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大戰大角星異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引 言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第八部

第九部

第十部

後 記

 

    

第五部  現形

 

巨大的通車走道正響著中央電腦的聲音“請所有船員注意!請所有船員注意,突出隊飛船已進入月臺!”同時,一部綠色的軍車吉普正在緩緩向下的通道上急行,開車的正是西吉龍手下一個侍衛兵。他正帶著另外二人和西吉龍,在這部陸戰隊司令指揮車上,穿過長長的環船內公路,急急開著去飛船底部的月臺。

同時,吉普車內的屏幕正映著中央電腦在月臺堛瘧廜釣t統傳來的訊號,只見最先進來的三架三角形的突擊隊太空飛機正在從月臺的出口井中升起,然後滑行于月臺的巨大金屬機場上。然後,突然攝像系統停住了,變成一動不動,同時車內也響起了中央電腦的聲音“西吉龍司令,抱歉,月臺的攝像系統在十秒前發生不明原因的故障,所以暫時看不到堶悸滷“峞A但我會儘快恢復正常的!”

西吉龍笑著回答“沒問題!或者哥特龍他們想給意外驚喜我們!中央電腦,通知房部,今晚要準備最少兩千份的海龍王大餐和法式烤羊排,還有最好的紅酒,今晚要開本飛船出發以來最大的PARTY!”

“是,西吉龍司令!”中央電腦講完便自動中斷了和西吉龍的聯繫。

“開快點,我要給哥特龍一個最熱情的熱吻!”聽完西吉龍的玩笑,三個侍衛兵一齊笑了起來………

 

巨大的月臺的過渡井口過渡門正在“嘟——嘟——嘟”的警鳴聲在緩緩關上,那十部三角形的太空飛機正在緩緩轉動著機身在變形著,身上一排排如蚊火般燈光在一閃一爍,隨著機翼的變形升起及直升機翼的突起,三角形飛機正在變身回原本的直升機形態。

在月臺的透明控制室樓座堛漱趥O主任巴龍正和三位手下在調整著月臺機場上的燈光指揮系統和過渡艙大門。他的三個手下正在通道管控制器前按動著開關,一號和三號、七號通道管正緩緩從他們下方的金屬椈壑W伸出,象三條巨大的長蛇一樣,慢慢變長,向著月臺的中心伸去。就象飛機停泊時那一條條搭客管道一樣。

同時,各條管道的中間位置都噴出了一陣陣白色的消毒氣流,同時響起了月臺消毒系統的聲音“消毒系統已經ㄟ吽I”

同時,巴龍大聲地通過月臺廣播器講“兄弟們,請通過一號、三號、七號管道進來!”按飛船規則。必須經過有嚴密消毒系統過濾的消毒管道。才能從月臺媔i入飛船生活艙堙C

而他身邊的另一位大鬍子工作人員則不斷在通過通迅器呼叫突擊隊,但不知爲什活A本來應出現在屏幕上的飛機駕駛艙的訊號狳S有出現,是一片雪花。

“月臺部呼叫突擊隊!月臺部呼叫突擊隊!奇怪!他們怎洶ㄔ普}通迅器!”大鬍子不由叫道。

還未等他們講完,突然,砰一聲,天啊,整個月臺所有照明系統的燈光全部自動熄滅,一下子,整個月臺媗雃角@片漆黑,只剩下那十架太空直升機的舷窗和指示燈光在黑暗空間中一閃一爍,怪异之極!

“怎泵^事?”巴龍不由和三名工作人員一齊站起,望著他們眼前,原本燈光通明現在突然變成一片黑暗的月臺講。他們來到窗前,向前望去,只見到一片一片黑暗,仿佛他們窗前面前的月臺變成了一片黑暗的海洋。只剩下那些直升機身上的一排排縱橫的燈光在黑暗中一閃一爍,不知爲什活A巴龍突然感覺這些在黑暗中閃爍的燈光怎炮H一雙雙在黑夜中發光的狼眼一樣,似乎正惡狠狠地盯著他。

“中央電腦!月臺的照明系統出了什洧ヾH”巴龍連忙打開中央電腦的呼叫器,想呼叫中央電腦,但奇怪的是,聯網到指揮中心中央電腦的呼叫器傳來的珙O一片沙沙的電流聲,什洧雩像ㄗS有,他們和中央電腦突然失去了所有聯繫。

