從旁邊吹過來,一下子吹得叔伯全身毛骨,血管都豎起來,他不由自主順勢向風方向一看,天啊,風是從旁邊那長長的大鏡塈j過來的,他順勢向鏡堶惜@看,天啊,一個恐怖的景象在他眼前呈現,自己在鏡子堻漕S有映像,鏡子堿M著是空蕩蕩的洗手間,而自己站在鏡子前,竟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映像,可自己周圍的一切景象,卻如常映在鏡中。

幾乎同時,被叔伯關上的水喉突然自動旋轉,象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扭開一樣,“嘩啦啦”,天啊,一大團一大團水,再次從扭開的水龍頭媦Q瀉出來,不過,這次不是水,而且血紅血紅的鮮血,泛著噁心的泡沫直噴出來。

“啊”叔伯當場嚇得魂飛魄散,轉身而逃,同時,“刷”一聲,洗手間堛疑銴l變成一片耀眼奪目的絢麗紫光,“哈哈哈!”一陣陰森森的笑聲,從泛出陣陣白煙的紫光鏡媔ルX來。

同時,“砰”一聲,整座資料大堂的幾十盞光管一齊自動熄滅,整個資料大堂,不可思議地陷入一片黑暗中,叔伯尖叫著向大廳出口處逃去,可惜窗外雷聲,雨聲,此時卻變得更大,徹底壓倒了他的尖叫聲。

“轟隆”同時,黑暗暴雨窗外,突然,閃起一道令人睜不開眼的白亮閃光,刹間把整個黑暗,水浸的七樓大堂照得一片亮光白白!

在那閃電照得一片雪亮的刹間,叔伯已尖叫著奔到大廳的門口出口處,身後留下一連串快步跑過留下的水花。

電光閃滅後,回復到黑暗後,突然,門口邊一張椅子自動不可思議的向前一沖,狂奔中的叔伯措手不及,被自動滑過來的椅子一撞撞倒,當場怪叫一聲,向前府沖跌落到水浸的黑暗地上,泛濺起一大片白色的水花。手中的手槍,也飛出十幾米遠的水面地上!

“不,不!”叔伯尖叫著,不顧身濕地從濕漉漉的水浸的地上爬起來,定神一看,他發覺地面好象有點不對頭,天啊,地面變了,這不是鋪著白白方理石的洗手間地面,他抬頭一看,天啊,自己又站回到洗手間的鏡子前,自己明明已跑到大廳出口處,怎麼一摔倒後就又回到了洗手間堙H

“不!”叔伯發出前所未有的驚駭尖叫聲,幾乎同時,那閃著妖異的紫光的鏡子堙夾瞗谷a一聲,閃起兩團巨大的橢圓形的紅光巨眼,刹間把整個洗手間映個一片血紅,同時,刷一聲,紫色光中飛出一條長長的白色妖布,還未等叔伯明白過來,已一卷卷起尖叫掙扎的叔伯,卷上半空中,一下子收飛到閃著可怕紅光巨眼和絢麗紫光的長長的大鏡堙A“啊!”沉入一片紫光中的叔伯發出最後一聲駭人的慘叫,一下子已穿沒入鏡媯等不見了,“澎”一聲,留下一隻掙扎時從半空中落下的黑色皮鞋跌落到水面地上,濺起一片白白的水花!

同時,“哈哈哈!”鏡堛熊瘧R紫光發出了一陣陣陰森森的邪惡笑聲、、、、、

外面,仍然電閃雷鳴,大雨連綿、、、、、、、

 

陰霧,一片可怕的陰霧!

衛英軍發現自己跑到了一片片到處都是陰霧中的一大片高大的原始森林,那些濃密的花草樹林,全都十分高大密集,顯是熱帶地區的大雨林。

不知為何,衛英軍知道這堿O馬來西亞沙撈熱一帶的原始大森林,一些猙獰的大猩猩在獰笑著追著他,它們雙眼全都閃著紅光,可怕的巨臂在伸開,在發出陣陣令人膽戰心驚的吼叫聲,它們要吃衛英軍,它們在陰霧的叢林中追過來。

衛英軍在逃跑,逃跑,但不知為什麼,雙腿發軟,老是發現自己跑不快,一個不小心,他跌倒在地,旋轉,幾乎同時,四周的樹林,陰霧在高速旋轉、、、、、最後變成一片灰朦朦,一片灰朦、、、、、

一片灰色,一片灰色

不知過了多久,一片月圓黑夜、、、、

一條佈滿陰霧的湖邊,一群可怕的大猩猩正在湖邊吼叫著,它們的腳下,身下,全是陰森森的雪白帶血的人骨,那些是它們吃剩下骨頭的死人。

突然,湖上刮起陣陣陰風,那些死人的白骨被吹得四處飛散,那些猩猩竟象人一樣,齊齊下跪向著湖心朝拜。

一片陰霧,一片陰霧

陰霧籠罩下的湖中心開始泛起旋渦般的白頭水浪,一團可怕的紫色巨大火焰,烘一聲象在水面上的燃油一樣,不可思議的燃燒成一片巨大的紫色烘烘火焰烈火,隨霧中,這團如鬼火般的紫火緩緩從湖中心飄過來,那些大猩猩在獰叫著,獰叫著,不知為何,衛英軍知道,那些陰霧飄浮于水上的紫火是阿古沙沙神靈在顯靈!

那些猩猩被它控制了,所以以殺吃土人為樂,那紫火是它們的主人,一個邪惡的神靈、、、、又一片模糊了、、、、、、

閃閃發光,閃閃發光,是一枝枝鋒利的長矛,它們在黑夜中閃爍出可怕的寒光殺氣,向黑暗四邊散射出來、、、、、

幾十個身穿草裙,上身赤裸,臉上塗滿白色怪異圖案的黝黑膚色獵頭部落土人戰士在黑夜的叢林大霧中急速成向前沖來,他們個個肌肉發達,身手敏捷,在嗚嗚發出陣陣圍獵時的土人鳥叫聲。

“刷,刷,刷”他們個個都把手中的枝枝長矛飛出,射向一頭頭部是藍色,正在逃跑,全身血淋淋的大猩猩,“嗖、嗖、嗖”隨著一陣陣穿透空氣的可怕的飛矛聲,那閃避不及的猩猩已如刺蝟般身中多矛死去,倒在叢林地上,化成一大灘綠色的泡沫臭液體、、、、、

當大猩猩化為綠水後,四周的景色迅速又變成一片灰朦朦,同時,一個神秘的聲音在灰朦朦中響起“世界上每個山神,湖神,空中神靈都有拉乃體,這頭大猩猩是阿古沙沙邪神在大森林的拉乃體,即魂居體!”

