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金魚魔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這是一個黑沈沈的夜晚,一輛黃色的雙層大巴正在佈滿樹林的郊區公路中行駛,一個年約四十左右無精打采,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正坐在第二層前排座位上,看著車窗外黑沈沈起伏的山林、血紅的路燈在不停地後退,臉上一片呆滯。

他叫李明,是香港某一間保險公司的經紀,不知爲何,他最近運氣十分差勁,工作業績也大倒退,出門老是出事,不是給自行車少年撞就是莫名其妙丟失公事包,他本能地感到,似乎有一種不祥之運在等著他。

車子仍在前進,""一陣又陰又冷的怪風從車窗外吹入,正正吹在李明的臉上,他不由一下子打了個冷戰,全身一陣毛骨恍然,這陣風陰冷得怪異,竟令他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頭暈,不由自主地在發抖中閉上雙眼。

他連忙頭向後靠,閉目養神了幾十秒後,待暈眩感退下來,才張開雙眼,奇怪,這時他發現有一個身穿黑色保安制服,頭戴保安帽的人站在他前面的座位之間地上,由於上層較矮,這保安的頭幾乎和車頂碰著。車內也似乎彌漫了薄薄的煙霧。

"喂,兄弟,不是有位嗎?幹嘛不座下?"李明不由大聲地問道。不知爲何,他感覺這保安形象似乎有點模糊。

"因爲我要帶你上路。"那背著他保安陰森森道。

"什麽路?"李明突然有種害怕的感覺。

"黃泉路,哈哈哈、、、、、、"隨著一陣突如其來猙獰笑聲,那保安一個急轉身,正面望來。

天啊,李明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肝膽盡破,這保安的臉孔那是什麽保安,而是一張極度猙獰兇猛的牛頭臉孔,"--"隨著這可怕牛頭人身保安發出深沈呼吸聲,這可怕的牛頭上雙眼閃起了如燈籠般刺眼紅光。

"哈哈哈、、、"這牛臉妖魔張開流血的嘴巴"李明,快跟我去地府報到,這是牛頭鬼差的命令。"並邊講邊向嚇呆的李明伸出了左手。

李明定神一看,天啊,這牛頭鬼差向他伸出那是什麽手啊,而是一隻巨大白骨骷爪、、、、

""李明在最後一聲慘叫中一下子從惡夢中驚醒過來,老天啊,原來只是個夢,他整個人尖叫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全身冷汗如雨般滲出,後背一陣冰亮陰冷,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同時自己大口大口地吸氣,太可怕了,只不過頭暈了一下,竟發了個如此恐怖可怕的惡夢。

"你發神經啊,叫得這麽大聲!"

"就是嗎,我可是有心臟病,你這麽叫會嚇死人的!"陣陣乘客的罵聲從他身後發出。他們顯然給李明剛才的尖叫嚇著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發了個惡夢,對不起。"李明連忙苦笑道。

"神經病,叫得這麽大聲,等我們以爲你吃了偉哥、、、"一個小鬍子漢子竟在大罵李明,"哈哈哈、、、"四周的幾個人一齊被小鬍子引得笑了起來,只剩下李明尷尬無比。

這時大巴已到一停車站前停下,李明連忙匆匆下車,天!這車站是17號車站,該死,自己已經過站過了四個站,他應該在13號車站下車。

他看了看了手錶,已是夜晚十一點了,這埵鴝騝s界山腰間樹林一偏僻車站,他所乘的大巴已是最後一班,對面反方向那一班也已過了,沒辦法,他只好步行回家。

在邊走邊行中,他不由奇怪,那場夢只不過一會兒,自己卻已過了四個站,這場恐怖的惡夢竟發了這麽長時間?

他並不想太快回家,因爲他老婆是個喜怒無常,暴躁兇猛的潑婦,更可怕的是,她還是柔道三段,經常在吵架中打得他鼻青臉腫,直叫求饒。

"現在我相信了,結婚是愛情的墳墓。"李明不由自言自語"特別是假如你打架時你不是你老婆的對手。"

        突然,""一陣又陰又泠的寒風迎面吹過來,一下子吹得他頭髮豎起,全身一陣陣毛骨悚悚,這風太邪門了,他不由倒吸幾口大氣,本能地向四周一看,但卻一個人影也見不到,但他有種奇怪的直覺,似乎有雙眼睛某個角落盯著他。

他不敢停下,連忙向回家方向急行,走了幾分鐘,他看到前方轉彎角路邊,有一個士多店在它身後樹林中散發出若絲燈光。

這時他感到口渴,他連忙快步走過去。當他入到這店檔內時,映入他眼內是一間賣日用品士多檔口,店內擺滿各種食品、清潔用品,不知爲何,這店內天花板燈管是閃著綠光,把店內沐浴入一片幽幽陰冷綠光中,令人有一種莫名的不舒服感。

