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地獄邪神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後 記

            

這是一個黑沉沉的夜晚,送貨員李宇正駕駛著一部小貨車子在大搖山西北部的山林公路上行駛。

“這個死老頭,半夜叫人送貨,真他媽變態,搞得老子要開夜班,死老頭,你以後一定生仔沒屁股!”三十來歲華髮略有禿頂的李宇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盤。他邊拍邊扭方向盤,前面向上延伸的山路上出現了一個轉彎口,黑沉沉向後退去的公路及兩旁的黑暗樹森影在車頭燈的昏黃光圈中反閃出一股陰森森的氣息。

“這個老頭一定是個收山的富豪。”李宇邊想邊已把車子駛進到一半山私家公路上,一百來米長的私家公路的盡頭是一座三層高的莊嚴別墅,不知為何,在黑夜中,這別墅三層樓的燈光都沒開,整幢別墅,一點燈火也沒有,私家路上的路燈也全部關掉。

“媽的,媽的,不要又是沒人!”李宇狠狠地拍了拍駕駛盤,他已經是第三次來這堣F,第一次是兩個星期前的一個下午,第二次是四天前,兩次都都是在下午四點時叫李宇送貨,可是,李宇每次來時都是大門緊閉,打手機,沒人接,按門鈴,大聲呼喚不知多少次,都是沒人開門。

所以當這幢別墅的主人今天上午再打電話叫送貨時,李宇原本一口拒絕,但公司的王經理卻一定要李宇送,還雞叫不停地象個三八一樣,跟李宇大講怎麼做人的人生大道理,直聽得李宇全身發麻,急急叫道“行了,行了,老子去就行了!”不過,李宇知道,經理一定要他送貨的原因並不是人生大道理,而是這別墅主人寄了張二百萬的現金支票過來,這是李宇工作的這間傳銷公司收到客戶有史以來的最大筆款項。

“好!非常好!我一直都跟老闆說,阿宇就是個好司機,下星期放假時我們一齊下深圳,到時洗腳按摩開房一條龍直下全都是我的!只要你今晚去送貨,保讓到時找條正女給你,玩得你開心得見牙不見眼,怎麼樣!”

“你可要說話算數!”

“沒問題,只要今晚你開車送貨,記住,是半夜十二點,是人家大老闆叫的!”

“什麼大老闆,花二百萬買這麼多淨水器,神奇護眼睛,真是大笨豬!超傻!”李宇把想說出來的話在心婸﹞F。

 

想起臨行前的對話,李宇不由怒從心中起,看來,今晚又多半是沒人,更火的是,那個經理經常是個說話不算數的十三點!今晚送不了,深圳肯定沒得去!

“他媽的,不發威當我是病貓!”李宇一邊開著車向著別墅駛去,一邊“吧”把刺耳的車喇叭聲牢牢按響起,直直向著這別墅吵過去!

“老子不是好玩的,媽的,我讓你玩神秘!”李宇一手不放牢牢地按著盤上的喇叭,一邊“吧”地響著高尖的車聲駕車向著大門沖過去。

刷一聲,他已把車子“吧”地沖駛到這別墅花院鐵門前停下,那緊閉由幾十條歐美造型鐵欄製成的鐵門在昏黃的車頭燈下閃得十分陰森怪異,幾十隻妖異的張開尖牙的蛇頭雕像在一條條的鐵欄門條頂上吐舌獰叫,在車頭燈光下反閃出一陣陣令人毛骨恍然的可怕反光。

不知為何,李宇本能地感到今晚的氣氛很詭怪,冷異!

“胡”李宇停下按叭,“砰” 一聲,打開車門,走到這陷入黑暗的別墅門前,再次按起了門鈴,足足按了十分鐘,這三層高的別墅仍然是一片黑暗,死氣沈沈。

“媽的,我早就料到,去死吧!死老頭!”李宇大叫一聲,用腳狠狠地對著鐵門踢了一腳。轉身向自己的車子走去,他以為這次又白來了。

正當李宇走到貨車門前打開車門,正欲上車時,突然,在李宇身後響起了一個又尖又陰森的聲音“先生,先生、、、、”

在黑沉沉的夜晚,這聲音當場嚇了李宇一跳,他不由自主一個急轉身,天啊,在緊閉的鐵門堙A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色唐裝的老人,在昏黃的燈光下,李宇看得出,這老人正在開門,這從唐裝老人的舉止中看得出,這老人十有八九是這別墅的看更或者管家。

“好了,終於有人了,我還以為你們他媽的全死了!”李宇沒好氣地關回車門走過去。

“先生,你可是思潔公司的送貨員吧?”那一頭白髮的唐裝老人邊低頭說邊邊已打開門鎖,大門“撲”地一聲分左右自動向兩邊打開。

“沒錯!阿伯,我已來了兩次!上兩次都沒人!”李宇發現這個老人的身材十分瘦削,由於他是低頭開門的,所以一時之間他也看不清這老看更的臉孔,但不知為什麼,他感覺這老頭一頭銀白色的白頭發在昏黃車頭燈閃爍出一種令人莫名心慌的氣息。

“對不起,對不起,上兩次我們主人臨時有事外出,實在是對不起!”那銀白色的老人邊講邊抬起了頭,並舉手向李宇打招呼。

不知為何,李宇一看這老看更的臉孔,突然竟感到一陣莫明其妙的暈眩,這老看更的臉尖如蝙蝠,下巴尖削,雙眼又長又白,又眉白如銀雪,額角上全是皺紋,但卻一點鬍鬚也沒有,耳如蝠耳,不知為什麼,李宇突然莫明其妙地感到,四周的空氣似乎也急劇變冷起來。

這陣莫名的頭暈令李宇連退幾步,他感到連自己的頭腦也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軋刷刷”隨著電動聲,左右兩邊的鐵門已自動打開,老看更揮手招道“先生,請把車開進來吧!”