“誰?”衛英軍大聲地在一片灰茫茫然中問那個神秘的聲音。

“宇宙的神秘不是你們人類所能瞭解,世界上的所有萬物都是靈性的。”那個神秘的聲音繼續在響“山有山神,湖有湖神,地有地靈,但並非所有的神靈都是善良的正神,由於一些機緣,有些神靈非常兇殘,因偶然失足而墮入魔道,因為殺生靈成性而成為邪惡的神靈,阿古沙沙神靈就是這樣一個湖泊守護神,居於人間的神就如人一樣,有善惡雙重性,當邪惡的影子進入到神的心中時,神靈就會墮落為妖魔,魔鬼撒旦墮落前是天堂埵黹玥L上的一個六翅天使,阿古沙沙守護神也如是。”

“阿古沙沙神靈,是不是711號別墅地下山洞那個帳蓬堛熊等?”

“正是,那是巴塔湖守護神阿古沙沙的法身,它守護巴塔湖已有千年之久,因當地的土人用活人獻祭而使它染上邪惡殘忍的魔性,漸漸變得殺人成性,因為人是萬物之靈,吸食凡人對他有巨大的益處,它還控制了叢林堥漕ル猛的猩猩,豹子為它提供活人獻祭,於是,巴塔湖一帶幾十個土人部落幾乎全部死光,幾支進入叢林探險的外國動物科研隊也被阿古沙沙神靈作崇搞得神秘失蹤了,阿古沙沙神靈還通過興風作浪令巴塔湖每年淹死十五人,剩下一個善戰兇猛的黑矛族部落借助巫師和族神之力和阿古沙沙神靈對抗。”

“後來,黑矛族得到一個西藏喇嘛的指點,找了阿古沙沙神靈的致命弱點,殺掉了湖神的魂居體,一頭藍色的大猩猩,使阿古沙沙守護神失去了法身,令至巴塔湖遭天遣而乾涸,不得不逃離馬來西亞,來到這堙A通過吸吃十五歲以下的小孩子的精氣來重新修練妖氣,和你們凡人相比,它的魔力無比可怕,因為它已是地獄邪神!”

“不過,再法力無邊的邪神也有其致命的弱點,它在香港的致命弱點就是它的魂居拉乃體,只要找出它在這堛漫啎D體,那麼就可以打敗阿古沙沙邪神!”

“什麼?拉乃體?什麼意思?”

一片灰色,一片灰色,不知為何?那神秘的聲音沒有再響。“阿古沙沙的拉乃體是什麼意思?”衛英軍大聲問。

“我是白色拉乃體。”那神秘的聲音一響完,衛英軍又再次陷入一片迷亂中。

一片迷亂,一片迷亂

好象有一陣子,他好象站在警察大樓外面,暴雨狂風中,好象有個什麼可怕的東西飛了進去,他好象也跟著跑了進去,推開了大門,天啊,門內的大樓堶掬雃豕滬711號別墅底下的那個可怕的妖洞,四壁全是綠陰陰的壁龕,一座座可怕的妖異的牛頭馬頭鬼兵石像在壁邊豎立著,刷一聲,四周的景色突然全部都在旋轉起來,“哈哈哈、、、、”隨著一陣陣魔鬼般的獰笑聲,那一座座鬼卒石像竟然象復活了一樣雙眼閃起刺眼亮晶晶的紅光,刷一聲,它們全都揮飛起手中的可怕的勾魂叉,在旋轉著向著自己飛射過來、、、、

“啊!”衛英軍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全身已被鬼卒石像飛過來的燃燒著的火叉擊中,當場自己爆炸起來,血淋淋的炸成幾塊向四周飛去,斷手,斷腳,“哈哈哈”同時,隨著四周魔鬼們發出的笑聲,衛英軍發現自己斷了的人頭,向著地上墜去,天啊,地上全是可怕的綠色的大毛蜘蛛,全都獰叫著張開著毒牙在等著他、、、、、、、

“啊!”衛英軍尖叫著,一下子從惡夢中醒過來,“轟隆”一聲,一道刺眼的電光刹間在窗外的空中閃過,刹間把整個臥室照得一片雪亮,當場嚇得從惡夢中醒過來衛英軍尖叫一聲,跌倒在地。

“呼,呼,呼”同時,一陣又急又密的敲門聲在“轟隆”地巨響電閃後響起,當場嚇得衛英軍心跳加速,幾乎昏倒。“澎”一聲巨響,大門自動撞開,“傲”一陣令人心驚肉跳的吼叫聲從門外傳來,天啊,一頭血淋淋,長滿象野豬一樣長長獠牙的可怕的大猩猩沖了進來,它張開血盤大口,天啊,是阿古沙沙神靈的魂居體,那個可怕的藍頭猩猩,已一個飛身,飛上空中,向著自己直撲下來。

“啊!”衛英軍發出最後一聲慘叫,但閃避不及、、、、、、、、

 

“啊!”衛英軍尖叫著再從惡夢中驚醒過來,原來剛才是場可怕的夢中夢,自己全身都是冷汗地睜開雙眼從床上紮起。

“轟隆”又是一道震天動地的雷響,同時,一道刺眼的電光仿如夢中一樣在黑暗的窗外閃過,刹間又是把臥室照得一片通明,衛英軍不由自主抓緊被單,向後退去,整個人也被雷聲嚇得陡地從床上彈起。

篤,篤,篤,閃電光過後,回復到黑暗中的室內突然響起一陣又急又密的大力敲門聲,情景就仿如剛才的猩猩惡夢一般,衛英軍當場嚇得尖叫一聲,翻身落床,沖向掛在衣架旁的槍皮套,刷地一聲,他已抽出自己那把備用手槍,急急向門外指去。

同時,“篤,篤,篤”那陣又急又響的敲門聲又響起,難道那個在夢中出現可怕的大猩猩真的在現實中出現了,要破門而入?

“衛英軍,衛英軍,快開門!”篤篤的敲門聲中傳來了一個急促的蒼老男子聲音,這不正是他的老朋友龍華的聲音嗎?