店主一個禿頭的阿伯正背對著他,站在玻璃櫃後,一動不動地望著一幅挂在牆上的國畫,這畫上是一幅金魚水底戲嬉的彩畫,三條形態各異的大紅金魚,展動著紅尾金翅,翹動著金須魚頭,在一片綠色水草中搖擺扭身,輕盈妖娜,栩栩如生,筆法剛勁有力,一看便知是藝術上品。

"阿伯,"李明叫了一聲。

可這個阿伯卻好象沒聽見一樣,仍然背著他在觀畫。

"阿伯。"李明又叫了一聲,他以爲剛才叫得不夠大聲。

可這阿伯仍舊一動不動,毫無反應。

"阿伯。"李明又驚天動地大叫了一次,他決定準備要走了。

"別走。"背著他禿頭阿伯終於發出聲音了,隨著這陣又尖又細的聲音,阿伯緩緩轉過身來,這是個面無表情的高瘦阿伯,面上皮膚幹皺得如同樹皮一樣,佈滿皺紋,在綠色燈光下一片陰綠,陰森怪異,一雙八字眉下雙眼如般銳利,眼珠卻一動不動,整個人仿如恐怖片婸曮秅@樣,駭人心跳。

李明不由倒吸幾口冷氣,後退幾步,空氣也似乎刹間凝結下來一樣。

"有什麽事,先生。"面無表情的阿伯的聲音陰森飄渺。

李明吐出一口氣,才定下神來道"阿伯,給支可樂我。"

"對不起,這堥S汽水。"

"什麽?沒汽水。"李明不由不高興了"那你開店來幹什麽?"他指著櫃內餅乾、巧克力"你是不是做生意的?"

"汽水是低檔飲料,我們這堣ˊ獢C"阿伯陰森森道"自來水要不要,自來水免費。"

"神經病。"李明轉頭要走。

"等一下,年輕人。"那阿伯在李明身後叫。

"幹什麽,我可不是同性戀者。"李明冷冰冰地打趣。

"你搞錯了,我不是色情狂。"阿伯面無表情地繼續道"不過,恕我直言,先生,你最近是不是時運不濟,老是碰到倒楣的事情,還經常發惡夢,對不對,先生。"

"是啊,你怎麽知道的。"李明轉回頭,他有興趣了。

"我以前是個看相的,你臉上的氣色不好,黑氣沖天印堂發黑,七七四十九天之內必有血光之災,不過,我有方法幫你,你唯一的好運就是碰到我。"阿伯面無表情繼續道"我是你的救世幸運星。"

"哈哈哈。"李明不由笑了起來"是不是要我給錢才幫我。"他太瞭解看相佬,他們通常會亂嚇你一輪,然後再告訴你,只要慷慨解囊,就會教你如何避凶逃劫。他已上過多次當。

"年青人,我爲人消災是免費的,我的辦法就是送這幅金魚國畫給你。"禿頭阿伯指著身後那金魚彩畫"金魚代表財運,這畫是給高人開過光的,可以幫你逢凶化吉,帶來好運。"他邊說邊已把畫取下卷起,遞給李明。

不知爲什麽,李明突然感到自己的頭很暈很暈,神智不清,不由自主地接過這畫。

然後李明呆呆地轉身就走,不知爲何,他感覺這阿伯的形象似乎變得迷糊,其實他本來並不想要這畫,但好象有種無形力量令他身不由己、、、、

也許自己工作太累了,李明搖搖頭,清醒過來,帶著這國畫走上回家之路。

在他身後,那面無表情的阿伯望著李明的背影,乾枯陰冷的臉上露出了陰森的詭異笑容,在綠燈下顯得十分可怕。

 

"呵呵-呵、、"這是一陣可怕喘氣聲,李明正大口大口地喘氣,孤零一個人在一片黑沈沈的森林中跑啊跑啊。四面全是一大片一大片陰綠綠的大霧,他驚恐地尖叫著向前跑,身後一陣陣飛沙落葉在陣陣陰風下狂卷而起,一團怪異白光在陰風後閃起,發出陣陣陣恐怖的女人哭啼聲,在可怕地追著李明。

