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噫噫噫噫、、、

昏迷中,衛英軍隱隱約約聽到一陣斷斷續續的,時有時無的聲音、、

迷糊間

“快、、、快、、、快來、、人!“

有一陣急促尖尖的聲音似乎在很遠的黑暗遠處響起,越離越遠,是誰的?是女的,好象是阿芳嗎?好象又不是,他拼力想,一片空白,一片空白,很快聲音全部遠去消失了、、他進入到迷糊中。

黑暗中,在陣陣閃光的白煙中,好象有一輛無人的黑色轎車自動行駛到了他的面前,無人的車堶掠{著光亮光亮的黃光,空無一人,空無一人。車頭兩盞耀眼的車頭燈打出了兩道光柱,直直照到他身上,一陣暈厥、、、、

然後不知怎麼回事,他發現自己已開著這部黑色的車子在黑暗中向前行駛,噫噫噫,四周迷糊黑暗中,好象有些迷迷糊糊的穿著民國時代綠黃唐裝的紙紮童子人在向他招手,在黑暗中兩旁,一邊招手,一邊發出陣陣聲音“衛英軍,衛英軍,你快來啊,你快來啊!”每當衛英軍定神向它們看時,它們全都在刹間變得迷糊不清起來,沒入黑暗中似有似無,一片迷糊、、、、

然後無人的黑色的車子又刹間變得迷糊了,車子四周的黑暗變成了一個空蕩蕩,靜寂的黑暗建築大樓內,然後迷迷糊糊間,他發現自己由開車變成一個人孤獨地走在空蕩蕩的大樓中,一個迷糊的人影突然在他身旁的向上樓梯口中出現,並站在他身旁。向他招手。

衛英軍定神一看,這迷糊人影刹間變得清楚起來,並閃起了一團藍光,藍光中,老天,這是一個戴著摩托車頭盔的西裝便衣警員,正緩緩伸著手,在向自己打招呼!

這戴著頭盔人的身影不就是神探張偉龍的身影,奇怪,他怎麼會在這堙A衛英軍見到他有點怪,形象有點迷糊,突然,張偉龍頭盔堸{起了怪異的亮光,他全身也刹間變得更清晰了,天啊,只見他全身都是血淋淋的,頭盔堛瑭y孔全是鮮血,還有十字形裂開的臉裂隙臉皮翻開著,全是血,極之恐怖,面上則是面無表情,冷若冰霜。

“你怎麼了,張SIR,”衛英軍問。

但面無表情,血淋淋的張偉龍仿佛看不見衛英軍似的,並不回答,而是硬僵地走到衛英軍的另一邊停下,呆立了一下,然後突然說“很冷,很冷,很冷、、、、”

“什麼很冷?”衛英軍問。

“很冷,很冷,邪神要來了。”那血淋淋戴著頭盔的張偉龍突然又變得迷糊起來,並自動雙腳不動向著樓梯的上方自動滑上去,沒入上方的黑暗迷糊間。

“邪神?什麼邪神?”衛英軍連忙沖上去想一把抓住,刷一聲,誰知四周突然一下子天旋地轉起來,張偉龍和樓梯全都一下子不見了,四周大樓全都模糊旋轉起來。

“等我,別走!”還未等沖上去的衛英軍叫完,刷一聲,他腳下突然一空,地面刹間變成一片黑暗的深淵,他一腳踏空,一下子跌入到一片黑暗的黑暗虛無中,發出一聲恐怕的尖叫聲、、、、、

一片模糊,一片模糊,衛英軍又陷入一片空白無意識中、、、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衛英軍好象又回到意識中,有幾個聲音不停地在耳飄啊,飄啊,有一些人影在迷糊間在他眼前晃動,晃動、、、

慢慢,衛英軍清醒過來,雖然頭仍然痛得象被灌了重鉛一樣,頭重神經痛,不舒服,但他的神智開始反應並漸漸清醒過來。

“你不用這麼大聲尖叫,衛大哥已經沒事了!”一把男聲在響。

“尖你個頭,你有沒有良心的?你的老大昏了,你這樣說話小心生仔沒屁股。”天啊,是阿芳和李明的聲音。

“衛大哥眼睛動了!”

“他有反應了!”那些飄蕩的聲音變清楚了,衛英軍感到自己已從夢中返回到現實中來了。

“行了,衛SIR醒來了!”那是警察局門診醫生老陳的聲音“你們不用吵了,你們的頭醒過來了!沒事了!”

那些晃動的人影開始變清了,昏迷中醒過來的衛英軍拼力慢慢睜開了那沉重如泰山的眼皮,那幾個人影定了下來映入他眼中,原來自己正躺在警隊小醫務所的床上,那幾個人影正是關切望著自己的阿芳,李明和醫生老陳。

“衛大哥,你沒事吧!真是擔心死我啊!”阿芳邊說邊伸手到床上安撫衛英軍的臉和頭。

“喂,喂,喂,我早說過沒事的,衛大哥吉人天相,你不要整天叫來叫去,動手動腳!這影響病人情緒!”李明硬生生拉開了阿芳的手。

“你發神經啊!”阿芳轉過臉“你才對我動手動腳,再不放我的手我要叫非禮了!”

“你們兩個安靜一下,好不好,!”那個醫生老陳發火了“衛SIR才醒過來,需要安靜,明不明白!”

兩人這才安靜下來,並鬆開了手。

“衛SIR,怎麼樣,你沒事吧?”老陳問。

“沒、、沒事。”衛英軍緩慢地回答。

“我早就說過,你們不用太害怕,衛探長壯得象牛,怎麼會有事?”老陳笑了起來。

“我們的老大福大命大,只不過小睡一下,芳姐,你以後不用再大驚小怪地叫來叫去了!”李明說。

“阿明!你不要再說下去了!”衛英軍慢慢地從床上坐起。他慢慢地完全清醒過來,同時,笑容滿臉的阿芳遞上了一杯熱騰騰的綠茶過來“衛大哥,杭州綠茶,快喝一杯!”

“為什麼我沒有,你太偏心了。”李明不滿地叫了起來。

“現在是衛大哥昏倒,又不是你,你又沒病,我為什麼要買茶給你,你不會自己買嗎?”阿芳不以為然。

衛英軍接過茶,喝了以後,全身溫暖,以後才道“好了,不要再吵了,我剛才只不過午睡一下,充一下電!”

“以便做超級警察,YES!”阿芳接上道“到時就可以大顯身手!”

四人一齊笑了起來。

“對了,衛SIR,你剛才為什麼會昏倒?”老陳問。

這句話象一道寒冷的冰鋒一樣一下子把衛英軍帶回到剛才那個可怕的手機強音及從手機堮g出把自己打昏的妖異白光,還有自己在昏迷中發那個可怕的血淋淋的張偉龍神探長的惡夢、、、、

足足呆了幾分鐘,由全身溫暖變回冷冰冰的衛英軍才回答“可能剛才吃得太飽,血壓太高吧!”

