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魔鬼超級市場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火紅的太陽漸漸沈入西方的地平線,夜幕無聲無息地拉開了帷幕,華燈一浪接一浪地迅速鋪滿鱗次櫛比的層層樓宇,這座上千人萬人口的巨大城市很快便沈浸在一望無際的燈海中,高高低低,錯落有致的排排燈光猶如璀璨奪目的群星撒在了沈沈的大地之上,與夜空中的潢天星斗交相輝映,這就是號稱全球夜景最美的國際大都紐約市。

在茫茫燈海的最盡頭--紐約市效一角,一條寂靜的街道在稀稀落落的燈光中反射出暗淡的光澤,這是市效一條偏僻荒涼的馬路,兩邊不是高聳雲天的靡天大廈,而是低矮的平房和簡陋的廠房,在這街道正中左角,一幢鑲著落地玻璃窗的長型平房靜靜臥伏著,平房頂部,一塊寫著"百特超級市場"的霓虹燈牌正閃爍著七彩光芒,給這條荒寂的馬路帶來一點生氣。

一輛閃著燈的黃色的士停在了百特超級市場門口,一個身材高大,頭髮稀疏的中年人拖著疲憊的身體下了車。

他叫作古加查,是華爾街一間期交所的經紀,他剛剛下班,最近不知爲什麽,黴運接連不斷,單上個月,他就在十六單交易中輸了十四單,足足虧了二百萬,結果被客戶罵了個狗血淋頭,已經有四個客退出了期貨戶口,他只有六個客,不過他已收到風聲另兩面個客戶亦準備換經紀人了。

"都是該死的小麥,我做摣單你就死命往下跌,我一轉沽單你又象火箭一樣高速反彈,你爲什麽非要同我過不去啊!"古加查一邊忿忿不平地暗想一邊踱向百特超級市場。

他今天已經下決心不吃任何用小麥製成的食品,小麥是他的仇人,害到他雞毛鴨血,:"我只吃生排,只吃雪梨。"古加查一邊想一邊瞥了一眼百特超級市場。

潔淨的落地玻璃櫥窗內燈火通明,一排排貨櫃架上商品琳琅潢目,不過堶惜H煙稀小,一片沈寂。

這也是古加查爲什麽驅車一小時來這媮坁囿滬鴞],他喜歡在清靜無人的環境中悠哉遊哉地購物,至於那些人潮滾滾的購物中心,他一向都是避而遠之。

推開落地玻璃門,踏入鋪著綠白方格磨光磚的地板,一陣清香的冷氣迎面撲來,古加查覺得心曠神怡,一天工作後的疲憊和沮喪馬上被購物的興奮沖到無影無蹤。

"今天我要盡興而歸。"古加查喃喃自語,

迎面是兩排擺著乳白色電腦的結算櫃,兩個金髮碧眼的年輕售貨員坐在結算櫃旁對著古加查嫣然一笑,當然,今晚古加查是她們爲數不多的顧客,她們怎能不大獻殷勤呢?在結算櫃後面,就是一排排打橫延伸到尾部的貸櫃架,這是長達四十米的百特超級市場。

推開結算櫃另一側的入口把手,古加查步入空無一人的超級市場。

他推著一部小車在中間過道上滑行,兩邊的貨櫃架在他眼前不斷掠過,無數餅乾、麵包、糖果、飲料在他兩邊爭奇鬥妍,不過他今天對它們沒興趣,唯一的興趣就是冷凍食品。

他的車停在了超級市場的最盡頭,一排嵌在牆上的四層冷凍貨櫃架終於橫亙在他眼前。

古加查興致勃勃地在撒滿藍光,噴著冷凍霧的層層貨櫃架上左挑右揀,不知爲什麽,今天這堸劓儘S有他最喜歡吃的"爵士"牌牛排,他足足找了半個小時,把橫貫整個後牆的冷凍貨櫃架全搜遍了,但結果依然是一無所獲。

他不耐妨地把一包包其他牌子的牛排攪了個天翻地覆,連埋在最底最堶悸漱]翻了出來,結果是他更加失望。

"去死吧,臭牛排。"他惡狠狠地拿起一包加拿大産的牛排一個轉身擲向身後的小食貨櫃架。

""一聲,十幾包薯片被牛排打到飛起撒落到地上。

就在這時,突然間,怪事發生了,一大團濃霧滾著從前方的貨櫃架處湧了過來,眨眼間,它便吞沒了十幾排貨櫃,然後鋪天蓋地也把整個超級市場尾部淹沒了。

古加查眼前一片白霧,四周全變得迷迷朦朦,連天花板上的藍光亦變得昏暗孱弱,一袋袋食品在層層貨架上若隱若現,古加查只覺得一種詭異的氛圍迅速在四周彌漫開來。

"見鬼,這算什麽把戲。"古加查一邊詛咒一邊從中間過道上大步向門口處飛奔。他亦知可能不妙"但願不是起火吧。"