“好!”感到陣陣暈厥的李宇急急返回自己的貨車上,點著火把車子駛入到一片黑沉沉的別墅花院中。

這大別墅內有一個巨大的院子,在黑夜中,一些假山石和起伏的草叢,灌木和噴泉,石獅像在車頭燈照耀下閃爍出暗黃的冰冷光芒,李宇在院內的彎彎曲曲的蛇形私家小路上行駛了二十多米,駛到一黑暗的泳池旁停下。

 “先生,你辛苦了,不如進來別墅堶悼薿坐@下,我們的主人煮了很多糖水。”白發黑衣老人講。

“當然了,老子可是開夜班,老頭,怎麼樣你也要意思意思,不如給個紅包我!”李宇得寸進尺。

“這個當然!”白髮老人迅速從黑衣懷中抽出一個紅包遞給車上的李宇。

“那車堛熙f?“接過紅包,李宇沒好氣地說,他顯然不想自己來搬。

“先生請放心,我會叫下人來搬,不用勞動這司機大哥,你不用操心,請進客廳喝口糖水吧!”黑衣白髮老人邊說邊已向別墅大樓的第一層走過去,這時李宇才發現,這長方形複合別墅一樓的燈火不知什麼時候已開著了。

李宇看看手中的夜光錶,已是半夜十二點半了,他打開紅包,堶惟騊菑@百元。“這還差不多!”李宇邊自言邊走下車,順便把車後門的車門打開,同時,他已見到遠處有個身穿白色僕人衣的男子正走過來,顯是來搬東西的。

“快點!老子半個小時後要走人的!”李宇大聲夾惡地說完,急急尾隨著那黑衣白髮老人,急急向別墅客廳走去。

 

這是一個十分寬大,豪華的客廳,李宇估計最少也有一千平方米,三盞華麗的巨型吊燈把整個客廳照入一片金光燦燦的金色光芒中,四周雪白的牆上掛滿一副副名貴的歐美油菜畫和壁畫,幾組紅色的華麗的意大利真皮沙發擺入在客廳東角上,而各角則擺滿各種名貴的盆景,花草,一些陶瓷製成的狗,老虎,仙人,童子及龍的雕像則錯落有致地公佈在入門一帶的兩旁,地上還鋪著名貴的意大利大理石地磚。

“先生,請坐一會兒!”老看更向東面的沙發作了一個請的手勢。受寵若驚的李宇連忙走過去座下,看這客廳的陣勢,這別墅主人定是個億萬富豪,他不由自主地向著沙發對面西面那巨大的落地玻璃牆望去,外面仍然是一片黑暗花園,倘若是白天,這必是令人心曠神怡的花園美景。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在這種環境下泡女一定爽死了!”正當李宇思際,那老看更已棒著一碗糖水從客廳南面的豪華的扶手樓梯堥咫U來。

今晚的糖水是綠豆,燕窩,椰奶煮成的高級糖水,李宇接過後,喝了幾口,嘩,甘甜美味可口地停不下,直入心肺,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極品。

“司機大哥,好不好味!”

“好,你主人每晚一定爽死了!”李宇急急一口全部喝盡,然後放下碗,這時,他才注意到,在南面樓梯上的正中的牆上,掛著一個鶴髮童顏的白髮老人臉孔的相片,但見這老人雖然白髮茫茫,但雙眼炯炯有神,鼻高如山,額上無紋,閃爍出一種世外高人的神蘊,眼神中閃出威嚴之氣仿佛把李宇的靈魂看穿一樣。

“這就是我們的老爺,大馬拿督世高雄,不過,他前天剛回馬來西亞,明天老爺就會回來,對了,先生,你還要多一碗糖水嗎?”

“好, 再多來兩碗,太好味了,不吃多一點對不起我的胃!”

連喝兩碗糖水後,李宇起身準備告辭,誰知他剛一從沙發上起身,立時便莫名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頭暈,他連忙坐下。

“先生,你怎麼了?”收拾茶几上的剩碗的黑衣老人顯然注意到李宇的異常。

“見鬼,我的頭!我的頭---頭暈!”只覺得頭重如山的李宇道,怎麼回事,怎麼自己一下子變得頭重腳輕,他同時感到自己的雙眼皮變得沉重起來,四周的一切在轉!

不知為何,他本能地感到,有點地方不對頭,他要回家,他拼力掙開沉重的眼皮,講“我、、、、我、、、、、四周的一切在轉動中開始變得模糊起來,他的神智也開始變得不清醒,眼皮不受控制地越來越重、、、、、

“休息一下吧,先生!”迷糊中,李宇聽到那看更老人的聲音,天啊,這聲音怎麼變得尖尖有回音一樣?在眼皮合上前,他陷約看見這黑衣老人的詭異的笑容面孔,天啊,那面孔象水一樣在變,在變、、、、

“不,魔鬼!”昏迷失去知覺前的李宇發出最後一聲慘叫、、、、、、、、、

 

“不”隨著這一聲尖叫,探長衛英軍從惡夢中驚醒過來。

太可怕了,不知為何, 這幾晚他老是在發同一個惡夢,夢見有個聲音在不停在叫他的名字“衛英軍,衛英軍、、、、”當他每次回頭看時,只見到是迷迷糊糊的黑暗空間中,有個頭戴黑禮帽的黑衣人影在向他呼喚。每當他要仔細看時,那黑衣人影就會沒入黑暗中不見了。然後他就會在黑暗中向著叫他的聲音跑啊,跑啊,、、、

然後他就會發現自己在一片紅霧樹林中跑,“哈哈哈”一陣陰森森的魔鬼笑聲在他身後響起,他轉頭一看,一件件沒有人穿的,印著的小丑頭臉的短衣服在半空中向他身後飛飄過來,天啊,這些衣服怎麼好象是活的!刷一聲,還未等衛英軍反應過來,這些在半空樹林迷霧中飛過來的無人衣服在半空中迷糊間變成一頭頭巨大的小丑臉孔的巨大巨犬怪物,在半空中若隱若現地嚎叫著向他飛撲過來,撲向他的喉嚨,那白色閃著寒光的小丑犬長牙,在黑暗中閃著可怕的白光耀眼地向他飛撲咬過來,每次,他都在這一時刻驚醒過來。

衛英軍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他下了床,他住在一房一廳的警察宿舍堙A但不知為何,最近連續一個星期,他總是心神不定,睡不好,都在發同一個惡夢,好象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怎麼回事?剛才那個可怕的紅霧鬼怪衣服變成惡狗妖魔的夢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本能地感到,這是一個凶夢。

“呤呤、、”隨著一陣電子曲聲響起,放在他床桌旁的手機響了起來,衛英軍連忙接起手機,手機堣介ヮ茠漸L的副手李明的聲音“衛大哥,昨晚在大搖山的山林公路上發生交通事故!”

“什麼事故?”

“一輛思潔公司的貨車翻落到半山公路的懸崖下,一個司機當場死亡,衛SIR,我們已查到死者的身份。”

聽到這堙A衛英軍的心堣ㄔ悒握F突,老天,他的表弟李宇不正是在思潔公司做送貨員司機嗎?天,千萬不要是他!

但接下來李明的說話打破了衛英軍的妄想“衛SIR,死者正是你的表弟李宇。”

“什麼?李宇!”

“對不起,衛大哥,所以我才通知你,但這是現實!”

衛英軍歎了口氣“可知道事故的原因?”

“正有有待法醫的檢驗,衛SIR,不過,照現場情形來看,恐怕是貴表弟駕駛不當,沖落下山致死,如果屍檢中發現他的酒精含量超標,那恐怕他是難逃其責!”