"不,不"李明尖叫著狂奔逃避身後那可怕白光,他不停地向前跑,終於,跑到了盡頭,一片懸崖在他眼前出現,崖下萬丈深淵擋住了他的去路。

"不要,不要。"李明尖叫著沖到崖邊,崖下深淵黑不見底,恐怖駭人,他轉回頭。呼一陣陣狂舞飛沙走石在陰風下狠狠卷打到他身上、臉上,一團可怕發著令人發麻的陰森哭泣聲的白光在濃霧的掩映下如洪水般澱至眼前,"哈哈哈、、、"隨著一陣陣巨大沈重可怕笑聲,一個巨大的黑影在白光中顯出原形。

李明驚恐地擡頭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可嚇得他魂飛魄散,連聲尖叫,天啊,這黑影足足有十幾米高,呈上半身人形,只見它那巨大的頭部慢慢低下來,向李明望去。

這可怕黑影巨大臉孔終於在李明面前呈現,這不正正是那送金魚國畫的禿頭阿伯的臉孔,不過此時臉孔顯得無比猙獰,閃著綠光臉上佈滿磷甲,一雙巨大的眼睛發出血紅光芒,血盤大口佈滿如僵屍般長長尖牙,一些人手肢還在牙隙中顯現,它張開巨口,獰笑著發出巨大的聲音"受死吧,傻子。"

一叫完,一口直咬下來,把李明吞入到它的血盤大口堙A李明發出了最後一聲尖叫、、、

 

""突然四周可怕景象全部消失,李明尖叫著從床上豎起,映入他眼簾是黑暗的臥室,原來又是一場惡夢。

該死,李明發覺自己全身已被冷汗濕透,頭髮濕成一團,整個人仿佛剛從泳池堛戎X來一樣,心臟向著喉嚨沒頭沒腦地狂頂。象要跳出口一樣,呵呵,他大口大口地喘氣定回神來,太可怕了,自己又再發惡夢了,這已是今晚第二次,這次好象比在大巴上發的還要恐怖。

"你發瘋了,尖叫得象豬一樣,吵死人。"一個惡狠狠的女人聲音從他身旁發出,正是他老婆武三娘發出的,她顯然被吵醒了。

""一聲,未等李明反應過來,武三娘已狠狠摑了丈夫一巴掌"叫,我叫你以後還叫,再叫老娘可不客氣了。"

"你打人。"臉上當場一片紅痕的李明也發火了"小心我去告你虐待丈夫,"

""又是一巴掌摑在李明的臉上,李明的臉再變成熊貓臉,一片紅腫。

"他奶奶的,敢頂撞姑奶奶,給我滾出去!"

"我睡客廳也不和你睡,去找個老伯和你睡吧!"李明自知打架不是對手,連忙抱起枕頭出客廳。

"下次我絕不會放過你,衰公。"武三娘邊罵邊把床上鬧鐘扔出去,同時""一聲關上臥室和客廳相連的門。

"睡客廳是人生的享受。"李明邊自嘲邊在沙發上躺下。突然,當他準備閉上雙眼入睡時,感覺到廳埵乎彌漫著一種怪異的氣氛,在黑暗中,似乎有種東西在監視他。

他睜開雙眼,四處張望,卻看不到有任何東西在監視他,但他望到西面牆上挂著的金魚畫時,卻有種講不出怪異感升上心頭。

不知爲什麽,他一看畫上那三條金魚時,立時覺得全身很疲倦,頭開始暈開始脹和,國畫也刹間變得模糊了,一種深沈的睡意迅速侵徹全身,他不由自主閉上雙眼陷入到昏睡中、、、、

當李明睡著後,只見西面牆上這金魚畫突然在黑暗中泛起一團妖異的白煙,在白煙籠罩下,金魚畫閃起了一團血紅血紅的紅光,把整個客廳微微映紅,紅光中,一個可怕的生靈正在注視著李明,並發出了一陣低沈可怕的呻吟聲、、、、、、

第二天當李明早晨醒來後,奇怪,他發現整個客廳都彌漫著一股怪怪的又臭又腥的氣味。

"死佬,是不是你昨晚在這媕H地小便,不然爲什麽這麽臭。"不等他反應過來,一個雷公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一隻大胖手已狠狠地擰著他的耳朵,武三娘已在邊罵邊叫中把他整個人從沙發上拖起來。

"你發瘋了。"李明用力掙紮開"我會這麽做嗎?這種腥臭味也不象小便味!"

"對,象臭魚味。"武三娘也意識到了,二人於是仔細地搜遍了客廳的各個角落都找不到任何發臭的源頭。李明沒那麽好氣,快快穿好西裝出門上班了。

"奇怪,怎麽會有臭魚味。"家堛漯Z三娘繼續翻查,她來到挂在牆上金魚畫前,摸了一摸這畫,不由喃喃自道"這堶悸熊e怎麽象真的一樣,連鱗片都象粘上去一樣。"她邊講邊摸那畫上金魚,這堥癡S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