“呼!”這時衛英軍才大大吐了口氣,崩緊的神經快速的心跳這時才緩緩停下來,帶著全身的冷汗有氣無力地應了聲“來了,來了!”然後走去大門。

“快開門,英軍老弟!快!篤篤篤。”從龍華兄急促的聲音聽得出,肯定是發生了重大事件。

“咧啦”一聲,衛英軍拉開大門,只見龍華叔和另外一個警察正身穿全身濕漉漉的黑色大披風雨衣站在門外,神情緊張嚴肅異常,神色凝重,顯然是出了重大急事。

“出了大事,衛SIR,我們現在要採取緊急行動對付世高雄了,黃祥馬局長已經撤消了你的休假令,請立即跟我們回警察局,黃局長已向警方首長要求出動最精銳的飛虎特警隊協助,快,快穿上衣服跟我們走!”那穿著黑色披風雨衣的戴眼鏡的中年男子警察神情嚴肅地說,濕漉漉的黃豆大的雨水如雨點般從他的雨衣袍底瀉下,顯然外面正很大雨,天啊,這中年警察不是本區的警察局的副局長吳林副局長?

“是,吳幫辦!”衛英軍急急敬了個軍禮,連吳副局長也大駕光臨親自來叫他,可見事態之嚴重已發展到了超出他預計的地步。

“快,快,快,我會在路上邊走邊跟你說情況,太可怕了,英軍老弟,馬來西亞方面傳來的消息太可怕了。”龍華叔一臉凝重地講“我真的不敢相信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

衛英軍連忙沖回屋內,在一分鐘內穿上便裝,拿好雨具,匆匆趕出來。

三人迅速離開,關上家門,急速在樓梯上向下急走,衛英軍在出門前看看了手錶,天啊,已到了半夜十一點了,天啊,自己睡到了午夜了!

“衛兄弟,剛才八點左右吉隆坡的老朋友打來了急電,他們從沙撈熱方面傳來了一個可怕的消息。”龍華叔邊急促地走,邊急促地說“住在沙撈熱南部小鎮的世高雄的別墅前天警方在查一宗財務糾紛時,發現別墅堹豯L一人已多時,隨後他們在別墅後面林地媯o現了一個埋有多具屍體的臨時墳地,你知道堶惇O誰的屍體嗎?”

“誰?”衛英軍已感到一種不對頭的氣氛迎頭而來。

“世高雄全家七男六女還有十三個僕人,包括他的兩個妻子,七個兒女,太可怕了,衛SIR,你知道嗎?”龍華略為停了一下,然後神色凝重地講“屍體媮晱]括有世高雄的屍體,他們全都被吸幹血而死,在泥地媯o現的屍體全都死了超過六個月,也就是說,他們全家已經滅絕了六個月也沒有人知道,直至前天才意外給警方發現,由於當地通迅落後,加上沙撈熱洲一向十分保守不開放,所以吉隆坡方面的老友直至今天才拿到如此可怕重要的消息。”

“什麼?世高雄已死了超過六個月,”衛英軍不由心頭大震,那麼在香港的這個世高雄是誰?他的樣子怎麼會跟護照堛漸@高雄的相貌一模一樣。

“在得知香港方面大搖山上有世高雄的消息後,馬來西亞警方一個小時前通過國際刑警正式通知本港警方!”龍華停了一下“立即採取行動逮捕這個世高雄,他們懷疑這個世高雄就是殺人兇手!”

“不可能吧!太不可思議了!”衛英軍造夢也想不到案件會發生如此的急變,可謂風回路轉,急轉直下,世高雄全家原來已被人滅了門,還埋了屍,死了足足半年,怪不得這個世高雄這幾個月可拿著護照進出香港和馬來西亞,原來滅了門也沒有人知道。

“另外,屍體堨i能包括了一個叫阿來和阿同的僕人。也就是說,現在711號別墅堛漱T個人,通通都是已經被殺的人!“龍華繼續說。

天啊,那麼現在在711號別墅堛漕s竟是什麼人啊?一想起那次離魂經歷,衛英軍不由一陣心寒。

“因為是如此重大的國際集體命案,黃局長已向最高當局請求全部幫助,衛SIR,這次我們要直搗黃龍,捉住這個冒牌兇手!“龍華邊說邊已走到樓下。

只見樓外的空地上,正滂沱地下著豪情夜雨,在附近白色的Y字形路燈映射下一片迷朦,遠方的黑夜,不時電閃雷鳴,還是雨下個不停。

只見在雨夜的空地上停著兩部閃爍著警燈的警方吉普車,兩個手持雷明登散彈長槍,身披黑袍雨衣的警員正神情肅然地站在雨夜中等待,一副發生重大事件的一級戒備狀態。

“快上車,我們車上再說。”吳副局長說完,迅速和龍華衛英軍跑過大雨,沖到後面的一部警車堙A而那兩位手持長槍的警員也迅速鑽上另一部車,隨著一陣“嗚嗚嗚”的嚇人警車聲和一閃一爍的耀眼紅燈,兩部警方的吉普車已急速在雨地上濺起兩團長長的水花長痕,同時向著外面的高速公路的方向急急駛去、、、、、、、、、、

 

“還有一件事!”當車子急速駛入到大雨沐浴中的公路時,龍華神情怪怪地講“馬來西亞方面還發現一個情況,據當地鎮人士說,世高雄全家在慘遭滅門前曾與一名叫杜拉爾的降頭師有密切的關係,因為世高雄很迷信巫術力量,很相信鬼仔降頭之類的東西,你上次說在明叔的離魂法施展下,在妖洞堣ㄛO看見帳幕堛熊等妖魔叫世高雄做杜拉爾嗎?這不是巧合嗎?”

“對!”衛英軍這時也想起上次靈魂出竅時在711號別墅地底的恐怖經歷“那阿古沙沙神也叫世高雄做杜拉爾,我聽得很清楚!”