“那麼死亡時間呢?”

“估計應是淩晨兩點左右,對了,衛SIR,你表弟怎麼會這麼晚開車?”

“我也不知道,不過,今天上午我會去思潔公司問一下,阿明,你今天中午幫我去法醫處拿他的屍檢初步資料,下午我們再在辦公室會面。”

“好,衛大哥,請節衷順變!”

“謝謝!”衛英軍放下電話,立即刷牙洗臉穿衣,出門而去。

 

“阿宇,他是昨晚負責送一批貨去大搖山西北的711號別墅,因為那堛澈人訂了我們公司二百萬的貨,是那個客戶要求我們在半夜十二點送貨到府上的,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探長,你要知道,我們生意人一向是客戶至上的。這是我們的行規。發生這樣的意外,我很難過,怪不得我們公司倉庫的值班的老陳等了他一晚都不見他回來!”在思潔公司的經理辦公室堙A肥肥的公司行銷經理王鄧光正在對衛英軍解釋。

“這個我明白!只是、、”

“探長,我也不想發生這種事,但你要明白,我不是水晶球,而且開車送貨是阿宇的工作!”

“我想王經理,你誤會了,我並沒有責怪你,我只是想清楚我表弟昨晚是如何出意外和出意外的原因!”衛英軍發現王經理顯然以為他在找麻煩。

“那就好,說句老實話,你表弟雖然是個古惑仔,但工作起來是個很負責的司機,我本想下月提升他做司機組組長。”

“對了,我表弟送貨的那個別墅的客人是個什麼人?”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是個姓世的,聽說是個馬來西亞隱居的富翁,這個客人很怪,要貨之後曾叫我們送了兩次,但前兩次阿宇去都沒人在,但想不到昨晚順利送完貨後反而出事。”

“生死有命,對了,王經理,我表弟的開車技術如何?”

“那就真是沒得彈,他來我們公司三年,一次小意外也沒有,他是開車很定,經驗很豐富的那種老手,所以這次發生這樣的意外我真的有點不相信。”

“天意難測,謝謝你,王經理,在下先行告辭了!”衛英軍起身告退,他已拿到了他想要的初步訊息了。

 

在驅車返回警局的途中,不知為何,衛英軍的手機響了三次,但每次衛英軍掛起藍耳收聽時,卻只是一片微弱的沙沙聲,真奇怪,好象還有一些很小聲很小聲從很遠的深處傳來的呻吟聲,但衛英軍每次大聲說“喂,喂、、”時,卻聽不到有人問話的聲音,手機的顯示屏上來電的號碼,天然,居然是自己的手機號碼!

“真怪,老子見鬼了!”衛英軍放下手機繼續開車。

中午在警員餐廳吃飯時,衛英軍內心已認為自己表弟多半死于駕駛不當或者刹車失靈的交通意外,已準備辦回自己的正事。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又響了。

他連忙接開。是他的副手李明打來的.

“衛SIR,我正在法醫部,天啊,有些怪事發生在你表弟的屍體上!”

“什麼?有什麼不正常?”

“屍體檢驗初步顯示,李宇的頭骨破裂,胸肋骨全斷,的確是死于墜車意外,不過,剛才在解剖屍體時發現了一件很奇怪邪門的事情。”

“什麼事情?”

“你表弟的胃堙A天啊,竟有很多爛黃泥,竟有三碗份量這麼多,真奇怪,難道他昨晚吃爛黃泥做這麼可怕的事情。”

“不可能吧,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表弟又不是神經有問題,絕不會吃這麼多黃泥的?“

“不,衛SIR,這是真的,我現在就在你表弟的屍體旁,真是看得我毛骨恍然啊,衛大哥,你相信中邪嗎?”

“什麼,中邪?”

“我聽老人傳說,人中邪時會把爛泥當成飯來吃,衛SIR,你表弟不會昨晚撞邪吧!”

“哈哈哈!”衛英軍笑了起來“現在是火箭時代,你還跟我說這種迷信落後的傳聞?”

“老大,有時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別說這種無聊的東西,按你目前的法醫處拿到的料來看,我表弟應是死於交通意外了。”

“對了,當然,只有胃部的爛泥是個迷?”

“那好,你辦回正事吧!我今天還要很多工作要做,謝謝你幫我查資料。”衛英軍放下電話,他對李宇的死已不存疑問了。

 

轟隆

到了晚上,隨著夜空的電閃雷鳴,整個香港下起了一場大雨。

衛英軍獨自一人,在警員宿舍堿搧蛫q視,看著看著,他不知不覺在沙發上睡著了、、、、

模模糊糊中,他進入到一個可怕的怪夢中。

他夢見自己站在一條血紅血紅的可怕馬路上,一動不動,天是紅色的,四周的樹林,山全是紅色的,一片血紅,一片令人莫名心怕的紅暈。

“衛SIR,衛SIR,衛SIR、、、、、”

一陣若有若無的低沉的呼喚聲在有節奏地在他的身後響起。

“衛SIR,衛SIR,衛SIR、、、、”聲音陰森而又細小可怕,衛英軍轉過身,天啊,他看見幾十個身穿白衣的幽靈全蒙著臉,懸在他身後半空的空中,它們全部都隨風衣飄,一邊有節奏地小聲咒叫呼喚,一片血紅,一片血紅。

“衛SIR,衛SIR,衛SIR、、、”

最前面的一個白衣幽靈突然自動揭開臉蒙巾,天啊,是面無表情,血淋淋,臉皮裂開好幾塊深深裂隙的李宇,只見他面無表情地盯著衛英軍,一團團人血,從爛嘴中瀉下,他張開血淋淋的爛嘴,面無表情地說。

“衛SIR,他們全是巫師,衛SIR,他們全是巫師,衛SIR,他們全是巫師、、、、、、”

突然,李宇的嘴一張,一大團黃色的可怕爛黃泥,沒頭沒腦地向著衛英軍蓋過來、、、、

“啊”一聲,衛英軍一下子從惡夢中驚醒過來,“衛SIR,他們全是巫師。”惡夢中,那血淋淋變成爛臉的李宇的那一句話仿佛還在他耳邊冰冷地響著。

衛英軍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臉上全是驚醒惡夢後的冷汗,怎麼回事,怎麼會發一個如此恐怖怪異的惡夢,還見到了昨晚死去的表弟李宇?

難道是鬼魂托夢?