“奇怪!難道中央電腦失靈了?”巴龍不由叫道。

“巴龍!巴龍!你快下來!”同時,突然一陣陰森森有回音的歡呼聲從通迅器媔ルX,當場聽得巴龍三人一陣毛骨光然,三人連忙順聲走到樓座玻璃棓e向下一看,天啊,他們看見不知什洫伬唌A有三個身穿著銀白色太空陸戰隊服的人影正陰森森地站在樓座下方月臺地上,戴著密封的頭盔,緩緩對著他們招手,然後慢慢轉身走入北面的黑暗中。

顯然是他們通過太空服堛熙q迅對講機發音上來的。但由于他們頭盔堥S打開到內燈,所以巴龍看不到他們的臉孔。聽看到頭盔堿O一片黑暗。

“天啊!他們在幹什活H”巴龍不由叫道,“回到這媮椄鴾茠讀A!”他連忙打開一個緊急開關,一個自動手扶梯自動從樓座右面伸出幷降落到月臺地面上。巴龍三人打開右面的玻璃門通過自動手扶梯向著下方月臺直走下去。

“嘿!嘿!你們是不是有病!進來了還在穿太空服!”巴龍大聲地邊叫邊向著那三個在陰森森走著的人影追去。

“巴龍!巴龍!你快過來!”走到一直升機前的那三個銀白色的太空服的人影自動停下,轉回正身,向著巴龍三人招手。他們頭盔堣斯M是一片黑暗,沒開燈光,看不到堶悸瑭y孔。不知爲什活A在黑暗直升機旁,三人站著一動不動地揮舞著手,好象是恐怖鬼片堛滌酋リ@樣!陰森之極!

然後他們垂下手臂,一動不動地站著,好象在等候著巴龍他們。在黑暗中顯得詭异陰森之極!

“嘿,要玩鬼怪嚇人游戲等上到去再搞,不要在這堛情I”巴龍叫著和三名工作人員沖跑到這三個太空服人面前。他指著這三個穿著太空陸戰隊服的人講,他以爲哥特龍在和他們玩嚇人游戲!

就在這時,叮一聲,突然這三個站著太空人的頭盔堛熄嬰滮瑪O光自動打開,露出了堶悸瑭y孔。

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巴龍四人一齊發出前所未有的尖叫,四個人頭髮直直X起,全身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寒意!

天啊,頭盔埵b光黃的燈光下,竟然是什洶]沒有,一片空蕩蕩!那有什玻y孔啊!天啊,太空服堶惇O沒有人的!是三件空空的太空服在黑暗中站立著。好象有三個看不見的人在穿著一樣!

可剛才它們明明是走的………,還未等嚇得魂飛九天的巴龍四人尖叫完,刷一聲,從他們身後黑暗中,飛伸出幾條巨大的觸手一下子卷起這四個人,把四個人直直捲入可怕的黑暗半空中,直直卷上可怕的黑暗天花板上“啊”四人發出了最後一聲長長的慘叫聲……..

 

五分鐘後,西吉龍司令和三個侍衛兵開著的吉普車來到月臺的外門前停下,天啊,透過在月臺棆銂爾谷a玻璃,他們發現整個月臺堿O一片黑暗,好象停電了一樣。

“怎泵^事?月臺的工作人不是偷懶吧!”西吉龍不由叫道,車子開到月臺控制室旁,天啊,堶惇O一片空蕩蕩,主任巴龍和工作人員全部都不見了。

“有沒有搞錯!巴龍這傢夥死到那堨h了!”西吉龍不由叫道。

“沙沙”就在這時,吉普車內的通迅器突然沙沙聲響了起來,直接車內通迅機響起了巴龍的聲音“巴龍呼叫西吉龍司令,巴龍呼叫西吉龍司令!”

“嘿,老傢夥!你們跑到那堨h了,怎炯o堣@片黑乎乎的!”

“我正在一號通道堛黿筏纀S龍上校!你快過來吧!”講完巴龍便中斷了聯繫。

“快開去前面的一號通道口!”西吉龍連忙命令司機。

 “是!司令!我從來沒見這老傢夥這泵n人,居然跑下去迎接陸戰隊!”司機講,同時開車向前駛去。

 “笨蛋!這是出風頭的時候,這老傢夥從來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的!”西吉龍笑著說。

 

很快,車子向下駛過五十多米的轉彎通道,來到閃耀著一號消毒通道入口的門前停下,但一號月臺管道入口珙O一片空蕩蕩,一個人也沒在門口。

“也許他們很快會過來!”西吉龍邊講邊和三個侍衛兵下了車。他們來到一片空蕩蕩,只有電腦指示屏在閃爍著“1”號的門前,然後吹著口哨等了三、四分鐘!奇怪!管道堣斯M是一片空蕩蕩,人影也不見一個,只聽見消毒蒸汽在沙沙沙地響著,完全聽不到有任何人的鄖B聲。

“怎泵^事!他們怎玻暀ㄔX來?”一個衛兵不由問道。這些由月臺進來的過渡管道只有三十來米長,一下子就可以走過來的!怎炯偏堈丰L們還沒過來,連一點鄖B聲和談話聲也聽不到!