“這麼看來,現在711號別墅堛煽I豪世高雄是個冒牌華貨,他的真正身份應該就是這個降頭法師杜拉爾,馬來西亞沙撈熱方面的消息還說,杜拉爾好象是黑矛族的叛徒,黑矛族正在追殺他。”龍華說“世高雄全家滅門百分之百和他有關。”

“但我的問題是,怎麼他的樣子和世高雄一模一樣。”衛英軍道,他曾在電腦上看過馬來西亞方面從網上傳過來的資料,還有香港入境處的照片,世高雄的護照相片,和他在山洞堿搢ㄙ獐豸l是一樣的。

“沙撈熱當地有一個可怕的傳說,說有一種易容降,只要降頭師吸幹受害人的血,就可以施展一種血咒令自己的臉孔變成被害人的模樣,我也不知這種巫術傳說是真還假,不過現場發現的世高雄的屍體的血是被吸幹的,所以我懷疑現在711號堛漸@高雄是杜拉爾用易容血咒降頭法術,把自己變成世高雄,混進這堥荂I”龍華說“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太可怕了。”

“如果世高雄真的是杜拉爾變成的,那麼我們這次直搗黃龍的任務將會變得十分危險,對了,龍華叔,一定要通知明叔,讓他來助陣,對付一個會巫術降頭的巫師,非風雲堂的明叔不可!”衛英軍急急道。

“我已經通知了明叔,他現在正在和一個由英國來的西洋捉鬼隊聯繫,他會趕來助陣,不過,他對我表示,還沒有找到對付阿古沙沙神靈的方法。”

這時,衛英軍立時想起自己剛才所發的惡夢,還有夢堛漕滲垢答瑭n音情景,他立時道“龍華叔,明叔有帶手機嗎?我想立即和他聯繫。”

“有,對了,這是明叔今天下午六點左右叫我交給你的。”龍華叔一邊說,一邊把一匣手槍子彈遞過來,衛英軍接過,發現匣上有些血的痕跡。

“這是裝有混合有黑狗血的火藥子彈,明叔說,只有這種子彈才可打傷鬼怪!”

“但對阿古沙沙神靈有用嗎?”

“我不知道,反正你拿好以防萬一。”龍華叔說完,又抽出腰間的手機,迅速按下明叔的手機號碼,然後遞給衛英軍。

“明叔!”衛英軍接過手機道。

“什麼事?”

“我是衛英軍沙展,現在正在進行緊急追捕世高雄的行動,明叔,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我已知道了,龍華兄已告訴了我,我現在正在和一支有三個高手的英國捉鬼隊在交談,他們擁有殺吸血鬼和妖鬼的高科技裝備,曾幾十次在英國的古堡和墳墓場堨敢揤L許多作崇害人的鬼怪和吸血僵屍,他們還有可偵測鬼怪痕跡和搜索鬼怪的雷達,還有高科技的電擊鬼槍,不過,他們對這次行動也不是很有把握,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和東南亞的妖魔交過手,不過,他們這次願意免費服務,因為他們認為,這次是為他們打入大陸市場做廣告,揚名立馬的最好機會!”

“太好了,還有一件事,”衛英軍急急簡明扼要地把自己剛才發的那個奇怪的神秘的預夢一五一十地說給了明叔,然後道“明叔,這夢有用嗎?拉乃體魂居體是什麼意思?”

“太好,阿軍,你這夢一定是個神的靈夢,它告訴了我們,怎麼樣可以打敗這個阿古沙沙神靈,拉乃體是藏語,漢譯的意思是魂居體,西藏人認為,世間萬物都是有靈性的,都是有靈魂,軀體,和拉乃體三位一體,缺一不可。魂居體的意思是,一個人的靈魂,一個家族的靈魂甚至整個民族的靈魂都和某個確定的地點或生物有聯繫,這個和靈魂相聯的地點或生物就叫做魂居體,也叫拉乃體,假如這個魂居體或拉乃體被毀滅,那麼這個靈魂所屬的人或者家族就會死期來臨,大劫難逃。”

“你的意思是、、、、”衛英軍已開始有點明白。

“由你的那個夢來看,顯然,這個巴塔湖守護神因為其拉乃體一頭藍頭大猩猩被土人發現殺死,而受到致命一擊,使其失去法身,它不得不逃來這堶奐s修練,因為它的拉乃體被黑矛族發現,這是它在馬來西亞失敗的原因,致于杜拉爾,阿來之類為何與它合作我就不得而知,不過,現在對於我們來說,只要我們找到阿古沙沙神靈在香港的拉乃體,我們就可以消滅它,以免它再在凡間作怪!”

“那麼我們怎麼找到它的拉乃體,這種傳說是不是真的有效?”

“是真的,西藏人甚至認為,拉乃體是三者中的核心,據說古代藏王格薩爾降服法力強大的魔王魯贊時,就是殺掉了魯贊分別寄居於湖泊,大樹,野牛、、、、等九個拉乃體,使魔王魯贊法力崩潰而被打敗。另外,格薩爾王在霍爾王戰爭中,據講也是殺了霍爾王的寄魂牛,寄魂樹,寄魂山從而打敗了霍爾王,相傳一些喇嘛在與山魔鬥法時也是如此打敗邪魔的,甚至西藏整個藏族也有魂居體,相傳是拉薩近郊的奔巴日和格培日兩座山,我會有辦法找到阿古沙沙邪神的魂居體的,你們先去包圍逮捕他,我做些準備和那支英國捉鬼隊隨後趕到。”

“對了,明叔,那夢中的神秘的聲音是誰?它叫自己做白白拉乃體。”

“白白拉乃體,是善良的影子的意思,我估計是阿古沙沙神靈的善良的影子托夢給你,阿古沙沙雖是邪神,但也有善惡雙重,只不過邪惡元氣占了靈魂罷了,或者用現在科學一點的用語來說,就是阿古沙沙神靈的潛意識媔存的一些善良意識托夢給你,它本神靈是不知道的,放心吧,衛老弟,這次我們打敗邪神有辦法了!”

“再見!”

“再見!”同時,衛英軍也聽到耳邊響起一陣“隆隆隆”的巨大馬達聲,他抬頭定神一看,原來他和龍華及另一部警車已駛到了一片夜雨下的警局大樓外的空地上,天啊,空地上全是蓄勢待發,準備出擊,閃爍著紅光的警車、裝甲車、吉普車,它們頭頂上的警燈在白茫茫夜雨中閃爍出令人迷離緊張的血色光芒,一些手持長短槍,全副武裝的警察正在大雨中來回奔跑,一派大戰前的緊張氣氛,天啊,至少有十幾部車和四五十名警員。

同時,隆隆隆,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馬達聲緩緩飛近,只見黑夜的半空中打下來一道巨大的光柱,是從半空中一個閃著蚊火般燈光巨大黑影發出來,原來是一架飛行服務隊的直升機,它正閃爍著其身尾部的及中部指示燈,在“嘩啦啦”的大雨中緩緩降下來,卷起陣陣急風,把四周雨點,地水向四周傾散飛出去。

直升機剛一降到地面上,另一部黑色的警方重型裝甲車的後邊大門自動打開,只見十八名全副黑色防彈備衣的蒙頭大漢,全副武裝地手持MP-5衝鋒槍分成兩路急急沖落到地面上,走向直升機前的空地上集結,這正是大名鼎鼎的飛虎特警隊,據說堶戚茩茬ㄛO可以以一敵十,彈無虛發的神槍手。

顯然,連飛虎隊也出動,可見事態之大。

只見另一個身披雨衣的探員冒著大雨直沖過來,幫衛英軍龍華他們打開車門。

“衛SIR,發生大事了,簡成他們那部車被人發現墜毀於大搖山的山底,他們三人可能已全部死亡了!”打開車門的探員正是李明。

“什麼!簡成他們全死了?”衛英軍不由心頭大震,簡成等三人正是他派出去監視711號別墅的,想不到現在居然離奇墜車落山而死,同時,一陣心寒也由心頭升起,這是不是711號別墅妖孽作崇所致?