一想到這堙A衛英軍不由全身一陣冰寒,他睜開眼,發現原本開著的電視變成了一片雪花,後背突然一陣發毛,奇怪,有東西在後面看著他。

他急急轉頭一看,映入他眼簾的是他放在沙發後面的一隻陶瓷製成的大狼狗,有那麼刹間,那狼狗陶像刹間晃動了一下,但他定下神再細看時,這陶狗像已回復正常。

“奇怪,怎麼剛才它好象是看著我一樣?”衛英軍邊想邊再向陶狗像的上方看去,在那堛瑰薴W,掛著一張有相框的大照片,照片堨翱O三年前衛英軍和他表弟李宇在海邊的兩人照。照片堛漣鶡t,好象正在著著他。

“媽的,怎麼回事?”衛英軍轉回頭,發現電視又回到正常了,正放著半夜黑白舊片,“難道我表弟的死不是交通意外這麼簡單?”衛英軍邊看邊想到、、、、

 

“龍叔,你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嗎?”

望著衛英軍一臉嚴肅的表情,他的老朋友退役警官龍華長長吸了口氣,然後才回應。

“阿軍,我也不知怎麼回答你這個問題,不過,根據我幾十年的破案工作經驗,有些東西的確是不可思議了!”龍華說“我相信報應。”

“那你覺得昨晚這個惡夢是我表弟向我報夢嗎?”

“單憑一個惡夢就說是鬼魂報夢未免太過武斷,不過,不知為什麼,這、、、”

“這什麼?”

“你知道嗎?你表弟失事的這大搖山,真的是很邪門的,多年前,我曾有個師弟,叫張文,他可是你們這一區警察局的名星,那時可是厲害之極的年青人,才二十多歲就破了很多大案,本來真的是前途無限,可是後來,自從他負責查一起案後、、、、、唉!”龍華長長歎了了口氣。

“我也聽說過一下,聽說這大搖山十年前曾發生過一次重大的神秘火災,令一座叫新康利的醫院的人全部死亡,到現在還查不出原因?”

“對,張文本來就是負責調查一起那醫院老闆神秘暴死的案件,可新康利醫院神秘火災死光光後,他也從此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有神秘的民間傳說說大搖山是極惡的風水魔山,山隨氣動,十年轉一劫,應感為來自地獄的邪神在作崇,傳說每十年就會出來作崇一次,現在已十年了,不知這個傳說會不會又來了!”

“龍華兄,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你不是還相信這些老掉牙的古老東東?”

“兄弟,根據我多年的人生,凡事都有啟動和關閉的時候,時候一到,你想擋也擋不住。你相不相信?”

“那麼你覺得我要不要再查一下我表弟死亡的這起意外?”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介紹一位我以前警隊的老前輩給你認識,他叫明叔,今年已七十多歲了,二十五年前退出警隊,曾回大陸龍虎山修道,三年前還跟一位在七奇山的大師修法,據說現在的驅魔法力極之厲害,對鬼神學說有很深的瞭解,如果你真的覺得你表弟的死很邪門的話,我幫你們聯繫一下,怎麼樣!”

“那好,我謝謝你,龍華兄,乾杯!”衛英軍在邊說邊舉起啤酒與龍華相干,此時,二人正座在一人稀疏的酒巴堻黹s!

這時酒巴上方掛著的超薄電視正在放著新聞,一個女播員正在播音“昨晚,又有一名八歲的小學童在七龍區效區一帶失蹤,這已是本月內這大搖山南面新市郊區發生第八宗兒童失蹤案,警方至今未查到八人中的任何一人!”

“又是你們這一區的案件,看來,今年你的工作你想不忙也不行。”龍華笑著說。

“這件案暫時由張偉龍沙展在負責追查,不是我的,不過,這幾宗失蹤案到現在連一點線索也沒有,死不見屍,活不見人,如果是綁匪做的,肯定有電話,可是到現在一個電話也沒有,他們好象就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一樣,什麼也沒有留下來。”衛英軍笑著說“可惜上頭不讓我接手,不然,我是很樂意接受這個挑戰的!”

“張偉龍,這傢伙是個很精明能幹的探長,頭腦冷靜,反應快捷,聽說更是神槍手,不過,他有點太自負了,目中無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單憑個人的強能就可以解決。”

“龍華兄,張SIR我覺得他的確是個高手, 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破案的!“

“希望如此!“

“龍兄,那麼依你看,這八名兒童失蹤案會不會是變態戀童狂所為,我好象感覺這八個學生的失蹤案可能是同一原因的,或者會不會是有變態殺手專門在放學的路上伏擊這些小童,然後先奸後殺?”

“又或者,會不會是另外一種力量在做,一種我們所不知道的力量?”龍華突然自動接上神秘道,並向著衛英軍故作神秘的眨了眨眼!

二人一齊“哈哈”笑著又舉起酒杯再幹過。

只是他們發夢也沒想不到,他們這句玩笑後來變成了惡夢的現實、、、、

 

電光閃閃,這是一個下著小雨的夜晚。

在大搖山西北面的環山公路上,一個尖頭小眼,古惑仔臉孔,穿著名貴西裝的中年人正開著一輛紅色的漂亮的法拉媔]車疾馳于小雨沐浴下的大搖山公路上,兩旁全是黑沉沉的山林和一片血紅橙色的昏紅路燈,路燈反閃出陣陣紅燈光柱和陣陣隨風而下的小雨點把整條公路淹沒入一片紅色的迷茫霧雨中。它們全都在不停地這中年人的車子兩邊後退。

此人正是期貨經紀名人韋正寶,他近陣子在炒彙中因美元跌下而大副輸錢,輸了足足有一百五十萬,所以變得情緒特別火爆,這些錢全都是他盜用公司客人的資金私下炒的,如果不儘快擺平,一到東窗事發,他就洗定定八月十五的屁股坐牢。

他邊開車邊打手機在說一個江湖大哥“發哥,我老婆每個星期五都會去澳門的金莎賭場賭錢的,這死三八每次都要叫仔服侍的,她每次開房都在308房,到時你叫兩個古惑仔上去先奸後殺,給我做掉她,到時我們對半分死三八的保險。”

對面手機傳來另外一個江湖大哥的聲音“你有沒有腦的,這樣誇張的殺人會引起警方查案的,等我到時製造一起交通車禍送你那個死三八歸天,不就神不知鬼不覺。”

“好,一言為定,這次能不能發達全看你的!”韋正寶收起手機,狠狠地拍了拍方向盤,繼續開車並自言自語“好才我夠醒目,幫這死婆買了四百萬的意外險,能不能翻身就看今次的,死老婆收大錢!哈哈哈!”他正得意忘形思際,前方十幾米的公路上右邊的樹林上,突然有個穿黑衣的白髮老人的身影刷地一聲從樹林中直直沖出來,一下子沖到公路的正中、、、

“該死!”韋正寶急急連忙一腳急刹把車刹下來,可惜剛才他車速太快,加上天雨路滑,法拉堥恕w閃電般撞到那黑衣白髮老人身上,“澎”一聲發出一聲令人心寒沉重撞擊聲,那黑衣老人發出一聲怪叫,被撞至忽地一聲直直向上飛起來,刷一聲從韋正寶的駕駛窗前飛上去車頂,忽隆地滑過車頂,滾飛到車尾的空蕩蕩的小雨公路上。