此時,只見整個超級市場都沈浸在緩緩湧動的茫茫霧海中,嫋嫋霧脈在空中如一條條的白紗帶在飄動,兩邊的貨櫃架,牆壁都仿佛披了一層紗巾似的,變得迷迷濛濛,古加查覺得自已好象跌進了一個撲朔迷離的冥冥世界。

四周一片靜謐,什麽聲音亦聽不到,只有古加查在霧瀾中"咯咯咯"腳步聲。

當腳步聲轉到門口時,古加查停住了,他發現出口處結算櫃上的小姐全不見了,四周一片空蕩蕩,只有兩張轉椅靜靜地立在飄飄揚揚的淡淡霧紗中。

一定是外面突然大霧,這兩個八婆貪過癮開門引進來的,古加查一邊推測一邊走到門口,當他正要拉開把手時,他突然象被什麽電了似的立在玻璃門前,象木偶一樣立了幾分鐘一動也不動。

他的雙眼瞪到鬥大,口大大的張開,潢臉驚奇和詫異,卻一句話也講不出。

他只覺得腦門嗡嗡直叫,這到底怎麽回事,我不是眼茶花了吧!

他看到了一個他無法相信的景象,一個不可思議,令他目瞪口呆的景象。

在落地玻璃門外,那條籠罩在夜色中的偏僻街道竟不翼而飛,反而變成了一個白霧層層,燈光昏暗,擺設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

同樣是綠白方格磚鋪墊的地面,同樣是鑲著長方形藍色光管的天花板,同樣是嫋嫋白霧彌漫其中,所不同的只是超級市場的頭尾倒轉了,門外是橫貫整個後牆的冷棟貨櫃架和最後一排小食貨櫃架夾成的通道向前伸出。

奇怪,這不是幻覺吧!古加查用手揉了一下自已的眼睛,然後閉上雙眼十分鐘。

這只是幻覺,他喃喃自語,不過當他新睜開自已的眼睛時,一個佈局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依然橫亙在門外,只是頭尾倒轉了,原來打橫貫穿整個後牆的冷棟櫃架變成向前插入霧中,一排排貨櫃架則打橫從右側伸向前方,一層層迷霧在淡藍色的燈光中緩緩湧動,景象詭異迷離。

這一定是工作疲勞過度的幻覺,古加查一邊想一邊再次閉上雙眼,然後把門推開,大步走了出去。

會不會是一些傢夥在惡作劇,當古加查在外面站定後暗想,難道有人可以在短短幾分鐘內神不知鬼不覺以又建起一座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這不可能,除非,除非這個惡作劇的人是上帝,但上帝不會這麽無聊,在講,他也沒這個閑功夫。也許,也許是個自以爲很滑稽的傢夥在門外放的立體投影,據說美國已經有人發明瞭這玩意兒,一定是的,外面根本沒變,這只是一個立體投影,或者是某個公司爲推銷它的立體投射機所作的現場廣告。

想到這堙A古加查猛然睜開,但結果只是令他更加失望,他依然站在超級市場堶情A一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不過是站在了尾部,後牆上依然是橫貫的冷棟貨櫃架,右方則是一排排伸入濃霧的貨櫃架,玻璃門鑲在了後牆左角的牆角上,昏暗的藍色光管在霧紗中變成一團模糊的光圈,折射出迷離詭異的色彩。

古加查詫異地摸了一下貨櫃架堛滬鼠~,這可是有觸覺的,並不是幻覺。

但古加查依然不相信,他把旁邊貨櫃加架上的一袋薯片拆開,""一聲,堶惇O金黃清香的一塊塊薯片,古加查嚼了其中一塊,果然有滋有味。

這不是幻覺,不是立體投射,而是真真正正一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甚至連貨櫃架上的食品擺設,數量亦一模一樣。

"開玩笑。"古加查把整袋薯片撒到地上,隨即轉入中間過道,朝門口處大步如流星飛奔。

霧紗在他眼前高速翻滾,眨眼間,他已沖過二十幾排貨櫃架,又奔到門口。

        見鬼,透明的玻璃門外,又是一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同樣是白霧籠罩,同樣是鐵質雕花貨櫃架,同樣的地板,天花板甚至商品擺設,唯一的區別是門外又一次頭尾顛倒,尾牆冷棟櫃和最後一排食品櫃夾成的通道顯示在門外。

"喂,有人嗎?"古加查象發瘋似的推開了門又沖進一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他這次沒在停留,而是馬上轉入中間通道又朝門口奔去。

門外又是一個煙霧彌漫,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同樣又是頭尾倒置,後牆的冷棟貨櫃架在門外赫然前伸。

古加查象個馬拉松運動員一樣不停地跑,然後不停地推開一扇又一扇一模一樣的玻璃門,接著不停地穿過一個又一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從尾部沖到門口,推開門,又從尾部沖到門口,又推開門,又從尾部沖到門口、、、、、、