“衛SIR,他們死得太邪門了,黃局長得知後也很大火,現在是全局的兄弟們能出動都出動了,衛SIR,局長要求你和飛虎特警隊作先頭部隊從空中發動首輪突擊,我們的交警,已經封鎖了大搖山的山下的七個出口。”李明繼續地說“我們大部隊同步出發,這次我們的火力足夠打一場大仗了,這次,冒牌世高雄難逃法網!”

正講際,正見警局大樓底下,黃祥馬局長正身披大衣,也在大叫“衛沙展,快過來!”茫茫大雨仍下個不停,樓上的黑暗空中不時電閃雷鳴,似乎在預兆著不祥。

衛英軍披上雨衣,沖出車門,滂沱的夜雨打得地上全是密集一閃一滅的水花,在白色的路燈下顯得陰森異常,四周的景物也變得模糊不清。

“衛英軍沙展,我們必須在十二個小時內逮捕這個冒牌的世高雄,上頭已派來了飛虎隊堻抯F害的第七分隊,衛沙展,因為你比較瞭解711號別墅方面的情況,因此我命令你和飛虎隊堛漱Q八名特種隊員一齊坐飛機,直奔711號別墅擒拿這個重犯。”黃局長說完,用手向在直升機旁肅立在大雨中的飛虎隊招手,其中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中年大漢手持MP-5快速步來。

同時,幾部“嗚嗚嗚”閃著警燈的警車已率先啟動,在漂潑連綿的夜雨中駛入公路中,濺起高高兩行水花,高速向著北面的大搖山駛去。

“這是飛虎隊第七分隊隊長傲天龍。”黃局長向衛英軍介紹,那黑衣大漢除下自己的面套,只見傲天龍虎背熊腰,濃眉大眼,兩束鷹般的目光閃爍出此人的強悍煞氣。

“這位是衛英軍沙展,他一直負責此案。”黃局長同時向傲天龍介紹衛英軍“他將和你們一齊去直搗711號別墅,我們這次的行動代號就是——藍色閃電!”

“很高興認識你,衛SIR,時不宜遲,藍色閃電現在啟動,我們立即上機吧!” 傲天龍一和衛英軍握完手就立即戴回面套,立時招手向直升機處急步邁去。顯是快人快語之人。

“好!”衛英軍立時和傲天龍一齊走入到轟鳴一片的傾盆大雨中,嘩嘩的雨水打得二人的臉上是陣陣刺痛,“傲隊長,我們這次捉拿的對手是個馬來西亞大巫師,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大困難!”

“放心吧!衛SIR,我的兄弟們個個都做好了準備,我們一定會重拳出擊,把這個巫師擒拿!” 傲天龍一邊說一邊來到了分肅然分兩行站立在雨中的隊員們面前“兄弟們,藍色閃電開始行動!”

“YES SIR!”隊員們齊聲應道。

隆隆隆,直升機上的主機翼旋轉中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陣陣機風吹得飛虎隊員們個個衣袖飛舞,幾乎象站不定一樣,附近一帶的碎石及雜桶,早已被吹得飛滾到遠遠的黑暗中。

“兄弟們!” 傲天龍大聲地在飛機的轟鳴聲中對手下的十七位兄弟訓話“我知道你們個個都是身手不凡,武功高強的好手,但我要說,驕兵必敗,兄弟們,雖然我們這次的行動只是捉拿一個冒牌殺人犯,但這傢伙是個大降頭法師,所以可能會有一場惡戰,兄弟們,記住,在突襲時我們要象猛虎下山一樣閃電兇猛,我們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捉住,藍色閃電發動,上機,兄弟們!”一講完,傲天龍一揮手,立時十七個牛高馬大的蒙面黑衣戰士迅速分成兩路,急急鑽入機中,衛英軍和傲天龍從機尾上機。

“出發,機師!”隨著傲天龍一聲指示,直升機發動機發出排山倒海般轟鳴聲,隨著陣陣散開雷霆萬均的氣浪,直升機旋轉著巨大的主機翼,冉冉升上下著大雨的半空,然後在警局大樓的頂部上空迅速轉了個頭,發著隆隆隆巨響及閃爍著身上頭燈尾燈,向著大搖山方向飛去、、、、、、

可惜沒人注意到,在警區大樓地下一樓的某個黑暗的窗口堙A一個陰森森如僵屍般蒼白的中年人正惡狠狠地望著遠去的直升機和四周連接出發的警車,露出一股詭異的笑容,他正是711號別墅的看更阿來。

他不慌不忙地走出房間,走到走廊堙A當走到走廊上,一轉了個彎,他就變成了一個面無表情的小鬍子警察,只見這個小鬍子警察一臉僵白,面無表情地走到大樓門外,然後惡狠狠地向著東面某部正準備出發的警車走去,那車堙A正有探員正準備開車離去,這是最後一部準備出發的警車、、、、、、

 

隆隆隆,隨著陣陣震耳欲聾的馬達聲和刺耳的機翼震盪空氣的撕裂聲,裝有十八名全副武裝的飛虎突擊隊隊員的直升機在黑夜的傾盆大雨急速的低空飛行,黑暗起伏的山影和遠方燈火通明的大廈成了鮮明的對比,在直升機兩旁快速向後掠去。

在半明半暗的機艙內,隊長傲天龍正在用拭擦手中德國制的MP-5衝鋒槍,這種槍裝有九毫米口徑的子彈,每分射速可達三百發,近身戰的威力之巨難以想像。

“衛SIR,我有點不明白,雖然我聽說降頭法術的傳說,但對付一個降頭師要動用我們,是不是有點殺雞用牛刀?”傲天龍精光閃閃地問。

“你不瞭解敵人!隊長!”衛英軍苦笑著說“這個世高雄降頭師是個超乎你想像之外的魔鬼,隊長,你要做好思想準備,我們會有一場不可思議的硬戰要打!”

