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魔劍傳說

作者 - 敖飛揚

第  一  章
第  二  章
第  三  章
第  四  章
第  五  章
第  六  章
第  七  章
第  八  章
第  九  章
第  十  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魔劍傳說】
已由
台灣大梁出版社
出版及發行

華山全圖

 

深秋,夜涼如水,冷風如刀。

才過二更不久,這條小街已經很靜。

這條街的寧靜,並不單是因為深秋的夜風,也因為這條街是通向楊州城知府老爺府第後門的通道。街道的兩旁都種植了一列排的楊柳樹,樹後是百姓房子的圍牆,沒有進出的大門。

百姓都知道這兒的守衛森嚴,並不如所見的寧靜。

守衛都藏在牆上樹後監視著,兩個在樹旁,一個在牆頭。

因此誰都不敢無故在這兒流連的。

所以這條小街一向都很靜。

可是今夜,這條街靜得有點不尋常,靜得有點怕人!

秋風慘癘地呼號,落葉被捲起飄揚。落葉隨著秋風「沙拉、沙拉」的飛舞,飄到小街的盡頭,飄進府宅的高牆,飄進了後院,一個黑衣身影,亦無聲無息地隨著落葉飄上了牆頭。他的身法奇快,快得連守在牆上的守衛還沒有看見甚麼,一柄長劍已架在他的脖子上。

守衛沒動,除了因為他不敢外,也因黑衣人很快便點了他的昏穴;就在他昏倒前的一刻,他看到了已倒在路旁的同伴。黑衣人很快地放下守衛,閃身向院內飛奔,奔向知府老爺的臥室外,躍上了一棵樹上,從此再無聲無息。

臥室裡,肥胖胖的陸師爺正向知府老爺稟報日間狀紙案情及文件。過了良久,陸師爺才告別知府老爺,施施然走出臥室。

他慢慢地走著,走得很慢...走過中廳,走到前廳,通過前院,準備走向大門...陸師爺忽然停了步,定著身不動,張眼看著大門。大門其實並沒甚麼好看,但陸師爺就看了約一注香的時間,一動也不動,就像看著一個大美人似的。

忽然,一陣冷風颳起,吹動了地上的落葉。

陸師爺忽然動了。

沒有人可以想像得到,那個肥胖胖的陸師爺可以有如此快的動作!

快得連一個身材標準的年輕人都自愧不如,就如猛虎出柙!

但陸師爺並不走向大門,而是轉身向後撲去,撲向一座假山後,揮出如刀的鐵掌。

可是假山後並沒有人,陸師爺一掌落空,回身正要竄出,一柄鋒利的長劍已抵住他的後心,陸師爺便不再動。身後人全身黑色夜行衣,臉上掛著一張木製白色面具,持劍冷冷的看著陸師爺。

白色的骷髏面具,面具上一雙大眼洞,額上眉心漆著一個血紅的火焰標記。眼洞中可看到黑衣人的眼睛,黑衣人的眼很亮,黑白分明,但黑衣人聲音聽起來年青,但語音比夜風更冷:「想不到飽讀詩書的陸師爺竟然會武,而且身手不凡!」

陸師爺遲疑了一下,問道:「少鏢頭?」

黑衣人「哼」了一聲。

陸師爺說:「自五年前少鏢頭在山西出事,連人帶鏢都翻倒在黃河後,我們都以為你已死了。」

黑衣人語氣仍冷:「可是我沒有死。」

陸師爺說:「那好得很啊!」

黑衣人冷笑一聲,說道:「我說很不好,很不妙。」

陸師爺說:「哦?」

黑衣人再冷笑:「因為『黃河三鬼』做了真鬼。」

陸師爺面色一沉,黑衣人冷冷的繼續道:「也因為他們死前說了一些話。」陸師爺不說話,但面色更沉。黑衣人說道:「當我從山西趕了回來,親眼看到我們家的鏢局被火燒得乾乾淨淨的時候,我就知到黃河三鬼所說的話是真的。」

