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幻 心 天 魔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後 記

 

    

序章

 

序章一之 強者之戰

正午。

烈日當空。

泰山之巔。

只見一塊兩人高大石上,盤坐著一個高大身影。

那人一襲金紫長衫,陽光底下映著陣陣金芒,但見光芒乍隱乍吐,時而化作數股,游竄身前身後,時而紅黃交替變換,奇詭已極。

他面相陰沉,眉宇間卻紅霞隱現,披肩長髮無風自動,獵獵作響,長衫裡鼓鼓冒起,顯示其正運功吐納著一門陽剛且猛之極內功心法。

而他這門奇功,竟似能吸收太陽的光與熱,使自身內息源源不絕,生生不息,情境懾人。

紫衫客忽地冷笑,神功驟歛。衣袂起伏聲雖微,他還是有所警覺,雙目微張,淡淡的注視來人。

五名身穿玄門道服,背插青鋼長劍之道人,幾乎不分先後飛站落在紫衫客盤坐大石前。

道長們身形降下,右手已然撒下長劍,竟是防範對方卒然出手。

紫衫客冷蔑一笑,根本無意出手。

居中道人年若三十餘,待同門穩妥劍式,目注紫衫客朗聲道:「貧道無為,奉家師掌門人之命,特來取回本門神刃,還請速速歸還,否則莫怪貧道等長劍無情。」

紫衫客環視四週,冷道:「崑崙派端的托大,祗來了五個人,便對老子扯高氣揚。哼!」

無為道長怒道:「閣下趁本派掌門閉關未出,貧道等師兄弟外出辦事未歸,乘夜潛進本門武威殿,盜劍傷人,貧道心念好生之德,不欲妄開殺戒,閣下還不知機。」

「久聞貴派武功最厲害為三聖,其下便是爾等『崑崙五子』,只是老子登門投帖,貴掌門三聖之首竟避而不見,遣其兩位師弟二聖元空元劫出見,他倆尚且接不下老子五招,爾等豈是

老子之敵。」紫衫客淡笑道:「老子等的不是你們,滖吧!」

無為眾人一向自視甚高,此來志在必的,雖前有兩位師叔受挫可鑑,可是五人聯劍「盤龍劍陣」出道已來未逢敗績,卻敵無數,並未放在心上。

無為伸手一揮,劍影交錯,即時將紫衫客連人帶石圍困當中,

紫衫客虎目暴張,精光流動,凜凜生威。

「你來了?」

「我來了!」話聲來自無為身後不足五尺。

無為大驚,完全沒察覺身後何時有人。強敵當前,他亦不敢妄動,緊張得汗流浹背。

無為不動,然而他的四位帥弟卻是看得見,來人花甲之年,身材枯瘦,一身綠袍,背插一柄奇形長刀,刀還在鞘中,眾人卻感受到澈骨奇寒。

好凌厲的刀氣!

道長們突感身前築起一道灼熱火勁,不知何時紫衫客身上紅光暴發,席捲而至。不特硬生生迫使無為眾人退開一步,還隔著無為道長與綠袍老人暗裡摧動之刀勁拚了一招!

綠袍老人叫道:「來得好。」

亦不見他怎樣動,刀上寒意大盛。無為全身上下同遭兩大勁流沖擊,身體卻完全承受不了,慘叫一聲,立時血肉標射,爆成一團肉碎。

其餘四子既驚且怒,四柄青鋼劍疾刺綠袍老人要害。五剩其四,劍陣不成,唯含怒出手,威力絕不易處,豈知綠袍老人視如無物,絲毫未動。

因為紫衫客動了!

他一拍膝上扁長木匣。

匣碎。

紫衫客取劍在手。

崑崙鎮門神刃「星寒神劍」!