“我知道世界上也許真的有些可怕的黑暗東西,但是,我要說” 傲天龍停了一下,然後語氣堅定地說“在我們飛虎隊手下,他們將一敗塗地!”

“我們兄弟們個個都頂瓜瓜。”副隊長,一個身材瘦削的蒙臉漢子也說“就算是邪東西,我們也一定會打它個落花流水!”

衛英軍歎了口氣,不知為何,望著這十八名龍精虎猛的突擊隊員,他竟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他感到,是不是有些東西不對頭。

“隊長,你相信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力量嗎?”衛英軍問。

“我不信鬼神,衛沙展,我只相信自己!” 傲天龍顯得十分自信“沒有任何妖魔鬼怪可以逃脫我們飛虎隊的虎網!”

“都——都——都”

機艙內,一陣刺耳的警告聲劃破了隆隆的飛行聲響起,同時,半明半暗的機艙頂部紅色閃燈也開始閃爍起來,一下子,整個機艙內十八名戰士和衛英軍都陷入一片血紅的警備燈光中,看上去仿佛染上了一層鮮血一樣,同時,機頭駕駛員轉過頭,大聲地說“大搖山已到,一分鐘後抵過目的地上方!”

衛英軍從機窗外望去,天啊,但見黑沉沉的大搖山在夜雨中顯得一片迷糊,使人看不清,陣陣雷電,不時竟從直升機頂上掠過,隨後“轟隆”炸響起令人不由自主內心猛跳的雷鳴,真是太可怕的鬼天氣!

“1分鐘!”但見英姿勃發的傲天龍站起身,打出V字形手勢對他的手下“1分鐘後出擊!”

“刷拉”一聲,幾乎同時,其他十七名隊員齊齊刷刷地拉上的槍栓,所有的MP-5槍已拉開保險,上膛備發!藍色閃電,就要開始、、、、、

 

“30秒後出擊。”隨著傲天龍的厲聲叱喝,機內的十七名隊員一齊應聲打出V字形的勝利手勢,在一片血紅的緊急燈光閃爍下顯得異常緊張。

衛英軍在一閃一閃的紅色機艙內窗口向外望去,直升機已在茫茫大雨中從一座黑沉沉的山頭上上空掠過,向著前方另一座巨大的黑暗山巒的半山腰低空俯衝過去,同時,機內響起了駕駛員的聲音“目標已到達,711號別墅!”在夜雨下佈滿山林的大搖山迅速在衛英軍的眼中變大,連綿起伏的黑暗森林仿如一個巨大的地獄深淵迅速在他們眼前展開,直升機如巨鷹猛撲般向著這黑暗半山腰中閃著如棋子般燈火的別墅降下去,那正是711號別墅。

說時遲,那時快,還未等衛英軍細想過來,隆隆隆,隨著陣陣劃破空氣的螺旋槳轉打空氣聲,直升機已快如閃電飛降到711號別墅花園上空中,別墅迅速在飛近中變大至清晰呈現,只見在雨中,整幢711號別墅三層樓全都變得燈火通明,看上去好象一排長在別墅上巨大可怕的眼睛一樣,在黑夜的大雨沐浴下散發出一股怪異的氣息,而別墅附近的花園水池及門口邊的私家公路,在大雨下空無一人,在路邊泛光燈紅色路燈及大雨掩映下閃出一片詭秘的死氣沈沈。

“嘭”一聲,機門自動打開,一陣急風連同密雨,如千萬支飛針一樣,沒頭沒腦地打在傲天龍的臉上,陣陣刺痛。

同時,直升機已降至離花園草坪上一米的半空中,“嘭”一聲,機頭高強度探照燈隨聲打出,打射出一個巨大的光柱,射向別墅,同時,直升機外側的高音喇叭響起警方的聲音“711號別墅堛漱H,你們已經被警方包圍,為保證你們的安全,請立即伏地伸手投降,我們保證你們的人身安全。”同時,直升機排山倒海發出的氣浪吹得四周草葉四飛旋轉起來。

“出擊!”隨著傲天龍一打打出手勢,十八名手持MP-5的飛虎隊員,如猛虎下山般閃電從直升機左右兩側機門沖出,,並迅速分成三路,在滂沱的夜雨下如三道神箭般沖向別墅的前門,後門及花園後邊的車房,簡直就是兵貴神速,快如閃電。

快,實在太快了,還未等直升機的喇叭警告講完,攻別墅正前門的6個黑衣突擊隊員們已分別從正門及左右三個窗口如狼似虎的破窗破門而入。

“嘭啦”“嘭啦”“嘭啦”隨著一陣陣碎開的玻璃如暴雨般傾瀉四濺,六名戴著黑色頭盔,蒙著臉,身穿黑色防彈衣,手持MP-5衝鋒槍的飛虎隊員大漢已天兵下凡般撞入到別墅堶悸漸角j的客廳堙C

“不准動!”一馬當先的傲天龍持槍隨著身上瀉飛下的玻璃碎片,怒發神威地喝道,同時,手中的MP-5槍也隨著他的視線急轉向這富麗堂皇,燈火通明的大廳的各個位置,隨時開火,同時,其餘五個戰士也神情緊張地用槍指瞄向前方,並急急從五個不同的方位貓身插入到客廳的四周上,其中兩個還沖到佈滿紅色沙發盆景的西面,但奇怪的是,整個客廳空無一人,但卻又象開節日舞會場一樣大放光明,天花板垂吊下的大吊燈把整個大客廳照個一覽無唯。

一見客廳沒人,傲天龍立即迅速向身邊的隊員閃電般打了個向上的手勢,同時手中的衝鋒槍急急舉高指向二樓樓梯上的過道作掩護,同時,三個黑色防彈衣的飛虎隊大漢如風似電,仿如插上翅膀一樣向樓梯上飛沖上去,身手敏捷快速得如流星,令人不敢相信。

“嘭”“嘭”閃電般沖上二樓的三名戰士如龍捲風般分別踢撞開各個不同的房間,手中MP-5衝鋒槍瞄準器上射出可怕的紅外線如死神眼光般一條條隨手射向大放光明,但卻空無一人的房間,間間如是。