西吉龍不由不耐妨的,他來到通道門前,彎下腰,雙手放到口前!大聲地對著堶惜j叫“嘿!你們是不是死了!怎洶@點聲音都沒有!巴龍!哥特龍!你們他媽的是不是死了?”

“再沒有人!老子要走了!”西吉龍繼續大叫。

“嘿!”突然通道婸溶毓ヮ茪F哥特龍的聲音“司令!我在這堙I你快進來!我要給個意外驚喜你!”不知爲什活H通道傳來的哥特龍的聲音若隱若現,陰森森莫名古怪之極!好似有回音一樣!

“哈哈哈!我最喜歡意外驚喜!你們等一等我!”西吉龍對身邊的三個侍衛兵講完便大步走了進通道。

“哥特龍!你給老子滾出來!我要送熱吻給你!”他邊叫邊走過十多米長的通道,穿過沙沙噴著消毒氣體的中央,來到通道轉彎口,當他走入到轉彎口後,突然,撲一聲,通道兩旁的電燈突然全部自動熄滅,一下子,整條通道陷入一片黑暗中,什洶]看不清!

“這是怎泵^事?”西吉龍不由自言自語道,同時他也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寒意突然從他後背升起,他已本能感到一種可怕的恐怖,他感到似乎黑暗中正有雙眼睛在盯著他。

“哈哈哈,歡迎你!西吉龍司令!”一個陰森森有回音的可怕聲音突然在西吉龍背後響起當場嚇得西吉龍連忙一個急轉身,回頭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得西吉龍魂飛魄散!全身呆住!天啊,太可怕了!他看見身後竟突然出現了一個身穿陸戰隊服,長著一張哥特龍臉孔,但臉孔珙O綠色顔色的可怕人魔,他站在地面上,雙眼正閃爍著凶惡的黃光在狠狠地盯著他。

還未等西吉龍反應過來,刷一聲,這個可怕的哥特龍綠色人魔舉起手中的電光槍對準西吉龍的胸部,“砰”地猛開了一槍!一道紅怕的怪异紅光,穿過半空,正正擊中了西吉龍的胸部,西吉龍發出最後一聲慘叫,當場倒下身亡。

天啊!這電光槍射出來竟不是電光,而是象血一樣紅光,怪异之極!

而倒下的西吉龍的胸口中槍處,黑暗中胸堶掖滌{爍著怪异的紅光,向體內擴散而去,可怕之極!陰森森的映紅了胸口的衣服及鮮血!

 

在通道外的三個侍衛兵一聽到響起槍聲和慘叫聲,立即抽出腰間的電光手槍,指著黑暗的消毒通道堙A大聲叱喝“怎泵^事?”

“沒什活I西吉龍司令的槍走火了,他嚇昏了,你們快給我進來幫他一下!”黑暗通道媔ヮ茪F哥特龍的聲音。

“什活H嚇昏了!”那三人不由怪叫道。

“快他媽給我進來!司令昏倒了!你們還楞在那媟F什活H再不進來要炒魷魚!聽到了沒有,快進來幫忙!”通道媔ヮ茠滬纀S龍惡狠狠的大叫。

“是!上校!我們進來了!”三個侍衛兵連忙一齊沖入了黑暗的通道中,接著,“啊”黑暗通道媔ヮ茪F三人的慘叫聲,然後一切又回復到平靜中,好象什洶]沒發生過一樣!只有空空的吉普車靜悄悄地停泊在門口………

 

“給這堜狾釭漲P事們都來一杯紅酒!”在飛船的指揮中心堙A拿著一杯紅酒的船長布列特正高興地命令衛兵去拿更多的酒。

立時整個指揮中心的工作人員都發出一陣尖叫的歡呼聲。

“爲我們再次勝利乾杯!”達加什也拿起手中紅酒。而第一分隊的隊長山田太朗則十分不高興地揚起了馬尾頭,直直走出指揮中心。他通過電梯,坐到環船公路旁,坐上自己的摩托車,邊開邊說“有什洶F不起,這該死的哥特龍,什泵n任務都給你搶了!”