劍出鞘,本星光閃動的劍身,在紫衫客掌中卻化作一片熾紅,劍氣如烈炎,猛將無相無語連人帶劍劈成十七八截。

要說綠袍老人暗勁駭人,這紫衫客修為亦絕不低,雖有藉著寶劍之利,一招間斬殺「崑崙五子」之二,錯非身負奇技豈能辦到,難怪他能隻身擅闖崑崙,奪劍如入無人之境。

「崑崙五子」剩下的二子無能無心急怒反撲紫衫客。

一片凌厲劍雨挾勁疾湧而至。

紫衫客運劍一圈,連封四十八劍,口中卻道:「崑崙『少清劍法』不過爾爾。」說話間再截二子五十六劍。

儘管身處驚濤駭浪似的劍影裡,他神態依然自若,使劍從容。

無心怒喝道:「赤焰皇!還貧道師兄命來!」

無心猛將全身功力注入劍身內,劍氣大增,直向紫衫客心口刺到。

突然橫裡爆開一道高熱氣團,無心本能迥劍疾擋,佩劍僥是注滿全身真氣,竟是招架不了,給震飛開去。

無能只見紫衫客赤焰皇戟指點向帥弟無心,便震退無心全力一擊,不由脫口叫道:「『炎魔指力』!」

邪派中修練指功的人極多,如「玄陰指」、「修羅指」、「透骨指」等都算一流的功夫。然而數到聞名江湖,威力罕見的卻有三項,分別是至陰至柔、專破陽剛武功之「太陰指」;專傷奇經八脈、裂肌化骨的「血河神指」;與及奇剛毒熱、能儲氣隔空爆破之「炎魔指力」。

紫衫客赤焰皇目注無能道:「老子的『炎魔指力』只練至第四重,大抵還可接得住貴派掌門的『太清神功』一擊,不過老子另外的成名絕技『炎流赤毒掌』,即使真箇對上貴掌門,倒還有一定把握戰勝。」

「放肆!」無能聽到赤焰皇出言辱及掌門,怒喝中挺劍欺身搶攻。左手捏個劍訣,右手揮處,劍出「少清劍法」中殺傷力極大的「金劍翎鵰」、「西出陽關」、「三潭印月」!一劍三式,同時攻向赤焰皇上中下三路要害。

換了別人,就是不受傷也教鬧得手忙腳亂、應接不暇,可惜無能的對手是近年罕見的絕頂高手赤焰皇。

赤焰皇來臨泰山之巔,乃因約戰憑著一身超凡刀技稱雄北方的北絕狂刀夏侯諸葛,雖因自己奪劍在先,但崑崙派多番阻攔,已使他下了殺機,只是他行事一向深沉,內心殺意並不流諸於外。

剛才身處五子陣中尚且無懼,面對無能更是氣定神閒。「星寒神劍」猛插於地,空出右掌掌出風雷俱發,正是其絕技「炎流赤毒掌」。

無能但覺手中劍突地變得滾熱無比,腳下更成一片焦土,四週火勁密佈,仿如置身於一個大蒸籠裡!

熱勁難抵,長劍再也握不牢,棄劍地上。赤焰皇一掌已至,無能盡谷體內真氣硬接來掌。

雙掌接實,一記爆響,無能倒退三丈,猶未讓他調息之機,火般的掌毒業已攻心,立時氣絕倒地。

無心悲痛欲絕,瘋狂撲向赤焰皇,渾沒理會全身破綻百出!

北絕狂刀夏侯諸葛冷眼旁觀,並沒半點焦燥,忽聞自山下一陣輕快起伏聲由遠而近,夏侯諸葛眉頭一皺,暗道:「來得好快!是高手。」

來人人未到,已傳來一把朗聲道:「掌下留人!」

赤紅掌影已起,無心長劍崩的一折為二,胸前空門大露。

眼看「崑崙五子」要盡亡泰山之上,來人倏至,銀光飛閃,疾如流星劃向赤焰皇掌心。

「甚麼人?」赤焰皇竟徒手硬接來刃,一聲金鐵交鳴,來者被震開兩步。

強如赤焰皇,亦要倒退一步。

赤焰皇心中一凜,盯著那扶持著無心的人。

來的是一個白衣少年,面相英氣勃勃,身材健壯,赤著一對古銅色的手臂。他那一襲白衣已十分破舊,縫了七八處補釘,模樣兒倒似個小叫化。

少年左手倒提一柄尺許長亮銀劍,劍穗黃紅各一,卻各足有四尺來長,教人一見難忘。

北絕狂刀夏侯諸葛打破沉默,說道:「『誅仙奇劍』!你是劍痴傳人。」

少年冷道:「劍痴前輩對我有傳功之恩,雖已歸隱園田,不問武林間事,唯有一事耿耿於懷,愀然不樂。而他傳我劍術,卻硬不肯納我為門下,條件有一,就是要用他佩劍,教你一嘗慘敗滋味!」