同時,在別墅外另外一組的飛虎隊員從後門用飛虎索直直飛卷上三樓,三條大漢閃電般飛爬上去撞入三樓,閃電般一腳腳把三樓各個主人僕人房書房電腦房全部撞開,但他們所見的,如同二樓的隊員們一樣,全是大放光明,但卻又空無一人的房間。

 

“報告隊長,二樓房間沒人!”二樓上,一個頭上戴著無線通信耳機的飛虎隊大漢向著在地下客廳中的傲天龍報告。

“報告隊長,7號報告,三樓房間沒人!”在世高雄的主人臥室堙A代號為7號的飛虎隊第三組組長常虎對著架在嘴邊的對講線咪說,然後一腳把床上的被子整張踢飛起,飛開的被子後豪床上空無一人。

同時,“嘭”“嘭”從後房,工人房,廚房沖入到客廳堛熔臚G組的三名全副武裝的特種戰士也撞破連接客廳的大門,沖到客廳上,向正倚腳站在一陶瓷狗上的隊長傲天龍報告“報告隊長,工人房,廚房全部沒人。”

“媽的,這老狐狸到哪里去了?”傲天龍怒氣衝衝地對著掛在頭上的對講耳咪機對“阿風,車房那邊情況如何?”

透過客廳的破碎的落地玻璃牆,只見撲向車房的第三組六名隊員在阿風的帶領下正從花園草坪上奔過來,邊奔邊報告“報告隊長,車房堥S人!”

“媽的,難道這老傢伙逃跑了?” 傲天龍憤怒地揮動了手中的MP-5槍,他最討厭就是在行動中撲空的情況。

衛英軍望著這燈火輝煌的客廳,不知為何,他突然感到有種莫明其妙的不對勁,一種怪異的恐怖感油然升起,這堛滷〞p不對頭,如果是逃跑,怎麼整幢別墅的燈火會如此大放光明,如此輝煌,仿如在歡迎他們到來一樣。

“隊長,這堣ㄨ奰Y!”衛英軍突然大大聲地對傲天龍說,他剛才隨著沖進來的飛虎特警隊沖入到客廳時,就已經感到有種莫名的異常,雖然整幢別墅堣@片燈火通明,但空氣卻異常陰冷,而且更何況,他似乎感到無形中有雙眼睛在客廳堿搧菪L們。

“的確不對勁,媽的,一定是你們警局埵酗滌郎V他們通風報信!” 傲天龍皺起眉頭,冷冰冰地回應。同時淩厲的目光,隨著手中的槍繼續掃向四周。

衛英軍順著有怪異被盯感的方向向著客廳南面望過去,天啊,在南面樓梯上通向二樓的Y形梯的正中的牆壁上,正正掛著一幅雙目炯炯有神的白髮老人世高雄的臉孔的畫像,不知為何,衛英軍的目光一接觸這畫像上的老人臉孔,竟刹間感到一陣莫名的暈眩感,畫像上的世高雄刹間變得模糊起來。

他不由自主地閉上雙眼,雙手掩頭,向後退去。

“你怎麼了?衛探長!” 傲天龍連忙發問,他發現了衛英軍的異常狀態。

“沒什麼,沒什麼!”衛英軍搖了搖頭,拍了拍自己的頭部,再度張開雙眼,望回傲天龍那緊張神情的臉孔,及持槍四指的戰士,這才神智清醒過來,他再轉回頭,定回神望向那南面的世高雄莊嚴畫像,這時卻不再有怪異的被盯感,畫像的上臉孔似乎刹間回復了正常,失去了剛才的怪異感,又變回了死物。

“你到底怎麼樣了,兄弟!”傲天龍神情凝重地再三問。

“沒事,剛才只不過有點頭暈。”衛英軍轉回頭,呆神地望著傲天龍,接著說“我害怕,隊長!”不知為什麼,他的心臟緊張得猛跳個不停。

同時,在別墅外,滂沱的夜雨仍劈劈啪啪地下個不停,“隆隆隆”直升機閃爍著身上的蚊火般的指示燈,在一片發動機的轟鳴巨響中轉動著它頂上的機翼,它身上的指示著陸燈及機頭打出的巨大的探照明燈光柱在一片茫茫然夜雨黑暗中來回掃射著,掃向花園後面的假石山及泳池上,一片陰森森肅然。

“天啊,泳池堿O怎麼回事?”當探照燈光柱透過大片大片在光柱中閃爍下落的雨點,照到那在暴雨雨點中打出無數水花的池面水面上時,天啊,在昏黃的光柱下,整個泳池的水面竟然變成了一片血紅血紅沸騰著冒著一大大片氣泡,升起一大團一大團妖異折煙,從沸騰著的血紅池水面上升起,天啊,不知什麼時候,這泳池水變化了、、、、

這哪是什麼池水,而是一池血紅血紅的人血池!

“不!”當場嚇得直升機內的駕駛員發出一聲長長的尖叫聲,還未等駕駛員反應過來,“轟隆”一聲,一池沸騰的血紅的人血池水隨聲炸起一道巨大的火光,整池泳水血刹間在火光中炸變成一道巨大發出絢麗奪目的紫色光柱,在一片陰森茫茫然的黑暗夜雨中直貫沖天,仿如一道巨大的天神柱刹間把711號別墅及附近花園假石山一帶方圓幾百米範圍內照成一片紫晝,這一束突然閃發直貫雲屑的巨大的紫色光柱散發出一片亮晶晶的燦爛紫光,把那草坪上的直升機照成一片紫藍,同時,也把六名在別墅外面的第三組飛虎隊員沐浴入一片幽幽紫光中,巨大的紫光柱散發出陣陣如蜜蜂群般嗡嗡巨響,響遍大地,仿如末日降臨一樣。

“我的天,那是什麼東西?”在客廳堛熄々挴s轉回頭,那突然隨著“轟隆”一聲巨響撥池而起的巨大的紫色光柱發出的絢麗刺眼的陣陣強光透過玻璃牆,把整個客廳照得一片紫亮,亮得令人莫名怪異。

“妖洞!”衛英軍望著牆外的這紫色巨大光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上次在明叔的追魂法下可怕經歷,同時,他感覺到,四周所有的一切,包括空氣和所有的東西,仿佛已和這映照四散的絢麗紫光熔化到一齊,他的臉孔,在紫光沐浴下,一片血紫色,亮得令人毛骨恍然。