“媽的,媽的,這個臭老東西!”韋正寶急急把車停下,打開車門,急速向後看去,在劈劈啪啪的小雨及兩旁的血紅路燈下,在他車後十來米遠的公路上,那個黑衣白髮老人正一動不動,仆倒在馬路上,四周的雨水衝擊下他身體正向路的四周散開血紅血紅的人血。

韋正寶狡猾地向前後四周看了看,在一片嘩嘩的紅燈小雨下公路上一片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哈哈哈,沒有人,沒有人看見,死老頭,是你沖出來送死的,一於玩拋屍荒野,哈哈哈!”他急急地向後沖過去,他要把這老頭的屍體扔進旁邊的山溝樹林中,毀屍去跡,玩個神不知鬼不覺。

他沖到這倒臥的老人,一翻翻過身來,不看不由令他倒吸幾口冷氣,這是個黑衣老人,原來竟是一個紙紮的人,一個用紙紮得象真人一樣大小的黑衣老人,它那畫上去的五官突然一睜開睜開雙眼,同時“嘻嘻嘻”發出一陣陰森森森的魔鬼般尖細回音笑聲,天啊,這紙紮老人還會發出笑聲的。

“鬼!鬼!”被這不可思議的情形嚇得魂飛魄散的韋正寶尖叫一聲,扔下紙紮老人,轉身向自己的座騎車狂奔。

“澎”一聲,更不可思議的情形發生了,韋正寶那部無人的紅色法拉堥拿漲菾吤普}左燈,關在無人駕駛的情況下,自動轉了個彎,掉了個頭,並用車頭對準了正跑過來的韋正寶,在黑夜的小雨無人公路上,刷一聲,車前兩盞車頭燈竟自動打出兩道光得人無法睜不開雙眼的光柱,直直照射在韋正寶的那嚇呆的臉上,一片血紅。

“鬼!”韋正寶尖叫一聲,連連後退,而那打開著妖異強光燈的紅色法拉堥恣A象刹間有了生命一樣,竟緩緩自動向他開過來,天啊,這車要撞死他!

韋正寶怪叫一聲,轉身狂奔,那個原先倒在地上的紙紮的黑衣老人竟站立起來,並舉著一隻折斷了一半的紙左手臂“嘻嘻嘻”地向著韋正寶伸過來。

“不,紙鬼!”韋小寶驚駭地發出一聲尖叫,一推推開這攔住去路的紙紮老人,沒頭沒腦地在小雨中向前方跑去,邊跑邊叫“救命!救命,鬼殺人啊!”身後,那不可思議的自動行駛的法拉媔]車和黑衣紙紮老人在陰森森的笑著在不緊不慢地追著,保持著十來米的距離,在空無一人的黑夜公路及小雨雨霧的沐浴下顯得陰森詭異之極!

“呵——呵——呵”韋正寶一邊喘著氣,一邊沒頭沒腦地跑,他已經被剛才的不可思議的情景嚇壞了,以致頭腦一片空白,只知狂奔,前方向上的轉彎口突然出現了一片濃濃綠霧,綠霧掩映下映出一條私家小路于樹林中,韋正寶急急跑入霧中,瘋狂地奔入這蜿蜒向上的小路上。

前方在綠霧中依稀出現了一幢別墅,在邊霧中這三層高的別墅閃出若干燈火。

“好了,有人,好了,有人!”韋正寶瘋狂地沖到別墅前,在綠霧中,別墅門前竟有一堆烘烘燃燒著的火堆,一名身穿名貴的黑色西禮服的鶴髮童顏的老人正從容地坐在火旁的一部名貴的勞斯萊斯的車前蓋上。

“阿伯,救救我!”韋正寶瘋狂地邊叫邊沖過去。

“什麼事,年輕人?”坐在車前蓋上的西裝革履的老人轉過臉正對過來,這是一張長得十分威武正氣,雙眼炯炯有神,散出懾人神氣的老人臉孔。一看便知是高貴人仕。

但不在為什麼,一看到這老人白如冰雪的雙眉,韋正寶有種莫名的詭異感。

“鬼,鬼,有鬼在後面追殺我!”韋正寶指著身後尖聲叫。

“年輕人,世界上是沒有鬼的,你身後什麼也沒有!”那威嚴的老人邊說邊從車前蓋上跳了下來,雖然他看上去年紀很大,但步履驕健,但不知為何,當他向著韋正寶走過來時,韋正寶感到一陣陣冷冰冰的陰寒冷氣正從這老人的身上泊泊散來,如洪水般刹間把他淹沒。

“真的,那鬼是紙紮的,還很猛,車也車不死!”韋正寶邊說邊氣喘吁吁地向後指,同時,他也在邊叫邊轉頭向自己身後一看,奇怪?除了一片綠霧之外,什麼也沒有,那有什麼紙紮黑衣老人和他的紅色無人小車。它們全都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

就在他驚呆地向後看時,突然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是那西裝老人的聲音“你看看,我象不象鬼,哈哈哈、、、”聲音陰森森可怕有回音。

這當場嚇得韋正寶轉身一看,天啊,那老人的已一下子直直站在他身後,這西裝老人的臉孔變成了一張可怕醜陋的魔鬼臉孔,雙眼閃出兩團耀眼的紅光,嘴埵虪X幾條長長的彎曲尖牙。

“啊,魔鬼!”韋正寶發出一聲驚恐無比的慘叫聲,那變成魔鬼的老人伸出那長滿五隻長長尖指甲的鬼手,一拍拍住韋正寶的頭部,那鬼手剛一捉住頭部,刷地一聲,頭手接觸處閃起一道耀眼的紅光,“啊!”韋正寶發出一聲慘叫,全身閃耀起由頭部向腳散去的紅色閃電網,閃電光中閃起陣陣紅光!全身在紅光中直直陣陣發抖!

“刷”一聲,不夠五秒,紅光電網消失,冒起一陣妖異的發光紅煙,紅煙過後,天啊,那被可怕的魔鬼鬼手抓著的頭部的韋正寶,已變成了一具枯萎的黑色焦屍,臉部變成一片枯萎,佈滿皺紋的黑色的老人臉孔,全身冒著陣陣白色餘煙,已當場死去。

那魔鬼老人一放放手,“烘”一聲,那乾枯萎縮已被老人吸幹精氣的死屍直挺身而出挺地倒在地上,自動燃燒起來,燃燒成一團人形火堆,陰森地映紅了車子的四周地上、、、

“哈哈哈!”那西裝老人的臉孔迅速由醜陋的魔鬼臉孔象水一樣變回人臉,並發出一陣可怕的陰森森笑聲,同時,在他身後,烘地一聲冒起一團煙,白煙過後,一個紙紮黑衣老人在白煙中顯出身來,正是剛才那追殺韋正寶的紙紮老人。

“大法師,這個人怎麼樣?好不好味?”