夏侯諸葛哼道:「原來這樣,四年前一役,錯非夏侯某適逢取得神兵『軒轅霸刀』,僅憑夏侯某七十二路『鳳翼天翔刀法』與『狂雷絕電掌』,萬難在一百招內分出勝負。」

他嘆了一口氣,續道:「劍痴喜集天下名劍,便是隨身也有四柄可吹毛斷髮之寶劍,而最有名氣的,正是小兄弟手持之『誅仙奇劍』。」

「夏侯某雖有藉神刀之鋒銳,唯亦看破劍痴愛劍成狂,不欲讓愛刃與『軒轅霸刀』硬碰硬,致使對敵之餘,難盡展劍技,敗陣而歸。」

少年緊盯北絕狂刀,道:「儘管我另有恩師,可是我對劍痴前輩敬若師尊,今天一戰在所難免。」

「且慢!」赤焰皇忽然打岔道:「老子奪劍殺人,無非為了此戰,你這小化子還是給老子滾得遠遠的。」

赤焰皇才接過這少年凌厲一劍,雖是稍勝半籌,二人功力看來相差不遠。只是他向來心高氣傲,行事但憑己好,並未將少年放在眼內。

夏侯諸葛觀二人武功絕不在自己之下,右手搭在背後刀柄上。

但聞一聲龍吟,遠古神兵「軒轅霸刀」終於出鞘,精芒之盛,便連赤焰皇一時也未能適應,片刻視力始能完全恢復,心中不由一凜。

他不由緊了緊手中「星寒神劍」。

夏侯諸葛向白衣少年喝道:「夏侯某刀下從不殺無名之輩,報上名來!」

少年手一揚,劍氣大盛,答道:「列強生。」人飛擊,銀劍急閃,竟是襲向身旁赤焰皇!

 

序章二之 刀劍爭雄

強風掃面,赤焰皇挺寶劍疾擋。

豈知列強生此招乃劍痴前輩最厲害一套劍法「穹蒼六絕劍」中的「無語問蒼天」,招出迷茫,似是無章,卻是劍勢綿密,但見銀影滿天,舖天蓋下。

噹!噹!噹!噹!……

兩柄寶劍接連拚在一塊,火花迸現,赤焰皇在急攻中雖守得固若金湯,分毫無損,還是被迫退兩步。

列強生劍挫赤焰皇,身形一折,電射向北絕狂刀夏侯諸葛。

夏侯諸葛一笑道:「好小子,夏侯某久候了!」

聲出刀落,二人半空刀劍互拚,錚鏘連響。

狂刀不愧為狂刀,猛吸一口真氣,「鳳翼天翔刀法」殺著連使,將列強生硬生生迫返地上。

列強生只見手中「誅仙奇劍」硬拚過後劍鋒留下五六個米粒般大的缺口,心裡駭然「軒轅霸刀」之鋒利果如傳言,不知不覺間與當日劍痴情境一樣,出劍往往避重就輕,輕易不與霸刀硬架。

如此一來,他剛才的先機倏然盡失,陷於苦戰當中。

夏侯諸葛猶未來得及高興,一片星光劍影,已挾著熊熊烈火似的氣勁疾罩過來。

赤焰皇惱自己一再被迫退,即時變招使出他凌厲狠絕之劍術「獅猛劍訣」!及見夏侯諸葛勇不可擋,一時豪氣大發,狂笑聲中一劍便刺向夏侯諸葛。

劍如其名,真的奇猛奇狠,夏侯諸葛迫於捨下列強生,舉刀回身急擋。

事出傖卒,一時不敵赤焰皇蓄勢一擊,腳下一滑,將如狼似虎之劍勁盡卸地上,霎時一片飛沙走石。

那邊列強生回過氣來,掄劍再上,紫影忽閃,赤焰皇才退強敵,竟返身攻向列強生,一招「河東獅吼」,劍勢疾沉,內力摧發,「星寒神劍」劍身吐出獅般嘯聲,震得列強生耳股生痛。

赤焰皇一擊得手,寶劍便刺對方心坎要害。

紅影一閃,列強生逕使劍穗當軟鞭用,猛將劍鋒蕩開,險險避過開胸一擊。

他迭遇險招,不退反進,黃影再起,四尺劍穗掃至赤焰皇面門。

原來此劍另藏絕學「二龍絞」鞭法,黃紅二穗乃西域異木磨成絲織成,堅牢得很,刀劍難斷,配合劍招來使,可收長短兼具之效,同時亦予人有防不勝防之感!

