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李兌怔怔地望著貨架上的一排排色彩斑斕的罐頭,一時之間舉棋不定,不知買那一種罐頭好?

明天對他來說是個關鍵時刻,能否成功奪取女朋友父親的歡心將是關鍵,更重要的是,一旦成功,就意味著他會成爲未來的億萬富豪。

他女朋友的父親是香港鼎鼎大名的超級富翁郭金山,而女朋友郭天如是郭金山唯一的女兒,亦是郭金山二百億家產的唯一繼承人,得到她,就等於得到二百億家產,雖然郭天如是個刁蠻非常,難以服侍的公主,但老奸巨滑的李兌還是使盡渾身解數降服了她。

事實上,他已經成功了一半,他依靠借來的五十萬高利貸和一把三寸不爛之舌將郭天如弄得暈頭轉向,神魂顛倒,現在對李兌來說,郭天如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郭金山,郭天如只是幌子,郭金山才是李兌真正的目標。

"只要明天成功,將來這個叫郭金山的老頭一死,那二百億就全變成我的家產,到時我要風有風,要雨有雨,說不定連董建華也排著隊來求見我,哈哈哈。"李兌望著罐頭想入非非"到時再找個藥師配個藥方將郭天如變成一個白癡,當她在精神病院狂呼亂叫的時候,我就可以用他們的家產盡情爲所欲爲,去大泡美貌如花的電影明星,這真是財色兼收。"

正當李兌想到如癡如醉的時候,一個皮膚黝黑,身材矮小,神情古怪的中年人走到他的身旁,這個中年人望著李兌想入非非的神情,臉上露出了詭異的表情。

突然,一隻手拍到了李兌的後背,李兌嚇到尖叫一聲跳了起來,他定下神來轉身一看,一個長著小鬍子,寬臉大嘴的的典型泰國臉孔呈現在他眼前。

"你不是有病吧!"李競氣到滿臉通紅"我又不認識你。"

"你需要我的幫助。"這個矮個子神秘地笑了笑"我可以幫你夢想成真。"

"放屁!"李兌不信"老子不是三歲小孩,想騙錢找第二個。"

"正有一筆財富在等待著你,手段是博得女朋友父親的歡心,不過你印堂發黑,這段時間可能會倒楣,你可能會錯過這筆財富。"小鬍子煞有介事地回應。

聽到這堙A李兌內心不禁打了個突,奇怪,他是怎麽知道我的計劃,難道他是道行高深的法師,可以看穿別人的心事,不過也有可能是個騙子,或者變態跟蹤狂、、、、、、

"你到底是誰?"李兌警惕地望著這個矮個子。

"泰國降頭師差格納。"矮個小鬍子笑著道"我曾經幫許多男女解決了他們以爲無法解決的問題,你不想失手,我是你萬無一失的保證。"

"你有什麽方法幫我。"李兌試探。

"有沒有聽過養鬼仔。"小鬍子詭異地笑了笑"在南洋,很多人靠這種手段成爲百萬富翁。"

"聽過養鬼仔很麻煩的,一不小心就會反而害了自己。"李兌也聽過養鬼仔,據說只要用自己的血去喂剛剛死去的嬰兒鬼魂,就可以將鬼仔變成自己的奴隸,不過通常到了一定時候鬼仔就會開始危害主人,關於養鬼仔的悲劇他聽得太多了,所以他不大喜歡這種東西。

"你可以放心。"差格納安慰"我的鬼仔一直都是我養的,我只是將它借給你七天,你只需喂它七天血,要同它合二爲一,起碼要喂七七四十九天,只要當你和它合二爲一的時候,它才可以危害主人。"

"如果七天之後我一事無成呢?"李兌問。

"非常簡單,你把鬼仔還我,我分文不收。"差格納信誓旦旦。

"我不會預會訂金。"李兌得寸進尺。

"成交。"差格納拍了拍李兌的手"七天後如果成功,價錢你來決定。"

"爽快,好,我就租你的鬼仔試試。"

 

這是一間簡陋的鐵皮屋,它位於新界東一座高山的山腳,四周的樹林陰森森地環抱著這間鐵皮屋,屋前是一片枯黃的草地及幾個爛車胎,鐵皮屋有兩個窗口,窗內一片漆黑。

差格納打開鐵門,一拉繩掣,一盞橙色的吊盤燈在鐵皮屋內亮了起來。

李兌舉目環顧,四周全是一排排的貨架,貨架上擺滿了一層層貼著黃符的罐頭,房間中央是一張褪色的破舊辦公桌,桌面上擺著一個作法用的陶瓷神壇,壇上插著五柱清香,縷縷煙霧在神壇上空飄飄揚揚,令到整個房間都罩上了一層詭異神秘的氣氛。