“太好了,這種充滿陰森毒氣的小人的精氣對我的修練很有用,對了,聽說前幾天我不在時你吸了一個送貨司機的精氣,味道如何?”

“那個還可以,不過,大法師,我沒你這麼厲害,我用盡全力吸了他三分之一的精氣,我只好用天頭降法讓這個半死不活,變成個人不人,妖不妖的喪屍去駕車自殺。”那紙紮老人邊說,一邊紮紮跳地來到這大法師的西裝老人身邊。

“你們紙人當然功力會差一點,不過不要緊,只要等阿古沙沙大神復活過來,你們就可以變成人了,哈哈哈、、、、”那大法師和黑衣紙紮老人一齊大笑,然後在地上湧起的一陣綠煙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轟隆,隨著陣陣雷響,電光若閃若現,在大都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輛白色的小車正在山林公路上疾行。

“撲通,撲通、、”不知為什麼,今晚在開車回家的公路上,開著這銀白色殘舊豐田車的衛英軍發現自己的心不知為什麼,莫明其妙地猛跳個不停,左右的眼眉自動不受控制地跳個不停。自己的心莫名的心慌慌。好象有預感有什麼不好的東西正在等著他。

他正打開著車頭燈,射著兩道光柱行駛在空蕩蕩的459號高速公路上,兩旁的泛光燈在不停地後退,一場迷白茫茫的細雨正在下著,陣陣瀝瀝的小小雨點打在擋風玻璃上,把衛英軍和他的車子沐浴入一片濃濃的細雨迷霧中。

刷一聲,他很快已駛到了接近市區的入口處,前方在兩邊起伏的山林中出現了一個十字路口,路口上的綠燈正在陣陣雨點下閃著耀眼的光燦燦的通行燈,衛英軍正準備全速通過這個十字路口。

突然,刷一聲,他前方的十字路口中間的路基中,天啊,竟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直直站著一動不動的,身穿紅色喇嘛服,頭戴紅色長長彎高僧帽的西藏喇嘛,這個年約五十左右,臉色古銅,雙眼炯炯有神臉形尖尖的的喇嘛手持著一把金光閃閃的禪杖,在一片路燈下漫天雨點中反閃出一股刹人的寒氣。

刷一聲,還未等衛英軍反應過來,這個紅袍喇嘛竟揮起手中禪杖,在路中間向著自己的車前蓋直直掃過來。

“神經病!”衛英軍一個本能急急地把車硬生生刹在綠燈的山林十字路口前,同時舉頭大聲向外喝道“你找死啊,和尚!”他剛舉頭定神向著這個站在馬路中間的喇嘛望去,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看得他眼呆目瞪,全身定定住,天啊,這個路的中間的路基上,一片空蕩蕩,哪有什麼紅衣喇嘛?一點人影也沒有,連兩邊的路旁的樹林行人道上,全也是一片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天啊,這是怎麼回事,可剛才明明是有個詭異的神秘紅衣喇嘛站在這十字路口的中間,怎麼才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難道是個幻覺?

還未等衛英軍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突然“刷隆隆”一聲,十字路口上,一部紅色的巨大紅色裝集箱巨貨櫃車發著淩厲的馬達巨響聲高速直直從他的面前的左邊的山林路口中沖出,發著巨大的轟鳴聲從他的車前蓋不到一米的地方高速一掠而過,卷起一陣猛烈的雨點和狂風,轟隆隆地打在了衛英軍的車前擋風玻璃上,發出令人心跳一百的猛烈撞擊聲。

天啊,這竟是一輛打橫直沖紅燈的大貨車,天啊,剛才如果不是這個在馬路中心突然神秘出現的喇嘛幻影,衛英軍的車子鐵定被橫沖紅燈十字路口的巨大貨車攔腰撞個稀巴拉。以這樣的高速,衛英軍一定連人帶車,撞飛上天,變成肉餅!

“好險,天啊!”衛英軍這才嚇得整個人直直向後呆住,定定呆若木雞足足過了好幾分鐘,直到他聽到身後和身邊不停響起的一響而過的喇叭聲,他才回過神來,原來後邊的車子不停地從他身邊轉彎飛過,在響喇叭警告他不要定在十字路口上。

“胡”衛英軍迅速回復過理智過來,急急開車向前駛去,駛入到自己回家的歸途中,同時他也明白到為什麼自己今晚會莫名地心慌個不停,原來,有場車劫在等著他,好才剛才有個神秘一閃又不見了的紅衣喇嘛,不然,自己恐怕難逃此劫。

衛英軍本能地感到,這是一個不好的預兆,似乎在預示著一種不好的命運正在降臨到他身上。

 

又是惡夢。

到了晚上入睡後,衛英軍又發惡夢了。

先是好象迷糊糊中,在一片黑暗中,老是聽到有個聲音在叫他的名字“衛英軍,你快過來,衛英軍,你快過來,”好象是他表弟李宇的聲音,但又好象不是,怪異之極。

然後他又夢見自己在一片紅霧中的樹林草叢慢跑,天啊,他竟跑入到一個巨大的荒蕪草叢墳塋中,到處都是殘舊破破爛爛的天使石像,它們揮舞著翅膀,似乎正在向衛英軍打招呼,墳塋中到處都是紅霧,一片紅茫茫然,紅霧中好象有陣陣小孩子的聲音在霧中響起“衛探長,他們全都是巫師,衛探長,他們全都是巫師。”這陣陣若隱若現的小孩子聲音在紅霧的墳場中到處響起,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然後,好象迷糊糊中,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石像,一動不動地站立在這墳場中,然後,又進入迷糊中、、、、、

突然不知什麼時候,衛英軍發現自己又變回跑步,跑入到一片紅霧茫茫的紅霧中,四周全都是怪異的娃哈哈變形鏡子,自己跑入到一片霧茫茫的鏡子世界中。

“他們全都是巫師,他們全都是巫師、、、”一陣陣鬼魂小孩子的聲音又再響起,娃哈哈鏡中的變形的衛英軍的映像全都在向衛英軍發音,它們全在向衛英軍招手,衛英軍不停地在娃哈哈鏡的迷宮中跑啊,跑啊,然後衛英軍發現前方的娃哈哈鏡堙A竟象水一樣變形出變形的黑白的大搖山山林世界,然後,他竟直直向著娃哈哈的鏡子媔]了進去。