赤焰皇看出鞭法詭奇,寶劍隨即組起一道劍屏,遂令劍穗不得其門而入。繼而劍光暴張,一式「照夜獅子」,撩開黃穗,反襲列強生眉心。

列強生手腕一翻,橫劍封著來劍,酣喝中兩道劍穗再出,分襲赤焰皇雙目。「二龍絞」奇招生效,使他放手而攻。

 

赤焰皇冷笑,左掌併指如劍,撥開勁度不弱的兩穗。

二人這番埋身搶攻,各不相讓,鬥得驚險已極。

驀地風沙大作,樹搖葉落,夏侯諸葛人隨刀轉,朝列強生二人旋斬而至。人刀未到,二人已感刀寒刺骨,不約而同彈地半空。

好個赤焰皇喝叱聲中左手食指點出,逕施「炎魔指力」戳向夏侯諸葛,右手寶劍自袖底劃出,橫削列強生胸腹。

此役本為他向北絕狂刀下的戰書,不虞列強生這一攪局,業已淪為三人混戰。夏侯諸葛固然乃武林中頂級刀法高手,化子般的列強生雖名不見經傳,但他既為劍痴傳人,劍法也實在了得,赤焰皇同一時間碰上兩位如此好手,竟是遇強愈強,打得興起,毫不退縮。

劍痴二十年前偕另外三位武林異人併稱「痴呆四怪」,他們武功既高,但都性格孤僻,一直以來沒收傳人。赤焰皇晚生十年,四怪久未現身江湖,對如此喜好比鬥的赤焰皇來說,實在是個憒憾。不料今天既從對手夏侯諸葛口中得知四怪之一劍痴未死,及見列強生自稱劍痴傳人,這消息實在令他太與奮了。

刀輪所到之處,土裂石崩,「炎魔指力」僥是厲害,赤焰皇還是分了心攻襲列強生,力量分散下,夏侯諸葛覷出破綻,霸刀封著指力同時,刀鋒在赤焰皇左腿劃下一道三寸血槽!

列強生見赤焰皇同時向自己與夏侯諸葛出手,太也托大,心中暗怒,劍穗捲著來劍,左掌化爪,扣向對方腕脈。

赤焰皇大意中招,怒喝一聲中,一招「百戰雄獅」,劍勢一浪接一浪,刀劍相交,劍勢之疾猛,不特迫開夏侯諸葛的刀,還將列強生遠遠拋離身後,令其單掌擒拿落空。

夏侯諸葛不料受傷後的赤焰皇一如瘋子狂攻猛打,劍勁威力倍增,面對如斯強勢,他的「鳳翼天翔刀法」竟有施展不開感覺。他卻不知赤焰皇這門劍法要訣乃一個「猛」字,便如受傷的猛獸,愈戰愈勇猛。

二人攻守間一進一退,瞬間已滑出五丈,刀劍交擊聲清脆如走珠玉盤。

崩的一響,「星寒神劍」經不起「軒轅霸刀」連番砍斬,竟被削斷了兩寸許長一截劍尖。

劍鋒去了一段,劍網露出一絲空隙,高手而言,這麼一點縫隙已足夠轉移勝敗!

何況夏侯諸葛只是暫處下風!

刀光霍霍,夏侯諸葛九刀幾乎不分先後斬向赤焰皇,這招乃他七十二路「鳳翼天翔刀法」快打強招之最,名曰「鳳舞九天」,每一刀裡皆暗藏九式變化,一招斬出,卻構成九九八十一刀殺著,當真厲害。

他遭一連被迫退五丈,老臉委實有些兒掛不住,此招甫出,倒用上了八成真力!

