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停在文心蘭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下午的課完結後,小悸一直擔心著韓薇,並試著用各種不同的笑話逗她開心。

直到張心蘭說把她送回家之後,小悸才一臉不安的揮手而去。

而任天翔則一早被蘇小博拉著,硬要他送自己回家。

看來,小悸也滿關心妳的。在回韓薇家的路上,張心蘭半笑著說。

「我說!妳這個人總是這個樣子,只會替別人著想,也不想想自己!做甚麼事都慢人半個拍子,又容易給人佔便宜,一直都讓人放心不下的。」韓薇皺著眉嘮嘮叨叨地嘀咕著。

世界上,儘管只有妳一個,不嫌我慢,儘管只有妳一個,不會佔我的便宜,這就夠了。張心蘭彎著雙眼道。

「拜託……上輩子妳欠了我不成嗎?」

張心蘭咯咯的笑了幾聲。

韓薇把頭靠在張心蘭的肩上,邊走邊挽著張心蘭的手臂。

 

韓薇回到家後,張心蘭這才踱步回家。

她正在回想剛才的說話時,突然看見一個人影站在回家時必經的那個拐角

任天翔帶著一臉傻笑直直的站在那裡。

他們駐足相視了一會,任天翔才開口道︰

「我……真巧呢,在這遇見妳。哈哈……」他搔了搔頭。

張心蘭看見他的窘態,忍不住噗嗤一聲,發出了像銀鈴般的笑聲,而他亦尷尬的笑了笑。

「賞面一起去喝點東西嗎?」任天翔輕笑道。

嗯。張心蘭輕輕的點頭,微笑。

 

他們進了一間台式餐廳裡,任天翔點了杯青蘋果綠茶,順道替張心蘭點了杯〝隨便〞。

這是張心蘭第一次來到這種餐廳喝茶,所以張心蘭讓任天翔替她拿主意,隨便甚麼也可以。然後,一杯〝隨便〞就放在她的跟前。

「妳第一次喝這東西吧?這杯叫〝隨便〞,就是因為調校師隨便混了一些東西進去,所以每次點這種飲品時,都會有不同的味道。」任天翔細心地為張心蘭解釋了一遍。

張心蘭覺得這杯〝隨便〞的味道還不錯,甜甜的,還帶有少許薄荷的清香。

張心蘭細細品嚐這杯〝隨便〞時,任天翔不停地說天談地攀東扯西的。

而張心蘭的右手則拿著飲管一邊攪動這杯不知混了甚麼的飲品,左手一邊托著腮,靜心聆聽著他所細訴的每一件事情。

「我的臉上有甚麼嗎?妳一直都盯著我看。」任天翔把視線移向在他右邊的落地玻璃上,看著自己的倒影。

沒甚麼,我在認真的,聽你說事情罷了。張心蘭把羞紅了的臉稍稍往下移,目光停在給她掐扁了的飲管上。

「不瞞妳說,其實妳跟我以前認識的一位朋友很相似,無論名字、聲音、感覺……,但偏偏妳就不是她……」他左手托著下巴,呆呆的看著窗外的街景。

我的樣子,也跟她,相似嗎?張心蘭淡淡地說。

他的回答,就只有無奈的一笑。

 

張心蘭回到家後,腦海一片空白,無力地趴在床上,她的眼睛無意間又飄去了藍點紫斑蝶的身上,蝴蝶下面有幾行小小的字,她默默地唸著已然唸了千萬遍的詩句︰

我輕輕的悠翔著,在絢爛的花兒間。

屬於我的花,是妳。

屬於你的蝴蝶,是我。

我並不會腐化,

因為我是妳的蝴蝶。

 

過了幾天,到了星期四,張心蘭這天沒課,所以她一直賴在床上,被媽媽寵慣的她遲遲也不願起床。

看著白色的天花板,聽著媽媽一邊做家務一邊在哼歌。

她心想︰媽媽現在幸福嗎?幸福得像浸在蜜糖裡嗎?

