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貓鼠反腐記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三天晚上,小輝房間內。

“小輝,對不起,我昨天的脾氣是有點過火,你不要放在心上。”傑克道歉道。

“沒有什麼,大家都是好朋友。”小輝答道。

“這就對了,小輝我看你還是有點不高興,是不是還沒有消氣?”湯姆問道。

“沒有的事,只是今天老師把我的班長職務給撤了,有點不高興。”

“這是什麼原因?”傑克問道。

“李老闆向我們學校捐贈了2萬元,然後就讓他的兒子當班長,所以我就被撤了。”小輝答道。

“有這等事?你們班的班長不是通過民主選舉的嗎?”傑克問道。

“什麼是民主選舉?”小輝問道。

“就是全班人員投票,票數最多的人擔任。”傑克答道。

“這種選舉班長的方式,我還從來沒有見到。”小輝答道。

“參加班上的選舉這是你的權利。”湯姆答道。

“是我的權利?我有哪些權利?”小輝好奇地問道。

“首先你有被撫養的權利,如果你父母的能力不足以撫養你成長,你可以向政府申請,由其他具有撫養能力和良好環境的家庭繼續撫養你或者由政府撫養你;如果你的家庭環境造成你的身心受到損傷,同樣你也可以向政府申請,脫離這個家庭。”湯姆還未說完。

“你還有受教育的權利,同時也是國家的義務,國家必須對你進行義務教育。”傑克插道。

“如果因為交不起學費而進不了學校,這個小孩還有權利受教育嗎?”小輝問道。

“當然有權利,受義務教育本來就是免費的。”傑克答道。

“可我們學校是收費的,每個學期一千多元,還有上特長班的學費除外。”小輝答道。

“那叫什麼義務教育!難道真的是唬外國人的,我們那堛爾q務教育除在學校吃中餐是收費的外,其他都是免費的,並且有些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連在學校中餐的費用也是免費的。”

“我們這堥S有錢,就上不了學,哪談什麼有受教育的權利。我們這婼a人家的孩子可真慘,不僅被學校拒之門外,還要在外面打工掙錢,不僅得不到正常的撫養的權利,而且失去受教育的權利。有一個小孩因為沒錢上學,在我們教室窗外偷聽老師講課,被老師發現,你猜我們老師怎麼的?”小輝感慨道。

“你們老師同情他,把他邀請到教室繼續聽課。”傑克答道。

“錯,老師問我們他是不是我們學校的,我們說不是,老師說既然不是,他在這媦v響我們上課,叫我們一起把他趕走。”小輝憤憤地說道。

“啊?!”傑克和湯姆同聲歎道。

“我們班上的同學都一起站起來沖出教室趕那小孩走,我情不自禁地在前面攔住同學們,不允許他們趕走這個小孩。”小輝答道。

“你當時怎麼想的。”傑克問道。

“因為他跟我們一樣都是小孩,我不能讓他們欺負他,只不過他是窮人的孩子。”小輝答道。

“你做得對,你們不能侵犯他的人權。”傑克答道。

“可這些沒有上學的小孩怎麼辦。”小輝問道。

“傑克,我建議我們貓鼠聯合國收養這些可憐的孩子,讓他們得到健康的成長和良好的教育。”湯姆說道。

“我想我們貓鼠聯合國一定會採納你的建議,我就知道人類的事指望安南先生不可靠,還只有指望我們的聯合園了。”傑克答道。

“湯姆、傑克,我也有權利向你們聯合國申請,到你們那堭筐撫養和教育。”小輝迫不及待地說道。

“申請的原因?”湯姆和傑克齊聲問道。

“我的家庭環境你們是知道的,我父母從來不陪我,我很孤獨,我的身心受到了傷害,我們的學校是象牙塔,整天把我們困在題海堙A沒有課外活動,每天的課外作業做四個小時也做不完,我今天的作業還沒做完,你看我哪天不是晚上十點多鍾後才睡覺,所以我申請。”小輝答道。

“我看身心受到嚴重影響的小孩不只你一個,你要召集這些受傷的小孩一起申請,我們聯合國會接受你們的。因為你們也是地球成員,我們不能視而不見,更不能岐視你們,我們享有的權利,你們也同樣應該享有。”湯姆答道。