 

「星寒神劍」既為崑崙鎮門神器,亦是武林十大名劍,赤焰皇實在估不到竟與「軒轅霸刀」不合百回比拚便斷折,驚愕間霸刀乘虛而入,他急忙棄劍,雙掌勁推,「炎流赤毒掌」直搗對方胸膛。

事起傖卒,赤焰皇猶能運聚七成掌力,火勁飛騰,排山倒海,夏侯諸葛這時實在有點佩服赤焰皇之能。不過佩服歸佩服,他的刀仍是勢無反顧,劈了出去。

九九八十一刀其勢非同小可,赤焰皇一退再退,他的掌抵消了大部份快斬,可是他手臂還是被砍了四刀,他雖有一身超凡護身氣勁,唯霸刀連崑崙神刃也削折,何況血肉之軀!

儘管雙臂未斷,每一道刀傷卻是深可見骨,血如泉湧。

赤焰皇武功不凡,隱然以邪派一代高手自居,無論掌功指力皆罕逢敵手,只有兵刃一環較弱,就這樣慘敗實在教他難以甘心,他狂怒而起,巨吼一聲,叫聲洞澈雲霄。

盛名之下無弱者,夏侯諸葛深知對方乃邪派宗師「魔人」厲邪工傳人,據聞此君修習一身奇詭武功「引火邪罡」,能採太陽之精化為己用,可收練功事半功倍之效外,即使負了極重之傷,亦可借異能使其迅速復完,實在匪夷所思。

觀赤焰皇橫行江湖多年,連堂堂武林大派崑崙也不放在眼內,其性格固然孤傲,唯他一向罕逢敵手,顯然已盡得厲邪工真傳。赤焰皇雙臂儘管受了重傷,夏侯諸葛橫刀而立,未敢掉以輕心。

只是他刀勢一緩,列強生人劍合一,匹練似的劍氣猛刺他眉心而來!

列強生年紀尚輕,竟已達到練劍者極高境界,夏侯諸葛不由喝道:「好!」右手猛揮處,霸刀挾勁掃到,刀劍燦然一拚,爆起滿天火星。

列強生佔了先機,挫開夏侯諸葛寶刃,他渾不理會劍身再崩下一個缺口,銀白劍鋒長驅直進。

利器埋身,千鈞一髮,夏侯諸葛大喝一聲,霸刀斜斬,截向「誅仙奇劍」。

兩柄神兵二次交鋒,列強生手中劍又崩出一個缺口,去勢稍緩,依然疾刺過去。

夏侯諸葛始知對方是玉石俱焚之招式,霸刀電劈,彈指間連砍十八刀,都擊打在列強生劍身上!

他不愧北方強者,此番埋身施為,小巧刀法盡顯,一時間劍氣刀光交錯,將二人身形遮蓋。

列強生寶劍接連遭截,已是被震得虎口爆裂,鮮血長流,心知勝負關鍵在此一刻,不容半分退縮,人劍只進不退!

 

序章三之 同墜深淵

「誅仙奇劍」破開北絕狂刀護身真氣,直貫進體內。

夏侯諸葛怒極反笑,十成內力摧發,「軒轅霸刀」如雷乍閃,逐將列強生寶劍劈成兩段!列強生面上毫無驚容,似乎一砌盡在他計算之中。

斷劍飛出,更形快疾,猛將夏侯諸葛右胸洞穿!

夏侯諸葛卻不知當年挫敗劍痴,「軒轅霸刀」罕見鋒利無疑居功不少,這並不算劍痴劍術上不及他。相反劍痴事後認定自己劍上修為與北絕狂刀乃伯仲之間,敗得實在不甘心。箇中情形面對傳人列強生前曾詳加剖析,推算夏侯諸葛必然恃著神鋒對敵,疏於防守,果然拚著「誅仙奇劍」折毀之險冒然急攻,予以對方重創。

劍痴意料得沒錯,這些年來夏侯諸葛實太倚仗霸刀神鋒,刀法上進展一直停滯不前。反之劍痴退隱數年,由於尚對敗北往事耿耿於懷,並未疏懶劍術上之突破,在「穹蒼六絕劍」以外另專攻夏侯諸葛弱點而創出一套劍招--「金風劍訣」!

