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每年,都有很多人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同不同的異次元世界接觸,在東方,印度人相信蓮花的梗是接通不同世界的通道,在中國,有人相信柳樹枝可以接通靈界和凡界,也有人相信順著香柱的煙霧,才可以去到靈界,在西方,人們相信蘋果是溝通不同世界的媒介,一個很著名的傳說就是只要你在月圓之夜半夜十二點關燈點燭蠟對著鏡子削蘋果,你就可以在鏡子上看到你想看到的事情,不過,有時候運氣不好就會招來可怕的惡靈,那你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不知什麽時候開始,有一個可怕的傳說在這個城市開始流行,據說只要在睡覺的時候拿著一個青蘋果,在臨睡前連叫三次"蘋果人。"那麽蘋果人就會從夢中跳出將你當場殺死。

"據說已經有八個人在睡覺的時候被蘋果人殺死。"方志明煞有介事地說。

"我不相信這些東西。"我不以爲然地笑了起來"我以前試過在月圓之夜對著鏡子削蘋果,結果什麽事也沒發生,那些傳說都是用來騙人的。"

"可是,在西方,很多人都在月圓之夜對著鏡子削蘋果的時候被當場嚇死。"經常看靈異書的方志明拍了拍我的肩頭"有些事,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放屁,也有很多人對著鏡子削蘋果結果什麽也沒發生,那些被嚇死的人我看都是心理作用嚇死的,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鬼鬼怪怪,如果你給我一百塊,我今晚就是拿著青蘋果睡給你看。"

"我怎麽知道你會不會在臨睡時連叫三次'蘋果人'"方志明不以爲然。

"這樣吧,我今晚不回家,我們租個房間睡覺,你可以在旁邊監視,如果我明天沒事,你就輸我一百塊,房租你負責,如果我被嚇著,就相反,怎麽樣。"我發誓。

"你還要再請我吃頓飯。"方志明得寸進尺。

"沒問題。"我拍了拍胸膛保證,心堳o暗暗偷笑,竟然有白癡相信那些無稽之談,我肯定會贏,就算這白癡提出更多的要求,我也會答應。

這是一間在賓館租的房間,一晚三百塊,比賭注更大,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爲我和他都認爲對方輸定了,當然要好好享受一番。

方志明用鹽在自己的床上劃了一個圈,然後笑了笑道"今晚你被嚇著,可以躲來我的床,不過要加三百塊,明白嗎?我這堳雃w全。"

"用鹽灑一個圈就可以擋住鬼怪,只有象你這種超級笨蛋才相信那些西方神棍的東西。"我不屑一顧地笑了起來。

跟著方志明又在床上各處貼了七八道符,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小神棍還學人中西合璧,你不變性做神婆真是神棍界的一大損失,哈哈哈。"

"我要萬無一失,別得意,老弟,看看是誰笑到最後。"方志明露出詭異的笑容。

 

深夜十二點到了,爲了防止我無法睡著,我服了幾粒安眠藥,然後拿起一個蘋果躺下,迷糊中,我連叫了三次"蘋果人,蘋果人,蘋果人。"跟著藥力發作,眼一黑,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不知睡了多長時間,我突然間大叫一聲醒了,天哪,剛才發了一個可怕的惡夢,我夢見一大群青色的惡鬼拖著我沈入烈濤滾滾的沸騰岩漿湖,我被溶成了一堆氣體,跟著又被三隻惡鬼拉進雪地結成一個冰人,然後切成一片片扔進烈火中焚燒、、、、、、

太可怕了,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見鬼,竟然做了這種惡夢,我平日根本不信鬼,爲什麽今天會做這種夢,難道真是"蘋果人效應。"

房間堣@片漆黑,我從床上爬起,想開燈喝一口水,因爲喉嚨實在太痛了。

我摸黑摸到燈掣,然後猛得一拉,燈亮了,天哪,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發現,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躺在我的床上,但這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的朋友方志明正在我躺在床上的軀殼上瘋狂吸血,他雙眼變成綠色,佈滿尖牙的利嘴正在津津有味地咬著我的頸動脈。

"你是僵屍。"我發出了驚訝的叫聲。

"哈哈哈,傻冒,你已經死了,快滾回地獄吧!"方志明邪惡的雙眼轉回來望著我得意地笑了起來,大片大片的鮮血從他的嘴角瀉出。

"難道我已經死了。"我望了一下床上自己的身軀,爲什麽我會看到自己的軀體,看來只有一個解釋,我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肉體,換句話,現在的我,只是個靈魂,,原來什麽蘋果人傳說全是假的,方志明已經變成了一具吸血僵屍,我中計了。