“不!”一個站在離泳池只有十多米遠被紫光映得一片紫亮亮的飛虎隊大漢突然象發了瘋一樣,舉起手中的MP5衝鋒槍,貓著身在步行中向著這沖天而起的巨大的紫色光柱開火了,隨著“噠噠噠”一陣陣淩厲刺耳的心寒槍聲,這大漢手中的MP5槍口已噴射出長長的猛烈火舌,三十發火力威猛九毫米的子彈,已閃發著可怕的紅光,從槍口中隨著射出,穿過十幾米的大雨夜空,沒頭沒腦地射入到那絢麗奪目的泳池那樣寬大的紫色光柱中。

“轟刷”一聲,幾乎同時,紫色巨大沖天光柱中突然隨著這一聲巨響,一道亮得晃眼的妖異的火焰火龍,張開可怕的火焰巨口,突然從光柱中飛射而出,刹間飛穿過十幾米的黑暗夜雨空中,從那狂叫著開火的飛虎隊大漢的胸部刷一聲穿胸而過,穿過後還直直飛穿擊中那大漢身後十幾米遠的假石山頂上。

“轟隆”一聲,同時,這假石山被飛舞出來的火龍擊中,炸起一大團四散而射的巨大的傘網狀的電火花煙光,整座假石山在漫天遍空達十幾米直徑的煙花光網中,炸成幾十塊碎石,四散飛起,把四周一片映亮,一個來不及飛身趴下的飛虎隊員,發出一聲慘叫,當場被炸碎開的一塊尖削的巨石削去血淋淋的人頭,散飛落到後面六七米遠的黑暗空地上,無頭之軀,噴射出如激流般噴泉的人血,向後倒去,雙手仍仍緊握手中的MP-5槍,此情此景,駭人之極!

“臥倒!”一聽到轟隆巨響,傲天龍已快如閃電發出命令,同時,連同身邊多名隊員,齊齊快如閃電般飛身臥下,衛英軍也快如閃電般飛身趴下,幾乎同時,外面十幾塊假石山爆裂而開的碎石,在煙花電光中沖天飛沖進來,“砰啦”一聲聲把玻璃牆打出一個個巨大的缺口,沒頭沒腦地向著客廳堛蝦A狠砸過來,玻璃碎片如雨點破裂四飛,仿如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

一塊如足球般大小的尖銳石頭,從臥倒的衛英軍的頭上飛滾而過,擊中衛身後的玻璃茶几,轟一聲,茶几玻璃桌面四爆而裂飛起,碎片四濺,天啊,就差那麼一點,衛英軍就會被打中頭部。

“胡!”臥倒在地的衛英軍不由長長吐出一口氣,太險了,如果自己遲臥倒一秒鐘,鐵定沒命了!真是險過剃頭!

 

同時,那瘋狂開火被火龍穿心而過的飛虎隊大漢全身冒起一團妖異的白煙,白煙過後,這隊員竟變成一具焦黑冒煙的黑色焦煙的焦屍體,直挺挺地握著手中打光子彈的衝鋒槍,向後倒去,“撲”一聲,跌到草地上,竟化成一團泛著泡沫的黑色液體,向四周散去。

同時,在一大片一大片夜雨下閃爍著警燈二十多部大小不同的警車,在黃局長的親自指揮下已駛到大搖山入山公路上,劈劈啪啪的下著的大片大片夜雨把黑夜中大搖山公路變成一片茫茫然迷糊世界,兩邊血紅的路燈在連成一片雨聲雨網中把公路及附近的樹林映得一片血紅迷離,再加上“嗚嗚”大隊警車發出刺耳警車聲,簡直仿如直通向地獄黃泉的血路一樣。

“轟隆”一聲,連綿起伏的黑暗大搖山山腰後面傳來了穿透夜雨的可怖巨響,隱隱見到山背後升起一道耀眼奪目,令人膽戰心寒的紫色光柱,在茫茫然黑夜雨中直貫雲屑,四散發射出幽幽陰森的絢麗紫光,在迷離白茫一片夜雨中顯得可怕之極!

“天啊,那是什麼?”那坐在頭部開路警車的司機阿明不由邊踩油門加速向山上駛去,邊說邊轉頭向發光處看去,漫天而下的雨點打在刮雨刷轉動擋風玻璃前,一片幽然。

“那是711號別墅的位置,天啊,那堣@定出大事了,阿明,快加速全速駛向711號別墅!”坐在後面的龍華警官大聲叫道,他神情嚴肅地望向這黑暗山背後升起令人不寒而突穿透迷離茫茫然夜雨的紫色光柱,一股莫名的不祥感仿如冰水一樣的迅速洗襲了他的全身。

太不可思議了,龍華已本能感到,衛英軍和傲天龍他們一定是碰上了可怕的事情了。

“明叔,你要快點來!”龍華不由自主地發抖地閉上雙眼,面肌發抖的喃喃自道。

“是,我立即全速!”司機阿明順應龍華的命令,迅速把油門踩到最盡,“刷”一聲,頂上閃爍著可怕的紅藍警燈的吉普警車迅速在茫茫夜雨沐浴下的彎曲向上的環山公路上加速,車子高高如閃電般向山上疾去,濺起兩團高高的急急長水花,在“嗚嗚嗚”的刺耳警車聲下,在頭車帶領下,身後二十多輛警備車、裝甲車、警車一齊呼嘯著加速,閃爍著車身上迷離一閃一亮的警燈,仿如一條閃爍著緊張燈光的火龍,火速在纏繞環山公路中咆哮著前進,如風如電般駛沖向山背後目標——711號別墅。

在這支急速前進的車龍車尾是一部嗚嗚嗚高速行駛的吉普警車,在暴雨沖洗下刮雨刷瘋狂掃動的擋風玻璃後面,一個面無表情,色白如骨的戴著黑色墨鏡,仿如僵屍一樣的小鬍子警察正在駕駛座上象機器人一樣握動著方向盤,“轟隆”隨著一道在車隊上空淩空劃過刺眼奪目的蛇形閃電,刹間把車前的駕駛座上照個一片通白,天啊,這小鬍子警察握在方向盤上的雙手哪是什麼手啊,而是一對巨大綠銅色仿如金屬磷甲一樣,長著尖銳如刀鋒指甲的魔鬼鬼爪,在電光雷鳴刹間閃爍出可怕的陰森的殺氣,同時,小鬍子警察白冰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森森的詭異的可怕笑容,雙眼也閃起了刺眼的綠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