眾人笑了起來,但唯獨衛英軍沒有笑,他有一種感覺,這不是一個好夢。只有一個聲音在他心內處響起,剛才惡夢中血淋淋的張偉龍所說的邪神,到底是什麼預兆?

 

在離開大搖山南面五公里的一屋村的榮記士多店前,老闆榮叔正在同此區大名鼎鼎的沙展張偉龍交談。

“那天晚上我在這媕蝺~,那幾個小學生就在那堛戛趕g藏。”榮叔邊說邊指著前方向著大搖山方向的二十多米遠的一大片草坪樹林花園。

“其中一個扮警察,另外幾個扮土匪藏匿起來,那個扮警察的靠著樹蒙著雙眼5分鐘後去找他們,那幾個扮土匪很快散開藏匿到黑暗的樹林草叢中,五分鐘後,那個蒙眼的小孩子睜開眼,去找那幾個藏起來的小孩子,接下來,我也不知他們接下來玩追到哪里去了,反正這一帶經常有小孩子玩這種遊戲的,誰會在意呢?大約二十分鐘後,我突然看見那個扮警察的小孩子跟著一個穿著黑色唐裝的老人的手拉下慢慢地離去,沿著樹林公路向著遠方的大搖山方向走去,很快便走入到那黑暗公路的起伏的山林迷霧中,那時我就感覺不對頭了,但你要知道,我們這堛漱H是不管閒事的,加上那個被帶走的小孩子那麼順從,我還以為那唐裝老人是那小孩的爺爺。”

“你確定就是這個小孩?”張偉龍拿著一張失蹤的小孩子照片說。他正是一周前失蹤的小六學生阿生。

“對,那穿的校服也一樣,在那唐裝老人帶走這個扮警察的小孩後,大約半個小時後,那時藏在各處的另外幾個小學生因為發現沒人找他們而走了出來,並到處大聲叫那個扮警察的小孩的名字阿生,他們還走到我這堸搹釣S有看見阿生。這時我才知大事不妙。”

“怎麼不妙?”

“他們告訴我,那阿生根本就沒有爺爺的,後來還驚動了路過的摩托巡警,他們一齊和附近的村民找了整晚到找不到人,這時我才知道出大事,原來這黑衣老頭是個拐子佬,太可惡,這麼老還拐騙小孩,真是沒人性。”

“你說你曾聽過這黑衣老人的傳說,什麼意思?”

“不,是我兒子榮仔說給我聽的,因為那天他也目睹了一下那個黑衣老人帶走小孩,後來出事後,榮仔告訴我,這黑衣老僕人,他似乎在兩個月的大搖山早晨運貨開車途中見過幾次,幾次都是見到這唐裝老人在早晨大霧中晨跑,那老人每次晨跑時都穿著唐裝,你知道,現在是火箭時代,那媮晹酗H穿著民國時代的衣服跑來跑去,這老頭十分怪異,就象電影堶悸獄曮秅@樣,所以給我兒子留下深刻印象,我兒子估計,這個神秘的老人多半住在大搖山的山上。”

“大搖山?”張偉龍自言道。

“是啊,這山可是很邪門的,聽說有地獄邪神十年出來作崇一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晚上少去此山。”

“我聽說過,十年前的新康利醫院集體神秘暴死到現在還破不了案。不過,我張偉龍是不信邪的。”

他轉回頭,向著黑暗沉沉夕陽下的大搖山山影,自言自語道“看來,我也要到那堭廜B一下”他知道自己這次捉住了一條重要的線索,如果這唐裝老人果真是大搖山的晨運客,那就不會太難查,雖然這大搖山連綿十幾公里,山高林密,但其中住在堶惟M附近的只有零散不多的別墅,相信不難查。

“謝謝你,榮叔,很快我就要請你做證人送這拐子佬去坐牢。”

“好,張沙展,你一定要捉住這個屁股老鬼!”

 

悄悄而來的夜晚又降臨了了,連綿數十公里,佈滿山林的大搖山在死一般寂靜的黑色天空下顯得深暗,在大搖山西南面三公里的一個荒蕪的巴士站邊,三個十多歲的中三學生正在車站在等待。

他們分別是牛仔,車仔和B仔,是附近一所中學堛漱T個小惡霸,最大的車仔已經十五歲了,逃學溝女打架就是他們的至愛,外號“風雲三惡少”

“兄弟們,明天要伏擊那個卷毛仔,我已經查到,這小子每天晚上到要去南德村的機鋪打機,我們明天就在村口埋伏,一於把這小子打成豬頭柄!”

“放心吧!老大,我會狠擊他的陰部。”十四歲的牛仔邊說邊抽出條煙扮成人在說。

“他媽的,這臭卷毛仔,居然敢搶我條女,真是沒死過,不打鍋金的他他不知道老子的厲害!”車仔惡狠狠地說。

“老大,你條女也實在太濺了,那卷毛仔只不過送了幾本龍虎豹色雜誌便神魂顛倒地跟了這卷毛仔,老大,你要考慮換條女。”最小的B仔小聲地說。

“收聲,你要知道,我車仔可是純情處男,絕對不會喜新厭舊的,反正你們明天要給我狠狠地揍他,絕對不可以手軟。”車仔一本正經象聖人,“到時我再帶條女到附近的海邊,然後展開十字手從後面抱著她玩泰坦尼號那一招,在海邊大叫“我是世界之王,條女一定跟回我!“

“不是吧,老大,你有病啊,有女不動是傻瓜!”

三人正交談際,遠處的大搖山的樹林上山處,只見陣陣白霧如輕紗般從黑暗的山頂處緩緩湧飄下來,並很快湧到了公路中央,很快,整條公路,山林,彌漫,佈滿了一大片白茫茫的大霧,在黑夜的兩旁的橙色路燈下閃爍出一股怪異詭秘的氣氛,並緩緩地向著這三學生的巴士飄湧過來。

B仔轉頭看見這從大搖山口公路上如海面波浪般一樣兇猛的白霧氣勢洶洶,突然感到莫名其妙的一種本能寒心。

“老大,有怪霧過來!”他急拍了車仔的肩膀。

車仔轉過頭“超!大驚小怪,霧,小兒科!”正講際,悄無聲息的夜霧已一下子淹沒過了巴士站,傾刻間四面便成一片霧海,在霧的掩映下兩邊的紅色路燈把這白茫茫的夜霧映成一片血紅的海洋,閃爍迷離,令人心悸!

“老大,四周好象很冷!”牛仔本能地感受到,這霧有點不對頭,四周的空氣似乎變得很陰冷。

“不如我們快快走人!”