眨眼間,他已推開超過一百次門,穿過一百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當他又一次气喘吁吁地奔到又一扇玻璃門時,他終於徹底失望了。

門口外又是一個一模一樣,薄霧層層的超級市場,又是從尾部的冷棟貨櫃架開始,甚至在最靠近門口的貨櫃架上亦擺著五支一模一樣的酸牛奶。

"見鬼,怎麽全部都是百特超級市場,我走不出去了。古加查筋疲力盡地癱在了地上,對著空蕩蕩的超級市場大叫"喂,有人嗎?你們全都跑到什麽地方去了,快出來,快給老子出來,別在玩我了,我已經忍到極限,再不出來,我要上法院了,我要把你們統統送進監獄,不,通通殺死、、、、、、。"

古加查不停地用粗言爛語高聲辱駡,他已經完全喪失了信心和理智,他相信他已經進入了一個永遠都是沒盡頭的超級市場迷宮,無論他怎樣努力,結果都只有一個,他將永遠被捆在這堙C

此時,他開始懷念起平日他最討厭的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的大街,還有那些難聞的油煙廢氣和刺耳的喇叭聲、、、、、、無論怎樣講,它都好過這個死氣沈沈,荒無人煙,單調重復的寂靜世界。

半個小時後,他開始口幹舌燥,於是他停止了高聲發泄,他閉上了嘴巴,從旁邊的貸櫃架上拿了一罐可口可樂。

當冰涼清爽的可樂滲透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後,他才漸漸冷靜了下來,冷靜地思考了一下現時的情形。

這會不會是做夢,又或者是幻覺,難道自已突然間得了精神病,又或者是有人對他施了巫術,會不會有咒語可以解開眼前的困景、、、、、、想著想著,他的手不覺意觸到了腰間原一個硬物。

他全身一震,仿佛象被電流刺激了一下似的,一種前所末有的興奮感迅速襲遍了他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一瞬間,他本已疲憊不堪的身體象注滿了油一樣重新充滿了活力,他只覺得,他摸的硬物不是一件物品,而是他的救星,在不可能發生的怪事中又一個不可能的奇迹。

這是一個手提電話,這意味著他又多了一個選擇。

他迅即按了一組家中的電話,他相信,只要能夠重新聯繫到他的老婆,或者有辦法救他。

"嘟嘟嘟嘟嘟"急促的斷機聲無情地又一次粉碎了他的希望,他家中的電話根本打不通。

連手提電話也打不出去了,古加查頹喪地坐到了地上,不過他最後還是又重新拿起了手提電話。

一個小時後,他足足打了六十次回家,八十次報警中心,一百次胡撥,不過他一次也沒打通,直到電池全耗光了,他才垂頭喪氣地放棄了打電話。

"繼續走下去,"他又冒出了一個念頭,"也許會有盡頭的。"

他又推開了門,繼續沖下來去,現在他唯一的選擇只有不停地走下去,直到奇迹發生,那條偏僻的街道重新出現在門外。

他已經記不清他推開了多少次門,沖過多少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他只知道,現在他再也跑不動了,雙腿象灌滿了鉛一樣連邁開一步也非常費勁,當他又一次站在門口時,門外又是一個一模一樣的超級市場,他依然走不出這個永遠沒有盡頭的超級市場迷宮。

他雙眼佈滿紅絲,大汗淋漓地坐到了地上,他終於徹底沒力了,他嘶開啞嗓,最後大叫了十幾聲"有人嗎?"

回應只有他在牆壁上的回音"有人嗎?"

終於他徹底失去了信心,他剛才閉上雙眼打橫睡在了地上。

這實在太奇怪了,爲什麽自己會困在這個似乎由無數個百特超級市場連著的空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爲什麽整個世界連同所有的人都不見了,只有這個沒有盡頭的超級市場迷宮,爲什麽、、、、、、

無數個問號在古加查腦際閃過,亦有無數個答案在他心中浮現,是開玩笑吧!是幻覺吧!巫術,外星人實驗,新科技廣告,愚人節遊戲、、、、、、不知不覺,在冥思苦想中,睡魔無聲無息地滲到他身上的每一個細胞,也許是做夢吧!在他即將睡著時冒出了最後一個念頭。

這是唯一符合邏輯的解釋。

跟著,他發出了巨大的鼻鼾聲,沈入到虛無飄渺的夢中世界、、、、、、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突然他被人推醒了,一個笑容可掬的小姐站在他臉前"先生,你昨晚在這媞庰菑F,現在已經是旱上八時。"

"什麽。"古加查興奮地從地下爬起,只見門外那條熟悉的柏油黑色馬路又橫亙在眼前,還泊著自已那輛小汽車,馬路對面,一大片綠色棚倉靜靜地立在清冷的藍天下,再遠處,十幾幢摩天大廈反射著耀眼的旭日紅光,又一個旱晨降臨了。

終於逃離了那個大霧重重,永遠沒有盡頭的超級市面上場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