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想到去什麽地方旅行嗎?"一個留著波浪型曲卷金髮的少女呶著嘴望著他的男朋友問。

朗傑剪著非常前衛的飛機頭,頭髮染成古怪的紅綠相間,象雞冠頭一樣高高聳起,他全身穿著一套鑲滿鋼環的黑夾克,屁股正隨著瘋狂的搖鼓樂左扭右擺,朗傑突然一個轉身,眼睛透過黑色墨鏡盯著滿臉愁容的女朋友古娜。

"去南極洲滑冰。"朗傑得意地笑著。

"有沒有搞錯,這麽老土,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想去享受零下幾十度的低溫狂風。"古娜不滿地否決了男友的提議。

"這麽好玩的東西你也不要?"朗傑笑著搖了搖頭"難道你又想象傻瓜一樣去參觀那幾塊聲稱有幾千年歷史的爛石頭,破建築,又或者去欣賞那些令人作嘔的風頭人情,還有那些他媽的文化古迹。"

"我不想去看那些見鬼的文化古迹和風土人情,可我也不想去那些荒無人煙的蠻荒地帶玩探險遊戲,旅遊是爲了享受,我才不想出錢活受罪。"古娜振振有詞地反駁。

"讓我想想。"朗傑搔著腦門若有所思"昨天我好象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廣告,對,把昨天的報紙找出來。"

當古娜把昨天紐約時報的旅遊廣告版找出後,朗傑指出了其中一角的廣告"就是它。"

"如果你厭倦了傳統的旅遊方式,如果你想體驗一種前所未有的新奇旅遊,如果你想免費周遊列國,請打電話345678,它將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我們馬上打電話給它。"朗傑興奮地叫了起來。

 

第三天下午,晴空萬堙A麗日普照,朗傑駕著一輛時髦的紅色跑車緩緩駛進紐約貧民區。

只見四周全是殘缺破舊的樓宇,街道上一片狼藉,滿地碎紙垃圾,一些衣衫襤褸的流浪漢或蹲或走,虎視眈眈地盯著這輛耀眼的紅色跑車,仿佛這輛跑車是一塊漢堡巨無霸。

"我早跟你講過,別來這鬼地方,你偏偏不聽。"古娜望著兩邊不懷好意的流浪漢,開始有些不寒而慄。

"別擔心,老子有烏茲衝鋒槍。"朗傑毫不在乎地把頭一揚"誰敢惹我,我就在他的身上開幾個洞。"

"聽我說,親愛的,這旅行公司有點不對勁,哪有在這種地方辦公的?"古娜依然疑竇重重。

"根本就沒有什麽不對勁,現在最不對勁的就是你,你想新奇,卻整天胡思亂想,在這媔}旅行公司不過是爲了省錢,好吧!聽我說,別在胡思亂想,行嗎?"朗傑不耐妨地打斷了古娜的喋喋不休。

"可是這是紐約治安取差的地方,這一區天天開槍死人,只有白癡才喜歡在這堸等芛N。"古娜據理力爭"在這媬鴗膝q只有一個結果──破産。"

"夠了,你他媽的給我閉嘴。"朗傑突然暴跳如雷地咆哮起來"聽著,我才不管這旅行公司是他媽的什麽狗東西,我要刺激,我要新奇,我要意想不到的驚喜,所以我就喜歡它在全市最亂最髒的地方,老子有烏茲衝鋒槍,可以隨時解決任何問題,所以請你從這一秒開始給我閉嘴,否則滾下車自己走回去吧!"

"你是個瘋子。"古娜不高興地把頭扭過去。

足足找了半個小時,當朗傑把車駛進一條偏僻狹窄的長巷時才找到了這間旅行公司所在的大廈。

這是一幢破舊不堪,滿目蒼痍的的八層大廈,白色的牆身大片大片剝落,露出斑斑駁駁的鋼筋黃泥塊,寬闊的門口被一扇鏽迹累累的鐵閘關著,上方的八排窗口很多破爛不堪,堶惜@片漆黑,象一隻只怪物張開的巨口,在陰森森地等待著獵物,整幢大廈一片死氣沈沈地聳立在長巷右角。

長巷的左角是一堵長長的破舊白牆,牆身被人胡亂畫上各種奇形怪狀的圖案,牆邊還有一個巨大的黑色垃圾箱,大群大群的蒼蠅在上面翻湧,陣陣惡臭撲鼻而來,令人毛骨悚然。

"有沒有搞錯。"古娜厭惡地捂住鼻子站在鐵閘門前"這間旅行公司不是神經病開的吧!"

朗傑按了按鐵閘旁邊的門鈴,誰知足足按了二十幾下,鐵閘才突然""一聲自動打開,露出一條僅供一個人出入的門縫。

一個長著小鬍子,蓄著馬尾的拉丁人鑽了個頭出來"什麽事。"

"昨天我打電話到此,有人告訴我這埵釦K費旅遊,我想報名參加。"朗傑開門見山講明來意。

"跟我來。"小鬍子鬼鬼祟祟地望了一下四周,然後作了個跟著的手勢。

朗傑拉著不情願的古娜步入大廈,鐵閘""一聲又關上了。

堶惇O一個空曠死寂的大廳,桔黃的大理石地板上撒滿了淩亂的紙屑碎片,幾束陽光從大廳左角的一排窗口掃入,灑在一大堆織滿蜘蛛網和塵埃的爛沙發破茶几上。

奇怪,爲什麽這個大廳好象很久沒人搞過衛生一樣,到處都是塵埃蜘蛛網,難道這堥S人住,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想到這堙A朗傑摸了一下懷中的烏滋衝鋒槍,衝鋒槍還在,他才象吃了定心丸一樣松了口氣。