張心蘭小六時,她的媽媽跟爸爸離婚後,媽媽帶著她嫁給了別人。

媽媽跟她說其實爸爸是一個好爸爸,只是他們的感情上出現了問題,所以再也不能一起生活,但這並不是因為爸爸欺負了媽媽。

 

她的媽媽嫁給了那個叔叔之後,直到現在媽媽也過得很幸福。

張心蘭沒有怪責過任何人,也沒有怪責叔叔間接讓媽媽和爸爸分開,因為她從小就明白到感情是雙向的。

但張心蘭不曾稱叔叔為爸爸,不是因為他待她不好,只是她始終認為她就只有一個爸爸。

媽媽跟爸爸離婚後,爸爸旋即賣了舊家,往英國發展他的業務。

之後張心蘭跟爸爸一直都有書信來往,而每年他都會抽一點時間回來跟她們小聚一番。

張心蘭的雙眼習慣性地往蝴蝶的方向那裡遊,但她頓時把目光僵住,硬把視線拉回下來。

她起床後甩一甩頭,把因賴床太久而導致的暈眩感甩掉,順道把雜沓的心情摔開。

 

吃過早餐後,她去了書店找找看有沒有新發行的琴譜,順道買一本媽媽拜託她買的烹飪書。

在書店裡,滿手琴譜的她,在一排排書架之間穿梭,尋找著那本烹飪書。

大半天後,她停在一排屬於烹飪專欄的書架前,翹首掃看了一遍,終於找到那本〝甜在心頭〞的烹飪書。

由於它擺放在最高的那排書架上,而附近又找不到任何的踏腳凳,所以她只好盡了全身的力量拈著腳,伸著右手把書給取下來。

正當她用兩指把書給拈了出來之後,不料手指一軟,〝甜在心頭〞便砸到她的頭殼來,再掉到地上。她一痛,就以雙手抱頭,而所有的琴譜撒滿一地。

噗嗤一聲,從她的耳後傳來。回首一看,任天翔正在反手掩著嘴偷笑。

在他感到張心蘭的一絲絲寒氣後,連忙蹲下去拾起滿地的書本。

「對不起呢,我正想過去幫妳取下那本書時,已經來不及了。」他的笑意還未減退。

張心蘭漲紅了臉,扭頭便走向結賬處,任天翔則拿著她的書,快步跟在她的後面。

「妳的夢想真的是成為鋼琴家嗎?我跟妳提過的那個朋友,她也想成為鋼琴家呢。」他邊看著書店職員輸入價錢邊道。

是嗎。張心蘭悠然的應道。

 

結賬後,他們正想踏出書店之際,一把熟悉的聲音把他們拉回店裡。

「天翔,真巧呢。」蘇小博嫣然一笑,完全沒把張心蘭放在眼內,然後向著他們走過去,並一手牽著任天翔,硬拉著人家要陪她逛街。

正當他們爭持不下的時候,張心蘭的手,忽然拉住了任天翔的衣角。

他們楞了一楞,頓時停止了所有拉扯的動作。

張心蘭亦被自己的舉動給嚇了一下,連忙收回手,說了一聲對不起,便踉蹌的逃開。

張心蘭小步跑開後,任天翔似乎爭脫了蘇小博的魔爪,朝著她的方向追過去,他沒兩三步就追及了她,任天翔一手拉著她的手臂,張心蘭不得已停了下來,但仍面向著前方。

「我送妳回家好嗎?」他溫婉的問。

張心蘭輕輕搖了搖低著的頭,回眸向他報以一笑。

那帶著一點點哀懇的微笑,讓他隨即像觸了電一樣,把手鬆開。

 

翌日,因為張心蘭要上早課,所以她一大早爬了起床。

她的叔叔笑說著,怎麼會有隻大熊貓跟他們一起吃早餐。

雖然他的笑話很冷,但張心蘭亦陪著他一起笑。

其實叔叔一直都很關心她,只是他不太懂得表達。

這麼多年來,他都給了張心蘭無私的父愛,她一直都很感激他,可是她未曾叫過他一聲爸爸。

「叔叔。」

「嗯?怎麼了熊貓小姐。」

「我可以,做你的熊貓寶寶嗎?」

叔叔怔了一下,然後燦爛地笑著說︰「這還用問嗎?妳一直也是喔!」

張心蘭亦回他一個微笑,內心暖烘烘的。

 

時間尚早,所以張心蘭在附近信步而行。因為她從沒有散步的習慣,所以這麼多年來,她也不太清楚附近的環境。雙腳不經意地往任天翔回家的方向走去,心想順道看一下他一直生活的地方也無妨。