全套劍法合共三招,分為全攻式「斷玉分金」、全守式「金風細雨」及反手式「風捲樓殘」!

列強生重創對方的便是「斷玉分金」,此奇招獨到之處,竟連本身兵刃折斷也計算在內,遭削斷之劍刃以馭劍術及暗器手法打出,三丈內任何內家護體心法絕難禁受如此一擊,當真厲害。

何況兩人貼身搶攻,範圍不過數尺間事,強如夏侯諸葛亦是避無可避!

夏侯諸葛迭受重創,大吼同時,痛極反擊,一刀往列強生頂門重劈而下。

列強生忙抽劍急退。

一刀砍空,夏侯諸葛終壓不住傷勢,左手抿著胸口傷處,身形直向後跌。

後腳倏地踩了個空。

夏侯諸葛大吃一驚,可是己然剎不下身形,一聲驚呼,直向山下深淵急墜下去!

原來兩人忘我比鬥中,已是踏近山峰邊緣,腳下險象橫生已極。

夏侯諸葛傷勢沉重,更沒留神身後險境,致使一步差錯,踏進了鬼門關。

驀地黃影一閃,一縷劍穗飛捲纏上霸刀刀身。

列強生只為雪恥而來,未至於什麼深仇大恨,執能見死不救。他運劍穗糾纏對方兵刃,卻沒醒覺右手虎口爆裂,一扯之下,劍柄竟告脫手!

待要補救,時機已逝,忽聞身後紫影倏閃,夾著一聲大喝:「你這老小子這麼便死了,豈非教我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赤焰皇解下腰帶,閃電緊纏上「誅仙奇劍」劍柄,但夏侯諸葛下墜之勢太劇,他一時拿樁未穩,竟是一併墜下煙霧迷濛的深淵去。

幸而他這一擾攘,讓列強生定過神來,左手飛快一搭赤焰皇臂膀,待要發力拔起二人。

冷不防脅下傳來一陣劇痛,低頭一看,但見一截雪亮劍尖自他胸前冒出。

發劍的正是無心。

列強生難以置信地望向身旁獰笑著的道人。

無心痛心同門慘死,無以復加,斷不能讓列強生拯救赤焰皇,因為這已是致赤焰皇於死地之唯一良機,伺機拾起同門遺留下來的長劍,不得不已出手擊殺不久前才救他一命的列強生。

他實在急得瘋了,業已無法可想。

無心喘著氣道:「一命填一命,貧道恩將仇報,只需看著對頭粉身碎骨,貧道自當即時自刎以作回報!」

這番過程由文字寫來似乎很長,其實不過電光火石間的事。

赤焰皇只來得及怒瞪了無心一眼,列強生已被無心一腳踢下山峰!

三大高手就此跌下萬丈深淵,粉身碎骨下場。

無心大笑,直笑出眼淚,這才停住。佩劍一揚,往咽喉劃去,緊隨悶哼一聲,向後便倒。

……

「媽的王八羔子!我操他媽的崑崙十八代!……」

下墜中的赤焰皇不忘怒罵無心之卑鄙,列強生卻笑了,夏侯諸葛也笑。在這一刻,三人皆摒棄往昔的枷鎖,惺惺相惜起來,再無半分敵對之意。

他們各感悽然,同時嘆了口氣,均覺拖累了對方!

 

序章四之 異物重生

在這片迷霧終年不散的山谷深處,除了山澗潺潺水聲外,四週靜籟一片。

由白茫茫的迷霧往上望,依稀看到上臨萬仞峭壁。

幽谷四壁高聳插雲,別無其他途徑出谷,堪稱飛鳥難渡,人獸罕至。

奇怪的是,此萬丈深淵裡,卻出現了一樣並不協調的物件。

--一隻「石卵」。

說是卵,乃因它圓滾滾的,兩頭一邊狹一邊大,予人感覺上是一隻卵最為貼切不過。

只見那足有五人合抱十數尺來高的「石卵」,橫放在一條清澗上。

從「石卵」灰黑的粗糙表面上來看,大概已被擺在這裡一段相當長之歲月了。若是大自然的傑作,這實在是太過神奇了。如是人工所鑿造,又未免匪夷所思!但似乎這一切的謎,都將在不久之後解開!