小鬍子帶著朗傑和古娜走到大廳左角盡頭的樓梯口。

"電梯壞了嗎?"朗傑小心翼翼地試探,他看到大廳一角鑲在黑色斑紋大理石牆上的兩扇生袡q梯門。

"這是一幢廢棄了的大廈,爲了省錢,我們才在這媮{時辦公。"小鬍子回應。

順著裹滿塵埃的扶手梯拾級而上,朗傑開始覺得反胃了。

"你們從來都不搞衛生嗎?"朗傑皺了皺眉頭。

"我們是無牌經營,我們的老闆不希望被人收稅,這也是爲什麽是免費旅遊的原因之一。"小鬍子神秘地笑了笑"你有沒有聽說過破屋藏金這句成語。"

"難道參加你們的旅行團可以發財。"朗傑不以爲然地譏諷。

"三年前,有個遊手好閒,不學無術的人突然殺入了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我想你應該知道他是誰?他曾經參加過我們旅行團,這就是他突然發達的原因。"小鬍子得意洋洋地舉例。

"是嗎?如果這樣,我倒想見識一下。"朗傑聳聳肩道。

在三樓一條狹窄陰暗的走廊盡頭,有一扇褪了色的雕花舊門,這就是驚奇旅行公司的辦公室。

小鬍子推開雕花門,堶惇O一間昏暗的辦公室,四周一個窗口見不到,只有天花板垂下的一盞吊盤燈撒下暗淡朦朧的桔黃色光芒,辦公室中央有一張綠色的長沙發,盡頭處是一張黑色大班台,台後面坐著一個頭髮稀疏,尖臉兜風耳的中年人,他朝朗傑和古娜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

"請坐。"中年人笑著作了個手勢。

朗傑拉著戰戰兢兢的古娜在綠色沙發上坐下。

"真高興你們能來這堙A我可以保證,你們絕對不會失望,我叫奇連士,驚奇旅行公司的總經理。"中年人一邊說一邊從抽屜堮野X兩份表格。

"聽說參加你們的旅行團不但分文不收,還可以享受前所未有的刺激,別告訴我有附加條件。"朗傑一開始便直搗黃龍。

"千真萬確,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不但如此,你還有機會成爲百萬富豪,甚至變成風雲人物。"奇連士講到眉飛色舞。

"哈哈哈。"朗傑不屑地笑了起來"世上會有這麽肥的鴨滿街亂跳。"

"對,只是很多白癡沒長眼。"奇連士神秘地笑了笑。

"那爲什麽你們要公司放在全市最亂的角落。"

"只有夠膽識的人才可以成爲才可以我們的遊客。"奇連士瞪著朗傑和古娜"我們組織的不是一般的旅行,而是特別的旅行,傳統的旅行只是在不斷地浪費時間和金錢,但我們的旅行完全不同,它才是真正的人生享受,沒有莫名其妙的風土人情,沒有什麽狗屁歷史典故,沒有那些過期幾千年的破屋爛石頭,在我們的旅行中,有驚險離奇的情節,有飛黃騰達的輝煌,還有你做夢都想不到的意外驚喜,再加一點性感迷人的羅曼蒂克,大團圓的完美結局,只要你參加我們的旅行團,你就有機會成爲我們精彩故事的大主角,大英雄甚至大情人。"

"你越講越離奇,"朗傑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可不是來聽你念好萊塢的電影劇本,我不管你是什麽,別想玩老子,否則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他冷笑著摸了摸懷中的烏茲衝鋒槍。

"嘿,夥計,真高興你不相信我。"奇連士毫不在乎地聳了聳肩"我也跟你一樣,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我的口頭禪--上街要帶火箭筒,我們都是同類,每一個人都是朋友,每一個人都是敵人,這是我一向做人的宗旨。"

"夠了,別再玩哲學,你們的旅行團到底是怎麽樣的?"朗傑有些不耐妨了。

"去年,我們組織了一批遊客去瑞士觀光。"奇連士詭異地笑了笑"在欣賞美麗風光的同時,我們還帶遊客去瑞士的銀行當了一天通天大盜,你應該聽過去年在瑞士發生的十八間銀行連環被盜的案件。"

"那是你們的傑作。"朗傑推測。

奇連士得意地點了點頭"結局是每一個遊客都成了百萬富豪,在今年的年初,我們在亞洲也有類似的活動,在泰國,我們組織遊客放火燒了一幢酒店,酒店的仇家送了五百萬給我們,我們還在馬來西亞販賣兒童,打劫金鋪,最後還導演了一場精彩的沈船慘劇,那班遊客開心到連自己是誰也忘記了。"

"天哪,這是旅遊嗎?這不是明目張膽的犯罪嗎?"古娜詫異地用手捂住了口。

"這不是犯罪,小姐,如果這叫作犯罪,全世界所有的權貴都應該統統送去蹲牢。"奇連士振振有詞地辯解"其實那些權貴跟我們都是一路貨色,他們利用國家法律爲所欲爲,我們只不過是爲平民百姓提供這種服務,他們才是真正的大賊,我們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