刷一聲,穿過鏡面,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片紅霧山林中,正前方的紅霧中,竟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幢三層高的黑暗別墅巨大黑影,在紅霧中若隱若現,別墅正上方的房頂上,飄蕩著一個個懸在半空中白袍幽靈,它們全都張開雙臂成十字形身形,天啊,足有幾十個之多,懸浮在別墅屋頂的半空中,好象在祭祀。

“阿古沙沙,阿古沙沙,阿古沙沙、、、”同時,一陣陣可怕有節奏的詛咒聲從這屋頂上的半空幽靈中直發過來,直聽得衛英軍毛骨恍然。

“嘭”一聲,別墅巨大的黑影竟然緩緩向衛英軍移動過來,衛英軍定神一看,天啊,那堿O什麼別墅,而是一蹲巨大的磷甲巨獸,一蹲地獄來的魔鬼,“刷”一聲,慢慢移過來的可怕巨大妖怪像門一樣的大口一張開,天啊,幾十隻血淋淋,佈滿尖長指甲綠色斷鬼手,如滿天飛刀般從別墅怪物的門口飛出,直向衛英軍撲來、、、、、、

“啊”衛英軍發出一聲恐怖的叫聲,猛地一下從可怕的夢中醒來,感謝上帝,這只是個惡夢,衛英軍發覺自己全身都是凍冰冰的冷汗,“阿古沙沙,阿古沙沙、、、、、、”那陣陣可怕的詛咒聲仿佛仍在耳邊響起。

為什麼?為什麼?

又發惡夢了,他隱隱記得,那紅霧中別墅鐵門上仿佛有個“711”的數字。

奇怪,怎麼又發夢了,衛英軍起床一連喝了幾杯冰水,才把情緒回復過來。

“看來我可能工作壓力太大導致神經緊張而發惡夢。”全身冰冷沒一點溫暖感的衛英軍大口大口地喘氣並自我安慰,並躺回床上,用手按摩自己的太陽穴,放鬆一下神經。

“只是個夢,只是個夢、、、、、、”衛英軍邊按摩邊自言,但不知為什麼?他隱隱有種莫名的不安感,似乎有災難正在向他逼近。

 

“龍叔,昨晚我又發惡夢了,很可怕的惡夢。”在第二天陽光燦爛的晨光中,衛英軍打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老朋友龍華。

“是什麼惡夢?是不是又和前晚的一樣。”龍華問。

“不,這次不同,我好象被一些靈異力量帶進了一些奇異的地方,它們最後還把我帶到了一幢後來變成怪獸的別墅,那別墅變成怪獸前,它的門牌好像閃著‘711’三個數字。”

711。”龍華自言。

“不過,這會不會是我神經過敏?香港這麼大,到處都有711門牌。”

“也許!711,好像前段時間我看雜誌,幾年前風光一時的那個炒地產暴發戶羅大輝,他好像前幾年就住在你們那一區的大搖山起了一座711別墅。那個山自從十年前發生新康利醫院神秘集體命案後,一直都很荒蕪,所以這711別墅就孤獨位於在大搖山的西北面半山腰,據說最近的鄰居住所離這幢711也有十幾公里。在荒山中起孤別墅真的是神經病!”

“羅大輝。”衛英軍自言自語想了起來,這個人不就是三年前宣佈突然完蛋的地產大亨“是不是前幾年在金融風暴中虧了幾億的那個破產大亨。”

“對了,那雜誌還說,自從羅大輝買了這別墅後便開始走黑運,先是父親病逝,然後妻子發瘋自殺,他的生意也一落千丈,那雜誌還說這別墅風水太差,是太陰七煞的破運局,誰住誰倒黴,不過這種東西我看信則有,不信則無。”

“那麼,現在711別墅怎麼啦。”

“聽說後來羅大輝把它賣掉還債,是一個不透露姓名的富豪買下的,那富豪好像是來自馬來西亞的,你知道,那種地方有很多隱形富豪。”

“你看雜誌還挺詳細的,不過,香港這麼大,很多地方都是有711這個門牌,再說,這不過是個夢。羅大輝倒大黴關我什麼事?”衛英軍故意笑了笑,他不相信他發的惡夢跟那個什麼羅大輝的別墅有什麼聯繫。

“當然,我也只是聽到這個數字聯想起來罷了,這不過是個夢,衛SIR,我建議你最好請一個假,休息一下,你可能工作壓力太大了。”華龍提議。

“我想也是。”

“不過,衛SIR,我覺得有點奇怪,你知道,東南亞的華人富豪都是很迷信,很相信風水的,怎麼會去買一個太陰七煞風水破局的破產富豪別墅呢?這情理不通,羅大輝賣了三個月後還死於車禍,終逃不出這個破局的追殺,難道這馬來西亞富豪就不怕風水破局會帶來的厄運嗎?”

“也許他是個神經病,或者他是個科學家大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信邪的人。”衛英軍搖了搖頭打了個趣,兩人一齊在電話中大笑起來、、、、、、

 

中午時氛,吃完午飯的時候,助手李明也趕到,衛英軍不由自主跟他交談了起來。

“對了,衛SIR,貴表弟的屍檢除了胃埵傍磢d外還發現了另外一些情況。”

“什麼情況?”

“雖然,李宇屍體在車禍後表皮膚燒壞了,不過,後來在剖屍內臟檢驗時,法醫發現他堶悸漱萲式A肝,肺等十分殘爛,李宇只有三十歲,而這些五臟六肺的內臟卻好像九十歲的老人一樣,枯萎衰老到非常驚人,這真的是很古怪。”

“這不可能,李宇只有三十歲,他的身體一向很好。”衛英軍不信“是不是法醫搞錯了,也許是車禍內臟受損造成的吧!”

“可是,昨天法醫檢驗了李宇的脊髓,這脊髓的骨齡顯示,李宇已經九十歲了。”

“不會吧!”衛英軍苦笑著搖了搖頭“世界上有些事是很怪的,也許我表弟外強內幹,表面上看很健康,實際上堶惚飫t吧!”

正講著,只見餐廳東面,一位三十來歲,虎背熊腰,十分高大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他中有一米八高,濃眉大眼,臉色略黑,全身閃爍出一股精悍的煞氣,尤其是雙眼,如鷹般尖銳,有神,他正是本區警官最有名氣的重案組探長張偉龍。

在他身後,是兩個便衣。

此刻,張偉龍正舉著手機一邊與人交談一邊走了過來。

“是嗎?那我今天下午就過來與你聯絡。”張偉龍打著手機來到了衛英軍的身邊。

HI,你好,張SIR。”

“你好,衛SIR。”張偉龍關掉了手機。

“張SIR,那八個兒童失蹤的案件進展如何?”衛英軍問。

“已經有眉目了,有三個在失蹤現場附近的檔口檔主都說曾經見過一個黑衣老人帶著小孩離去,我還在查,這黑衣老頭一定跑不掉,我要送這只禽獸上絞刑架。”

“如果需要我幫忙,出聲就是,我會盡力而為。”

“那我先謝謝你,剛才有人說好像對黑衣老人有點認識,我現在就去跟報料人見面,如果有需要,我一定會CALL你幫忙,這黑衣老人碰上我算了他倒黴,看來這次這個拐子佬不想蹲牢也很難了。”張偉龍說完便和兩個助手離去了。“這拐子佬 死定了,死定了!”