走著走著,忽然花香撲鼻,張心蘭猛吸鼻子,像小狗一樣到處找著香氣的源頭。

循著花香的軌跡,來到了某戶人家的門外。

透過竹籬笆望進去,眼前的光境頓時震懾著她的靈魂,不同種類的文心蘭遍滿整個花園。

白仙女文心蘭、巴比龍文心蘭、香水文心蘭、野貓文心蘭、蜜糖文心蘭……

張心蘭看得都痴了,不知過了多久,她看了看手錶,才發現快遲到了,所以只好依依不捨地離開這個文心蘭園,趕緊腳步踏上回校的路。

回到大學的演講廳,張心蘭遠遠的看見了韓薇跟小悸在竊竊私語,小聲說大聲笑。

他們看見張心蘭後,便迅速地各自各回坐位。

真好呢,有情人終成眷屬。張心蘭坐下後,隨即說道。

「妳說天翔跟蘇小博嗎?到現在他們連人影也看不到半個。」

昨天張心蘭回到家後,就一五一十地把書店一役告訴了給韓薇,她這話顯然是帶有刺的。

張心蘭環視了一下,的確,找不到他們的身影。

不是他們,我說妳跟小悸。張心蘭不理她的弦外之音,淡淡地說。

張心蘭原以為韓薇會極力的反駁再而挖苦她一番,因為小悸壓根兒就不是韓薇喜歡的類型。

小悸是屬於健康寶寶的類型,陽光膚色的他,個子並不高,他只比韓薇僅僅高出半顆頭,所以並不能如韓薇所願般,像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他的胸膛上。

然而,韓薇甚麼也沒有說,只是低著羞紅了的臉,猛盯著筆記。

張心蘭看見此情此景,露出了一副驚訝於她竟然也會有含羞答答時候的表情。

韓薇看見張心蘭那複雜的表情後,用手肘輕碰了她一下。

張心蘭心想這個旖旎的嬌姿,定必會迷倒不少痴男吧。

 

趁著小休的空檔,張心蘭拉著韓薇走出演講廳,在小花園裡的石凳上一塊兒坐下。

張心蘭等不及韓薇開口,便直接切入了主題。

妳喜歡小悸嗎?小悸也喜歡妳嗎?你們交往了沒有?張心蘭難得以正常人的速度問著。

「我想我是喜歡他吧……韓薇難得以比正常人慢了半拍的速度說著。

雖然韓薇沒有答其餘的問題,但張心蘭已猜得到答案。

我想,妳是真的喜歡他吧。因為,認識了妳這麼久,第一次,看見妳這個樣子。但事實,妳並不知道,他是否,也一樣喜歡著妳,更不用說交往了。張心蘭自信滿滿的揚起下巴說。

「妳何時放了一條間諜毛毛蟲在我的肚子裡的?」韓薇張著圓嘴說。

將來,我便要把那條毛毛蟲撤走,好讓小悸的蟲蟲大軍,進駐了。張心蘭賊賊的笑了一下。

「妳的咀巴何時變得那麼壞?」韓薇尖著嗓子,激動得跳了起來。

說罷,她們同時爆笑了開來。

 

回到演講廳,任天翔好端端地坐在他的坐位上,原來他今早因為睡過頭以致遲到,而蘇小博仍未見其蹤影。

此時,韓薇反將張心蘭一軍,說道︰

「看來一山真的不能藏二虎呢。」她半笑著說。

 

十月,正是洋人的鬼節。他們一行五人,在某個星期五的晚上,到了海馬公園感受一下萬聖節的氣氛。

在這個月份的海馬公園裡,無論你身處何方,也都可能隨時被妖魔鬼怪給嚇破膽。

一路上,他們都只聽到蘇小博的尖叫聲以及撒嬌聲。

經過書店一役後,蘇小博看見張心蘭跟任天翔沒有任何進一步的發展,所以踴躍的參加了這次驚嚇之旅,從而增進她和任天翔的感情。

他們生怕虧本似的,除了參觀海洋館、鯊魚館及探望一下養在深閨的安安及佳佳,還玩遍了所有遊樂設施,玩得腦袋也昏昏眩眩。

張心蘭、韓薇和小悸每遇見鬼怪,都會把他們拉過來一起拍合照,甚至連鬼屋裡的妖魔也不能幸免。直至鬼怪們一看見他們就掉頭逃開,他們才肯罷手。

看完海洋劇場的表演後,因為他們一伙人被人潮沖散,所以張心蘭只好徐徐的踱著步,找找其他同伴的身影。

不知不覺間,她走到了蝴蝶屋,身處在萬千飛舞的彩蝶之中,她直覺得滿新鮮的。

張心蘭倚在欄杆,眼睛不期然的在尋找著,屬於她蝴蝶。

忽然,她感到放在欄杆的手癢癢的,低頭一看,原來有一隻藍點紫斑蝶站在她的手背上。

張心蘭輕輕的把手提到面前,剛好與眼睛成一直線,並細賞著這色彩斑斕的蝴蝶。

細看下,這斑蝶的翅膀比在她家的略為小一點,藍色的斑紋也比較淡了一點,但翅膀上仍佈滿像繁星一樣的白色小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