陸師爺問道:「甚麼話?」

黑衣人的目光含恨:「他們要劫的不是鏢,而是我的命!」

陸師爺再問道:「還有呢?」

黑衣人說:「沒有了。」

陸師爺道:「沒有了?」

黑衣人說:「因為他們知道的祗有這句話。」

陸師爺明知故問:「他們祗是奉命行事?」

黑衣人說道:「是的。」

陸師爺問道:「誰的命令?」

黑衣人說道:「這就要問你。」

陸師爺道:「為甚麼要問我?」

黑衣人一字一字的說道:「因為鏢局裡七十六口當中,祗有你和列鏢頭沒有死!」

陸師爺的臉色漸變:「你問了列鏢頭?」

黑衣人道:「沒有,他在鏢局被滅門後不久便失蹤了。」

陸師爺問道:「你沒懷疑他?」

黑衣人說道:「沒有。」

陸師爺再問道:「為什麼?」

黑衣人說道:「因為我親眼看見他被人打下懸崖。」

陸師爺的臉也很冷:「誰幹的?」

黑衣人冷冷的說道:「你!」

陸師爺問道:「我為甚麼要殺他?」

黑衣人不說話,陸師爺問:「你為甚麼當時不出手?」

黑衣人冷冷的說道:「因為我絕對想不到帳房的陸師爺竟然會武功,而且比我強得多。」

陸師爺笑了笑說道:「如今少鏢頭的武功大進了。」

黑衣人說:「最少還有點把握殺了你!」

陸師爺問道:「那你為甚麼不動手?」

黑衣人說:「我在等你的幾句話。」

陸師爺再問道:「甚麼話?」

黑衣人說:「為甚麼混進我們鏢局?誰是主謀人?」

陸師爺緩緩說道:「你怎麼認定我一定會知道?」

黑衣人說:「因為我跟蹤了你很久,知到了很多事。」

陸師爺想了一會,問:「我說了,你會不殺我?」

黑衣人說:「我會考慮!」

陸師爺慢慢地轉過身來,黑衣人的長劍便指著陸師爺的咽喉,仍然不離開他的要害。當陸師爺看到了黑衣人的白骷髏面具時,臉色一變說:「你...你...就是『劍魔』?」

黑衣人似乎不明白他的說話:「劍魔?」

陸師爺吐了口氣:「你不是『劍魔』!但這面具...?」

黑衣人喝道:「你別說其他的!究竟誰是主謀人?說!」

陸師爺猶豫了一會,說道:「好!我說!」黑衣人冷冷的看著他,等他說下去,陸師爺說道:「少鏢頭,我先給你看一封信。」陸師爺慢慢的提起右手,伸進襟前,取出一幅方巾。

驀地白影閃動,陸師爺從方巾中洒出一陣粉末,並於一陣獰笑中掌出如風,一共發了十八掌。白紛飄揚中,陸師爺卻「哼」了一聲四肢被劍刺中,軟倒在地,而黑衣人已然站在一丈以外,仍用冷冷的目光看著白師爺:「好一招『雪影梅花手』!」

陸師爺躺在地上,恨恨的道:「你要殺便殺吧!」

黑衣人雙目發亮:「你究竟說不說?」

陸師爺恨恨的說:「你可以用刑!」

黑衣人沉聲道:「難道我不敢?」

忽然從後院傳來了一聲驚呼,想是換班的守衛發現了被點穴道的同僚。黑衣人見時間緊迫,便要劫走陸師爺,再作拷問,那知陸師爺亦想到這一點,拼命地從地上一躍而起,向後院奔去,希望能引得眾守衛前來相救。可是陸師爺四肢受傷,行動略慢,黑衣人已搶在面前攔住了。

陸師爺急衝而前,拼著受傷加劇,雙掌「雪影梅花手」再次飛舞而攻,更快更狠。可是,黑衣人的劍更快!陸師爺飛舞的雙掌仍未收回時,右臂、右肩、小腹及咽喉四處已接連中劍。

陸師爺的慘叫聲竟祗能發出半聲就被切斷!