“媽的,走你個頭,你們兩個真的是生人不生膽,這只不過是霧,一種日常小東西而已,有什麼可怕,你們這麼膽小,以後怎麼當古惑仔!怎麼出來行走江湖,!”車仔顯得很怒火。

咚,咚,咚,白濛濛的冷霧中,突然傳來一陣輕脆的腳步聲,不知為何,B仔和牛仔感到,這陣腳步聲在霧中十分刺耳,怪異,每響一下,他們都不由自主地心跳一下,這老大的車仔也感到,有種莫名的可怕要來了。

三人不由自主順聲一看,只見不知什麼時候,在路燈紅霧閃爍下,一個身穿黑色唐裝的老人正在霧中若隱若現地慢跑,他跑得十分緩慢,象走路一樣,但每跑一步,都發出“咚”地一聲陰森森有回音的怪響,透過紅茫茫夜霧,向著三人透來,他正向著這巴士站跑過來。

“這老頭怎麼回事,穿一件戲服,還跑得象飄一樣的?”車仔自言道,他發現這霧中跑來的唐裝老人雖然跑得很慢,但動作卻十分輕盈,象在地上腳尖沾地一樣飛揚而來。

“快、、、快、、、走,老、、老大!”B仔發抖了,這唐裝老人不對頭,他感到,一陣微微的陰風也從這老人的方向吹過來。

車仔也怕了“那、、那就走人!”他邊說邊想跑,但是雙腳卻不由自主地發軟。

“咚”又是一聲沉重的腳步聲,跑到來他們只有一米距離的黑色唐裝老人自動停下,然後一動不動地站著望著這三個少年,這三少年定神一看,天啊, 這黑衣老人面白得象白骨一樣,面無血色,更可怕的是,它的五官,怎麼像是畫上去的一樣,他的雙眼怎麼象鬼火一樣,發出幽幽的青光,活象僵屍片堛獄曮秅@樣!

“看、、看什麼、、、看,老東西,快滾、、”車仔大聲叫吼叫,但他發現自己的聲音也發抖了,全身一片冰冷,好象掉進了冰窖一樣。

“嘻嘻嘻”突然,唐裝老人發出一陣和女人一樣的陰森森的魔鬼笑聲,口一張張開,“撲” 一聲,當場噴出一股妖異的濃密的閃光藍煙,一下子淹沒了三中學生的臉部。

濃濃的妖邪藍煙散開後,只見三個少年車仔,牛仔,B仔變成了三個如木雕泥塑般的呆臉,他們的眼神全都直勾勾地發楞,瞠目結舌,呆若木雞,藍煙的妖法顯把他們征服,他們已著了魔,象中了降頭一樣呆立著。

“跟我走!”唐裝老人說完,緩緩轉回身,屈起雙手上半臂,又慢跑起來,而三個已被妖煙催眠了的少年齊齊叫“是,主人!”然後一齊向前平伸雙手,象僵屍一樣排成一隊,然後雙腳齊齊跳起,一紮一跳地跟著慢跑的老人,緩緩跳紮入到紅霧茫茫的深處,向著大搖山方向躍去。

此刻,在這三少年的眼中,四周並不是什麼山林公路黑夜,而是一片藍茫茫,一望無際水平如鏡的海面,他們正踏在水波漣漪的海面上唯一一條長長望不到盡頭的窄窄的木橋中,跟著這前方浮在半空中的黑衣老人,象僵屍一樣,一紮一跳地在橋上跳行,跳向不知何方的可怕目的地、、、、、、

 

早晨的大搖搖山彌漫在一片朦朦朧朧的薄霧中,晨霧籠罩下的彎曲上山公路及濃密山林顯得若隱若現,虛無飄渺。

 張偉龍穿著運動短裝,沿著彎曲向上的公路慢跑,他正裝扮成一個晨運者,跑在這霧氣騰騰的九紹山腰上,望著兩旁在乳白色霧氣中顯得一片模糊的綠色樹林,使人感覺到恍如夢中一樣。

 “怎麼回事,難道這堥C天都這麼大霧。”呼吸著潮濕而又帶著草味新鮮空氣的張偉龍一邊跑一邊想,他正從山底跑向山頂,已經跑了十五分鐘,不過,除了曾在霧中鑽出過一輛送牛奶的公司車外,他甚至一個人都沒有見過。

“希望榮叔的兒子說的是真話。”張偉龍邊跑邊想,這堣H煙稀少,山高林密,的確是變態殺手隱居的好地方。

“黑色唐裝老人。”張偉龍希望快點碰上這個晨運古怪老人,假然碰不到,他打算下午對大搖山進行地毯式家訪,將山四周的方圓十幾公里的十多座別墅全部探訪,看看有沒有發現。

其實,昨天晚上他曾到過有關部門查過這堣@帶居民的資料,這堛漣O墅全是一些不知名的人或者神秘人物賣下的,分佈得十分稀疏,估計可能是一些隱形的暴發戶,另外,他還發現,還有一些傳聞有江湖背景的人物也在這婼璊U別墅,他希望這一次可以在這堣@箭雙雕,借追查老人,挖一些這堛熄穠懋|資料出來,將來可以為自己建功立業。

正想著,突然間,在前方的濃霧中,一個人影似乎在遠方向張偉龍跑來,不知為何,張偉龍的內心突然感到一種恐慌,他的心臟馬上“撲撲撲”加速跳動,他定下神停了一來,然後向前一望,天啊,他要找的人終於出現了。

在大霧籠罩的前方十多米處,一個面無表情,色白如紙的黑色唐裝白髮老人從乳白色的晨霧中跑了出來,他穿過灰濛濛,濕漉漉的朝霧向張偉龍跑了過來,張偉龍全身一陣緊張,只見這個唐裝老人步履極為輕盈,飄而緩慢,他感覺這個老人仿佛是像電影的慢動作一樣從迷離的夢中跑了出來。

白,這黑衣老人頭髮白得如雪,在輕紗般的霧中,張偉龍發覺自己無法看清這個老人的臉孔,奇怪,當這個老人在張偉龍身邊一掠而過時,張偉龍盯著他的臉部,卻發現這個老人的臉部一片雪白而又模糊,同時,張偉龍發現自己全身感到一陣冰寒。

“咚,咚,咚。”唐裝老人目不斜視,看也不看就木無表情地從張偉龍身邊跑過,向張偉龍身後的大霧跑去,眨眼間,他又鑽進了縹縹緲緲的晨霧山林中去了。

不知為何,唐裝黑衣老人跟張偉龍互相掠過的一刹那,張偉龍感受自己全身竟然緊張到軟成了一片,像棉花一樣,好像一點力氣也沒有,心臟都幾乎要跳出口似的,那一刹那,對張偉龍來說,如同過了一個時辰似的。

奇怪,怎麼會這樣?張偉龍這時才醒過神來,他剛才應該馬上截住這個唐裝老人,然後請他回警局問話,自己本來就作好這個計劃,但不知為何,剛才一碰見他,反而變成了呆若木雞的傻瓜,任由這個唐裝老人在自己的身邊一掠而過。