“那好我明天就到學校宣傳。”小輝高興地拍著掌說道。

他們正說著,大門被打開,進來三個人,一個是吳書記,一個是吳夫人,一個是李老闆。

“小輝,你剛才和誰說話?”吳太太問道。

“沒有跟誰說話,我自言自語。”小輝在房間媯疚D。

“這孩子,快點跟我老老實實地睡覺。”吳太太命令道。

客廳堨L們三人在談話。

“吳書記,你說我們鎮金機,那麼好的形勢,每年賺個把億,全部交給國家了,這多麼不划算,要是這利潤到我和你的口袋埵釵h好。”李老闆開口說道。

“這有什麼辦法,它是國營企業,我不敢打它的主意。”吳書記說道。

“有什麼不敢的,現在有人乘國企改制之風到處在打國企的主意。我有一個良策,我要合法地佔有它。”李老闆老謀深算地說道。

“你有什麼高見?”吳書記問道

“成立一個股份公司,金機占99%的股份,這樣稅後利潤99%地被分配到金機,你此舉之前得先把金機賣給我,這樣每年的利潤全部到我手堙A你和我共同分享它。”李老闆說道。

“金機近十個億的淨資產,你買得起嗎?”吳書記說道。

“你這人的腦子怎麼不靈活,你也不學學外地的經驗,這十個億的淨資產,你就非得賣十個億嗎?你用兩百萬賣給我,然後我用金機的十億淨資產入股分紅,這叫四兩拔千斤。”李老極迫切地說道。

“辦法是好,但我有什麼好處?”吳書記問。

“我這媯鳩A帶來五十萬美金,算是一個初始費,以後我每年分一千萬給你,你看怎麼樣?”。

“你這人怎麼這麼聰明,這樣的辦法怎麼想得出,我怎麼沒有想出來。”

“不是我聰明,不是跟你說了嗎?這是借助外地的經驗,因為有人先這麼做了,我們只不過效仿罷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明天我去處理金機,你等好消息,你現在真是雙喜臨門,今天剛鑒長江大堤的維修工程合同,明天又要鑒金機的轉讓合同,值得祝賀。”

“但吳書記,轉讓金機的聲勢不能太大,讓人們以為金機還是象原來那樣,金機的名稱不變,只不過企業性質變了,變成假集體,其實就是私營獨資,法人代表變了,變成我了。”

“李老闆,果真是一個絕頂聰明人,我們的吳書記,早就應該跟你合作,只不過以前對你不夠瞭解,真是相見恨晚!”吳太太說道。

“吳太太不要這樣說,是我以前對吳書記不夠瞭解,這是我的錯。以後我們的機會多的是,吳書記就是我的靠山,今後我還得靠他,他還很年輕,我還要替他買個縣委書記當當。”

“唉呀,李老闆,你這個朋友,我們吳書記真是沒有交錯,還沒開始就知道回報了。”吳太太說道。

“象這樣下去,國有資產差不多都要流到你手堙A仔細一想,我真是替國家可惜。”吳書記假惺惺地說道。

“唉喲,我們的吳書記什麼時候變得你替國家著想了,在朋友面前少裝蒜了。”吳太太嘲諷道。

“去去,我們男人談事,你女人插什麼嘴。”吳書記命令道。

“那好,我不防礙你們休息了,我先告辭,這是五十萬元美金。”

李老闆說完將密碼箱放到桌上,將密碼告訴吳書記便走了。此時,露絲早已跳到吳太太懷堙A將密碼記住。

小輝已睡著了。

“湯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貪的官,這麼奸的商,這是高智商的官商勾結詐騙國有資產!”傑克憤憤地說道。

“對付這種貪官,啃掉他的財產是不夠的,要跟他洗腦,洗去邪惡和骯髒的東西。”湯姆說道。

“你要他在上帝面前慚愧,在菩薩面前回頭是岸,這可是難於上青天。”傑克說道。

“不管成功與否,我想試一試。”湯姆說道。

“你去試吧,我來實際的,我去將他的五十萬美金變成粉末。”傑克答道。

“等等,你先幫小輝把作業做完,不然他明天會挨老師的批評。”湯姆說道。

當傑克把小輝的作業做完,吳書記兩人已酣然入睡。傑克鑽到他們房塈鋮麇K碼箱,但怎麼也咬不開,正在為難之時,一個聲音傳來。

“傑克,你想知道密碼嗎?”

“哎喲,原來是露絲,你嚇我一大跳,你知道密碼嗎?”

“當然,我替你打開。”

露絲說完打開了密碼箱,傑克跳進去,猛啃起來。

“露絲,謝謝你。”

“傑克,我得謝謝你們,是你們讓我瞭解和平民主自由的含義,我已經把這堜狾釭瑪葙姦興q了,他們都要快點到你們那堨h,你們什麼時候帶我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