我死得實在太冤枉了,竟被朋友陷害,無言的憤怒迅速主宰了我的靈魂。

我發狂似的撲了上去,"哈哈哈。"在僵屍的笑聲中,我發現自己竟一下子穿過了吸血僵屍的身體,我的靈魂象空氣一樣""一聲穿過地板,掉進了一條漆黑一片的無底深淵、、、、、、

""一聲尖叫,我從床上驚醒,見鬼,原來又是一場夢,我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氣,我抹了抹了滿頭大汗,在漆黑一片的房中站了起來。

突然間,一陣冷風從臉上拂過,我的心開始跳動起來,跟著,令人毛骨悚然的事發生了,一陣奇怪的笑聲從黑暗中傳出。

我當場嚇得全身汗毛倒豎,但我依然強作鎮定地笑了笑"方志明,這一套是不是太老土了。"

一個黑影背對著我坐在窗口旁邊的椅子上,一輪月光照著他的頭,他戴著一頂奇怪的尖帽子。

"不是吧,老兄,連我這樣的明星也不認得了。"黑影陰陽怪氣地把一個蘋果從手中高高抛起,跟著接住又抛起。

"蘋果人。"我大叫了起來"救命,救命。"

"沒用的,白癡,沒人會聽到你的聲音,看看你的朋友。"黑影冷笑了一聲"他睡得象頭豬一樣。"

"方志明,方志明。"我用盡全身之力狂叫了起來,但睡在床上的方志明竟然毫無反應,還發出震耳欲聾的鼻鼾聲。

"你叫得太難聽了。"黑影在月光中抛著蘋果站了起來,他的蘋果在空中慢慢地一抛一接,一抛一接,就象電視的慢鏡頭一樣,他轉過身來,可怕的事發生了,我全身不能動彈,嘴巴大聲地喊"救命。",卻無法發出聲音。

跟著黑影越來越近了,我依然無法看清他的樣子,我的眼睛自動閉上,跟著我用盡全力想張開,但雙眼竟然無法張開,一陣冰冷的陰風從我的臉上掃過,我全身都冷了起來,我知道,那個黑影已站到了我的臉前、、、、、、

""一聲驚叫,我又猛得一下從床上爬起,天哪,又是一場惡夢,實在太可怕了,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這時,天開始亮了,一縷光線淡淡地射了進來,窗外傳來一陣陣小鳥的歌聲,一個新的早上降臨了,我抹了抹頭上的額汗,望瞭望窗外的一簇簇綠葉樹枝,總算松了一口氣,原來只是一場夢,我還以爲真的碰上了蘋果人,不過那個夢好象還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我無法再想起,我只記得,那個夢中的黑影最後站到了我的臉前,至於後面的事,我無法再想起,不過我也沒興趣,因爲更重要的是我睡了一夜後安然無恙,這下,方志明那小子要賠我一百塊了。

"方志明,我還活著。"我大聲地笑了笑向鄰床一看,見鬼,床上連個鬼影也見不到,一片空蕩蕩,那小子不見了。

"一定是想賴帳跑掉了。"我暗想"這小子真沒道義,竟然不辭而別,搞不好連房租也要我負責,媽的,我不應該相信這混蛋。"

我咀咒著乘電梯下到地下大廳的櫃檯,準備付錢退房。

奇怪,怎麽整個大廳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我望瞭望四周,一片寂靜,給人一種死氣沈沈的感覺。

我在櫃檯上大叫了十幾聲,但依然沒人回應,好象整間賓館的人全消失了一樣,我望瞭望落地玻璃門外的馬路,外面車來車往,人流滾滾,跟賓館堶悸漲滷I一片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管了,我還要上班,於是我推開玻璃門走出了賓館。

又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湧來湧去,我跟著人流向公司的方向走去,我看了看手錶,還有五分鐘就遲到了,見鬼,昨天來了個新老總,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這傢夥爲了顯示自己很能幹,一來便到處嚴整,命令公司的人要象軍隊一樣上班,還要展開一場嚴打違規者的運動,最可怕的是那娘娘腔竟然規定遲到一次要扣工資50%,我可不想因爲一次遲到而白乾了半個月的活,所以我發狂似的跑了起來,突然,我發現有些地方不對勁,我發現,當我跑起來的時候,竟然象在月球一樣騰空飛了起來,我尖叫著在空中飛過了在下面的幾十個人頭,從一棵樹上掠過,跟著""一聲,我撞破了一幢大樓第四層的玻璃窗,卷著碎片浪濤飛進了一間辦公室。