這時,張偉龍終於回過神來,他連忙轉過身來對著黑衣唐裝老人跑入霧中的方向跑過去,不過,他改變了主意,他決定悄悄跟著這個老人,看清楚他住在什麼地方,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一想到這堙A張偉龍加快步覆,向霧中回跑,跑了十多秒後,他已漸漸看到了黑衣老人在白霧中的身影,在逐漸變淡的晨霧中,這個唐裝老人像機械般向前輕盈慢跑,他的的速度不快,所以張偉龍放心在後面以保持十米左右的距離跟跑。

又跑了百多米,那唐裝老人依然沒有轉頭,張偉龍開始發現,這老人的頭像木偶似的,轉也不轉,一動也不動地向著前方。

前方出現了一個分岔口,黑衣老人轉個方向跑入到另一條向上延伸的窄窄公路中去,這條小公路伸入到密密的綠色樹林中,上面顯然有一條私家公路。

那黑衣老人轉彎跑入上山小路時,張偉龍真擔心他會轉頭看見自己,不過,那黑衣老人看也不看便跑入到掩映在綠林中的向上小公路。

張偉龍長長吐了一口氣,跟著慢跑過去,在這個分岔口,他看了一眼向上延伸的小公路及繼續向下的盤山大公路,記了一下方位於腦中後,便跟著那個老人,轉向跑入這條向上延伸的小公路。

可惜他在跑入向上延伸彎曲的小公路時並沒有看清兩旁的山坡林,在一片淡去晨霧掩映下的綠色山林中,有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看更正站在樹林深處的一棵樹後,雙眼惡狠狠地盯著跑上來的張偉龍。

“烘”一聲,這尖面如僵屍的中年看更突然腳下冒起一團白煙,白煙散去後,這白衣中年看更已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有一刹那,張偉龍突然感覺,左面似乎有東西在注視著他,他不由自主地一邊慢跑一邊向左面望過去,但他看到,在輕紗霧中鬱鬱蔥蔥的綠色樹林中並沒有什麼人,只是在某個角落,似乎有團正在散去的白煙,但沒有見到人影。

張偉龍轉過頭,繼續向上跑,跑了百多米,前方又出現了一個轉彎口,轉彎口是一條瀝青鋪成的私家公路,它一直通到山頂一幢三層高的別墅,這幢別墅的頂部,在綠色樹林的山頂露了出來,看來,可能就是黑衣老人的地址。

那黑衣唐裝老人頭也不回地輕盈跑入這條私家公路,消失於轉彎口的樹林中,張偉龍也輕手輕腳地跑到轉彎角,躲在一棵綠油油的大樹後面,悄悄探頭一看。

只見私家公路大約百多米長,一幢三層高的私家別墅橫臥在私家公路的盡頭,在漸漸散去的濃霧中,這幢私家別墅開始變得清晰起來,是一幢歐美造型的私家別墅。

黑衣老人跑到別墅門口的大鐵門前,這別墅的外圍有一條足足有五十多米長的鐵欄圍著,堶掄繻虪i以見到長滿奇花異草,假山石亭的花園,似乎住在堶悸漱H,非富則貴。

當黑衣老人打開鐵門跑入別墅花園後,張偉龍才慢慢地跑過來,他來到別墅門前,定神一看,只見大鐵門上的門牌寫著“大搖山711號”。

事不宜遲,張偉龍決定馬上看個究竟,於是他用手按了一下鐵門左則的門鈴按鈕。

“叮咚”“叮咚”、、、、、、一陣輕脆悅耳的門鈴聲響起。

那黑衣老人看樣子像僕人看更,應該會來開門的,張偉龍還打算出示警察證,以查案為名查一查堶悸瑰藿牷C

不過等了幾分鐘,別墅堶捲@無反應,沒人來開門。

奇怪,剛才那老人才跑了進去,為什麼現在沒人出來開門,難道那老人發現自己被人跟蹤,畏罪潛逃了。

“叮咚”“叮咚”張偉龍又開始按門鈴了,這時,突然,不知為何,張偉龍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怖感從脊柱升起,似乎有雙眼睛在後面盯著他,他馬上一個轉身,向四周看了看,不過除了空蕩蕩的私家公路和路旁繁茂的山林外,什麼也沒有。

張偉龍轉回身,看看鐵門,堶惆拑M毫無反應,他又按了第三次門鈴。

“叮咚,叮咚,叮咚、、、、”這一次,張偉龍沒停下來不停地按下去,他要看看堶悸漱H到底是不是聾了,只可惜,他沒有回頭,因為一幕可怕的畫面在他身後出現,一隻綠色佈滿五把又尖又長如尖刀般指甲的魔鬼之手正在向他的後背伸去,天啊,這不是人類的手。

“啪”一聲,這可怕,醜陋充滿殺氣的綠色鬼手拍到了張偉龍的肩上。

張偉龍突然覺得後背一陣發寒,“啪”一樣象手一樣的東西拍到了他的左肩,由於當時他正在想要不要翻牆爬入院內,沒有準備,當場嚇到他大叫一聲轉過身來,他定神一看,天哪,原來是一個穿著白色侍衛看更衣的中年人在拍自己的肩膀,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左肩,是一隻膚色發白的人手拍在上面。

“呼,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張偉龍這才吐了一口氣回過神來。

“先生,你是不是來找我家主人。”白衣看更中年人問,這時,張偉龍才注意到,這個人的下巴又尖又長,雙眼細而狹長,聲音又陰又細,給人一種莫名的詭異感覺。

這個人就是剛才在林中注視張偉龍的人,可惜,張偉龍並不知道。

這白衣看更的聲音十分陰森,張偉龍聽後感到有些暈眩。

“我是重案組的沙展張偉龍,最近這一帶發生了一些案件,我想跟你們的主人談一談。”張偉龍拿出警察證揚了揚“你是、、、?”