差格納打開一張折疊椅請李兌坐下,隨即從貨架的一角拿了一個與衆不同,帖著紅符的罐頭下來。

李兌此時也發現有三個黑色的陶瓷罐擺在辦公桌的底下,帖著白符的木塞塞住罐口,罐身上寫著一些泰文,他無法看懂。

"你們不是用竹筒裝鬼仔的嗎?"李兌不解。

"沒辦法,時代變了。"差格納把貼著紅符的鳳梨罐頭遞給李兌"爲了混過海關,我們別無選擇,只好用鳳梨罐頭的方式大量走私香港,其中一部份還要轉口內地,最近內地的鬼仔市場火爆非常,我的一位仁兄開了間挂羊頭租鬼仔的公司,結果賺了個盆滿缽滿,可惜我沒有他的關係網,不然、、、、、、"

"你放心,我在內地有很多高幹朋友,只要這次我馬到功成,到時我幫你去開拓內地市場。"李兌大肆吹牛"到時你老兄發得不清不楚的時候只要不忘了分一杯羹給老弟就感激不盡了。"

"你放心,我不會虧待朋友的,說不定到時我們還有機會角逐世界十大富豪的排名,我還要將鬼仔業務沖出亞洲,走向世界。"差格納越講越得意。

"爲什麽你給我的罐頭是帖紅符的。"李兌望瞭望周圍的貨架,上面的罐頭全是貼黃符的。

"因爲你是大生意,所以我用最上乘的鬼仔,這不是一般的鬼仔,用黃符貼的只是普通的鬼仔,但貼紅符的就不同了,它是紅鬼仔,在鬼仔中,紅鬼仔是法力最厲害的,連黑狗血和桃木劍它也不放在眼內,那些貼黃符的是機械化的工廠生産出來的,是用批發價大量入貨的,它們加起來都不是這紅鬼仔的對手。"

"什麽,紅鬼仔,"李兌聽後不寒而慄"聽說連法師高僧也鬥不過它。"

"而且這只紅鬼仔還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世。"差格納繼續王婆賣瓜"它是千年難遇的紅鬼仔極品,是紅鬼仔王,比普通的紅鬼仔更厲害,當年我師父連同泰國最厲害的十二位降頭師用了七天七夜才制服了它,在這之前,它至少殺了十二個道行高深的降頭師。"

"這麽猛,我想還是要個貼黃符的算了。"李兌開始害怕了。

"不行,你印堂發黑,五星相沖,黴運纏身,不出動紅鬼仔王,你不但不會成功,還會有血光之災。"差格納一本正經地盯著李兌分析"今年是你的黑年,只有紅鬼仔王的法力才可以幫你扭轉乾坤。"

"我擔心我控制不了它。"李競依然滿臉疑慮。

"只要不撕掉紅符,你就可以鎮住他。"差格納不以爲然地拍了拍李兌的肩頭"只要小心一點就沒問題,就好象你過馬路一樣,更何況它的法力達到了近乎神的境界,你知道我爲什麽知道你在想什麽,就是紅鬼仔王告訴我的。"

"隔這麽遠也行。"李兌目瞪口呆。

"只要你用自己的血喂它,無論多遠,它都可以與你産生心靈感應。"差格納講到神采飛揚,眉飛色舞"你甚至不必張口,只要想,它就會幫你幹。"

"可是,萬一我一個不小心呢?"李兌依然憂心忡忡。

"你放心,我早有準備。"差格納神秘地笑笑打開了桌下的三個陶瓷壇罐的木塞,堶惜嬪O裝著紅、黑、白三種顔色的粉末。跟著他拿出一隻勺子各撥出幾勺紅黑白的粉末到一張白紙上,將三種粉未調和混合後差格納將白紙折起包成一個紙包遞給李兌。

"這是什麽?"李兌接過問。

"殺手鐧,當年我師父收拾這只紅鬼仔王的秘密武器,無論這只紅鬼仔王如何神通廣大,這種粉未都可以將它消滅。"

"真是這麽厲害?"

"這種滅鬼粉是用三種專打鬼靈的植物粉經法師加咒精製而成的,就算紅鬼仔王被它擊中一次,都會元氣大傷,如果連續擊中它三次,就可以將它消滅。"

"那太好了。"李兌此時才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他高高興興地把白紙包放進衣袋。

"記住,從今晚開始,每晚十二點你都要放一滴血進罐頭頂部的一個小孔。"差格納囑咐"這樣它才聽你的話。"

李兌望瞭望罐頭頂部的那個小孔問"它不會從這媔]出來吧!"

"只要不撕掉紅符,它是跑不出來的。"差格納提示"不過爲了讓它對你更勤快,你應該去討一下它的歡心。"

"是不是喂多幾滴血。"

"不行,只能一滴,不然它與你合二爲一就麻煩了,我以前有個顧客就是這樣被鬼附身,你可以燒些紙玩具,越高級越好,那樣它才會更聽你的話。"

"你放心,我會燒幢紙樂園給它。"李兌拿起紅符罐頭告辭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