“一天都是那個臭船長,歧視基佬!都太空時代了,還在對同性戀者有偏見!太可惡了!這個哥特龍那點比得上我!”山田太朗在開車中大叫,他知道布列特一向不喜歡他的原因。他幾乎可以確定是這個原因道致船長把這個光榮的任務給了哥特龍。

穿駛過三百米長的密封隧道,他來到一個圓環形電梯4號中心前停下,幷從摩托車上跳下。這個圓環形電梯中心塈e圓形分布著二十四部電梯,通過它們可以到達飛船其它各處和另外三個電梯中心。

他來到23號電梯前,對著電梯門聲音辨別器講“我要去C區!”

“是,山田太朗上校!”電梯門響起了中央電腦的聲音。電梯大門自動打開,他連忙快步走了進去。

接著,電梯門自動合上,電梯自動向下降落下去,向著飛船下層的坦克庫直落去。

原來他在出指揮中心前悄悄打了個電話。要求他手下一百名士兵到沙漠模擬艙集結,他要進行緊急作戰演習。原來他的私心發作,令他不允許他的手下去歡迎哥特龍,去看那個傢夥出風頭!所以他瞞著船長,發訓練命令讓他手下到坦克庫旁的沙漠訓練艙訓練。

這個名叫“沙漠園”的沙漠艙足有兩個足球場那洶j,是專程爲這次出航任務設計在威龍猛將號堶悸滿C它是模擬大角星的地形,設計成沙漠形態的。在這冬眠醒後半年內,戰列艦內的八支太空陸戰隊都在這媔i行了密集的模擬作戰練習。他們在這娷蝶u、伏擊了不知多少次!所以他們對大角星的沙漠地形作戰都已十分熟習。

電梯向下足足降了二十層,才自動停下,同時電梯媗T起了中央電腦的聲音“到達飛船C區!”

電梯大門自動打開,山田太朗滿臉陰暗地走了出來!他走到一條長長的金屬通道上,同時,身後關上大門的電梯響起了中央電腦最後聲音“山田太朗上校!飛船C區電力系統發生不明原因的故障!”

“有沒有搞錯!又有故障,我早說過,電腦這種鬼東西不可信!”山田太朗十分不高興地走入到坦克庫旁的一條L形通道中。這條L形通道有一百五十多米長,通過後可抵達沙漠園模擬艙的正門。

當他走了二十多米長的通道後,在昏暗的通道燈光下,他突然看見前方左面的金屬椈壑U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缺口,這個圓形的裂口足有三米多直徑,一大片的沙子已經從裂口堹F出,大片大片地橫~在通道地面上。攔住了去路。原來這條通道右面是坦克庫,而左面則和沙漠艙的後面底部相聯的。顯然,沙漠艙穿了個大洞,大片大片的沙子從堶授m漏了出來。

“天啊!這是怎泵^事?”山田太朗走上足有一米多高的漏沙上,看著這個巨大的裂口,天啊!裂口的邊緣全都有液體狀外翻的裂口,顯然,是有可怕的高溫力量溶開了這個洞口。這堨i以鑽入到沙漠艙的沙漠底部堙C但這娷魖F漠表面還有兩米多高!如果鑽進去,只會進入沙子堙A沒什洛峈滿H

那活A是什洩F西搞開這個缺口的?一想到這堙A突然山田太朗不知爲何,竟感到一陣莫名的寒意從後背升上,直襲全身!

他打開手機,撥開維修工程部電話。大聲呼叫“工程部!工程部!”但奇怪的是,回答他的是一片電流的沙沙聲,他竟無法打通工程部的電話。

“中央電腦!中央電腦!”他立即再用手機呼叫中央電腦,但奇怪的是,回答他又是一片沙沙聲,似乎這堛熙q迅系統失靈了!

“見鬼!怎泵^事?又是故障?”山田太朗正想再撥其它號碼,突然,他前方的通道的燈光“叮”一聲自動熄滅,一下子,前面的長長通道陷入一片黑暗中。

“不是吧!”山田太朗不由叫道。他不由自主跨過這涌在通道上的沙漠,落下來,走入到前方的黑暗通道中。不知爲何,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跳莫名的“撲通、撲通”地加快!呼吸也變得大聲急促起來。

他已本能感到這堬鰫其妙的停電不對勁!

“怎炯o堸措q了?”走入到黑暗中已有十多米的山田太朗自言自語。

但還未等他講完,突然,“山田太朗!山田太朗!”突然前面通道中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呼喚他,是他的頭太空陸戰隊司令西吉龍的聲音。

他連忙順聲望去,只見在這個黑暗的通道前方幾十米處轉彎口,西吉龍身影正一邊拿著電筒,一邊高高揚著手,正用手招喚他。在電筒光下,他的身影顯得怪异非常,僵硬之極!