“我是世老爺的僕人,我叫阿來,請進來吧,張SIR。”這個叫阿來的中年人邊講邊掏出腰間的一大串鑰匙,然後拿出其中一枝開了鐵門。

“對了,剛才我按了很長時間門鈴,為什麼沒人開門。”

“這門鈴不太好,堶惆滬蚍蔬結陞〤F了,在別墅堶惜騆難聽到。”阿來邊講邊推開了鐵門,一個佈滿花草,假山的花園呈現在張偉龍的眼前。

“請問你家主人的尊姓大名。”張偉龍邊問邊走入花園。

“我家主人,大有來頭,他是馬來西亞沙撈熱的隱居商人世高雄,最近幾年收山休養,所以來到這堙A不知衛SIR這次大駕光臨,有何貴幹。”阿來重新關上鐵門問。

不知為何,張偉龍覺得這個中年人阿來的臉色白得令人覺得渾身不舒服,而且,似乎有一股很重的陰氣在他四周彌漫。

“只不過問他一些問題罷了,最近這媯o生了一些兒童失蹤案,我想看看你們有沒有什麼線索。”

“我家老爺一定會樂意合作的。”阿來伸手作了個請的姿態。

張偉龍定神看了看這711豪華別墅的私人花園,這時,晨霧已散得七七八八,陰沈沈的天空雖然沒出陽光,但這私人庭園媞媞﹞F各種名貴的花木盆景,一些薔薇,木香瓜樹,爬牆花佈滿于假石山間,一座名貴的由上好的紅木和花崗石搭築而成的紅樓小亭臥立於東面一小潭山石間,陣陣馥鬱的花香,四處流溢,果然是一個雅致,竟秀,令人心曠神怡的花園。

這些四處擺放的,千姿百態的名花顯然是從外國和大陸進來的十分昂貴的稀有品種植物,看得出,這別墅花園的主人定是十分有品味和富有的貴族。

“你們這座豪華花園裝修花了多少錢?”張偉龍邊講邊與阿來走入這假石山和花草原林中的一條雨石鋪成的甯曲彎的小路中。

“不多,區區一千八百萬港元。”

張偉龍不由笑了起來,一千八百萬不多,看來這別墅主人定是個億萬富豪。

走了四十多米的彎曲小徑,張偉龍和阿來終於來到了這711號別墅的門前,在別墅的一側,有一碧波閃閃的私家泳池,一色碧藍的池水透明見底,讓人感到極之雅致悅目清爽。

 這三層高別墅白粉紅相間,每層都有兩座突出的歐美風格造型的白色護欄欄成的陽臺,不知為什麼,當張偉龍望上去別墅頂部時,感到有點奇怪。

他定下神在踏上短短的白色的臺階前再看了看別墅的頂部,發現這別墅頂部的邊角位掛著很多白色的象紙木皮影木偶剪成的物品,像是一些怪物的像。

“那些掛在頂部的是什麼東西?”張偉龍問。

“是用印尼白木製成的活動扯線木偶像!”阿來說。

張偉龍再停下來定神細看,這些木偶像果然是一個個掛在頂部的扯線木偶,木偶造型十分怪異,是一些象骷髏蜥蜴混成之類的怪物,長得長長尾巴,它們是由薄薄的一片片木片結合而成的,它們的頭部又長又尖又園,像是噁心的昆蟲一樣,不知怎麼的,突然,張偉龍感有一種莫名的怪感,這十幾隻掛在屋頂上的扯線木像似乎正在惡狠狠地注視著他。

它們象風鈴一樣,隨風飄蕩,它們那可怕的長爪,長腳全由一條條白線系著,掛著,在早晨的山風中發出陣輕脆的“嗒嗒嗒”聲。

“這是我們馬來西亞的護身神木像,可以驅邪趕鬼的,就象你們相信的照妖鏡一樣。”阿來邊說邊已走上臺階,打開了別墅的原木的大門。

“現在是互聯網火箭時代,你們也相信這種東西?”張偉龍邊說邊已穿過大門。

“馬來西亞人相信,護身神木像是生命的,可以殺鬼殺人於無形中,據說在另外一個空間,它們是可怕無比的神靈。”阿來陰聲細氣地道。

“是嗎?那可太嚇人了!”張偉龍邊說邊走入客廳中“那麼,這神靈叫什麼名字,叫耶穌還是叫真主阿拉?”

“它們全是用阿古沙沙大神所居的密山山上的千年古樹製成的,它們的名字叫帕沙沙,意思是死亡木偶,帶人去陰間,在地獄吃鬼的木偶。”阿來直呆呆地盯著張偉龍,一字一句慢慢地說。

“你相信有地獄嗎?”停了一下,阿來陰森森地問。

“你如果信,我就信,你不信,我就不信!”張偉龍打起太極來。

“我只知道,一旦有機會,帕沙沙會把人的靈魂吸掉的!”阿來邊走邊說。

“那太神奇了,你們應該去聯絡夜半怪談電視節目。”張偉龍邊講邊環視這輝煌的別墅。

“黑衣老人!”突然,張偉龍想起自己來這堛漸堛滿局訄搷A們這堿O否有一位穿黑色唐裝的老伯,他不會是你們的老爺吧?”

“你說的是阿同伯吧,他是專門剪草,負責晚上看守的看更,不知張SIR找阿同伯有何貴幹。”阿來邊說邊和張偉龍轉身轉過迎門的一排古色古香的雕花屏風,進入到另一個西面的會客廳堙C

“只不過有些兒童失蹤案的情況想讓他和和警方合作一下!”張偉龍冷若冰霜地說。

這個屏風後的客廳果然是極度富麗堂皇,足有三千方平方呎大,頂部掛著三盞巨大花環狀的意大利吊燈,四壁掛滿一些山水花卉的國畫和中世紀風景的歐美油畫,幾組名貴的紅色真皮沙發錯落有致擺放在東北角,一些石膏製成的西洋膏像,張開血盤大口的獅子像,拿著弓箭的印度安人像,拿著神劍的張開翅膀的天使像,還有一些中國陶瓷製成的狗,仙人童子仙女像,它們手工極之精美,顯得很有生氣,顯然是品味的藝術品。顯然這別墅主人是個有收藏精美藝術品嗜好。

“請!”阿來請張偉龍來到沙發前“請稍候,我就去請老爺來。”說完迅速向南面的大樓梯走去。

張偉龍坐下後,向著外面巨大落地玻璃牆外望去,正是微波粼粼的泳池水面及外面的山石花草,突然他有種奇異的感覺,有個東西在泳池邊望著他,他順著感覺向池邊望過去,原來是池邊放著一個半個人高的財神陶瓷像正在笑嘻嘻地抱著銀寶望著他。

“奇怪?怎麼我感覺它在盯著我一樣?”還未等張偉龍想完,一個宏亮,有力的蒼老的聲音在張偉龍的身後響起“我們老家傳說,早上來的客人一定是貴客,你相信嗎?”

張偉龍轉回身,只見一個身穿藍色民國時代的長袍的鶴髮童顏的老人正緩緩從南面的樓梯上走下來,只見這老人雖然銀髮滿頭,但聲音的謦刻爽利,身材魁梧,碩壯,顯得精神極為煥發,他面孔有點清瘦,但濃眉下一雙大眼睛卻閃出電光雷火的陽光氣神,不知為何,張偉龍竟感到,這老人雙眼似乎閃爍出一種象刀一樣鋒利的寒光,直直把自己整個靈魂心靈看透。

SORRY,我不是貴客!”張偉龍再次拉開了胸衣堛瘧筏證,“我只不過想找貴府的一位人仕談談!”