當守衛們聽到陸師爺的慘叫後,馬上從後院趕來,祗見遠處黑影一閃而去,黑衣人已不知去向,祗剩下倒臥在地上,已然氣絕的陸師爺,而陸師爺屍首旁的大柱上,插著一柄匕首,匕首的握手柄上刻著一個骷髏。眾守衛見了不約而同地驚呼:「劍魔!」

*             *             *

人說: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揚州是煙花之地,市面繁華,夜夜笙歌。若有人問這個煙花城市最熱鬧的地方在那裡,那必定是怡紅院莫屬了。

怡紅院就是揚州城裡最大的青樓,聽說怡紅院的夏侯老闆是個很有魄力的殷商,雖然是年紀不大,但他與本地的知府大老爺是很要好的朋友,加上手面鬆、夠朋友,所以在整個揚州城的官、商場上很是吃得開。

聽說怡紅院的姑娘們每個都是國色天香,千中挑、萬中選、天仙般的人物,其中有個叫楚楚的尤其甚者。據說楚楚是前朝某將軍的後人,琴棋書畫皆精善,祗因落難而被賣身到怡紅院而已,在這裡可祗是賣藝不賣身的。然而,揚州城裡願意拜在楚楚石榴裙下的公子哥兒,卻多如天上繁星。怡紅院裡每個僕役都謙恭有禮,令賓客都感受到仿如帝王般的享受,因為每一個僕役都受過嚴格的挑選,他們都以能在怡紅院工作為榮的。

聽說怡紅院的裝璜富麗堂皇,有如身處皇室之家,當年建設怡紅院的工匠們,都曾在皇宮的建設中出過力的。怡紅院的收費非也常驚人,若不是揮金如土的公子哥兒或是江湖大豪,跟本不能進門,其他人也不敢進門!

但怡紅院開業三年以來的生意卻從沒少過。

這夜已過三更,怡紅院亦一如過往,來喝花酒的客人們已把寬敞的大廳擠得水洩不通,院裡的姑娘們、小廝們在悠揚的絲竹樂聲中都忙得昏了,司徒老闆最得力的左右手蕭夫人,更要左顧右撲,招呼著仍不斷湧來的賓客們。

怡紅院的大門外,青石板大街上有不少熙來攘往的遊人,亦有不少的各式小販,擺設了不少的攤子,佔滿了路,有熟食的、有賣布的、有賣小飾物的,林林總總,也都熱鬧極了。

忽然,遠處的夜空,傳來了一陣急速而雜亂的馬蹄聲,街上的遊人、小販們不禁一呆,眾論紛紜。

「發生了甚麼事?」

「莫非是城外的馬賊?」

「不...不會吧?」

「聽!馬蹄聲從知府老爺府上那個方向傳出的!」

「你聽清楚沒有?別...別胡亂猜測,這...這造謠的罪是要殺頭的!」

「揚州城內除了『三英鏢局』,就祗有府衙的捕快老爺們有這麼多的馬匹。」

正在眾百姓議論紛紛間,馬蹄聲漸漸趨近,街上人們開始出現混亂,小販們已準備收拾家當,要讓出通道。正在這時,長街的一端已出現數匹良駒,向大街這方向馳騁而來。馬上乘客身穿公家服飾,身手矯捷,面上卻出現驚惶神色;頭領的捕快頭兒四十多歲年紀,一臉沉著精明。

「果然...果然是衙門的爺們...」

但見捕快們揮舞馬鞭,驅趕馬匹洶湧前來,掠過街上的人群,向西城門急馳而去。街上一陣混亂,來不及收拾的攤子都被奔馬衝得東倒西歪。小販們和行人們都匆忙避在一旁,也有不禁嘮叨的,卻也不敢公然指責。這時,怡紅院裡走出一個身高八尺,身材魁梧,斗大的頭顱長滿了短髭,像是個崑崙奴模樣的大漢,站在大門旁察看發生甚麼事。

人群忙亂地收拾,誰都沒有留意到,在怡紅院斜對面的一條小黑巷中,傳出輕微的一聲冷笑。

笑得也真的很冷!

一雙清澈明亮、黑白分明的目光中充滿了復仇的快意!

那崑崙奴忽然發現這道冷冷的目光,但他並沒有作任何的行動,祗不動聲息的轉身向內堂走去,甚至沒向那條小巷多望一眼。

那道目光朝著快馬去處......

良久... 良久...

等到街上再回復熱鬧,黑暗中那黑白分明的目光已不知所蹤。