“等等我!司令!”山田太朗連忙沖過去,而西吉龍珘C慢地轉身走入到轉彎口中不見了。

“嘿!司令,你怎洶ㄤ尼琚I”在黑暗通道中向前跑的山田太朗不由叫道,同時他已一下子沖到轉彎口中,他抽出腰間的電筒打開一看,天啊,走入到轉彎口堛漲閬N龍司令不見了,消失得無影無!不知到那堨h了。

“難道剛才自己是幻覺?”山田太朗想完,正想轉身返回。突然前面通道中響起了一陣陰森森的怪异笑聲“哈哈哈,山田太朗,很高興又和你見面了!”天啊,是哥特龍的聲音。

山田太朗定神舉起電筒向前一照,天啊,前方十幾米遠處不知什洫伬圇藒M出現了哥特龍的身影,他慢慢地走過來,幷陰森森地說“歡迎你!山田上校!”

山田太朗“哼”了一聲,不懷好意地說“早上好!夥計,打了勝仗,是不是以爲自己是上帝!”

“謝謝!”同時哥特龍也走到了山田太朗面前,還未等山田太朗看清楚他的臉孔,突然,刷一聲哥特龍的雙眼竟閃出兩團耀眼之極的黃光,如兩盞燈籠在黑暗半空中飄出一樣!一下子呈現在山田面前!天啊,山田太朗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嚇壞了。

天啊,在刺眼的黃光眼睛映照下,哥特龍的臉孔,手和頭髮竟全部都是綠色的,他用邪惡的目光注視著山田太朗。面無表情,活象僵尸。

“鬼!”山田太朗嚇得全身毛髮直直X起,同時不由自主地本能抽出挂在腰間的電光手槍,尖叫著對著哥特龍的胸部“砰”地猛開了一槍,哥特龍的胸部當場被近距離的電光打穿出一個洞口,心臟也露出來,還向四周瀉出大團綠色的鮮血!

“哈哈哈”中彈的哥特龍竟如魔鬼附身般發出一陣陰森森的猙獰笑聲,同時胸部的肌肉竟刷刷閃著綠光光絲向著洞口處滾動愈合過去,好象迅速再生一樣!一下子就又要恢復原狀。

“上帝是殺不死的!哈哈哈!”哥特龍站著不動,珛o出陣陣有回音的可怕笑聲!

“妖怪!妖怪!”神經已完全失控的山田太朗尖叫著邊後退邊用槍狂叫著對著哥特龍的左手“砰、砰、砰”連開五、六槍。直至電光子彈全部打光!仍在尖叫著對著哥特龍扳動著開關,開著空槍的“拍拍”空槍聲!

哥特龍的左手當場被可怕的電光打斷,跌落到地上,綠血四飛!

但隨著一陣可怕的電流聲,他的左手臂斷處竟隨著閃出一大片綠色的光絲而自動長伸出一團團肌肉,一下子,他已又長了手臂和手掌!幷自動緩緩把手伸到胸前,陰森森作了一個“不”字的手勢。

“我是打不死的!”哥特龍笑著對著已打光了電光子彈完全驚呆的山田太朗講。他然後陰森地指著山田太郎的兩邊,講“你看看兩周的椈嚏A神已經來到了你的身邊!”

山田太朗驚恐萬分地向左右一看,天啊,昏暗中兩邊的椈應漱ㄙ黎洫伬埲Q滿了不起一層層見不到盡頭的黑色磷甲片,連天花板也是!它們帶著粘液緩緩起伏著,突出張開一隻只足足有三十多厘米長的紅光眼睛!陰森森閃著紅光在黑暗中惡狠狠地盯著他。

“妖——怪!”還未等山田太朗叫完,只見天花板的磷甲片中突然向山田太朗頭部突起突出,一隻直徑達一米的巨大眼睛從張開的黑磷片中突了出來,還未等山田太朗螃Y看來!“撲”一聲,一枝閃著紅光的長針已突然從眼睛中突出,不偏不倚,正正插入到山田太朗的頭部正中。鮮血如雨般從插口中飛出!“啊”山田太朗同時發出最後一聲慘叫!當場暴斃!

他最後聽到是哥特龍的妖异笑聲“歡迎你!山田太朗!”同時,砰一聲,那只天花板的巨眼也收回巨針!一動不動的山田太朗順勢仰天倒下,鮮血四流!

“哈哈哈”哥特龍的身後突然隨著一陣可怕的笑聲閃爍燃燒起一團火光,火光中出現了一個長著老人臉孔的綠色人魔,他穿著科學家衣服,陰森森說“是時候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