“這就是我們的老爺,馬來西亞拿督,世高雄先生!”同時,只見阿來棒著一盆茶水在樓梯上跟著世高雄走下來。

“原來是警察大人到訪,幸會,幸會!”世高雄已走下樓梯,來到張偉龍面前,雙手抱拳“不知在下為何效勞?”不知怎麼的,張偉龍每一望這世高雄的眼睛時,便有一陣短暫,刹那的神智迷亂,頭暈眼花。

奇怪?怎麼會這樣?張偉龍搖了搖頭,定下神來,他儘量令自己的目光不和世高雄的眼神接觸“我只不過想請貴府的看更阿同伯出來談談!”

“當然可以,這等小事,我一定盡力合作,阿來!”世高雄轉頭對著拿茶走過來的阿來“斟完茶後去後花園把阿同找來!”

“是,老爺!”阿來邊說邊把手中盆茶壺和茶杯放到張偉龍的茶几前,然後迅速為張偉龍倒了杯茶。

“這是杭州龍井茶,是極品貨。”阿來放下茶壺後轉身出去。

張偉龍望瞭望茶几上的茶,陣陣濃郁的茶香從茶杯堣氻W來,聞得張偉龍一陣陣神舒,單從香味上上已看出這是優質的極品茶。

“不知張SIR的我家的看更阿同伯有何貴幹?”世高雄慢慢在張偉龍側面的沙發坐下。

“你們家的阿同伯每天都晨運嗎?”張偉龍喝了一口茶,果然是清利醇美,沁人心脾,令張偉龍不由精神為之一振。

“這是他的習慣,他這麼好的身體全靠每天晨跑!”

這些香茶沁人肺腑,張偉龍一下子第二口把整杯茶喝完,並自動用茶壺為自己倒了第二杯“這幾個月來,我們這一區發生了八宗兒童失蹤案,其中有幾宗有人在現場看見一個與你家僕人阿同很相似的老人帶著失蹤的兒童離去,所以我想請他回警局協助我們一下!”

“失蹤兒童,真是太可怕了!”世高雄望著張偉龍喝下第二杯茶,臉上露出一刹陰陰笑容,但張偉龍沒注意到,“不過,我們家的阿同伯一向忠厚,老實,而且還膽小怕事,怎麼可能去幹拐騙小孩這樣可怕的事情,一定是搞錯了,人有相似,那些人證一定是認錯人了!”

“不,其中一位說拐帶走小孩的那黑衣老人他曾多次在大搖山晨運中見過,而且見過幾次所以我才找上門來,而且那個黑衣老人還是穿著戲服 樣的唐裝的,而你們家那位阿同伯,我剛才是看見他也是穿著唐裝的,這太巧合了!所以我不得不請阿同伯回警局和見過拐子佬的人證相認,到時如果不是,我一定登門道歉。”張偉龍不客氣地說。

“那位人證是誰?”

“請恕我不能說出來,這是警方的規矩。”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世高雄邊說邊站起身,“我一定會讓府中人和警方完全全作。”

“謝謝!”張偉龍笑了笑。

世高雄緩緩地用手拍了一下張偉龍的左肩,在那一刹,張偉龍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火花,火花,他似乎眼前全是火花。

當世高雄的手離開張偉龍的左肩後,只見張偉龍左肩衣服上出現了一個黃色的圓型的怪異符印,發出陣陣妖異的黃光,張偉龍也一下子變得眼神呆滯,毫無表情,象被徹底催眠了一樣。

“那證人是誰?”世高雄惡狠狠地問,聲音變成了沉重的魔鬼聲音,雙眼刹間也變成一片血紅。

“是大搖山南面五公里的大豐村村口士多店榮記榮叔和他兒子。”張偉龍面無表情,象機械人一樣的語氣回答。

世高雄笑了起來,他用手拍了拍回張偉龍的左肩,當他的手離開張偉龍的左肩後,剛才那閃光的黃色怪異符印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火花,火花,到處都是火花。

張偉龍也一下子由呆滯的神情回復到正常中來,他再度回過神來,火花,到處都是火花,他已不記得剛才自己做了什麼。

 

“你怎麼了,張SIR?好象不舒服,需不需要我打電話叫個醫生來!”世高雄關心地問。

“沒事,我只是有點頭暈,對了,剛才我有說了什麼?”張偉龍問,不知為何,雖然他對剛才被可怕世高雄用魔法催眠那一刹那失去記憶,但卻似乎感到有種本能的不安。

“沒說什麼,只是用手按了按頭。”世高雄面無表情“好象頭很痛一樣。”

“對,只是頭痛!”張偉龍記起剛才暈眩時四處火花“可能工作太緊張了,”他不由自言自語。他根本不知剛才發生可怕刹那間事。

他更不知他已把證人講了出來,他已為榮叔和其兒子帶來一場可怕的厄運。他以為剛才只是頭痛一下罷了。

 

正講際,只見阿來已帶著一身黑衣唐裝的白髮老人來了。

“老爺,阿同伯來了!”阿來陰聲細氣。

“老爺,我來了,不知有何吩咐?”那叫阿同伯的老看更走上前道,這阿同伯正正是張偉龍在晨運時所碰到黑衣老人,只見這阿同伯身材瘦削枯窄,滿頭莫名的白髮長著一張尖如蝙蝠的眼睛和臉孔,臉白得象塗了一層厚厚的脂粉一樣,嘴唇卻紅得象塗了辰膏一樣,張偉龍已感覺這阿同伯身上泊泊發出一陣詭秘,陰森森的氣息,令人渾身不自在。

“這位是警方的張探長,他想請你去警察局協助他們一下,阿同,你一定要盡力和警方合作啊!”世高雄聲若金鐘,十分爽朗。

“不知張SIR要我協助警方何事?”阿同伯抬起臉,他的聲音又尖又陰,好象陰陽人一樣,沒有鬍子的尖下巴令人感覺象個太監一樣。

“有人在連環兒童失蹤案的現場見過和你差不多樣子的老人拐走小孩,我想請你回去協助我們一下!”張偉龍邊說邊用神地注視這阿同伯,想從他的臉色中看一看他的反應。做了這麼多年探長,他已能熟練地從觀顏看色中看出人的心理狀態。

但這臉白如僵屍的阿同伯臉無表情“我一定盡力協助警方的調查,為警方服務是我們市民的責任,不過,我表明,我沒有幹任何違法的事情。”

“那麼等一下請你跟我一齊回警局吧!”張偉龍打算一回警局,立即叫榮叔及其兒子過來相認。

YES SIR!沒問題!”阿同伯陰陽怪氣。

就在這時,張偉龍的手機響起了來,又是一陣貝多芬音樂,張偉龍急急接起手機。

“張沙展,你跑去哪里了!”手機媔ヮ茪F一個深沉蒼老的聲音,天啊,是張SIR頂頭上司沙度龍局長的聲音。

“局長,什麼事?”張偉龍從沙局長急促的聲音中聽出,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你死到什麼地方,我們這媯o生重大命案,七個酒巴女郎慘被槍殺,你快他媽回來警察局工作啊,快、、、”

“可我現在、、、”

THIS IS ORDER,暫時放下其它的事情工作,立即回來,聽到沒有!”