“這小子現在大出風頭,成了大紅人。”李明笑著對衛英軍道“聽說,他還準備做電視專訪了。”

“這小子羽毛未硬,就得意忘形,我看他很快就會翻一兩個筋頭。”衛英軍把剩餘的半杯茶了喝進了肚子。

這時,又有一名二十多歲的女警匆匆走了過來。

“什麼事,阿芳,趕著去結婚。”李明打趣道。

“不要開玩笑,傻B,我有正事辦。”阿芳對李明吼了一聲然後轉過身向衛英軍報告“衛SIR,有交通警發現一部紅色的法拉利空車,車主失蹤,車主老婆致電聲稱他丈夫從昨晚開始不見蹤影,直到現在連手機也無法打通,他丈夫失蹤前還打電話回家要她煮雞湯,沒想到從此石沉大海,直到今天上午,才發現了他丈夫的座駕,但奇怪的是,他丈夫卻不知去向。”

“會是會攜帶二奶遠走高飛。”李明笑著道“這可是新潮流啊!不過,如果你肯嫁給我,在我沒發達前,我一定不會這樣做。”

“嫁你老媽個頭,你沒文化。”阿芳指著阿明罵了起來,跟著她臉色一變,以溫柔的表情盯著衛SIR“不過是你就不同,衛SIR,你連坐著都有一股皇氣,我好HIGH啊!”

“恨死隔離,我沒眼看了。”李明作出一副想吐的表情。

“好了,別講這些,對了,阿芳,車主人是誰?”衛英軍問。

“是金原地產的這區營業部經理韋正寶。”阿芳接著道“我可以肯定車主不是包二奶遠走高飛,因為他的銀行存款沒有變動,沒錢試問那個二奶會這麼傻跟你遠走高飛。”

“看來阿芳越來越像一個大偵探了。”李明笑了起來。

“我相信阿芳遲早會有當上探長的一天。”衛英軍對芳姐道“我對你,有信心。”

阿芳得意地揚了揚頭“如果到了那一天,你們要叫我作芳SIR,大姐大,我要衛SIR當我的助手,還有,衛SIR每天都要送我一枝花。”

“慘!”衛英軍對著李明搖了搖頭

“那我呢?是不是當你的老公。”李明笑著問。

“你想得倒美,我送你去洗廁所兼擦地板,還要幫我們賣咖啡和早點。”阿芳對著李明狂叫。

“你好殘忍啊,阿芳。”李明痛苦地叫了起來。

三人一齊笑了起來、、、、、、

 

吃完午餐後,衛英軍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翻看了一下自己辦案的有關文件報告,準備了一些資料檔案,又打開了電腦,看了一下有關大搖山的資料,正當他在查看十年前有關舊報紙報導的有關大搖山醫院的神秘集體命案新聞時,突然,他的手機又響了一陣貝多芬交響樂曲,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衛英軍連忙接起手機,打開一聽,奇怪,機內 內來的是一陣陣“沙沙沙”的聲音。

“喂,找誰?”衛英軍大聲問。同時感到這打來的手機似乎在阻攔他看電腦。

回答衛英軍仍是一片奇怪的沙沙聲,沒有任何人的講話聲。

“怎麼回事?”衛英軍大聲地發問,同時他看了一下手機的顯示屏,奇怪,顯示屏上顯示的來電號碼是自己的號碼,天啊,難道自己的手機正在打給自己?同時,他把手機放到耳邊,機內傳來的仍然是一陣古怪的沙沙聲,在陣陣沙沙聲中,似乎還有很小很小的從很遙遠傳來的呻吟聲。

突然,一陣莫名的本能的寒意爬上了衛英軍的後背,他突然想起,在表弟李宇死後的第二天,他在向思潔公司拿完料後回家的開車途上,他的手機不也曾經發生過類次的情形。

“喂,喂,找誰,我可是差人,和差人玩遊戲可不是好玩的!”不知為何,衛英軍發現,自己的聲音已有些變形,但手機媢鴾銴摒O一片沙沙的古怪聲音,在沙沙的古怪聲中,那陣小小的呻吟聲也開始變大了,但衛英軍還是聽得不太清楚。

“嗚——嗚——嗚”那陣在沙沙聲中的呻吟聲似乎變得象淒厲慘哭號一樣,仿佛是從恐怖的地獄媔ヮ茠爾s鬼哭聲一樣。

“喂,喂,李宇,是、、是你嗎?”衛英軍突然感到毛骨恍然,在沙沙聲中,這越變越大的哭泣聲怎麼聽上去變得越來越象他死去的表弟李宇的聲音。

突然,“B”一個尖銳的強音突然淩厲地響起,象突然爆響的殺人次聲波一樣當場掃向衛英軍耳朵,“啊!”由於太過突然,當場聽得衛英軍耳膜爆血,

衛英軍本能地發出一聲尖叫,拋開手機,同時自己也不由自主被這個尖怪的強音震得一片暈眩,天旋地轉,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刷一聲,那跌落到地上的打開的手機顯示屏竟不可思議地“刷”一聲,飛射出一條妖異亮得令人睜不開眼睛的蛇形閃電白光,呈可怕的弧線狀穿過空中,直直擊在了衛英軍的面門上。

“啊!”衛英軍被妖異的電白光電中,當場發出一聲尖叫,從座位上跌落到地上,當場昏迷過去,在地上昏倒前的一刻,他突然感到,是有一種邪惡的力量在干擾這個電話,那個強音,這道手機電光,全都來自這種力量、、、然後,他昏了過去。

正拿著一杯外賣咖啡向著衛英軍辦公室走過來的漂亮的女警阿芳正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50塊的巴西特級浪漫咖啡,衛大哥一定高興死了!”突然辦公室傳來了衛英軍的一聲駭人的尖叫聲,當場嚇得她尖叫一聲,手中的咖啡也拋落到地上,直直奔向辦公室,打開房門一看,天啊,只見地上一 片狼藉,衛英軍左耳出血,昏迷倒在地上,手機也拋到一旁、、、、

“救命啊!救命啊!快來人啊,快來啊!衛SIR昏倒了。”阿芳象發了神經一樣轉回頭沖走廊上大叫,對著走廊上所有來往的警察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