""又一聲,我撞倒了一個巨大的花瓶,花瓶化作碎片四撒,我在地上滾了滾才重新爬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忍痛站起來向周圍的人道歉"我失控了。"

可是,奇怪的是,周圍的人沒一個理睬我,甚至連眼角也不瞥來一下,我望瞭望周圍,只見十幾個工作人員正在各自的電腦上打字,他們全神貫注地對著閃閃發光的熒光屏,仿佛我不存在似的。

我叫了幾聲,周圍的人全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打電腦,沒一個轉過頭來,就好象剛才什麽事也沒發生一樣。

"真是一班怪人,也好,省得賠錢。"我大步向門口走去。

突然間,我覺得好象有些什麽地方不對勁,我停了下來,走到一個工作人員的電腦望瞭望。

電腦螢幕上只有一行行相同的句子在不停地重復,"你已經死了。""你已經死了。""你已經死了。"、、、、、、

那個工作人員繼續不停地在鍵盤上敲擊,將這個句子一行行重復下去,

"喂,你不是有病吧,老兄。"我拍了拍這個工作人員的頭。

"喂,你不是有病吧,老兄。"那個工作人員此時才擡頭神情呆滯地對著我回應。

"爲什麽不停地重復這個句子。"我指了指電腦螢幕堛漕滬'你已經死了。'的句子。

"爲什麽不停地重復這個句子。"工作人員木無表情地對著我道。

"哈哈哈,這招是不是已經過時了,來些新鮮一點的玩意吧!"我笑了起來。

"哈哈哈,這招是不是已經過時了,來些新鮮一點的玩意吧!"突然間,周圍的十幾個工作人員全部轉過身來用我的表情和笑聲重復我的說話。

不對勁,我再看了看四周的十幾台電腦,天哪,它們的螢幕全都在不停地重復一句話,"你已經死了。""你已經死了。"、、、、、、

原來他們全都在不停地打這個句子,我覺得一陣毛骨悚然,連忙象狗一樣飛奔跑離這堙A跟著,我又飛了起來,""一聲,我又失去控制從另一個玻璃窗破窗而出,我不可思議地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然後正正掉進了一輛正在馬路上行駛的公共汽車車頂。

我在車頂滾了滾才停了下來,奇怪,從四樓這麽高掉下來我竟然沒事,我摸了摸自己的後背,確認沒事後才爬了起來,我又摸了摸車身,是非常硬的金屬,奇怪,爲什麽這竟然一點事也沒有。

這時,車仍在繼續向前行駛,兩邊的大樓在我眼前掠過,我透過車天窗向下一看,車堛漱H全都是木無表情地站著坐著,沒一個向上望望。

"喂,叫司機停車。"我大聲地叫。

"喂,叫司機停車。"堶悸漕鉹中@人木無表情地擡頭向我重復了一次我的話。

"見鬼,今天的人怎麽都變成這樣,真是世風日下,道德淪亡。"我搖了搖頭暗想,跟著""一聲從車天窗跳了下去。

車堛漱H毫無反應,他們個個繼續木無表情地坐著站著,仿佛什麽也沒發生一樣。

"喂,老兄,可以停停嗎?"我躋到車頭對駕車的司機道。

誰知那司機只是回頭重復了一次我的話後又繼續開車了,更可怕的是,在我後面的一個老頭竟然也對著我重復了一次我的話"喂,老兄,可以停停嗎?"

我有些火了,媽的,今天爲什麽這麽多人在裝瘋賣傻,我轉身對著後面的這個老頭就是一拳,""一聲,那傢夥當場飛了起來,""一聲,天哪,那老頭竟破窗飛了出去,這次麻煩了。

"不是吧!"我只覺得頭皮發麻,我只是想製造一下事件早點下車,可沒想到竟然會變成謀殺,剛才那拳只是輕輕擊出,怎麽那老頭會有這麽誇張的反應。

我把頭伸出窗外一看,只見後面的車竟然毫不留情地從那個老頭的身上碾過,鮮血橫飛,我的腦袋""一聲變得一片空白,我殺了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