YES SIR!”張偉龍迅速關機。

“張沙展,我們現在就走?”阿同伯問。

“不,我們臨時有急事,你明天來警察局協助我們調查,好嗎?”

“好。”阿同伯說。

“我以我的人格擔保,阿同是不會溜走的,因為我的下人都是清白的。”世高雄接上道。

由於發生了急事,張偉龍無暇細想了,他急急供手道“告辭!”便出門而去、、、、

 

望著張偉龍匆忙走出門外後,只見別墅堶悸漯同,阿來及世高雄一齊露出了陰森森的蒼白笑容。

“為什麼不當場殺了他!”阿同伯轉眼間變成了一個殺氣騰騰的紙紮人,它那白如平面的紙臉上雙眼閃出妖邪的紅光“大法師,為什麼?”

世高雄笑了笑“他可是探長,讓他死在這媟|使我們暴露的,不過,你們放心吧!他已經、、、”他邊說邊把茶壺堛滲靋侀i了茶杯,但這時從茶壺堶迉X來的竟不是什麼茶,而是冒著妖異白煙的血紅血紅的人血。“他已喝了我們迷魂降的血茶。”然後他陰森森地望著玻璃牆外,天啊,有個原先垂掛在屋頂的骷髏怪物形狀的扯線木偶自動在扯線下降到外面的半空中,隨風飄蕩“帕沙沙會把他離開這個世界。”

“哈哈哈!、、、”三個可怕的魔鬼一齊發出陰森森的獰笑,雙眼齊齊閃出紅光。

天空,陰沈得象即將下大雨一樣,烏雲蓋頂、、、、

 

當張偉龍趕回警察局後,卻發現警局內的辦公室,走廊堣@片日常生活工作的情景,一點也不象發生了緊急大事的樣子。

他連問了碰到的幾位相熟的探長,但奇怪的是,當他們個個聽到張偉龍說是否發生了酒巴多人槍殺案後,個個都一片楞然,說從來沒聽過也沒接過什麼酒巴重大命案。

正說際,只見蒼老的沙度龍局長和幾位同事正匆匆忙忙地從走廊盡頭走過來。

張偉龍急急沖上去,向沙局長敬了個禮,“局長,沙展159號張偉龍奉你的命令趕回向你報導!”

“什麼?命令?”沙局長一臉呆然。

“局長,你剛才不是打電話給我,要我立即趕回來處理一起緊急的酒巴女朗七人槍殺案嗎?”張偉龍發現沙度龍局長的樣子一點也不象發生了什麼大事,可是他很肯定自己剛才在711號別墅埵洧鴘漱熅蠮堿O沙局長的聲音。

“什麼,急電,酒巴殺人案?”沙局長臉上完全是一副茫茫然楞楞的表情“我剛才是在開會,哪有打個什麼電話給你,你是不是收錯了?”

“沒有!”張偉龍不得不把剛才在大搖山別墅埵洧鴩F局長來電手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對沙度龍局長說了,最後他聲明自己絕對沒聽錯“沙局長,我跟了你工作八年了,我的確是聽得清清楚楚是你的聲音,當時我還在辦案,如果不是你的急電,我根本不會這麼急趕回來的!”

“張沙展,我不知道你聽見的是什麼聲音,反正我絕對沒打個任何電話給你,也沒發生過什麼酒巴槍殺案,我是不會拿這種東西開玩笑的!你會不會搞錯了!”沙局長一臉嚴肅,再三聲明。

這下輪到張偉龍感到無比奇怪,從沙度龍局長臉上的一片驚茫然的表情看得出,沙局長絕對沒說大話,而且他一向很熟悉這位上司,他一向是不苟言笑的,從來不搞開玩笑惡作劇的。

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發生這麼奇怪的事情。張偉龍於是搖了搖頭,“也許我聽錯了。”轉身想離開。

“等一下!”沙局長突然叫住了張偉龍。

“什麼?”

“你剛才說你是在大搖山的一幢別墅埵洧鴔琲漱熅魖蚢q?”沙局長的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奇異帶有恐懼的神情。“是大搖山嗎?”

“是!是大搖山!”

“上帝!”沙局長痛苦地閉上了雙眼,長長吐了口氣,顯然想說些什麼。

“有什麼事,沙局長?”

“太奇怪了,十年前,我有個很出色的手下也是去大搖山辦案時說收到我的來電,可那次,那次、、、、”沙度龍臉上露出了心痛的神情。

“那次什麼?”

“我根本沒、、沒打個電話、、給他,他後來還失了蹤,不不不,不要再說了,張沙展,我快退休了,我做了幾十年的警察工作了,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可思議到了極點,你如果去大搖山,一定要小心,我不想細說了,反正你小心!”沙度龍局長說完,痛苦地閉上雙眼,長長歎了口氣,揮了揮手,顯然他不想再說以前的可怕往事。

“局長,你怎麼了,以前究竟在大搖山發生過什麼事?是不是新康利醫院的集體神秘火災命案?”

“以後我再說給你聽吧!”沙度龍轉身緩緩和兩個手下離開。

望著遠去的沙度龍局長和他的手下,張偉龍不由整個人呆住了,究竟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發生收到和沙局長一模一樣的聲音來電這種怪事?而且沙局長一聽到自己是從大搖山查案過來之後所說的怪怪的話,令他本能地感到,沙局長以前一定碰到相似的事情。而且看起來一定是不是件好事。

張偉龍帶著奇怪無比的心情,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的走廊上,當經過辦公室前的那個洗手間時,突然,他有種奇異的感覺,有雙眼睛在洗手間堥n著他,他本能地轉臉向洗手間堣@看,映入他的眼簾中的是一片空蕩蕩的洗手間,在一片陰白陰白的日光燈下一片白森森的。但是一個人也沒有。

“沒人!”張偉龍邊想邊行著離開洗手間時,突然好象有,有好象沒有,聽到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在叫他的名字“張偉龍,張偉龍。”

這當場嚇得張偉龍急急轉臉向洗手間堣@看,當他一轉過臉向洗手間看去時,那聲音便一下子停下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奇怪?怎麼剛才會聽到有個聲音叫我?”張偉龍邊想邊走入到空蕩蕩的洗手間堙A向四周的格間堿搕F看,堶惜T個格間堣@片空空,一個人也看不見,他來到了洗手間的洗手台前,打開自來水,嘩啦啦地洗了一下雙手,突然,“張偉龍。”那個好象有好象又沒有的聲音突然在他臉前響起,嚇得張偉龍急急抬起頭來,天啊,有那麼一刹,那個聲音好象是從洗手台前的鏡子堛漲菑v映像說出來的,但是當張偉龍再定下神來看著鏡子埵菑v的映像時,一切又回復了正常,自己的映像正眼定定地望回自己,那把叫自己名字的輕輕的小聲音又不見了。