「軒轅霸刀」挾著萬丈下墜跌勢,劃破劍穗結纏,化作一股極強金芒,當先插落,竟恰巧不偏不倚畢直插在謎般的「石卵」上!

這遠古傳下來的神兵,其勢勁道何止千鈞,任那不知名之「石卵」外殼如何堅固,但聽一聲轟天霹靂,爆開一道裂口!整把寶刀齊柄而沒,盡陷進「石卵」裡。

四壁回音未絕,轟隆震耳巨響連響中,列強生三人緊接落下,立時摔得血肉橫飛,全身肢離破碎,死狀奇慘。他們的鮮血,泊泊地流入霸刀破開的裂縫間。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那巨大的「石卵」裡,驀地傳出一聲低沉叫吼!

叫聲似人非人,似獸非獸。

聲落「石卵」竟自激烈震動。

片刻整個山谷連帶幌動起來,那怪異的石卵竟引來一場大地震!

「石卵」那自「軒轅霸刀」穿破的大洞倏地一陣震耳龜裂爆響,卵的結實外層并碎,向四方飛射,再彈出老遠,散得磊大一個山谷都是破片。

巨爆過後,「石卵」原處出現一道人影,佇立其中。

看去就像由「石卵」誕生出來般!

那人身材高壯,身上卻逞半透明色,便連身上細微血管,亦教人清楚看見,詭異絕倫。

「怪人」雙目徐徐睜開,精華冒閃間,他的眼珠子,赫然泛起陣陣金光。他臉上隱若流露好奇神色,緩緩掃視四週境物。

他實在被囚在「牢」裡太久了,心中暗自歡喜獲得自由,不由放聲大笑。

笑聲才起,他忽地現出一臉古怪之色。

他喃喃的道:「這……這語聲……是我的嗓子了?」

「怪人」的口音赫然與列強生清朗的談討一模一樣。

他定了定神,面孔閃現奇異霞彩,本是半透明的臉,容貌倏地轉變。霞彩迅即蔓延全身上下,隨著面容轉換,他的身體構造作出異幻般之改變,忽而高壯,忽而矮小,倏而肥胖,倏而奇瘦。

「怪人」這般神奇變身,常人如何能及,怕只有傳說中的「神」或「仙」之仕方能有此能耐。

明顯地他並非仙道之流,如要貼切地形容,說他是「魔」,幾近矣!

「我是魔嗎?」「怪人」苦笑,這次卻是赤焰皇低沉之聲線。

驀地腦海中閃過一幅幅圖像,圖裡第一身的,竟分別為北絕狂刀、赤焰皇與列強生,這三人所懂的知識、所學之武功絕技,全數一絲不漏地深印在「怪人」記憶內。

他這時的情形,無疑與自古相傳之借屍還魂相近,甚或過之,因為在這時勢,只有他知道自己的來歷,他源自宇外,經過長途逃亡旅程,輾轉來到此時空領域,猶未安頓,所受重創發作,形體破滅。迫於無耐,唯有寄身石中。

他本是族中極強戰士,亦是艱辛精神修行者,雖失去形相,尚存自保之能,大石為其護甲,經三佰年侵蝕,其能不減反增,達到另一前所未布之新境界,與昔日可謂有天淵之別。

而他這一「沉睡」,已幸運地擺脫了其宇外追兵的緝捕!

置於「軒轅霸刀」的成功破卵,正是他運用異能轉移過來。

這對他無疑是牛刀小試。

及至複製人形,溶匯三大高手之長,身處這時空角度裡,他不啻已是個強者中的強者!

忽然一個怨念湧上心頭!--是赤焰皇臨死的咀咒。

「滅崑崙!……」

「怪人」心知其身得自這三人,無論如何,總該報答他們,代他們完成未完成之事,正好以作回謝脫困重生之恩。

心中既有計較,把身一躍,幾個起落,已然踏在夏侯諸葛日前對開失足之處!

他用的無寧說是輕功,倒不如指為馭風術、騰雲駕霧之術,此等奇功異法,委實太駭人所聞了!

而他這一入江湖,身兼三家神功武技的他,卻為崑崙派帶來一場大浩劫,這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