“見鬼,難道我中邪了?”張偉龍看著自己的鏡中的映像,自己對著自己說,然後邊想邊帶著奇異的心情離開洗手間,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不知怎麼的,回到辦公室後,張偉龍坐到座位上,望著辦公桌上的剛剛新配的平面顯示屏電腦,突然有種茫茫然的奇怪感覺。

正當張偉龍想站起身時,突然,不知為何,他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眼前四周的的牆,一切似乎都在打轉,旋轉,旋轉,到處都是一片火星。

怎麼回事,張偉龍不能再看下去了,這種莫名其妙突如其來的暈眩使他不得不閉上了眼睛,伏在臺上休憩一下,頭,頭,太重了,太重了,到處在轉,到處在轉、、、、、、不知不覺,張偉龍睡著了。

在他左邊牆上掛著的一面牆鏡,鏡子堶惇藒M變成一片漆黑,跟著冒出了一團白煙,跟著,那個可怕的巫師世高雄在鏡子堶悼X現了,他陰笑著盯著正趴在辦公臺上在呼呼大睡的世高雄,跟著,他的手竟然“滋”一聲在鏡面上劃出了一大片像水波一樣的漣漪,然後從鏡子堶惘糷F出來,這只手變成了一隻綠色的鬼爪越變越長慢慢伸到了張偉龍的頭上,然後抓著張偉龍的頭頂摸了起來,“嘻嘻嘻”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從鏡子堶戚捷リF出來。

 

“轟隆,轟隆。”兩聲轟雷,一下子把睡著的張偉龍驚醒了過來。

“轟隆”又是一聲炸雷,當場把張偉龍嚇得連人帶椅掉到了地上,窗外,隱約見到一道閃電在六,七米遠的空中掠過,劈劈啪啪,外面下起了傾盆大雨,張偉龍走到窗前向外一看,玻璃窗外早已變成了白搭茫茫一片,密集而又急迅的水珠打在窗上彙成了幾百道急速水線向下狂瀉,顯然,外面正刮著暴風雨。

頭,頭,不知為何,更痛了,就好像有幾把電鑽在鑽張偉龍的腦部一樣,張偉龍不由自主地用雙手掩著頭部,全身冷汗岑岑,心臟更是莫名其妙地狂跳,整個人陷入了一片莫名的惶惶不安中。

“嗡,嗡,嗡”他感到自己的耳邊嗡嗡作響,頭痛令到他幾乎無法作出思考,他恨不得能揭開自己的頭蓋骨,把大腦扯出來,用按摩機按摩。

太痛了,頭堶惘n像有無數隻螞蟻在惡狠狠地咬自己的大腦一樣,張偉龍一邊掩著頭,一邊不由自主地呻吟,電腦旁的鬧鐘顯示16:20分。

天啊,不是吧,自己已整整睡了四個小時,冷汗,冷汗,張偉龍覺得自己全身冷得像從冰窟出來一樣,在劇烈的頭痛間,他隱隱想想自己剛才好像發了一個很可怕,冷冰冰的惡楚,好像,好像在一片可怕的黑暗中,很多矮小的木頭骷髏人形怪在黑暗的白煙中圍著自己,對了,這些木頭人形骷髏,就好像那幢別墅天臺掛著的帕沙沙扯線木偶一樣,可是,在夢中,它們是活的,還惡狠狠地對著他獰笑、、、、、、接下來的事,張偉龍不記得了,但他仍可以感覺到那種冷冰冰的氣息,這個惡夢真的很可怕,怪不得自己醒來發現全身都濕透了,就好像全身的汗都流出來了一樣。

“撲通,撲通。”他感覺到自己連心跳也聽得非常清晰,冷汗,劇烈的頭痛,還有,還有一股又鹹又腥的味道從自己的喉嚨升了出來。

“澎”一聲,張偉龍的辦公室大門打開,一個卷毛髮型的二十多歲年輕便衣探頭走了進來,這個金毛仔正是張偉龍的得力助手簡成。

“張SIR,衛沙展要找你一下。”簡成走到了張偉龍的辦公臺上,這時,他才發現辦公臺上的張偉龍臉白如紙,滿額頭都是大汗。

“讓,讓,讓他進進來。”張偉龍用手捂著頭結結巴巴地用力回應。

“你怎麼啦,張SIR,你的臉色好差,你怎麼看上去像恐怖片的死人一樣,天啊!”突然間,簡成指著張SIR的臉叫了起來。

“什麼事?”張偉龍奮力問。

“很多泥,很多泥,你的鼻子,你的耳朵,都有黃色的泥流出來,這,這是怎麼回事?”簡成滿臉驚恐地指著張SIR鼻子狂叫“你,你,你不是中邪了吧!”天啊,一條帶血的黃泥團,竟不可思議地從張偉龍的鼻子中鑽了出來。

這時,張偉龍再也忍受不了喉嚨的那股沖上來的鹹腥東西,他“啊”一聲吐了出來,天啊,他從口中嘔吐出來竟是一大團詭異的黃泥漿,噁心地濺到了桌子上,“撲”地一聲,又再吐噴出第二團黃泥漿,濺打在平面的電腦顯示屏上,還帶著血紅的人血,一片黃紅交間的血黃泥泥令電腦變成了一台可怕的染泥血的電腦。

“啊”張偉龍抓著自己的喉嚨,但他張大的口就像開了閘似的繼續噴出大片大片的黃泥漿,“撲撲撲”天啊,全是詭異的黃泥,閃黃閃黃的令人噁心的黃泥,不到一分鐘,牆上到處都是飛濺的泥漿,跟著,“撲”一聲,一大片泥漿對著簡成飛了過來。

“啊”在怪叫聲中,簡成被噴成了一個全身都是泥漿的泥人,還發著一陣惡臭味,他轉身打開大門狂叫了起來“不得了啊,張SIR中邪了。”

“彭”一聲,衛英軍撞開半開的大門沖了進來,他猛得一下對著吐黃泥漿的張偉龍撲了過來。

“撲”一聲,衛英軍將張偉龍撲到在地,跟著他用手按著張偉龍的頭則向一邊狂叫起來“阿芳,快把鎮靜劑給我拿過來。”

辦公室外面一片混亂,“撲”一聲,張偉龍的嘴又向著地上噴了一團黃泥漿,衛英軍看到,泥漿已經變黑了,這表示有大量的血混進了泥堙A再這樣吐下去,張偉龍可能連腸胃都要吐出來了,所以,不能再等了,衛英軍舉起拳頭對著張偉龍的頭部就是狠狠地一下擊出。

“啊”張偉龍怪叫一聲昏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